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遠和楚言聊天,肖明珠在旁邊吃東西,不過明顯心不在焉。

「不合胃口嗎?」致遠忽然問。

肖明珠一怔,搖頭。

致遠笑了下:「我怎麼覺得你有點眼熟?」

肖明珠抬頭看著他,眼眶有些紅,她抽出紙巾:「不好意思,煙味太大了!」

「那我們走吧,反正也吃的差不多了!」致遠說。

楚言老奸巨猾,早就看出肖明珠不對勁,他笑了下:「好!「

上了車,楚言問:「你住哪,我送你回去!」

肖明珠報了個地址,楚言開車,路上他感覺肖明珠一直在走神,開口問:「你和致遠以前認識?」

肖明珠抬頭對上楚言的眼睛,知道躲不過才說:「是,我們是初中同學,不過他只在班級待了不到一個學期就直接跳級上高中了!「

楚言看了看,肖明珠也就是二十不到,致遠那種高智商的人,和她應該真的是同學。

「你喜歡他?」楚言開口。

肖明珠點頭:「我還給他寫過情書,不過沒得到回應!」

楚言就不再說什麼了,到了肖明珠家小區,楚言忽然回頭看了肖明珠一眼,道:「明珠,人生下來有很多無奈,但是千萬別走彎路,否則回不了頭!」

肖明珠愣了片刻後點點頭道:「謝謝!」

說完跳下車跑了。

楚言給致遠打了個電話:「你猜的不錯,她是你的同學,而且據說暗戀你,還有印象嗎?」

「有!」

致遠說:「她給我寫過情書,內容我到現在都可以背出來!」

楚言樂了:「你對她有意思?」

不知道為什麼,楚言想到了楚箏,那個可憐的人。

致遠笑:「楚叔叔說笑了,事實上我記得所有看過的東西,這種本事俗稱過目不忘!」

楚言「…」

「我剛剛拜託朋友查了,她不是風尚傳媒的人,不過沒關係,她這個時候出現在我們周圍一定有別的原因,我們只要靜觀其變好了!」

致遠說的很有自信。

楚言有點羨慕商璟煜有這麼優秀的兒子,同時他自己並不是很想結婚,楚言覺得,他做不到一生一世只愛一個人,那樣真是太無趣了,與其被婚姻束縛,不如一個人自由自在,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

他搖搖頭,啟動了車子。



第二天,致遠就到了風尚傳媒,而且偶遇了肖明珠。

致遠看著她,忽然有種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感覺。

他看肖明珠就是這樣的,這位老同學還真是迫不及待的要暴露呢。

「真巧啊,商致遠!」肖明珠打了個招呼。

致遠微微一笑:「你來風尚傳媒做什麼?」

肖明珠道:「當然是來參加海選了,難道你不是?」

致遠看了一眼樓下的海報,瞭然。

「我也是!「

肖明珠很高興,和致遠介紹著。

風尚傳媒最近要推出一擋《我們結婚吧》的大型綜藝節目,今天就是海選,說是海選,其實能來的都是在圈裡有點名氣的,像致遠這種,完全是走後門的,他跟楚言要了通關文蝶,一路暢通,他也不是真心想入選就是想進入風尚傳媒,揪出風尚傳媒,以及肖明珠背後的人。

肖明珠道:「今天來的都是有些名氣的!」

意思是致遠沒名氣。

致遠正要說話,忽然有人過來了,一男一女,都是整容臉,漂亮是漂亮,但是看著總覺得哪裡不太舒服。

「這不是肖明珠嗎?你也來了,我怎麼聽說你被劉總封殺了?」女人的聲音透著幾分尖酸刻薄,洋洋得意的樣子,讓人看著就想拍兩巴掌。

肖明珠冷笑:「劉婷婷,你別得意,我被不被封殺不關你的事,你還是多打點玻尿酸吧,額頭都癟了!」

劉婷婷面帶憤怒,但是還是忍住了,她忽然看向致遠:「你的男伴我沒見過,哪裡的過氣十八線?」

肖明珠沒說話,致遠先開口了:「你搞錯了,我不是過氣十八線,我就是純走後門進來的!」

劉婷婷一怔,肖明珠道:「我們致遠的後台可是硬到你惹不起,不想死就快滾!」

劉婷婷狠狠瞪了她一眼,想到她剛剛的話,識趣的走了。

他們走後,致遠看了一眼肖明珠:「想不到你嘴巴還挺毒的,我怎麼記得上學時你很內向的?而且…」

他仔仔細細的看了看肖明珠:「當時你也不長這個樣子!」

肖明珠一怔,隨即道:「你還記得我的情書?」

致遠點點頭。

肖明珠有點緊張:「那你當時為什麼不回應我?」

是啊,為什沒回應?

致遠忽然說不出難聽的話來了,對於一個內向的小姑娘來說,能給自己寫情書,那是需要多大的勇氣。

「我當時太小,沒有戀愛的心情!」

「那現在呢?」肖明珠忽然問。 致遠不知道怎麼回答,正好那邊已經開始排隊了,他們就先過去。

肖明珠卻沒打算就這麼揭過去,又問了一句:「現在你會考慮我嗎?」

說完她又補充:「我還喜歡你!」

致遠搖頭笑笑:「我現在也沒有談戀愛的心思,抱歉!」

肖明珠沒吭聲,過了一會兒,她抬頭:「沒關係!」

兩個人氣氛有些尷尬,不過好在很快拿到了號碼,等著面試,半個小時后,兩個人一起進去面試。

致遠走後門走的理所當然,加上他和肖明珠外形好,不是整容臉,自然就被錄取了。

「周一來複試!」

……

兩個人出來后,肖明珠看起來很高興:「我們要不要慶祝一下?」

「好啊,我請客!」致遠很爽快的答應了!」

肖明珠道:「我親自下廚怎麼樣?」

致遠想了下,點點頭。

肖明珠的公寓就在申城的一個高檔小區里,一室一廳,裝修還不錯,兩個人買了菜就上樓,致遠看了看屋子,笑道:「除了我妹妹的屋子,我還是第一次進女孩的房間。」

「對了,溶月現在在哪裡?」肖明珠問。

「她在首都大學!」

「真好啊!」肖明珠滿臉羨慕。

致遠沒說話,肖明珠去做飯,致遠就坐在客廳里看電視,偶爾瞟一眼廚房的方向。

很快,肖明珠的飯菜就好了,致遠笑了下:「你這廚藝不怎麼樣啊」

肖明珠有點不好意思道:「一個人活,餓不死就行!「

「我也不挑!」

兩個人吃著飯,肖明珠偶爾看一眼致遠,心裡五味雜陳。

致遠啊,我要是早遇到你就好了。

吃過飯,致遠感覺沒什麼事情,起身告別道:「周一見!「

肖明珠把他送到門口,忽然抱了他一下:「致遠,周一見!」

致遠下了樓,抬頭看了一眼肖明珠房子所在的方向,摸了摸自己的臉,忽然覺得自己有了中央空調的潛質,或者可以說,自己其實也是個渣男?

肖明珠目送他離開,眼中頗為不舍。

一個聲音忽然傳來:「怎麼,捨不得了?」

肖明珠急忙搖頭,眼神中現出一抹恐懼:「不是!」

「我看你就是捨不得,商致遠家世好,性格好,人又帥,你當然會動心,這我很理解。不過…」

聲音頓了下又說:「你要想清楚,像你這種女人他是看不上眼的,你只有自己足夠強大,才能得到自己想要東西,或者…男人!」

肖明珠嘆了口氣:「我知道,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

她話音剛落,忽然一股大力,肖明珠朝後飛出幾米,撞在茶几上,疼得眼淚都下來了,她臉色蒼白,嘴唇發抖,卻說不出一句話來。

聲音冷笑:「你若是控制不住,我會幫你!」

肖明珠緩了半天才緩過來,忍著疼哆嗦道:「我知道了!」

「呵…」

一聲冷哼傳出來:「現在,你受傷了,應該叫商致遠看看你了!」

致遠還沒出小區門就接到肖明珠的電話,他急匆匆的上樓,敲了半晌門才開,肖明珠臉色發白的站在門口,看起來十分不好。

「怎麼了?」致遠問。

肖明珠苦笑:「摔倒了!」

致遠進門,換了鞋:「我幫你看看!」

肖明珠點點頭,趴在沙發上,掀開自己的衣服,致遠看到她的後背一大片全是青紫,肖明珠皮膚白,這些痕迹看起來十分的扎眼,有一塊還磕破了,參雜著一些血絲…

致遠咽了咽口水,神色忽然不太自然道:「我去買葯吧!」

「不用!」肖明珠拉住他:「床頭柜子里有!」

致遠進了卧室,在床頭櫃里找了下,果然看到一瓶跌打葯,正要拿走,忽然看到了一張照片,他拿起來,照片是以前拍的,學校的大合照,致遠有點懷念的看了一眼,很快找到了他和溶月,和溶月站在一起的正是肖明珠,那時候,肖明珠的長相和現在有些不同,更青澀,五官也有點普通,現在的肖明珠的五官更像是被ps過的一樣。

對,就是這種感覺。

致遠一時間分不清她是女大十八變長開了,還是有別的原因…

他拿著跌打葯出來,看見肖明珠白皙的背部,走上前道:「你忍著點,我給你擦藥!「

「嗯!」肖明珠懶懶的應了一聲就不動了。

致遠洗了手,將葯抹在手上,輕輕的擦在肖明珠後背,肖明珠疼得叫了一聲,這一聲很突兀,致遠皺眉,孤男寡女的共處一室,這麼擦藥…

致遠笑了下:「你別叫了,再叫該出事了!」

肖明珠一怔,隨即苦澀道:「要出事早就出了,誰不知道商小公子的為人,潔身自好!」

商小公子是學校人給致遠起的外號,一般人提起他的時候都這麼說,畢竟姓商的在申城不多,而商璟煜在申城隻手遮天。

致遠聽到這個外號,笑了下說:「我可沒有仗勢欺人!」

肖明珠應了一聲,忍著疼問:「致遠,你沒想過找個女朋友嗎?」

致遠道:「想過,不過我娶的女人只負責給我生孩子,延續商家的香火,其他的我是不會管的,所以,到時候我準備的找人工做!」

肖明珠一怔,回頭看了他一眼。

致遠很專註的做著自己的事情,並沒有看她,臉色平靜祥和,有種獨特的魅力。

「為什麼?」肖明珠問。

致遠道:「嫌麻煩!」

嫌麻煩!

肖明珠沒想到是這麼個理由。

其實致遠說的是真的,他見過父母的感情,那豈止是一個麻煩能說的清楚的?還有離影和景文,以及一個看起來正常,實則神經病一樣的景鈺…

致遠覺得男子漢大丈夫,建功立業,走遍大江南北都行,沒必要把感情浪費在兒女情長上,故而他覺得自己只要完成任務,等父母想抱孫子的時候,如果溶月沒生,他就要一個,如果溶月生了,致遠就更省事了。

他把一切都想好了,自然面對任何女人都是一副平淡的樣子。

肖明珠滿心的失望:「你不會是喜歡男人吧?」

致遠笑:「說不準!「

畢竟他前段時間唯一的緋聞女友是個男人。

呵… 肖明珠不在說話,等致遠給她擦完葯,她居然睡著了。

致遠帶上門,出了小區。

周一很快到了,致遠和肖明珠一起到了風尚傳媒,這一次來接待他們的換成了風尚傳媒孫經理,孫經理笑道:「早知道是商小公子,還面試什麼,您這形象,直接晉級!」

致遠也笑:「那還真是麻煩孫總了。」

肖明珠不吭聲,心中卻在想,果然有錢有權就是好,別人擠破頭的機會,致遠一下子就得到了,別人還要哄著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