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天微微驚奇,這孫如虎兩兄弟既是盜匪,為何他們卻認識自己的魂戰冥甲?

難道說……他們的背後還有高手?


這一閃念只是一瞬間,葉天立即散開神識,悄無聲息的探析出去。

果然,就在不遠處,一個人影若隱若現隱藏在了一處空間死角之處,這個人的氣息葉天非常熟悉。

他暗自思忖,心中驚疑道:「汪泓將軍……」

他,他怎麼會在這裡?而且他是如何復活的?還有,他和這些盜匪又是什麼關係?

看到汪泓將軍的這一刻,葉天的腦海中有些凌亂,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說孫如虎兄弟設的這個局和汪泓將軍有關?

還是這一切都是汪泓將軍背後一手策劃?那麼他的目的又是什麼?

八年前汪泓和鬼佬生死一戰,然後捨命救出葉天,難道這一切都是汪泓故意安排?

其目的也是為了在葉天接受魂界傳承之後再奪取他身上的魂界?

如果真的如他心中猜測,那麼當年汪泓口中所說的師傅蕭林又是誰?

想到這裡,葉天心中可笑至極,原來自己一直都在別人的掌控之中?

整整八年來,自己只不過是別人鼓掌之中的玩物而已。

如今想想真是可笑,自己的敵人又何止帝昕一個?

帝昕只不過是自己表面最為淺顯的一個敵人而已,而這背後影藏在暗處的敵人才是最可怕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再次大開殺戒,生擒汪泓,解開這一切的謎底。

「魂戰冥甲,吞噬!」

葉天怒吼一聲,身上火勢更加旺盛,魂戰冥甲大放光彩,無盡的死亡之花所散發出的黑氣詭異的被魂戰冥甲吸收。

以葉天為原點,大量的死亡之花氣息不斷被吞噬,如海納百川,大勢所歸,瘋狂的湧入了魂戰冥甲之中。

死亡之花的氣息吞噬的越多,魂戰冥甲的威力越大,本身釋放出來的火勢就更加的暴戾。

呼呼~

大量的焰火迅速蔓延開來,沼澤之地成為一片火海的海洋。

孫如虎兩兄弟狼狽不堪的從火海之中逃亡出來,剛才他們在往大陣之中輸入元氣的時候,發現了大陣中致命的反噬,於是趕緊收回元氣,可惜,這一刻,龐大的火焰已經將將他們兩人吞噬。

若不是他們逃亡的及時,恐怕已經被這可怕的火焰所吞噬了。

葉天的身體突然升騰起來,龐大的死亡之氣將他托在了上空之中,魂戰冥甲瘋狂的將死亡之花的十二朵花瓣黑色氣息全部吞噬,只留下乾枯的花瓣存在。

「花之力,花之骨,融合!」葉天怒吼一聲,一股詭異的氣息從魂戰冥甲之中傾瀉而出,形成一個龐大的漩渦,將葉天也捲入了其中。

冥冥之中,葉天腦海中浮現出了魂戰冥甲的完美融合的經文。

魂戰冥甲瞬間分解,化為十二支鬼火,一朵巨大的魔蓮,和一束彼岸之花。

以魔蓮為基盤,在魔蓮不同的十二個方位,分別漂浮在十二支詭異的鬼火,在十二支鬼火的中央位置,彼岸之花的光芒四射,閃閃發光。

三者之間幾乎完美無缺,相互融合,組成了一副完美的景象。

方圓百里之內,熊熊烈火燃燒,空間中的元氣被燃燒遺盡,已經成為了失去重力的空間,黑漆漆的一片空洞,幾乎只差一絲將空間燃燒碎裂。

這片空洞的碎裂空間之中,魂戰冥甲正在融合,一旦融合完成,真正的魂戰冥甲就不再是殘品,而是真正的高階法寶。

此寶一出世,攻防一體,天下無敵。

就在魂戰冥甲融合的最後關鍵時刻,虛空之中,那無盡的邊緣,一股奇異的力量突然而至,這股力量是一個掌印,所過之處,一片狼藉,推山倒海。

葉天凝神而立,微微一笑,道:「汪泓,你終於出手了嗎?我等待的就是這一刻。」

對這一掌葉天再也熟悉不過了,這就是汪泓傳給自己的通天神掌。

只不過這一招通天神掌在汪泓親自打出之時,威力要比葉天大好幾倍。

四周的空間被這突如其來的一掌擠壓的幾乎爆炸,空間在面臨崩潰的那一瞬間,葉天冷笑一聲,渾身元氣凝聚於右手之上。

他高舉右手,無盡的元氣從魂界之中呼出,在上空之中迅速凝聚成了一個個掌印,足足有十個巨大的掌印在上空之中凝聚。

這十個掌印在瞬間重重疊加,眨眼的功夫便凝聚為一掌,雖然掌印變小,但是實力增強百倍不止,這就是葉天苦苦研究出來的『破天掌』。

「破天掌!」

葉天怒吼一聲,一招破天掌擊出,一擊震蕩長空,所過之處一片火光,清晰的五指之印像是印入了虛空之中。

在無盡的上空之中,破天掌與汪泓的通天神掌兩兩相撞,發出轟鳴般的震蕩,整個天空頓時黯淡無光,開始不斷搖晃起來,有種天塌地陷的感覺。

無盡的虛空之中,不知名的方位中不斷發出火花碰撞的爆響之聲,導致空間塌陷了很多。

同時,無盡之處也傳來汪泓驚疑的嘆息之聲,似乎很意外葉天能夠擊出這一掌。

「汪泓,出來吧,和我大戰一場,你苦心設計這一切,如今也該結束了。」葉天怒吼一聲。

此時魂戰冥甲已經徹底融合完成,鎧甲之色變化成為一中奇異的黑色,泛起幽幽之光,帶著一股震懾心神的魔氣。

魂戰冥甲之中帶著龐大的元氣在鎧甲之中奔流不息,猶如活了一般。

葉天大步上前,一步便挪出百里之遙,身形一閃而過,便出現在了無盡的虛空之處。

看到葉天突然而至,汪泓的臉色更加驚疑不定道:「葉天,好久不見了,沒想到你的實力進步如此之快?」

葉天冷笑一聲回應:「汪泓將軍,我們是有好久沒見了,你苦心設計這個局,到底是為了什麼?」

汪泓哈哈大笑道:「當日你母親將魂界封印在你的體內,引起了天地異象,這才會引起我的注意,但是要得到魂界,就必須讓你接受母親對你的魂界傳承之後,我才能得到,所以我才會在祭天湖幫你,讓你成長到現在,好讓我奪取你的魂界,探尋你身上的秘密。」

「哼,秘密?我身上還有什麼秘密?」葉天都感覺一絲疑惑。

汪泓繼續說道:「身上能夠出現龍化之象的人,怎麼會沒有秘密?只不過是現在連你自己都不知道而已。」

葉天微微沉思,汪泓說的對,曾經凌風前輩也說過,他身上的龍化之象確實是一個秘密,而這個秘密只有找到了他的父母親才會解開。

「這麼說,你曾經說過的師傅蕭林也是無中生有了?」葉天問道。

汪泓點點頭,不可否認。

「真沒想到,你竟然是淬體境第六階高手?」在見面的第一時間,葉天便探查了這汪泓的真實實力,汪泓的眉心之處一點若隱若現的星光,足以表明對方是魂丹境界的強者。

他心中暗自算計,如今他的實力擊殺淬體境第五階的強者把握十足,但是要想擊殺第六階的強者,根本就不可能,甚至,在第六階強者面前,他連逃生的機會都很小。

從剛才自己破天掌的全力一擊就可以看出,對方實力絕對很強,要不然,汪泓不可能輕而易舉的就化解了自己的全力一擊。

淬體境第六階是淬體境的分水嶺,一旦跨越,壽命和實力暴增。

「葉天,你的境界實在是太過弱小,雖然你能夠以第二階的實力擊殺第五階的強者,但是,在我面前,你還是太過弱小。」

汪泓的話讓葉天感覺到一陣無力,汪泓一直在暗中窺視他,他的一切都在對方的掌控之中。

「那又如何?就算是死,我也要將你擊殺,徹底結束這一切!」葉天壯志豪言。

汪泓卻微微一笑道:「殺我?你還沒有那個實力,本想利用死亡之花摧毀你的意志,讓你徹底成為我的傀儡,從而得到魂界,探析你身上所有的秘密,沒有想到,死亡之花竟然被你無意間融合到了魂戰冥甲之中,真是奇妙?好,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將你囚禁,我就不信,你的意志能夠一直這樣堅毅下去。」

汪泓說罷,臉色一變,眼神變得凌厲起來,整個面容一瞬間變得有些猙獰。

就在他的眉心之處,一顆耀眼的星光奪目而出,星光只有拇指蓋大小,但是它所散發出的光芒卻能夠穿透一切。

這星光照耀大地,將整個天空照亮,似如一道烈日。

葉天運轉周身元氣形成的防禦層瞬間就被那奪目的星光刺穿,進入他的體內。

星光入體,葉天頓感無力,全身經脈似被烈日蒸騰,萬般耐忍。

他試圖祛除這烈日星光,卻發現無力運轉周身元氣。

「怎麼?難道自己連對方一招都無法抵擋嗎?」葉天心中感慨,自己的實力還是太低。

這汪泓的實力比同一境界的凌風要強大很多倍。 千鈞一髮之際,虛空深處,風捲雲涌,整個天空被一團陰雲籠罩。



一聲恐怖的嘶鳴聲從天際傳來,葉天打了一個冷顫,他抬頭望向虛空,只見無盡的虛空中一頭黑色的龍影在烏雲中穿梭。

對,是真實的龍身,在太空中遨遊,可謂神龍見首不見尾。

黑龍所過之處,空間氣流不斷塌陷,將虛空擠壓的爆響聲不斷,似乎這黑龍根本就不是這個世界上本該存在的生靈。

他的出現讓整個天地都為之一變,一陣無盡的威壓瀰漫整個玄元大陸。

汪泓抬頭一看,頓時心驚肉跳,大叫道:「不好……」,隨即轉身消失在了原地。

「葉天,就算你有黑龍守護,但是那黑龍畢竟只是一縷殘魂,他的力量受到天地規則的壓制,你註定是我汪泓鼓掌之物,我們後會有期。」

汪泓的聲音飄蕩在上空之中,本身早已逃至千里之外,不見了蹤影。

那黑龍之影只是一個閃現便消失了,天地間又恢復了一片清明之色,就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阿叔?黑龍……?」

葉天憑空而立,凝神許久,剛才那黑龍所散發出來的氣息葉天再熟悉不過了,這股特殊的氣息就是阿叔身上的氣息。

他的腦海中立即浮現出青山鎮路邊一身黑衣長袍的乞討者的形象。

阿叔怎麼會是剛才虛空中出現的那頭黑龍?

剛才汪泓說阿叔是自己的守護者,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自己的身世之謎越加的迷茫起來。

許久之後,葉天緩緩回過神來,他望向大地,孫如虎兄弟等人早已石化,各個寒蟬若驚,嚇得瑟瑟發抖,等候葉天的處置。

葉天一轉身消失在了原地,出現在了孫如虎的面前。

孫如虎從來沒有想到過葉天的實力會如此之強,而且他的背後竟然有真龍出現?

連汪泓這樣的強者都逃走了。

他們兄弟二人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求饒道:「饒命啊,饒命,我們兄弟只是奉命而為,是那汪泓逼迫我們這樣做的,求求你,擾了我們兄弟吧?」

葉天冷笑一聲道:「饒了你?讓你繼續正在這個世界上殘害生靈?」

「不不不,我們兄弟二人願為你當牛做馬,求你饒了我們兄弟二人的性命。」孫如虎跪在地上,身體瑟瑟發抖。

葉天深吸一口氣,說道:「好吧,既然你們兄弟二人願意當作我的奴隸,我就給你們一個機會,你們兄弟二人只要能夠在我的黃泉河之中洗滌醜惡的靈魂,我就答應你們。」

孫如虎二人並不知道何為黃泉河,更加不知道洗滌靈魂將會有多麼的痛苦,他們只知道,此刻,他們有一條生路。

「我們答應,我們答應!」

葉天一揮手,一個巨大的漩渦出現在上空之中,將整個匪窩一百餘人全部吞噬了下去。

魂界之內,黃泉河之中,百餘人不斷哀嚎起來。

在黃泉河之中洗滌靈魂,過程痛苦萬分,一旦洗滌成功,也終將抹去曾經的記憶,一心向善,跟隨葉天。

王貴和大牛兩人一直在觀看魂界之外發生的一切。

看著黃泉河之中不斷哀鳴的盜匪們,他們兩人早已目瞪口呆,眼前的葉天,到底還是不是他們曾經認識的兄弟?

物是人非,時過境遷,葉天的變化實在太大了,早已不是當年在青山鎮一起玩耍的孩童了。

他的身上,多了一份執著、一份堅毅、一份狠辣之心。

「城主威武!」王貴和大牛兩人半跪在地拱手說道。

葉天回過頭來,忙將兩位兄弟扶起說道:「王貴、大牛,你們這是做什麼?」

王貴和大牛兩人低頭不語,這一刻,葉天明顯感覺到,自己的這兩位兄弟,似乎離他越來越遠了。

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可是他卻不知該如何表達他的心中想法。

盜匪被剿滅,在匪巢中獲取了大量的靈息丹和元氣丹,以及大量的靈器法寶,簡直是一夜暴富,為蒼天道的建立起了重大的作用。

…………

嗡隆隆~

天空之中,一道道驚雷滾滾而至,似有一場大雨將至。

葉天憑空而立,周身龐大的元氣凝聚在一起,將他的衣物吹得獵獵作響,他凝神遠眺,似在思索。

突然他身上爆發出噼里啪啦的爆響之聲,周圍的空間開始紊亂起來,身上緩緩浮現出一席黑色的鎧甲。

這就是新衍生出來的魂戰冥甲。

魂戰冥甲呈現黝黑之色,似鐵非鐵,似金非金,泛著幽幽之光,似乎這鎧甲來自於幽冥地獄一般。

鎧甲一現,四周出現一片地獄之氣息,無數惡靈浮遊而來,似在尋找吞噬之物,只要有生靈接近,立即被會吞噬肉身和靈魂,擁有極強的攻擊性。

更加厲害的是,這副鎧甲上的幽冥氣息能夠轉化為空間元氣為幽冥之氣,使得敵人的元氣受到嚴重的影響,發揮的實力不到一半。

呼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