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華更是當作看不見,要不是他平日里一直躲著這些兇殘的獸人,不再虎人,獅人,以及狼人這些兇猛的食肉獸人面前晃蕩,只怕早就成了點心。

滿臉鮮血的石岩德轉頭望著胡華,僅剩的眼眸滿是兇殘,道:「胡老如今信陽關已經讓大乾佔領,我們是戰?是退?

獸王可是說了大乾實力強大,不是我們能夠擋得住了,遇到大乾的兵馬准許我們撤退。」

胡華恭順的低著頭,不禁翻起白眼,心中嘀咕道:「你這是說的好聽,只怕我真要勸你撤退,方才的貓人就是我的榜樣了。」

一想到這裡,胡華心裡頓時有了注意,抬起頭,抱拳道:「大王,乾國的騎兵在北地攻城略地,讓吾等獸人苦不堪言,只要我們能夠打下信陽關,不僅能夠壓住主持北地戰場虎人族族長狂彪一頭,還能在獸王面前表現一番。」

「哈哈,你這頭老狐狸說的不錯,這話本王愛聽。」石岩德伸出虎掌拍著胡華的肩膀,一聲清脆的「咔嚓」聲,在胡華肩頭傳來。

石岩德瞥眼胡華不由自主垂下的肩膀,笑聲更是洪亮,自言自語道:「最重要的是,一旦打下了大乾鎮守的信陽關,憑藉這份功勞獸王說不準會獎勵一枚神眼給我。」

眼珠一轉,道:「老狐狸說說,這信陽關該怎麼破?」

來自肩膀的痛疼,讓胡華嘴角一陣抽抽,一聽到石岩德的問話,忍著發出痛呼聲,咬牙道:「回大王,想要攻破城池,單憑鏈錘象人還不夠,我們可以驅趕那些人族沖在前面,讓我們獸人跟著後面或者安插在隊伍里一起攻城。」

「哈哈,這個主意好,本王倒要看看那些人是不是和我們一樣鐵石心腸。」石岩德拍著大腿,笑道。

說完之後,石岩德又感覺一陣後悔,那些人族對獸人而言可是美味可口的食物,倘若讓兩腳羊消耗多了,說不定引起整個大軍的不滿,道:「需要多少?」

胡華一眼就看出了石岩德現在又後悔了,心中不禁一嘆,如今的獸人再也沒有了往日的團結和榮耀,只剩下了殘忍和嗜殺,擠出一絲笑容,道:「當然是越多越好……」

一見石岩德面色沉下來,胡華心中一跳,話音一轉,試探著道:「不過我想驅趕太多俘虜,也阻礙大軍行事,不如在十萬上下?」

「很好,就十萬人族俘虜。讓那些狼崽子做好準備,這等搶城門的任務交給他們就好。」石岩德突然笑了起來,道。 本營作戰部已經亂了方寸,按照他們的規劃,一意隊不惜一切對山東軍起猛攻的話,勢必將導致已經獲得的勝利拱手讓出,被壓縮下去的中主力一定會反彈回來,則好不容易得到的察哈爾長城外、保定和平津地帶,將重新遭到他們的威脅,若一旦有失,不但既有戰果無法保持,就連自己的安全都會有問題(諸夏43章)。

“那些人離着這裏太遠,總是想當然耳的做出決定,我們不可以全盤照做,否則將遭遇非常不測的大麻煩,這是必須要清楚認識的!”

在作戰計劃調整會議上,寺內壽一旗幟鮮明的表自己的看法。

爲了加強他的看法之正確性,副參謀長河邊正三少將也挺身而出做出支持的詳盡論斷。河邊正三幾乎一力挑起了盧溝橋事件,又因此而得以上位,任華北方面軍副參謀長,正是人生事業的關鍵上升階段,對華戰爭最後取得勝利,將是他一輩子最爲榮耀的事情,或可以彪炳史冊也說定。因此,他的態度非常慎重。

“參謀部認爲,第二軍當面作戰之支那部隊的戰鬥力是最強的,其配屬的空軍和重炮火力,以及裝甲戰車的數量都不弱於帝國部隊,依靠堅固防禦工事嚴防死守,將給我們造成不小的麻煩,鑑於目前狀況,不適宜起長期糾纏的戰鬥,這將極大的拖累方面軍總體作戰規劃。根據我們的判斷,其進攻力量不足,若暫時以相持態勢吸引,消耗其力量是可以的。在此期間,加大第一軍和其餘各部的攻擊力度,一舉擊破當面支那軍隊,形成對山東軍的兩面夾擊之勢,令其尾不能兼顧,則勝利仍在我們手裏。”

這便是寺內壽一的意思了。第六師團的胡來本身他是不太贊同,但也沒打算認真去管地,結果導致這樣的悲劇,作爲方面軍頭號人物,他是一定要承擔責任的,如果不能儘快挽回顏面,他的黑鍋就背定了。再以他本心來說,這樣的失敗絕對不可接受。

第一軍司令官香月青司眯縫着眼睛,不陰不陽的說:“河邊君的意思,是重新回到最初地作戰部署上面?你覺得這樣的機會我們還有麼?支那軍隊取得那樣的勝利,應該會馬上動全力地反撲吧?能容許我們轉爲相持態勢麼?”

河邊正三躬身示意一下,道:“如果我們判斷不錯的話,應該是這樣。畢竟山東軍是支那地方軍閥力量,它存在的要目標是保證自己地區域安全,並且支那政府那些人也不會看着他得意很久,必定有拖後腿的力量出現。他們不是帝隊這樣同心協力的作戰,所以,我們的判斷是正確地。”

寺內壽一轉頭問第二軍司令官西尾壽造:“第二軍還能否保證堅決的攻擊力量呢?在失去重炮部隊和第十師團主力的情況下,還能否完成預定作戰目標?”

西尾壽造搖搖頭,面色灰敗情緒有些低落的說:“在想出辦法剋制支那戰車部隊之前,我們將時刻遭受他們的襲擊威脅,這會極大影響軍心士氣,第十師團的作戰動員已經嚴重不足,想要突破津浦路正面,難度非常大。”

西尾壽造說得比較含蓄。他不能直接說不行!這兩個字說出來。會極大影響他地聲譽和形象地。

然而這卻是事實。整個第2軍地重炮部隊和空軍支援都暫時癱瘓。沒有了這些。以步兵衝擊對方地堡壘。是非常不負責任地辦法。只有調動起對方地力量。才能達成突破。而這又是第1軍必須要配合地。

寺內壽一心裏頭也犯難!一向以來。日本軍隊都是以重武器火力壓制突破。加上士兵精良地作戰素質來達成一次次地勝利。如今第2軍已經成了瘸子。如果要保持攻擊作戰強度。就必須要將第1軍地支持力量傾斜。那樣真地成了添油戰術。是非常不理智地。就算他想要那麼幹。第1軍也一定不會答應。這可是涉及到自身安危和勝敗地關鍵呢!

想了想。寺內壽一下定決心。道:“就這樣!第2軍繼續保持攻擊態勢。但不再以津浦路爲攻擊鋒面。第1團改爲吸引牽制。以16師團和08師團從獻縣方向尋求突破。牽制其力量左右移動。第1軍應該加大攻擊力度。務求在最短時間內。達成對石家莊地正面突破。和山西戰鬥地加深。必須要把支那華北軍力吸引過來。一舉擊潰!”

這樣地決定。香月青司比較滿意。儘管沒有了攻擊力非常強地第六師團。卻也不用太擔心自己地作戰力量不夠。有第五師團和1師團地協助。他地總體實力還是可以保證勝利地。或許山東軍比較有力量。卻也只能保證當面不失。手伸不到西面來吧!

事情就這樣定下來。西尾壽造重新調整部署。將第十師團在興濟鎮一線大力構建防禦體系。截斷津浦路北上反擊地可能。同時在娘娘河一線大力構建反坦克壕溝。能挖多寬就挖多寬。想盡辦法不讓對方地裝甲部隊輕易越過。甚至不惜掘開河溝引水漫地。造成人工沼澤來阻住東面地可能通道。他真是害怕了這種倏忽東西。橫衝直撞無所顧忌地大傢伙了。現在想起來。如果日軍一開始也籌備這樣地戰鬥部隊。似乎可以做得更好。現在悔之晚矣!

240毫米攻城炮和150毫米重炮旅團的失去,對整個第二軍的打擊是巨大的。第十師團被反覆衝擊多次之後,兵力已經損耗三分之一以上,且士兵連續作戰不能取勝,已經有了疲態,面對久攻不下的碉堡陣地,也有了恐懼心理,不如就此採取守勢麻痹敵軍,等待戰機到來。

團放棄對東花園陣地強攻的計劃,沒了重炮旅團支鋼鐵堡壘正面衝鋒的後果可想而知,在戰略調整下,他們轉道黑龍港河以西,填充第六師團殘部撤出之後的陣地,傾斜力量與1師團合夥對獻縣正面展開猛烈攻擊,攻擊主力仍舊由他們來承擔,而1師團將側重於對第1軍的配合,一旦當面陣地達成突破,他們將接收當初第六師團的任務,直接南下攻擊石家莊以南的各條陣地,形成對該戰區地三面包圍態勢。

獻縣陣地,第五集團軍第九軍李玉衡部的壓力頓時大增!在裝甲集團軍幹掉第六師團之後,他們的東線壓力大大減輕,而裝甲一軍的一師也跨河支援過來,幫助其部守住黑龍港河右翼,他們便可集中力量阻在獻縣爲核心的陣地上。

第67軍吳克仁部仍舊沒有撤走,此時津浦路作戰出現變化,說不定哪天就要開始反攻,他可不想錯過這麼好的立功機會,有山東軍這般個頭大體格壯的傢伙打頭陣,他們跟着揀點便宜也是不錯地。

不過,16師團和1師團突然合力壓上來之後,就沒那麼舒坦了!第九軍的三個師全體動員,漫長的防線上五個主要防禦區形成一條鏈,一旦一點被突破都是很大地麻煩,後面德縣戰線的其他各部就算要增援,只怕也有個時間差,67軍左右不能閒着,乾脆做了他們的替補,各師各旅分散開來,與山東軍一起協防陣線,頭上有飛機大炮坐鎮支援,士兵們地底氣搶了老多老多(諸夏43章)!

津浦路作戰急切不能下,然日軍西線作戰的攻擊卻取得很大突破!第五師團板垣徵四郎部在協助攻下懷來之後,繼續向西攻擊已經不可能,儘管閻錫山已將大部分人馬後撤大同一線內長城防禦陣地嚴防死守,然不肯放棄張家口的劉汝明和鍾文學部仍舊固守沙城宣化,死死的擋在前面,一步不放。

在連續多次試探未果之後,日軍命令酒井支隊和11混成旅其餘各部“察哈爾派遣軍”就地防守懷來,待到補充完畢之後再做突破,而第五師團則沿着長城南下攻擊,於9月19日佔領源,在得知第一軍已經佔領保定之後,放棄輔助進攻計劃,全軍轉道西進,攻擊山西!

真地被當胸插了一刀,閻錫山頓時有些心慌!這是他的家底所在,有任何的不測都是不能承受的嚴重打擊,但是不打是絕對不行了!

從南口戰役開始,閻錫山明顯的保存實力猶豫不決的做法,導致第二戰區察哈爾戰鬥地最後失敗,說他沒有責任是不可能的,湯恩伯自己雖說有時候也打得不夠堅決,但誰都知道,若不是各部力量相互不協調不配合不統屬,該支援地時候不支援,撤退的時候連個招呼都不打,常常弄得顧此失彼左右失當,若是嚴防死守同心協力,又怎麼會在擁有那麼大軍力地情況下,被日軍輕易兩面包夾突破長城呢?光強調日軍空軍火炮的強大是很不要臉地事情。

這裏面,閻錫山的罪責不可少,他身爲第二戰區司令長官,一心一意看守好自己的家門口保存實力,結果導致了平綏線的部分被動,好在日軍攻下張家口,不能從北面南下大同威脅他的老巢,否則這個時候他的麻煩將更加的大!

現在,閻錫山總算能勉強放一點心下來,張家口宣化一線,已經有包頭三個師的兵力頂過去,以鍾文學爲軍長的包頭方面軍足可頂上他三個軍的力量,空軍火炮坦克配屬足夠,不要說守住,就算反攻也有力量,反正他們進來就沒打算走了,頭疼的是劉汝明而不是他,乾脆不管了,賣個面子給陳曉奇不是很好?

日軍沒有攻下大同,現在卻順着長城另闢通道,殺破廣靈、靈丘,很明顯要給來個中央開花,一旦長驅直入攻下雁門關,則整個山西將被從中截斷,內長城外的部分,作爲關鍵的大同將落入日軍的攻擊線內,若日軍在此取得突破,從後面一舉擊破,則整個西北地區的中樞可能被日軍完全掌控,此時無論其北上南下西進東出無所顧忌!若是他們想直接南下攻擊太原,繼而橫掃山西境內,那也不是不可能的!

這樣的事情閻錫山當然不幹!那豈不是要將他辛辛苦苦經營幾十年的老巢徹底變成戰場廢墟,折騰一輩子所爲何來?還不就是爲了這點子家當麼!

是可忍,孰不可忍!被人欺到頭皮上,再不動手那就妄爲人了!

閻錫山不幹也不成,山西人民也不答應!全國人民更不答應!手中掌控十個軍的兵力若還擋不住日軍一個師團的攻擊,那已經不是滑天下之大,那是純粹的不要臉了!

經過初期地緊張之後,閻錫山緩過神來仔細考量,現這極可能不是一個單純的危機,可能是自己重整旗鼓大出風頭的好機會!日軍雖然經兩路攻入山西,然卻都集中在相對狹窄的地面上,以第五師團一個旅團分兵突進,憑藉其鋒利的攻擊態勢固然是所向披靡,但孤軍深入太長,僅有兩條公路,在山西境內只能直進直出,沒別的地方好轉道,對於這樣的敵人,最好地辦法莫過於重兵圍困打埋伏!一旦斷了他們的後路,想要殲滅不是不可能!

再一計算自己手中的力量,他現這個算盤打得響!整整十個軍地兵力,在大同以南之桑乾河沿線、晉中鐵路沿線以及五臺山沿線,組成一個細長的口袋陣勢,令日軍拖長補給線衝進來之後,再從平型關以東方向突擊截斷其後路,則陷入崇山峻嶺之間的日軍,滅頂之災指日可待!

好計劃!閻錫

己能想出這麼個絕妙地計劃來歡欣不已,馬上召集開作戰會議,將自己的精神貫徹下去,並在多方面協調之下,邀請陝北的八路軍115師加入到平型關戰區計劃。

然而,就是這樣的計劃,閻錫山都沒能貫徹下去!擔任主要作戰任務地第六集團軍副司令孫楚認定日軍不會以平型關爲主要作戰陣地,而是將從廣靈、渾源一線動主力攻擊,在徹底截斷雁門關之後,再以主力安安穩穩的攻擊大同,繼而收拾整個晉北地區,對察哈爾進行包夾圍困,甚至可以繞過張家口攻擊綏遠,這樣似乎更加穩妥!

不僅是孫楚這樣認爲,其他主要作戰主官也這樣認爲,閻錫山把着地圖仔細研究一番,動搖了。

如果他站在日軍的立場上,只怕也會這麼做。日軍之所以沒有從懷來直接南下攻擊,便是因爲自己在大同、桑乾河一線的重兵防禦不易突破,且分薄兵力的情況下容易招致懷來以及居庸關被反撲切斷而形成孤軍被圍的態勢。但是現在,保定已經失守,日軍主力已經可以從整條戰線鏈接起來,第五師團可以毫無後顧之憂地攻進山西,如此即便是守禦懷來的兩個多混成旅團被打地後退到長城,他們也有源源不斷的力量從山西中部開進來攪合,甚至可能兩面夾擊攻破大同防線,比單面攻擊要有力地多,也快得多!

這樣算起來,似乎平型關就不能成爲主要陣地,而應該加強北線力量,如此一來,平型關防禦力量攤薄,原本客氣客氣作爲合作樣子擺設的第115師,就被委以重任,駐守平型關陣線協助攻擊日軍,這一變,導致一系列不可收拾地後果,更令一直偃旗息鼓積蓄力量的蔣委員長心腹大患一下子竄了起來,震動天下!

9月211日,第五師團板徵四郎派出第211旅團負責對山西方面攻擊作戰。三浦敏事旅團長親帥步兵21聯隊和11聯隊1個大隊,兵分兩路,分別從廣靈、靈丘兩個地方出,攻擊渾源和平型關方向而來。

這樣的攻擊目標似乎並沒有超出閻長官的判斷,各部的阻敵誘敵戰鬥也進行的有模有樣,事實上根本都不用演戲,此時的閻長官手下一個師的兵力,在日軍一個大隊的攻擊之下根本就招架不住,再加上點演戲的成分,那邊要一交火就狼狽逃竄!

渾源方向阻擊極爲堅決,而平型關戰線卻出了漏子!第84師高桂滋部原本就對孫楚的改變計劃不以爲然,一意孤行的要將日軍放進了平型關關門打狗,在一線防禦上就人力不足,三浦敏事帶領的兩個大隊節節逼近,攻無不克戰無不勝,前面三道薄弱的防禦戰線因爲兵力嚴重不足,損傷慘重之下接連被突破到蔡家東側。

也在這個時候,攻擊渾源方向的第21聯隊主力突然改變方向,不在繼續西進攻擊雁門關,卻扭頭南下直衝平型關而來,至22日已經攻到平型關北側,加入到平型關戰鬥!

23日凌晨,北面211聯隊主力開始猛攻團城口,一旦撕開這裏,則不但整個口袋將被戳開一個窟窿,平型關方面的阻敵也變得有名無實,屆時在日軍內外夾攻之下,不但平型關守不住,即便日軍進去了,也尾相互不能掐斷,形不成孤軍深入,則也打不了包圍埋伏,殲敵成了一句空話!

這下子麻煩大了!原本佈置在此的兵力就不是很足,若日軍集中力量突破的話什麼都白瞎了!閻錫山急令傅作義出馬坐鎮該處,組織兵力反擊作戰,同時電邀115師主動出擊,合作打擊日軍攻擊部隊。

此時,115師林b部,已經到達平型關!

來了歸來了,但是這一仗打不打,卻是個問題。倒不是說他們不想抗日衛國,關鍵在於,這點子人馬拉起來保留到今天,實在不容易啊!

9月23日夜,經過艱難跋涉和山洪暴雨的考驗,115師兩個旅全部到達預定位置。師長林b和副師長聶rz、參謀長周昆以及作戰科長王炳璋一起,商量下一步作戰部署。

林師長先將自己前日觀察過地從靈丘至平型關一線陣地的詳細情況,和自己以及參謀部對這次戰鬥的推向及應對計劃解說一遍,最後,徵詢大家的意見:“目前可以確定,閻錫山各部的抵抗並不堅決,閻本身也是猶豫不決,這已經導致此次戰鬥部署的全盤被動,接下里的戰鬥失利地可能性很大!這樣的情形下,我部還要不要參戰?值不值得?”

說這樣的話,並非是他林師長臨陣怯敵,實在是不得以!從草創開始,紅軍主力經過十年展,期間經過多次分分和和,加上蔣介石地五次圍剿,最後的萬里追擊,萬里長征,到最後活下來的,不過幾萬人,這其中可以說個個都是響噹噹地精銳,哪一個都是寶貝一般,捨不得!

因爲人少,又都灑出來到各地成爲種子生根芽,好不容易建立起一個個的根據地,召集起來一些人馬,小心的在夾縫中游擊作戰,慢慢展壯大,這個歷程實在太艱辛,太不容易了!能夠建立起115師這麼一支萬人正規軍部隊,卻是砸鍋賣鐵一般整出來的門面,裏面可謂人才濟濟英雄匯聚,驟然拉上去跟日軍打陣地戰,必然傷亡慘重,日軍地實力是明擺着的,自己這邊的劣勢也是明擺着的,這樣的戰鬥,打得有沒有意義啊!

“什麼值不值得?!這個問題根本不用考慮,這一仗,一定要打!”聶副師長斷然說道,他挺直腰身目光炯炯,聲若洪鐘的侃侃而我軍從建立到現在

被國民黨蔣介石斥爲赤匪,十餘年來在國內被其不遺曲剿殺,在廣大的國民心目中留下非常不好地印象,儘管去年在各方面努力下已經正名,然我們的影響力還大大地不夠。”

聶副師長身兼政委之職,這樣的問題看得非常透徹,這一點,林師長也不得不佩服贊同,所以聞言點點頭,表示同意。

聶副師長又道:“從日軍侵華開始,中央制定了我軍各部積極展開遊擊作戰地方陣政策,主動深入日軍戰區,動羣衆積蓄力量壯大自身,在同時也要展開宣傳抗日引導民衆思想和鬥爭的重要工作,但這不意味着,在面對戰鬥的時候,就避而不戰! 重生僞蘿莉 恰恰相反,這樣的戰鬥,正是我們當前所需要的!”

他的手用力一揮,大聲說:“從九一八事變到現在,中國戰場上,上下幾乎淨是在打敗仗!77事變以來,更是節節敗退毫無勝績,一個師的主力軍面對日軍一個大隊的攻擊,潰不成軍居然成了理所當然,這在國民心目中是什麼形象?影響極其惡劣(諸夏43章)!現如今,能夠在正面與日軍一戰的只有山東那個軍閥陳曉奇,然他的所作所爲,無是跟廣大人民羣衆的意願不太相符,明顯的軍閥意識濃烈,保他的地盤勝於一切,這是很要不得的,必然要遭到全國民衆的唾棄!”

“而我軍自整編以來,從無一戰以樹立聲明,甚至被某些人笑話爲‘遊而不擊’,這樣的情況必須要改變!改變地契機,就在今天!這一仗,我們不但要打,還要打的漂亮,打的果斷,打的堅決!一定要讓日軍嚐到苦頭讓他們知道,中隊不是不能打仗,中國人民不是不敢抵抗!我們要用這一戰,奠定我軍的聲明!其影響將無比深遠!”

“好!就這麼辦!”林師長一拍桌子震翻了油燈,大聲喝道。他本不是怕事的人,但因爲事關紅軍主力的生死存亡,事關中央和mzd制定地關鍵政策,他不得不慎重。不過既然連聶副師長都這麼說了,那也沒什麼好猶豫的

9月24日上午,在上寨鎮小學校的上坪上召開營以上軍官幹部動員大會,會上,聶副師長詳盡宣講這一戰地必要性,和他們將面臨的是怎樣一支強大的日軍隊伍,作戰將是多麼地艱難和危險。

對此,3長陳光的態度最有代表意義,他渾不在乎的哈哈笑着說:“咱們兩萬五千里長徵都走過來了,老蔣的百萬大軍圍追堵截也扛過來了,沒道理在一羣小鬼子面前就萎了,沒那個道理!管他鬼子長成什麼樣,就是渾身鋼牙,照打不誤!”

林師長和聶副師長對這樣地軍心士氣極其滿意,作戰就此決定,下午,全體軍官幹部親自到預定戰場觀察地形分派任務,當天夜裏,部隊出,趕往作爲預定戰場的白牙臺一代設伏,準備伏擊經過此處的日軍。

9月25日凌晨,天氣驟變,突降大雨!行進中的兩個旅頓時陷入到極其險惡的境地!

儘管是九月,這一帶卻是寒風刺骨雨水如冰!甚至曾經有過下雪的記錄,身上衣裝本就單薄地戰士們頓時被雨水澆透,除了少數人配備了塑料布雨披之外,絕大多數被浸透在冰涼的雨水中。

不僅如此,半道上因爲雨水過大山洪暴,剛剛過去一多半人馬,剩下一個團就被隔離在另一面無論如何過不來,有些心急地戰士試圖憑藉勇氣洇渡,結果立刻被捲進洪水消失不見!

面對這樣的情景,林師長和聶副師長斷然決定,下刀子也得走,人不夠,也得打!

一個半旅地人馬就在這樣的情況下,艱難跋涉到平型關以東預設陣地,343旅兩個團不顧渾身溼透寒冷,地面泥濘溼滑,強忍着不適潛伏到草叢之中,靜靜地等待黎明的到來。

選擇這樣一個地點設伏是極其講究的,從平型關迤邐而來是長達十里的深溝,高只有三十米到一百米,中央的道路只能勉強通過一輛卡車,想回頭拐個彎都十分艱難,可以說是最爲理想的伏擊陣地。

前方情報傳來,日軍已經開始突破小寨溝防線,正向老爺廟方向突進,344徐海東部立刻帶領687團趕過去,準備截斷日軍後路,343旅的兩個團就地負責堵截剿殺作戰。

任務再次重申傳達完畢,林師長兩人就在高臺上手舉望遠鏡,靜靜的等待着日軍的到來。半夜的大雨,令凌晨的空氣溼漉漉的充滿淡淡的煙氣,更有說不出的寒意,對此,兩人似乎毫無察覺。

上午7點,老爺廟方向傳來一陣低沉的轟鳴聲,林師長的眼睛頓時亮起來,通過望遠鏡,他看到狹窄的山道上,一列看不到頭的日軍卡車正緩緩開進,車頭上和後面打着膏藥旗的日軍清晰可見。奇怪的是,這批敵人並非來自於老爺廟方向,而是來自西面平型關戰場之關溝!

“怎麼會有鬼子從這裏冒出來?”林b當時就是一愣!這樣的情況事前並未偵察到,他一直以爲是隻有蔡家方向來的敵軍,這麼看起來,似乎自己擺了一張桌了,來了兩撥客人,怎麼辦?

685團楊得志團長覺得有點摸不着頭腦!本來他應該是屬於前頭阻敵,686團在後頭扎口袋的,這下子兩人的任務調換過來了,這仗有的熱鬧了!副團長陳正湘立刻上山找到林師長詢問對策,得到的答覆是,前隊變後隊,等着686團那邊打響,這邊動手開打!

可沒等這邊安排利索,686團那邊也現日軍!竟是有兩隻日軍部隊相互對頭開進,竟然在這個時候對頭衝

場,一個過了關溝,一個過了小寨村,兩邊加起來車,馬車打車一大堆,看樣子實在不老少!

“一個羊是趕,兩個羊是放,只要進了口袋,管他是東頭來的還是西頭去的,照打不誤!”兩支日軍隊伍都進了包圍圈,還都數目字不大,憑兩個團四千人的戰鬥力,應該能拿下他們沒問題!

聶副師長看的哈哈笑起來,道:“真是沒想到啊!這樣的好事也能被咱們碰上,既然如此,那就不要留手,告訴兩個團,不用擔心彈藥問題,往死裏打!”

林b微微一笑:“政委地話說到我心坎裏了,這樣打起來才痛快!就這麼辦!”

楊得志親臨一線,手裏的毛瑟盒子炮捏的幾乎冒出水來!這可是全軍第一次當面鑼對面鼓的跟小鬼子幹仗,還是這麼一次全師出擊的大陣仗,打好打壞關係重大,可不能再自己這裏出了漏子!

想一想自己這邊的裝備力量,他心裏又有些安定。當初去了陝北之後,原本大家都以爲要過兩年苦日子了,在幾十萬大軍圍困之下,那還能有個好麼?可是萬沒有想到的是,就在那樣地地方,居然也能做起生意來,不但沒有把中央餓死困死,反倒是有數不清的走私馬隊從綏遠山西方向過來,載着數不清的物資彈藥,換取陝北地資源,甚至還在陝北就地開起來各類工廠,雖說規模都不大,卻足夠支撐至關重要的中央日常需要,就連關鍵的槍支彈藥這些傢伙居然都搞得到,真是有一套!

說起來,115師也不算寒酸了,起碼不必再用那些黑火藥地彈藥,戰士們手中的步槍也都配的齊整,儘管重武器比不上中央軍,那比起以前來也是大大的富裕,子彈手榴彈還是能打一打地,那迫擊炮擲彈筒,也是有的啊!

這樣的條件,打起仗來才叫痛快!

想着想着,日軍下面的車隊已經過完,老爺廟方向,槍炮聲驟然響起!楊得志精神一振,大吼一聲:“同志們!報仇雪恨的時刻到了,打!”

“砰砰!轟!突突突!”步槍、機槍、手榴彈一齊開火!

草叢中,數千人影突然冒出,無數子彈轟然傾瀉在下面卡車上,正在汽車的晃悠中閉目養神地日軍輜重部隊新莊中佐絕沒想到在這個地方居然會出現敵軍,第一聲槍響時就驚得一下瞪起眼來,隨即一顆迫擊炮彈落在他卡車的車廂中,“轟”地一聲掀翻了半個車體,他怪叫一聲撞出前窗玻璃摔在地上,眼前出現一片恐怖的景象!

公路右側山體上,數不清地人影此起彼伏大戶酣戰,無數子彈手榴彈頃刻間淹沒了八十一輛卡車,猝不及防的士兵頓時損傷大半,其餘地士兵迅速跳車躲在後面,據槍還擊開火!

但是,這些士兵很快現自己有大麻煩了!身在谷底,被人居高臨下的壓着打已經很糟糕,更糟糕的是對方的人數實在太多,並且關鍵自己手裏沒有重武器!沒有重機槍迫擊炮,壓根沒法還擊!光靠步槍的仰射,哪裏夠打得完這數不清的敵軍!

“轟轟轟!”一輛輛的汽車接連在迫擊炮和手榴彈的爆炸中起火燃燒!數以百計的鬼子狼狽呼號着栽倒在地,連滾帶爬的躲在車後拼死反擊!

頭一次跟日軍接戰居然打得這麼順暢,山上伏擊的戰士熱情高漲!更兼手中傢伙便利打得精準,一個個興高采烈殺氣騰騰,密集的子彈壓得日軍擡不起頭來,幾挺捷克式輕機槍也“突突突”的不斷噴吐彈藥,前所未有的暢快!

覺得鬼子死傷差不多了,楊得志打得興起,將袖子一挽大聲喝道:“同志們,衝啊!”跳出掩體揮舞着手槍就殺了下去!

戰士們早就按捺不住!按照他們的習慣,開三槍就要衝上去拼刺刀的,此時能打上七八槍已經很夠可以了,一看楊得志帶頭衝出去那裏還想什麼,呼喝一聲挺槍把刀就跳了出去!

日軍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架勢!儘管他們是輜重部隊居多,卻也見過大仗,一直以來跟打仗,少有這麼開幾槍就衝上來了,頓時間再一次的措手不及!眼見刺刀殺到胸前,倉促應戰!

等到的永遠,是你 但是,這些穿着最爲破爛的戰士再一次給日軍以巨大的震撼,他們的刺刀戰術大刀殺法,竟一點都不弱於日軍自己!雙方一經接戰,立刻就是一面倒的架勢!

本就人數佔了劣勢的日軍立刻被壓縮在中間一團動彈不得!

有戰士大聲高喊:“繳槍不殺!”回答他的是日軍射擊的子彈。

有戰士揮人道主義精神去揹負受傷不能動的日軍,結果被其拉響手雷同歸於盡,或用刺刀刺傷,用冷槍打傷,日軍竟是悍不畏死,絕不投降!

統戰工作做不成了!楊得志見此情形馬上制止繼續無謂的犧牲,驀然想起來跟交流時反覆提到的,不要指望抓鬼子俘虜,這幫死腦筋不投降!

“殺!把他們都殺了,動作快!”不理戰士們驚異的眼神,他斷然下達命令。優待俘虜,也得看對象看時候!

山坡上,林b皺着眉頭看着下面的戰鬥,心中有些不大得勁,以兩個團對付這樣的士兵,似乎這仗打得沒味道。

就在此時,偵查員急匆匆送來情報:“日軍大股人馬從平型關方向開來,是要救援這裏被伏擊的日軍!”

林b當機立斷,大聲喝道:“命令各部立即停止打掃戰場返回陣地準備戰鬥!” 「嗚嗚………相公,我怕。」

「別怕有我呢!沒事的,我和陪你一起的。」

「爹,我們去哪?」

「爹帶你去玩玩。」

「我不要死,我不想死啊!」

「救命,誰來救救我們。」

三十萬狼騎兵押著十萬衣衫襤褸,表情麻木的人族緩緩向信陽關前進,雖然路程只有十里左右,在一部分人族有意識的拖延下,可還是眨眼即到。

城頭上徐晃等人看到了這一幕,不由的眼眶欲裂,他們怎麼也想到這些獸人竟然這麼狡詐和殘忍,居然用人族充當炮灰擋在前面。

王鈞對此儘管同樣感到憤怒,卻也有一絲不以為然,道:「你們要記住,這是兩個文明之間的戰爭,有機會你們也不必對他們的老弱婦孺留手,唯有贏得勝利之後,才有機會和別人談論仁義二字。」

「吾等明白了。」眾人一聽就知道了王鈞是在點醒他們,告訴他們接下來的征戰應該無所不用其極。

「可…皇上現在我們該如何是好?這些百姓裡面難免會有戰士們的親人,一旦我們下令攻擊,很可能會引起嘩變。」孫虯看眼周圍的士卒,眼見不少士卒認出了自己的親人,一臉為難的問道。

王鈞冷笑一聲,道:「既然他們送來了我人族的俘虜,我們不收下豈不是實在不給他們面子。」

頓了頓,又道:「呂布,馬超。」

「末將在。」兩人互現瞪了一眼,抱拳道。

「你們兩人各代十萬的夢魘騎,凶獸騎作為你們兩人的第一次任務,將城外的狼騎兵一個不剩的殺光。」王鈞用一副談論家常的口吻,說出了殺氣衝天的話語。「注意等候朕的命令,你們就出城獵殺。」

「臣遵旨。」兩人一聽頓時戰意沸騰,自從他們訓練出了夢魘騎兵和凶獸騎兵后,一直沒有機會上戰場表演,如今正與等來了機會,而且還是那些模樣怪異的東西。

「別射箭,我們不是獸人,千萬別射箭。」

「哇哇哇……娘,我好怕。」

「救救我,我是李家子孫,只要你們救我,我保證你們榮華富貴享之不盡。」

眼見城外的人族哭喊求饒起來,王鈞不慌不忙地道:「金口玉言,禁錮,隔絕,刀槍不入。」

說著,一陣六丈光牢落下,將所有人族禁錮,轉眼間光牢長到一般監牢牆壁的厚度,又以每三人之間的數量相互隔開。

突然之間的變化,讓一眾狼騎兵感到措手不及,一名滿臉刀疤的獨眼狼人琅渾,眼中劃過一絲狡詐,道:「動手,將這些兩腳羊抓起來。」

瞬間三四千狼人齊齊動手,掏出一根根繩套朝著光牢內的人族一丟,只見繩套碰在光牢上,卻沒有飛進去,掉在了地上。

一連嘗試了幾次,沒有一個繩套進入光牢的範疇,琅渾見此目露凶光,道:「用刀。」

一眾狼人抽出斬馬刀,砍在了光牢上,只聽「叮叮噹噹」的聲音,對於光牢卻沒有一絲作用。

這時信陽關城門打開,呂布和馬超二人率先沖了出來,身後的騎兵源源不斷地沖了出來。

看在打開的城門,既然目的已經達到,琅渾只能暫時放過俘虜,喊道:「月亮的子民們,隨我殺。」

平常呂布和馬超兩人一向不對付,因此對於彼此的戰功十分關注,如今正是兩人訓練的兵馬頭一次亮相,自然會想爭奪更多的王鈞關注。

最終呂布憑藉坐下的赤兔,覺醒了一絲龍馬的血統快了一線迎上了琅渾,手裡的方天畫戟重重的一砸,喝道:「神魔無雙斬。」

一道冷冽的刀芒飛出,迎著琅渾的腦袋劈下。

琅渾冷笑一聲,眼眸中劃過一絲不屑,道:「小小的兩腳羊,竟敢反抗我們高貴的狼人,餓狼嘯月。」

說著,琅渾揮舞著斬馬刀,一輪清冷的月亮,伴隨著一聲狼嗷升起。

「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