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長生看到時機已經差不多了,這才開口。

「看你這麼可憐,我倒是有點同情你了,畢竟是我自己帶出來的藝人。」

嘴角帶上一抹別有深意的笑。

「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但是你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自己的了。」

「葉先生,你說吧。」

那個男孩子連忙開口,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你要不要跟着我?」

聽到這句話,沈懷琳當場便愣住了。

獃獃地看着他,一言不發。

片刻之後,她扯了扯嘴角,露出一個很沒誠意的笑:「傅先生,不好意思,我剛才沒聽清,您說什麼?」

一邊說着,一邊掰着手指頭。

「咔咔」清脆的聲音,在安靜的辦公室里顯得尤為的刺耳。

傅元白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抱以歉意一笑,解釋道:「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是,我很欣賞你,這裏發展空間太小,你要不要換個地方,跟着我,比在這裏會好很多。」

「原來是這樣啊。」

沈懷琳瞭然的點了點頭,也不再掰手指頭了。

雙手叫握在小腹前,對着他笑的客氣又疏離:「多謝傅先生的抬愛,不過我這個人一向沒什麼志向,這裏的工作很合我心意,所以暫時我沒有要換工作的準備,勞煩您費心了。」

「你想要工作輕鬆,也很簡單,何必非要在這裏。難不成……」

目光鎖定在她的臉上,傅元白勾著唇,笑的意味深長,「這裏有你捨不得離開的人?」

聽到這話,沈懷琳眉眼一下子冷了下來。

如此直白,就差直接把那個人的身份證報出來了。

真的……挺噁心的。

尤其是看着他那一副「別想騙我我什麼都知道」的自以為是的嘴臉,沈懷琳原本對他升起的一點好感,頃刻間蕩然無存。

只剩下厭惡。

還真是兄弟,噁心人的方式都如此的相似、

「怎麼不說話,是被我說中心事了嗎?」

「不瞞您說,這裏確實有我割捨不下的人。」

沈懷琳深吸了口氣,突然對着他展露笑意,臉上更是帶着羞澀的紅暈。

她本來就容貌不俗,如此一來,更是動人心魄。

傅元白的眼中不由得冒出驚艷之光。

「王主編對我有知遇之恩,當初若不是他,我也不會來這裏工作。可以說,我能走到今天這一步,多虧了他。所以我早就承諾過,我一直跟着他干,只要他不死,我絕對不走。」

「……額?」

這和自己想像中的回答,簡直是天差地別。

沈懷琳說完,餘光瞥到某個熟悉的身影。

不等傅元白有所反應,她一把將剛回來的主編扯了過來,兩人並肩而立。

「主編,我真的是離不開您啊!」

主編:「???」

誰能告訴他,這到底是咋回事?

自己不過是去處理了點兒事情,怎麼就有人瘋了呢!

如果情緒可以化作實體,主編的頭上,起碼有十個問號。

沈懷琳卻是不管不顧,依舊賴唧唧的表忠心:「您放心,我承諾過的一定不會變得,會堅持到送您離開。」

主編;「……」

這話聽着有些滲人啊!

「你……嘶!」

剛要開口,突然後腰傳來一陣劇痛。

主編瞪大了眼睛看着沈懷琳,後者對他微微一笑,眼神示意:「不要拆我的台!」

主編欲哭無淚——不拆就不拆,掐我幹啥!

忍住險些噴涌而出的淚水,主編抽了抽鼻子,對上傅元白晦暗不明的臉,鄭重其事的點了點頭。

「沒錯,她說的都是真的。」

不管沈懷琳說了啥,都是真的!他無條件附和。

他相信,沈懷琳是絕對不會坑自己的。

傅元白將兩人的小動作都看在眼裏,眉頭緊皺,臉色有些黑。

當着自己的面明目張膽的做鬼,真當他是瞎了不成?

只是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他倒是不好再說什麼了。

磨了磨牙,傅元白冷哼一聲,道:「那還真是挺可惜的。不過沒關係,來日方長,說不定你什麼時候就後悔了,這個條件對你永遠有效,我等你。」

說完越過兩人,走了。

。 這時候的葉臨天,彷彿缺水很久的魚,終於遇到了海洋,奮力的在凌雪薇身上感受溫暖的歸屬感!

凌雪薇十分驚喜,非常激動,趕緊一直把葉龍輸送來的強大力量,使勁的剋制,一直克制,然後再傳去給葉臨天!

不過,越到後面,凌雪薇越感覺到費力,她有點堅持不住了!

因為,有葉臨天在她身上一直吸收力量,她剋制的速度有點跟不上!

而且看泳池裏邊的藥水,是一直在減少了!

現在所有藥水的靈氣,都已經快被葉臨天要吸光了。

其中只有一小的部分被凌雪薇吸收了去,畢竟她還要維持一下我的身體。

葉龍看着這個狀況,心裏十分驚訝,:「這傢伙到底用了多少藥水?怎麼還沒有完,就算是轉天王鏡,有需要的也差不多就這些了吧…」

葉龍感到十分的疑惑!

接着,他立刻想到了另一種可能。他眼睛睜得好大:「這傢伙不會是要繼續接連着破鏡吧,他難道想要進入二星天王境?」

「不可能!」

「怎麼會!」

「還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

葉龍此時心裏大驚不能平復!

因為本來這個破入天王境的事,就是已經在和天地做抗爭了!

從古至今,每一個進入到天王境的人都是需要深不可測的運氣和高深的實力的,不然是很難進入的!

這是要搭上命運的一個行程!

也曾經有過許多的人都停滯在了半步天王的靜姐從來這一生都沒有進入過天王境!

也有過更多的人是在天王境門前徘徊過,停留過一些時間,但是到最後也沒有進入到天王境!

畢竟天王境從古至今都是一個至高無上的傳說存在!

任何要進入到天王鏡的人都不是那麼的容易,都是要和天地去搶奪路途的!

如果有幸運者能夠順利安全的進入到天王境,已經是無上的幸運和榮耀了!

如果再繼續要連續破境,那簡直就是難上加難,無異於登天基本上沒有完成的可能性!

不過當下的狀況,葉龍也不敢妄下定論!

畢竟,他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的情況!

而這個時候,凌雪薇已經有點撐不住了,她臉上開始褪去了顏色,變得十分蒼白,精神也看起來特別的不好了,身體都在顫抖!

這是因為,這整個傳輸的過程,已經達到了一個多小時了!

葉龍趕緊喊叫:「雪薇,你不要再克制力量了!趕緊停下來,快停啊!你再堅持下去,會要了你的命的!」

是啊,此時此刻凌雪薇一直用的是她自己的意志力在拚命的剋制葉龍身上過來的巨強大的力量!

如果一直這樣下去,那凌雪薇,必定會收到很重的傷害!

如果一不小心,是會喪命的!

如果真有了這事,葉龍無論如何都是不能接受的!

可是,凌雪薇大喊:「沒有關係的,爺爺,我還可以,再堅持一會,葉臨天還需要,我就一定可以堅持住!即使搭上我的性命,我也無所畏懼!」

說完,凌雪薇又繼續在那壓制着葉龍身上傳過來的力量,然後再傳送給葉臨天。

不過,下一刻凌雪薇晃了幾下,然後瞬間吐了一大口血出來,她搖搖晃晃的像是要倒下去了!

葉臨天驚呼:「快停下!你不能再繼續了,趕緊停了!」

不過,凌雪薇根本不聽!

這麼危機的時候,她絕對不能放手的!

為了葉臨天的安危,她是在所不惜的!

即使是讓她生命到了盡頭,她為了葉臨天都是願意的!

她的鮮血,很快就一直流血,把一旁的藥水都染了鮮紅!

看着凌雪薇這樣不顧生命,葉龍火燒眉毛,急的也不知如何!

畢竟,這整個流程,一旦開啟了,要麼葉臨天醒了過來,要麼凌雪薇自己停下來,才是會停止的!

不然,讓別人來操控硬停下來的話,那凌雪薇和葉臨天二人都是要收到侵襲的!

簡單來說,就是不然葉臨天立刻醒過來,凌雪薇保下一命。

不然就是凌雪薇主動放手,她也不會有事,不過葉臨天如何,就聽天由命了!

也再者,凌雪薇搭上她的命,換回來葉臨天的復甦!

「爺爺,你不要停…」

凌雪薇還在讓繼續,但是她的聲音已經越來越微弱了!

剛說完,她又吐出一大口鮮血!

下一秒,她感覺到一片漆黑,整個人倒了下去!

不過,就在她最後睜着眼睛倒下去的時候,他看到了葉臨天睜開了的雙眼,眼神里都是驚醒的凌厲!

這時,葉臨天的身體內突然出現一股強大的氣流!

但是只有一瞬間,一下又消失了!

隨後就是流水的聲音!

葉臨天立刻站了起來,衝上去抱起了凌雪薇,橫著抱在他的懷裏!

這一刻,凌雪薇全身上下都被血染遍了,眼睛裏閃動着,熱淚盈眶,凌雪薇慢慢的抬起了他的手,摸上了葉臨天的臉上,他慢慢開口說,「老公,你終於,終於醒過來了!」

葉臨天此時抱着凌雪薇也是非常的心疼,然後說:「是的我醒過來了。」

然後凌雪薇慢慢閉上了眼,頭歪了下去,徹底的昏了過去。

「雪薇!」

「凌雪薇!」

葉臨天大聲喊著,然後趕緊跑出了池子,看了一眼旁邊的葉龍,抱着凌雪薇立刻進了裏面的卧室,把她抱到了床上。

隨後,葉臨天從柜子裏拿出了他的針,放到眼前看到這些針都在閃著刺眼的光芒,接着升到了半空,轉了一圈,隨後迅速的散列開來,到了凌雪薇的身上,各個穴位處。

「很好!這是九陽回命針法!」

葉龍此時從外面走了進來,他看到了正在施針的葉臨天,眼裏閃爍出非常的驚喜,特別滿意的點着頭。開口說:「看來你是把《天山書錄》的殘卷已經全部看完,並且看懂已經可以運用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