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洛辰見到蘇清明點頭同意后,高冷的瞥了蕭楠一眼,冷哼一聲,就不再言語。

蕭楠不解的看著蘇清言,之前來的路上也開過玩笑,不是沒事嗎?現在這是怎麽了?咱們不是同一國的嗎?師傅?

蘇清言看著徒弟望過來的幽怨小眼神,直接給無視了,總不能解釋,說是為了聽從大哥的吩咐,儘力的撮合你們兩個,給蘇家找個大的靠山,想到出為了給兩人提供機會,那可是煞費苦心,現在葉洛辰自己提出來,那真是太好不過了,拍拍蕭楠的肩膀,滿含深意得道:「好好跟師叔多學學,不可憊懶。」

葉洛辰看著蕭楠不可置信的樣子,最後躬身告退,眼睛眯了眯,顯示著主人的好心情。

雖然蘇清言給人的感覺很冷,其實蘇清言只是因為少年時期經歷了母親被殺的事情,對不熟悉的人不上心,才給人這樣的印象,心卻是熱的,只是不善表達而已。

葉洛辰看似和蘇清言是一樣的冷清,但是因為少時的遭遇,記憶幾乎被黑色佔全,沒有一點光亮,即使現在擁有的被別人多,但是也彌補不了少時那灰暗的人生,他的冷漠是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也只有在面對認同的人時,才會無條件的包容。

雲尚陽作為二人的好友,自然清楚二人之間的不同,看著和蕭楠鬥嘴的葉洛辰,簡直不敢相信,這真的不是被奪舍了嗎?幾年不見,變成這樣真的好嗎?再看時就有種審視的意味,目光在蕭楠和葉洛辰之間不停的交換。

「想老牛吃嫩草?」雲尚陽試探著在葉洛辰耳邊小聲問出。

「胡鬧。」葉洛辰憤然出聲,說完也沒有打聲招呼,徑直的走入人群,一會淹沒在人群之中。

雲尚陽和蘇清言對視一眼,看著葉洛辰離去的背影,怎麽看都有點落荒而逃的感覺,臉上神情各不相同。

雲尚陽在葉洛辰耳邊的話音雖然不大,但是修仙者耳聰目明,蘇清言還是聽到了耳中,再加上這一路上,葉洛辰和蕭楠兩個人之間的相處模式,看來大哥還真是有先見之明。

葉洛辰的改變,自然離不開身邊之人的引導,這算下來,也只有蕭楠最有可能,雲尚陽看著葉洛辰對蕭楠包容的態度,不禁替好友憂慮,也不知道這樣的改變到底是好是壞。

身為世家弟子,尤其是未來執掌家族的少主,既然享受了家族帶來的修鍊資源,就要承擔家族義務,未來的雙修伴侶,根本就不能自己做主,是要眾位長老們商定,從差不多的世家中挑選,為了家族的長盛不衰聯姻。

看著葉洛辰現在還看不明白,作為他從小一快長大的好友,有必要在好友將要陷進去的時候拉一把,從根源上杜絕發生這種事情的可能。 ?第一百一十九章:

華仙鎮上的拍賣會,是有散修聯盟主辦的,每十年一次的煉丹大會都會舉辦一次,作為御劍宗新晉的元嬰真人,蘇清言也收到了邀請的請柬。

愛他憂傷年華 蕭楠拿著剛收到的請柬,請柬是有獸皮製作而成的,上面刻著簡單的陣法,看著流光溢彩、華麗異常,仔細看了一下請柬上的日期,還有五天才會開始。

蘇清言見蕭楠有興趣,想著自己這個師傅當的有些不稱職,到現在為止也沒有真正的教導過自家徒弟,逐開口道:「楠兒,拍賣會上有不少好東西,到時隨為師去看看。」

「是師傅。」蕭楠歡快的應下,就算是蘇清言不提,蕭楠原本也想著自己去參加的,現在有師傅同行,那就更好不過了。

雖然到現在為止,並沒有人因為流言對自己出手,但是那隱晦的窺視到現在還時不時的發生,整天被人家監視者一舉一動,就算是佛也會發火,更何況蕭楠本身又是個注重*的人,就更加不能忍了,現在有師傅出頭,要是在拍賣會上拍下點東西,也不怕有人惦記。

劍修一生只修一劍,勇往直前,不留後路,劍在人在,劍毀人亡。

蘇清言是個純粹的劍修,到了蘇清言如今這個境界,除了補充靈力和輔助修鍊的丹藥外,已經不需要依靠外物了,再者,這丹藥有宗門統一購買發放,所以拍賣會去不去皆可,並沒有自己用的上的東西。

蕭楠的修為還不錯,但是到現在為止也沒有修鍊出來劍意,又是個煉丹師,算不得純粹的劍修,劍修雖然實力強悍,可以越階挑戰,但是修鍊艱苦,很好有女修士能堅持的下來。再加上蘇清言知道蕭楠的靈根是五行廢靈根,築基以屬於是走了大運。

蘇清言原本收了蕭楠做徒弟,那也是看在大哥的面上,心想著,只要讓她在自己的庇護下,安安穩穩的修鍊到壽元耗盡即可,畢竟修鍊到築基期能活到一百多歲,而現在蘇清言的壽命已經多達千歲,這一百多年實在算不得什麽。

既然現在猜測到蕭楠的不同,自然也會盡心培養,拍賣會上好東西不少,自己用不上,但是也可以買來送給自家徒弟,也算是補償這些年的疏忽吧!反正現在手中除了自己需要服用的丹藥,只剩下靈石了。

蕭楠並不知道蘇清言的心思,知道師傅蘇清言帶著自己一塊去拍賣會後,就趕緊回訪整理物資去了。

蕭楠自從進入與劍宗的駐地后,也曾化裝成男子出去過,在得知這次的拍賣會上有火行靈晶后,一直在打探著這次拍賣會需要用的請柬,但是因為這次來的都是世家,拍賣會又是專門拍賣的珍品這沒有一定身價的人,倒是不好弄到請柬,現在拍賣會的人把請柬送上門來的,蕭楠自然不會放過這次機會,準備多些靈石,一定把那塊火行靈晶拿下。

看著儲物袋裡這些充滿靈力的靈石,誰有能想到,這些極品上品靈石,都是吸取盧家人身體內的靈力製作而成的呢,蕭楠是不準備吸收著靈石裡面的靈力,主要是過不了心理那一關,現在倒是有了用武之地,能用這些靈石購買自己需要的火行靈晶,也算是被盧家間接接濟了一下,想想真是高興了。

五天轉眼即到,蕭楠早早的等在院中,這時自從來到華仙鎮就失蹤的葉洛辰和雲尚陽也來了,原來師傅蘇清言也約了這兩人同去,三人說了一會話,蘇清言也很快從房間出來,四人一快出了御劍宗的駐地。

來到拍賣會的門口,哪裡有許多人正在排隊等候進場,但是因為葉洛辰等人分別代表著葉家、雲家和御劍宗三家大勢力,倒是有專門的通道,在看到蕭楠拿出來的請柬后,負責守護秩序的修士果斷躬身讓路。

四人都是修仙界中的翹楚,現在一起出現,自然引起一陣騷動,尤其是女修,在看到葉洛辰三人時,不知有多少芳心遺落在三人身上,再看跟隨在男神身邊的蕭楠時,忍不住心生嫉妒。

「不知道是哪家的弟子,個個這麽出色。」一名女修在看到葉洛辰等人時,忍不住小鹿亂撞,即使是背影,也讓人痴迷。

通行的男修見女伴當著自己的面對別的男修一臉花痴的樣子,自然折了面子,忍不住反唇相譏的道:「那三名男修我倒是不知道是何方神聖,但是那名女修不就是最近風頭正勝的御劍宗蕭楠嗎?就是那個傳聞在盧家布陣,葉家用太上長老之職招攬之人。」

那男修話音一落,人群之中立馬有人附和,「不錯,那個女孩就是蕭楠。」

「盧家曾經公布過她的畫像,就是她沒錯。」

「那通行的三人豈不就是……」後邊的話雖然沒說出來,但是前些時候,傳言葉家少主和雲家少主在賢城和蕭楠相聚,要是傳言無誤的話,其中的身份不用言語。

那女修果斷的交了進場的費用,催促道:「快點,我們佔個好位置。」即使明知道見不到,但是要是能離近一點也是好的。

這段時間關於蕭楠的傳聞很多,大家都沒少聽說,但是由於身邊隨行的三人,葉洛辰代表著頂級世家葉家,雲尚陽代表著頂級世家雲家,而蘇清言本身就是元嬰修士,雖然家世一般,但是別忘了他可是出自御劍宗的千劍鋒,光是華雲尊者這個華冥界第一高手的徒弟,這一個身份,就不是一般的人能招惹的,現在三個人聚在一起,明顯和蕭楠關係匪淺,要是不能一擊必殺,不留後患,那就等於是在公然挑釁三家,那後果還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這傳聞中的女豬腳現在現身在華仙鎮,那些還在排隊的人爽利的趕緊掏腰包,雖然自己沒那個本事插手,但是不妨礙這些人看熱鬧的心理,再者,原本就是參加拍賣會的,現在不過是想快點佔個好位置,排隊的人自覺配合,到是讓拍賣會收取入門費的弟子高興壞了,這效率剛剛的。

因為前段時間盧家的事情,身為陣法大家的葉家,居然看不出來那是何陣法,無疑是在打臉啊!現在正忙著鑽研陣法呢簿兔揮腥飼襖床渭印

雲家正在整頓,也沒有家族中人前來參加,四人就要了一個包間,在侍女的帶領下,走進了天字一號房。

房間不是很大,周圍牆壁上刻著陣紋,阻擋外界的神識窺探,但是卻不妨礙房間里的人往外看的視線,桌上還擺著幾盤高級靈果和一壺靈茶供客人使用,而在桌子的中間,則是個顯示器,能直接把外邊拍賣台上的情景收入眼中……

蕭楠是第一次參加拍賣會,在侍女走出房間后,忍不住讚歎道:「不愧是天子一號房,真是奢侈,光是這些高階凝香元果就價值幾塊中品靈石,那可是普通的外門弟子幾年的收入了。」說著拿在手中就吃了起來,這凝香元果可是能提純身體內靈力的一種靈果,而且味道還不錯,很受修士們的喜愛。

雲尚陽一臉看鄉巴佬的眼神看著蕭楠,從儲物袋裡取出了極品塑身靈果遞到蕭楠面前,鄙視的道:「既然喜歡吃,這些都給你吧!可憐見的,這種東西也能入口?」在眼紋掃到葉洛辰臉上的不悅時,果斷的住口,尼瑪,老子容易嗎?明明做的事情是為你好,還的看你的臉色。

蕭楠咀嚼的動作一滯,險些嗆著,果斷的把東西收入儲物袋,看著雲尚陽驚訝的表情,儘管很快就恢復了,還是被一直關注著雲尚陽的蕭楠發現了,不就是想顯擺一下身上的優越感嗎?送上門的便宜不佔才是傻子,蕭楠從不會和靈石過不去,尤其是雲尚陽的,也不知道這傢伙最近怎麽回事,怎麽老是再自己身邊晃悠?蕭楠百思不得其解。

蘇清言和葉洛辰二人則是找地方坐下,一人一個手中拿著桌上的拍賣會名錄,看著家下來拍賣會上將要拍出來的物品,嗯!七品破障丹不錯,雷屬性極品法寶,這還真是個好東西,可惜自己徒弟沒有雷靈根,倒是和師弟的靈根一個屬性,可惜他有了仙器做本命法寶,這樣的東西就看不上了……咦!!竟然是壽元果?這可真是好東西,那些壽元將近的老怪物們可要大出血了……

蕭楠佔了雲尚陽的便宜,見好就收,在蘇清言身邊落座,拿起了明錄仔細看了起來,雖然聽說了有火行靈晶拍賣,現在這裡有清單嗎,正好比對一下,到底有沒有?

蘇清言見蕭楠一目十行,問道:「看重什麽了?師傅買給你?」

蕭楠想著即使自己現在不說,一會拍的時候,還是會知道,鄭重的道:「我想拍下那塊火行靈晶。」不管價格如何,這畢竟是可遇不可求的,要是錯過了這塊,還不知道這修真界還有沒有另一塊,那樣空間何時才能完善?此物必須拍下。

見蕭楠說的鄭重,另外兩個人也望了過來。

火行靈晶可以再戀之火屬性法寶的時候加入一點,讓法寶在使用靈力的時候,威力更大,法寶和主人之間的聯繫更親密,甚至還能提高煉器師的成功率,實在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煉器材料。

雲尚陽不解的問:「你要這火行靈晶作甚麽?」現在不四階煉丹師嗎?買煉器材料做什麼?難不成還是個隱形的煉器師?

蕭楠對於與雲尚陽的問話低頭不語,這算是蕭楠最後的底牌了,蕭楠從來沒想過告訴別人,即使是最親近的人也沒有這個打算。

「好,為師幫你拍下來。」見蕭楠不願意說,蘇清言也沒有再逼問,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秘密,蘇清言並沒有打算挖人*,端起桌上的茶杯飲了一口,就等著拍賣會正式開始。

第一百一十九章:

華仙鎮上的拍賣會,是有散修聯盟主辦的,每十年一次的煉丹大會都會舉辦一次,作為御劍宗新晉的元嬰真人,蘇清言也收到了邀請的請柬。

蕭楠拿著剛收到的請柬,請柬是有獸皮製作而成的,上面刻著簡單的陣法,看著流光溢彩、華麗異常,仔細看了一下請柬上的日期,還有五天才會開始。

我的人生能無限讀檔 蘇清言見蕭楠有興趣,想著自己這個師傅當的有些不稱職,到現在為止也沒有真正的教導過自家徒弟,逐開口道:「楠兒,拍賣會上有不少好東西,到時隨為師去看看。」

「是師傅。」蕭楠歡快的應下,就算是蘇清言不提,蕭楠原本也想著自己去參加的,現在有師傅同行,那就更好不過了。

雖然到現在為止,並沒有人因為流言對自己出手,但是那隱晦的窺視到現在還時不時的發生,整天被人家監視者一舉一動,就算是佛也會發火,更何況蕭楠本身又是個注重*的人,就更加不能忍了,現在有師傅出頭,要是在拍賣會上拍下點東西,也不怕有人惦記。

劍修一生只修一劍,勇往直前,不留後路,劍在人在,劍毀人亡。

蘇清言是個純粹的劍修,到了蘇清言如今這個境界,除了補充靈力和輔助修鍊的丹藥外,已經不需要依靠外物了,再者,這丹藥有宗門統一購買發放,所以拍賣會去不去皆可,並沒有自己用的上的東西。

蕭楠的修為還不錯,但是到現在為止也沒有修鍊出來劍意,又是個煉丹師,算不得純粹的劍修,劍修雖然實力強悍,可以越階挑戰,但是修鍊艱苦,很好有女修士能堅持的下來。再加上蘇清言知道蕭楠的靈根是五行廢靈根,築基以屬於是走了大運。

蘇清言原本收了蕭楠做徒弟,那也是看在大哥的面上,心想著,只要讓她在自己的庇護下,安安穩穩的修鍊到壽元耗盡即可,畢竟修鍊到築基期能活到一百多歲,而現在蘇清言的壽命已經多達千歲,這一百多年實在算不得什麽。

既然現在猜測到蕭楠的不同,自然也會盡心培養,拍賣會上好東西不少,自己用不上,但是也可以買來送給自家徒弟,也算是補償這些年的疏忽吧!反正現在手中除了自己需要服用的丹藥,只剩下靈石了。

蕭楠並不知道蘇清言的心思,知道師傅蘇清言帶著自己一塊去拍賣會後,就趕緊回訪整理物資去了。

蕭楠自從進入與劍宗的駐地后,也曾化裝成男子出去過,在得知這次的拍賣會上有火行靈晶后,一直在打探著這次拍賣會需要用的請柬,但是因為這次來的都是世家,拍賣會又是專門拍賣的珍品這沒有一定身價的人,倒是不好弄到請柬,現在拍賣會的人把請柬送上門來的,蕭楠自然不會放過這次機會,準備多些靈石,一定把那塊火行靈晶拿下。

看著儲物袋裡這些充滿靈力的靈石,誰有能想到,這些極品上品靈石,都是吸取盧家人身體內的靈力製作而成的呢,蕭楠是不準備吸收著靈石裡面的靈力,主要是過不了心理那一關,現在倒是有了用武之地,能用這些靈石購買自己需要的火行靈晶,也算是被盧家間接接濟了一下,想想真是高興了。

五天轉眼即到,蕭楠早早的等在院中,這時自從來到華仙鎮就失蹤的葉洛辰和雲尚陽也來了,原來師傅蘇清言也約了這兩人同去,三人說了一會話,蘇清言也很快從房間出來,四人一快出了御劍宗的駐地。

來到拍賣會的門口,哪裡有許多人正在排隊等候進場,但是因為葉洛辰等人分別代表著葉家、雲家和御劍宗三家大勢力,倒是有專門的通道,在看到蕭楠拿出來的請柬后,負責守護秩序的修士果斷躬身讓路。

四人都是修仙界中的翹楚,現在一起出現,自然引起一陣騷動,尤其是女修,在看到葉洛辰三人時,不知有多少芳心遺落在三人身上,再看跟隨在男神身邊的蕭楠時,忍不住心生嫉妒。

「不知道是哪家的弟子,個個這麽出色。」一名女修在看到葉洛辰等人時,忍不住小鹿亂撞,即使是背影,也讓人痴迷。

通行的男修見女伴當著自己的面對別的男修一臉花痴的樣子,自然折了面子,忍不住反唇相譏的道:「那三名男修我倒是不知道是何方神聖,但是那名女修不就是最近風頭正勝的御劍宗蕭楠嗎?就是那個傳聞在盧家布陣,葉家用太上長老之職招攬之人。」

那男修話音一落,人群之中立馬有人附和,「不錯,那個女孩就是蕭楠。」

「盧家曾經公布過她的畫像,就是她沒錯。」

「那通行的三人豈不就是……」後邊的話雖然沒說出來,但是前些時候,傳言葉家少主和雲家少主在賢城和蕭楠相聚,要是傳言無誤的話,其中的身份不用言語。

那女修果斷的交了進場的費用,催促道:「快點,我們佔個好位置。」即使明知道見不到,但是要是能離近一點也是好的。

這段時間關於蕭楠的傳聞很多,大家都沒少聽說,但是由於身邊隨行的三人,葉洛辰代表著頂級世家葉家,雲尚陽代表著頂級世家雲家,而蘇清言本身就是元嬰修士,雖然家世一般,但是別忘了他可是出自御劍宗的千劍鋒,光是華雲尊者這個華冥界第一高手的徒弟,這一個身份,就不是一般的人能招惹的,現在三個人聚在一起,明顯和蕭楠關係匪淺,要是不能一擊必殺,不留後患,那就等於是在公然挑釁三家,那後果還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這傳聞中的女豬腳現在現身在華仙鎮,那些還在排隊的人爽利的趕緊掏腰包,雖然自己沒那個本事插手,但是不妨礙這些人看熱鬧的心理,再者,原本就是參加拍賣會的,現在不過是想快點佔個好位置,排隊的人自覺配合,到是讓拍賣會收取入門費的弟子高興壞了,這效率剛剛的。

因為前段時間盧家的事情,身為陣法大家的葉家,居然看不出來那是何陣法,無疑是在打臉啊!現在正忙著鑽研陣法呢簿兔揮腥飼襖床渭印

雲家正在整頓,也沒有家族中人前來參加,四人就要了一個包間,在侍女的帶領下,走進了天字一號房。

房間不是很大,周圍牆壁上刻著陣紋,阻擋外界的神識窺探,但是卻不妨礙房間里的人往外看的視線,桌上還擺著幾盤高級靈果和一壺靈茶供客人使用,而在桌子的中間,則是個顯示器,能直接把外邊拍賣台上的情景收入眼中……

蕭楠是第一次參加拍賣會,在侍女走出房間后,忍不住讚歎道:「不愧是天子一號房,真是奢侈,光是這些高階凝香元果就價值幾塊中品靈石,那可是普通的外門弟子幾年的收入了。」說著拿在手中就吃了起來,這凝香元果可是能提純身體內靈力的一種靈果,而且味道還不錯,很受修士們的喜愛。

雲尚陽一臉看鄉巴佬的眼神看著蕭楠,從儲物袋裡取出了極品塑身靈果遞到蕭楠面前,鄙視的道:「既然喜歡吃,這些都給你吧!可憐見的,這種東西也能入口?」在眼紋掃到葉洛辰臉上的不悅時,果斷的住口,尼瑪,老子容易嗎?明明做的事情是為你好,還的看你的臉色。

蕭楠咀嚼的動作一滯,險些嗆著,果斷的把東西收入儲物袋,看著雲尚陽驚訝的表情,儘管很快就恢復了,還是被一直關注著雲尚陽的蕭楠發現了,不就是想顯擺一下身上的優越感嗎?送上門的便宜不佔才是傻子,蕭楠從不會和靈石過不去,尤其是雲尚陽的,也不知道這傢伙最近怎麽回事,怎麽老是再自己身邊晃悠?蕭楠百思不得其解。

蘇清言和葉洛辰二人則是找地方坐下,一人一個手中拿著桌上的拍賣會名錄,看著家下來拍賣會上將要拍出來的物品,嗯!七品破障丹不錯,雷屬性極品法寶,這還真是個好東西,可惜自己徒弟沒有雷靈根,倒是和師弟的靈根一個屬性,可惜他有了仙器做本命法寶,這樣的東西就看不上了……咦!!竟然是壽元果?這可真是好東西,那些壽元將近的老怪物們可要大出血了……

蕭楠佔了雲尚陽的便宜,見好就收,在蘇清言身邊落座,拿起了明錄仔細看了起來,雖然聽說了有火行靈晶拍賣,現在這裡有清單嗎,正好比對一下,到底有沒有?

蘇清言見蕭楠一目十行,問道:「看重什麽了?師傅買給你?」

蕭楠想著即使自己現在不說,一會拍的時候,還是會知道,鄭重的道:「我想拍下那塊火行靈晶。」不管價格如何,這畢竟是可遇不可求的,要是錯過了這塊,還不知道這修真界還有沒有另一塊,那樣空間何時才能完善?此物必須拍下。

見蕭楠說的鄭重,另外兩個人也望了過來。

火行靈晶可以再戀之火屬性法寶的時候加入一點,讓法寶在使用靈力的時候,威力更大,法寶和主人之間的聯繫更親密,甚至還能提高煉器師的成功率,實在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煉器材料。

雲尚陽不解的問:「你要這火行靈晶作甚麽?」現在不四階煉丹師嗎?買煉器材料做什麼?難不成還是個隱形的煉器師?

蕭楠對於與雲尚陽的問話低頭不語,這算是蕭楠最後的底牌了,蕭楠從來沒想過告訴別人,即使是最親近的人也沒有這個打算。

「好,為師幫你拍下來。」見蕭楠不願意說,蘇清言也沒有再逼問,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秘密,蘇清言並沒有打算挖人*,端起桌上的茶杯飲了一口,就等著拍賣會正式開始。 趙老師所給的半小時準備可是樂壞了莫如來和潘明越,畢竟在場的所有住戶中,只有他們倆需要解決肚子問題。

其他住戶都坐在操場的空地上聊着天,等待着趙老師的到來。

“今早上你們注意到那盆花了嗎?”金杭忽然說到,“今早上我上廁所的時候,發現它的花苞變得好大,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

“是這樣嗎?我沒大注意,不過恐怖給的東西有多少是不奇怪的,反正按照要求每天給它澆澆水就行了。”陸子健倒是不大在意。

金杭聽完卻是嘆息一句道:“工作雖然簡單,但回報時間長啊!天知道這朵花什麼時候開放,這恐怖也不多給幾株,真的摳門。”

陳亮聽到金杭的抱怨,非但沒有贊同,甚至給了他一個白眼:“整天想的那麼好,人家恐怖都說了,種出一朵花給五十學分,這樣還不夠多嗎?而且看樣子,這花估計稀有得很,把花種死了估計把你賣了都不夠賠呢!”

陳亮的話語讓金杭找不到理由反駁,心中很是鬱悶,只見金杭站起身子像沒人處走去,看來是放鬆去了。

衆人有一句沒一句地聊着,半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莫如來和潘明也是早早地回到了這裏,瘋狂地向許川等人傾述苦水。

“剛剛去食堂,正好碰上了那倆個奸商正在制定飯菜價格,你們絕對想不到有多坑!”潘明越語氣憤懣地說道。

莫如來這個平時很少表露情緒的人居然也冷笑這接上了話題:“雞鴨魚肉這類葷菜居然要20學分一道,其他的素菜和麪食類最便宜也要3學分,哼哼,在現實世界它們敢這樣賣,第二天我就要讓它們捲鋪蓋走人……”

“等會,如果真的賣這麼貴的話,你們臉上不應該是這個表情啊?”程夢欣沒有關注兩人話語裏的信息,她只是覺得兩人臉上賤賤的表情很可疑。

“哦,沒什麼,我們在吃東西的時候說了幾句話而已,然後那兩個奸商居然相信了。”潘明越擺了擺手,似乎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你們說了什麼?”

“雞鴨魚肉只能滿足口腹之慾,一個正常的住戶一定會大量進食麪食來填飽自己的肚子,這裏的麪食便宜得有些過分了,以後我得天天來這裏吃飯。”

……

不過潘明越和莫如來不知道的是,在他們兩人走了之後不久,女人和光頭佬再一次探討起了價格。

“剛剛那小子嘴巴真鬆,這種東西他居然敢直接說出口,倒是便宜了我們。”女人一邊抹去麪食類食物的價格,一邊對身旁的光頭佬說道。

“嘿嘿,既然麪食類最受歡迎,那麼就賣最貴吧!對了,就是這樣,50學分一碗粉,40學分一籠包子……嘿嘿。”光頭佬心裏樂開了花,這可是大量的學分啊。

學分對於光頭佬和女人來說那可是好東西,在老師掌控的學院之下,恐怖們是沒有任何辦法殺死人類的,更不要說嚐到人肉了。

所以爲了滿足口腹之慾,恐怖們都會尋找比自己弱小的同類吞噬,因爲食堂二人組實力比較弱小的緣故,它們不敢隨意離開食堂,想要得到其他恐怖吞噬,必須拿學分找老師們兌換。

“以後賺了大錢的話,一定得找那些老傢伙買多些食物,上次圖書館那個死骷髏實在噁心,居然想要讓我們把食物賣便宜一點,要不是它不需要進食,否則我天天跑到圖書館對着它吃東西。”

“醒醒吧,你除了會揮舞自己那兩把菜刀還會什麼,敢出去亂跑,指不定殖樹人把你拖進樹叢,把你榨乾了。”

兩人開始了爭論不休,從始至終,它倆都沒想過調整關於雞鴨魚肉類菜餚的價格。

也就是說,潘明越和莫如來精心設計的局並沒有讓食堂二人組主動降低雞鴨魚肉類菜餚的價格。

最爲悲催的是,莫如來和潘明越兩人居然還以爲自己成功了,當他倆把自己的做法說出來的時候,已經離被其餘住戶打死不遠了。

“所有人立即站好!”趙老師一出現就朝衆人大喊。

誰說督主沒愛情 不到一分鐘,住戶們就找到了屬於自己的位置。

“知道大逃殺嗎?”趙老師嘴角忽然上翹,給人一股莫名的危機感。

“今天我們要進行的訓練很簡單,現在你們每個人都擁有一次死亡機會,當被其餘住戶殺死之後會立即退出訓練,我會根據你們的表現給予你們學分……”趙老師說到這裏忽然停了一下,接着輕輕說了一句,“見過成百上千的學分嗎?”

住戶們聽完這句話後立即倒吸了一口冷氣,空間之中的溫度似乎都下降了兩三度。

“整個學院的恐怖在四個小時內都不會出現,一旦你們碰到什麼奇怪現象,不要懷疑,那是你們親愛的同學要取你性命了,這個訓練類似一個遊戲,獎勵的標準就是存活時間,殺死的人數以及完成的事件數三個方面。”趙老師停頓了一下,變出了一個黑乎乎的圓球。

“這是藏於學院裏的東西,我把它叫做幻球,接觸它會給予你道具效果,也會給你帶來厄運效果。每人身上最多攜帶兩個幻球的效果,必須等幻球消失才能繼續接觸下一幻球。”

“接下來是事件,事件一叫做佈告:佈告一定機率出現在大樓一樓的外牆,佈告有兩種形式,一種是任務類佈告,一種是通緝類佈告,完成佈告上的內容就是完成了一次事件,每人身上最多攜帶一個佈告。”

“事件二:羊靈圈,每個過一段時間,我都會發布提示,標記出一個地域,在規定時間內進入羊靈圈的住戶完成了該項事件,羊靈憐憫世人,進入羊靈圈內的衆人不可動手。”

“事件三:狼靈圈,和羊靈圈一樣,所有住戶在一定時間可以進入,但狼靈圈有屏蔽,裏面的人看不到外面,外面的人看不到裏面,狼靈圈在規定時間結束後徹底關閉,裏面的住戶必須死亡過半纔會再次打開,存活下來的住戶算是完成了兩次事件。”

“第四……”

“老師等一會,我有一個問題!”萬盛忽然開口,直接打斷了趙老師的話。 ?第一百二十章:

沒等多大會,隨著「咚」的一聲鐘響,眾人的目光被吸引到拍賣台上,一名看著五十多歲的老年人走上了拍賣台,拍賣會正式開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