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殘紅! 花開花落,潮漲潮生都是自然規律,在無數人看來,這就是不可改變的事實。

而桃花落了,同樣意味著桃樹要結果子了!

對於東無琉璃天的武者們而言,再次看到桃花紛飛,落紅成陣的場景,他們心中升起的,是欣喜。

雖然這碧桃神樹一次結果,也就是三百六十顆,而且大多數還要被當成人情,送給四方強者,而且還有一些神桃要留著讓青壺上人煉製各種丹藥。

但是,只要碧桃神樹結果,就意味著他們有吃下一顆神桃的機會,意味著他們有修為猛增的機會。

「落紅無數,實在是最美不過,傳說當年的問劍天君,就是在這無數的落紅之下,感悟劍意,問鼎天君的。」黃舒朗有點興奮的說道。

「今日,我們能夠在此觀看問劍天君舊日之事,實在是機緣不小啊!」

冰月仙子的臉上,笑容更多了幾分。

黃舒朗的話,無疑是很合時宜的,至少不動聲色的提升了她這次待客的水準,作為主人,她心裡自然十分受用,歡喜不已。

「當年萬里桃花繽紛落下,問劍天君參悟,也就是在一個瞬間的功夫,天君的資質,實在不是我等可以比擬啊!」

說到此處,冰月仙子好像想到了什麼,感慨道:「聽說問劍天君現在正在閉關,也不知道他的修為,是不是能夠更進一步。」

天君更進一步,就是聖君,作為歸元主世界聖級之下最強的存在,聖君代表的就是無敵。

而聖君的數量,明面上也只有四個,至於有沒有隱藏的,沒有人知道,但是光從聖君的數量比小聖還要少這一點,就知道聖君的地位。

「我也不知道!」一位長著白眉的中年男子淡淡一笑道:「師兄閉關已經百年,我等實在不知道師兄的消息。」

就在一行人說的高興的時候,有人突然覺得眼前出現了一片綠色,這綠色出現的很快,只要眨眼功夫,就落在了眾人的眼前。

一片樹葉!

一片碧桃神樹的樹葉!

作為天地靈根,碧桃神樹和普通的桃樹自然不一樣,它的樹葉,是萬古長青,就算果實被摘下之後,這碧桃神樹的樹葉,也從來都不曾下落過。

現在,碧桃神樹在這落紅成陣,讓人覺得結果有望的時候,竟然開始了落葉。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碧桃神樹會落葉!

「哈哈,枯葉不去,新葉不發!」黃舒朗愣了瞬間,隨即就笑吟吟道:「看來,這一次,這神樹一定會讓我等大吃一驚啊!」

「對對對,神樹這次不但開花結果,更要煥發新生,這是青雲先生的大功勞啊!」一個跟在黃舒朗身後的中年女子,也笑著說道。

冰月仙子聽到這解釋之後,臉上也露出了笑容。現而今落紅成陣,就算出現一丁點的枯葉,也算不了什麼。

整個碧桃神樹,樹葉何止千萬,落一片,又算得了什麼。

可是就在他們舉杯要慶祝的時候,青雲子的目光,卻變得無比凝重,他甚至帶著一絲沉重的看著那一片樹葉。

不應該啊!

這一片樹葉不應該落啊!

青雲子在修鍊上,並沒有太多的出眾之處,但是他在機緣巧合之時,得過一位上古高手的修鍊心得,那位上古高手對於木系修復,有著非同一般的見解,而青雲子雖然沒有繼承那位上古高手的通天手段,但是在培育靈藥花木方面,卻也有著其他人難以企及的優勢。

現在東無琉璃天給他提供大量的靈藥讓他揮霍,而那邊黃疏朗更是不斷的給他各種承諾,這都讓他恨不得將自己的壓箱底本事拿出來。

從而得到無上人物的青睞,一飛衝天!

這碧桃神樹的治療,他都是按照那位無上高手治療神樹的心得,絲毫都沒有差錯。

按照那位無上高手所說,應該……應該不會出現樹葉下落的情況啊!

就算是枯葉,也應該重新泛青,就算是枯枝,也要重新變成一如新的一般。

沒有道理,一片青青的樹葉,從上面落下啊!

也許就是一個意外,這碧桃神樹,擁有著如此多的樹葉,落下一片來,也算不了什麼。

就在這時,就見黃疏朗朝著他舉起酒杯,青雲子當下,就將心中的這一絲忐忑放下,舉起酒杯和黃疏朗共飲。

可是就在他放下酒杯的瞬間,他的眼睛之中,又映現出了一片綠色,青雲子一下子愣了。

他手中的酒杯掉落,青雲子都沒有察覺,他這個時候,只是緊緊的盯著那片綠色。

一片樹葉,如果說特殊的話,那就是碧桃神樹的樹葉,這種樹葉如果放在日升域那等的位面,被武者用來入葯的話,也是絕世靈藥。

但是在冰月仙子等人物的眼中,這也只是一片特殊的樹葉而已。

對於這再次落下的綠色,沒有人在意,畢竟無數的落紅之中,出現幾片綠色,是沒有人注意的。

「青雲兄,怎麼了?」看著青雲子有點失態,黃疏朗關切的問道。

「沒事,真的沒事!」青雲子雖然表面上很是淡定,但是心裡卻是忐忑極了。

無奈就在這時,他的眼眸中又出現了一片綠色,幾乎上百片的樹葉夾雜在落紅桃花之中洒然而下!

斑斑駁駁的花和葉,雖然看上去別有一種美麗,但是那些東無琉璃天的弟子,一個個卻已經坐不住了。

他們看著快速掉落的樹葉,神情凝重,那冰月仙子更是心急如焚的問道:「青雲神師,這究竟是什麼情況?」

以往冰月仙子都是稱呼青雲子為青雲兄,現在青雲兄變成了青雲神師,這個變化,明顯流露了冰月仙子的不滿。

青雲子的額頭開始冒汗,好在,他畢竟不是一般的人物,在稍微沉吟了一下道:「所謂不破不立,現在碧桃神樹既然已經全面復甦,那舊葉自然要掉落。」

「對,對,對!」黃疏朗乃是青雲子的推薦者,在這個時候,他沒有其他的選擇,只有支持青雲子。

「冰月師姐,所謂疑人不用,用人不疑,青雲兄在培育靈木神藥方面的技能,是咱們歸元大世界首屈一指的。」

「咱們對於這個方面又不熟悉,我覺得咱們還是聽青雲兄的好。」

冰月仙子沉吟了剎那,眼眸中露出了燦爛的笑意道:「我不是不相信青雲兄,實在是關心過甚,畢竟這神樹關係到我整個東無琉璃天,還請青雲兄見諒。」

青雲子呵呵一笑道:「仙子的擔憂,青雲自然能夠理解,這都是小事情!」

只不過此時青雲子的心中,卻充滿了祈禱,他希望這碧桃神樹,真的如他所說的那樣,不破不立。

但是他腦海之中,此時更多的卻是鄭鳴的影子,是鄭鳴說三日之後,這碧桃神樹必死的話。

現在,才過去一日啊!

無數的綠葉,鋪天蓋地,坐在掉落的綠葉之中,同樣有一種異樣的美麗,但是在場的人,一個個都沒有看下去的心思,他們想的更多的,是這神樹,究竟還能不能長出綠葉。

「啪嚓!」

隨著一聲脆響,一根長有三丈,看上去好似虯龍的樹枝,從碧桃神樹上掉落下來。

剛才,這根樹枝還充滿了神鏈,讓人看上去,就好似一條龍盤踞在那裡,但是現而今,這樹枝卻掉落了下來,那本來應該有的神輝,已經消失不見。

神木變成了朽木!

落葉還可以說不破不立,現在已經開始有樹枝掉落,這一下子,讓不少人神色大變。

冰月仙子並沒有說話,只不過此時她緊繃著的臉,卻給人一種隨時都可能要殺人的感覺。

黃疏朗雖然很想幫青雲子辯解一兩句,但是最終他還是識趣的閉口不言了,看著那已經沒有幾個樹葉的碧桃神樹,他心裡,開始有些慌亂不安。

青雲子緊緊的綳著嘴,他迅速思考著這到底是哪裡不對,但是無論他如何的想,都不明白事情的問題,究竟出在哪裡。

三色土,可以治療萬木,至於今日自己弄出來的神水,更能夠促進對三色土的吸收。

為什麼樹枝會掉落,為什麼呢……

樹葉掉落很美,而那鋪天蓋地的樹枝下落,就不是太好,特別是一根根粗壯猶如參天巨柱的樹枝整根掉落下來,萬鈞的力量,砸得大地都在顫抖。

「轟!」

一個足足有十數丈粗細,乃是碧桃神樹兩根主枝的樹枝掉落在地上,砸的整座種植碧桃神樹的院子,都在虛空之中顫抖了起來。

「青雲子,你跟我說說,這也是不破不立嗎?」冰月仙子此時的臉色越加不善。

青雲子雖然很想嘴硬,但是事實擺在眼前,他無法分辯,也就在這時,又一根樹枝,重重的掉落下來。

兩根主枝的掉落,讓碧桃神樹徹底變成了一根柱子,一根光禿禿的,沒有任何綠色的柱子。

現在的情形,就算一個外行的人也能看出,這棵神樹,真的沒有希望了。

「師姐,鄭鳴師弟說他乃是治樹第一人,說不定他還有辦法!」一個東無琉璃天的弟子,輕聲的說道。 在整個歸元大世界,冰月仙子都是以性格強硬著稱,甚至有人說,冰月仙子在很多事情上,向來說一不二。

反悔,這種事情,從來不曾出現在冰月仙子的身上。更不要說,在這種眾目睽睽之下,讓她反過頭來,去尋找曾被她呵斥過的鄭鳴。

那提出這意見的東無琉璃天武者,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臉色就變幻了一下,他生恐冰月仙子因為這句話而暴起。

甚至還有一絲後悔不迭升起在心中,這神樹枯死,又不是自己一個人的事情,何必在這種事情上刺激冰月仙子,給自己找不清靜?

冰月仙子的目光比冰還要冷,她冷冷的看著那說話的男子,目光之中,帶著一絲決絕。

「好!」足足過了一刻鐘,冰月仙子收回了目光,而從她的嘴中,更是傳出了這麼一個字。

如此反常的態度,讓人覺得誠惶誠恐,甚至給人一種恐懼的感覺。那武者在聽到這個字的瞬間,身體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師姐,您若是不同意,就當我……」

「我說去!」冰月仙子說話間,目光就落在了那光禿禿的,只剩下一個樹榦的碧桃神樹上。

雖然前些時候,這碧桃神樹病怏怏的,但是也沒有到一刻之間,就成這樣的地步。

就算傻子,也明白這絕對是青雲子用錯了手段,不但沒有將碧桃神樹治好,而且竭澤而漁,把他們寶貴的神樹給治死了!

青雲子用力的抓著自己的頭髮,他不知道究竟錯在什麼地方,但是這天地靈根,確確實實被自己給治死了。

想到此物乃是天下至寶,想到此物乃是一位亞聖的心愛之物,想到此物……

一個個念頭閃動,青雲子心急如焚,真有一種發狂的感覺,那上古高手留下的培育靈樹神葯的方子,給他掙來了現在的地位,但是這一次,說不定他整個人,他的一切,就要毀在這上面了!

「青雲子,我讓你過來給東無琉璃天治碧桃神樹,你倒是給我說說,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黃疏朗怒視著青雲子,一股磅礴的殺意,從他的身上瀰漫而出。

此時的黃舒朗,哪裡還有心情一口一句青雲兄了,為了洗脫自己的責任,黃疏朗決定,必須將所有的黑鍋,壓在青雲子的身上。

至於青雲子會受到什麼樣的懲罰,就不是他黃疏朗要關心的事情了。

青雲子沒有想到,第一個將他打落塵埃的,就是黃疏朗,看著一副想要吃了他的黃疏朗,青雲子想要分辨,卻又不知道說什麼。

「好了,別說這些了,青雲子也跟著過去,給鄭鳴師弟說一說,你究竟用的是什麼手段。」冰月仙子朝著黃疏朗狠狠地瞪了一眼,而後朝著青雲子說道。

冰月仙子的話,讓黃疏朗大大的鬆了一口氣。從這位冰月師姐的話語中,他覺得這位師姐,還沒有遷怒自己的意思。

青雲子已經不能算是東無琉璃天的貴客了,他現在的地位,恐怕也就是比囚犯好一點。

治療人家的神樹,非但沒治好,反而給人家治死了。按照東無琉璃天的規矩,沒有一怒之下,直接把他給殺了,已經是格外開恩了!

晚霞闕,燕紫電盤膝而坐,只不過現在他並沒有修鍊,而是若有所思的想著什麼。

甚至有時候,他的嘴角還會露出那麼一絲笑容。

「鄭師弟在嗎?」一個柔和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過來,這是一個女子的聲音。

聽到這聲音的瞬間,燕紫電嚇了一跳,他正想著一些秘密,此時被這一嗓子嚇了一跳。

如果讓大倫山的弟子看到他們一向敬仰,覺得就是一座高山崩碎,也不會讓目光閃動的燕紫電,竟然被人嚇成了這般的模樣,一定會驚訝不已。

「誰呀?」覺得這聲音陌生之中帶著一絲熟悉,只是這個來認識誰,燕紫電摸不清楚。

「燕師弟,我是冰月!」那聲音依舊輕柔。

「冰月是誰?我不認……」最後一個識字剛剛要出口,燕紫電整個人都呆住了。

他怔怔的站在那裡,臉上全都是愕然之色。

他萬萬沒想到,這說話鋒利如刀的冰月仙子,居然也能如此的女人味。

他從房間走出去,就見一臉不自在的冰月仙子正站在自己的面前,臉上的表情變幻莫測,一會兒燦爛如花,一會陰暗如古井,看她那模樣,似乎是努力的往外擠笑容。

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

看著冰月仙子的模樣,燕紫電心裡暗自好笑,真想告訴這個習慣了咄咄逼人的冰月仙子,您還是本色出演吧,這番姿態,實在讓人受不了!

其他東無琉璃天的弟子,一個個也是忍俊不禁,冰月仙子這副模樣,實在是大大出乎他們的意料。

「燕師弟,不知鄭師弟現在方便么?」冰月仙子作為青壺亞聖的掌門弟子,自然有著一般人難以比擬的手段,她在稍微沉吟了瞬間,就沉聲的朝著燕紫電問道。

燕紫電看著青雲子,看著黃疏朗,看著桑書元等人都過來了,瞬間就明白了。

他朝著冰月仙子笑了笑道:「冰月師姐,鄭師弟這幾天修鍊有所得,現在正在閉關參悟。」

「所以,這一次進入混沌虛空的商議,完全都是由我自己作主。」

關於混沌虛空名額的商議,要九天後才能夠進行,此時燕紫電的話,那代表著鄭鳴要出關,也就是九天以後。

九天之後?恐怕黃花菜都涼了。

「燕師弟,碧桃神樹危在旦夕,無論如何,都要請鄭師弟出來一趟。」冰月仙子的臉上,著急之色越加的多冷幾分。

碧桃神樹真的要死了!

雖然心中已經有了這種判斷,但是燕紫電此時聽到冰月仙子將這話說出來,心中還是一驚。

他沒想到,鄭鳴就是這麼隨口一說的事情,竟然成了真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