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銘只是發出一道念頭而已,不可能達到法天級的水平。除非是長生法王,能做道每個念頭都奇重無比,堪比法天境。但這難不住他,他使了一個手段,先把念頭投入到寄神之中。

早年間他得到的寄神早已出售,如今的寄神也是從甘家買到的。這寄神威力只有法一層次,但使用容易,一個念頭即可,沒有任何限制。而之後,他再把寄神寄託到分.身傀儡之間,間接地控制它。

如此一來,他就解決了念頭不強的難題,用一個弱小的念頭就能控制強大的長生八境級別的分.身傀儡。這個傀儡的形貌看上去與真人無異,長得普普通通,毫我特色,但實力絕不含糊。葉銘還為它取了一個名字,叫做葉北。

完成葉北這個分.身後,以後所有的生意事宜,便全由他負責了。長生八境也算強者,何況還有九星戰艦和九星飛殿,葉銘可不覺得什麼強敵能威脅到他。 冷王盛寵:宦妃太撩人 如此一來,他自己就可以全心全意修鍊了,而不必去關心那些繁瑣之事。

八大弟子中,白元仙、唐元聖、蘇元真三人志在武道,葉銘於是就把自己的參悟傳授他們。得知師尊悟透武道一重,三弟子大喜,他們其實早就可以衝擊武神了,只是前路迷茫,於是全都停滯不前,這可真是及時雨。

拿到修行法門,唐元聖嘆了口氣:「師尊一旦找對路,未來一定會創出不可思議的修行法門來,元朗師弟他們只怕要後悔了。」

八弟子中,葉元朗、葉元皇和甘元劍三人,有志於神道,都已踏上了成神路,尋找各自的機緣。潘元龍和武元極也去了試煉之路,未來也不知會踏上哪一條路。他們做此選擇,也和武道前途的不確定有關。若葉銘能早一步拿來法門,或許八弟子都會堅定地走在武道之上。

交待完了一切,葉銘也不著急離開,直接就在天道門中修鍊,繼續突破五行劍典。五行五帝劍法第六重,名劍神,此一境修鍊艱難,而且所需材料珍貴,先天五行材料價值數十萬億長生幣,葉銘就算有錢支付,也會肉痛無比。

幸好人皇和殿尊大力相助,他自己只買了一個青木靈金,並沒出多少血。這會兒,五行先天靈金湊齊,也就可以修鍊了。

此刻,五塊靈金被他的神形包裹,葉銘以微妙奧義的手段,在金屬上銘記神禁、銘紋,一重又一重,一遍又一遍。這是消磨的功夫,絲毫著急不得。

過了七七四十九日,五塊靈金都已化作劍丸,每一道劍丸內藏有一道神禁,只見青、白、黃、赤、黑五道光華,圍繞著葉銘的神形旋轉。此時,他才感受到五行劍的強大,其中的任何一道劍光,威力都奇大,可以輕鬆斬殺法九強者。

若是五劍合一,威力到底有多強,那就不敢想象了。不過葉銘現在要做的,就是五劍合一,衝擊先天三重的的第一重。

又過了七日,一道毫光沖霄而起,破開了雲層,突破了蒼穹,直透到大世界之外的無限虛空之中。毫光太強烈,驚動了無數修士,紛紛朝天道門注目。不過此時的天道門,已經凌駕諸勢力之上,沒人敢過來找麻煩,也只是看熱鬧罷了。

毫光一閃而過,葉銘神形之外已然沒有了劍丸,只有一道五彩光環,懸浮在葉銘身後,內斂深沉,若不發動,沒人知道它內藏無上劍氣,能誅殺萬物。而下一刻,一個醞釀許久的絕技誕生,大五行瞬殺術!

大五行瞬殺術揉和了殺生步、五行殺生術,以及葉銘自悟的若干小法門,其威力之弱,已經無限臨近於必殺技。當然了,隨著葉銘對此技的完善,它總有一天會成為真正的必殺技。

修鍊出第一門絕技,葉銘心情暢快,立刻就要外出試劍。既然試劍,自然要找實力強大些的人,最終他選了自己的傀儡分.身葉北。

天道門的上空,葉北負手而立,他有著長生八境的戰鬥力,防禦力更是驚人。 我又不是你的誰 葉銘距離他三千步左右,忽然,他消失了,一道淡淡的五行流光,一下出現在了葉北身後,然向他漫天絞殺而至。

葉北一揮袖,五行劍光就被震飛了,卻凝而不散,重新出現在三千步外。葉銘顯出真形,抹了下嘴角的血跡,道:「長生六境還是太強,降到長生五境。」

原來,他讓葉北把境界維持在長生六境左右,結果一劍就敗了,完全無法接受。這次換成長生五境,葉銘仍是一掌將他打飛,但這次未能傷到葉銘。直到長生四境,葉銘的大五行瞬殺術,終於割下了葉北的一片衣角。這就說明,他是有機會傷到對方的。

至於後面的長生三境,葉銘已經可以憑藉此絕技,在葉北身上留下記號了。而二境和一境,葉銘已經有能力將其誅殺。由此,他也判斷出了自己當下的實力,和長生一境、二境的法王差不多。遇到三境勉強抵擋,遇到四境的就要麻溜跑路,絕不能硬拼。

試劍之後,葉銘正待迴轉,身上的劍界令牌忽然亮了起來,上面傳來那斗劍會主持人的聲音:所有獲得令牌的人注意,劍界將在三個月後開啟,屆時所有人會通過令牌被直接傳送至劍界!

葉銘一愣,劍界這就要開啟了,比他預想中的可提早太多了。他下意識地叫道:「前輩!」

他沒指望對方會回答,畢竟拿到令牌的人那麼多。讓他意外的是,令牌上立刻有了反饋:「排名第三的葉銘,你有資格提問。」

葉銘大喜,道:「前輩當時在斗劍會上就問過,劍界開啟的目的是什麼?真的是為一批神劍寶劍尋找主人嗎?」

那聲音響起:「這只是其一,但主要的原因是,有一個充滿野心的邪惡勢力,想要吞噬劍界,我們是在自保。」

「自保?」葉銘不解。

那聲音:「劍界的分歧很大,五大至高之劍有的願意投靠那邪惡的勢力,也有的想要遠離邪惡勢力。大家誰都不服氣誰,於是決定開啟劍界,讓有緣者前來。如果遇到合適的有緣人,五大至高劍中的三個,會跟隨其離開劍界。」 葉銘奇道:「你是說有緣人?難道三柄至高之劍,只認人族?」

「自然,三柄至高之劍,皆為人族所創,豈能歸順異族?」

葉銘:「能否將那三柄至高劍的來歷告訴我?」

「可以。三柄至高劍,分別是時空之劍、蒼生之劍、功德之劍。」

「時空之劍?」葉銘一喜,「那似乎是人祖所留。」

「三柄劍,皆為人祖所留。」

葉銘這下更高興了,道:「不過真可惜了,劍界已然是個大世界,居然就要分崩離析。」

「其餘的兩柄劍,非人族所造,自然想法不同。」

「哦?這兩柄劍,是誰造的?有何來歷?」葉銘趕緊問。

「它們分別是虛無之劍和業力之劍,皆為真神所造。」

葉銘:「這麼說,劍界之行其實就是碰運氣,看能不能得到三柄劍的垂青是嗎?」

「不全是。在劍界還不是劍界之前,它是一個曾經位於祖源大陸核心的碎片,內中有無數珍藏。你們進入劍界,隨時有可能遇到這些珍寶。此外,三柄至高劍一旦找到主人,它們就會挑戰另外兩柄至高劍。」

葉銘頗感驚訝:「挑戰?」

「虛無之劍和業力之劍,也會尋找主人。按照雙方約定,雙方會進行終極斗劍,誰能取得勝利,誰就能獨掌劍界。而失敗者,就必須離開劍界,永遠不能回來。」

葉銘這下明白了,道:「原來如此。可一方有兩劍,一雙有三劍,這怎麼比?」

「至高劍遇到主人的機率很小,這次我們並不抱太大希望。三柄劍,能有一柄找到主人就算不錯了。」

葉銘:「可是異族也來了不少天才,他們是不是很容易就被選中?」

「不得不說,異族資質多數在人族之上,業力之劍和虛無之劍很可能都找到主人。」

葉銘:「這麼說,有可能是一對二,甚至是零對二的局面?還真是悲哀啊!」

「如果找不到主人,三大至高劍就宣布敗北,從此退出劍界。」

「多謝指點,我現在明白了。」葉銘道,「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當初斗劍,修為必須在武聖或武聖定。如今進入劍界,對修為又有何要求?」

「不客氣。如今的要求是,修為只能是法師層次。修為高或低,都無法進入劍界。」

葉銘恍然大悟,道:「看來當初選擇武聖及以下層次的人,是有考量的。那時的人是武聖,如果資質足夠好,現在應該是武神或者法師了。資質越好的人,現在修為境界越高,優勢也就越大。」

「沒錯,這正是三大至高劍的考慮,他們就是想選出驚才絕艷之輩。」說完它頓了頓,「其實我是劍界的一柄無名之劍。我希望三大至高劍能贏,所以你一定要努力,得到它們的認可!那樣不僅是劍界之幸,也是你的大氣運。」

葉銘道:「請放心,我必會努力。」

「還有,不管你成功於否,請做我的主人。」那聲音道。

葉銘絲毫不意外,對方巴巴跟他聊了這麼久,那自然是對他感興趣,原來是想奉其為主,他笑了笑,點點頭:「謝謝你的認可,進入劍界后,你隨時可以找我。」

話落,那聲音就消失了。葉銘的內心卻不平靜起來,原來劍界之行的牽扯這麼大,關乎整個大世界的歸屬,還有五柄至高之劍。時空童子可是說過,那時空之劍的威能,似乎還在它之上,其它四劍是同級之物。由此可見,這五柄劍是多麼的珍貴強大,他說什麼都不會放棄。

「劍界之行只還剩三個月,在此期間我必須全力提升自己,一定要想辦法得到三劍的認可。如能擊敗另外兩劍的主人,那就更好了,我就等於獲得了一個大世界。我現在的處境,著實不妙,仇家不僅數量多,而且實力強橫,若是不找一個藏身的修鍊之地,以後弄不好真就無家可歸。」

葉銘思來想去,總覺得要把握住劍界這次機會。進入劍界的人,都是法天級修為,修為越高就越佔便宜。他才進入武神境不久,這三個月只能全力提升,才能在三個月後的鬥爭中,取得優勢和最終的勝利。

無形劍道:「主人的實力其實不弱,已然能斬殺長生一、二境的法王了。只是,這等實力強則強矣,但也未必是絕頂人物。因此,這三個月,主人最好能達到武神一重的第三個境界,如法境。」

翻天劍印冷笑一聲:「沒見識的廢物,主人修行首要是穩固,如此著急修鍊,弊大於利,不可為之!以我之見,只要能突破到武神第二境界即可。」

葉銘正要說話,時空童子道:「你們都是白痴,主人根本無須突破境界,只需要準備些殺人手段即可。」

三方意見不同,葉銘忍不住翻了翻白眼,道:「你們說的各有道理,我的想法是,盡量突破到煉神境,那樣可以極大提升實力。與此同時,我會研究出一套必殺技出來,同時多準備些殺生工具。」

劍界內光明正大的決鬥固然重要,可一開始大家彼此混雜,衝突在所難免。那個時候,可不會討論誰境界高,誰境界低,誰的殺伐手段厲害,誰就能壓別人一頭。所以,這兩方面葉銘都要全力以赴,不能放鬆。

時空童子:「主人身上的如意法袍,應該升級一下了,它威力固然不錯,但配現在的主人有些雞肋。」

北冥登時不樂意了:「你才是雞肋,你全家都是雞肋!」

時空童子冷笑:「越是廢物,就叫的越響亮。」

葉銘:「行了。北冥,你想不想提升一點?」

能提升自我,身為器靈的北冥自然樂意,立刻道:「主人通曉混沌算經,可在如意法袍內多放幾套神禁,多刻幾座法陣,反正藝多不壓身。」

葉銘:「我時間有限,只能先給你換零件。」

北冥:「主人,其實這段時間,我一直在考慮下一步的進升之路。如意法袍變幻如意,可殺伐防禦的手段不怎麼強。若是能讓我,多吞噬幾套神鎧寶甲,一定會大有收穫的。」

葉銘倒是想起來了,這如意法袍可以如意變化,能吞噬一切寶甲神鎧。他不由笑道:「好,過幾天讓你吃個夠。」

收集鎧甲這件事,自然免不了麻煩甘九妹,讓她聯絡甘家,看能收集多少。至於錢,他身上真沒多少了,至今沒出貨,所以只能先欠著。另一邊,他又聯絡人皇,同樣索要了些鎧甲,此外還有些保命殺伐的器具。

做完這一切,他自顧就去修鍊了,準備要創造一套必殺技出來。有了必殺技,他就能在最後的決戰中,立於不敗之地。

只是,光是一個絕技,就讓他費了不少功夫,更不要說必殺技了。他思來想去,似乎只有那翻天劍訣能夠滿足。翻天劍訣是人祖早年所創,即使如此,它的威力和境界也高過五行劍典。

這翻天劍訣變化無窮,使用者有多強,它就會有多強,永遠能夠錦上添花。正因如此,葉銘才明曉它的不凡。不過,從此種劍法中提煉神通,卻也是極難的。就算葉銘有混沌算經和九元算陣,一時半會的也悟不出什麼來。

天幸,他的腦海中有少量的人祖修行經驗,這對他的幫助極大。經過三日的辛苦鑽研,他終於有所收穫,開始逐步從劍法中分離出一門神通,名為封天術。翻天劍訣,顧名思義,一劍能夠翻天覆地,威力無窮。翻天之力,自然能夠封天,所以這封天術,只是翻天劍訣的呈現出來的一種力量角度。

葉銘一開始施展封天術,整個人的氣勢一下子飆升數倍,氣勢驚天動地。而施展之後,他的精氣神也一下子減弱大半,十分的虛弱。就算如此,他仍舊每天嘗試,一天,五天,十天。

終於,半個月後,他正式熟悉了封天術,並繼續將之推演,升華。又半月,他腦海中出現了一門絕強的必殺技雛形,名為大五行鎮殺印!

他這門必殺技,融合了大五行殺生術、五行翻天印,以及封天術三大神通和秘技,威力奇大,屬於必殺技中非常強悍的手段。這等招式,葉銘一旦施展之後,整個人幾乎廢掉,一時半刻的難以復原。是以此術必須慎用,不到萬不得已,絕不能施展。

必殺技一成,葉銘順勢就往上突破,衝擊武神一重的第二境界,煉神。

所謂煉神,煉的是武之祭神。他考慮了許久,決定把那新煉就的三尖兩刃刀,打造成武之祭神。從此以後,三尖兩刃刀所至之處,萬靈膜拜,祭封為神!

這三尖兩刃刀,是他用斷劍、如意棒、如意神泥融合而成。那如意棒,是從刑天大帝耳中得來,來歷不明;而那斷劍,則是鋒利無比,同樣來歷不明。不過,兩件神物融合之物,威力卻強大了何止數倍,遠勝從前。

早年間,葉銘就在如意棒上刻下如意禁制,使它能大能小。可眼下,他要在這三尖兩刃刀上,銘記下他最為強大的殺伐手段! 他的殺伐手段,不止有大五行鎮殺印,他甚至可以在上面銘記更為強大的殺陣。..當他施展三尖兩刃刀的一瞬間,必然是所有最強大的殺伐手段配合在一起。所以,五行翻天印、裂地血神指、妙手偷天拳、五行殺生術,大五行鎮殺印、翻天劍訣、大周天劍法、殺生步等等,無論武技、神通,要全部銘記其上。

這無疑是個複雜而艱苦和過程,若是一個人做,沒有十幾二十年,絕不可能完成。幸好葉銘早就有所準備,他購買了一百萬的天工傀儡,十萬的雕紋傀儡,十萬的符陣傀儡。天工傀儡用不到,但雕紋傀儡和符陣傀儡,卻能在他的控制之下,同時在三尖兩刃刀上銘記符文,布設大陣禁制。

要知道,這些傀儡都相當於法九層次的修為,它們來做這些工作,只怕比葉銘更適當,效率亦更高。葉銘只需分出一絲念頭,去把控它們即可。

當然了,銘記神禁、大陣,亦需要珍貴的材料,好在這不算什麼,葉銘大幾十萬都能花出,這點開銷已經不算事。

天道門上空,只聽葉銘一聲喝,道:「漲!」

那三尖兩刃刀便不斷變長,變大,十米,百米,千米,最後變成了一個長八百里,直徑像山丘般的巨型兵刃,就那樣橫亘空中。十萬雕紋傀儡和十萬符陣傀儡,立刻拿了材料飛到三尖兩刃刀不同的位置,開始銘記和布陣的工作。

這些繁複的工作,葉銘自然是不做的,他有最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三尖兩刃刀的核心殺陣。這殺陣,將統領所有的必殺技、絕技、神技、神通,將它們的力量綜合運用,達到最佳最強的效果。

這核心殺陣,就像是武之祭神的大腦,是重中之重,葉銘沒辦法不重視,不得不親自出手。他與傀儡們同時進行,不知不覺,半個月又過去了,雙方几乎同步完成。那隻巨大的三尖兩刃刀表面,布滿了大陣、禁制、銘紋、符紋,它們完美結合,猶如一體。

當葉銘的陣法核心也完成之後,三尖兩刃刀刀突然「嗡」得一震,表面上居然自行衍生出兩種殺陣。這兩種殺陣,一種是黑色的銘紋,遍布刀尖之上,它應該屬於原來的斷劍;另一種是金色的禁制,出現在刀柄之上,它應該屬於如意棒。

兩種禁制,都朝著彼此漫延過去,就連葉銘的核心大陣都沒辦法控制它們。只見金光與黑光在刀刃與刀柄處相遇,彼此糾纏,誰都不服誰。也不知糾纏了多久,居然融合成一種黑金色的紋路,然後與葉銘的核心大陣連接起來。

直到現在,這三尖兩刃刀才算是真正的完全融合,斷劍和如意棒不分彼此,合為一體。它自形產生的兩座殺陣,形成了一種新的無名殺陣,威力如何,連葉銘都無從判斷。

三尖兩刃刀刀這個浩蕩的工程完成後,葉銘身上僅剩的幾千億長生幣也花得差不多了。他張口喝道:「三尖兩刃刀何在?」

「某在!」

只見刀身一震,天地共鳴,它忽得縮小,懸浮在葉銘身前。葉銘只覺得,這三尖兩刃刀徹底成為了自己的一部分,是他的第二元神。而且,它可以獨.立思考,刀體之內,正在快速形成經脈、穴竅,成為了生靈,具有著生命。

「祭!」

葉銘咬破舌尖,噴出一口精血,登時被三尖兩刃刀吸收掉,二人之間的聯絡又更強了一分。而葉銘也握住了這把神兵,只覺得力量和戰鬥力,一瞬間就提升了一倍!這種提升,證明他已然踏入了法武第二境,煉神境!

未來的無盡歲月,葉銘可以不斷強化和提升神兵,讓它變得更匹配自身。而它,也將陪伴葉銘終身,直到葉銘消亡,它才會跟著消亡,喪失意識。

葉銘連噴了九口鮮血,葉銘都有些頭暈眼花了,他道:「我聞得人族故地,有一神話傳說,有位叫二郎神的人,手中的兵刃便是這三尖兩刃刀。以後,我便叫你葉二郎如何?」

「是。」三尖兩刃刀居然很滿意,當時應下。

葉銘:「二郎,我自去修鍊吧。」

言罷,三尖兩刃刀化作一道流光,飛入葉銘左眼,藏入神形之中溫養去了。

葉銘步入法武二重,又煉成了必殺技,心情大好。其實一個多月前,就有其它的好消息傳來,人皇和甘九妹都已拿到他要的東西。雙方都提供了大量寶甲神鎧等物,以及一些殺伐器具,都是各類中的極品。

一收到東西,葉銘就將鎧甲一類的放進了如意法袍的空間內,命其自行吞噬。

而殺生工具方面,人皇提供了一套,子母詭殺針,總計九九八十一萬根,一旦催動,長生大能也完蛋。此針造價極高,而且只能用一次,不過葉銘還是選了它。除此之外,人皇還送了一支黑色的箭,名叫釘魂箭。此箭只需甩向對方,必能射入對方神魂,造成不可逆轉的傷害。此工具,同樣只能用一次,用過即廢。

甘九妹也拿來了兩樣工具,一件是塊方形的黑布,有被子皮那麼大,破破爛爛,遍布油污。這塊布,名叫污天布,不拘對方用什麼神兵利器,強大的法器,只需用此布一兜,便能將之污染,使之喪失靈性,成為無主之物。

聽了這污天布的功效,葉銘大為震驚,就問甘九妹:「這東西很值錢吧?」

甘九妹眨了眨眼,道:「這是我甘家的鎮族之寶,是我偷偷拿出來的!」

葉銘一陣無語,甘家是何等巨大的家族,可見此物有多珍貴,他內心十分感激。

第二件,是一個邪惡法器,名叫燃魂燈。此燈一旦點燃,凡是燈光照處,所有人的神魂都會開始燃燒,以此向它提供能量,直至死亡。燈光中所有的人死後,這燈也就滅了,成為廢品。是以,它同樣也保能使用一次。

得了這四件東西,葉銘十分滿意,覺得已然做足了準備。算算時間,三個月已所剩無幾了,他反倒不著急了,每天也不修鍊,只是打坐修養,等待時間的到來。

距離劍界開啟還有一天的時候,他突然收到雲峰的傳訊。在傳奇學府,他與雲峰分別留下了大千傳訊符,能在不同大世界間傳達消息。符一亮,傳來雲峰的聲音:「大哥,你在哪裡?我師尊有請,說有要事相商。」

這種傳訊符,能傳達的話語不多,登時沒了下文。葉銘疑惑起來,雲峰的師尊是傳奇學府三大勢力之一的人物,他找自己做什麼?不過雲峰自然不會害他,他覺得還是走一趟。

好在時空童子瞬息穿梭,去傳奇學府也不是什麼難事兒,片刻就到。一個人到了傳奇學府的地盤,葉銘剛想著先去哪兒,就見一道金橋從前方飛來,跨在了他的面前。一個聲音不輕不重,猶在耳邊響起:弟子葉銘,速來。」

葉銘當即踏上金橋,那金橋縮了回去,頃刻就到了一座高入雲天的山峰上。峰上有一棟高大的建築,內設一廳,一名美麗的青年女子,恬淡自如,靜靜地站在那兒。 冷妃暖寵:與君袖手天下 她的背後,白雲悠悠,仙霧繚繞,如畫中仙子。

不遠處,雲峰笑著看過來,道:「大哥,這是我師尊,唐先生。」葉銘倒是知道,傳奇學府的老師,人們一般稱先生,無論男女。

葉銘連忙見禮:「學生葉銘,見過先生。」

女子微微點頭:「勞煩你遠道回來。」

葉銘:「先生相召,弟子不敢不來。不知先生有何指教?」

女子:「我是唐月仙,你若願意,可以叫我唐師。」

對方這是要收自己為學生嗎?他看了雲峰一眼,後者連連使眼色,意思是要他趕緊的拜師。葉銘登時拜倒:「學生見過師尊!」只有自己的親老師,才叫師尊,一般的只稱老師或先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