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凡苦笑不得:“我只是打個電話!”

對方絲毫不領情:“慢慢來!”

見到葉凡果真取出電話,這才讓人放心。

不過一旁的何彥楓快哭了,火拼的場面見多了,可是架不住這麼多槍指着啊。

“喂,問問家裏的老頭子,還讓不讓我進?”

掛了電話的葉凡坐在車裏冷眼看了一下外面警戒的護衛:“說實話,來到華夏我的脾氣真的變了好多,難道你們動不動就用槍?”

確實,葉凡已經麻木了,他很想說:“究竟是誰說的華夏很安全,安全咯屁呀,動不動就用槍指頭,嚇唬誰啊!”

別墅門打開,率先飛奔出來的赫然是慕容昕衆女,葉老跟李老緊隨其後。

不過看了一眼如臨大敵的場景,都沒有在亂動。

葉老哼道:“都收起來,你們想幹什麼?”

這才讓一衆護衛收起槍,不過還是講葉老等人死死地護衛起來。

葉凡點點暗道:“這素質沒的說!”

“下車吧,今天領你看看大人物!”

眼尖的何彥楓早就注意到了兩位大佬,相比起楊鐵心來,他更不濟,慌忙說道:“少爺,我就不下去!”

葉凡撇了一眼何彥楓:“我說下去就下去,機會只有一次!”

何彥楓不知道今天晚上在車上的一席話已經得到了葉凡的認可,如今聽到葉凡的話,心裏一絲明悟,緊跟着葉凡下了車。

下車後的葉凡,沒有看一眼身邊如臨大敵的保鏢,也無視了衆人說道:“進屋說吧,在外頭幹什麼!”

旁若無人的走進了大廳。

葉凡可是無視,何彥楓卻不行,小心翼翼的行着禮。

葉老鼻孔哼了一聲,不知道是對葉凡還是對何彥楓。

李老則笑道:“小傢伙有個性,我喜歡!”

進了大廳的葉凡掃了一眼沒有看見李琴疑惑道:“我媽呢?”

“還在昏迷!”

“什麼?”大驚中的葉凡整個人化成一道殘影,飛奔上樓。

慕容昕看着瞪着眼的兩老,解釋道:“這個~”

葉老不在意的擺擺手:“孝心可嘉!”


李老也說道:“嗯,沒關係,不着急!”

少了葉凡,只剩下何彥楓一個人,所有人都坐下了,他卻不知道該怎麼辦,很是拘束的孤零零的站在一旁。

楊鐵心指着座位說道:“你是葉凡的朋友吧,坐啊!”

何彥楓慌忙擺手:“沒事少奶奶,我站着就行?”

葉老挑着眉頭:“你是葉凡的手下?”

“嗯!”

李老不耐煩的說道:“讓你坐,你就坐,坐下來老頭子我還有話問!”

何彥楓心裏那個不自在啊,埋怨着:“這比龍潭虎穴還可怕!”

“葉凡今天晚上去哪裏了?”

何彥楓不知道怎麼回答,當着兩位大佬的面子,總不能說葉凡今天晚上整合了兩家黑幫吧,估計他說出來,立刻就被隔離審查了。

“額,少爺就是讓我帶着他隨便走走?”

“你是做什麼的?”

一個個問題都是要命的啊,“我是一個小白領?”

葉老哼道:“一個小白領竟然渾身煞氣,哪家公司敢要你!”

何彥楓有想逃跑的衝動。

李老猛然問道:“青葉白藕紅蓮花,三教原本是一家,你是哪條道上的!”

何彥楓下意識的說道:“黑虎堂!”

“哼!”

何彥楓驚出一身冷汗,果然都是一羣人精,一下子就給繞進來了,要命啊,這可怎麼辦?

進房間的葉凡看着還在昏迷的李琴,小心翼翼的示意周圍的醫護人員不要出聲,小心翼翼的走到李琴牀邊,蹲下來,仔細的撫摸着李琴的臉龐,身上流露着一股悲意。

“媽媽,我是葉凡啊,我回家了,對不起!” 有一種親情叫做血脈相連,不管相隔多遠,不管走到哪裏都不能磨滅那深入骨髓的血脈親情。

似乎聽見了葉凡的低語,昏迷中的李琴,手指頭微微動了一下。

沉浸在自責中的葉凡沒有注意到這些,依舊訴說着自己的心扉,從記憶中的小時候開始,一點一滴的說着。

他沒有注意到李琴的眼角那悄然滑落的淚水。

當葉凡沉浸在回憶中無法自拔的時候,李琴顫巍巍的說道:“苦了你了我的孩子!”

葉凡驚醒,看着李琴滿含淚水的臉頰激動的說道:“媽,你醒了!”

李琴點點頭:“媽早就醒了,媽就是想聽你說話!”

葉凡難以自制的哭了出來:“對不起,媽!”

“傻孩子,你能原諒媽,媽就很開心了!”

母子兩人終於擁在一起抱頭痛哭。

許久之後,李琴擦乾淚水:“媽終於等到這一天了,媽真的好開心,我的兒呀,你不會再走了吧!”

葉凡也擦拭着眼角的淚水,動情到:“媽,我不走了,我一直陪在你身邊!”


李琴激動的說道:“不走的好,不走的好!”

母子兩就那麼低聲訴說着心裏話。

或許久別重逢的喜悅,或許是心頭那重擔終於放下了,李琴開始犯困。

葉凡輕聲說道:“媽,您先好好休息會!”

李琴不放心的抓着葉凡的手,很不放心的說道:“你真不會走?”

葉凡認真的點點頭:“不走了,我的家就在這裏!”

李琴這才放心的拿開了手:“媽,是真的老了!”


葉凡知道,李琴是還想跟自己在多說說話,在多聊聊天,可惜身體不容許。

“媽,您好好休息,明天我還跟您說話,但前提是您要好好休養才行啊!”

李琴知道葉凡說的是實話,只能在此叮囑道:“孩子,千萬別走啊!”

“放心吧,明天您睜開眼睛,我肯定在您身邊!”

說着葉凡仔細的替李琴捏捏了被角,安慰着李琴睡覺。

很快李琴就陷入了沉睡,看着熟睡中的母親,葉凡發現她的鬢角已經白髮蒼蒼了,心裏一算,眼眶又蓄滿了淚水。

母親是真的老了。

人生最痛苦的是子欲養而親不待,葉凡暗下決心,自己絕不會要有這樣的遺憾。

安頓好睡熟的李琴,葉凡也悄悄的走出了房門,外面還有一大羣等着他的人呢。

客廳裏何彥楓真心快哭了,面對兩位老妖,他這個小道士明顯道行不夠。

三套四套之下,就差把今天穿的什麼顏色內褲都說出來了。

當看到葉凡的身影,他快激動的要暈過去了,救星終於來了。

衆女的神色有些疲憊,畢竟已經很晚了,不過都還在等着葉凡。

葉凡走下樓,衝着衆女微微一笑:“你們先去休息吧!”

慕容昕看了一眼兩老,不自然的說道:“媽,還好嗎?”

葉凡點點頭:“剛纔醒了,現在已經熟睡了。醫護人員說了沒什麼大問題,你們還是趕緊休息吧,畢竟爲了我擔心了一天!”


慕容昕點點頭給了葉凡一個眼神,領着衆女朝樓上走去。

每一個經過葉凡身邊的人,都衝着葉凡露出一個放心的笑容。

看着這些無怨無悔跟着自己的女人,葉凡心裏十分感動,有了親人,有了愛人,人生小圓滿啊!

當客廳裏的人都走光的時候,葉凡大大咧咧的坐在兩老的對面,順手點燃一根菸,說實話他還沒有想好怎麼開口。

葉老看着抽着煙的葉凡,不高興的說道:“小小年紀就學會抽菸,不想要身體了?”

語氣雖是嚴厲,可是那明顯的關心,任何人都聽得出來。

葉凡微微一皺眉,還是問道:“您老是?”

葉老被氣壞了,葉凡的意思很明顯,您誰啊,在我家裏對我指鼻子瞪眼?

李老哈哈一笑:“小傢伙我很喜歡,我告訴你他是誰?他是你的爺爺,葉老,至於我嘛,就是你的外公了。我們兩個老頭子都是你的親人!”

葉凡看了一眼滿頭華髮不怒自威的葉老,仔細看去確實跟自己有一些長相相似的地方,至於他的外公,葉凡很喜歡他老人家說話的語氣。

葉凡不知道的是,李老是有名的暴脾氣,那一點就着的性格,在華夏是出名的。

“哦,原來是我爺爺啊,外公多謝你的指點,我還以爲是誰呢!”

聽着葉凡漫不經心得話,李老眉開眼笑,葉老卻笑不出來。

“有這麼跟長輩說話的嗎?”

“哦沒有過啊,對不起,我習慣沒人管了!”

葉凡的話語一出,葉老不說話了,一句沒人管足以說明很多東西。

饒是經歷過許多事情的兩老也心裏一陣難過,別人或許不知道但是他們卻知道,葉凡能走到今天,付出了多少汗水,吃了多少苦,面對了多少次生死一線的場景。

一生不肯低頭,敢跟太祖拍桌子的葉老,神色黯然的說道:“對不起!”

李老同樣一臉痛心的說道:“別怪我們這些老頭子,這些年來爲了找你,爲了找你母親,我都不知道熟睡的感覺是什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