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這些年在外面認了一位師傅,前段時間師傅仙逝,臨終前告訴舅舅等他死後舅舅就可以回家了,五年的積澱已經讓他從當初的鐵面捉鬼王,變得學會去感化鬼,去幫助鬼了。這對於茅山弟子來說是一個最基本的準則,可往往好多新人做不到!

安葬好師傅以後舅舅收拾好行囊便啓程返鄉,只是這一路上舅舅遇到了太多的鬼怪,知道這是水禍引發的妖亂,心中更想急切的回家,所以星夜兼程終於在今天下午到了縣城,然後徒步回家,準備現在我家呆上一晚。

可是從鎮上走來剛一進村子,舅舅便發現了異常,整個村子上空都是烏騰騰的氣流,然後朝着一個方向聚集,大致看了一下,正是我家的方位!舅舅臉色大變,當下往腿上綁了兩根紅繩,然後念動咒語,便飛了過來!這是茅山中的烈火疾風步,綁上的紅繩作爲坐騎,然後咒語請神力相助。

看着源源不斷進來的鬼魂,在看着門口的兩隻羅剎,舅舅突然就明白了,問題一定出在他們身上!當下舅舅抽出身上攜帶的青銅劍衝到門前,正準備砍下去卻發現這兩隻羅剎一動不動,就像沒看到他一般。疑惑的在他們面前吐了吐氣,果然他們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回頭看了一下門上的紙符,不由大吃一驚!那符陣舅舅當然認識,是外婆最拿手也最厲害的九九歸真符陣,竟然被破了!仔細看了看兩隻羅剎鬼,舅舅突然就明白了原因,一個令他恐懼的詞浮現在腦子裏:投胎門!沒錯,正是投胎門!

大家都知道人死後要經過黃泉路,過奈何橋,而後方可投胎。人死後前世今生以奈何爲界,開始新的一個輪迴,但並不是所有的鬼魂都能即刻投胎。那些做盡壞事不得善終的人,以及對人間有留戀而錯過投胎時間的人都會找不到奈何橋的方向,從而留在人間。

傳說奈何橋長四十九丈,寬七丈,整個橋身以及橋下的忘川河都被厚厚的雲霧纏繞,而奈何盡頭則是無盡金光,魂入金光內,來世可做人!

而站在我家屋門口的這兩隻羅剎感覺不到人的存在只有一個解釋,就是他們被操縱了,舅舅開天眼一看果不其然,兩隻羅剎的身上各有一個圓球狀東西,能有臉盆那麼大,正往外吐着白霧。

控制兩隻羅剎站在屋前互吐白霧作爲橋,同時利用符陣散發出來的金光,從而讓附近方圓百里遊蕩的鬼魂誤以爲這就是他們要找的投胎之門!

“何方妖孽,竟敢動此毒計!看我楊少不打得你魂飛魄散!”想明白了以後舅舅大喝一聲,直接舉劍朝着紅衣羅剎身上的那球形物體刺去,頓時咣的一聲,舅舅虎口一麻只覺得砍在了磐石身上一般。舅舅感覺有些不可思議,這把寶劍是師傅傳給自己的,名爲赤霄。赤霄相傳是赤帝子劉邦斬白蛇的時候用的寶劍,劍身附着七彩珠、九華玉,刃如霜雪。

蜜愛染婚:軟萌迷妹太難纏 雖然他隨身攜帶赤霄,可是並沒有捨得用過,見姐姐家裏遇到百鬼衝陣才亮了出來,沒想到砍在那東西上面竟然也只是響了一聲!

楞了一下,舅舅直接用赤霄劃破自己的中指,而後讓自己的鮮血滴在劍身之上,血遞上去以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擴散開,直到被寶劍吸的一乾二淨!接着舅舅唸了請劍咒,咒語一落,劍體便發出銀光,舅舅再次發力,人劍合一的刺了過去,只聽一陣滋滋的,就像鍋裏的肉即將炒熟那時候發出的聲音過後,紅衣羅剎體內的邪物破了,緊接着她被黑傘收了進去。如法炮製,白衣羅剎體內的東西也被破掉。

果然投胎門一破,那些將要進院子裏的鬼魂恢復了正常,看到院子上空的黑傘之後紛紛快速的逃離,舅舅擡頭看了看,村子上空那團烏騰騰的氣流正迅速消散着。舅舅鬆了口氣,結果身子一閃,險些倒在地上,短暫的時間內他先是用了茅山祕術烈火疾風步,又動用了軒轅傘收了無數鬼魂,精氣已經受損,最後更是發動了大殺器赤霄,身體明顯的感覺透支。

可是舅舅咬着牙雙手握住赤霄,起身靠在了門上面,他知道外婆既然能動用99歸真符陣,一定有大傢伙。現在那東西還沒出現,舅舅怎麼敢休息?

果然,舅舅起身後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院子裏突然變得酷寒!一般的髒東西到來不過是有些陰風,降低溫度,可現在那東西還未至舅舅只覺得掉進了冰窟窿一般!

舅舅連忙掏出一張靈符,夾在手上來回一揮,靈符燃燒起來並且迅速熄滅,舅舅也顧不得餘熱直接將符灰吞入體內,身體才稍微有些適應,起身左手握着赤霄盯着空蕩蕩的院子。

“呵呵··茅山弟子不是我的對手·你趕緊走吧··晚了秀怪本尊取你性命··”

空蕩蕩的院子裏突然響起來陰森森的說話聲,舅舅皺了下眉頭。他開着天眼呢,凡是有形或有魄的那東西都能夠看到,可是現在那東西已經來了,自己卻什麼也看不到!

“難道,這玩意兒已經厲害到這種程度,可以避開天眼幻化於無形?”舅舅害怕了,這將是何種逆天的存在?

突然舅舅腦海中出現外婆那個鮮血淋漓的腦袋,對他說:“你中計了,咯咯··” 第437章

「回城主大人,我女兒已經拜師,被她師父帶走了!」掌柜的顫抖的說道。

「呵呵——果然青衫說的沒錯,好好跟你說話,你是不會老實的!拜師?走了?我倒是想看看,你都死了,她還有什麼心思拜師學藝!哼——」王霸天說著一伸手,直接將掌柜的抓在手裡,手指微微收攏,掌柜的直介面吐鮮血,眼球泛白……

「咳咳……咳咳……」掌柜的咳嗽不止。

大廳中的人看著於心不忍,卻沒人敢多說一句,不是他們冷血,而是他們都不是這王霸天的對手,上去也是送死……

「住手,放開我爹!」這時一個長相秀美的藍衣女子從客棧裡面,飛掠出來怒道。

墨九狸等人一看,終於明白這王霸天為什麼喜歡李歡兒了,因為李歡兒的容貌還算秀美,但是身形卻不是墨九狸那般纖細修長的,而是比較高大的,身形看上去比顧琰幾人還要強壯一些,這跟身材魁梧的王霸天,還真有些夫妻相……

看到李歡兒出來,王霸天直接將手一松,掌柜的被丟在地上,看著李歡兒著急的說道:「咳咳,歡兒,你別管我,快走,快走啊……」

他是老來得女,妻子在生下歡兒的時候,難產而死,是他一個人又當爹又當娘的,將李歡兒從小帶大,李歡兒就是他的命根子,剛才王霸天進來后,他就讓夥計去告訴歡兒快走……

卻沒有想到,歡兒又回來了,他這條老命死就死了,可是歡兒還年輕啊……

「爹,我是不會丟下你不管的!」李歡兒幾步來到掌柜的身邊,扶起自己爹爹說道。

「傻孩子,爹已經老了,這條命沒了就沒了,你不該回來啊,你還年輕啊,千萬不能毀了啊……」掌柜的說著眼眶濕潤,看的大廳內的眾人都有些不忍直視。

「哼,李歡兒,我們城主看上你了,想讓你爹活,就乖乖的嫁給城主,做城主的九姨太,不然就等著給你爹收屍吧!」王霸天身邊的青衫,居高臨下的說道。

「混蛋,我殺了你!」

李歡兒為爹爹服下丹藥,讓一邊呆愣的夥計,扶著掌柜的退到一邊,抬起頭看著青衫嬌喝一聲,抽出腰間的鞭子,抽向青衫……

「找死!」青衫也怒了,頓時跟李歡兒打鬥到一處。

王霸天饒有興趣的站在一邊觀戰,他也想看看李歡兒有幾分本事,這樣才能讓他更有興趣……

李歡兒是認識青衫的,正是因為前幾天她出門買食材,不小心撞到王霸天,在對方想追上來時,她急忙拐進暗巷逃走了……

她記得當時,青衫就在她買食材的店鋪內,沒想到今天他就帶著王霸天,找上門來了!顯然是青衫從那食材店鋪,打聽到自己的身份,將王霸天帶了過來,讓她心裡如何不恨,如何不怒,她恨不得現在馬上殺了青衫這個爛人……

青衫的實力跟李歡兒差不多,都是玄王七級…… 這江底水怪的分身雖然很厲害,但終究是分身,是無法跟赤霄爲敵的,所以他故技重施,剛剛院子裏的酷寒以及陰森的說話聲都是他幻化出來的,就是爲了讓舅舅感到恐懼。舅舅不明所以,誤以爲他已經可以避開天眼,心裏害怕了,那傢伙達到了目的直接出現在舅舅面前,

看到自己老孃的頭顱,饒是舅舅知道這是假的,一時也無法接受,愣住了。等他反應過來再開口,發現說不出話了。沒錯,跟媽媽一樣,他也被控制了。

不過到底舅舅道行比較深,體內靈魂跟那東西爭的難受難分。所以身體就在門前轉來轉去,若是旁人看來一定會覺得他傻了,哪裏會曉得是兩個靈魂在爭奪一個肉體呢?

外婆村口,雨萱跳進水裏沒多會兒就有出來了,不同的是這次她手裏多了塊烏黑的木板,遞給了外婆。

外婆點點頭,將棺材板放入口袋中,然後看了看天空,突然發現附近所有的陰氣都在往我們村子的方向聚集,臉色大變,連忙招呼爸騎車帶她過來,雨萱飄在上空跟着二人。

可是走到一半路程的時候,雨萱突然拉住了爸的肩膀,然後輕輕開口:“爹爹,前面不能走。”

爸雖然不懂陰陽風水,但還是馬上就聽明白雨萱說的不能走指的是什麼,連忙下車,緊張的看着外婆。 穿到男頻爽文里艱難求生 顯然外婆也發現了異常,正一臉凝重的看着前方!

本來爸什麼也看不出,順着外婆的目光看去,頓時打了個機靈。原來是道路兩旁的樹上掛滿了黑色的紙燈籠,放眼看去隨着風吹過那些燈籠一轉動,露出了鮮紅的奠字!而且燈籠沒有點燃蠟燭所以一般人走路根本發現不了。爸有些不可思議,因爲這次去外婆家前後待了也就不到半個鐘頭的時間,是誰把這些燈籠掛上的呢?

“大娘,別管這些個燈籠,咱趕緊回家吧。”爸對於想不通的事情就不去想,心裏惦記的還是我們。

“這是有了要害我們,你看看吧!”外婆陰着個臉往爸眼上抹了幾滴牛眼淚,然後向前指了指。果然,剛纔還看着前面空蕩蕩的,這會兒在看路中央已然出現了一團霧狀的東西像怪獸一般張着大嘴,兩隻眼睛跟燈籠上的字一樣血紅,風一吹嘴巴似乎開得更大了,正對着他們。

“這是什麼呀?”爸只覺得這東西似乎在哪裏見過,但一時半會兒想不起來。

“饕餮!龍九子中最貪得無厭暴虐成型的饕餮!你看他那大嘴沒有,如果不懂其中利害的人直接從這裏走過去,必死無疑!我還要留着精力對付家裏的那東西,不宜在此做法破陣,我們繞道吧。”外婆說完嘆了口氣,因爲身爲茅山弟子,她本應馬上破陣,可是畢竟年紀大了外婆精力有限,此真正是那東西留下的,想靠這個提前削弱自己的力量。

爸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說那其他人怎麼辦。

“放心吧,此陣就是爲我們設下的,如果我們走了他會馬上消失的。”

盛唐女帝 外婆本以爲自己本着能避則避的態度可以安然回到我家,卻沒想到對方竟然死死緊逼!就在他們轉身準備繞道而行的時候,身後的路突然就沒了,眼前除了白茫茫的一片大霧,什麼都看不見!之前說過那天晚上的月光皎潔,這大霧是說來就來的!

外婆皺着眉頭,也沒上車一隻手拄着柺杖一隻手拉着爸的手,摸索着往前走。雨萱看着大霧似乎很恐懼的樣子,外婆他們走了好幾米,她才咬了咬牙跟了上去。

進入以後他們走了好久,還是白茫茫的一片,根本就不到到盡頭,爸有些氣餒的朝後看去,然後就驚奇的發現自己一眼就看到了身後的饕餮以及路邊的那些大黑燈籠。下意識的就開口說遇到鬼打牆了。

外婆看了爸一眼,然後壓低聲音說這不是鬼打牆,鬼打牆是你無論怎麼走都走不出去;而現在我們是一直在往前走,但是身後的死門也一直在跟着我們走,甩不掉的。雖然兩種情況看上去差不多,但是現在這情況要比鬼打牆兇險得多!

雲起風散,在梧溪 爸被外婆說得一愣一愣的,但還是不太明白,就繼續開口:“大娘,那我們該怎麼做?”

“別再說話也別緊張,就像平時散步一樣跟着我走。這種陣法是那些邪道慣用的千里追蹤陣,不管對方多麼厲害只要不能在一定的時間內走出這團大霧,就會被動的入陣,在劫難逃!身後的那些東西都是障眼法,就是爲了擾亂咱們的心緒!”

聽外婆說完爸馬上閉上眼睛,也不再說話,拉着外婆的手憑着感覺往前走着,感覺沒多會兒,最前面的外婆停了下來對他說:“可以睜開眼了。”

果然,睜開眼後爸發現他們已經能夠看清楚前面的路了,這條路爸也熟悉得很,正是通向隔壁小王村的那條土路,完往後看去那些白霧不見了,饕餮死門陣也不見了。

爸鬆了口氣,正準備讓外婆上車,畢竟前後已經耽誤了不少時間,爸心中的不安越來越濃。還未來得及開口外婆就把臉湊過來低聲說:“趴下,身體緊貼着地面,等會聽到什麼聲音也別擡頭,屏住呼吸!”

雖然不明所以但是爸還是照做了,從我帶着招魂幡回家到現在這好幾個小時的時間讓他遇到了太多兇險,也讓他變得事事謹慎起來。按照外婆說的,趴下,直接將身體貼在了地上,然後憋住了氣。過了也就米秒鐘,外婆也趴了下來,沒有說話,周圍靜悄悄的。

爸本來閉着眼睛,可是想到外婆沒有說非要閉着眼,又把眼睛睜開偷偷往前看去。突然,前面颳起了一股陰風,緊接着空蕩蕩的土路上出現了一隊人馬,像極了現在古裝戲裏面的達官貴人外出時的場景,裏面的人拿着各式各樣的兵器。不同的是這些人沒有一點聲音,靜悄悄的。仔細一看,嚇得爸差點叫出聲來,那些人的腳都是懸空的,雖然離地面不到20釐米,看上去跟常人無異,但是這小小的20釐米足以證明他們不是人!

更要命的是這些不是人的東東,正排着隊無聲無息的朝着自己這邊走了過來。爸看着他們突然想到了聽過的故事裏面的一個詞:陰兵過境!

一般人死之後,陰間就會派鬼差前來拘押鬼魂,以免留在人間。但當人間發生動亂的時候,死者千千萬萬,就會出現陰兵過境的情況,那是因爲死者太多,少量陰差根本無法完成任務。現在比較著名的陰兵過境的實例是唐山地震那次,一夜之間死了20多萬人,隨後就有人發現了陰兵過境!據說陰兵過境,生人莫近。如果遇到陰兵過境來不急躲避就要馬上趴在地上,否則不日將死於非命!

憋氣對爸來說不算什麼,因爲他小的時候村子裏還有河,爸兒時的時光可以說是在水中度過的,小夥伴們一起在水裏比賽扎猛子憋氣,他那一輩人也都因此練就一身憋氣的本事。可是現在從趴下來到現在不到兩分鐘,他就有了一種窒息的感覺,有些憋不住了,這時候外婆在邊上輕輕拍了他一下,爸就覺得突然就不難受了。

而那些陰兵慢慢走來,看到地上的爸和外婆停了下來,似乎在判斷什麼。過了一分鐘,帶頭的鬼差直接從爸的身體上面走過,爸趴在地上甚至都能夠感覺到那鬼差的鞋子與自己後背發生摩擦。 第438章

「小姐,你說他們誰能贏?」沉香好奇的問道。

「那個女子會贏!」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哦?真的嗎?我看他們實力差不多啊!」沉香說道。

「雖然實力一樣,但是那女子馬上就要突破了,這個叫青衫的,今天做了墊腳石了!」墨九狸淡淡一笑的說道。

聞言,顧琰和忘川,雪景等人也有了幾分興趣,紛紛看向戰鬥的兩人……

隨著兩人一來二去的打鬥,原本臉上一副得意洋洋的王霸天,忽然間,臉色一變,眾人這才發現,李歡兒身上的氣息,竟然越來越強,從開始的勢均力敵,到現在幾乎壓著青衫暴打,再這麼下去,這個青衫,很快就會敗了……

青衫現在也是鬱悶的想死,分明他們的實力一樣,為什麼這李歡兒打著打著,就跟打了雞血似的,越來越強,這到底是什麼鬼啊啊啊啊……

「該死的,李歡兒,你竟然隱藏實力!」青衫怒吼道,他實在想不明白李歡兒為何比自己厲害,唯一的可能,就是對方隱藏了實力。

「哼……」李歡兒聞言冷哼一聲,接著身上亮起一道晉級的光芒,直接將青衫一道攻擊反震了出去,咳出一口鮮血,險些跌倒在地。

「嘖嘖嘖,沒想到竟然晉級了!」

「是啊,估計沒有今天一戰,她想晉級還沒這麼容易呢!」

「沒錯,沒想到那個青衫,做了這姑娘的磨刀石!」

「是啊,現在她已經是玄尊了,那男人根本不是對手!」

眾人紛紛議論道……

青衫擦掉嘴角的血跡,瞪著李歡兒,吃了她的心都有了,該死的,自己竟然被她給利用了!竟然利用自己來晉級,真是氣死他了……

可是,現在對方是玄尊,他根本就不是對手!可是,想想他就窩火的不行,氣的這一口氣憋在心裡,上不來下不去的,無比的難受……

「李歡兒,就算你突破了,老子今天照樣教訓你!」青衫怒吼道。

「我今天一定要殺了你!」李歡兒絲毫沒有晉級而開心,瞪著青衫狠狠的說道。

「哼,既然你找死,老子成全你!青芒,出來吧!」隨著青衫的話落,他的身上散發一道青光,一條青色的九頭巨蟒出現在青衫的身邊。

眾人見狀紛紛到底一口冷氣,實在是這九頭巨蟒太過駭人了!整個身子蔓延拖到了客棧的門口,將整個客棧大廳另一半的院子,都給佔滿了……

長度足足有百米長,幾個人合抱那麼粗,看起來真是非常的恐怖!李歡兒看著對面的九頭巨蟒,眼中也帶著幾分警惕,她也有契約獸,只是跟對方的比起來,她的契約獸就弱多了,根本不用喚出來了,即便出來也會被九頭巨蟒的威壓壓制住,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

「這九頭巨蟒不錯……」墨九狸忽然說道。

顧琰等人好奇的看向墨九狸,結果又聽到她說:「烤著吃的話,應該很可口的,寶寶應該會喜歡吃的!」 從打頭的陰差從自己身上走過,到最後一個陰兵離開,一共有五分鐘時間。後來聽爸給我講這件事,他說這五分鐘時間是他這輩子最接近死亡的一次,當時憋着,哪怕呼吸那麼小小的一下,也會馬上被他們察覺,即刻就會被勾走魂魄。

起身以後爸拉起來外婆,急匆匆的趕往我家,一路但也沒有遇到什麼異常,只是在快到家門口的時候,溫度突然低了下來。

“你等着,我先進去看看。”外婆將爸推到了牆邊低聲說完,自己拄着柺杖進了家門。在這裏說一下,如果是遇到了什麼不乾淨的東西,無論如何都不能分散開!人多力量大,聚集的陽火也大,還有可能合力將其驅走,若是分散開來,一個也跑不了,妥妥滴!而外婆之所以放心讓爸等着是因爲有雨萱這千年女鬼再一旁守護。

外婆進了院子發現有一個人在門前轉來轉去,定眼一看這人不就是自己兒子楊少麼?

“兒阿,你回來了?”看到五年未見得兒子外婆喜出望外的走上去,舅舅看到以後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奸笑,也走了過來,邊走邊開口:“娘,我回來了。”

外婆大步往前走着,卻聽見兒子又開口說道:“娘,別過來!”

楞了一下外婆突然就反應過來,之前自己太過驚喜,竟然沒有仔細想爲什麼會在那裏踱步。往後退了一步,然後對着舅舅說道:“孽障還不速速離去,你想魂飛魄散不成?”

“娘,這東西本身不難對付,就是詭計多端,你要小心我現在已控制不住自己了。”舅舅見到老母自然高興,可無奈就是擺脫不了。

“嘿嘿,茅山弟子少管閒事,今日我必取陰靈魂魄!”話雖然是從舅舅嘴裏說的,但儼然已不再是舅舅的聲音。他口中的陰靈自然指的是我,那些道行很深的大傢伙都會各地尋找我這樣陰月陰時出生的孩子然後吞了他們的魂魄,從而增強法力。這時候外婆和舅舅還以爲他只是爲了我的魂魄,卻不曾想這背後竟然有這那麼大的陰謀,當然這是後話。

外婆不敢大意,退了一步之後便再次唸咒請神,沒等外婆唸完,舅舅突然就感覺自己恢復正常了,連忙開口:“娘,那東西跑了。”

見他恢復外婆也就收回咒語,然後仔細打量了一下舅舅,微笑着開口:“不錯不錯,我兒出息了。”外婆在就知道自己的陣法被破,如果沒有舅舅再此抵擋恐怕我早已被吞了魂魄。她也知道那東西的厲害,從自己陣法被破倒現在過了將近一個小時,那東西卻仍未闖進屋門,可見舅舅的實力。

“娘,這傢伙竟然利用您的陣法,設下了投胎門。我要再晚來一會兒,姐和姐夫他們可就···”

“糟了!”聽舅舅說完,外婆纔想起來自己一時激動,竟忘了叫外面的爸回來,喊了一句便往外跑,舅舅看了看空蕩蕩的院子,怕那傢伙趁這裏沒人再回來,也沒敢跟着外婆。而是推開門進了房內,一眼就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媽。

舅舅當下就瞪着眼睛再次將中指上的血滴在赤霄上,待赤霄飲血後散發光芒,舅舅念動咒語,同時猛地將赤霄揮了出去。透體通光的赤霄寶劍飛了出去,貼在了門上。

之後舅舅蹲下將媽扶起,然後開天眼一看,媽肩上兩盞陽火俱滅,頭頂陽火也晃得厲害,看上去隨時毀滅掉。人體內三把火,也有人稱之爲三盞燈。滅其一,身體會感到寒冷。滅其二,會出現神志不清或者昏厥。三盞齊滅,必死無疑。看着媽情況如此危機舅舅連忙燒了紙符喂媽喝下去,本以爲另外兩盞燈馬上會燃燒起來,可是舅舅失望了,喝完以後除了頭頂陽火穩了一些外,靈符對媽似乎沒什麼能用了。

“難道娘已經給姐喝過了?那就糟了。”舅舅疑惑的嘀咕道,然後發了愁。衆所周知無論是我們中華文化裏的神仙佛道,還是西方里面的上帝,講究的都是一個心誠則靈。所以也就必然性的會造成對神力的限制。

眼下的情況便是如此,媽之前就被鼕鼕拍了兩盞燈,被外婆餵了符水後才倖免於難。可是外婆一走媽身體又被控制,然後還自己捅了一剪刀,導致體內精氣迅速流失,因爲剪刀不光能夠辟邪,還會吸食人體精氣。我國好多地方都有這逢年過節不準碰剪刀針線之類的東西,就是在避諱,可是媽爲了不讓那東西近身一直沒有敢把剪刀拔出來,體內精氣被吸得七七八八。如此說來她多次請神失敗,也是不無原因。

舅舅咬了咬牙狠下心把媽肚子上的剪刀給拔了下來,可能是突然的劇痛刺激了媽,竟然醒了過來。

看到媽的眼皮動了動舅舅連忙開口:“姐,睜開玩看看我,我是少少。”

舅舅一別五年,但回鄉還是一口鄉音。在以後的日子裏我曾問過他爲什麼那麼多人回想之後操着滿口外地話,而他沒有。舅舅只跟我說:浪兒,你要記住無論身處何時何地,都不能忘本。一個人如果連自己的鄉音都忘了,那是很悲哀的事情。可惜的是,那時的我還不懂這句話的含義,待我滿目霜白的時候剎那間想起這句話,卻早已物是人非。

“弟弟回來了麼?”聽到舅舅的聲音媽努力的睜開眼睛,眼前卻是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到,聲音異常虛弱,手很費力但又很努力摸索着,直到摸到了舅舅的臉媽的臉上來露出了笑意:“弟弟沒瘦就好,姐還怕你在外面吃苦呢。”

“我沒吃苦,姐你現在情況不好就別說話了。”舅舅笑着說道但眼睛卻溼潤了。

再說爸,外婆進去之後他就在外面站着,由於他就在院子外面,舅舅和外婆的對話他都聽到了,心裏也是很高興,聽到舅舅說那東西跑了,爸就不準備等外婆來叫自己,準備擡腿進院子,這時候外婆正好過來衝爸笑了笑說跑了,可以進來了。

爸點點頭迎了上來這時候衣服叫突然被拉住了,爸知道那是雨萱拉的,心裏不由得警惕起來。

“怎麼了?快跟我進去,省的那東西在殺個回馬槍。”見爸突然停下來,外婆眼角閃過一絲鋒芒而後又換回那副慈祥的面容,但爸有了警惕之後,捕捉到了那絲鋒芒,伸手摸住了兜裏的乾坤帕,心裏踏實一些繼續向前邁步。

走到外婆跟前爸沒有猶豫迅速將乾坤帕拍在她的臉上,可惜爸想象中這東西被打回原型之後魂飛魄散的場景並未出現,外婆看了看乾坤帕咯咯冷笑一聲,接着就伸出雙手朝他抓來!爸愣了,一時竟忘記躲閃。

“休想傷我爹爹。”這時候一直隱身在旁的雨萱現身了,嬌喝一聲,伸手擋開了假外婆的手。其實在爸往前走的時候,雨萱還在拉扯着他。只是爸沒有聽,他以爲雨萱忘記自己裝有乾坤帕。其實他錯了,乾坤帕只對真身有用,對於幻化的分身確實無可奈何,就像一塊毛巾可以包住冰塊卻對水無可奈何是一個道理。

看到突然出現的雨萱那東西楞了一下,而後臉上就然出現了*的笑容,嘿嘿笑了笑開口:“你在這裏我竟然感覺不到,看來你也會道行不淺。做我夫人怎麼樣?”

“誰要做你夫人!”雨萱前世就是因爲被人看上美色,誓死不容才落得個如此下場;見他如此立刻暴走。揮手憑空出現一條紅綾,朝他打去。 第439章

聞言,顧琰等人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下,烤著吃?小姐這是準備將這九頭巨蟒收了么?

這時,青衫對著身邊的九頭巨蟒道:「青芒,給我撕了她!」

九頭巨蟒聞言看向對面的李歡兒,蛇尾對著她就是一掃……

「啪……」的一聲,地面都跟著顫了幾下,好在李歡兒躲得快,不然直接被拍成肉泥了……

青衫直接身子一躍,站到九頭巨蟒中間的蛇頭上面,瞬間李歡兒就跟九頭巨蟒打在了一起,哪怕之前沒有突破,李歡兒之前對付青衫,也是勢均力敵,可是如今突破了對付這九頭巨蟒,依舊非常的吃力……

不過半個時辰過去,李歡兒就有些招架不住了,身體被巨蟒打的滿是傷口……

「啪……嗖……」

「噗……」

「歡兒……」

九頭巨蟒一個擺尾,直接打在了李歡兒的後背上,將她打飛出去,摔在地上吐血不止,客棧掌柜的大喊一聲飛奔過來,看著女兒被打的渾身是傷,此刻進氣少出氣多,掌柜的一把年紀終於忍不住掉下眼淚來……

看著身後的王霸天,跪在地上磕頭道:「城主大人,求求你,求求你放過歡兒吧!她還是個孩子啊……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哼,讓我放過她也行,要不是她性子這麼烈,我也不會讓人教訓她!既然你現在求我,那我問你,可是答應將她嫁給我了!」王霸天看著地上磕頭的掌柜的說道。

「這……這……不瞞城主大人,歡兒已經定親了!」掌柜的低著頭說道。

「定親了?沒事,不管跟誰定的,你去退了就是了!總之,只要她今天答應嫁給本城主,你跟她以後都會吃香的喝辣的,否則……明年今天就是你們的忌日!」王霸天看著掌柜的冷冷的說道。

「你……」

掌柜的瞪著王霸天半天,又看了看一邊虎視眈眈的青衫和九頭巨蟒,再看了看狼狽不已的李歡兒,老淚縱橫的來到李歡兒的面前道:「歡兒,歡兒是爹無能,是爹對不起你啊!你……你……要不就……就……」

「咳咳……爹,我沒事!我懂爹的意思,只是我寧可死,也絕對不會嫁給她的!」李歡兒看著自己的父親,堅定的說道。

她知道爹希望她活著,想讓她委屈求全的活下來!可是嫁給王霸天,成為他的玩物,她活著還有什麼意義?與其生不如死的活著,她寧可死的有尊嚴……

「爹,歡兒不孝,您的養育之恩,歡兒來世再報答!」李歡兒看著掌柜的,流淚說道。

「傻孩子,能有你這個女兒,是爹的福氣,爹爹無能,不能保護你一生安好,是爹的錯!如果還有下輩子,爹一定不會再讓你受一點苦的……」掌柜的看著女兒說道。

父女兩人對視而笑,他們的眼中帶著決絕和解脫……

眾人看著這一幕,都有不忍的別開眼,因為大家走知道,他們說出這些話,會有什麼樣子的結局…… “你在考慮考慮?和臭人類在一起有什麼好的,如果你能跟我,我們二人聯手定能做世間鬼皇!”被雨萱的紅綾擊中,那東西明顯的臉上抽搐一下,但是並沒有生氣,反而還在向她示好。從投胎門就可以看出,這鬼東西已經擁有了智慧。現在她不僅垂涎雨萱的美色,更是看中了她的千年修爲!

“廢話少說!”雨萱能夠苦守千年,又怎會理他?收回紅綾後直接從口中吐出一縷黑煙,迅速的擊在他的胸口。頓時那東西胸口發出了滋滋的聲響,他啊地叫了一聲身子往後退了兩三米看樣子是被雨萱傷到了。在這裏說一下,如果是道行很深的鬼,或許再厲害的道士都奈何不了他,但是隨便一個小鬼都可以在他沒有防備的時候重創他!就像是人一樣,小孩子可以趁大人不注意將其殺死。

見無法勸動雨萱,那東西終於露出本來面目,身體有外婆的樣子化作了一團。之所以成其爲一團是因爲無法形容他的樣子:雖說是人形但通體都是腦袋,有豬腦袋、狗腦袋,雞腦袋,甚至還有好幾個人腦袋,最恐怖的是那些腦袋上面的眼睛都是血紅的,此刻全部惡狠狠地盯着雨萱還有爸。

“嘔··”爸見過鬼沒錯,但那充其量只是恐怖而已,最起碼整體上還是具備人的形態;眼前這東西着實噁心到了他,爸忍不住吐了出來。

“我很醜麼,咯咯··”見爸吐了,那傢伙突然就開口陰森森的問道,由於他身上各種腦袋都有,一說話十幾張嘴同時發出聲音。淺淺的衚衕裏迴盪着他那陰森森的“我很醜麼,咯咯···。”

雨萱強忍住噁心,把爸擋在了身後,然後看着那團東西開口:“你說的沒錯,我們同屬鬼道。只要你不在威脅我的家人,我們就此罷手!”

“家人?你不會告訴我房裏那陰靈就是你的小郎君吧?哈哈···”那東西似乎聽到了最好笑的笑話,放聲大笑而後繼續開口:“你打了我兩下,我該出手了。而且我告訴你這陰靈的魂魄我是吞定了,沒有人能夠阻止我!”說到後面的時候聲音已經近乎癲狂,他身上的那幾個人頭同時面露猙獰!緊接着他整個身體向前一竄,所有的腦袋都向前探出,朝着雨萱咬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