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語自信,他絕不會感應出錯,看來,事情只怕不是這樣簡單?

但此刻不待他多想,距離不遠處一塊墓碑上,波動再度出現,白臉漢子邁步從中走出,在他身後,墓碑隨之破碎,化為一股股黑煙消散。此魔回頭掃來一眼,冷冷一笑,沒有任何猶豫,直接踏入另外一塊湧現波紋的墓碑中。

一切都發生在極短時間內,但白臉漢子氣息的變化,卻沒能瞞過眾人,似乎……更強了幾分……

很快,先後兩名魔族的出現,便證實了此處修士的感應,因為他們氣息,比較進入前,有了更加明顯的提升!而且眼底深處,那份激動狂喜,也是難以遮掩!

與白臉漢子一樣,兩名現身魔族不做停頓,轉身再度踏入一塊墓碑中。

提升修為!

各方修士的眼眸,此刻徹底亮起,目光閃動中,是滿滿的震撼!但轉眼間,變化為瘋狂與炙熱!

墓碑中果然有大造化……

「沖!」

「我們走!」

「搶奪造化!」

靈光爆閃中,一道道身影急速衝出,似是察覺到更多生靈的到來,大量墓碑同時出現波紋,一名名修士,身影直接沒入其中!

修士修行,自身為根基,沒有任何誘惑,能與自身修為的提升相提並論!無怪,在察覺到墓碑的「實情」后,他們會比表現的如此急不可耐!

寒郁呼吸有些加深,以其冷淡性子都有這般表現,足可知心緒激蕩之強,但此刻她卻沒有著急出手,因為身前這道挺拔身影還沒有動。余光中,似乎能看到他緊皺的眉頭,寒郁心頭便是一跳,難道事情還有不妥?

轉眼間,此處修士便有大半闖入墓碑,沒有進入者顯然都是心思謹慎之輩,想要再觀望一下。

片刻后。

一名藥王谷修士,突然自墓碑中跨出,其臉上流露狂喜,「師兄!墓碑內存在一凶靈,將其斬殺可得其部分本源,融入體內,便能讓修為大漲!」

黃檗眼眸一喜,「我們走!」低喝中,他與兩名早已按捺不住的藥王谷修士猛地衝出。

而其餘各方仍在觀望修士,此刻也將心底最後一絲忌憚、不安壓下,紛紛動身「闖」入墓碑之中。

寒郁心中著急,略一猶豫,低聲道:「莫道友?」

莫語眉頭一皺,自沉思中被驚醒過來,看了此女一眼,口中突然輕輕吐出口氣。

即便事情不對,也只有親自進入其中,才能有所發現,停留在此看似是謹慎,卻與束手待斃無異。

他差點,便著相了!若再耽擱下去,一旦兇險真正降臨,沒有半點準備又要如何抵擋?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說不得,只能自己闖一闖,看一看了。 莫語略一思索,道:「事情有些不對,你自己小心。」語落,他體外靈光微閃,身影直接出現在一塊墓碑外,一步邁出身影進入其中。

寒郁微怔,看向莫語身影消失處,不由有些猶豫。但很快,她臉上便流露堅定,或許莫道友察覺到了什麼,但就眼下看來,此事沒有兇險。

提升修為的機會就在眼下,她沒有錯過的理由,此女身影飛出,轉眼沒入一座墓碑中。

踏入墓碑,莫語眼前景象頓時一變,身影已出現在一片空曠空間中,不遠處懸浮著一方石台,石台中央處,正盤膝坐著一道身影,濃郁的腐朽氣息從他體內傳來,便似一具死去多年的乾屍。

這,應該就是藥王谷修士口中所說的凶靈。

莫語目光微閃,意念微動身影呼嘯飛出,落在石台上。

咔嚓!

咔嚓!

僵硬的骨節摩擦聲中,石台上盤膝身影緩緩抬頭,乾癟的面龐上,露出一雙灰白色的昏暗眼珠,但很快便已可見速度變得赤紅,其周身腐朽氣息更重,凶煞氣息衝天而起!

大尊初!

莫語心頭一安,他早已掃過周邊,並沒有察覺到其他兇險,僅這一頭凶靈,尚不足以對他造成威脅。

吼!

一聲暴虐咆哮,盤膝凶靈猛地衝出,速度快若閃電,且極靜極動間,給人造成了極其強烈的視覺衝擊。他探出枯瘦如爪的雙手,向莫語胸膛抓去,口中發出無意識的低吼,「血……將我的鮮血,還給我!」

其聲嘶啞凄厲,透出無盡怨毒與痛苦。

莫語心頭微凜,臉上卻無半分懼色,腳下踏落,一拳向前轟出!「嘭」的一聲,他身影不動,凶靈直接倒飛而出,體內傳來連串的沉悶斷裂聲,便似折斷的乾枯樹榦!

凶靈實力不強,肉身之強卻在莫語預料之上,受此重擊竟沒有崩潰,落地后嘶吼一聲,轉身再度撲來。

莫語皺了皺眉,揚手又是一拳轟出。

嘭!

嘭!

……

直至第五拳!

凶靈口中突然發出一道似痛苦、似解脫的嚎叫,早已破碎不堪的身體,此刻轟然炸開,化為一股股黑氣消失不見。

而在他身體消散處,卻有一團灰色光團留下,一股股精純的力量波動不斷從中傳來,感應著沒有半點不妥。

莫語心頭突然湧出一股將其吸收的衝動,他毫不懷疑,只要將其煉化,自身修為便可隨之提升。比較辛苦修行,這種提升速度,堪稱驚人!

但此刻,尚不等他決定是否犯險,將這團力量吸收,一道陰冷低喝,直接在他靈魂深處響起,「你若吸收了這團力量,自此後便將永遠淪為別人的傀儡,生死不由己身,最終下場,將會與被你親手轟殺凶靈一樣。」

這聲音,來自於紫金劍影中,沉睡的奧爾良多意識!與當初比較,經過這一番沉睡后,他明顯變得更加強大!

莫語臉色驀然一沉,強行壓下出手將其鎮壓的念頭,緩緩道:「你知道這是什麼?」奧爾良多聲音雖然陰冷,但那份忌憚卻沒能逃過莫語的感應。

顯然沒料到他會是這般冷靜的反應,奧爾良多的意識停頓一下,隨即發出一聲冷笑,「不愧是能夠將我鎮壓之人,人族修士,你果真有不凡之處。但今日,並非你我廝殺之時,否則應對不妥,我們都有可能永遠留在這!」

莫語淡淡開口,「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奧爾良多意識又是一頓,隨即傳來幾分怒意,但很快便被壓下,沉聲道:「若我感應無錯,這裡沉睡著一縷萬魔之祖,又或者稱之為萬魔之初的力量,沒有想到,當年的浩劫,它也沒有躲過……」他聲音突然低沉,露出幾分滄桑,但很快便已恢復,「你根本不知道它是怎樣的存在,我無法與你多做解釋,這隻凶靈便是它控制的傀儡墓衛之一,若你吸收了這股力量,也將替代它的位置,自動成為它手中的傀儡。」

萬魔之祖……萬魔之初……

莫語眼眸微微收縮,僅是兩個名字,便讓他自本能中,生出一股恐懼!但此刻卻不是深思之時,他略一吸氣將心緒壓下,沉聲道:「我應該怎麼做?」

「不要動這團力量,馬上離開這裡。」奧爾良多沉聲開口,「我感應的到,萬魔之初的氣息處於被封印狀態,這是針對於它的封鎮,我能幫你避開封印的擊殺,只要逃到封印之外,你就能安全。」

「擊殺傀儡,卻沒有吞噬它留下的力量,一旦離開墓碑,萬魔之初必定會有所察覺,所以你動作一定要快,在它沒有做出應對前,離開這裡!」

莫語沉默一下,突然道:「我為何要相信你?」或許,奧爾良多說的都是實情,他如今已處於兇險中。但也有可能,奧爾良多是在察覺到自身有可能遭遇兇險后,故意恐嚇意圖將莫語嚇退。

雖然通過對驚神大陣的了解,以及自身的諸多感受,直覺告訴他,奧爾良多沒有說謊……但此事涉及他自身安危,再謹慎一些也不為過。

「我只能動用極少的力量,否則被萬魔之初察覺,你我都逃不掉,你自己看吧。」

一股力量,頓時自劍珠內湧出,莫語眼眸隨之化為淡淡的紫金色,在其視線中,那一團安靜懸浮的灰色力量,突然間開始無限倍數的放大,漸漸露出了本質。那是無數條極細的鎖鏈匯聚到一起,每時每刻都如活物般在運動著,每一條都散發著絕對的奴役與操控氣息。

「這是屬於萬魔之初的力量,靈魂鎖鏈!一旦吸入體內,便會融入魂中,即便歷經千百世的輪迴,也無法將其擺脫,直至徹底的湮滅。」奧爾良多平靜開口,「現在,你可以做出判斷了。」

莫語收回目光,他突然轉身,腳下一踏落落。墓碑上,突然浮現出道道波紋,其身影跨步而出,目光一掃,蘇摩、湛月兩人恰好踏出墓碑,兩人臉上儘是驚喜,顯然他們已經融合了墓碑中的「造化」。

莫語心頭微堵,卻知自己救不了他們,不能再做任何耽擱!

唰!

體外靈光爆閃,他身影呼嘯而起,悍然沖向雲霄!

封印萬魔之初的自是覆蓋整座島嶼的驚神大陣,想要離開,這是最快的方法。

但島嶼上,卻存在著禁止飛行的規則力量……飛出百米后,一股強大的禁錮力量陡然降臨,便要將他生生壓下!

「奧爾良多!」

莫語心頭咆哮。

嗡!

一股奇異之力頓時自他體內爆發,雖然微弱,卻凌駕於此處規則之上,將其限制力量強行破開。

咻!

莫語速度不減,呼嘯直衝雲霄之上,那覆蓋蒼穹大陣而去。

殿宇中,純黑蓮台寶座上,少女突然輕笑一聲,「這小傢伙,竟能看出墓衛的真相,果然有些意思。」她聲音清脆俏臉含笑,但一雙瞳眸,卻冰冷沒有半點溫度。

墓衛傀儡是她的專屬力量,放眼諸天萬界也極少有人可以察覺,在這尚未開啟坐標的荒蕪位面,竟會被一螻蟻般的人族修士看破,她又豈會如表面這般平靜。

更何況,在封印驚神大陣鎮壓下,他還能破空逃遁……看來,這小傢伙身上,一定隱藏了很多的秘密。

「本魔祖還未讓你走,你又能逃到哪裡去呢?」

輕聲細語,少女突然抬首,露出嬌柔細膩的小手,向前隨意一按。

莫語猛地抬頭,眼眸劇烈收縮,頭頂虛空中傳來極其可怕的氣息波動,浩蕩天地元力瘋狂匯聚,化為一隻足有千米長,肌肉高鼓,表面覆蓋紫色鱗甲的魔臂,便似遠古魔神之手,向下轟然按落!

難以言述的恐怖威壓,浩浩湯湯自雲霄壓下!

「莫語,萬魔之初已經出手,但我只能在最後幫你,否則它提前察覺到我的存在,你我再無半點逃脫的希望!」奧爾良多的低吼在心底響起。

莫語來不及多做思索,揚手間,黑色長槍便已出現,一槍遙向蒼穹,悍然刺落!

轟!

血光爆發,便似陡然升起的血日,一道血色槍影,如血色閃電般劃過空間,瞬息間,與按落魔掌對碰。短暫的僵持,血色槍影轟然崩潰,而那魔掌卻只是一頓,繼續向下按落。

得到黑色長槍至今,莫語憑此與無數強者廝殺,甚至不朽級超級強者也曾戰過,卻從未如眼下這般無力,轉眼崩潰根本難以撼動對方半點。

但他臉上卻沒有任何驚懼,眯起的眼眸中,閃動著瘋狂。今日他要逃出去,這點沒有人能夠阻攔!將長槍收起,抬手一指,繼續向前點出!

「黃泉魔道,召喚黃泉!」

「降臨!」

血肉之間,滾滾生機頓時瘋狂流逝,莫語皮膚剎那失去光澤,隨即快速變得蒼老,滿頭黑髮漸生白絲,一條浩蕩黃泉大河虛影,轉眼在其指前浮現,澎湃怒吼著,便似一條黃龍,張口向前吞落。

死亡、毀滅、冰冷、拂袖的氣息,從中瘋狂爆發!

轟!

黃泉虛影,剎那將拍落魔掌吞下,籠罩範圍內的時間流逝,在這一刻瘋狂加速,魔臂外散發著冰冷金屬光澤的鱗甲快速變得暗淡,漸漸透出灰白之色,流露出濃郁的腐朽氣息……歲月的力量,可以湮滅一切,但現在的黃泉虛影,相對於按落魔臂來說,卻仍舊太弱。

虛無中,陡然響起了一道暴虐魔嘯,黃泉虛影頓時震顫,隨即轟然崩潰!

斷槍,碎河,連滅兩大超強攻擊,千米魔臂勢不可擋,繼續降臨。

氣血耗盡,生機枯竭,此刻之莫語,蒼老宛若行將就木的老者,雙重痛苦加諸於心神之上,但他一雙眼眸卻仍舊明亮,仰首向天,閃爍著的不曾放棄的堅韌與頑強!

兩大底牌盡破又如何,莫某人還有再戰之力!

距離驚神大陣已然不遠,這魔臂,留不下他! 地面墓碑群中,蘇摩、湛月兩人眼眸瞪大,看著天空中一幕,心頭滿是震撼。

究竟發生了何事?

下一瞬,突然爆發的驚天劍意,更是讓他們心神,徹底陷入一片空白!

莫語抬手,向前猛地斬下,一道劍影頓時出現,其勢恐怖不容抵擋,似乎天地在前,也可一劍斬之。浩浩湯湯劍之威壓,鋪天蓋地橫掃八荒!

地劍榜首位獎賜,太白劍宗上任宗主一劍之力,無限媲美於半神層次的力量,在這一刻,被莫語毫不猶豫的釋放出來,化作劍影逆天而起。

剎那間,與按落魔臂對碰!

整片空間突然出現短瞬的死寂,時間在這一刻,似乎也陷入了停滯,緊隨在後的,才是那宛若開天闢地般的恐怖巨響,蕩漾開足以湮滅萬事萬物的衝擊力量!

千米魔臂,此刻生出道道裂紋,僵頓瞬息后,轟然碎裂。

劍宗之主一劍,驚天地泣鬼神,無可抵擋!

大殿中,純黑蓮座上,少女口中悶哼,其按落青蔥玉指上,此刻突然浮現出一條淺淺的傷口,有血珠緩緩溢出,俏臉之上,更是剎那冰寒!

西門絕一眼珠瞪大,心中掀起一片驚濤駭浪,莫語……雨墨……原來根本就是同一個人!

他猛地抬頭,目光似是穿透了空間,落在那道讓他恨不得,將其挫骨揚灰的背影上。

今時今日,你要往哪裡逃,給我留下吧!

「驚神大陣之九州之劍,現!」

森然低吼中,西門絕一體內突然爆發出強大氣息,長袍無風激蕩,獵獵作響。

覆蓋整座島嶼的驚神大陣,如同被從沉睡中喚醒,突然爆發極其可怕的力量波動,空間隨之碎裂,一把巨劍從中出現,佇立天地便如同山嶽一般,散發出封印九州,鎮壓天地之勢!

嗡!

一顫下,此劍轟然斬落。

莫語眼眸收縮,被巨劍鎖定,心神陡然生出無窮驚恐,但他衝天身影,卻沒有半點停頓。

轟!

一道劍之氣息,突然自他體內爆發,尊貴、威嚴,便似劍中君王,一念動鎮壓億萬,世間之劍皆難抵抗!

這佇立天地封鎮九州之劍亦不例外。

關鍵之時,奧爾良多出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