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天心中感嘆,原先在千刀門的時候,他以爲連雲山脈雖大,但也只是依附於刀劍城旁邊而已,但現在他才知道,與連雲山脈相比,刀劍城簡直就是個小小的彈丸之地。而且這一路上,他已經遇到了無數強大無比的兇獸,甚至有些兇獸的恐怖程度,接近黑魔的層次!

憑着超強的靈魂感知力,葉天倒是沒有遇到危險,每次一靠近強大的兇獸,他都提前繞開了。

漸漸地,葉天發現了一個情況,那就是越往前走,遇到的兇獸實力越低了。他知道這意味着自己已經越過了連雲山脈的中心區域,開始逐步走向外圍了。

在連雲山脈中跋涉,葉天並不着急,因爲他發現在這深山之中,很適合修煉,而且尤其適合對勢的感悟。

之前,葉天已經感悟了龍威之勢,在叢林中的半個多月裏,他又先後感悟了生命之勢,以及另一種霸道的勢——殺伐之勢!

生命之勢,當然是由生命之草武魂而來,葉天感悟這種勢並沒耗費太多時間,不過生命之勢的作用還是很強悍的。生命之勢開啓的情況下,葉天整個人的生機都會提升很多,對手將更難殺死他,等於變相的提升了他的防禦能力!

而且行走在叢林中,葉天還發現生命之勢的另一個作用,就是能夠讓他更好的融於自然,融於周圍的植物生命之中。甚至有一次,葉天開啓着生命之勢,靠近了一頭地武境七重的超強兇獸,那兇獸卻無法發現他——因爲葉天的氣息,就像是一棵樹一樣,根本沒有半點破綻!

另一個殺伐之勢,則是源自於第三武魂——那一團黑色迷霧了。

對於那黑色迷霧是什麼,葉天一直都沒有搞清楚,所以他領悟殺伐之勢的時候,最初也絲毫沒有方向。不過憑着他超凡的悟性,還是用了將近半月的時間,領悟到了這一能力。

殺伐之勢,顧名思義,就是主殺伐戰鬥。此勢開啓之下,葉天的戰鬥能力會飆升,對方的戰鬥意志會被極大的打擊,甚至對方武魂和靈魂弱小的話,會直接被震懾的不敢應戰!

而通過殺伐之勢,葉天也對自己的迷霧武魂有了更深的瞭解,至少他知道自己這個武魂,應該與殺伐有關。

龍威之勢,提升自己氣勢,壓制對方氣勢,並且能夠壓制對方所領悟的勢;生命之勢,提升生命力,變相的提升防禦,同時具有融於自然隱藏氣息的效果;殺伐之勢,直接提升戰鬥力,並打壓對方的戰鬥意志。

三大武魂,延伸出三大武勢,大大提升了葉天的實力!原本的葉天,就能夠憑藉各種手段跨越三個等級挑戰,以真武境二重的境界,硬撼真武境五重的對手,如今三大武勢開發出來之後,他更是能夠與真武境六重的對手直接對戰了。

…… ……

十天之後,葉天已經來到了連雲山脈的外圍,周遭的兇獸,普遍來到了真武境五重以下,根本不是葉天的對手了。只要葉天展開三大武勢,那些兇獸都會主動退避,不敢靠近葉天周圍。尤其是龍威之勢,對於兇獸有着本源上的震懾。

對於即將要到達的地方,葉天十分陌生,畢竟這裏是連雲山脈的另一端。在之前,他從來都沒有聽說過,在連雲山脈另一端會是什麼樣子。他迄今爲止,最熟悉的地方也就只有兩個,一個是家鄉柳葉鎮,另一個就是刀劍城。

“以前在柳葉鎮的時候,從沒想過這世上還有刀劍城這樣的大城池,以及千刀門和萬劍宗這樣的大宗門。不過現在,連千刀門都被人滅了,在帝國面前,千刀門也只不過是渺小的存在。世界很大,以我現在的實力,也依舊十分渺小。”

“不過雖然如此,但只要我一直努力,一直變強下去,遲早會站在巔峯,到時候滅掉萬劍宗只是彈指之間,覆滅銀月國也不是難事。傅星羅門主,我會爲你報仇的,萬劍宗,還有于禁和大殿下,我會讓你們付出代價的。”

葉天正前進着,忽然前方傳來一陣呼哨聲,顯然是人發出的呼哨!

“噓籲!”

伴隨着這聲呼哨,凌亂的獸蹄聲隨即傳來,以及一些人的大喝。這些聲音由遠及近,正在飛速向葉天靠近。

葉天皺了皺眉,他靈魂力量強大,自然能夠感受到那些人的人數和實力,對方共有數十人,實力普遍超過了真武境,處在真武境一重到三重之間!

“如此統一的實力境界,難不成是軍隊?之前滅掉千刀門也有黑甲軍的份,莫非黑甲軍知道我逃到了這裏,特意在此阻攔?”

葉天臉上閃過一絲冷色,如果真的是黑甲軍來阻截自己,他不介意大開殺戒!

以他的實力,幾十個真武境低階的士兵還攔不住他!


不過隨即,葉天就發現了不對,因爲在他的靈魂感知之中,迅速奔來的不僅有那幾十個人類,還有一頭兇獸。而且這頭兇獸的實力,比那些人都要強!

不一會兒,葉天感應中的那羣人以及那頭兇獸,就出現在他視線之中。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那頭兇獸,此獸身高五米開外,渾身不滿火紅色的鱗片,背上更是生滿火紅色鬃毛,彷彿一團燃燒的火焰一般。它在前面飛速狂奔着,四隻蹄子下面每踏出一步,都在地上留下一團灰燼,顯然炙熱無比!

而在兇獸身後,則是那一大羣人,每個人都拿着武器,顯然是在追逐這隻兇獸。

“哈哈,這頭靈炎獸是我的!”

“大哥,你不要跟我搶,因爲你是搶不過我的!”

“是嗎小弟?你雖然天賦比我好很多,但畢竟還是嫩了點,恐怕不是我的對手!”

那飛速而來的人羣中,帶頭的是兩個年輕人,一個高大魁梧,二十來歲;另一個看上去比葉天還小,不過同樣十分精壯。

兩人似乎是兄弟關係,各持一把精緻的雕弓,都在獵捕前方那隻火紅色的靈炎獸!

“轟隆隆……”

一陣隆隆的蹄聲過後,靈炎獸和那一大羣人紛紛從葉天身旁飛奔而過,卻根本沒有發現他的存在——因爲葉天開啓了生命之勢,完全融入到了周圍的環境裏,就像不存在一般!

看着這羣人遠去的背影,葉天喃喃自語:“一羣笨蛋,真是去找死。”

說罷,他就繼續前進了,臉上淡漠的沒有一絲神采。

葉天心中很清楚,剛剛過去的那一隻靈炎獸,雖然看上去只有真武境三重,但它卻是一種很高等的兇獸,具有一種變態的能力——靈化!靈化後的靈炎獸,實力至少會暴漲三重,也就是會達到真武境六重以上!

真武境六重以上的靈炎獸,以剛剛那羣人的實力,根本無法對付,因爲即便是那個年紀較長的青年,也僅僅是真武境四重,已經是那羣人裏最強的存在了。

現在那頭靈炎獸並沒有靈化,應該只是它還沒玩夠而已,等到它玩夠了,想要發飆的時候,這幫追殺靈炎獸的人恐怕就要遭殃了。

葉天雖然看出來了這些,卻並沒有提醒對方,並不是他冷漠無情,而是他經歷了那麼多事以後,已經意識到自己不可能管到世間的所有事。就像千刀門的事情,他雖然想要保住千刀門,但以如今的實力卻根本做不到。靈炎獸他雖然有能力對付,但犯不着因爲一羣無關的人,再次深入到連雲山脈中去犯險。

“如果是靈炎獸追殺這羣人的話,我必會出手相助,但現在是他們追殺靈炎獸,如果因此而死的話,也算咎由自取。”

葉天心中十分平靜,彷彿已經忘了那羣人和那頭靈炎獸,繼續趕自己的路。

半個時辰之後,葉天的身後卻再次傳來了雜亂的聲音。

這聲音依舊屬於那羣人,以及那頭靈炎獸,不過這一次,情況完全反過來了——那羣人在慌張的逃跑,而後面的靈炎獸則成了追殺者,正在瘋狂的殺戮這些人!

“快,快護送兩位世子離開,我們在後面擋着!”一人高聲喊着,悍然衝向了靈炎獸。不過此時的靈炎獸已經靈化,實力達到了真武境六重,根本不是他能夠抵擋的!

頃刻之間,靈炎獸張口噴出一團火焰,將那個人燒成了灰燼。

與此同時,卻又有好幾個人奮不顧身的衝了上去,似乎根本不把自己的命當命,直接用犧牲自己的方式來阻攔靈炎獸!

可惜的是,靈炎獸實在太強大了,即便是他們付出那麼大的代價,也拖不住靈炎獸。

在逃跑的人羣最前方,是先前那兩名兄弟。這兩兄弟雖然穿的都是便服,但衣服質地都很上乘,顯然是富家子弟,而以他們手下對他們的稱來看,他們竟是兩位世子!

那年紀稍大的青年始終在後面一些,似乎是要把自己的弟弟擋在身前。而且作爲所有人中實力最強的一個,他並沒有全力逃命,而是時不時的回頭發出攻擊,用自己的攻擊來拖慢靈炎獸。若不是如此的話,恐怕他那些手下會死傷更嚴重。

這時,這兄弟倆已經逃到了距離葉天不遠處了,也看到了並未開啓生命之勢的葉天。

“前面那個小兄弟,快走開!”

“有危險,我們不想連累無辜百姓,快逃命吧!”

兄弟二人看到葉天,立刻開口高呼道。


聽到這兩聲高呼,葉天卻是身軀一頓,原本正在趕路的他,卻是突然停了下來。

“快跑啊!小子你是嚇傻了嗎?我們可顧不得幫你,我們已經是自身難保了!”看到葉天停下,那個哥哥又大聲喊道。

不過葉天依舊沒有跑,反倒是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回過頭來。

“這樣的話,你們的命就值得一救了。”

葉天彷彿是自語一般,淡淡的說完,驟然抽出了自己的無極戰刀,腳踏通天神步,如同天降戰神一般飛身而出!

龍威之勢、生命之勢、殺伐之勢……三大武勢,同時開啓!

葉天的身體彷彿與戰刀融合爲一體,正是迷霧武魂自帶戰技——刀掠千里!

“孽畜,到此爲止吧!”

伴隨着一聲暴喝,葉天連同無極戰刀,如同一道閃電般飛奔到靈炎獸面前!同時一刀劈下,直取靈炎獸頭頂! 轟!

葉天刀掠千里一出,瞬間出現在靈炎獸頭頂,勢大力沉的一刀劈下。

靈炎獸原本正在追擊衆人,根本沒料到會有人突然出現並攻擊自己,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而且當它感應到葉天的實力的時候,也並不太放在眼裏,畢竟葉天只有真武境二重。

“嗷吼!”

靈炎獸怒吼一聲,徑直張嘴噴出了一個巨大的火球,欲將葉天直接焚殺。在它看來以葉天這樣的實力,殺掉根本就是輕而易舉。

看到這一幕,那身穿華服的兄弟二人都忍不住搖了搖頭,認爲葉天必死無疑了。

“唉,這個小子真是太沖動了,竟然直接衝向靈炎獸,攔都來不及攔他。咱們本不想連累普通百姓,想不到還是事與願違。”兄弟二人中的弟弟嘆息道。

他哥哥見狀,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咱們已經提醒過他讓他逃跑了,這是他自己的選擇。這位少年也是個好樣的,可惜了。”

兄弟二人在一衆護衛的拼死保護下,正要繼續逃走,卻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一幕。

在他們看來必死的葉天,卻並沒有被那一個火球吞沒,反倒是一刀便將那火球劈碎!不僅如此,在四散而落的火焰之中,葉天那一刀形成了一個碩大的真氣刀影,徑直轟在靈炎獸頭上!

靈炎獸慘叫一聲,碩大的身軀竟然向後翻去,在地上狼狽的打了個滾兒!

“好強悍!”

“怎麼可能?這個少年好像只有真武境二重!”

葉天的表現,讓那一衆士兵忍不住驚歎,而那兄弟倆則是呆住了。葉天不但沒有被靈炎獸殺死,反倒一擊將靈炎獸給擊退了!這在他們眼中,簡直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可事實擺在眼前,葉天那與靈炎獸相比無比渺小的身板,此時正直挺挺的立在那裏,而他的對面,則是倒在地上的靈炎獸。靈炎獸正呼哧呼哧喘着氣,鼻孔中不斷噴出帶着火焰的煙霧,顯然憤怒至極。

兄弟二人對視了一眼,異口同聲道:“走,上去幫忙!”



原本他們認爲葉天必死了,根本連救的機會都沒有,如今卻看到葉天沒死,自然是要上去幫忙的。

看到兩位少主都衝了上去,一衆護衛自然也不敢怠慢,紛紛蜂擁而上,瞬間就將靈炎獸圍住了。不過他們都在靈炎獸周圍徘徊着,不敢衝上前去,因爲他們知道靈炎獸的厲害,只要隨便一擊,就能夠將他們燒成人幹。

這時,葉天忽然回過頭來,衝着那兩兄弟微微一笑:“不用幫忙,你們看着就行了。”

話音一落,他再次縱身殺向靈炎獸。

他所面對的赤炎獸,乃是靈化之後的赤炎獸,實力達到真武境六重。而葉天現在的戰力,普通一擊大概相當於真武境五重,再加上一些戰技之後,堪堪能與真武境六重對抗。

他右手持着無極戰刀,霸刀訣、刀掠千里不斷施展,虛虛實實變化不窮;左手則是使出幽冥爪,時不時的偷襲靈炎獸的弱點。還有通天神步,讓他始終能夠在速度上快出靈炎獸一絲,更使得靈炎獸身軀龐大的優勢變成了劣勢,被葉天耍的團團轉。

場面上,葉天閃轉騰挪,靈活無比,時不時的能夠打中靈炎獸,給它增添一些傷口;而靈炎獸則是辛苦的挪動着龐大的身軀,怒吼連連,時而揚起巨爪,時而噴塗火球,但根本攻擊不到葉天一根汗毛。

看到這一幕,無論是兄弟二人還是衆多護衛,都忍不住驚歎不已——原來面對強大的靈化靈炎獸,戰鬥還可以這樣從容!

“我們真是小看了這個少年,他的實力,比咱們強太多了。”哥哥看着閃轉騰挪的葉天,由衷嘆道。

弟弟也深以爲然的點頭:“嗯,看他的年紀,應該比我大一點,而且境界也與我差不多,但實戰能力,卻是比我強出好幾條街,實在是讓人羨慕佩服。”

在他們觀戰並感嘆之際,葉天突然變招,只見他手中的一把長刀突然金光閃耀,化作一個金色的刀影,這刀影之中蘊含着無窮的力量,如同一頭比靈炎獸還要恐怖的兇獸,充滿了金屬氣息!

轟!

伴隨着一聲如同雷霆一般的轟鳴,那金色刀影瞬間降臨,將靈炎獸吞沒了。靈炎獸面對那一擊的瞬間,本可以全力抵擋,如此還有機會擋住這一擊,最多也就是被擊傷而已。

可是它在那一瞬卻彷彿中了邪一般,竟然動也不動,直接被當頭劈中了!這可不是靈炎獸自己找死,而是葉天在發動這一擊的同時,還施展了百鬼煉魂之術,將自己的兩大心鬼放出,以負面的靈魂力量侵蝕靈炎獸的靈魂!

靈炎獸雖然是強大的兇獸,但靈魂卻比人類弱小了太多,面對葉天兩大心鬼的衝擊,瞬間陷入了無盡的恐慌與呆滯之中。就是趁着這個瞬間,葉天施展刀滅無極,達到了一擊必殺的效果。

在無盡的煙塵與刀光之中,靈炎獸龐大的身體被劈成了兩半,如肉山般轟然倒地。

葉天旋身落地,輕輕抖了抖自己的右手。剛剛他施展刀滅無極,用的是一把黃階上品刀,發揮出了大概真武境八重的威力。這樣的威力,殺掉靈炎獸足夠了,而且以葉天現在的肉體強度,已經基本不會受到什麼反噬了,只是手微微有點不適而已。

“要殺靈炎獸,果然還是要藉助刀滅無極的,我自身攻擊的力量,瞬間爆發力終究不夠。”

葉天搖了搖頭,之前他與靈炎獸纏鬥多時,就是想用刀滅無極之外的手段,嘗試殺掉它,可結果他卻發現,自己雖然能夠壓制靈炎獸,卻沒有任何一個戰技,能夠達到擊殺靈炎獸的威力,最多隻是擊傷。所以無奈之下,他還是使用了刀滅無極。

不過在周圍衆人眼中,他們可不知道葉天心中的小遺憾,在他們看來,那一招刀滅無極簡直驚豔無比,堪稱是天神下凡一般的強悍招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