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簡汐扭頭,抬腳就要踹他。

凌南晟靈活的躲開,葉簡汐又要再打他,門咔嗒一聲從裡面打開,僵硬的扭過頭看向門口,眼睛卻恰好對上一雙濕漉漉、紅通通的的眸子,那雙眸子的主人,此刻衣衫凌亂,脖頸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吻痕。

葉簡汐愣住了……

蘇念念?

為什麼蘇念念會在這間房間里?

葉簡汐張了張嘴,想要問蘇念念,可蘇念念看到她,眼睛一眨,淚水刷的落了下來,抬手撥開她,往外面跑。

而凌南晟探著腦袋往房間里看了一眼,忽然吹了一聲口哨:「兩男一女,可真是夠激烈的啊……」

葉簡汐聽到他的話,也往房間里望了過去。

寬大的雙人床上,慕洛琛和慕知寒兩個人都躺在床上,慕知寒的上半身裸露在外面,乾乾淨淨的,而慕洛琛得到脖子上,卻有幾個吻痕。

想到剛才蘇念念哭著跑出去,葉簡汐只覺得腦子裡轟得一聲平底炸了一朵蘑菇雲。 凌南晟回眸,看著她蒼白的臉色,輕佻的說:「看來,你能證明自己的清白,這位慕少也不能證明自己的清白了……」

「凌南晟,你說夠了沒有!」

葉簡汐厲聲說。

凌南晟看著她瞪得通紅的雙眼,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你不是真的要哭吧?其實……要我說,昨天大家都喝醉了,走錯房間什麼的也正常,你就當他……」

餘下的話還沒說話,葉簡汐抬手,一巴掌打在他臉上。

凌南晟捂住自己的臉,緩了好幾秒鐘,斂起嘴角的笑容。

葉簡汐走到房間里,到床邊,輕推了慕洛琛兩下,慕洛琛動了下身體,轉過身,握住她的手,蹭了兩下,低聲說了聲,「老婆。」

葉簡汐聽到這兩個字,眼淚差點落下來。

忍住到眼前的淚水,把慕洛琛叫醒,「洛琛,洛琛……」

連著叫了他幾聲,慕洛琛抬手摸了摸頭痛的太陽穴,緩緩地睜開了眼睛,看到她穿著睡衣站在自己跟前,嘴角微微的勾起來,說:「早。」

「還早呢?慕少,你還不趕緊看看,自己這是在哪裡?發生了什麼事情?你老婆都快想殺了你了。」凌南晟邊笑著便走進了房間里。

慕洛琛聽到他的聲音,扭過頭看向了門口,見到凌南晟的剎那,昨晚的記憶涌了上來,瞬間黑了臉,薄唇微動,想要讓凌南晟滾出去,可話還沒說出來,忽然注意到身邊躺著的慕知寒。

慕洛琛擰了眉頭,忽然有些不清楚現在的狀況。

這不是他和簡汐的房間嗎?

為什麼慕知寒會在這裡?

似是看出了他心底的疑惑,凌南晟『好心』的解釋:「慕少,你昨天走錯了房間,跑到我這裡了,剛才……蘇念念從這裡跑出去了,看你這滿身痕迹,發生了什麼事情,應該不用我說了吧?」

慕洛琛的目光利刃一樣,往凌南晟的身上戳。

凌南晟笑眯眯的,像是注意到不到他殺人的目光,走到床跟前,拉起了慕知寒:「知寒,醒醒。」

慕知寒睜開眼睛,看到凌南晟站在自己跟前,抬手遮擋了下陽光,而後看到凌南晟、慕洛琛和葉簡汐都在,下意識的看了下自己的衣服,確定完好的,掀開被子問:「怎麼了?」

凌南晟抬了抬下巴,說:「這句話,應該問問你哥。」

慕洛琛面若冰霜,冷冷的吐出一個字:「滾!」

凌南晟摸了摸鼻子,像是聽不到他說的話似的。

慕知寒看著慕洛琛的臉色,再注意到這的確是凌南晟的房間,再怎麼摸不著頭腦,也覺察出事情有些不對了,拉著還想火上澆油的凌南晟往外走,凌南晟不想出去,「你拉我幹什麼?我還要看好戲呢……」

話還沒說完,被慕知寒強行帶了出去。

房間關上,葉簡汐看著慕洛琛,說:「你先把衣服穿上,我們回去說。」

葉簡汐說完,把他的衣服撿起來,遞給了他。

慕洛琛沒有去拿衣服,而是抓住了她的手:「我沒和她發生關係。」

葉簡汐心口堵的厲害,但還是點了點頭,「我相信你,趕緊穿衣服吧。」

慕洛琛接過衣服,一件件的穿上。

葉簡汐看著他身上的痕迹,扭頭看向窗外,過了一會兒,身後的動靜停下來,一隻修長的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簡汐,我們回去。」

葉簡汐垂下眸子轉過身,看到他已經穿戴整齊,轉身向外走。

到了門口,凌南晟和慕知寒不知道去哪裡了,而裴娜和溫如意站在門口,裴娜看到她出來,忙上前說,想說安慰的話,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剛才凌南晟那個混蛋都已經跟她們說了,昨晚大家睡亂了套,而慕洛琛和那個蘇念念睡在了一起。

看樣子還發生了關係……

明明是過來散心的,自己的老公卻莫名其妙的跟別人發生了關係,這事情發生在誰的身上都會覺得鬱悶。

更何況簡汐和洛琛的感情那麼好……

裴娜說不出話來,緊緊地握住了葉簡汐的手。

「裴娜,昨天你去哪裡了?我剛才去找,都沒見到你。」葉簡汐見她這幅模樣,就知道她在替自己擔心,語氣平靜的開口問。

「我昨天喝醉了酒,有些難受就去泡了下溫泉,結果在溫泉池那邊睡著了。」裴娜小聲的說。

葉簡汐點了點頭,說:「那就好,我剛才還替你擔心呢。」

「簡汐……」裴娜眼圈紅紅的叫了她一聲。

葉簡汐暗暗地呼了口氣,笑著說:「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先回去了,我這邊還有些事情要處理。」

裴娜張了張嘴,什麼也沒說出來。

葉簡汐跟慕洛琛進了房間,一道門隔絕了兩個世界。

門外,溫如意和裴娜對視了一眼,滿是擔憂。

門內,慕洛琛回到房間,走到窗口站著,想拿出一隻煙抽,可拿出來又放了回去,抬眸看著簡汐說:「昨天我醉了,不知道怎麼跑到那間房間里的,但我絕對沒做對不起你的事情。」

他再怎麼醉,對這種事情不可能沒感覺。

葉簡汐抬眸看著他,說:「今天早上,我醒過來,凌南晟在這間房間里,你們對掉了房間。」

慕洛琛聞言,眼底一閃而逝的殺意。

葉簡汐看著他繼續說道,「不過,我沒和他發生關係,我已經檢查過了。」

她身上沒有任何發生關係的痕迹,葉簡汐這一點可以確定,可慕洛琛身上的痕迹呢?是蘇念念故意製造出來的嗎?

葉簡汐相信慕洛琛的話,可腦海里止不住的想起蘇念念紅著眼睛,帶著滿身曖昧痕迹的走出房間時候的樣子素……

一個女孩子,願意堵上自己的清白,能圖什麼?

葉簡汐越想越亂,腦子裡像是有一隻手在攪合著自己的腦袋,讓她想不清楚任何事情。

慕洛琛伸手,將她摟到自己的懷裡,說:「我相信你,簡汐,如果你不信我的話,我們可以去醫院裡做檢查,看看我有沒有做對不起你的事情。」

他不想讓她在心裡留下疑惑的種子。 昨天晚上,到底是怎麼發生的,他也會調查清楚,如果是有人故意設計的,他絕對會殺了那個人。

想到剛才凌南晟說的話和做的事情,慕洛琛的手緊緊地攥在一起,渾身散發著冷意。

「我相信你,不過蘇念念可能誤會了什麼,我們最好還是跟她說清楚。」葉簡汐話說完,鼻子里忽然湧入一股莫名的淡淡的香味,讓她下意識的推開了慕洛琛。

慕洛琛的臉色一沉,漆黑的眸子一瞬不瞬的望著她。

氣氛頓時降到了冰點。

葉簡汐措辭了好幾次,都沒辦法解釋,自己剛才只是下意識的反應,沉默了好幾秒鐘才開口說道,「你先去洗澡吧,我們等下繼續說。」轉身幫他拿洗澡的衣服,她不想他身上留下別的女人的味道。

慕洛琛面色緩和了一些,起身往浴室里走。

看著她進了浴室,葉簡汐打電話,讓酒店的人把房間里的床上用具全換了。

酒店的人員很快就到,帶來了新的床上用具。

待換好了,服務員退了下去,葉簡汐坐在床的一角,眼神怔怔的望著空氣中虛無的一點,冷靜的想了想昨天晚上的事情,理清了頭緒,覺得應該是她洗澡的那會兒,兩個人走錯了房間,可怎麼會那麼巧呢? 越界招惹 剛好慕洛琛和凌南晟調換。

兩間酒店的房間是對門,走錯了還可以說的過去,可蘇念念,怎麼會跑到凌南晟的房間里?

她跟凌南晟是朋友關係,又是後面去的,她按道理說,不應該走錯房間的。

難道是兩個人在搞鬼?

葉簡汐想到這個可能,搖了搖頭,把這個想法丟掉。

雖然每個人都有嫌疑,但同時又有不成立的條件,凌南晟昨天提議玩的遊戲,也是他一直在灌酒,可他這麼做,圖謀的是什麼?

圖她嗎?

凌南晟真想要她,昨天晚上完全可以趁著她醉的人事不醒的時候要了她。

可他沒有……

說明他真的只是走錯了房間。

而不是凌南晟,難道是蘇念念?但蘇念念的動機是什麼?蘇念念只不過跟洛琛見過兩面,就算有好感,想設計他,她也不知道,洛琛喝醉了,會跑到隔壁的房間。

每個人都看似是兇手,但又有不是兇手的依據。

葉簡汐越想,越覺得頭痛。

最後乾脆不去想了,無論是誰搞的鬼,現在事情成了這樣,首先要做的是,想想怎麼解決眼下亂成一團的狀況。

半個小時后,慕洛琛從浴室里走了出來,然後將衣服扔進了垃圾桶里。

這身衣服,他不想再要。

葉簡汐抬眸看著他,看到他已經乾乾淨淨的,心頭堵著的那團鬱氣消散了一些。

慕洛琛上前,坐在他身邊說:「我們說說昨天晚上的事情吧,昨天我不是跟你回來了嗎?後來發生了什麼事?」

昨天直到回到酒店的客房,他還有印象,但那之後,記憶里一片模糊。

「我昨天跟你回來之後,叫服務員送醒酒湯過來之後,就去洗澡了,聽到外面有動靜,以為是服務員過來,所以就沒理會……我想,應該是那個時候,出了問題。」

「酒店的服務員?我打電話問一下。」

慕洛琛撥通了酒店的前台,酒店很快聯繫了昨天給他送醒酒湯的服務員。

沒多會兒,服務員就走了進來。

見到兩人,服務員三十度鞠躬。

「昨天你送醒酒湯過來,有發生什麼事情嗎?」慕洛琛面色冷冷的看著服務員。

冷酷總裁霸愛小乖妻 服務員回想了下說,「沒有,昨天我把醒酒湯送過來后,見慕先生在睡覺,就退了出去。」

看他的樣子不像是在說謊,慕洛琛和葉簡汐的神色更冷。

從未見過你真心 服務員沒看到的話,監控更不可能拍攝到,因為這裡是VIP包廂,這家酒店只在電梯的入口處安裝了監控,每個人員進出電梯,都要憑藉房卡,為的是保障客戶的隱私。

可眼下,酒店的這個措施,卻讓他們沒辦法知道昨晚真相。

酒店服務員退下去后,葉簡汐沉默了片刻,站起來說:「我們去找下蘇小姐吧。」

慕洛琛站起來,沉聲說:「簡汐,你要相信我。」

他向來不喜歡解釋,可對她,他不得一次一次的解釋,因為他在乎她的感受,不想讓她對自己產生質疑。

「我信。」葉簡汐堅定的給了他兩個字。

出了包廂的門,兩人往蘇念念的房間走,走到一半,容子澈迎面走了過來,他現在的狀態比剛才被踹下床好多了。

「哥,嫂子。」容子澈謹慎的叫了一聲。

葉簡汐微微的點了點頭。

慕洛琛說:「我們還有些事情,有什麼事情,等下再說。」

容子澈到嘴邊的話,便被他堵了回去。

慕洛琛跟葉簡汐繼續走,走到蘇念念的房間前,敲了半晌的門,才被旁邊的人告知,蘇念念剛才收拾自己的行李,回了A市。

葉簡汐和慕洛琛對視了一眼,兩人都不知道說什麼才好,現在蘇念念走了,更沒辦法說明昨天晚上的情況了。

當然他們可以問凌南晟,可想到凌南晟那張不靠譜的嘴,兩人還是決定,不問凌南晟。

回到自己的住房區,兩個人越發的沉默。

舊愛心歡,心有千千劫 發生了這種事,誰也沒什麼話可說的,說出來只會覺得尷尬,乾脆不說了。

而回到樓上,容子澈站在門口,在等著兩人。

「阿琛,嫂子,我想跟你談談。」

葉簡汐抬眸看了他一眼,說:「進來說。」

請容子澈進了房間,葉簡汐走到窗戶口把窗戶打開,通通房間里的空氣,轉過身,卻見容子澈臉色漲紅,雙手緊緊地握在一起,跟她說:「嫂子,我想對如意負責,我們兩個昨天發生了關係,我想對她負責。」

簡單的兩句話,他卻說的視死如歸。

葉簡汐當真沒見過這樣的容子澈,被他嚇到了,愣了幾秒鐘,才緩過神來,溫聲說:「這話,你應該跟如意說,而不是我。」

容子澈聞言,眼睛也紅了,「我跟她說,她肯定就跑了,嫂子,你跟如意關係最好,你幫我說說話。」 「我是真心對她,想跟她在一起的。」容子澈一字一句清晰的說。

葉簡汐看著他,唇瓣動了動,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其實她看的出來,容子澈對如意是真心的,他喜歡她,喜歡的像個毛頭小子一樣,憑著一腔熱血,想要和如意在一起。

葉簡汐覺得自己有些矛盾,一方面想要幫助容子澈,可另一方面,她又不想讓如意受到傷害。

現在如意沒有喜歡上容子澈,對如意來說,一切都還來得及。

可對容子澈來說,若是如意一再的拒絕他,只會讓他更傷心……

葉簡汐呼吸有些輕,沉默良久都不說話。

容子澈的眼睛越來越紅,最後上前一步,緊緊地抓住葉簡汐的一隻胳膊說:「嫂子,你讓我怎麼做,才肯幫我說服如意?無論什麼事,只要你說的出來,我就能證明我的心意。」

只要她肯幫他……

他不敢去找溫如意,害怕自己一開口,她就真的躲到了其他城市,從此無影無蹤。

葉簡汐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往後退了兩步。

慕洛琛走到兩人跟前,將容子澈的手拿開,「子澈,別為難簡汐,這事情不是她能做決定的。」

哪怕簡汐不同意子澈跟如意的事情,跟如意說了一些話,但那些都是次要的,最主要還是看溫如意的意思。

溫如意若是喜歡他,無論簡汐說什麼,她都會跟他在一起。

溫如意若是不喜歡他,簡汐說的話,她也不會聽……

現在溫如意態度堅決,那隻能說明,她本人打心底里是不願意接受子澈的。

「哥……」

容子澈眼裡酸脹的差點落下淚來,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可他自從碰到溫如意以後,每天都他媽想哭。

「子澈,這是你的事情,別為難簡汐。」慕洛琛沉聲說,「精誠所至,金石為開。」

容子澈攥緊了拳頭,渾身緊繃到了極點,過了會又放鬆了下來,「……我知道了。」

他轉身抬步要走,身後驀地響起葉簡汐的聲音。

「子澈,不是我不幫你,是我無能為力,如意現在有心病,你真的想讓她對你放心的話,就先治好她的心病,如果她真的喜歡你,我不會阻攔的。」

從一開始,她的態度便是……能避免則避免,不能避免,她會盡量幫助如意克服在容家的種種困難。

若是容子澈真的喜歡如意喜歡到骨子裡,那麼或許可以試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