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有人天天來店裏食用您製作的這些鬼食,那一定會心情舒暢體內污穢逐漸被排空,整個人無論精神狀態還是身體情況都會越來越好!”

我擦嘞!

聽完桃孃的解釋,唐牧北搓搓手,我特喵還無意中造福人類了呢!

從這麼好的功效來看,一碗炸醬麪五十塊錢也忒便宜了。

這可比那些亂七八糟的保健品管用啊,一碗麪不賣個千八百的對得起它的身價嗎?

然而轉頭再看看鬼廚系統給指定的價格,唐牧北的心在淌血!

嘩啦啦的淌!

“大家記得吃完飯以後把碗筷放回到回收處,餐廳每天十二點到三點半營業,排好隊別着急都能吃上!”再次叮囑了一遍紀律問題,唐牧北決定去洛水公子那邊蹭修煉去。

要不然在這兒看着厲鬼們美滋滋吃麪,自己是又饞又心疼。

眼不見心不煩,還是修煉去吧!

上了餐廳的二樓,唐牧北拿出花朵鑰匙直接傳送過去。

洛水公子正忙着煉化這片時間靜止空間,感覺到他進來便睜開眼。

“前輩不用管我,我就是過來蹭蹭這塊寶地好好修煉一會兒。”唐牧北忙解釋道:“我的等級不知道怎麼回事掉了一級,我想把它練回來!”

儘管覺得很奇怪,從來沒聽說過等級還能往回掉的,但洛水公子還是溫和點頭示意他隨意,然後繼續忙自己的煉化大業。

唐牧北找了個合適的位置盤膝坐下開始修煉死氣功法。

這片時間靜止的空間很古怪。

雖然處於自己體內的封印之中,但靈氣充盈,也不知道究竟是從哪來的。

封印裏明明都是濃烈的戾氣,怎麼會有源源不斷的靈氣能支撐洛水公子這麼晝夜不停修煉煉化?

他怎麼也想不明白,乾脆就不想了。

反正自己的功法不需要吸收靈氣,而且很奇怪的是自己居然身處自己身上的封印空間中,太特喵詭異了!

開始運行功法,唐牧北嘗試着從自己身體上的封印處吸收能量。

果然,很順利!

他不由覺得納悶,難道名義上這片靜止空間存在於自己體內的封印中,實際上它在另外一個位面?

否則怎麼才能做到自己進入到自己身體封印中還能抽離其中的能量?

太特喵燒腦了!

估計等洛水公子將這片空間煉化成功以後,就能弄清楚了吧。

摒棄雜念,唐牧北開始久違的潛心修煉狀態。

因爲沒有時間流逝概念,他這一修煉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總之直到精神力疲乏,感覺有些困頓了,他才睜開眼從修煉狀態中退出來。

“累了吧?”洛水公子貌似正在觀察他,看唐牧北退出修煉便溫和微笑道:“你的功法很有意思,我研究好一會兒了。

聽溯洄說,你修煉的死氣功法可以與同功法修行者締結關聯,相互藉助能量使用?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推算了一下,修行該功法的種族肯定是天生便擁有極其強橫的肉體。

否則在藉助能量的時候,大批量不屬於自己的能量涌入身體,若是肉體不夠強橫很容易爆體而亡的。

所以我建議你應該專注找一門煉體功法好好學習。

否則將來若真的有締結關係,你需要藉助外力的時候,人類的本體太脆弱即便不會爆體而亡,也會因爲承受不住超過自己等級的龐大能量而留下後遺症。”

哦?

還有這麼一說?!

唐牧北頓時大吃一鯨。

這可是誰都沒告訴過自己的,就連霧梟大人都沒提過。

但仔細想想,落水前輩說的特喵太有道理了!

“前輩,我得到過除魔人的煉體功法,我演練一下你看看這套行不行?”他忙站起身來,將自己心竅中那道複雜陣法投影出來,自己站立其中將已經學習過的拳法打了一遍。

洛水公子很認真的看了一遍,然後笑道:“這應該是除魔人魏家的功法。

很不錯,在煉體功法中雖不至於拔得頭籌但也是數一數二的了。

想當年除魔人正值輝煌頂峯的年代,除魔人魏家可是相當有實力的。

既然能得到這套功法,說明你與魏家有緣,好好修煉以後遇到邪魔也會有大用處的!”

既能煉體又能除魔還可以解決自己功法問題,一舉三得簡直美滋滋!

唐牧北欣喜應下,順便趁着體力尚足,又練了會兒拳法。

直練到自己精神和體力都疲累了才停下。

“回去好好休息,修煉一途要循序漸進不可太貪,以後覺得時間不夠用你隨時可以過來修煉,但要保證足夠的精神力和體力。”臨出去前,洛水公子叮囑道。

唐牧北道過謝,從靜止空間傳送出去。

此時現世時間與自己進去的時候沒有任何變動。

但他已經累得不想動,於是直接躺在餐廳二樓呼呼大睡。

感謝書友貓控晚期打賞,謝謝支持! 這一覺直睡到大天亮。

有系統的好處就是很多瑣事不需要親力親爲。

比如每天開點關門,鬼廚系統會自動處理好的。

凌晨三點半厲鬼食堂打烊時間,系統直接就把店門給鎖了,甚至還加了相當強橫的防禦。

這可是八品大佬出品,防禦程度簡直了!

唐牧北看了一眼覺得敲放心,別說是小毛賊,特喵的就算來個六品甚至七品的修行者想強行突破都費勁。

扶桑宗主他們估計是酒醒了回識海中去了。

整個厲鬼餐廳靜悄悄的,進入到白天的休業狀態。

他特意跑到廚房去看了一眼,系統回收的碗筷也都不見了,估計還兼帶了自動洗碗什麼的功能。

果然就像系統所說的,自己只需要尋找食材並製作鬼食就行,剩下的一概不用管。

精神飽滿的唐牧北伸了個懶腰,打算繼續泡在廚房裏製作炸醬麪。

昨天一晚上厲鬼版本的炸醬麪已經銷售告罄,他得抓緊時間補貨才行。

鬼廚系統佈置的任務是要售出一千份,按照現有速度差不多十天就能升一級,想想還有點激動呢!

庫存食材看上去還能支撐幾天,唐牧北打算得空召集一下人手研究去灰界刷食材的問題。

如果能想辦法把吃貨霧梟大人給說服……那應該相當不錯。

有大佬不用白不用嘛!

“滴滴滴!”手機突然響了,這是聊天羣裏有消息的提示音,他特意設置的。

打開一看原來是洛笑予的妹妹洛九思進羣了。

而且進羣的第一件事就是圈了自己。

“@景瑤城牧店主,我有事耽誤了昨天晚上的請客吃飯,還能不能補上啊?

我可聽他們聊了好半天了。

都說你做的鬼食跟123大廚做出來的一模一樣,好吃得不得了!”行俠仗義的洛九思。

唐牧北忙回覆道:“只要你有時間,隨時過來就可以。我這邊的厲鬼食堂每天晚上十二點到凌晨三點半營業。 淨域 來之前提前給我打個招呼!”

“好的呢!”洛九思發了個OK的表情。

聊天羣消息設置了免打擾模式每次打開都是999+,唐牧北就順便往上翻着掃了一眼。

果然,大家對於炸醬麪一致好評。

甚至有不少店主針對僅售一碗這個規則對123大廚進行了強烈譴責。

“話說,陰界總部這次給提升淨化厲鬼積分很實用,但是好奇怪爲什麼不直接標註呢,非等到淨化厲鬼以後才顯示。”唐牧北在羣裏隨口吐槽了一句。

白駿馳:0_0

也想學做炸醬麪的樑店主:0_0

流蘇:0_0

……

羣裏瞬間刷過一堆目瞪狗帶。

“牧店主動作這麼快的嗎?新版APP上線以後已經淨化過厲鬼了?給多少積分?”醜先森瞬間發了一大堆問號。

羣裏其餘人也刷了一片問號。

唐牧北:……

難怪陰界總部趕緊漲價呢,看來店主們的基本本職工作都扔下很久了。

否則新版APP都上線快兩天了,居然沒一個店主知道積分升級!

“淨化一隻厲鬼給一積分,比以前強遠了。”面對衆人詢問,他趕忙回覆。

醜先森:“一積分啊……也還行吧,淨化積分確實該漲漲價了。這年頭,淨化一隻厲鬼太特喵不容易了!”

這句吐槽迎來衆多贊同。

“我覺得跟時代進步有關係。”白駿馳分析道:“現在的人思想開放了各種腦洞層出不窮。

等他們死了以後變成厲鬼發現還特喵可以在人間遊蕩,就滋生出了各種理由不肯乖乖去投胎的。

而且有各種奇奇怪怪還特麼很強的執念,真讓人頭疼。”

醜先森附和道:“此言甚是!

我這兩天就遇到一個,本來戾氣沒多重,咱就想着趕緊把它淨化了送走吧。

結果呢?

真想爆粗口!

可別提了,它說它臨死前就想吃一口麻辣燙,達成這個心願就乖乖踏上輪迴了。

這心願很簡單吧?

我特喵就叫了個外賣送來一份麻辣燙,結果它說聞味道不算,得能吃到嘴裏感受味道才行。

得!

人間界的麻辣燙是沒用了,那就從陰界代購一份吧。

第一次代購回來的嫌不夠麻;第二份嫌不夠辣;第三份又嫌不夠燙。

好不容易最後一份是又麻又辣又燙,結果它特喵非說跟自己愛吃的味道不一樣!

我特麼的……打又不能打一頓;罵又罵不出來。

代購的鬼食都是孟婆湯食品廠批量生產出來的,幾乎沒什麼淨化功效。

讓它白白吃了四頓麻辣燙,耽誤了我兩天時間最後還是沒能成功淨化。”

白駿馳:“……哥,你確定這隻厲鬼不是找藉口蹭吃蹭喝吧?”

“嗯嗯嗯,我覺得小白說得對!它有蹭吃的嫌疑。”洛九思也附議。

醜先森:“0_0,啥?那……我特喵就是被那隻厲鬼給涮了唄?”

“很有可能。”大家一致表態。

“今天晚上我找它算賬去!要真敢涮我,把它關進厲鬼監牢裏貓幾天,看它老實不老實!”醜先森發了個咬牙切齒的表情。

霧梟大人:“友情提示:請各位店主謹慎使用厲鬼監牢。

千萬別忘了當初南金市沈大店主的例子。

厲鬼監牢只能用來監管作惡多端的滋事厲鬼,若是隨意關押厲鬼損了陰德,可得不償失喲。”

“說起來,沈大店主真是……”洛九思嘆了口氣,“可惜了。

天天笑眯眯的特別慈祥的一個人,要不是被降下天罰,誰能想到呢?”

羣裏的話題很快就歪到新上任的南金市店主身上去了。

大家都很好奇究竟是什麼背景的子弟,能迅速上位得到南金市店主的寶座。

要知道南金市可是俗稱的五大都之一,堂堂舊都,不管是資源還是管轄統治的厲鬼絲毫不輸給京城。

假以時日,在衆多資源加持下,這位新上任的店主肯定會一鳴驚人!

唐牧北對這些八卦基本上不怎麼了解,自然也插不進去話,便收起手機開始幹正事。

別的店主都抱怨厲鬼淨化工程困難,可對於掌握了新技能的自己來說,有時候只是一碗炸醬麪就能解決的問題。

從這個角度來看,利大於弊,自然要把厲鬼食堂好好經營下去才行。

所以……新的一天就特喵從挨電開始吧!

成品鬼食散發出來的香氣和偶爾就會全身發抖的挨電夾雜在一起,形成厲鬼食堂廚房裏特有的日常。

還好,經過昨天的洗禮,唐牧北已經開始習慣這種日常了。

就算系統滋滋電的再起勁兒,他都能做到面無表情雙手平穩。

畢竟是靈石買來的食材要賠本賺積分的,手要是抖了,豈不是赤裸裸的浪費?

一向貧困的唐牧北才捨不得呢,所以就在不斷重複中,一碗碗香噴噴熱騰騰的炸醬麪被補給到了售餐間中。 讓唐牧北很欣慰的是,鬼廚系統還是比較人性化的。

今天厲鬼版本的炸醬麪沒有剩餘量;而人類版本還有將近七十碗的餘量。

新制作出來的鬼食便統一劃分到了厲鬼區域。

直到兩邊數量相同以後,系統才自動將新出品公平區分。

“這麼看來倒還可以,系統不算特別傻!”唐牧北對這種分配原則比較滿意。

至少不用擔心人類版本的炸醬麪會越累積越多。

時間很快過去,等唐牧北從廚房裏出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五點來鍾了。

天還沒有徹底黑下來,小巷子裏已經開始熱鬧起來,但依舊沒人注意到這家鎖着大門的小店。

“牧店主,一樓呼叫。”餐廳二樓的串聯模型突然發出提示音,他忙上樓傳送到俱樂部。

如今大部分厲鬼都在工地上連軸轉呢,俱樂部只有兩三隻厲鬼,也是靜悄悄的。

此時桃娘、宿陽伯和祁天佑正圍着一個人,好奇的打量他。

“魏大哥?”唐牧北一看到門口焦急等待的人,頓時驚呼出聲,“才一陣子沒見,你怎麼……快進來!”

他忙打開門邀請對方進來說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