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上次,秦石已經成為了暮雨心中的創傷。

第一組,在這時終於算是結束,也為本次年度弟子賽徹底的拉開帷幕,而這第一組的冠軍之人,自然是在最後爆發出的喵兒。

喵兒始終安靜的跟在晴兒身後,似乎也只有在晴兒身邊時,她才像是個十幾歲的小女孩。

那一身陰鬱的氣息,才被隱去。

一組結束,很快便進入第二組。

第二組中並沒有什麼太過出眾的弟子,名氣最大的,應該就是蘇輒手下的一名名為:廷議的小子。

而不出意外,開賽半個時辰后,廷議成功用一擊造化武學,將最後的幾名弟子擊出擂台,令第二組告一段落,成為當組的冠軍。

之後,是第三組,第四組,一直到第十一組。

近半日時間,初賽已經結束大半。

其中值得一提的,應該是第三組的龍挺嚴,和第五組的皓月,第七組的蘇輒。

龍挺嚴,不愧是執法堂的大弟子,在第三組開始后,以極為利落的手段和修為鎮壓全場,一人以近十萬分的積分取得第一。

第五組皓月,皓月遇到了和羽月相差不多的狀況,當第五組剛剛開始,他便遭到了無數蘇輒手下弟子的追擊,包圍。

不過,好在這幾日中皓月的進步也是飛快,手持劍宗護宗十八劍之一,一直到賽事結束也並未受到什麼巨大的創傷。

但是最終的名次倒也不是很順利,並未取得冠軍不說,最終只拿到了四十一名的排名。

第七組,蘇輒。

這一組,算是最令人無奈的了,本來是全場最為期待的一場,然而卻是以極為戲劇性的方式終止。

從始至終,蘇輒都沒有出手,他一直一人獨立的站在擂台中央,卻好似根本不存在一樣,以他為首的方圓百米之內,所有弟子都紛紛的避讓,生怕招惹到這個門神一般。

結果,就這樣,一直到擂台上只剩下五十名,他以一分的排名,成功進入初賽。

見狀全場都是不禁失望。

「真是可惜,沒有看見蘇輒師兄出手。」

「也不要緊,反正是遲早的事么。」

「那倒也對,對了不是還有一個人呢嗎?那個,那個叫秦石的呢?我怎麼始終沒有看見過他?」

「秦石啊?秦石應該是第十三組吧?」

「那快了,下一組不就是他么?」

砰!砰!砰!這時,一段爆裂的巨響,在擂台上劇烈的晃動下,第十二組終於結束,勝者是一名名為劉雨桐的女弟子。

第十二組結束,下面便是秦石所在的第十三組,也同樣是全場中最為期待的一組。

「終於到了嗎?」無數弟子眼神都是泛起精光。

在優生的弟子中,暮雨,蘇輒,皓月,龍挺嚴,也全部都集中精力,這一場彷彿是全場最為矚目的。

「請第十三組弟子做好準備,開始上台。」執法長老開始下達指令,第十三組的弟子一個一個,皆是沮喪著臉,走上擂台。

而在這個過程中,那被無數人期待的身影,竟是遲遲的沒有登場,不禁讓很多人皺眉。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沒看見那個秦石呢?」

「是啊,他怎麼還沒上台?馬上可就要開始了,他如果再不出現的話,就要被淘汰了。」

「他不會臨陣脫逃了吧?」

議論聲瞬間沸沸揚揚的在人群中炸開。

風沙、魯山、連方青都是不禁蹙眉。

在最高榮耀的高台上,張渾老眼閃過幾分譏諷,道:「青兒,看這樣子,我們的閉關弟子好像要缺席了啊?」

「距離開始,不是還有些時間呢么?」方青不屑一顧的哼聲,心底卻是感到劇烈的焦急。

在長老席上,風沙瞪眼,問道:「這是怎麼回事?他還沒有回來嗎?」

一名長老無奈搖頭:「風沙長老,秦石他已經離開宗門兩個多月了。」

「難道在煉域,出什麼事了?」風沙心底一沉。

而這時,時間分分鐘的流逝。

眼下,距離第十三組的開啟只剩下最後幾分鐘,雲岩在台下不禁露出失望之色,道:「難道,你真的不準備來了么?你可別讓我瞧不起你。」

擂台上,知道秦石沒有出現,那些弟子的表情都是巨變,一個一個像是見到珍寶一樣,不由的笑了出來。

「他真的不來了?」

「你白痴啊?難道你還希望他出現啊?」

「不,不是,我只是覺得,這未免也太幸運了吧?」

最後兩分鐘。

張渾笑容變的猙獰:「呵呵,青兒,現在你還有什麼要說的么?我要是沒說錯的話,他現在人應該都不在劍宗吧?就算他現在回來,從宗門口到這裡,兩分鐘時間連你我也很難抵達,何況是他呢?」

方青玉手緊攥袖口,沉默不言。

「身為我宗閉關弟子,卻在這種大場合缺席,真是可笑,我覺得青兒,你是不是應該從新考慮下閉關弟子的人選了呢?」

這時,張渾站起身,他的話十分粗獷,沒有絲毫的必會不說,甚至還故意的使用靈力擴音,讓全場的長老和弟子都是聽的清楚。

而不出意外的,他的話在全場都引起很大的風波。

無數張渾派系的長老跟風而起。

風沙當即皺眉:「該死的,這老狗,竟然在這個節骨眼上想逼青兒換人!」

一時間,令方青如坐針氈。

「嗡嗡嗡!」

而在這時,天穹之上突然響起道嗡鳴聲,一道黑色的狂龍捲動,殘雲散去,一道巨大漩渦將空間撕裂。

在那空間中,充滿了點點星辰,一道光束當即爆射而出。

轟!

大地直接被擊碎,兩道殘破的虛影出現在那天際之間。

這異象,出現的實在是太快了,連方青都是猛的起身,她死死盯著天穹上那道裂口,玉眼間露出不敢置信的光。

「這,這是,當初的那個傳送陣?」

張渾反應最大,他老眼一瞪,一揮手,怒道:「來者何人,竟然敢擅闖我劍宗。」

「老雜毛,你是再找你爺爺我嗎?」 回應張渾的,是從那時空裂口中,一道頑劣不羈的罵聲。

張渾老臉當即便變了顏色,老眼下閃過道寒光,但他並未聽出那聲音是誰的,不屑道:「哼,哪裡來的毛頭小子,劍宗所有執法弟子長老聽令,給我拿下這個大膽的賊子!」

張渾言罷,諸多執法弟子相覷一眼,這宗門受到襲擊可不是小事,因此各個都變的嚴肅起來,劍拔弩張。

「嗡嗡嗡!」

砰!未料,那數百名弟子尚未來得及出手,在光束中,另一道殘影揮動袖袍,當即,劍宗弟子手中的兵刃竟是全部被震飛出去,一眾人受到股強烈的餘波衝擊,紛紛的爆退數步。

「好,好強……!」眾人心底一驚。

那殘影出手后,冷笑一聲:「呵呵,老鬼,從什麼時候開始,劍宗輪到你來指手畫腳了?」

「你……!」張渾老眼一沉。

而不等他開口,那殘影側目望向方青,道:「我說方青,這老傢伙現在已經能代替你了么?」

「嗡嗡嗡!」

在那殘影話音落下之際,天穹上的異象開始收攏,光束漸漸變的稀薄,最終令兩道殘影變的清晰,浮現在眾人的視野當中。

其中一人,一席黑袍,嘴角樣洋溢著淺淺的淺笑,一雙黑眸,格外的深邃,當眾人看清以後,都是不禁的大吃一驚。

「那,那是,那是秦石?」

「真的,真的是他?他回來了?」

見到秦石,全場都是驚呼,在觀眾席上的位置,蘇輒眼底閃過寒光,皓月幾人心底懸著的巨石也是不禁放下。

「這臭小子,難道每次都要弄得這麼驚險不可嗎?」風沙老眼欣慰的一笑。

當然,有喜便有憂,秦石的出現讓第十三組參賽弟子如坐過山車一般,直上直下,一個一個倍受打擊的沮喪不堪。

「完了,完了,這次真的完了。」

「真是倒霉……本以為,他無論如何都回不來了呢,怎麼,怎麼會突然就出現了呢?」

眾多弟子議論不斷。

而與他們不同,在長老席上,似乎此時秦石的出現,已經顯得不那麼重要了,他們的目光更多是集中在秦石身旁的那身影上。

見到婉月,無數長老都是議論不停。

「怎麼,怎麼是她?」

「是啊,她怎麼會來劍宗?」

「而且秦石怎麼會和她在一起,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對於婉月,連最高榮譽的高台上,張渾老眼都是不禁抽動幾下,死死的盯著婉月:「呵呵,婉月域主,沒想到是你光臨寒舍啊。」

「什麼,那是,那是煉獄的域主?」

聽到婉月兩字,當即在人潮中又如點燃了一顆炸彈一樣,一發不可收拾的爆炸開。

無數弟子皆是瞪眼。

「我的天啊,她怎麼會在這裡?」

蘇輒等和秦石有仇的人也是皺起眉來,臉色變的十分難看。

煉獄域主,那可不是鬧著玩的,人界的八大巨頭之一。

皓月怔了怔,倒是並未顯得太過驚訝,只是不禁的感嘆道:「呵呵,這臭小子,現在真是越來越離譜了啊。」

在張渾的聲音落下后,婉月十分冷漠的瞥了他一眼,結果竟是完全的無視,似乎在對外說你張渾,不配和我對話一樣。

煉域之人,本身就是這樣,她轉身望向方青,笑了笑:「方青,我再問你話呢。」

方青始終凝視著那光束中,玉眼無奈的長嘆:「張渾他本身是我劍宗的太上長老,有些事情他確實可以做主,何況他也是為了劍宗好。」

「呦,方青,這可不像你啊?」婉月蹙了蹙眉,話裡有話的笑了笑,旋即她沉吟片刻,靈力在冷風中飄蕩,似是看出什麼端倪,搖搖頭道:「行,你宗的事,我也不多說了,你的寶貝弟子我給你送回來了,真是萬萬沒想到啊,當初那個傳送陣,最終竟然是在這個時候排上的用處。」

「確實,這點我也沒有想到。」方青沉默會,不禁也是苦笑:「只能說,是造化弄人啊。」

婉月聳聳香肩,旋即她環顧一圈,笑道:「那我說啊,我幫了你這麼大的忙,難道你就不準備留我在此喝杯茶什麼的么?」

方青一笑:「這是自然,不過喝茶恐怕暫時不行,你要是不嫌棄的話,就在我劍宗先休息下,等到大賽結束后我自然會設宴招待。」

「哈哈,設宴招待就不必了,就讓我留在這看看比賽吧,正好我也想看看這小子,這次究竟能夠取得什麼樣的成績。」婉月言罷,揉了揉秦石的腦袋。

方青微微眯眼,沉默下,道:「自然,劍擎,給婉月域主賜座。」

「是!」劍擎點頭應下。

「域主,這不可能啊!劍宗年度弟子賽可是我劍宗的私事,怎麼能容她可外域之人在此觀看?」但當即,無數長老站出來反對。

「怎麼,我的話,不好使是嗎?」方青玉眼一沉。

一時間,一眾長老不敢在多言,眼看著劍擎為婉月準備席坐,劍宗不少長老都是皺起眉。

特別是張渾,老眼中格外的寒,然而他剛欲開口,婉月玉眼如冰般落下,笑道:「老鬼,我勸你,最好別廢話,我可不是方青,也沒有她那麼好的脾氣,如果你真的給我惹怒了,就算這裡是劍宗,我也能要了你的半條你。」

轟!

當即,婉月周身爆發出極強的界境之力。

那力量之強,連方青都是不禁蹙眉,張渾老眼更是變的渾濁,以他現在的修為,是不可能贏過婉月的。

無奈間,他只好呲了呲牙,最終硬是沒敢說出半個字來。

方青見狀,笑了笑打了個圓場,無疑這次婉月的出現,讓她在劍宗的地位重新塑造,她頗有深意的望向婉月一眼,婉月正巧也這時望向她,沖著她會意一笑。

方青點點頭,道:「婉月域主,算是給我個面子,此時就此作罷吧。」

「方青域主既然都開口了,那我就不說什麼了。」婉月哼了聲,旋即一屁股坐在座位上,玉眼間倒是有些期待。

一場意外的鬧劇結束,全場漸漸的才平靜下來。

秦石主動挺起身,他沖著方青抱拳,道:「宗主,弟子回來晚了。」

方青這時起身一笑,十分滿意的望向秦石:「不晚,剛剛好,接下來就是你的賽事,去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