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東,我知道鎮上有家飯館,他們做的菜挺不錯,不如我們就去哪吃?”

“隨便,我在這人生地不熟,你看着辦就好了。”

下午兩點鐘。

葉東和薛寡婦分開,坐上通往縣城的班車。

薛寡婦只是葉東生命中的一個過客,但葉東在薛寡婦生命中,卻是一個貴人,雖然兩人只見過一次,但卻記憶深刻。

兩人緣盡於此!

…………

傍晚時分,葉東終於來到桃花縣。

可當葉東到達之時,桃花縣通往花城最後一班客車剛剛開走。

無奈,葉東只能打車去花城,好在桃花縣去花城只有兩個小時車程,所以還是有很多出租車會跑。

葉東隨便攔了輛車,居然是個女司機開的車,而且還是一位漂亮女司機,大眼小嘴瓜子臉,挺美的。

上車後,葉東微微打量這位女司機,她身材很正點,前凸後翹的,上身穿着一件白色背心,把她玲瓏曲線盡顯出來,下身則穿着一條黑色齊臀超短褲,一雙雪白的美腿異常白皙。

葉東很是疑惑,這樣的一個美人,她的男人居然會捨得讓她出來開出租車?

“你是不是很疑惑現我這麼漂亮的妹紙,會出來開出租車啊?”女司機好像看出葉東心裏的疑惑,開口說道。

“是啊!能說說爲什麼嗎?”葉東問道。

“嘿嘿……我先帶你去個地方,到了你就會明白。”

女司機嫣然一笑,眼神流露出某名的興奮,看向葉東猶如他是一隻待宰的羔羊一樣。

“哦,帶我去個地方,莫非你是女色狼,想把我拉到沒人的地方,給強/奸了。”葉東嘴角上揚,露出他特有的迷人微笑。

“還真被你猜中了,我就是一名女色狼,現在就帶你去沒人地方給強/奸了。”

女司機說着,方向盤一轉,把車子開進一條泥濘小路。

“呵呵,能被你這麼漂亮的女色狼給強/奸,我挺幸運,看來我這個月走桃花運啊!”葉東繼續裝迷糊,事情到了這一步已經非常明顯,他誤上賊車了。

眼前這位開車女司機,明顯是一個負責拉羊的角色,只要有人上她車,只要不是看着特別窮的人,她就會把人拉到無人之地,然後就會竄出她的同夥,進行搶劫!

遇到這種事,一般人在弄清楚狀況,肯定會想要逃,去和女司機搏鬥,迫使她停車,然後下車逃走,又或是反過來報復,先在女司機上劫個色,然後逃走。

不過葉東卻沒有這個想法,這事既然被他遇上了,而且他也沒有什麼急事,所以乾脆就管一管,讓這個以漂亮女司機誘人的搶劫團伙給破了,能讓他們改邪歸正那是最好,如果不行也要讓他們幾個月下不了牀,至少這個幾月讓他們不能犯案。

大約開了五六分鐘,前面出現一個農場大院,大院有些破舊,院外圍牆上長滿青苔。

當女司機把車開進大院,大門立即被人關上,顯然女司機已經通知同夥,她拉了羊過來。

女司機把停好,便飛快打開車門走下車,以免葉東會拿她做要挾。

於此同時,大院屋內竄出一個手拿刀片的光頭青年,車後也走來兩人,這兩人是剛剛關門的小弟,他們手中則拿着特粗的鐵棍,三人呈三角方式向出租車走近。

葉東看到這個架勢,毫無慌張之色,慢慢悠悠的打開車門,主動走下車。 “真有這事?”葛青石一直苦於沒有適合的人,現在聽到初九這麼一說,立即來了興趣,五門八派中的弟子,他非常清楚,姜玉書他聽說過,這人雖有葛彬彬有禮很斯文的名字,但卻有着桀驁不馴性格,只要他認定的東西,那就是他的,如果姜玉書真的一心愛葛靈兒,那麼借他的手殺葉東,再也合適不過了。

“千真萬確,我記得半年前,姜玉書還因爲葛靈兒和青山少爺發生過沖突,兩人都差點打起來了。”初九回憶道。

“好,終於找到機會,可以給青山堂弟報仇了。”

…………

今天是葉東離開的第六天。

一大早,葛靈兒便開着車來到葉東別墅,去接林蓉蓉上班,在這五天之中,葛靈兒也和別墅衆女熟絡起來,並且葛靈兒還自作主張在別墅三樓要了個房間。

對此,衆女當然沒有任何意見,葛靈兒可是葉東師姐,而且還是葉東老闆,所以她們非常歡迎。

當葛靈兒帶走林蓉蓉離開別墅去葛氏集團上班時,劉倩倩也騎着小電驢載着王素素前往一中。

七點二十,劉倩倩載着王素素來到一中,由於快到上課時間,劉倩倩和王素素告別一聲,便跑進教學樓去拿教學課本,馬上她將有一節早課要教。

當劉倩倩急匆匆跑進教學樓她所在辦公室門口時,一下子撞到一箇中年胖子身上,頓時中年胖子一個趔趄,差點跌倒。

“劉倩倩,你身爲一個人民教師,做事怎能如此莽撞,還要你這是撞到我,要是撞到老弱病殘怎麼辦,真是太讓我失望了,一會去教導處見我。”中年胖子瞪着他那小布伶仃的眼睛看着劉倩倩,臉上佈滿怒容。

劉倩倩看到被撞的人是教導主任許胖子,頓時心裏一陣驚慌,許胖子多次追求她無果,所以出出針對她,現在被他抓到病腳,如果大作文章,那麼她想從見習教師升級到正式人民教師,就有可能會出現變故。

“許主任,我不是故意的,這不是快到點上課了嗎?所以我有點趕,這纔會一不小心撞到您!”劉倩倩抱歉道。

“哼……你難道不知道越急越忙的道理嗎?誇你還是一名見習教師,我現在都開始有點懷疑,你到底適不適合做一名教師了。”許胖子嚴正言辭道,心裏卻在打着小九九,一會劉倩倩去他辦公室,他就可以用這件小事做文章來威脅她,因爲所有的見習教師都需要他的認可才能正式成爲一名教師。

一中教師的待遇可是非常豐厚,比其他中學要多得多,因爲這是一所私立學院,裏面學生大部分都是非富即貴,所有設施,教師待遇等等都比其他中學要高,甚至某些方面的待遇還超過大學教師。


所以,許胖子相信劉倩倩會屈服,至少在她還沒成爲一名正式教師之前回屈服與他,想到劉倩倩那完美曲線,妖嬈身材,他下體就一陣悸動。

“許主任,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劉倩倩現在如何不知道許胖子的用意,這麼一點小事,他一定要抓着不放,還叫她一會他辦公室,肯定是在打的注意,所以劉倩倩現在真的焦急,不知道該怎麼辦!

“許主任,你大人有大量,倩倩她也是心急着那課本去教課,纔會撞到你,算了吧,這麼一點小事,晚上我請你喝酒。”

這時,一名風度翩翩的年輕男教師,從教師辦公室走出來,臉上帶着迷人微笑,走到許胖子身邊,拍了拍肩膀,把目光看向劉倩倩,說道:“倩倩,你快點拿教材去上課吧,不然學生們該鬧騰了。”

“啊…好,謝謝你,張老師。”



劉倩倩看到這位張老師,終於可以放下心來,張老師可不是一名普通教師,背景很深,據說他是市公安局局長張天福的兒子張楚,來這教學也只是他的一個愛好而已。

張楚爲人和善,經常幫助一些見習教師,或是弱勢學生,所以他在學校很受大家愛戴,是許多女學生,或是未嫁女教師心目的男神。

可是,當劉倩倩正準備進辦公室拿教材時,許胖子的聲音再次傳到她耳中。


“現在可以去教課,但教完課還是要去我辦公室一趟,我要好好給你普及一下當一名教師的基本素質。”

劉倩倩沒有立即回話,而是把目光看向張楚,見他也露出一個無奈表現,這才勉強應道:“好的,那我先去教課了。”

張楚見劉倩倩帶着鬱郁的心情走去教學樓教課,心中莫名一酸,在這種感覺的趨勢下,張楚臉色一凝,盯着許胖子,冷聲道:“一會你要是剛欺負倩倩的話,你這個教導主任也就做到頭了,等着回家種田吧!”

張楚威脅許胖子一句,便離開教師辦公樓,現在也有他的課,再不去的話半節課都過了。

許胖子被張楚這麼威脅,表面裝作鎮定,但雙腿已經開始發軟,他還是第一次見張楚發飆,以前都是人畜無害的樣子,都快讓他忘記張楚是市局長的兒子,能量大着呢?要他下臺那還真不是什麼事!

想到這,許胖子趕緊掏出手機,給劉倩倩編輯了一個短信,叫她課後不要去他那,說剛剛是和她開玩笑的,短信中態度非常友好,彷彿剛纔他真是開玩笑似的。

劉倩倩剛剛走到班級門口,口袋中的手機忽然開始震動,不過現在上課已經過了十分鐘,看短信的話又要耽誤時間,所以劉倩倩沒有看短信,而是走進班級,開始授課。

一堂課結束後,劉倩倩走在教師樓的路上,心裏有些忐忑不知道一會許胖子要怎麼說她。這時,劉倩倩纔想起有條短信她還沒看,於是掏出口袋中的紅色手機,打開短信一看,心情一鬆,看來張楚已經幫她把事情處理好了。


“劉老師,等等我。”

張楚的聲音忽然從劉倩倩身後傳來,隨即,劉倩倩停住腳步,轉身微笑的看着張楚,當然這只是禮貌性微笑,表示對他的感謝而已,要不是張楚,許胖子肯定會抓住她這個不是事的事來找她麻煩。

“張老師,剛纔謝謝你替我解圍。”劉倩倩見張楚走近,立即開口謝道。

“不用謝,小事一樁!我也看不慣許胖子的作爲,他這人就喜歡欺負你們這些新人。對了,一會你去他哪?他說什麼你都當作耳邊風不用管他,有事你可以來找我。”張楚微笑道,看向劉倩倩的眼神,有些異樣的情愫在裏面,我們可以把這種情愫當作是喜歡之意。

張楚他雖然是個公子哥,但在追女孩這方面很靦腆,要不然他二十五六還單着,以前是因爲沒有找到合適的女人,現在找到合適的,現在他終於找到了,這個女人就是劉倩倩,這個新來的見習教師。

“張老師,你還不知道啊!許胖子已經發短信過來,叫我不要去他那!難道他改變主意,不是因爲你。”劉倩倩疑惑道,在一中貌似除了校長,也就張楚有這個能量讓許胖子改變主意。

“呵呵,這樣最好,或許他良心發現,不找你麻煩也說不定。”張楚嘿嘿一笑,沒有承認也沒有說不是,心裏卻在感嘆許胖子還算識相!

“或許吧!不過張老師,我還是要謝謝你,要不中午我請你吃個飯,你能賞臉嗎?”劉倩倩微笑道,張楚幫過她多次,要是再不請人家吃個飯,還真說不過去。

“行啊!能和我們一中美女老師吃飯,我很榮幸,不過我的請你,要是讓別人知道我和你一起吃飯,還要你請,估計我今天是走不出這個校門了。”張楚正想找藉口請劉倩倩吃飯,沒想到劉倩倩卻開口請他吃飯,作爲一個男人,而且還是***,他是無論如何不會讓劉倩倩請他吃飯。

如果把張楚換做葉東,那肯定沒有任何猶豫便答應,葉東可不管請客的人是男是女,別人請客那是人家一番心意,你非要自己請,那且不是浪費人家一番心意嗎?當然這只是葉東他自己的一番繆論,很沒風度的一番繆論!

“張老師,還是我請吧!你幫了我這麼多次,要是不讓我請你吃一頓飯感謝感謝,我心裏過意不去啊!”劉倩倩堅持道。

“呃……那好吧!不過下次我請你吃飯,你可不要拒絕。”張楚猶豫了一下,便答應劉倩倩,來日方長嗎?這次劉倩倩請了他,下次他十倍請回來就是了。

“行,那就這麼說定了,11點我去找你,現在我要去教師樓準備下一趟的教材,我先走了。”

“去吧,中午見!”

劉倩倩笑了笑便抱着教材往教師樓去,張楚看着劉倩倩苗條靚麗的背影,心中一陣悸動,他發現自己是真的愛上劉倩倩,愛上她的笑,愛上她的純真,愛上她的美!

“終於找到一個讓我心動的女人,這下可有藉口推掉老爸給定娃娃親了……”張楚臉上第一次露出釋放的笑容,像是找到人生中的目標一樣! 葛氏大廈頂層,總監辦公室內。

葛靈兒和林蓉蓉兩女躺在休息室的牀上,看着天花板一動不動,像是被人抽走靈魂似的。

兩女這幾天都是如此,有事忙還好,沒事忙就是現在這樣渾渾噩噩的,提不起精神。

她們之所以這樣,那是因爲少了一個人!

自從葉東和虞姬前往山水村尋祕境洞府,葛靈兒和林蓉蓉兩人彷彿就是七魂少了六魄一樣,當然不止是她們,柳如雲、王素素她們也是一樣。

“靈兒姐,東哥都走六天了,你說他什麼時候回來啊!他會不會有事呢?”林蓉蓉這話從第三天開始便每天問一次,今天是第三次。

“師弟他肯定沒事,至於什麼時候回來,那我就不知道了!”

葛靈兒這話也說了三遍,每天說一次。

說完,場面再次沉寂下來,變得鴉雀無聲。

她們已經習慣葉東在身邊,時不時吃下她們豆腐,或是調戲她們一下,忽然之間身邊變得安靜,沒人吃她們豆腐,沒人調戲她們,她們感到很不自在,好像少了什麼似的。

這種感覺這麼說大家肯定不一定明白,舉個簡單的例子:一個男生喜歡一個女生,每天晚上九點都會準時給喜歡的女生髮個晚安的信息,幾天下來,女生可能會感覺很煩,但周而復始一段時間之後,男生忽然不給女生髮睡前晚安信息,她會睡不着,因爲她在睡前看一條男生髮給她的晚安信息,已經成爲生物鐘,就算不看在晚上九點聽到短信聲音,她也能入睡。但男孩不發了,那九點必來的短信鬧鈴聲不見了,不管女孩喜不喜歡男孩,她都會有一段時間難以入眠。

現在葛靈兒和林蓉蓉就是這樣的情況,身邊少了葉東,看到不到葉東猥瑣的笑,她們也就渾身不自在,有點失魂落魄的樣子。

忽然,一陣開門聲傳到休息室,辦公室的門,被人推開。

當林蓉蓉走出休息室,準備迎接來人時,先是愣住,臉上詫異之色甚濃。

半響之後。

林蓉蓉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幾個箭步快速衝到葉東身前,一把抱住葉東……

“東哥,你終於回來了,我好高興!”林蓉蓉把葉東緊緊擁入懷中,癡癡笑道。

“我也是!”

葉東雙手放在林蓉蓉蠻腰上,緊緊地把她摟在懷中,然後臉上露出一絲壞笑:“蓉蓉,幾天不見,你的咪咪好像大了點,壓在我胸膛好舒服!”

“噗……剛回來就調戲我,靈兒姐說的還真不錯,東哥你就是色胚。”林蓉蓉撲哧一笑,她的胸的確大了,這點她也感覺到了,但爲什麼會大,她就不知道了,總之是大了一號。

“嘖嘖,我說是誰有這麼大膽小剛調戲我家蓉蓉,沒想到是師弟你這個混小子,怎麼回來也不給先通知我一聲,是想給我們一個驚喜嗎?”

葛靈兒站在門口,臉上洋溢着開懷笑容,她也想衝過去給葉東一個擁抱,但此時林蓉蓉霸佔着葉東,她也不好去和林蓉蓉爭葉東的懷抱。

“師姐就是師姐,一下就猜出我的用意。”葉東感嘆一聲,他的確是準備該她們一個出其不備,讓她們開心一下。

“那是,要不然我還能做你師姐嗎?對了,這次出行順利嘛?”葛靈兒問道。

“嘿嘿……”

葉東嬉笑一聲,鬆開林蓉蓉,然後空間戒指中拿出一瓶生肌丹,得意道:“這一瓶是五品丹藥生肌丹,能肉白骨,相信蓉蓉吃了生肌丹,左手立馬就能恢復自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