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簡汐被慕洛琛半拖半拉的走到一處僻靜的地方,終於停下來。

慕洛琛輕輕的放開她的手,幽深的眸子里有著絲絲的歉意:「對不起,簡汐,我不知道家裡人會這麼做。」

葉簡汐怔了一下,心頭湧起複雜的情潮,說實話被慕家人逼著答應婚事,她心裡的確有些不舒服,甚至有些懷疑,是不是慕洛琛也知道這事情,和家裡聯合起來騙她的。

但看著他那麼強勢的帶自己出來,甚至連老太太的面子都不給,她忽然有些內疚,覺得自己不應該那麼懷疑他。

慕洛琛真的想強娶,有無數種方法,又何必那麼傻借老太太的手?

「沒關係。」葉簡汐頓了一下說,「你這個時間不是在上班嗎?怎麼會來這裡?」

「家裡的王媽打電話說,小區有人看到你被人帶走了,所以我就讓人找了下。」慕洛琛淡淡地說道。

他說的簡單,但其實哪有那麼容易呢……

開會的時候,得知她被人帶走的消息,當即停了會議,然後開始找她,調了監控器,確定她是被人強行帶走的那一刻,心頭閃過很多念頭,綁架、仇家……任何一種可能,都讓一向以冷靜的他慌了神,最後為了最短時間找到她,甚至動用了警察局的關係。

「原來是這樣。」葉簡汐沉吟了片刻說。

「如果你不想留在這裡,那我可以讓人送你回去休息。」慕洛琛劍眉微揚,身體挺拔如松,目光落在她白凈的額頭上。

葉簡汐沒點頭答應也沒說不答應,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尖,頓了幾秒,抬頭看著他忽然問:「慕洛琛,你那天說的話可還算數?」

星眸有一瞬間的疑惑,慕洛琛微微的抿唇,有些不明白她說的是哪天說的又是什麼話。

葉簡汐等了幾秒,見他不說話,深深的吐了一口氣出來,有些窘迫卻又故做無所謂的模樣,「唔……你當我說沒問。」

她轉身要走,慕洛琛卻忽然伸手扣住了她的肩膀,聲音有力而低沉的說:「如果你說的是結婚的事情,那麼我的回答是,作數。只要你點頭,我們隨時都可以結婚。」

葉簡汐的心跳猛地慢了下來,整個世界都緩緩地靜止了下來。

沒錯,她剛才問的就是那天他說的結婚的事情,只不過是一時心血來潮,但沒想到他真的能猜中。 大掌輕輕的抬起,手指拂過她的臉頰,食指輕托起她的下巴,讓她能清晰的看到自己,慕洛琛鄭重而嚴肅的說:「簡汐,我知道你還在猶豫,對我沒有百分百的信任,但我是真心想和你結婚的,想要和你度過餘生。」

低啞的喃喃在耳邊響起。

茶色的瞳仁里倒影著他燦若星辰的眸子,他英挺的眉毛……以及他翕動的薄唇,葉簡汐的臉色漸漸的變得紅潤了起來。

胸腔里的心像是泡在了溫泉里,熱熱的,酥酥的。

哪怕在衝動的問出問題時有些後悔,但此刻這點後悔早已煙消雲散。

「簡汐,我們結婚吧。」

慕洛琛最後一句話說出來,葉簡汐愣了幾秒鐘,微微的點了點頭。

如果錯過他,她不知道這世上還會不會有人對她說:我是真心想要和你結婚,想要和你度過餘生的,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人會為了她,敢於和家裡人抗爭的。

哪怕真的能遇到第二個,他還能對寶寶好嗎?

至於……愛情,大概她這輩子再也不會愛第二次了吧。

慕洛琛幽深的眸子瞬間明了起來,一向淡漠的臉上,露出明顯的笑容:「你答應了?」

「嗯,我答應了。」葉簡汐語氣堅定。

瀲灧的黑眸瞬間綻放出萬道光芒,那麼明亮。

葉簡汐望著他,幾乎要灼燒到她的眼睛。

慕洛琛彎腰頷首,唇瓣輕輕的碰觸在她光潔的額頭上,「我很高興,你能答應。」

柔軟的觸覺一掠而過,葉簡汐睜圓了眼睛,清淺的氣息一下變得渾濁了起來,她張了張嘴,想要說話,可那股屬於慕洛琛的溫熱的氣息在鼻尖繚繞,如同酒精一般,迷醉了神志,酥麻了舌頭,再也說不出一個字。

慕洛琛高大的身影,近乎半摟半抱的籠罩著她的身影,兩人靜靜的維持著這個姿勢。

時間停止了流動……

風吹過,捲起地上的樹葉,發出輕微的刷啦聲。

直到一聲輕微的咳嗽聲響起,葉簡汐才像是回過神來,臉刷的一下紅得像天邊的雲霞。

她輕推了一下慕洛琛,低著腦袋不敢正眼去看站在不遠處的章子芩。

慕洛琛眼底閃過一絲遺憾,但很快正了神色,看向自己的母親。

章子芩將兩人的反應盡收眼底,丹鳳眼笑眯眯的調侃:「貌似我來的有些不是時候,打擾到你們了,不好意思啦。」

無視自己兒子發射的冷光,章子芩繼續說道:「不過感情什麼時候都可以培養,讓爺爺、奶奶等急了可就不好了。」

章子芩說著,要走到葉簡汐身邊,好把她帶進去。

但慕洛琛先她一步握住了葉簡汐的手,一副保護的姿態。

章子芩身影頓了下,心裡想真是有了媳婦忘了娘,這媳婦還沒娶進門,就害怕她這個當媽的欺負了。雖然心裡對兒子這麼防著自己有些淡淡地失落,但章子芩也不是計較的人,更何況,她現在是巴不得兒子立刻娶媳婦,早點結束光棍生活。

章子芩笑容不變,邊在前面走邊說:「那趕緊進去,無論這婚事結不結,總要給家裡人一個準信不是?還有阿琛,剛才你那麼掃奶奶的面子,等下記得給奶奶道歉。」 三人一起回了大廳,章子芩率先開口:「媽,這下你可以放心了,兩個孩子的婚事定下了呢。」

慕老太太有些訝異的看向葉簡汐,別人可能不知道,可她卻是知道,葉簡汐不願意嫁給自己孫子的。

「阿琛。」章子芩叫了慕洛琛一聲,使了個眼色,示意他給老太太道歉。

慕洛琛上前一步,說:「奶奶,對不起。」

慕老太太擺了擺手,「去,去,去,我才不要你這聲對不起,我老人家受不起。」話雖然是生氣的,可面上的哪有半點生氣的意思?

「奶奶,我知錯了。」慕洛琛嘴角揚起一抹討好的笑,走到老太太跟前,「我給你揉揉肩,算是賠不是。」

他說著,真的揉捏了起來。

慕老太太撐不住,露了笑臉,伸手點著他的腦袋說:「我不需要你道歉,你以後好好對你媳婦和我曾孫子就好。」

「我向黨保證,一定會對待簡汐和寶寶。」慕洛琛刷的一下行了標準的軍禮,認真到了極點的模樣。

慕老太太眼角的皺紋加深了許多,一旁的章子芩更是滿眼的笑意。

慕老爺子輕咳了一聲,沒說話,他再怎麼不想讓葉簡汐嫁給自家孫子,也不能駁了老伴的面。

葉簡汐望著慕洛琛,嘴角微微的翹起,她見過他淡漠的的一面,也見過他強大的一面,卻唯獨沒見過他……討好人的一面。

陸母也跟著笑,但笑里有幾分真,只有她自己知道。

慕老太太和慕洛琛說了一會兒,扭頭看向葉簡汐,「別站著了,懷著身孕還是先坐下的好。」

葉簡汐走到慕洛琛身邊坐下。

慕老太太再次開口說:「既然你們願意結婚,那就儘快把婚事定下,早定下名分好一些。」

「都聽奶奶的。」慕洛琛這一次回答的爽快。

「簡汐有意見嗎?」慕老太太問。

神祕老公不好惹 「沒有,我都聽老太太的安排。」

「那好,我讓人翻下黃曆,看看什麼時候合適。」慕老太太滿意的說,「婚事的事情就交給我和你陸阿姨,你們該忙自己的就忙自己的,就等著結婚那天好了。」

慕老太太的話音沒落,慕洛琛的臉色一沉,「我們的婚事,還是別麻煩陸阿姨了。」

陸母聞言,嘴角的笑容一滯。

慕老太太何其精明,一聽就知道孫子對徐慧蓮不滿意,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但徐慧蓮始終是婉如的婆婆,惹得她不痛快,會傷了兩家的情分不說,還會讓她間接對婉如不滿。

慕老太太心頭千迴百轉,面上笑著說,「怎麼會麻煩,你陸阿姨可是把簡汐當成了親生女兒來看待,再說簡汐家裡也沒什麼人,沒娘家幫襯著,你想讓她帶著身孕忙活這些?」

慕洛琛抬眸看向陸母,嘴角微微的勾起,儘是譏諷。

陸母被他盯得頭皮發麻,勉強說:「老太太,既然洛琛不願意……」

慕洛琛淡淡地不緊不慢的截住她的話:「陸阿姨,我剛才只是怕麻煩到你,沒說不願意。陸阿姨把簡汐當作女兒,我想如果婚禮交到你手上,我相信一定會漂漂亮的,不會出任何問題,您說,是不?」

他話說到最後,尾音上揚。

別人聽不出什麼來,可對徐慧蓮來說,卻讓她心驚膽戰。

慕洛琛的弦外音是,如果她辦得不漂亮或者婚禮出一丁點事情,就找她算賬? 沒撈到多少好處,反倒接了一個燙手的山芋。

陸母不樂意接,可當著慕家人的面,她不可能拒絕,「那當然是,婚事既然交到我手上,自會竭盡全力做到最好。」

婚事就這麼交到了她手上。

一家人坐著聊了一會兒,傭人過來說可以吃午飯了,眾人剛要起身去餐廳,就看到了從外面走來的慕溫婉。

她徑自走到慕洛琛的跟前,問:「琛哥哥,你真的要娶她嗎?」

慕洛琛神情淡漠,「是。」

慕溫婉臉色一變,眼裡的怒意迸濺出來:「你怎麼能娶她?如果娶別人也就算了,可她算什麼,一個不乾不淨的女人,那個孩子還不知道是不是你的……」

慕洛琛的臉色剎那黑了下來,低喝一聲:「溫婉!」

「我就不!她做了什麼事情,自己心知肚明。」慕溫婉紅著眼睛巴巴的說。

「住嘴!這裡是什麼地方,容你這麼放肆!」慕老太太打斷了她的話。

「奶奶,那天宴會,我見到她……」慕溫婉非但不住嘴,還越發的大聲。

「啪!」

響亮的耳光聲在客廳里響起,慕溫婉的話戛然而止。

慕溫婉捂住自己的臉,怔怔的看著老太太,淚水滾滾的落下,她自進入慕家后,有老爺子做靠山,哪有人敢動她一根手指頭。

可今天老太太竟然為了慕溫婉打她……

「現在冷靜下來了?冷靜下來,就給我老老實實的回房間里呆著,沒冷靜去祠堂里跪著反省!」慕老太太勃然大怒,指著慕溫婉大聲呵斥。

餐廳里的所有人都愣住了,沒一個人說話。

慕溫婉死死地咬住自己的下唇,力道大的使得唇瓣泛白。

慕老爺子最先反應了過來,心疼慕溫婉的同時,又不忍駁了老伴的面子,於是說:「你看你,孩子錯了,你跟她說明白不就好了? 漢中王傳 幹嘛要動手?」

慕老太太冷笑了一聲:「我說了那麼多,她聽一句了嗎?」

慕老爺子被老太太說的有些不好意思,勸慰慕溫婉道:「溫婉,你先回房間里。」

慕溫婉眼裡含著淚光,哀聲說:「爺爺,她……」

慕老太太眉頭一皺,扭頭對一旁站著的傭人說:「把孫小姐帶回她的房間,沒我的話不許放她出來!」

兩個壯實的傭人走上前,抓住慕溫婉的胳膊,就把她往後院拖。

慕老爺子看著她淚水漣漣的模樣,於心不忍,乾脆別開了腦袋。

葉簡汐抬眸對上慕溫婉的眸光,那雙眼睛里充斥的恨意,如毒刺一樣,讓她的心一緊。

慕溫婉的身影很快消失不見,客廳里的氣氛卻依舊沒緩和過來,經過這一陣鬧騰,哪裡還有心情吃飯?

「簡汐,對不住,溫婉那孩子被老頭子慣壞了,她說的那些話你別放在心上,等回頭我會好好的教訓她的。」慕老太太臉色的比翻書頁都快,溫和的拉著她的手說道。

葉簡汐有些不適應,心頭說不出的累。

先是慕家不聲不響的鬧了一出『綁架』,現在又來了個慕溫婉,說出那樣的話。

但再不開心,老太太的面子還是要給的。

「嗯,我沒放在心上。」葉簡汐勉強笑著說。 慕老太太點了點頭,示意大家往客廳里移動。

葉簡汐抬步要走,手忽然被拉住,然後整個手被包裹在一片溫厚的手掌里,她抬眸恰好撞入慕洛琛的眼裡,心頭不由得一暖。

千言萬語盡在不言中。

午餐時,慕老太太不停地給葉簡汐夾菜,生怕她吃的太少了。

葉簡汐的飯量一向不大,看著碗里堆著的滿滿的一碗菜,胃隱隱的作痛,可老太太一片好心,她也不好不吃。

最後吃完,她肚子倒像是有了三四個月的身孕。

葉簡汐扶著自己微微凸起的小腹,艱難的坐在沙發上。

老太太拉著她聊天,葉簡汐靜靜的聽老太太說話,聽了一會兒,覺得慕老太太也不像她之前的印象那麼糟糕,最起碼老太太的學識和談吐,超過了她認識的很多人。

葉簡汐有了興趣,不時的也問慕老太太兩句。

慕老太太越說越興起,大有相見恨晚的意思,以往家裡的那些子孫,沒幾個肯聽她說話的,要麼是敷衍聽兩句,要麼是找借口躲得遠遠的。

好不容易碰到了一個肯認真聽她說話的,老太太都不肯放人了。

江山爲聘:冷王的天價王妃 「奶奶,時間不早了,我該送簡汐回去了。」慕洛琛等了一段時間,提醒老太太。

老太太看了眼時間,已經下午三點多了,說了兩個多小時了。

沒想到時間過的這麼快。

慕洛琛起身去拿衣服,這是準備要走了。

「急什麼?不是過兩天就要祭祖了嗎?你這兩天就住在老宅里,簡汐一個人回去住,我也不放心,乾脆一起留下來吧。」慕老太太強勢的拉著了葉簡汐,不肯放人。

慕洛琛手上的動作一頓,扭頭看向老太太,「奶奶……」

「什麼都別說了,就這麼定了,王管家,把阿琛的房間收拾一下,今晚他們就住在家裡了。」慕老太太打斷他的話,直接吩咐道。

葉簡汐瞪了眼睛,她怎麼覺得,老太太的意思是,讓她跟慕洛琛住在一起?

葉簡汐抬眸看向慕洛琛,而對方也是一臉的無奈。

「簡汐,你不是嫌棄我這個老婆子,不肯留下吧?」慕老太太忽然委屈的問道。

想到剛才老太太雷厲風行的手段,葉簡汐咽了口唾液,她怎麼敢?

「……沒,沒,我想留下陪著您的。」

「我就知道,你這孩子孝順。」慕老太太笑眯眯。

葉簡汐嘴角微不可查的抽了一下,她哪裡敢不孝順?不孝順的下場,只怕逼剛才抽慕溫婉的一巴掌還響亮吧。

最終還是留在了慕家,老太太聊了一下午,累了,回房間去休息。

慕洛琛帶著葉簡汐熟悉一下卧室,他從成年以後,不怎麼住在家裡,但家裡的那間房間依舊給他留著,所以只簡單的收拾了一下,便可以入住了。

葉簡汐推開房門,看著房間的擺設,臉上出現微愕的表情,「這是你從小到大住的房間?」

偌大的房間里,擺滿了屬於慕洛琛的東西,有他小時候的照片,有他上學時讀過的書……每一件都帶著屬於他的濃濃的氣息。 「嗯。」慕洛琛淡淡地應了一聲,抬步走入房間里,脫下西裝外套。

「我去洗一下澡,你在這裡隨意看看。」

他說著,往浴室里走。

靈台仙緣 見他走了,葉簡汐更加放鬆的瀏覽房間里的東西,房間布置的很簡單,西面整整的壁櫥上貼滿了相片和獎狀,南側是書架和書桌,其他地方則放著一些零散的東西。

葉簡汐看了一圈,最後從書桌上抽了一冊相冊出來看,相冊里的相片很齊全,幾乎記錄了從慕洛琛小到大的全過程。

葉簡汐看到小時候的慕洛琛忍不住笑出聲,小時候的他還可愛一些,長得粉粉嫩嫩的,眉清目秀的像個小女孩,讓人忍不住想要摸摸,看著他小時候的模樣,誰能想到他長大後會變成那麼一個嚴肅的人。

葉簡汐興趣十足的翻看,不知不覺忘記了時間的流逝。

約摸過了十分鐘,浴室里的流水聲戛然而止,然後傳來悉悉索索的穿衣服的聲音。

咔嗒一聲,慕洛琛從浴室里緩步走了出來。

葉簡汐聽到開門聲,這才將思緒扯回來,忙合上相冊的,準備把相冊放回去,可沒想到手一滑,相冊咚的一聲掉在了地上,一張照片從相冊里滑了出來。

葉簡汐面色一紅,彎腰去撿那張相片。

手剛碰到相冊,兩條結實而修長的腿恰好出現在她的視野里,「我來吧。」

指尖碰在一起,葉簡汐像觸電一般,快速的縮回了手。

慕洛琛從地上撿起了那張相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