蒂娜幫葉寒換好了衣服,而她也看到了葉寒身上的傷口。

蒂娜拿出藥箱,開始爲葉寒的傷口上藥。

葉寒一直沒有開口說話,也沒有亂動。

幫葉寒包紮好後,蒂娜坐在葉寒的身邊,輕輕的摟住了葉寒的手臂。


“親愛的,我能感到你的悲傷,但人死不能復生,幽靈他也不想看到你這個樣子,所以你要堅強起來,好嗎?”

聽着蒂娜的話,葉寒轉過頭,看着蒂娜的眼睛,說道:“我明白,我只是沒辦法接受幽靈的死,他是的戰友,我的兄弟,也是我的兄長,大哥哥,但我卻沒有來得及救他。”

“這不怪你,你不要自責了好嗎。”蒂娜用力的抱住葉寒。

葉寒苦澀一笑,然後趴到了蒂娜的懷裏,像個小孩子一樣。

此時的葉寒,和小孩子有什麼區別。

蒂娜沒有說什麼,輕輕的抱住葉寒的腦袋,彷彿在安慰一個受傷的小孩一般。

很快,葉寒就在蒂娜的懷裏睡着了,他真的很疲憊,前所未有的疲憊。

蒂娜依然抱着葉寒,她擔心自己一動,葉寒就會驚醒,所以她一直保持着這個姿勢。

不知過了多久,葉寒才緩緩的醒來。

一醒來,葉寒就感覺自己的腦袋昏昏沉沉,身體也沒有一絲力氣。

“你醒啦!”看到葉寒醒來,蒂娜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我睡了多久?”葉寒擡起頭,看了一下窗外,發現天已經黑了。

“一整天了,現在是晚上八點。”蒂娜輕輕的扶起葉寒,回答道。

而蒂娜的身體因爲一直被葉寒壓着,也沒有換過姿勢,大腿和手早就麻了,一下子用不上任何力氣。

“你一直這樣坐着?”葉寒看着蒂娜,問道。

蒂娜沒有回答,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對不起。”葉寒伸出手按在蒂娜的肩膀上,用念力驅走了她身體的麻痹。

“你不必說對不起,我可以爲你做任何事情。”蒂娜輕輕的站起身,整理着葉寒的衣服。

葉寒露出一絲歉意的笑容,說道:“我該回華夏了。”

“我陪你。”蒂娜摟住葉寒的脖子,輕聲道。

葉寒搖了搖頭,拒絕道:“不了,你現在是克里斯丁家族的繼承人,也差不多該接受克里斯丁家族的一切了。”

“但我擔心你。”蒂娜有些焦急的說道。

wωω ★тt kān ★℃ O

“我明白,但你現在該做的不是陪在我身邊。”葉寒輕輕的推開蒂娜,輕聲道:“等我處理掉一切的事情,你就和夕瑤她們一起,嫁給我吧。”

說完,葉寒在蒂娜的脣上輕輕一吻,然後轉身離開了房間。

而蒂娜依然站在原地,還沒從葉寒剛纔的話語中恢復過來。

葉寒剛走出房間,踏古就迎了上來。

“飛機已經準備好了,你是現在回華夏嗎?”踏古問道。

葉寒點了點頭,“嗯,麻煩你了。”

“能不能告訴我,是誰殺了幽靈?”踏古小心翼翼的問道。

“奧斯維德手下的改造人。”葉寒也沒有打算隱瞞,直接說道。

“我知道了,一個星期內,我會找到他的座標,然後發給你。”踏古的臉色變的很冷,沉聲道。

葉寒的眼神也冷了下來,點了點頭。

青丘的總部有着自己的機場和飛機,所以葉寒能直接在這裏乘坐飛機返回華夏。

二十分鐘後,葉寒和死神殿的成員們,帶着幽靈的屍體,坐上了返回華夏的飛機。

飛機在跑道上加速,在蒂娜和踏古的矚目下,衝上了雲霄!

PS:這章開頭的第一段話取自遊戲《使命召喚8》,我自己修改了一些。 她一個人類從那裡去弄大量的陰煞氣息?那種氣息跟真元根本就是水火不相容的,得知這個離開鬼域的方法,清靈不僅沒有高興,反倒是憂慮起來。

紫寶明白她的憂慮,可這種事情就是紫寶也幫不上忙。不過它卻知道誰能夠幫上清靈。

「小妞,注意看這隻小麒麟頭頂上的七朵蓮花,如果老子沒看錯的話那七朵煉化應該血海之中孕育出的寶貝,雖然不知道它是用什麼方法得到,但那件寶貝出自鬼域,就一定能收集鬼域的陰煞之氣,只是陰煞之氣的來源多數來自鬼物,你想要集結大量陰煞之氣,那就要滅殺更多鬼物。」

這一番話簡直是為清靈指出一條明路,她一把抓起毛茸茸,恨不得對它好好疼愛一翻,「陰煞之氣我會努力搜集的,只是到時候還要借你的小蓮花一用。」

盯住毛茸茸頭頂的七朵小蓮花花環,清靈雙眼發亮,這可是他們離開鬼域的關鍵了。可是轉念一想,就算是搜集的足夠的陰煞鬼氣,陣法隱藏在血海之下,那邊有血魔老祖坐鎮,恐怕想要借用陣法是極為困難的。


不過萬事都阻擋不住清靈離開的心,不管要付出多大的努力,她都要從這裡出去。

「呦?~你終於發現我這寶貝了。」毛茸茸自豪無比,小腦袋再次抬得高高,「借用不是不可以,但是我也有條件。」

「什麼條件。」如今局勢,只要不是太苛刻的條件清靈都可以接收,她緊張的定住毛茸茸的嘴巴,等待著條件的提出。

「出去之後不許告訴別人我是你的靈獸做一個人類的靈獸,這樣丟人的事情我可不做!」耍著小脾氣,毛茸茸說道。

「沒問題,我答應了!」這種小事作為交換條件,清靈怎麼可能拒絕?

「成交!」雙方互利,毛茸茸也樂得高興。它伸出小爪子摸了摸頭頂上的小蓮花,一副奸計得逞的表情笑著。

「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殺上這裡的鬼老大,收集力量吧。」毛茸茸提議,對於打架這種事情它顯得極為興奮。

可清靈卻不是那種做事冒冒失失的人。

「怎麼可能,我們根本不是強大鬼物的對手,況且我還要等一個人前來。」

已經三天了,若是靈冰襲收到自己的傳訊,他應該也快到達這邊了吧。

「真是麻煩!」

……

鬼蜮東北方向,血魔老祖的的血海邊緣百里之外由兩個勢力出動的鬼物駐兵於此,雙方暫時停止了征戰,目標一致便是抓捕潛入鬼蜮的人類!

冥魂魔尊是要繼續鬼蜮復出的計劃,而屍骨尊者純粹是因為好奇人類是怎樣進入鬼蜮的,雙方都明白就此派兵會惹惱血海中的血魔老祖,可鬼蜮之中出現人類的誘惑已經讓雙方暫且忘記了血魔老祖的神秘可怕之處,大不了出了事情雙雙退離,反正血魔老祖不能離開血海太久的事情雙方也都是知道的。

亡靈大軍陣營中心,兩股強勢的力量相聚在一起,兩者都是雙方舉足輕重的人物,初次和善言談。

「冥魂,沒想到你會親自前來。」一架金色的骷髏骨齒一張一合,發出磨牙般的粗糙聲音。

「你不是也親自來了嗎?屍骨。」尖銳的聲音響起,發生者乃是鬼蜮三方勢力之一老大,冥魂魔尊。

為了抵擋血魔老祖,雙方可是下足了本錢,兩位霸主竟然親自行動,來到這方東北地界。

冥魂和屍骨都明白心中所想,此時不需要多言,齊齊露出一個恐人的笑,便帶兵出擊了!

……

鬼兵前方,一道白影劃破黑暗,急速趕往東北方向,靈冰襲可是先兩位鬼蜮霸主一步來到血魔老祖的地盤上,尋找清靈的蹤跡,他感覺到後方的壓力,恐怕鬼蜮的強者早已得知自己和清靈的蹤跡,如今終於派兵前來。

而他想不懂的是,清靈為何會深入另一方鬼蜮霸主的地盤,這樣做難道不是羊入虎口嗎?

他對清靈有的是濃濃情意,卻少也幾分透徹的了解,若是此刻猜想的是鳳玄凰,他定能夠懂得清靈的意思。

鬼蜮東北方向,將有異常激戰將要來臨,而這場激戰是福是禍?只有毛茸茸的麟大人心裡清楚。這一幕的發生似乎是它早已預料到的,而也只有它臨危不懼,這點事情還不足以讓它放在心上。

風雨欲來,鬼蜮中,萬事都在漸漸收尾,時過境遷,外面的世界已經快要過去一年……


……………………………………………………


ps:還有四更 飛機緩緩的降落在東海國際機場,而飛機裏的氣氛依然很沉重。

葉寒沒有通知小強自己要回來,也沒有告訴別人幽靈戰死的消息。

青丘的人早就爲葉寒準備好了汽車,當葉寒等人下機後,青丘的人把幽靈的棺材擡進了車裏。

“我們回總部吧。”

葉寒坐到了副駕駛座上,看了車後座的棺材一眼,沉聲道。

開車的死神殿成員含着淚點了點頭,緩緩的啓動了汽車。

三輛車,緩緩的行駛在了前往死神殿總部的路上。

一路上,葉寒都沒有說話,其他兩輛車裏的人也保持着沉默。

“答應我,你們等會不要再哭了,好嗎?”

葉寒嘆了口氣,對着開車的死神殿成員說道。

這名成員沒有回答,而是死死的咬着嘴脣。

“哎,好好開車,別忘了你車上可不止只有我一個乘客。”葉寒閉上了眼睛,無奈的說道。

“是!”

這名死神殿成員終於打起了精神,認真的駕駛着汽車。

半小時後,三輛車終於行駛到了死神殿總部的大門前,門前的守衛人員發現了他們,當守衛人員發現是葉寒等人後,連忙報告給了小強。

葉寒深吸一口氣,走下車。

“老大,怎麼你回來都不通知我一聲,咦,怎麼你們都一副死氣沉沉的樣子,幽靈那傢伙呢,他還欠我一頓飯啊。”

毫不知情的小強走到葉寒面前,笑着問道。

聽到小強提起幽靈,站在葉寒身旁的死神殿成員再次哭了起來,而另外七名死神殿成員的眼圈也紅了。

“咋了,哭毛線啊,幽靈他人呢?”小強察覺到了一絲不對,有些不安的問道。

“他在車後座上。”葉寒的眼圈也微微有些發紅,但他沒有哭。

昨天晚上他已經流了一晚上的淚,已經流夠了。

“他受傷了嗎,特麼的,真渣。”小強心裏隱約的感到了不安,但嘴上卻一副不滿的說道。

說着,小強走到車後座旁,拉開了車門。

當他看到車後座裏的那副棺材的時候,頓時愣住了。

“馬勒戈壁的,現在流行睡棺材嗎?”小強往後退了兩步,顫抖着聲音說道。

“他死了。”葉寒終於說出了事實,因爲他們有資格知道。

“What?幽靈死了?老大你一定在逗我,這怎麼可能!”小強渾身顫抖着,帶着一絲希望的問道:“老大,快告訴我你一定是在騙我,幽靈那傢伙是不是受傷了,在醫院,裏面裝的不是幽靈,老大你快點告訴我,求你了老大。”

說着,小強跪倒在地,淚水不斷的從眼中涌出,顫抖着聲音說道:“老大,你告訴我這不是真的,你們快告訴我啊,這不是真的,幽靈他沒有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