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霄哈哈一笑:「謝什麼,你救了我的命,這可是什麼都換不回來的,況且我雖然發現了修羅池,但卻無法利用,說明我沒有那個機緣,正好轉贈給你。」

當即葉霄便是掙扎著站了起來道:「走,我這便領你去那修羅池,修羅池的形成,天時地利缺一不可,倒也是個難得的寶地。」

「這個不急,霄兄你還是多休息片刻吧。」陸軒勸道。

葉霄搖搖頭道:「不妨事。」

見他堅持,陸軒也不再勸說,跟在葉霄身後,前去尋那修羅池。

被煞氣侵襲之後,葉霄雖然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但神智猶在,倒也還記得前往修羅池的路,兩人走了不到半個時辰,一路上擊退兩撥攔路的妖獸和炎魔,便是到了目的地,一個五尺方圓的池子隨即出現在了兩人的面前,池內火紅之色的岩漿不斷翻滾,陣陣火熱的氣息不斷傳來。

修羅池並沒有陸軒想象中的大,想想也是,修羅池的形成跟地心靈乳有關,這等寶物,又豈會有太多。

「這就是修羅池嗎?」陸軒走近一些看著修羅池,他能夠聞到池內傳來的一陣陣香甜氣息,對這種氣味陸軒並不感到陌生,正是地心靈乳的味道,不過這股味道這種,還夾雜著一股讓人心煩意亂的煞氣。

「想要在修羅池中修鍊,不但需要抵抗煞氣的侵襲,更要能夠扛得住這岩漿的灼燒,雖然說這岩漿之中混合了地心靈乳,溫度不如火山岩漿那麼高,但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不過如果能夠抗得住的話,那利用這岩漿煉體,能夠大幅度的提升肉體強度,所得到的好處絕對不小。」葉霄出聲道。

陸軒輕輕點頭,看來這修羅池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夠享用的,同時抵抗煞氣的侵襲與岩漿的灼燒,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不過陸軒體內有著離火之精,更凝練有丙火神紋,有著這兩大寶物護身,抵抗岩漿應該並不是什麼難事。

「小兄弟,你可決定要去嘗試一番?」葉霄詢問道。

陸軒笑了笑:「如此寶物在前,若是錯過豈不可惜?」

「那我便在這裡為你護法,不過你需得切記,若是察覺無法抵抗,一定要立即脫身,我當初便是死命堅持,才差點殞命。」葉霄囑咐道。

「好,多謝霄兄忠告。」陸軒點點頭道。

看著下方翻滾的岩漿,陸軒深吸一口氣,一道火紅之色的丙火神紋護甲頓時環繞於身周,看到這一幕,葉霄眼中閃過一絲訝色,看來陸軒還有某種火系的護身武技,這樣看來,他說不定還真的能夠堅持下去。

沒有再猶豫,陸軒直接飛身跳下,直接落到了這灼熱無比的岩漿池之中。

呼的一下,陸軒渾身的衣袍便是瞬間被灼熱的岩漿給化為灰燼,整個人除了頭部以外,全都淹沒於修羅池之中。

熱!燙!

陸軒的臉色瞬間變得通紅起來,一顆顆豆大的汗珠滾落而下,這岩漿的溫度,的確是奇高無比,哪怕他有著丙火神紋護身,也感覺渾身像在被烈火焚燒一樣。

當即他心念一動之下,離火之精瞬間出現,有了離火之精的保護,陸軒頓時感覺渾身清涼,當然,這個清涼只是相對於之前的灼熱而言,實際上溫度依舊是極高,不過這種溫度陸軒已經完全能夠忽視了。

陸軒沉浸心神,太乙歸元訣緩緩運轉起來,他已經能夠感知到修羅池之中的地心靈乳的氣息了,深吸一口氣,陸軒開始嘗試著吸收。

隨著陸軒將修羅池之中的能量吸入體內,三種截然不同的力量同時涌了進來,一種乃是地心靈乳的清涼之氣,一種是煞氣的狂躁之氣,最後一種則是岩漿的灼熱之氣。三種力量互相交雜,根本不可能分開,陸軒一開始準備隔離煞氣的想法無疑是行不通的,福兮禍所伏,想要吸收地心靈乳的力量,就必須要吸收煞氣。

三股力量一進入體內,率先消失的乃是岩漿的灼熱之力,這股力量才途經陸軒的肉體之時,便已經被陸軒的肉體所吸收,陸軒能夠察覺到,自己每吸收一份岩漿之力,身體的力量都會有一絲絲的增強,岩漿淬體,效果絕對極好。

而地心靈乳的力量則是被陸軒的元力所牽引,溶於陸軒的經脈之中,最終匯聚到自己的元神之上,實力穩步提升,最後的煞氣,則是主動的開始侵入陸軒的腦海,絲毫想要佔據這片肥沃的土地。(未完待續。。)

… 46_46726不過陸軒早有準備,煞氣來襲之時,兩座魂湖已經嚴陣以待,煞氣才剛剛進入,無盡的魂力便是洶湧而來,瞬間將其淹沒。但這修羅池之中的煞氣強度,卻是有些超出陸軒的預料,這些煞氣極為凝實,根本不像外面空氣之中的零散煞氣那麼好對付,面對魂湖的碾壓,這些煞氣開始頑強抵抗,極為兇猛,似乎還想吞噬陸軒的魂力壯大自己。

只是陸軒哪裡會讓它如願,魂湖不斷的沖刷,利用強大的魂力強行將這些煞氣切割開來,分而食之,不多時,所有的煞氣便是被肅清一空,轉變成了陸軒的魂力。

見識到這煞氣所表現出來的強悍,陸軒卻是不憂反喜,在修羅山之中這段時間的修鍊,早已經使得他對於煞氣的抵抗力提升到了一種極限,而如今面對這更強大的煞氣來襲,無疑是能夠再度提升他的抵抗性,而且對於魂力的磨練也能夠起到更強大的效果。

吸收掉這些煞氣之後,陸軒心中不由得暗贊,葉霄果然沒有說錯,這修羅池還真是一個極好的地方,熔岩之力能夠強化自身的體魄,地心靈乳能夠壯大自己的元神,便是這最難對付的煞氣,也能夠提升自己的魂力,簡直就是一舉三得。

不過陸軒雖然真切的察覺到了修羅池所能夠帶來的好處,但他卻還是不敢太貪心,剛剛一小股煞氣就能夠在自己的魂湖之中掀起一片波瀾,若是再多一些,恐怕就有些過猶不及了。

當即他便是保持著這種吸收速度,一點一點的吸收修羅池之中的能量。享受著實力明顯提升的快感。

而坐在修羅池上方的葉霄看到陸軒呆在修羅池之中絲毫無恙,眼中也不由得閃過一絲訝色,雖然他感覺陸軒有可能能夠抵抗修羅池之中的灼熱岩漿和煞氣侵襲,卻也沒想到會這般容易,要知道。當初他進入到修羅池之中的時候,可是感到每一息時間都過得極為漫長,岩漿灼體之痛,煞氣侵襲之苦,都讓他難以忍受。

「也不知道這位陸軒小兄弟是哪家的小輩,小小年紀便是已經如此出色。日後成績恐怕了不得啊。」葉霄贊了一聲,隨即保留一絲警惕之下,也開始了修鍊,恢復自身實力。

陸軒這一坐,竟是長達三日之久。期間絲毫沒有停下。而葉霄已經清醒了好幾次,他本以為陸軒能夠呆上半日時間都了不得了,卻是怎麼也沒想到,陸軒彷彿在這修羅池之中紮根了一般,煞氣與岩漿對他根本帶來不了絲毫的威脅。

更為甚者,原本不斷沸騰的修羅池,此時也變得平息了不少,對於這一現象的改變。只有一個原因可以解釋,那就是這修羅池之中積累的能量,恐怕已經被陸軒吸收的七七八八了。

此刻陸軒呆在修羅池裡。心神全部沉浸在了修鍊之中,短短三天時間,給他帶來了不知道多大的好處,當年他在中州的時候,便是泡過一次蘇葉爺爺蘇鶴軒花了二十年功夫所準備的葯池,那葯池的功效雖然強。但跟這修羅池相比,卻是小巫見大巫了。葯池裡面的能量乃是從各種藥材之中所抽取的,而修羅池之中的能量。卻是來自於地底岩漿與地心靈乳。

就在此時,陸軒心中突然傳來一陣悸動,隱隱有一種膨脹之感,這種感覺,陸軒並不陌生,就在幾個月前他才剛剛經歷過一次。

這是要突破了!

陸軒上一次突破,還是在萬獸山中,如今感悟了神武山中無數武道理念,又在修羅山中經歷了一番無盡的戰鬥之後,再加上修羅池的助力,一舉將陸軒送到了突破的邊緣。

壓下心頭欣喜之情,陸軒全力準備突破,這種契機,可遇而不可求的。太虛境的境界可不像歸元境之前的境界那麼容易突破,歸元境之前的境界突破,大多都是量的積累,積累了足夠多的元力之後,便能夠凝結新的元丹,完成突破。從理論上來說,只要有足夠的資源,足夠的時間,誰都能夠突破到歸元境巔峰。

而達到太虛之境后,所有元丹都已經化為元神,積累必不可少,但更重要的卻是感悟,其中之一便是道和法則的感悟。

陸軒早已經感悟了數條大道,多種法則,這對他來說並沒有什麼阻礙,而且在神武山中見識無數武技,對最根本的武道也有了進一步的感悟,如今又在這修羅池中一連泡了三天,吸納無數煞氣之後,陸軒又有了隱約的領悟,他能夠感到,這是一種新的法則,只是這份法則的感悟還十分模糊,暫時他還無法抓住,不過即便是如此,那也足夠他藉此契機一舉邁入太虛境四重之境!

無盡的天地元力開始朝修羅池這邊匯聚,一陣大風憑空而起,颳得四周樹葉嘩嘩作響,端坐在修羅池上方不遠處的葉霄陡然間睜開眼睛,詫異之下直接看向陸軒,只一眼,他便是明白陸軒正在準備突破。

「沒想到短短三天的時間,竟然就尋到了突破的契機,這修羅池,還真是不同凡響啊,不過也看得出,陸軒小兄弟的悟性怕是奇佳。」葉霄心中湧現一絲羨慕,不過隨即又是無奈的搖搖頭,修羅池雖然是自己發現的,但可惜他無福消受。

龐大的元力自行的湧入陸軒體內,通過渾身經脈匯聚到了丹田之中的元神之中,此刻他這元神金光閃閃,隨著無數元力的到來,開始變得越來越壯大,而面容也越來越清晰。

一炷香的時間之後,蜂擁而來的元力漸漸的停歇,而就在此時,一陣強大的氣勢從陸軒的身上緩緩散發而出,這是屬於太虛境四重的氣勢,陸軒,已然完成了突破。

緊隨其後,這股氣勢在陸軒的控制之下,又開始飛速的收斂起來,他隨即緩緩的睜開眼睛,呼出一口清氣,微微用力,整個人便是從修羅池之中飛身而出,落在了岸邊。

葉霄驚奇的盯著陸軒的身體,雖然陸軒此刻一絲不掛,但葉霄關注的自然不是這些,而是陸軒渾身皮膚都呈現出一種焦黑之色,倒好像是被灼熱的岩漿燒成這樣的一般。

他正欲開口,卻是聽到「咔」的一道破裂之聲響起,只見陸軒胸口的皮膚陡然間裂開了一道口子,牽一髮而動全身,陸軒身上開始出現一道道裂紋,彷彿整個人都破碎了一般。

此刻陸軒雙手握拳,一聲輕喝之下猛然用力,渾身焦黑的皮膚頓時徹底破裂開來,四處飛散,而在這焦黑的皮膚之下,赫然有著一層細嫩無比的肌膚,恍若新生一般,不過這皮膚看上去雖然柔嫩無比,可它的防禦力,卻比陸軒之前的皮膚不知道要強大多少。

完成了這一蛻皮的過程之後,陸軒這才取出一套衣服換上,等他穿好衣服,葉霄這才笑著拱手上前道:「恭喜小兄弟得以突破,看來你這次受益不小啊。」

陸軒笑了笑道:「的確收穫巨大,還得感謝霄兄你大方,將這一份莫大的機緣送給了我。」

「那也得你有這份消受的實力才行,如我即便有機會發現修羅池,也無福享用。」葉霄笑著搖搖頭道。

陸軒聞言,心念一動道:「霄兄,若是你不介意,此時可以在這修羅池中泡上一番,雖然被我吸收一番之後,修羅池之中的能量已經不比之前,但其中的岩漿與煞氣的力量同樣有所消減,想來此刻你足以抵抗了。」

葉霄頓時露出一絲喜色:「此話當真?」

「那是自然,霄兄大可以嘗試一番,雖然功效不比之前,但效用還是不小的。」陸軒道。

「好,你吃肉,那我也順便喝點湯。」葉霄欣喜道,他也沒想到竟然還有機會利用一下修羅池,這也可以說是陸軒投桃報李了,他已經足足吸收了三天,短時間內,剩下的這些能量,對於他來說用處並不明顯,但對葉霄而言,卻能夠起到不小的作用。

葉霄帶著一絲忐忑的心思跳下修羅池,感受一番之後,便是明白陸軒所言不虛,如今這修羅池中的岩漿溫度並不是那麼高了,煞氣的濃度也大幅度降低,雖然他不如陸軒魂力強大,足以抵抗更強的煞氣,但他在修羅山之中呆了這麼久,一般般的煞氣還是影響不了他的,他也不再浪費時間,立即便是運轉功法,貪婪的吸收著修羅池中的剩餘能量。

一天之後,葉霄便是從修羅池之中爬了上來,臉上猶自掛著一絲意猶未盡的感覺,經過陸軒三天的浸泡,又被他吸收了一天之後,這個修羅池已經是名不副實了。

雖然他沒能像陸軒那樣得到脫胎換骨般的變化,但一身實力也得到了不小的提升,他本來就有著太虛境五重的實力,如今已經達到了太虛境五重巔峰,只需要尋得一絲契機,就足以邁入太虛境六重。(未完待續)。

… 修羅池一行,陸軒與葉霄兩人均是獲益不小,不過如今雖然泡過了修羅池,但陸軒的問題卻依舊沒有解決,也不知道,以如今自己的實力,可否打得過那變異炎魔,想了想,陸軒向葉霄提起了這件事情。

「變異炎魔?想必你所說的是那血修羅了。」葉霄輕輕點頭道。

「血修羅?」陸軒微微愕然,不過一想起那變異炎魔渾身火紅之色,的確如血一般,再加上這裡是修羅池,血修羅想必是葉家眾人給它取的名字。

葉霄笑了笑,指了指這修羅池道:「你可知我為何會發現這一處修羅池?」

陸軒搖頭表示不解。

葉霄輕嘆一聲道:「其實我也是被那血修羅攔下來的,我不是它的對手,於是就想尋一處可以繞開它的地方,卻是誤打誤撞發現了這個修羅池,本想著藉助著修羅池的藥力,突破境界之後再戰血修羅,但沒想到反而是被煞氣侵蝕,迷失了神智。」

陸軒微微恍然,原來葉霄跟他打的是同一個主意,當下他開口問道:「那不知霄兄你可曾發現繞過血修羅的地方?」

「沒有這個可能。」葉霄搖頭道:「我在這半山腰之上繞了大半圈,每到一處地方都曾嘗試著往上面闖,但無論是哪裡,都會有血修羅攔路。」

陸軒皺眉問道:「怎麼會這樣?難道那血修羅速度這般快,足以監控整座修羅山?」

「自然不是如此,那些血修羅並不是同一頭,若我所料不錯,血修羅便是看管修羅山半山腰的一個守衛,不管你從何處上山。都需要面對血修羅,換言之,沒有戰勝血修羅的實力,那就不具備繼續向上走的實力。」葉霄搖頭說道。

陸軒頓時不語,他剛剛也猜到了葉霄說的這個可能性,修羅山既然是考驗眾人實力的地方。那又豈會讓人取巧上山?

「那既然這樣,你我只有聯手闖山一途了。」陸軒出聲道。

「哈哈,我也是這般想的,你我二人合力,想來有著戰勝那血修羅的實力。」葉霄贊同出聲。

陸軒露出一絲笑容,他之前不過太虛境三重實力,就足以擊殺那血修羅,只是自己也需要付出重傷的代價,剛剛藉助著修羅池之力。一舉突破到太虛境四重,就算是沒有葉霄,也足以對付血修羅,更何況現在還有葉霄助陣,想必不用太麻煩,就能夠將其拿下。

兩人說干就干,葉霄剛剛從修羅池之中出來,一身實力正處於巔峰狀態。而陸軒趁著葉霄泡修羅池的這一天時間,也將境界穩固住了。正好那這血修羅練練手。

當即兩人便是持劍前行,葉霄用的自然也是劍,葉氏以劍起家,但凡葉家的武者,很少有不用劍的,畢竟劍道傳承這麼多年。比起其餘的傳承而言,葉家在劍道一途博大精深。

「軒弟,我雖然境界比你高,但卻並不擅強攻,觀你之前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劍招之中殺機盎然,想來擅長一擊斃命,稍後你我二人便分工合作,我負責牽制那血修羅,而你就找準時機,一招制敵。」葉霄出聲道。

「好,就按霄兄所言,不過霄兄要小心了。」陸軒拱手道,葉霄負責牽制,但這卻比擊殺更加的兇險,因為他牽制之時無疑會吸引血修羅絕大部分的攻擊,一個不慎就有受傷之虞。

葉霄自信的笑了笑:「放心,我的身法還是過得去的,雖然殺不了他,卻也不至於被它摸到,否則我也不會逛遍了大半座山,跟好些血修羅交戰之後還能夠完好無損。」

只見他話音未落,一陣沉重的腳步聲便是在不遠處響了起來,陸軒兩人臉色同時一變。

「來了!」葉霄沉聲道。

「似乎還有不少的炎魔。」陸軒微微皺眉,上次他與血修羅交戰的時候,似乎沒有別的炎魔參與,怎麼這一次還會有炎魔?

葉霄彷彿突然響起什麼似的,低呼一聲道:「壞了,我忘了修羅山之中的一個規矩。」

「什麼規矩?」

「為了防止有人三五成群的闖山,修羅山之中有個規矩,在一起的人越多,需要應對的敵人也就越多,如今我們二人一起闖山,恐怕除了應對那血修羅之外,還得對付不少的炎魔。」葉霄急切出聲解釋,一個血修羅就已經夠麻煩了,再加上一群皮糙肉厚的炎魔,這一戰比他們想象之中的艱難。

陸軒也沒想到還有這種事情,思緒飛快轉動,隨即出聲道:「這樣,霄兄你將那血修羅引開,盡量多纏住它一段時間,我快刀斬亂麻,儘快將這群炎魔給幹掉。」

「也只能如此了。」葉霄點點頭贊同道。

此刻,十幾道高大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兩人的前方,領頭者正是一頭渾身血紅之色的血修羅。

葉霄飛快的掃了一眼,道:「十二頭普通炎魔,軒弟你可對付得了?」

陸軒緊了緊手中之劍道:「應該沒問題,不過想要將它們全部幹掉,可能需要一點時間。」

「沒問題,我會盡量拖住那血修羅了,準備好,我要上了。」葉霄道。

見陸軒點頭,葉霄深吸一口氣,陡然間催動身法,整個人如一道離弦之箭般的朝一眾炎魔沖了過去。

「吼!」看到葉霄來襲,眾多炎魔齊聲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大吼之聲,隨即便是接連十幾枚碩大岩石朝葉霄飛射而來,要是唉上那麼一兩顆,恐怕不死也殘。

葉霄敢誇口牽制血修羅,身法果然不差,急速飛行之中身形陡然一滯,隨即憑空拔高三尺,險險的躲過了炎魔的這一波射擊,不過他還來不及鬆一口氣,便是看到一道血影呼嘯而來,血修羅動手了!

血修羅的速度極快,根本不是普通炎魔所能夠相比的,抬手一揮,一道火紅色的岩漿帶著灼熱的氣息直撲葉霄而來,葉霄大喝之下,一劍掃出,劍氣呼嘯之下,剎那間便是將這一道岩漿斬得七零八落,不過緊隨其後,血修羅已經近身上前,手臂一揮,直接抓向了葉霄的長劍。

已經成功的吸引到了血修羅的攻擊,葉霄哪裡會跟他硬碰,長劍流轉,抵擋它這一擊之後,趁勢便是暴退三丈,開始將血修羅引開。

眼看著血修羅對葉霄窮追不捨,陸軒再不猶豫,陡然間朝那留在原地的十二頭炎魔沖了過去,墜星一式毫無保留的出手。

「吼!」炎魔又是開始齊聲大吼,從地上摸到一塊巨石便是朝陸軒拋射而來,欲要止住陸軒的沖勢。

但陸軒卻是劍勢不變,低喝一聲之下,無盡雷球瞬間凝結而出,隨即便是朝炎魔射出來的那一堆巨石沖了過去。

轟隆隆!一連串的爆響之聲傳來,堅實的火山岩在靜心雷的作用下竟是炸得粉碎。而這時陸軒的身體卻是直接沖入了一眾炎魔之中,在它們尚未來得及反應時,一劍直接刺在了最前方的一頭炎魔之上。

墜星一式,力量何其巨大,更別說其中還摻雜了毀滅法則這種破壞力十足的力量,只一劍,陸軒便是徹底的摧毀了這頭炎魔的生機。

如今情況危急,也不知道葉霄能夠在那血修羅的手上支撐多久,陸軒自然不敢有絲毫留力,出手之際全是殺招,必須要以最快的速度將這一眾炎魔幹掉,方才能夠與葉霄一起攜手對抗血修羅。

此刻葉霄並未離開太遠,就在這附近纏鬥,一旦他真的跑開了,那血修羅必然會拋下他,直接攻擊陸軒,到時候面對血修羅與炎魔的夾擊,陸軒可真的危險了,剛剛他看到陸軒一劍就幹掉了一頭炎魔,不由得信心大增,一身劍術全都施展出來,跟血修羅纏鬥,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陸軒這一劍雖然幹掉了一頭炎魔,但自己卻也置身於險境之中了,餘下的十一頭炎魔也是反應極快,齊刷刷的出手朝陸軒展開攻擊,一時間四邊八方都是來自炎魔的攻擊,處在這麼多身材高大的炎魔之中,陸軒就好像是一個幼兒一般,看上去十分危險。

「風霜結界!」陸軒暴喝一聲,體內巽風神紋光芒暴漲,剎那間便是在陸軒的身周形成了一道結界,光芒流轉不息,緊隨其後,便是無數的道重拳轟在了這風霜結界之上,一時間整個結界都凹了下去。

陸軒的風霜結界,終於還是抵擋不住這麼多攻擊來襲,轟的一聲碎裂成無數碎塊,化作一道道微風消弭於無形,不過它終究是給陸軒爭取了寶貴的時間。

「風——卷——殘——雲!」

低沉的吼聲響起,一道凌厲的劍氣,以陸軒為中心陡然間爆射而出!這一道劍氣彷彿要席捲山河一般,滅盡一切膽敢阻擋之物。

既然要以最快的速度消滅這群炎魔,陸軒當然不會再有絲毫留手,一出手,便是天劍九重這種壓箱底的必殺技!

當初陸軒憑藉著這一式風捲殘雲,一舉擋住了司空北和司空天材等人的圍殺,奪得了一線生機,這些炎魔又如何能夠抵擋?

隨著劍氣橫掃而出,八頭炎魔瞬間被攔腰斬斷,餘下的三頭炎魔之中亦是兩頭斷臂,只有一頭炎魔僅受輕傷。(未完待續。。)

… 46_46726葉霄一直在抽空留意陸軒這邊的情況,若是陸軒無法抵擋,那說不得也只能夠暫且撤退,但看到陸軒這一劍之後,他不由得大吃一驚,他沒想到陸軒突然間大發神威,一劍之力,竟然是將圍困他的炎魔全部重創,雖然還剩下兩頭斷臂的炎魔和一頭完好的炎魔,但這已經完全對陸軒構不成威脅了。

欣喜之下,那血修羅卻是已經再度朝他攻了過來,葉霄來不及抵擋,被血修羅一拳擊中胸前,頓時感到一陣氣悶,五臟六腑已然受傷,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出來,眼看著血修羅再度襲來,想要一舉將他幹掉,他慌忙強提一口氣,一劍將其逼退。

雖然成功逼退血修羅,但葉霄卻知道自己如今的狀態無法再支撐太久了,出聲喊道:「軒弟,我快要牽制不了它了。」

陸軒朝葉霄所在之處瞥了一眼,見到葉霄已經吐血,知道情況不妙,還好他不曾有絲毫留手,出手就是雷霆一擊,直接滅掉了絕大部分的炎魔,此刻倒也能夠勉強抽出手來了。

當即他一聲大喝道:「把它引過來,我來對付!」

葉霄咬牙道:「我還能再牽制一點時間,你快抓緊時間將那剩下的幾頭炎魔幹掉。」

葉霄身為太虛境五重巔峰強者,自然也不是那麼不堪5∮大用,剛剛只是分心之下被血修羅偷襲得手,才導致受傷,如今還剩下幾頭炎魔沒有幹掉,他也不敢貿貿然讓陸軒同時面對血修羅與炎魔的圍攻。

陸軒此刻也不廢話,看到那三頭倖存的炎魔再度朝自己襲來,暴喝一聲道:「萬重雷霆印!」

隨著他此言一出,右手依舊持劍,左手之上卻是陡然出現了一根閃爍著青紫色光芒的竹子。正是那長達三尺的金雷竹。

金雷竹一揮,一道碩大的雷霆印章憑空出現,他這一出手便是二十層的雷霆印,面對襲來的三頭炎魔,雷霆之印正如其名一般,以雷霆萬鈞之勢強勢鎮壓而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