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清夢嘆了口氣。

葬禮到這個時候已經進行了一半了。

在這個國家中,同樣有著「入土為安「的觀念,瑞琪兒的屍身並不會就這麼存於這個偏廳之中,而是會被運到家族的墓地中去,落葉歸根。

不過在這個時候卻發生了一個小插曲。

年幼的陛下瞪著他通紅的眼睛,想要把這個堂姐葬入皇室的陵墓中去。 隨著送葬隊伍緩緩前行的葉清夢表情冷淡,但是心裏面卻異常精彩。

還有這種操作?

在隊伍前方,加里奧與艾薩克這兩個瑞琪兒最為親近的親人正抬著她的冰棺,送她最後一程。在他們身後,小陛下板著臉,努力擺出一副堅強的樣子,堅定的跟著。旁邊一個身材魁梧的壯漢護衛著他的安全,在他的影響下,還沒停下來的細雨始終跟小陛下保持著距離。

再往後,則是前來參加葬禮的各路賓客,默契地按著各自身份高低的順序排列。

看上去一切正常,除了……

隊伍的前進方向以外。

從偏廳出來之後,整個隊伍朝著西北的方向,緩慢而堅定地前行著。

那邊是皇室墓群的方向。

葉清夢有些沒想到這個在她看來完全是小孩子胡鬧一樣的命令竟然出人意料地執行了下來……

在場的賓客之中,能對這個決定提出質疑甚至是反對意見的人不少。

畢竟從禮儀的角度上來說,雖然瑞琪兒身上有著四分之一的皇室血脈,但是這並不足以讓她能夠葬入皇家的墓地之中,她更重要的一個身份,是鬱金香伯爵,是加里奧?艾倫的女兒,是艾倫家族的繼承人,而非是格尼薇爾?梵迪馬的女兒,皇室的後裔。

她所應該被葬入的地方,是艾倫家族的家墓,非是皇家的墓群。

不過,出來反對這個明顯不符合規矩的命令的人卻一個沒有……

埃茲拉議長眼觀鼻鼻觀心,一副沒有聽到的樣子。

財政大臣跟他的幾個同僚低聲討論著政令。

蘭開斯特跟李斯特兩個家族的侯爵一言不發。

艾薩克臉上掛著微笑地看著加里奧。

葉清夢瞭然。

艾薩克這傢伙一定跟這些人發生了某些PY交易。

她跟賈維斯吐槽著。

然而最讓葉清夢奇怪的是……

加里奧,在那個明顯是被艾薩克擺了一道的時候,沒有絲毫的不滿跟憤怒,而是輕聲地對著小陛下道謝,將這個事情應了下來。

這種表現讓葉清夢直到現在都嘖嘖稱奇。

要知道,加里奧跟艾薩克這倆人,當時在呂岳還沒死的時候,就為了瑞琪兒應該葬在哪裡這個問題爭了個面紅耳赤。

加里奧希望自己的女兒葬在家族的墓地里,陪她祖宗一起。

艾薩克想要他的外甥女葬在皇室的墓群中,跟她母親作伴。

加里奧嘲笑皇室墓群山寒水冷。

艾薩克譏諷艾倫家族底蘊淺薄。

兩人唇槍舌戰,好懸沒有直接打起來。

而現在……

葉清夢在心裏面狂翻白眼。

兩人的這波操作讓她吐槽吐得根本停不下來。

從偏廳到皇家墓群的距離並不是太遠,緩慢前行的送葬隊伍並沒有花太長的時間就到達了目的地。

這塊稍微有些偏僻的地方早已被挖出了一個新坑,等候著瑞琪兒棺槨的入土。

葉清夢下意識的往旁邊的墓碑上看了一眼。

格尼薇爾?梵迪馬。

這是上面刻著的名字。

到了目的地之後,裝著瑞琪兒屍體的冰棺自然不會被扶靈的兩人直接扔下去。

在這裡等候多時的宮廷魔法師們站了出來,他們整齊地吟誦著咒語,揮動著法杖,在魔法的影響下,棺槨漂浮而起,緩慢而平穩地地落入坑中。

瑞琪兒入土之後,宮廷魔法師的施法依然沒停。

通過丹妮莉絲的解釋葉清夢這才知道,他們此時施展的是一些防止蟲豸、加固棺槨的法術,同時將其接入到皇室墓地的魔法網路之中,這樣在守護著整個墓群的魔法陣之下能夠更為妥善地保存著瑞琪兒的遺體。

葉清夢眼前一亮。

在這之前她一直都以為著這個世界的魔法都是為了戰鬥所服務的,她所見過,所接觸過的都是如此。無論是傳送門這種戰略性質的魔法,還是在之前追捕呂岳那一戰之中艾薩克跟道格拉斯兩人的各種法術,都不例外。

然而現在……

出現的這種魔法在生活方面的運用……

讓她對魔法更感興趣了。

宮廷法師的動作很快,短短一小會的時間他們就完成了施法,同時在他們的操縱下,原本被挖出來堆積到一邊的土堆覆了上來,眨眼間這塊土地就恢復如初,看不出有絲毫被挖動過的痕迹。

只有微微隆起的一小塊土地昭示著這是某人安眠之所。

這個時候,宮廷魔法師們停下了他們的吟唱,一旁的艾薩克接替了他們的工作。

他要親手完成最後一步。

在他的控制下,一塊精美的方石從土地里長了出來,與周邊的墓碑保持著一樣的高度。

接下來……

只要用風刃在上面刻好字就行。

不過……

一片璀璨的劍光閃過,加里奧收劍而立。

艾薩克的眼睛眯了起來,他看著上面出現的字跡。

「瑞琪兒?艾倫」

鋪面而來的鋒銳氣息與旁邊墓碑上面的字跡如出一轍。

艾薩克輕聲哼了一句,在瑞琪兒的墓前,終究是沒有做出什麼出格的行為。

到了這個時候,瑞琪兒的葬禮也已經步入了尾聲。

在埃茲拉的主持之下,在場的諸人排著隊,一個一個地上前獻花。

葉清夢他們選擇的是白色鬱金香。

據丹妮莉絲所說,鬱金香是瑞琪兒她母親最喜歡的一種花,在母親的影響下,這種花也成為了瑞琪兒的最愛,以致於在受封爵位的時候,這個女孩選擇了鬱金香這樣一種稱謂。

將手中的鬱金香輕輕地放在瑞琪兒的墓碑前。

葉清夢嘆了口氣,雙手合十,深深一鞠躬。

她是真的對不起這個妹子。

所以當輪到她獻花的時候,她還是有些忍不住地用自己的方式表達了她的歉意。

儘管她知道這樣毫無卵用。

做完這一切之後,她長舒一口氣,回到了丹妮莉絲她們之中。

女孩們有些好奇地問她剛剛的雙手合十是什麼含義。

葉清夢很罕見地笑著解釋說那是代表著祝福跟祈禱的意義,思緒卻已經飄了出去。

她開始想象著明天的場景。

「飛仙」嗎?

我很喜歡。25. 隨著送葬隊伍緩緩前行的葉清夢表情冷淡,但是心裏面卻異常精彩。

還有這種操作?

在隊伍前方,加里奧與艾薩克這兩個瑞琪兒最為親近的親人正抬著她的冰棺,送她最後一程。在他們身後,小陛下板著臉,努力擺出一副堅強的樣子,堅定的跟著。旁邊一個身材魁梧的壯漢護衛著他的安全,在他的影響下,還沒停下來的細雨始終跟小陛下保持著距離。

再往後,則是前來參加葬禮的各路賓客,默契地按著各自身份高低的順序排列。

看上去一切正常,除了……

隊伍的前進方向以外。

從偏廳出來之後,整個隊伍朝著西北的方向,緩慢而堅定地前行著。

那邊是皇室墓群的方向。

葉清夢有些沒想到這個在她看來完全是小孩子胡鬧一樣的命令竟然出人意料地執行了下來……

在場的賓客之中,能對這個決定提出質疑甚至是反對意見的人不少。

畢竟從禮儀的角度上來說,雖然瑞琪兒身上有著四分之一的皇室血脈,但是這並不足以讓她能夠葬入皇家的墓地之中,她更重要的一個身份,是鬱金香伯爵,是加里奧?艾倫的女兒,是艾倫家族的繼承人,而非是格尼薇爾?梵迪馬的女兒,皇室的後裔。

她所應該被葬入的地方,是艾倫家族的家墓,非是皇家的墓群。

不過,出來反對這個明顯不符合規矩的命令的人卻一個沒有……

埃茲拉議長眼觀鼻鼻觀心,一副沒有聽到的樣子。

財政大臣跟他的幾個同僚低聲討論著政令。

蘭開斯特跟李斯特兩個家族的侯爵一言不發。

艾薩克臉上掛著微笑地看著加里奧。

葉清夢瞭然。

艾薩克這傢伙一定跟這些人發生了某些PY交易。

她跟賈維斯吐槽著。

然而最讓葉清夢奇怪的是……

加里奧,在那個明顯是被艾薩克擺了一道的時候,沒有絲毫的不滿跟憤怒,而是輕聲地對著小陛下道謝,將這個事情應了下來。

這種表現讓葉清夢直到現在都嘖嘖稱奇。

要知道,加里奧跟艾薩克這倆人,當時在呂岳還沒死的時候,就為了瑞琪兒應該葬在哪裡這個問題爭了個面紅耳赤。

加里奧希望自己的女兒葬在家族的墓地里,陪她祖宗一起。

艾薩克想要他的外甥女葬在皇室的墓群中,跟她母親作伴。

加里奧嘲笑皇室墓群山寒水冷。

艾薩克譏諷艾倫家族底蘊淺薄。

兩人唇槍舌戰,好懸沒有直接打起來。

而現在……

葉清夢在心裏面狂翻白眼。

兩人的這波操作讓她吐槽吐得根本停不下來。

從偏廳到皇家墓群的距離並不是太遠,緩慢前行的送葬隊伍並沒有花太長的時間就到達了目的地。

這塊稍微有些偏僻的地方早已被挖出了一個新坑,等候著瑞琪兒棺槨的入土。

葉清夢下意識的往旁邊的墓碑上看了一眼。

格尼薇爾?梵迪馬。

這是上面刻著的名字。

到了目的地之後,裝著瑞琪兒屍體的冰棺自然不會被扶靈的兩人直接扔下去。

在這裡等候多時的宮廷魔法師們站了出來,他們整齊地吟誦著咒語,揮動著法杖,在魔法的影響下,棺槨漂浮而起,緩慢而平穩地地落入坑中。

瑞琪兒入土之後,宮廷魔法師的施法依然沒停。

通過丹妮莉絲的解釋葉清夢這才知道,他們此時施展的是一些防止蟲豸、加固棺槨的法術,同時將其接入到皇室墓地的魔法網路之中,這樣在守護著整個墓群的魔法陣之下能夠更為妥善地保存著瑞琪兒的遺體。

葉清夢眼前一亮。

在這之前她一直都以為著這個世界的魔法都是為了戰鬥所服務的,她所見過,所接觸過的都是如此。無論是傳送門這種戰略性質的魔法,還是在之前追捕呂岳那一戰之中艾薩克跟道格拉斯兩人的各種法術,都不例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