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四周十數名斬家武者才先後察覺到了什麼,紛紛低下頭來,看到的都是自己的右胸已然被人洞穿。

「這老者太強!」同樣看到了這一幕,韓靖劍眉皺起,心意已決:「戮神塔!」

一念而已,下一瞬只見一股股浩然魂力從他的體內瞬間散出,已然將劍十三等人如同吞噬一般收入到了戮神塔內。

「哦?小子不錯!」

見狀,老乞丐似乎也覺得有些意外,所以笑意更寒了幾分:「你以為你把他們收入你的法器當中就可以救下他們?嘿嘿嘿……說不得老乞丐只能先殺了你,再煉化了你的肉身以及魂魄,將他們和你一起徹底滅殺殆盡了!」

說完站起身來,一股滔天的煞氣隨即從他的身上向著韓靖碾壓而來。

「死!」

輕輕念叨了一個字,下一刻只見老乞丐一根指頭在身前輕輕畫了個圓,而後一點點出,一道幽藍光芒隨即如劍向著韓靖刺出!

ps:推薦兄弟好書——惟武至尊,玄幻力作,可以養肥先!


… 不是對手!

韓靖和雷破天戰過,哪怕雷破天當時沒有全力進攻,但韓靖在自己同樣沒有盡全力的情況下幾乎還稍稍佔據了些許上峰!

韓靖也跟張光偉戰鬥過……

論實力,張光偉比之雷破天似乎更強一些,而且當時的張光偉還有四名同伴,而韓靖在祭出了炎黃劍劍尖之後,終究是匪夷所思地越級滅殺了張光偉!

這兩次對戰,都是壯舉,是韓靖以弱勝強的壯舉!

但是這一次,韓靖相信自己沒有絲毫的機會完成以弱勝強的壯舉了!因為武者一途當中,實力在更多時候都是決定性的因素!

也就是說,一旦兩名武者之間的強弱太過於分明,那麼實力弱的一方無論擁有何等妖孽的算計和心智,擁有何等逆天的法器或者神兵利器,也無法憑藉這些拉近和強敵之間的實力差距,終究依舊是必敗無疑!

就好像現在的韓靖!

當老乞丐全身的恐怖威勢都正面對向了韓靖,韓靖才知道了自己和對方的實力差距竟是那麼的巨大,巨大得如同天壤一般.

被這股威勢碾壓著,韓靖的雙腳本已經站立在了酒肆的最底層,現在卻是不斷地向下繼續探去——岩石崩潰中,韓靖整個人都被碾壓向下,雙膝全部淹沒在了崩潰的岩石當中。

這還不算,被這股恐怖的威勢碾壓著,韓靖別說凝聚出自己的魂劍了,就算是他打算動一動手指也變作了無法辦到的事情。

繼續下去……只能等死?

不!

等死絕不是韓靖的作風!

他知道自己不是老乞丐的對手,但如果真的什麼也不做,便是死路一條!而一旦做點什麼,或者還有一線生機!

哪怕這樣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不去嘗試一下,又怎麼知道這微乎其微的可能性不會變成真實呢?

韓靖,做了!

「雷帝狙印!」

動不了手腳,甚至無法祭出千里印,韓靖唯一剩下的選擇便是雷帝狙印!

此刻才剛剛一念動,只見這酒肆第一層的天花板瞬間崩潰炸裂,一道璀璨的霹靂突兀地出現在了空間當中。

轟隆隆……

……

說時遲那時快,其實從老乞丐的幽藍劍氣出現算起,直到現在也僅僅是過去了一瞬間的時間而已。

但就是這電光火石的一瞬間里,一場必死的滅絕已經轉向……

辟嚓……

嘩啦啦……

雷光依舊在不斷地炸響,四周的立柱、傢具還在不斷地崩潰和燃燒著,一個聲音沉沉響起:「嘿嘿嘿,不錯不錯!」


是老乞丐!

此刻的他依舊威嚴地站立在了原先的位置,氣定神閑地把玩著一絲絲的雷霆光芒——他赫然將韓靖剛剛祭出的雷帝狙印捏在了手裡……

「想不到雷家的小子,居然已經把雷玩得如此有趣了!」

說到這裡,老乞丐抬起頭來,望向了某個角落:「更想不到,你小子居然避開了老夫的一劍!」

是的……

韓靖避過去了!

當幽藍色的劍氣即將命中自己時,韓靖所選擇的便是壺底抽薪的計策——直接以雷帝狙印轟擊老乞丐,以此換得老乞丐對那道劍氣的控制力減弱,同時也換來老乞丐對韓靖的魂力壓制減弱。

結果呢?

韓靖成功了!

當老乞丐的注意力忽然轉移到了雷帝狙印上,韓靖終於感受到了周身的威壓瞬間驟降,於是走馬步立刻跟上,他玄而又玄地避開了那道劍氣的鋒銳轟殺。

當然了……

避開了正面的轟殺,卻不代表著徹底地避開了劍氣的攻擊。

「呼呼呼……」

大口喘息著,韓靖的左肩已然被劍氣洞穿,傷口卻沒有鮮血流出,反而是冰凍了一般。

「為什麼?」

望著老乞丐,韓靖雙眼絕寒,問道:「為什麼?」

是的,他想知道答案:為什麼這老乞丐要對付這裡的所有人?

畢竟這裡除了他韓靖之外,還有狂刀梁家的人,還有南星帝國和東華帝國的人,更有……九絕強者獨孤無心的孫女!

這樣算來,天下間到底是何等狂妄的武者,居然會選擇同時對這麼多有背景的傢伙下手?

韓靖想不到答案,所以他在詢問,希望得到答案。


聞言,老乞丐捋須冷冷一笑,說道:「因為你們差點害死了老夫的寶貝,所以你們都該死!」

什麼?

聽到這句話,韓靖雙瞳微微一縮,忽然之間想到了當初獨孤無心說過的一句話——如果薇薇真的在這裡出了事,你們這裡所有人都會被薇薇的外公殺死,甚至還會牽連你們的世家!

這樣算來,難道這老乞丐便是……獨孤薇薇的外公?

難怪獨孤薇薇早就被他禁錮了起來,無法言語!這樣的禁錮,其實就是他先做好的保護!

明白了這一切,韓靖搖了搖頭,淡淡一笑:「你終究會老去!」

這句話,似乎是那麼的莫名其妙,跟現在的局面和正在發生的事情,完全是格格不入的存在啊!

所以老乞丐眨了眨眼睛,第一次露出了不解之色:「小孩兒,你這話什麼意思?」

望著他,韓靖收起笑意,冷冷道:「你保護不了薇薇一輩子! 見鬼的聊天群 !不是嗎?」

額……

聽著望著,老乞丐面色立刻有了精彩的變化。

先是意外,帶著震驚之色,而後是詫異,似乎在思考著什麼,接著又是欣喜,甚至是帶著欣賞的目光盯著韓靖,不斷地點頭。

逆行的白衣天使 ,他笑了:「哈哈哈……獨孤老匹夫說的沒錯,這就是個尖腦殼的小子啊,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

一邊笑著,這老傢伙一邊輕輕揮手,那些縈繞著獨孤薇薇的幽藍光芒隨即散去。

「外公你都幹了什麼?」

果然……

獨孤薇薇怒了,一跺腳上前便對著老乞丐狠狠的一陣拳打腳踢,更是雙眼飆淚:「你都幹了什麼?幹了什麼啊?」

被獨孤薇薇如此胖揍著,老乞丐不單不怒,更是一臉寵溺,彷彿是晚輩在給自己捶背一般。

但他還是開口了,笑道:「好了好了,丫頭著急什麼啊?外公又沒有殺人,一個都沒有殺啊!外公這不是想要試試你這些新結識的朋友,到底可靠不可靠嘛……」

額……

只是這個原因?

… 只是為了試一試獨孤薇薇的這些新結交的朋友夠不夠朋友,所以老乞丐便出手重傷甚至滅殺了那麼多人?

如果韓靖不是最後時刻拼盡全力地祭出了雷帝狙印,豈不是也已經死在了老乞丐的「試一試」當中?

想到這一切,韓靖面色看似平靜,其實眼光依舊冰寒。

即便是獨孤薇薇,也依舊沒有什麼好臉色:「試試?外公你說這是試試?」

責問著,獨孤薇薇指向了四周那些傷勢頗重的斬家下人和武者,更是天識一掃,看到了外面那些御林軍將士們的慘烈。

見她依舊雙眼哀傷充滿了眼淚,老乞丐憐愛地上前一步試圖幫助獨孤薇薇擦拭眼淚,卻被獨孤薇薇讓了開來。

見狀,他只能賠好道:「好了好了!丫頭,外面那些將士,人不錯,外公喜歡他們!內里這些侍衛忠心護主,也算不錯,所以外公哪裡會真正傷了他們?還有那些後輩小子,至少他們沒有丟下你而試圖逃走,算是勉強不該死吧!」

「那……」聞言,獨孤薇薇眼露喜色,問道:「他們現在……」

「外公只是以自創手段封印了他們的奇經八脈而已,其實不需盞茶時間,他們便會全部恢復實力!沒人會死!」

回答著,老乞丐一臉驕傲,說道:「還有那些看似被外公劍氣所傷的傢伙,其實都已經得到了外公送他們的一絲『百家氣』,日後只要融為己用了,對他們都是造化啊!」

額……

不愧是乞丐,吃的是百家飯,穿的是百家衣,練的居然也是……百家氣?

不過也是到了這時候,老乞丐沒好氣地望了韓靖一眼:「這小子本來可以得到最多的百家氣,但他自己不要,外公也沒有辦法!」

暗暗吸一口氣,韓靖隨即暗中運轉體內魂力,果然從自己的傷口處察覺到了一絲詭異的靈氣存在著。

這樣的靈氣,看似微弱並且渺小,卻真的蘊含了難以形容的精純天地之氣,倒也配得上「百家氣」這樣的說法——融百家之長,匯天地精華!

因此,看來老乞丐說的都是對的,他真的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要這些人的命!當然了,如果他一開始就想要滅殺酒肆內外的所有人,或者也早就做到了!

但就在這時,一個威嚴並且帶著怒意的聲音忽然響起。

「到底是什麼人……傷了本將軍士!」

金步英來了!

他察覺到了這家酒肆內外的異變,終於在第一時間趕到了這裡。

此刻才剛一出現,只見他一身戎裝已然冒著金色的光芒,一柄長槍更是早就握緊。

只是當他才看到了這名老乞丐,面色瞬間一變:「這……」

「這」字出口,金步英長槍橫立,雙手持槍便是抱拳一拜:「晚輩金步英,拜見八方乞丐王前輩!」

乞丐姓王!

當初獨孤薇薇介紹自己母親的時候,說的便是王春蘭!

原來,這名乞丐絕非尋常的乞丐,他真正的名字叫做王羽,而且他真正的身份更是不簡單,正是炎黃大陸當今的九絕強者之一,八方乞丐!

和他齊名的另外七人,分別是炎黃帝國的「攬月客」許繼,「撕天手」山本多,以及其他帝國或者世外隱居的「一支長笛」嚴厲,「添香袖手」雪女,「哭笑不得」浪子刀,「醉飲黃泉水」黃泉,「煉魂老祖」小野柳和「第二劍」獨孤無心!

現在恭敬地一拜,金步英拜下去之後就沒有敢自己再次抬起頭來。

「金步英?」

歪著腦袋看了看,王羽似乎想起了什麼,笑道:「不要拜了,當年在你家也討要到了不錯的幾頓飯,老乞丐心裡還在感恩著呢!」

額……

當年王羽曾經去金步英家裡乞討過?想想就知道那是什麼樣的乞討了……敢不給嗎?

「多謝前輩!」

直到這時,金步英才敢收回抱拳之禮,恭敬地退後半步站穩。

望向了韓靖,王羽則再次開口,聲音又回到了冰寒當中:「小子,實話告訴你吧!那一日薇薇丫頭若是真的有事,不說死了,光是受了傷的話你們今天就全部都死定了!」

奶奶的腿,果然是極度寵溺獨孤薇薇的傢伙啊!

難怪那時候的獨孤無心會說出那樣的一句話,看來那時候他的擔心,都是真的——如果獨孤薇薇當日死在了茶館當中,韓靖等人以及各自所屬的世家,鐵定都會遭到八方乞丐的攻擊了吧!

「現在還好,至少丫頭沒事,而且你們倒也算得上是丫頭的朋友!」

接著轉回頭來,王羽說道:「你啊,你可知道外公可是擔心死了?」

「我……我沒事!」

「你還留在這裡,就難以保證一直沒事!」

一人一句之後,王羽終於說出了自己真正的來意:「外公這次來,就是要帶你回去的!而且你爺爺那老傢伙也同意了,所以不管丫頭你答應不答應,外公這一次終究是要把你帶回去!」

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