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揚此時已經把自己當成了龍象一族的一員了,尤其他口中的咱們,讓十四叔點了點頭,

「既然你是咱們龍象一族的後人,我要提醒你,我們龍象一族的人,可以敗,可以死,但是絕對不會向任何人低下我們的頭顱,就算是老天都不行」十四叔極為嚴肅的道,眼神中甚至有著一絲冷厲,

什麼是驕傲,這才是真正的驕傲,葉揚感到自己的血都熱了,就是這種意志,超脫一切束縛,自由自在,無人可擋,葉揚鄭重地點點頭,

拍了拍,葉揚的肩膀,十四叔欣慰的一笑道:「本來這些不需要提醒你的,不要怪十四叔話多,我們龍象一族把榮耀看的比什麼都重」

「我知道」葉揚點點頭,

「對了,你在仙界一定要小心一個人」說完話十四叔眼神中閃過一絲冷厲,殺氣畢露, 「對了,你在仙界一定要小心一個人」說完話十四叔眼神中閃過一絲冷厲,殺氣畢露,

葉揚微微一驚,問道:「什麼人,」

「是那個叫弘陽的王八蛋,就是他通過一些手段,將你懷有龍象精血的事情透露給我們的,就是想借我們的手將你除掉,

如果不是我時間太緊,不能在仙界久留,就算上天入地,也要把他腦袋擰下來,居然敢算計我們龍象一族的人」十四叔冷哼一聲道,

葉揚一臉恍然,自己把雷霄斬殺,讓弘陽界王懷恨在心,后又被幻虛界王驅逐,居然想出了如此陰毒的詭計,

如果不是葉揚得到了龍象一族的認可,恐怕就算是幻虛界王,也保不住他,想起來不禁恨的牙根痒痒,

不過同時也被十四叔那股氣勢深深地敬佩,弘陽可是界王強者,而十四叔不過是仙王境,就敢放出這樣的話,

對於龍象一族驕傲入骨的性子,葉揚知道他們這的人,是絕對不會說大話的,他能說得出,就必然有著極大的把握,

想到這裡,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龍象一族的強大,超出了他的想象,

「家族裡還有很多事情,我得趕快回去了,你要好好保重,這是咱們龍象祖地的坐標」說完話交給葉揚一個玉簽,

「等你晉陞仙王境的時候,記得回祖地一趟,去見見咱們的家人,記住,以後龍象一族就是你的家,就算惹了天大的禍,有你十四叔給你扛著,你十四叔扛不住,還有你三位爺爺幫你扛著,記住不要弱了咱們龍象一族的名頭,」十四叔拍了拍葉揚的肩膀道,豪氣干雲的道,

葉揚心中一陣暖流淌過,第一次生出一種歸宿的感覺,在殘酷的仙界中,這種親情讓人感動,

十四叔又叮囑了葉揚幾句,就帶著他返回了外面,出現在外界后,十四叔看了一眼幻虛界王,隨意打了一個招呼后便離開了,

看著十四叔偉岸的背影,葉揚不禁豪情萬丈,這就是龍象一族,他如今不在是無根的浮萍,也算是有後台的人了,

見葉揚活著活著出來,幻虛界王鬆了一口氣,雖然不知道龍象一族強者,為什麼沒有擊殺葉揚,不過這總算是一件好事,

「他沒把你怎麼樣吧,」幻虛界王還有有些擔心的問道,

「沒有事,十四叔只是叮囑我一些事情,倒是讓界王大人您費心了」看幻虛的表情,葉揚心生感動,這是一個值得尊敬的長者,

「你叫他十四叔,難道,他承認了你的身份了,」幻虛界王不禁有些吃驚的道,

「是的,十四叔說,以後我就是龍象一族的人了」葉揚點點頭,雖然極力讓自己表現的淡然,不過心中總是難免會有一種興奮和驕傲,

「好好好,你是有史以來,第一個被龍象一族認可的人類」幻虛界王一臉的讚歎道,

「難道我們跟龍象一族有過節,」葉揚不禁問道,

「這個嘛……」

幻虛界王不禁嘆了一口氣,老臉上浮現一抹慚愧,跟葉揚講訴了一段關於龍象一族的秘辛,

龍象一族是非常古老的種族,不過他們一直都非常神秘,極少跟仙界來往,

后來神魔大戰爆發,仙族跟神族、魔族、冥族等幾大種族開戰,當時的強者向龍象一族求援,龍象一族曾經出手相助,他們戰力驚天,幾乎每一個龍象一族的人,都是天生的戰士,戰力無邊,

在龍象、月神、樹神和一些神獸一族等強大種族的幫助,擊敗了神魔入侵,保持住了仙界的安定,

當時現在對於幾大盟友都非常的敬重,可是隨著太平日子的到來,沒有了戰爭的威脅后,仙族就有些人開始生出了一些異心,

他們將目光盯上了幾個盟友身上,月神族美女,樹神族的神樹之髓,神獸的晶核,都是無價之寶,有人就開始對他們偷偷下手,

更有人偷偷獵殺龍象一族的年輕弟子,盜取龍象精血,結果龍象一族一下翻臉了,當場覆滅了七個超級大勢力,共有四名界王強者隕落,血流成河,屍骨如山,一下震驚了整個仙界,

擊殺了那些人後,也算是給弟子報了仇,不過龍象一族當場表示,跟仙族不再是盟友,如果有人膽敢觸碰龍象逆鱗,必然血洗全宗,

當時一下子震懾住了整個仙界,無人再敢打龍象一族的主意了,可是人就是這樣,好了傷疤就忘了疼,

在八千多萬年前,有人居然將黑手,偷偷伸向一個來仙界歷練的龍象弟子,結果那個弟子當場燃血自爆,那些人什麼東西也沒撈到不說,第二天宗門覆滅,就連界王強者,都沒能逃出去,

這時仙界終於老實了,再也不敢打龍象一族的主意了,不過不敢打向龍象一族的主意,卻把目光瞄向其他幾個曾經的盟友,

月神族的都是絕世美女,仙族強者與之雙修,會讓修為成倍的增長,不過那月神族的女子,就會因為破身,修為永遠停滯不前,

還有神獸內丹,神樹精髓等等,都是仙族極為渴望得到的,他們沒有龍象一族那麼強大,只能一邊防備著仙族,一邊將族人保護起來,

不過就算如此,依舊有著不少人偷偷出手,他們經常有族人消失,其中有幾次被抓到了證據,發生了大戰,不過有強者暗中調和,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從此仙族和其他種族關係越來越壞,直到千萬年前,神族、魔族、冥族等強敵,恢復了生機,又開始進攻仙界,這樣的偷獵的事情,才算緩和了下來,

可是如今大敵壓境,周圍的盟友全部都得罪光了,除了表面上保持著和平的關係外,再也沒有人出手幫組仙族了,

於是仙族是內憂外患,情況非常不樂觀,非常想跟他們拉好關係,可惜沒有半點成果,

「一群白痴,當別人是傻瓜嗎,用的時候高高在上,不用的時候就卸磨殺驢,這特么辦的是人事嗎,」聽到這裡,葉揚不禁氣的破口大罵,

「咳咳,界王大人,我可沒罵您啊,您前往別忘心裡去」葉揚這時候才想起來,周圍還有一個界王大人呢,

幻虛界王沒有一絲生氣,反而嘆息了一聲道:「你罵的沒錯,可是仙界太大了,良莠不齊,總會有哪些不安分的傢伙,又能如何,」

「如何,直接一刀砍死,如今大敵當前,攘外必先安內,雖然有不教而誅之嫌,可如今已經到了生死關頭,哪來的婦人之仁」葉揚恨恨地道,

聽幻虛界王的語氣,現在的仙界非常地不樂觀,可是想想弘陽界王身為仙界的頂尖戰力,居然為了一己之私,去謀害自己,就讓人一陣火大,

尼瑪比的,有那個功夫你就不能去多殺點敵人,非得陷害你爹作甚,這不是典型的傻逼嗎,修鍊的年頭多了,腦袋瓜子都生鏽了吧,

看著一臉憤怒的葉揚,幻虛界王微微一笑道:「也許仙界真的需要一個像你這樣的領軍人物出現,才會改變當前的局面」

「我,」葉揚嚇了一跳道:「別啊,界王大人,我也就是站著說話不腰疼而已,胡亂吹吹牛,你也就隨便一聽,別太認真哈」

開什麼玩笑,我吃飽了撐著沒事干,領什麼軍啊,更何況都是一群偽軍,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背後給自己來一刀,

再說了他如今兄弟正在復活中,紅顏歡聚,只要再找到楚嫣然,就萬事大吉了,到時候帶著一群美女老婆往龍象一族一躲,天天調戲美女,研究研究人類繁衍生息的技能,何等愜意,

除非是腦袋被門擠了,我又沒把內褲穿在外面把自己當成超人,拯救世界的事情,嘿嘿,跟我有一毛錢關係么,

「確實是你,你的成長曆程我都看過,你就是一個天生的統帥,如果你能成長到跟我一個高度,外面仙界將會成為一個新的局面」幻虛界王看著葉揚,十分篤定的道,

「別啊,葉揚我就是一個胸無大志之人,再說了,我現在都是有家有業的人了,外面混的不好,回家就行了,總不至於餓死」葉揚笑道,

「雖然你現在被龍象一族認可,不過你這改變不了你是人類的事實,天道循環往複,當責任來臨之時,你是推不掉的」

幻虛界王微微笑,繼續道:「三天後,全體大比弟子,將會集合一起,到時可以自願選擇進入任何一個界王勢力,前一百二十八名,可以自由選擇拜何人一個界王為師,你準備一下吧」

說完話,幻虛界王就離開了,葉揚微微有些發獃,幻虛界王前面的話,讓他心頭一震,

到了他那個級別,幾乎說的每一句話的有著極深的含義,尤其那具「天道往複,責任來臨」,更是若有所指,

一甩腦袋,既然想不明白就不去想了,返回小世界中,和眾位美女愉快地談天說地,把一切煩惱都拋到腦後,

在葉揚的小世界中,眾女一男,縱情的歡笑,只有經過了生死離別,她們才知道,相聚的每一分每一秒,都那麼值得珍惜,

哭過了,笑過了,眾人躺在草地上,鼻間嗅著青草和野花的芬芳,感受著溫暖的眼光撫摸著身體,緊緊地依偎在一起,述說著永遠都說不完的情話,

三天後,葉揚帶著眾女出了房間,來到了葉揚曾經激戰過的擂台,今天是選擇加入陣營的日子, 如今擂台上共有十幾位界王強者,不過夢煙界王、猿天界王和鳳驚天三位界王強者,並沒跟他們在一起,

如果換了以前,葉揚還會有些不解,不過聽到幻虛界王講訴了仙界的恩怨時,葉揚怎麼還不知道怎麼回事,

雖然他們表面上還跟仙族來往,不過心中一直對仙族有著極大的戒備之心,這也怪不得人家,

如果葉揚自己的族人被仙族這麼對待,不把他們蛋黃捏出來,已經算是客氣了,他絕對不會和一群小人們在一起,

心中不免無比的鬱悶,同時也不禁有著一絲淡淡的自卑,仙族其實就是人族的祖先,可是這些老祖宗辦事,也特么太操蛋了吧,

「葉揚來了」

當葉揚帶著眾女到來時,全場發出一陣驚呼,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葉揚身上,

他身邊那群如花似玉的美女,反倒被忽略了,此時看著葉揚,人們心中充滿了敬畏,那是對強者的崇拜,

沐雨晴和歐陽傾城挽著葉揚的胳膊緩緩而行,看著無數強者,一臉崇拜的看著葉揚,眾女心中充滿了自豪,這樣頂天立地的人物,就是她們的夫君,沒有比這更自動驕傲的事情了,

葉揚的到來,就算是界王強者,也不禁雙目放光,如果能夠收這樣一個弟子,將來突破界王那都是板上釘釘的事,

不管是任何勢力,一旦出現兩位界王強者,必然會飆升為超級勢力,在仙界的地位將無法撼動,不過他們不知道的是,葉揚手中的天地本源,已經耗光了,自己一絲都沒留下,

葉揚全場掃了一眼,居然沒見到道衍的身影,不禁有些奇怪,

「道衍已經回去了,他需要去救他的妻子,你不用找了,」幻虛界王對葉揚傳音道,

原來道衍臨行之前,曾去幻虛界王那裡道別,並將得到了一半天地本源的消息告知了幻虛界王,

即使以幻虛界王都不禁大吃一驚,天地下沒有哪一個修行者,會擋得住天地本源的誘惑,就算是界王都不行,

道衍對於幻虛界王極為尊敬,當初如果不是幻虛界王出手,他的妻子的靈魂也不會保留至今,

所以對於取得本源的來龍去脈,都給幻虛界王說了,當幻虛界王知道葉揚得到天地本源,也是為了救人時,更加敬佩不已,

這些孩子天資絕代,戰力無雙,這不是他最看重的,最重要的是,他們都是重情重義之人,在仙界這麼殘酷的世界里,只是非常少見的,

為了讓道衍復活妻子萬無一失,幻虛界王還送了他一絲自己靈魂精元,那可是界王強者的靈魂精華,無比珍貴,道衍千恩萬謝的離去,

葉揚不禁微微有些失望,原本他還想看看,道衍加入那個勢力,自己也考慮看看,畢竟道衍是他心目中的唯一的對手,

「如今九大界王已經到齊,想要加入他們勢力的,自己前去報名」幻虛界王說完,那九位界王強者大手一揮,

身邊頓時出現了幾位仙王強者,不過讓葉揚嘴巴一撇的是,那幾個仙王強者,居然都是女子,而且是那種非常美麗的那種,

那些女子一出現后,就取出了一塊高達百丈的白玉晶石,晶石上面顯示著無數圖案,

那些圖案之中,是一幅幅畫面,畫面中有著他們宗門的簡介,包括功法、丹藥、武器等福利的發放,

葉揚不禁一樂,這跟前世參加的招商會很像啊,她們的一出現,立刻吸引了無數強者前來觀看,

「仙子姐姐,我想拜界王大人為師,您看我有機會嗎,」一個修為只有仙君初期的修士,一臉熱切的道,

「恐怕不能,界王弟子,必須都需要有衝擊界王實力才行,閣下的資質,好像還差了那麼一絲」那個仙王級強者的美女,非常客氣的道,

那個修士頓時羞的滿臉通紅,別說衝擊界王,恐怕以他的資質,衝擊仙王,都有些玄乎,

在無數人怪異、嘲諷和不屑的眼光中,那個人轉身離去直接奔下一個界王勢力而去,

「仙子姐姐,您的美貌可傾倒眾生,小生想拜仙子為師,不知道有沒有這個福氣」一個書生模樣的修士,文質彬彬的一作揖道,

他的修為倒是還不錯,已經到了仙君中期巔峰,差一點就可以突破後期了,最讓人敬佩的是,這廝臉皮很厚,直接開始套近乎,

那個仙王級美女,微微一笑道:「你說我美,那你就形容一下吧,說的我高興,我就收你為徒」


那個書生修士雙眼一亮,急忙道:「仙子您的美簡直是妙手回春、恩比海深」

「噗嗤」那個仙王女子不禁一笑,玉手一揮,那個書生男子,模樣一變,居然成了一個身背巨斧的虯髯大漢,那裡還是什麼書生模樣,

「切,原來是易容術,長得跟殺豬的似的,居然還冒充書生,難怪形容美女,能用這麼奇葩的詞」

有人實在看不下去了,開始起鬨,那個大漢臉頓時變成猴屁股一樣,鑽入人群里消失了,引得眾人一陣鬨笑,

有了這兩場鬧劇之後,人們發現這些女子,雖然是仙王級強者,不過都非常和藹,沒有擺任何仙王的架子,更沒有用氣勢壓人,讓人心生好感,紛紛前去報名,

葉揚發現界王勢力收人的條件,居然也不是很高,凡是至尊級天才,來者不拒,就算是不是至尊級天才,只要修為達到仙君巔峰,只要資質不太差,也都收了,

不過那些仙君初期和中期的人們,碰了幾次牆壁后,終於接受了一個事實:他們是來打醬油的,界王勢力不用想了,只能等著加入仙王勢力了,

葉揚剛要前去看看,忽然一個仙君中期的女子,來到葉揚面前,葉揚微微一愣,這個女子他根本不認識,

「宮主」

沐雨晴等人一聲驚呼,那個女子正是凝華宮宮主,當初沐雨晴等人被送來來時,她畢竟有些不放心,還是跟了過來,畢竟沐雨晴等人修為太低,為人處世方面不夠圓滑,怕出事,


這些天葉揚昏迷,她一直留在外面,如今才有機會見到葉揚本人,葉揚早就在沐雨晴等人口中得知了她們在凝華宮的遭遇,

雖然對於她們受到的屈辱十分憤怒,不過沐雨晴等人已經原諒了大長老,人家凝華宮宮主一路上也是費心費力的照顧她們,他還是很承情的,

「晚輩葉揚,見過宮主,感謝宮主對我妻子們的照顧」葉揚微微行了一禮,不管怎麼說,眾女安全地到了身邊,還是要謝謝人家的,


本來凝華宮宮主,是想先給葉揚行禮的,畢竟如今葉揚已經是仙君後期的高手,修為本來就已經比她高,更是千州大比的冠軍,將來必然是絕世強者,這樣的人物她只能仰望,

「不敢當,葉揚閣下,您這是折煞小婦人了」凝華宮宮主趕忙還禮,恭恭敬敬的道,

「宮主,你不用這麼拘謹的,我們的夫君人很好的」武幽洛笑道,

「看到你們在一起我也就放心了,這次過來是跟你們道別的,我馬上就回去了」凝華宮宮主道,

「現在就走嗎,」沐雨晴有些不好意思的道,畢竟凝華宮宮主一路相送,自己等人居然把她給忘記了,實在太失禮了,

「嗯,一會兒傳送陣就要開啟了」輕輕掠了一下沐雨晴的頭髮道:「凝華宮虧欠了你們很多,不過以你們的機遇,我恐怕這輩子也補償不了你們了,不過我會在凝華宮,默默為你們祝福的,等有機會,就來凝華宮來看看」

這麼快就要分離了,雖然跟凝華宮宮主相處的不久,但是一路上她們都受到了她不少照顧,並聽她講了不少仙界的常識,心中不免有些不舍,眾女都是雙眼通紅的,

「前輩稍等」

見凝華宮宮主要走,葉揚趕忙取出了一團拳頭大小的天一真水,遞給凝華宮宮主道:「承蒙您的照顧,葉揚才能與妻子團聚,這份小小禮物,宮主一定要收下」

當葉揚取出天一真水后,凝華宮宮主大吃一驚,她雖然修為不高,但是也活了幾十萬年,對於天一真水這樣的神物還是知道的,

尤其那團水一出現,就讓空間不停地扭曲,厚重的水氣,就算是她,都有些抵擋不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