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晨回了一句就朝著別墅客廳走了進去,葉蓉點了點頭道。

「一會就別回去了吧,媽晚上給你做紅燒肉。」

「行。」

將葉蓉接到這邊之後,葉子晨陪她的時間少之又少。看到母親那期待的神色,他也不忍心拒絕。

得到葉子晨肯定的回答,葉蓉頓時笑了出來,朝著別墅外就快步走了出去。

小白依舊躺在他的專屬小窩裡酣睡,這麼久沒有起來,哪怕葉子晨都有點擔心了。

坐到沙發上,又看了小白一會後,葉子晨將劉晴叫了出來。

「安全啦?」

劉晴偷偷的冒出頭打量了兩圈,當看到是葉子晨的家之後,她這才放心的飄了出來。

「那小子說他叫古天,跟你認識的那古爺爺是不是一個地方的?」

「我怎麼可能會知道,不過他既然能夠看到我,還都姓古,應該是一家的吧。」

劉晴朝著葉子晨撇了撇嘴,就在別墅內飄來飄去。

葉子晨任由她在別墅內亂飄,漸漸陷入沉思。

現在已經有身具異能的人出現在他的生活中了,很有可能,古天就是劉局還有許多人都對他提到過的……

那個地方的人。

這麼快就跟那個地方的人接觸,也不知道是好是壞。

最重要的是,別傷害到劉晴。

古天當時的話中露出了很多重要的線索。

他提到劉晴是處女鬼,而且還特意提到了陽壽未盡。

這其中肯定是有什麼問題存在的。

要不然他也不會特意提到這兩點,直接一句女鬼帶過就好了。

就在葉子晨沉思時,一股龐大的能量從別墅內出現。

葉子晨睜開眼,就看到躺在小窩裡的小白,全身的毛都炸了起來。

劉晴也感受到這異樣飄了過來,看著下面的小白道。

「小白怎麼了?」

「你問我,我哪知道?」

葉子晨一臉無語,他要不是有了那個微信群,他還是個普普通通的凡人。

這些高端問題,他上哪知道去。

「哎喲,爽死爹了。」

小白依舊是貴賓犬的樣子,可讓人震驚的是……

它講話了。

「小白。」

葉子晨難掩心中驚駭,瞪著眼睛朝著小白大喊。

「誒,老大。」

小白搖著尾巴從小窩裡面跳了出來,一臉獻媚的表情。

「老大,以後你就是我親爹,你讓我幹嘛我就幹嘛。」

卧槽,狗說話了……

這要是拍成短視頻扔到微博上,分分鐘上頭條有木有。

不過小白那親爹讓葉子晨臉一黑,抬起手照著它腦袋拍了一下,罵道。

「誰TM是你爹!我可沒你這狗兒子,別廢話,吃了哮天犬的狗糧,你應該進化了吧!」

「那必須的。」小白囂張的揚起高傲的頭顱,迎來的又是葉子晨一道五指山。

「別跟老子臭屁,說說,學會什麼秘技了!」 第57章大班長有請

就在葉子晨和劉晴都萬分期待,等待著小白能夠給他們帶來什麼驚人的秘技,可得來的卻是……

「老大,我沒學會什麼秘技。」

啪。

一巴掌將小白扇到沙發將邊,小白人性化的揉著頭,無辜的眼睛里寫滿了委屈。

「老大,你幹嘛打我?」

啪。

迎來的又是一巴掌。

這回小白學乖不講話了,它就用著那委屈的眼睛盯著葉子晨,坐在地上。

過了一會,葉子晨開口了。

「你是不是上這跟我倆賣萌來了?」

小白搖頭。

「你還搖頭?」

葉子晨從手機里取出一根狗骨頭放到茶几上,小白伸著舌頭跳上來就要搶。

啪。

又是一巴掌。

「老大,你老打我幹嘛?」

小白甭提多委屈了。

葉子晨指著茶几上的骨頭,道。

「這可是我從二郎神那要來的狗糧,這是給哮天犬,天庭一狗吃的狗糧。老子都忍不住想要啃兩口的東西,給你吃了,你告訴我啥都沒學會?」

「我這不是才吃么?哮天犬它能成天庭一狗,主要是有個好老大。況且,它吃多久了,我才吃多久。」

小白忍不住為自己申辯,迎來的又是一巴掌。

「咋滴,跟我你還受委屈了是不?行,這狗糧你也別吃了。當然,我媽稀罕你,我也不能讓你餓死。明天我給你買幾十袋普通狗糧,你安度餘生吧。」

葉子晨將茶几上的骨頭收了起來,飄在半空中的劉晴都有些看不過去,忍不住勸道。

「你跟狗置什麼氣呀?」

小白也死死的咬著葉子晨的褲腳,坐在地上不讓他走。

「我跟它置氣?」

葉子晨嗤笑一聲,道。

「我有工夫搭理它?」

「還說沒置氣,切……」

劉晴給了葉子晨一個白眼,小白也在這時鬆開他的褲腳道。

「老大,你先別著急生氣,咱們講道理。我吃的是天庭一狗的狗糧不錯,可我的確也是剛吃吧。 總裁:偷妻上癮 那哮天犬剛跟二郎神的時候,比我差勁多了,能成一狗那不也是日積月累慢慢吃起來的么!我這才剛開始吃,就能口吐真言,天賦已經算是頂尖了。」

其是葉子晨也知道小白說的在理,主要就是他在一開始對這狗骨頭抱有太大的期待了。

一時間,小白說它什麼都不會有點難以接受。

瞟了眼蹲在地上的小白,葉子晨伸出手揉了揉它的頭。

「沒打疼吧。」

「這點都不算事。」小白揚了揚頭,伸著舌頭道,「老大,那骨頭能不能再給我吃一根。」

「不行,你吃了一根骨頭睡了好幾天。我媽她老擔心你了,你要是在睡,可咋整。」

「不會的,我之所以會睡是我剛開始吃,有個吸收的過程。現在吃過了,就不會了。」

小白咧著那狗嘴伸著舌頭,葉子晨一臉無奈的嘆了口氣,將那骨頭扔了過去。

「省著點吃,就要來五根。」

小白叼著那根狗骨頭就跑到了別墅的一邊,葉子晨看著它搖尾巴的樣子,不禁一笑,道。

「對了,一會我媽回來不能講話知道不。」

「明白。」

晚上葉蓉做了一桌子的菜,在飯桌上葉子晨的碗就沒空過。只要他的碗里的菜一沒,葉蓉肯定就會在將他的碗夾成小山。

一頓飯,將葉子晨吃撐的都快走不動路了。

躺在卧室的床上,回想母親當時幸福的笑容,葉子晨的拳頭莫名握緊。

從小到大,他一直都是母親含辛茹苦的養大。

他發誓一定要讓母親過上好日子,也要讓那個拋棄了他們母子的男人付出代價。

懷著這種想法葉子晨陷入沉眠,一夜無語……

叮咚。

您和夏可可好感度增加20,當前好感度170。

正上專業課的葉子晨突然收到這樣一條消息,他頓時一臉懵b相,拿出手機點到他和夏可可的姻緣繩。

的的確確上面好感度顯示的是170,可他根本就什麼都沒幹呀。

莫名其妙的挨到下課,才剛一出教室,葉子晨就看到站在走廊里的夏可可。

「你怎麼在這?」

夏可可抬起頭,兩腮一紅。

葉子晨還正為好感度莫名增加感覺奇怪,看到這一幕他更奇怪了。

吧唧。

還不待他反應,夏可可直接在她臉上親了一口,紅著臉道。

「你送的禮物我收到了,很喜歡。」

話音一落,她就一臉嬌羞的從走廊跑開。

葉子晨愣住了。

他也沒送禮物啊!

靈異事件么?

「喂,你這人怎麼這樣?你都有女朋友了,還撩可可幹嘛?」

劉晴很是生氣的飄在葉子晨的面前,葉子晨無辜道。

「我也沒撩呀。」

「沒撩,沒撩她怎麼會親你?還說你送了她禮物!」

劉晴團簇著眉毛,雙手掐腰。

「我真沒送禮物,我也沒想撩她。」

葉子晨是真委屈,他長舒了幾口氣,嘆道。

「你天天跟在我身邊,應該很清楚我到底送沒送吧。昨天我在我媽那待一天,大早上就讓你叫起來過來上課,我哪有時間送呀。」

劉晴想了想也是,她天天跟在葉子晨的身邊,要是他有什麼動作的話,絕對是瞞不過她的。

想到這裡,劉晴不禁疑惑道。

「那是怎麼回事?」

「我哪知道呀。」葉子晨一臉無語,劉晴看到之後撇嘴道,「得了得了,別在這裝無辜了。不管你送沒送,可可親你一下你也賺到了。別在這苦著臉,跟吃了大虧一樣。」

「我委屈呀。」

「呸,我真想打你。」

劉晴輕啐了他一口,翻著白眼就回到了龍眼裡。

白天對她這種鬼魂的傷害很大,需要時常回到龍眼滋補靈魂。

直到劉晴鑽進龍眼,葉子晨依舊一臉懵b相,這也太詭異了吧!

就在這時,葉子晨感覺身旁多了一人。回過頭,就看到孫一歌站在他的旁邊。

孫一歌是她們班長,科技大四大校花之一。

平常是一名寡言少語的女孩,聽說她當時競選班長就是為了改掉內向的性格,可鍛煉了兩年還是這樣。

要不是班級里男的比較多,她說不定早就不是班長了。

雖說同學兩年,可葉子晨和她的交集並不是特別多,屬於那種一年說不上兩句話的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