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暗夜遊神,每天晚上也抽出一些時間修煉。元力的提升,就直接依靠丹藥來提升吧!

在想好了今後修煉的路線之後,羅羽這才露出了一絲笑容。第一件事,羅羽便是鞏固自己的星主境界。因爲小不點遭到危機,羅羽沒有好好鞏固自己的星主境界,就衝了出去和紫田星主他們拼殺。

第二天,在羅羽的小院上空,羅羽將朱二三兄弟叫了過來,開始切磋,感受着他們三人聯手聚力的感受。

“轟隆隆!”

巨響傳開,羅羽身子微微一震,整個人被拋飛了出去。

羅羽這次戰鬥並沒有狂化,而是以正常形態戰鬥。所以,面對朱二三兄弟,還是有點不足。不過,卻可以鞏固羅羽的星主級境界,讓羅羽爭取早日悟透舉重若輕的境界,正常形態也達到星主巔峯狀態。


在有了觸動之後,羅羽就會讓朱二三兄弟離開,自己進入房間,來到虛空塔開始修煉九轉金身。

“二哥,大人這是怎麼了?讓我們每天早上都來和他切磋!”朱三不解的看着朱二,覺得羅羽的行爲有點不正常。

朱二瞪了一眼朱三,說道:“老三,你問這麼多做什麼。大人可以陪我們修煉,對我們來說只有好處,沒有壞處。爭取我們也早日進入星主級。”

朱四笑呵呵的說道:“三哥,這你還不明白?大人這是讓我們努力修煉,早日成爲星主級強者。否則,大人也不會教我們舉重若輕的入門辦法了!”

沒錯,羅羽藉着和朱二三兄弟切磋的時候,也想讓他們三人早日成爲星主級強者,所以告訴了他們舉重若輕的入門辦法。

朱二三兄弟,玄氣和精神力都早已經達到了星主級的要求,唯獨在境界上,還沒有達到要求。一旦境界也跟上來,那麼羅羽手裏就要多出三位星主巔峯強者,這將是羅羽手裏又一張王牌。

聽到朱四的話,朱二笑道:“老四說的沒錯,我們可都是夜魔狂人的傳人,大人是血跡戰將,我們可不能太弱,否則就真的對不起祖宗了!”

“嗯,我們不能讓大人看扁了,怎麼說我們也是夜魔狂人!”老三和老四幾乎同時露出了堅定的目光。

PS:最後說一句,希望喜歡本書的書友,都註冊個賬號,收藏本書!謝謝! 「哦?你能有什麼大事?」傅天露出不以為然之色。

見周揚依舊是一副不願理睬的模樣,傅天眉頭一皺,伸起的右手上泛出一縷紅色光華,逐漸的一道赤紅色小劍出現在指間,看上去平平無常,但卻是有一股內蘊的可怕氣息。

傅天並非嗜殺之人,只是身為一族之主,他所擔負的責任太重,若是不能確認周揚的身份,那就定然不能將其留下,畢竟他要為全族人的安危負責。

見此,傅琳兒沒有辦法,只好說道:「爹爹,我們發現了一個上古傳送陣!」

聞言,傅天猛地頓了一下,而後陡然轉過頭來,眼睛瞪的大大的,手上的紅色小劍也消失不見。

同一時刻,何老也是連忙張開了道域,將整個房間封閉的嚴嚴實實。

傅琳兒兩人被兩人的舉動嚇了一跳,按理說,族府內院已經是絕密之地,但何老依舊是張開了道域,可見這個消息的重要。

「琳兒,你確定是上古傳送陣?」說著,傅天激動地問道,話語間竟是連聲音都有些顫抖。

「是…是啊。」傅琳兒愣愣的答道。

何老在一旁洒然一笑,卻是說道:「琳兒,勿怪你爹這麼激動,上古傳送陣這種東西,關係重大,即便是在整個東極道域之中也是鮮有,所能掌控的無一不是那些強大的部族,你且慢慢的說。」

事實上,傳送陣一般只要領悟空間法則的修仙者,修仙跨到中期便能布下,只是安全與方向很難保證,而上古時期的傳送陣就不同了,那種傳送陣能保持到現在仍不曾損壞,至少都是仙級高手布下的,價值連城絕非空話。

別的不說,就算是留作後手之用,待到族群危機存亡之際,也能用之保存一點火種。

畢竟是一族之主,傅天此刻已經平息了心態,問道:「你們是怎麼發現上古傳送陣的,慢慢說吧。」

……

「這麼說,你們是因為寶光才趕過去的,想要尋得法寶,結果卻是發現寶光竟是此人發出,而他正躺在上古傳送陣之上?」

聞言,傅琳兒和季空都是點了點頭。

傅天眉頭微皺,踱步沉思起來。

傅琳兒卻是不耐煩了:「爹爹,他明顯是通過傳送陣傳送過來的,只是修為過低,無法承受傳送之時的空間壓力才這樣罷了,不可能是別的宗族派來的jiān細,在我們倉合郡有哪個宗族這麼大手筆,為了對付我們連上古傳送陣都不惜暴露。」

「好了,這小子的事情我自有分寸,當務之急是將上古傳送陣的事情報告給老祖,看看他的看法。」說著,就要出去。

傅琳兒連忙攔住:「等等,爹爹,你也將他帶去吧,他的傷估計也只有老祖能治,而且關於傳送陣的事情也與他有關。」

「嗯,也好,那你就帶著他和我一起去見老祖吧。」

而後轉頭又道:「何老,那盤棋…我們就下次再下吧。」

何老微笑著點了點頭。

……

幾人穿過了後院的小道,進入了一處宛若世外桃源之地,這裡鮮花遍放,綠草如茵,青山綠水應有盡有,靈氣雖然不比外界充裕,但是卻是充滿了一股空靈之氣,使得靈氣純潔無比。

傅琳兒眼睛都看花了,嘴裡不住的讚歎,心裡想著以後能不能找機會再來。

與之相比,季空卻是滿臉激動卻又緊張之色,這裡毫無疑問是傅族最機密之地,但是自己並非傅族子弟,師傅帶自己來是默認了自己和師妹的關係還是別的什麼原因,總之心裡忐忑異常。

「等等!這個少年留下,你們走!」

傅天幾人路過一座假山時,在一旁掃地的老人卻是突然開口說道。

「你個掃地的下人,你知道自己在和誰說話嗎?」

季空本就是忐忑之際,掃地老人這麼一說猛然間讓他嚇了一跳,頓時怒火交加,聞言,立即上前呵斥道。

傅琳兒也是皺了皺眉頭,不滿的看向掃地老人,卻是對傅天說道:「爹爹,這個掃地的太沒大沒小了,你把他趕出去吧!」

可是傅天卻是沒有開口,而是仔細地看著掃地老人,而掃地老人也正仔細地看著他,只是不同的是,前者神色鄭重而又有一絲遲疑,後者卻是帶著笑意玩味地看著前者。

「你們兩個快給我閉嘴!」

隨著傅天的一聲令下,季空兩人俱是被嚇了一跳,面色一僵。

說完,雙手作揖,恭敬地問道:「不知老前輩是…」

老人手上拿起掃把繼續掃地,嘴裡卻是說道:「我不是什麼前輩,只是一個掃地的老翁,不過你要是想治好他就把他留下來,否則就算了,糟老頭子我也不是很閑,一定要救他。」

聞言,傅天面色數變,終於還是恭敬地說道:「那就麻煩老前輩了。」

而後朝傅琳兒兩人命令般的說道:「你們還沒聽見嗎,快放下這小子,趕快回去,你們不需要再跟來了!」

季空與傅琳兒對視一眼,將周揚放了下來,傅琳兒卻是猶豫了許久,終於還是不情願地被季空拉著離開了。

……

「師兄,你看爹爹,他根本就是不想救那個人嘛,所以隨便就將那人交給了一個掃地的,真是的,你也不幫我說說話。」


「師兄——」見季空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傅琳兒頓時不滿地叫道。

季空正是胡思亂想之際,被傅琳兒這麼連問弄得心煩意亂,當即喝道:「夠了!我看師傅說的沒錯,你是真的看上那小子了!哼!」說著,竟是一怒之下跑了開去。

被季空這麼一罵,傅琳兒先是一怔,沒有反應過來,然後頓時怒火交加,也是哼了一聲,走了開去。

……

傅天見季空兩人離去,目光轉了轉,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隨後便打算繼續向里走去。

掃地老人卻是淡淡說道:「族長,那個小子不適合我們傅族啊。」

傅天腳下一頓,遲疑了一小會兒,而後什麼也沒說,繼續向里走去。

掃地老人一把將周楊抓起,背在了背上,而後朝向傅天的方向搖了搖頭。 虛空塔中。

“養天資而聚其力,養萬物而生其量,力於周身,量於宇宙。”

“錯了!”

“我錯了!”

羅羽臉上浮現了一抹領悟後的笑容。

養天資而聚其力,這是指本身的力量。

養萬物而生其量,這是指天地萬物的力量。

力於周身,這是身體釋放的本源力量,可簡稱爲本力。

量於宇宙,這是身體之外的一切力量,可稱之爲宇宙之力。

九轉金身第一層力量,在於聚。身體的力量全部聚集到自己身體的任何一處,這是第一層的第一轉。也就是力於周身。

能夠釋放域身體外,藉助兵器散發到兵器上,這是第二轉。也就是量於宇宙!

第三轉便是心法的第二句,能夠將身體力量和萬物力量結合。


這就是目前羅羽全部領悟出來的關於第一層‘聚’境界前三轉的要訣。

“這九轉金身果然玄妙,難怪以前我一直都看不懂。”

“人的身體本身就是一個難以琢磨的無限靈體,有着無限的可能。”

“天地萬物,就更是複雜,難以形容。”

“而九轉金身的心訣,便是讓萬物之靈的人體和博大無比的天地萬物聯繫在一起。”

“一人一世界?”羅羽想起了一句博大精深的話語。

“一花一世界,一沙粒一世界。而身爲萬物之靈,人爲何不能夠自成一世界呢?”不知何時出現的姜源,一臉笑容的看着羅羽。

“姜前輩!”羅羽看着姜源滿臉慈祥的笑容,心底震驚不已。

一人一世界!

這可遠比什麼星主級的天地之勢境界要宏大的多。

即使是靈士級的萬千大道的境界,也不過是一人一世界的一種而已。

姜源笑道:“沒錯,當初煉製虛空塔的大聖人,他肯定就達到了一人一世界的境界,這才創造了九轉金身如此宏大的一部修煉寶典。”

羅羽此刻猶如一個井底之蛙,在跳出水井之後,看到了一片無比廣闊的天空,心性也一瞬間得到了改變。

九轉金身,九個境界,每層又是九轉。這第一層‘聚’的境界,就已經如此精深,羅羽總算明白,爲何姜源說,歷來除了創造這九轉金身的主人之外,其他人最高只修煉到第三層境界的原因了。

不是歷來虛空塔尋找的主人天賦差,而是這九轉金身實在太過於玄奧了。僅僅是第一層境界的第一轉,已經讓羅羽感到不可思議了,更不要說後面的了。

“羅羽,你是第一個在星主境界,就悟透九轉金身的心法,接觸到第一層‘聚’境界的人。你在感悟這一方面的天賦很高,光憑這份天賦,只要你肯努力,將來的成就肯定不低。”姜源是第一次毫無保留的誇獎羅羽。

羅羽微微一笑,謙虛道:“我這才發現,星主級根本不是巔峯,甚至連靈士級,也不過是蒼茫天道之中的最低起點而已!”

姜源微微點頭,說道:“羅羽,好好修煉這九轉金身,當你第一層境界,完成了第一轉之後,你再施展天雷九重斬,你就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天雷九重斬了!”

姜源離開之後,羅羽開始嘗試着修煉九轉金身第一層境界的第一轉。力於周身。

力於周身,分爲三步。


第一步,掌控身體的全部力量。這一點,羅羽早已經能夠做到,很多星主級強者都可以做到,甚至一些武尊級強者也可以做到。

第二步,將全部力量聚集於身體的某一處。比如手掌上,比如腳尖上。這一步,整個源大陸能夠做到的也沒有幾人。而羅羽自然也無法做到這一點。 真龍霸天

第三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將全身的力量,聚集於一點,從某一點全力爆發出來。這個,在整個源大陸,只怕都沒有一個人能夠做到。

羅羽從第二步開始,控制身體力量隨意的聚集在身體的任何一處。

如果完成這九轉金身的第一轉,或許對羅羽的攻擊力沒有多大的幫助,但是對於自身的防禦,那絕對有着莫大的作用。

血跡戰將本就是防禦著稱的防禦戰士,一旦練會第一轉,身體力量聚集於一處,然後爆發,加上羅羽的身體鱗甲防禦,以及元力波動,那麼羅羽就真正的金身不壞了,誰的攻擊可以破開羅羽的防禦?

當然,九轉金身的第二轉之後,就從防禦變爲了攻擊。第三轉防禦和攻擊的力量結合,進可攻,退可守!

到了晚上的時候,羅羽就開始修煉天雷第六重斬。練到自己玄氣不接的時候,羅羽就會停下來,服用丹藥,吸收天地靈氣,轉化爲元力。

畢竟,在虛空塔內一個晚上就是十個晚上。羅羽修煉天雷第六重斬,每一次的練習消耗都非常大,自然需要補充元力。

這樣一來,不僅練習了天雷第六重斬,還鞏固和修煉了元力,一舉兩得。

爲了不讓自己的精神力落後,羅羽還會專門抽取一些時間,用來修煉精神力。

不得不說,暗夜遊神是一門強大的修煉精神力的法門,依靠吞**神力來提升自己的精神力,讓羅羽的精神力提升特別的快。

羅羽有一點不明白,爲何自己進入遊離狀態之後,可以進入無盡的黑暗世界,那些白色的光點,又是如何來的?

不過,羅羽每次修煉暗夜遊神的時候,沒有遇到危機,故而這個問題也沒有多想。這個世界的複雜,遠遠不是現在的羅羽能夠明白的。

時間飛逝,轉眼羅羽已經修煉足足一個月之久了。慾望之都並沒有多大的變化,駱天也並沒有來找羅羽。唯一的變故是,朱二三兄弟在小不點的幫忙下,讓慾望之都第一次徹底的統一在了一起。

當時城主府的罪惡軍對此,並沒有太過吃驚,因爲他們在知道羅羽成爲星主巔峯強者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料想到會有這麼一天了。

之後,朱二等人來到城主府,要求城主府不要苛刻糧食,按照人數發給所有人的糧食。雖然遭到了拒絕,但是整個慾望之都的人全部集合起來,將整個城主府圍起來的時候,城主府才妥協了。

最後,按照居民的數量發給足夠糧食,但是所有的野奴,只能夠給三分之一的糧食。

顯然,這對於慾望之都的人來說,早已經足夠了。至少他們不用餓肚子,不用再如野人一般,吃人類的屍體了。

城主府一時間也開始有點人心惶惶了。慾望之都第一次被統一,其中的危害性可想而知。

第一次衆人聯合需要足夠的糧食。那麼第二次天知道會是什麼要求,甚至那一天,整個慾望之都的人一起造反,血洗城主府,也是說不定的事情。

正是因爲如此,當初的城主府纔會暗中組織慾望之都一統,可以將慾望之都分爲四個區域,讓四個區域爲了糧食彼此爭鬥不休。

“城主大人,再這樣下去,屬下擔心那羣人會不滿現狀,會提出更加離譜的要求!”罪惡軍的一位隊長對着駱天星主惶恐的說道。

整個城主府,也只有四隊罪惡軍,全部人數加起來,也不過幾十人。如果慾望之都的居民真的反抗起來,罪惡軍是會吃虧的。

所以,罪惡軍們只好將所有的希望寄託在城主駱天身上。駱天星主,在慾望之都是公認的第一強者,在這裏任何人都要聽他的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