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槽,還是個公主?

葉知秋點點頭,再次施禮:“見過夭桃公主。”

“不用客氣,只要你贏了我,什麼都好說。”夭桃冷冷地一點頭,雙臂齊揮,喝道:“九尾神劍,起!”

錚錚劍嘯立刻傳來,葉知秋身邊的九柄長劍,都不住地抖動,隨後拔地而起,飛在空中!

“殺!”夭桃一轉身,再次揮手催動長劍。

九柄長劍分開,從四面八方圍住葉知秋,展開攻擊。

葉知秋展開身法,向着相鄰的擂臺躍去,一邊說道:“這裏地方太小,等我走遠一點再比試!”

農家悍女:妖孽,算你狠 “哪裏走!”夭桃一揮手,九柄長劍三三排列,向着葉知秋身後射到。

“厲害!”葉知秋身影一晃,再次施展分身幻影,躲避對方的飛劍。

可是這九柄長劍,似乎隨着夭桃心意而動,配合緊密,天衣無縫,範圍擴大,將葉知秋的所有分身,全部包圍起來。

葉知秋不知道,這九柄長劍,乃是九尾狐的九條尾巴祭煉出來的,所以,自然隨心所欲。

“夭桃公主小心,在下出招了。”葉知秋抽出赤元劍,向着夭桃一指:“聽我敕令,赤元出鞘!”

對付身邊的飛劍,只是揚湯止沸。

葉知秋若想取勝,則需釜底抽薪,攻擊夭桃公主才行。

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只要收拾了夭桃,她的飛劍還飛個雞毛? 看見葉知秋放出劍氣,夭桃一揮手,早有飛劍迴護,擋住了葉知秋的劍氣。

葉知秋連續催發劍氣,卻都被夭桃擋住。

但是夭桃的飛劍,也不能殺傷葉知秋,每次都被葉知秋躲開。

雙方你來我往,僵持不下。

臺下的人看見飛劍穿梭,閃閃放光,都不由得癡了,一臉震驚。

更有許多狐國男子,目光追隨着夭桃公主,如癡似醉。

而那些狐國女子的目光,卻大多都在葉知秋的身上,隨着葉知秋的身形而動。

畢竟狐國女多男少,可能那些狐國女子,都在幻想着有個葉大丑這樣的老公吧。

青萍最緊張,低聲問幼藍:“藍姐,葉郎會不會贏啊?公主的飛劍好厲害,葉郎要是躲不開,恐怕……”

“別擔心了,你的葉郎一定會贏的,除非他喜歡公主,捨不得下手。”幼藍捂嘴笑道。

因爲幼藍知道,葉知秋還有很多手段沒使出來。

而且,葉知秋的手裏還有超級大殺器乾坤膽,一旦放出來,夭桃那個小身板,怎能抵擋得住?

青萍聽聞此言,這才稍稍放心,但是依舊緊抓着幼藍的手,微微顫抖。

姜六亥也緊張地關注局勢,在臺下提醒道:“大丑兄,比武以一炷香爲限,如果一炷香之內,你不能取勝,就算輸。現在時間已經過了一大半,你該加緊了。”

“啊,還有時間限制?”葉知秋一愣。

規則不早說,這不是坑爹嗎?

而且,一炷香不分勝負,也就是個平局啊,爲什麼要算我輸?

姜六亥點頭:“是的,有時間限制,現在只剩下小半柱香了……”

夭桃加緊攻擊,冷笑道:“葉大丑,你棄劍認輸吧,這點時間,你註定贏不了我。”

“多謝公主提醒,不過我覺得,我還可以搶救一下……”葉知秋嘿嘿一笑,忽然大喝:“奇門飛宮,遁形!”

霎時間,擂臺上的葉知秋化身,全部定住。

幾十個身影,都一動不動。

夭桃一愣,隨後揮手控劍:“殺!”

九柄長劍一起發作,斬殺葉知秋的化身。

噗噗噗,那些化身被長劍刺中,就像水泡被刺破一樣,瞬間消失。

頃刻間,擂臺上的葉知秋化身全部湮滅,蕩然無存。

可是,葉知秋的真身也消失不見了,擂臺上空蕩蕩的,只有夭桃公主一人。

夭桃一招手,收回九柄長劍護在自己的身邊,環視四周,皺眉道:“葉大丑,你躲哪裏去了?避而不戰,這算是認輸嗎?”

王牌經紀人之出道之戰 “公主,我在這裏啊。”忽然間,空中傳來葉知秋的聲音。

“天遁?”夭桃公主吃了一驚,急忙仰頭來看。

“不是天遁,是地遁!”

忽然間,擂臺咔嚓嚓一聲響,夭桃公主腳下的木板碎裂,破出一個大洞!

夭桃吃驚,正要向上縱起,卻發現上面有個葉知秋,正在迎來,堵住了上升之路!

稍一猶豫,夭桃公主整個人從擂臺上穿過,直落地下。

那九柄長劍,卻被遺落在擂臺上。

“公主小心!”葉知秋卻又神出鬼沒,忽然出現在擂臺下面,攔腰抱住了公主。

夭桃羞怒,瞪眼道:“葉大丑,你怎麼跑下面來了?”

葉知秋哈哈一笑,也不回答,摟着夭桃公主的腰,遁形上了擂臺。

將公主放下,葉知秋退後兩步,抱拳道:“葉大丑無禮了,僥倖取勝,還請公主恕罪。”

夭桃公主瞪着葉知秋,忽而一笑,拉起葉知秋的手:“比武而已,有什麼罪?走吧葉郎,我帶你去見母親。”

“哦哦,多謝公主……啊?公主你剛纔叫我什麼?”葉知秋正欲動身,卻忽然反應過來,神色一僵。

剛纔,似乎這個公主叫自己葉郎的!

夭桃回頭,嫣然笑道:“怎麼,叫你葉郎,不對嗎?”

葉知秋張口結舌:“公主,你還是叫我葉大丑吧……”

夭桃笑得花兒一樣燦爛,說道:“你是我的郎君,我怎能叫你的名字?母親會罵我的,國人聽着也不像話。”

“啊,郎君?”葉知秋更是五雷轟頂,你妹的,這是比武,還是比武招親啊?

莫名其妙地多了一個二夫人青萍,也就罷了,現在就來了一個三夫人,這日子還能過下去嗎?

姜六亥跳上臺來,衝着葉知秋抱拳:

“恭喜大丑兄……不不不,以後該叫你駙馬爺了。我們土丘城的規矩,比武奪冠者,就可以婚配長老府公主。 而你終將離去 今年剛好是青萍公主成年,所以,大丑兄以後,就是夭桃公主的郎君了。”

葉知秋頭大如鬥,瞪眼道:“姜六亥,這個規矩,怎麼一開始沒有告訴我?”

鳳花錦 “這個規矩,所有人都知道啊,還用說嗎?”姜六亥聳聳肩,一臉無辜,又說道:“不過,駙馬爺現在知道也不遲,突然而來的驚喜,不是更好?”

“好,真好……”葉知秋訕笑,心裏大罵,你個馿日的姜六亥,等我做了駙馬爺,第一件事就是找藉口,砍你的狗頭!

夭桃不知道葉知秋的心思,看見葉知秋在笑,更加高興,扯着葉知秋的手:“走吧葉郎,我們去見母親。”

“哦哦,好。”葉知秋點點頭,問道:“對了公主,你的母親,就是土丘城長老嗎?”

“什麼我的母親,那也是你的母親,這話被母親聽見,會生氣的。”夭桃低聲抱怨,在葉知秋的手裏輕輕一掐。

“哦哦,我一時……改不了口。”葉知秋鬱悶。

來到青丘狐國,多了兩房夫人,還多了一個母親!

什麼世道!?

“母親就是土丘城的長老,走吧,跟我去見母親。”夭桃再次催促。

“等等,我還有兩個朋友在臺下。”葉知秋回身,看着幼藍和青萍,說道:“幼藍青萍,跟我一起去見長老吧。”

夭桃卻一揮手,說道:“葉郎不用擔心,你那兩個夫人,會有人招待的,你先隨我去見母親。”

“公主誤會了,那不是我夫人。”葉知秋說道。

“是嗎?難道我還是你的大夫人?”夭桃神色一喜。

“公主,我有大夫人的,只是沒帶來青丘狐國。其實……算了。”葉知秋都不想解釋了,真特麼累!

長老的聲音從城頭上傳來,說道:“夭桃,怎麼還不帶你的葉郎來見我?”

今天更新完畢,明天再見。 “來了,щщш..lā”夭桃答應一聲,又衝着葉知秋溫婉一笑:“你看,母親在催促了,快隨我去見母親吧。”

葉知秋點點頭,看了看幼藍,然後和夭桃一起,跳下擂臺,走向內城。

幼藍也是哭笑不得,搖頭無語。

內城中,早有一隊儀仗兵走來,分開人羣,爲葉知秋和夭桃公主開道。

隨後,有豪華馬車駛來,夭桃攜手葉知秋,一起上車。

馬車轉頭,載着葉知秋和夭桃公主,得得向前。

夭桃拉着葉知秋的手,完全不是比武時候的殺氣森森,換了溫柔如水的風格,輕聲說道:“葉郎不必緊張,母親性格隨和,不會爲難你的。”

她看見葉知秋一言不發,以爲葉知秋心裏緊張。

葉知秋苦笑:“謝謝。”

夭桃一笑:“你們人間道的男子,都像葉郎一樣多情嗎?我們青丘狐國,男子很少對夫人說謝謝的。”..

呃,隨口道謝而已,這也叫多情?

葉知秋訕笑:“在我們人間道,這叫做講禮貌,不叫多情。”

夭桃點點頭:“嗯,反正我很喜歡你,你和青丘狐國的男子,大不相同。”

葉知秋除了笑,無言以對。

不多久,馬車停下,已經到了長老府門前。

“到了葉郎,下車吧。”夭桃跳下車來,伸手給葉知秋。

葉知秋沒接夭桃的手,自己跳了下來,擡眼打量長老府。

長老府佔地面積廣大,簡直就是一座小城。金碧輝煌,高大宏偉,自然不必多說。

“走吧葉郎。”夭桃拉起葉知秋的手,擡腳走進長老府。

走過長廊,穿過花園,來到一座府邸前,上面有字:“土丘長老府。”

不過這幾個字,葉知秋只認識前面兩個,後面三個字,是猜的。

因爲青丘狐國用的是上古蝌蚪文,和華夏國的文字,大不相同。

唉,柳煙是學古文字專業的,如果她在這裏,估計能認識這裏的文字吧?葉知秋忽然又想起了柳煙。

一大羣人,從長老府裏涌出來。

一個衣着華麗的中年婦人,面容端莊,鳳目含威,被衆人前呼後擁,衆星捧月一般護在中間。

不用說,這就是土丘城的長老了。

“葉郎,快隨我見過母親。”夭桃急忙拉着葉知秋的手,一起上前。

到了長老身前,夭桃鬆開葉知秋的手,跪下去行禮:“夭桃奉命,帶着葉郎來見母親。”

葉知秋自然不跪,只是一拱手:“葉……大丑,見過土丘城長老。”

長老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點頭道:“你們夫妻倆不用多禮,都平身吧。”

我去,這就夫妻了?葉知秋覺得自己越陷越深,難以自拔,恐怕要在這青丘狐國裏晚節不保了。

“謝過母親。”夭桃起身,又掐了葉知秋一把,低聲說道:“還不謝謝母親。”

“謝過長老。”葉知秋沒辦法,只得應付。

長老點點頭,轉身向回走,口中說道:“夭桃,帶大丑來聽香樓說話。”

“知道了,母親。”夭桃高興地答應一聲,拉着葉知秋,跟在大部隊身後。

聽香樓,是一個很雅緻的獨棟小樓,紅毯鋪地,金爐生香。

長老在上首坐下,葉知秋和夭桃,在右側盤腿席地而坐,面前是古香古色的矮几。

“賜茶。”長老說道。

隨即,衣着鮮豔的侍女們捧來香茶,放在葉知秋的面前。

“大丑,請喝茶。”長老端起了茶杯。

“長老請。”葉知秋也端起茶杯。

各自喝了一口茶,長老看着葉知秋,問道:“在圓盤石刻前,跟你一起的女子,是誰?”

“那是我的徒弟,幼藍。”葉知秋說道。

準確地說,幼藍是柳雪的徒弟,但是葉知秋不想解釋太多。

長老微微頷首,又問:“幼藍也是青丘族裔,對吧?她在人間道,修煉了多少年,才修得人身的?”

“大約三百年左右。”葉知秋說道。

“這麼久嗎?”長老有些意外,沉吟了一下說道:

“在我們青丘狐國,嬰兒落地之後,十年即可修成人身。六十年後,即可定型。看來現在的人間道,已經不適合狐國弟子前往了。”

葉知秋聽見這話,問道:“怎麼,長老的意思,你們有過前往人間道的打算?”

長老搖搖頭:“我的意思是,你和夭桃成親以後,就留在青丘狐國了,不用再回人間道,因爲那地方不適合夭桃,也不適合你們養孩子。如果在人間道生下孩子,那孩子恐怕要修煉很久,才能修得人身。”

葉知秋頭大,這丈母孃考慮得還真周到,現在就想着當外婆了。

而且,自己和夭桃真的有了孩子,那也是品種改良了好吧,怎麼確定,生下來的是個小狐狸,而不是小人?

白素貞嫁給許仙,人家生下來的也是人,不是一條小蛇啊!

夭桃聞言,並無羞赧,反而喜上眉梢,幸福地看着自己的葉郎。

葉知秋放下茶杯,衝着長老抱拳:“長老,其實我來到青丘狐國,是爲了……”

“我知道,你是爲了尋找天狐,對吧。”長老打斷了葉知秋的話。

葉知秋點頭:“沒錯,晚輩正是爲了天狐而來。”

“你放心吧,你爲了天狐而來,我也自然會讓你如願的。你和夭桃先成親,三天之後,我讓你見到天狐。”長老說道。

葉知秋急忙揮手:“長老,我是外來之人,恐怕配不上夭桃公主。所以還請……”

長老揮手,再次打斷葉知秋,說道:“我說配得上,就是配得上,你也無需看不起自己。”

“是啊葉郎,我不嫌棄你是人。”夭桃一笑,居然和青萍是一樣的臺詞!

葉知秋急了,站起來說道:“長老有所不知,我還有要事在身,目前實在不能成親!”

長老神色不悅,放下手裏的茶杯:“大丑,你還有什麼要事在身?”

葉知秋想了想,正色說道:“我來青丘狐國,是爲了尋找天狐,打算懇請天狐與我同行,去天人道救我的妻子。沒想到誤打誤撞,碰上了土丘城的比武,唐突了夭桃公主。” 與其遮遮掩掩,不如干脆攤牌,免得誤會越來щщш..lā

所以,葉知秋直言相告。

長老皺眉:“你以前有妻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