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判官交待完我和鬼婆婆,扭過頭對那個鬼差說道:“三兒啊,你就帶這個小兄弟走上一趟吧,他的那個妻子現在就在阿鼻地獄裏的熱油小地獄裏,具體在哪兒,你問問你那個兄弟吧。”

“誒,姐夫我知道了,我這就帶他們走,只是這錢……”鬼差嬉皮笑臉的衝胖判官咧了咧嘴。

胖判官看見他小舅子這幅德行,無奈的搖了搖頭:“這錢肯定有你的一份,這麼多,我也不方便拿走,姑且就先放在你這狗窩裏面吧!”

那鬼差聽完鬼判的話後,貌似還想說點什麼,他表情複雜的瞅了瞅那個胖子燒下來的美女,猥瑣的笑着。

“啪,”一聲清脆響亮的巴掌扇在了那個鬼差的臉上,只見胖判官雙眼圓瞪,怒聲罵道:“他孃的,你小子心還挺大,這妹子是姐夫的,你少打她的歪主意,我不方便帶她出去,讓她先住你這裏,你給我好吃好喝供着,敢動她一根兒指頭,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那個叫三兒的鬼差捂住臉,連忙點頭稱是,雖然口裏服服帖帖,但眼神裏卻流露出委屈和忿忿不平。

“行了,你帶上小兄弟他們現在就動身吧,快去快回!”胖判官衝鬼差吩咐道。

於是,這個叫三兒的鬼差帶着我和鬼婆婆出了房門,沿着走廊向後山的方向走去,而在我們的身後則傳來一陣又一陣胖判官和那女子放蕩的嬉笑聲。

那鬼差在前面哀聲嘆氣的走着,看那樣子心裏似乎極度不平衡。

爲了打消他失落的情緒,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三哥,你不要垂頭喪氣的,這來日方長啊,你姐夫有的,我回來都會給你的。”

一聽這話,那鬼差立刻精神爲之一振,扭過頭來對我千恩萬謝,情緒明顯好轉了很多。

我們走到山根之下,只見這座巍峨的高山之上刻了三個大字:背陰山,這座大山,黑黑的陰氣層層環繞,怪石嶙峋,險象環生。

鬼差指着那三個字介紹到:“老弟看見沒,進了這個山,可就到了真正的地獄了,以此山前大字爲界,是純陰無陽之地,可謂山不生草,峯不插天,嶺不行客,洞不納雲啊,這背陰山前的鬼判殿,是秦廣王審判量刑的地方,這山中的八位閻王分別掌管着十八層地獄,出了背陰山到了最後一殿,就可以轉世爲人了。”

山中並無道路,那鬼差掏出令牌,頓時腳下升起一團黑雲,我們隨着那團黑雲,緩緩升起,向山頂飄去。

我們越飄越高,越飄越高,低頭看去,山中的事物漸漸變小,可以一目瞭然的看清很遠的地方,只見這座大山壁立千仞,巍峨雄偉,而且似乎沒有盡頭,即使我們站在很高的位置,也不看不清它到底有多大。

接着我們就隨着黑雲快速的向那山中飄去,前方腳下不遠處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大殿,但見此殿氣勢磅礴,宏偉壯觀,殿前兩旁站立了兩排高大猙獰,藍皮紅髮的鬼王,他們一個個手持兵刃,威武異常。而在殿前的空地上,則是密密麻麻跪着一羣鬼魂,他們都由鬼差押解,按照順序一個一個的進入大殿之中。

鬼差三哥指着那座黑色大殿說道:“兄弟瞅見沒?那是地府中楚江王的殿宇,是第二殿,楚江王掌管着活大地獄,你瞅見那殿後的十六個黑色大坑沒有?那分別是活大地獄十六個小地獄的入口,這裏專門關押着那些生產假貨,詐騙財務,欺騙感情,說謊耍滑,拖欠錢款,投機取巧之輩,他們在這活大地獄裏或者被狼虎啃噬,或者剁手剁腳,承受鞭打斧砍之刑。”

我低頭認真看去,只見那十六個黑色大坑旁也站滿了一羣羣鬼魂,他們哭天喊地,跪地求饒,卻被鬼差們一腳一個踢進了深坑。

飄過了楚江王的大殿,我們繼續向前穿梭,一路上又經過了幾座大殿,這三哥鬼差一一給我講述了裏面坐鎮的閻王,以及對應的罪責和刑罰,有不孝順父母欺凌弱小的,有數典忘祖不敬祖宗的,偷稅漏稅的,盜墓掘冢的等等等等,所承受的刑罰有扒皮抽筋,開膛剖心,火燒鐵烙之類。”

聽鬼差講的這些這名目繁多的罪責和刑罰,我不禁感到好奇:“三哥,那阿鼻地獄裏關押都是些什麼人,聽說那裏是刑罰最重的地獄,他們都犯了什麼樣的罪要被關押到那裏。”

異界瞬發法神 這鬼差嘿嘿一笑:“誒呀,要說起這阿鼻地獄啊,我都瘮的慌,我可就去過一次,還是去見我的那位好朋友,裏面啊,戾氣滔天,哀嚎聲不絕於耳,雖然同樣是地獄,但是阿鼻地獄絕對要比前面的地獄要殘忍上千倍萬倍,我待了一會兒就出來了,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舒小姐,你在胡說什麼呢?”伊麗莎白的臉色也冷了下來,“小文是我的弟妹,談何放過?”

“不要再裝了。”我現在已經失去了耐心,迅速在手裏凝聚靈力,“之前那麼多被你們害死的女孩,你們還執迷不悟嗎?”

伊麗莎白的臉色僵住,最後驟然變冷,”你發現了?”

“是的。所以趕緊放了小文。”

伊麗莎白冷笑一聲,“我知道你們兩個很厲害,但我警告你們,這裏是我們的地盤,你們最好也不要囂張!小文是我們的食物,但對於你們來說,不過是萍水相逢的人罷了。”

“少廢話。”我耐心徹底耗盡,身邊的靈力瞬間暴漲,剎那間,四周的燭光全部都搖曳不斷,我足尖一點,整個人就躍到了伊麗莎白麪前,擡手就是一掌!

伊麗莎白臉色微變,但下一秒,她的鬼氣也很快暴漲!

我頓時變了臉色。

我現在才發現原來伊麗莎白的鬼氣如此強大。不僅如此,這個鬼氣跟我們以前所熟悉的鬼氣有所不同,但也是十分的磅礴。

看來之前是她隱藏的太好了,所以我纔沒有意識到她的強大。

我和伊麗莎白的靈力在空中衝撞,一時之間,整個古堡大廳狂風大作!

伊麗莎白實在太厲害,我都不是她的對手,眨眼的功夫我就落了下風。

可這時,容祁突然躍到我身邊,一把將我護在身後,翻手就朝着伊麗莎白逼去!

剎那間,更加磅礴的一股鬼氣呼嘯而來,伊麗莎白的鬼氣瞬間就被壓制!

不知是伊麗莎白他們之前遮掩了鬼氣,容祁之前也是隱藏實力,因此此時將鬼氣放出,伊麗莎白也整個人都震驚了。

可就是那麼一會兒的功夫,她的鬼氣已經完全被容祁給牽制住。

容祁雖然實力在伊麗莎白之上,但伊麗莎白顯然也不是吃素的,因此容祁一時半會兒也不能馬上將她解決了,容祁迅速轉頭對我說:“你去找那個小文!”

我這才反應過來,二話不說立刻跑向樓上的房間,朝着我記憶中james的方向裏跑過去。

可不想,我剛跑到二樓走廊,就聽見走廊前方發出無數怨恨的咆哮,夾雜着各種各樣的語言及音色的,我只聽得懂英文——

“放我出去!”

“不要吸我的我!”

“我要殺了你james!我恨你!”

我迅速地凝聚靈力護住身邊,擡起頭,才發現那些聲音響起的方向是走廊四周的牆壁上面的那些油畫。

之前都沒有注意,走廊牆壁上的油畫竟然全部都是女人,而且是形形色色的女人,各種膚色人種裝束的都有,此時她們在畫像裏整個都扭曲起來,原本飽滿的臉龐不斷的塌陷,最後變成了就跟我之前在窗戶外看到的那個女鬼一樣,臉頰深陷,只有一對眼珠子瞪得滾圓,朝着我不斷咆哮。

我沒有理會這些油畫上的女人,我現在已經隱約猜到,這些女人,包括之前託夢給我和敲我窗戶的女鬼,恐怕就是之前james害死的的女人。

從強上畫的數量來看,james害的人顯然比報紙上刊登的多很多。

我很快就衝到了james房間門口,還沒推門進去,就聽到裏面傳出了一聲撕心裂肺的尖叫聲。

是小文!

我臉色一變,立刻砸門而入。

一進門,我就看見小文穿着一件吊帶絲綢睡衣,躺在坐在牀上,整個人不斷的瑟瑟發抖,眼淚從眼角滑落。而james死死地抱住她,腦袋深埋在她的脖頸之中,很顯然並不是在親吻,而是要斷她的脖子吸食她的血液。

看到這一幕,再回想起之前看見那些乾癟的屍體,我想我知道james和伊麗莎白到底是個什麼東西了。

他們是西方的吸血鬼。

我在電影和小說裏面看到過很多關於吸血鬼的存在,很多女孩子被她們俊美的外表所吸引。的確,james跟伊麗莎白都有非常好看的外表,但現實肯定不是像電影裏面那麼浪漫可愛,因爲他們這根本對小文是無情的,只是想要她的血液罷了。

“住手!”我大喝一聲,立刻擡手擊向了james。

james也已經注意到了我進入了房間,但他依舊沒有鬆開小文,只是單手摟住她的腰,整個人躍起,另一隻手去接住我的掌風!

一時之間,牀上的被褥全部都被炸裂開來。

與此同時,james還在不斷地吸食小文的血液,小文驚慌失措的想要尖叫,可她根本就尖叫不出聲,只能發出嗚咽的聲音。不僅如此,隨着她血液不斷的流失,她的臉色越來越蒼白。

我立刻加大手裏的靈力,james似乎沒有料想到我這般厲害,終於不得不鬆開了手裏的小文,朝着我怒吼:“你到底是什麼人!爲什麼要阻礙我獵食?”

“獵食?”我敏銳地抓到了james的用詞,果然在他心目中,小文是食物罷了,“我不能看你傷及無辜人的性命。”

“什麼無辜不無辜!”james抓着小文,躍到窗外上,冷眼看着我,“人類對於我們來說,只不過是食物罷了。就像你吃豬肉,你難道會覺得那些豬無辜麼?”

“我不瞭解你們吸血鬼的習慣。但我知道,無論如何我認識小文,就不能眼睜睜看你害死她。”

重生之豪門毒妻 james聽見我的話,頓時火了,一把甩開了小文,小文跟個破布玩偶一樣的摔到了地上,似乎已經昏死過去。

“你要救她對麼?好,我就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jame是朝着我冷笑一聲,突然凝聚鬼氣,卻不是逼向我,而是嘴裏唸唸有詞。

與此同時,我看見他身後突然閃耀起一個閃着紫色光芒的六芒星!

我知道六芒星在西方的文化裏,是個不祥的預兆,心裏不由凜然。

果然,下一秒,我就感到一股暗黑的力量朝着我逼來!

我二話不說,也凝聚靈力抵抗。

可不想,隨着james立下的六芒星結界,整個房間裏突然陰風陣陣,鬼哭狼嚎!

我擡頭,就看見好多鬼魂從門外呼嘯而入! 這鬼差三哥撓撓自己那猙獰的鬼頭說道:“怎麼跟你描述呢?我可沒去過你妻子的那個小地獄,就舉一個我去過的來說吧,先拿錫水澆灌鬼魂的身體,待到全身浸透,霎時冷風吹來,鬼魂身上一個個都結成硬殼動彈不得,再由獄卒用鐵鉤子一片一片把硬了的錫片連皮帶肉的扒下來,此時的鬼魂或者露出筋肉,或者露出白骨,一個個痛苦哀嚎生不如死,待到身上的錫片全部扒乾淨,又有新的錫水迎頭澆下,再重複以上的過程,到最後鬼魂就剩下一堆骸骨,還要將這些骸骨砸碎,一番折磨下來,鬼魂的陰氣又迅速重新聚集成人形,再次接受折磨,這地獄的層數越高,聚集成形的速度也就越快,到了阿鼻地獄,從骨頭渣子變成人形也就是須臾之間。

聽到這裏我渾身不寒而慄,這他孃的也太殘忍了,鬼婆婆此時插話道:“這林中鬼王的煉魂爐也是這個道理,就是因爲他反覆的煉化吸收地魂的真氣,才能做到隨心所欲的化整爲零啊。”

鬼差三哥頓了一頓接着說道:“要說起這阿鼻地獄裏罪人所犯的罪惡,你們就不會覺得他們可憐了,這都是些什麼人啊,殺害自己的父母恩師、殺害懷孕婦女或兒童的,偷來兒童弄殘疾後乞討、販賣毒品、販賣人體器官,生產假藥假酒害死人的,強姦幼女的,背叛祖國的,泄露國家機密的,故意損壞褻瀆神像等等等等,這些人犯的罪即使在陽間都是該千刀萬剮的,下了地獄也絕對便宜不了他們。”

聽到這裏,我心中不禁也憤恨不已,要說起來這些人他孃的確實可恨,活該遭此劫難,可是我的妻子又所犯何罪呢,要受此等折磨,頓時心如刀絞般難受。

我們站在這黑雲之上快速向前移動,但是每過一個殿都要花很長很長時間,我不由的心中感嘆,這背陰山到底有多大啊。

又向前飄了很久很久,依舊沒有到達平等王的第九殿,不禁心中有些着急,悄悄的問鬼差道:“三哥,這第九殿多會兒到,都這麼長時間了。”

鬼差扭過頭笑嘻嘻的說道:“這才哪兒跟哪兒啊,下到地獄之中,面積要比這大千千萬倍,怎麼了?着急見媳婦了?”

見我面色不悅,他也長嘆了一口氣說道:“咳,要說起把尊夫人送進這阿鼻地獄,可能是我幹過的最缺德的事情,咳,說句良心話吧,一切都怪我,開始的時候被錢財迷住了心竅,被那林中胖鬼利用,越陷越深,不過我勸你也想開點,事已至此,也沒有迴轉的餘地,看完一眼之後,我們早早回去吧。”

我不吭聲,神色凝重的看着前方,漸漸的遠處的天空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山崖,在那山崖上有一個氣勢恢宏的大殿矗立在山巔,周圍片片黑雲環繞,一副會當臨絕頂一覽衆山小的姿態,鬼差指着那個大殿說道:“這不到了,第九殿!”

我們隨着黑雲慢慢的繞到了第九殿後面,降落在那些黑漆漆的深坑旁邊,只見這裏依舊是密密麻麻站滿了人,他們一個個賊眉鼠眼,獐頭鼠目,面目可憎,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旁邊兒有個鬼差看見鬼差三哥帶着兩個人下來了,湊向前搭話道:“誒喲嘿,三哥,有日子沒見了,怎麼着,一次帶來倆啊,一個小夥子還有一個老太太,誒對了,你怎麼不過前面大殿呢,這可不行,不合規矩,必須平等王判過了才能扔下去。”

鬼差三哥把嘴湊到他耳邊悄悄說了幾句,背過手,向我做出點錢的手勢,我立刻會意將一大沓1000萬一張的銀票給遞了上去。

這鬼差一見這麼一大沓花花綠綠的票子,呼吸馬上急促了起來,那一副綠幽幽的鬼眼差點瞪出來,他偷偷摸摸的走到我的身邊,用身體擋住了別人的視線,然後悄悄的將錢塞進了自己的布口袋裏,他一邊扎口袋一邊說道:“三哥,你果真是發財了,我昨天還跟老六說呢,說三哥你怕吃苦不願意來這地牢裏多掙幾兩銀子,鬧半天三哥你手頭上根本就不缺錢花,行啊,比我們強,帶人蔘觀一下都能掙到錢。”

說完,他又拍了拍我的肩膀:“小夥子,這地方有什麼好參觀的,是不是現在上面的人都喜歡尋求刺激呢,恩?呵呵。”

“行了,行了,別扯沒用的,老六呢?”鬼差三哥顯得有些不耐煩。

“在油鍋地獄裏炸人呢,誒呀最近陽間壞人太多,活兒重啊,本來老六這個月已經從獄卒提升爲鬼差了,現在又下去頂崗幹活去了,”這鬼差唧唧歪歪的說道。

“油鍋地獄!”我心頭一驚,暗自嘀咕,這油鍋地獄和胖判官所說的熱油小地獄是不是一回事啊。

只見鬼差三哥把嘴湊到我耳邊說道:“兄弟妥了,來的早不如來的巧,我那老鐵正在你媳婦兒待的地方加班呢,咱們下去打聽打聽看看能不能找見你媳婦。”

“行啊,那我們就下去了,上面你多招呼點兒!”鬼差三哥衝那個鬼差招呼道。

見那鬼差示意沒問題,鬼差三哥就帶着我們來到一個巨大的洞口前,只見下面深不見底,洞壁上都是厚厚的一層油脂,裏面燥熱無比,一股一股的向上冒着焦糊酸臭的味道。

我們踏上黑雲開始快速的往下面降落,越往下降,這臭味越重,而且溫度也越高,讓人難受無比,簡直要窒息。過了有一段兒時間,下面漸漸開始出現亮光,等我們徹底從垂直的洞口自上而下出來時,瞬間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

這下面是另一個廣闊的世界,一眼望不到邊際,這裏滿地都是一個個百十米見方的大池子,數以億萬個,有些有蓋子,有些沒蓋子,那沒蓋子的池子裏面都咕嚕咕嚕沸騰着熱油,而有蓋子的池子上面則是冒着濃濃的白煙。

一個又一個被剝了皮的鬼魂被踹下沸騰的油池,他們在裏面不停的翻滾,紅色筋肉慢慢變黃,再變褐色直至焦黑,最後就淹沒在那油池之中。

眼前的情景看的我一陣陣作嘔,加上氣味過於難聞,我差點暈了過去,鬼差三哥關心的問道:“兄弟沒事兒吧,要不我們先出去,讓你先適應適應?”

我連忙搖頭說不用,隨即穩了穩心神,告訴他繼續,不用擔心我。

這鬼差三哥駕着黑雲來到一個幾十米高的巨大的石板前,上面密密麻麻的寫着小字兒,待我仔細看時,發現全是以筆劃索引姓名爲順序,記錄着誰誰誰今天在哪裏哪個崗,領多少工錢,工作多長時間等等一系列信息。

鬼差三哥指着那巨大的石板說道:“兄弟,瞅見沒,最近活兒多啊,而且這裏是無間地獄,活兒一刻也不能停,都是三班兒倒的,嘖嘖嘖,他孃的,這狗屁工作環境,就是給我多少加班費我也不來啊。”

他用手指不停的在石板上比劃着,過了好一陣子,他興奮的說道:“找見了,找見了,在這裏,呵呵,今天運氣不錯,我那老弟在距離這裏五百里的地方,不算遠,我們現在就趕過去。”

說罷,他架起黑雲帶着我們迅速向西南方向飛去。剛纔在山巔之上,因爲距離高,所以我還感受不到這黑雲的速度,待到此時,我才發現這鬼差的黑雲竟然如此之快,只見這下面的油鍋如同火車窗外朝相反方向飛過鳥兒一樣,連輪廓都沒顯現出來,就被黑雲遠遠的甩在了後面。

大概過了有半個小時的工夫,我們來到了一個油鍋前,只見一個相貌極其醜陋的惡鬼*着上身手持一把鋼叉,正不停的在油鍋裏攪和着那些被炸的焦黑的鬼魂們。

鬼差三哥徑直走到近前,拍了那惡鬼的後背一下,他們倆相互一對視,立刻就興高采烈的攀談了起來。

我在旁邊兒瞅着,不用說,這個惡鬼必然就是他們口中所謂的老六了。我環顧四周看了下週圍的環境,離得近了我纔看的真切,饒是我經歷過那麼多血腥的場面,也是被眼前的情景嚇的渾身發麻,腿腳無力。

只見這裏每三個獄卒負責管理兩個大池子,一個池子負責蒸,另一個池子負責炸,他們先把鬼魂放進有蓋子的大池子裏面蒸,待到皮肉鬆軟之時,再用鋼叉叉住胸口給拖出來,放在過道兒上,然後用一把鋼刷子把鬼魂的皮膚給刷下來,露出層層紅色的筋肉,再用一腳踹到油鍋裏炸,待到那鬼魂炸的只剩下骨頭渣子,他們再用一個巨大的鐵笊籬,把渣子撈上來,磕在過道兒上,不一會兒,陰氣重新聚集,那些骨頭渣子又重新化作人形,然而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是,整個過程這些鬼魂都是出於清醒狀態,甚至於他們都已經變成骨頭渣子了,還能痛苦的不停抖動。

這三個獄卒各司其職,揮汗如雨,忙的不可開交。 只見那些鬼魂,全部都是女鬼,各種膚色、髮色的都有,但同樣的是,她們都臉頰深陷,顯然都是被人吸乾了血而死!

我馬上反應過來,這些女人,就是別james他們害死的女鬼。

我同時也明白過來,jame剛纔立下的六芒星結界,根本不是普通的攻擊性結界,而是召喚和控制了這些女鬼!

恐怕是這些女人死了之後,james他們還囚禁了她們的魂魄,不讓她們去轉世投胎,一直困在這個古堡之中。

這些女鬼平時是有自己的意識的,所以纔會有幾隻,來提醒我和小文,生怕我們步她們的後塵。

可此時此刻,只見這些女鬼的眼睛全部呆滯,顯然是已經沒有自己的意識了,而是被james的結界給控制了。

自從我來到慕家之後,我已經變得心狠手辣很多。但此時此刻我還是不由對james和我伊麗莎白感到怒火!

他們將這些女孩殺死吸乾血也就算了,竟然死了都不放過人家,還利用她們的魂魄作爲武器!

與此同時,那些女鬼已經撲到我面前,瘋了一樣的朝我撕咬!

這些女鬼本身的修爲肯定是很弱的,但偏偏數量衆多,而且我不敢下重手,生怕將她們給打得魂飛魄散,一時之間束手束腳的,竟然被打的節節敗退!

“舒淺,既然你自己要多管閒事,就也成爲我的晚餐吧!”我突然聽見james冰冷的聲音響起,“這樣厲害修爲的女人,血液恐怕也會讓我修爲大漲吧。”

聽出james的語氣之中多了幾分貪婪,我臉色一變,可來不及動作,james就已經大吼一聲,朝着我撲過來,磅礴的鬼氣呼嘯而至,我想反抗,可四周那些女鬼已經死死地禁錮住我,不讓我動彈。

眼看着james的攻擊就要落在我臉上,卻不想,一股更爲磅礴強大的力量,突然從我的背後涌來!

james臉色一變,立刻倒退。

與此同時,一股狂風捲來,我身邊的那些女鬼,全部尖叫着散開。

我喜悅的轉過頭,就看見容祁落在我面前。

“容……”

我還來不及開口,容祁就一把將我摟在懷裏,臉色滿是擔憂,低頭問我:“你沒事吧?”

我微微失神。

我已經忘了多久,沒有這樣子的感受了——

遇到危險的時候,容祁便會從天而降,用不可一世的強大,保護著我的安危。

“我沒事。”我低聲道,“伊麗莎白呢?”

“她的能力比我想象的厲害很多,我花了點時間解決門口的那個女人。”

“什麼?”一旁的james聽見了我們倆的對話,頓時臉色突變,大吼道,“你把我姐姐怎麼了?”

容祁卻沒有理會他,只對我低聲道:“你去看下小文。”

我點了點頭,馬上跑到一旁的小文身邊,將她扶起來,幸虧的是,小文只是暈過去了,失血過多卻沒有性命之憂。

而另一邊容祁,則是冷眼看着jam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