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龍眼珠轉動了一下,這才緩緩的說道。

「是哪位說要把你們的糧食徵收的,不給你們活路的!」肥龍大聲音嚴厲的說道。部分有膽量的凡人用手指向了那騎馬傲慢的男子。平時作官作威慣了,那男子今日才見識到凡人的力量,剛才還嚇的兩腿打抖個不停,此時見到肥龍站在面前,就覺得有人撐腰,騎著馬就朝前走去,逼的人群分開一條小道讓他出去。

」就是你要徵收他們的糧食?不給他們活路?「肥龍依久溫和大聲音的叫道。

」大人,我是根據那–「那傲慢男子正在解釋。

」你只須回答是不是你要徵收他們的糧食,不給他們活路!「肥龍接著也學著楚戰的法把,把這話送到數百里遠。讓每個聚集的凡人在每個角落都能聽到。

」是!大人!是我要徵收他們的糧食,是我不給他們活路「那男子抬起頭,大聲的對著寂靜的民眾說道,現在青龍少主來了,還有誰能奈我何,說完這男子心情已是好的不能再好。



黑壓壓的人群一聽這話,卻也不象開始那樣寂靜,遠處更有大的動靜不時傳來。

「這個人是要找死了。比我的機甲還傻」董平說道

」此人假傳青龍令,害我青龍族與人族空起誤會,按律當斬,暴龍,執行家規!「肥龍見此,一改溫和的聲音,嚴厲的說道。

暴龍躍起,手起刀落,那男子的人頭便落在地上,前面一幾排凡人雖然恐懼,害怕萬分,卻也興奮異常。轉身向後面之人大聲講述眼前發生的一幕。不僅如此,那肥龍帶著暴龍,雨天落兩人躍到兩人高處的半空,開始新一番講演,

」以後誰敢搶你們的糧食,敢不給你們活路,就是不給我們青龍族活路,我們就一起把他們無情滅殺!!!你們說,好不好?」肥龍用他那宏亮的聲音說道。

「我們要誓死保衛我們的凡人之城,我們要誓死保衛我們的凡人之城!殺死所有的爬蟲族!」肥龍見眾多凡人跟著吶喊,又喊出了新的口號,民眾的歡呼,聲音一浪高過一浪,竟是忘記了來時想要什麼。楚戰聽著後面的凡人狂呼的聲音,不禁搖搖頭。

」你現在覺得我機甲人有沒有靈魂?比起身後的凡人木偶有靈魂的多了「

「雨天落,你去把那兩人請回行宮。暴龍,恢複本身樣子,我們回去。!」肥龍見此行目的達到,便傳言到暴龍,雨天落。

凡人之城的民眾們,見到那暴龍肥龍幻化成的兩條巨大飛龍朝青龍行宮疾速飛去,更是歡呼,一遍一遍的重複著剛才肥龍的講話。

董平見此,與楚戰一對眼,便朝人群外遁去。 遁出人群,董平楚戰避開大路專朝小巷子疾速飛去,雨天落很快就發現把人跟沒了,前面長長的巷子空無一人,連趴在地上的一隻土狗,也懶的瞅雨天落一眼。雨天落見沒有自己要找人的蹤影,心中難免有些可惜,早知如此,自己開始就全力雲遁過來,現在也只有空手回去復命了。等雨天落一個回到青龍行宮時,卻見外面大槐樹下坐著兩個懶散傢伙在那裡。

「喂,美女,你跟蹤我這樣一個大叔想打什麼主意?」見董平靠著樹桿一副懶散樣。楚戰背靠著董平,睡著了。

「老不正經!「雨天落心裡暗罵了一句,臉上卻還保持著微笑。

」我們少主讓兩位到青龍行宮走一趟!「雨天落見自己要找的兩個人已到行宮外,心裡想著,真要不行就強行捉走了,語氣也沒有那樣客氣。

「老大,人家說的又是少主,又是讓的,知道不,不是請,我們要是不是聽,可夠們喝一壺的!」楚戰微睜雙眼瞧了雨天落一眼,人間尤物,唉,不免長嘆一聲。

「有想法了?有兩捆龍索,可以給你綁一個啊,我借給你捆龍索。要不要?」董平聽到楚戰嘆息,便說道,伸手往儲物里掏去。

「你要不要這樣講義氣啊,老大,你敗完家,我就不好意思拋棄你了!」楚戰說道。

「小兄弟,你想多了吧,我是要掏出我的機甲來,讓他們感著我口號再進這青龍行宮。「董平邊說邊掏出八隻人形機甲。分成兩排。

「喂,你們兩個人族小子,我雨天落脾氣雖好,耐心卻不好,你們走還是不走?」雨天落見這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裡,心裡怒火直上。

「我說你這娃娃,生什麼氣,你們少主人請的客人,要是不講點排場,那不是讓你們少主沒面子,是不是,楚戰」董平說道。然後從儲物袋再掏出八個人形機甲來,見其中兩個機甲造的外形不很英俊,又放了回去。

「我們不是說好,今天不要講自己的名字,董老大你一點都不注意保密,!」楚戰見董平提到自己名字,也哈哈一笑把把董平一同賣了。只見那董平從儲物袋裡掏出許多靈石,一堆園管裝的在機甲上裝了起來,不一會所有十四個機甲分成兩排。雨天落見這兩人族也不跑,就站在旁邊瞧著,

」我倒要瞧瞧你們到底能整出什麼來!「雨天落心裡暗自說道。楚戰還好,坐在樹底下任那董平去擺弄那些機甲,那董平自是忙了四腳朝天了。過了好一會才雙手一拍,說道。」楚戰,讓我先調試一下,不要你坐上去他們把你抬到城外沙子堆里去。「說完董平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機甲八八八號,你帶人把老夫抬起來,兩個抬腳,兩個抬手臂!「董平躺在地上說道。不一會,四個機甲人齊步走到董平兩側把董平抬了起來。

「楚戰,你躺下,快,快,就是那樣,好,不要動,機甲九九九號,你帶人把那個地上的小夥子抬起來。」董平又對另一個機甲人說道。

楚戰見那機甲人朝自己走來,一手緊握著龍淵劍,以防不測。只見四個機甲人把楚戰也如那董平一樣抬了起來。雨天落見兩人如此搞怪,百思不得其解,就聽之任之,只是在旁邊瞧著。

「楚戰,還有幾隻個空著手的機甲人喊點什麼才夠氣勢?叫董老大必勝?楚戰必勝?這樣會不會太出風頭?」董平抬了抬脖子朝楚戰那邊瞧去。楚戰想也反正也無所事事,樂得隨他。心裡就打定主意隨他折騰。」這樣不太好吧,我們又不是去和她家少主拚命!「楚戰便認真的說道。

」你們兩個有完沒完?「雨天落見楚戰兩人完全忽視她,粉面剎那帶煞起來,鳳眼圓睜的說道。

」馬上就好,就差一句口號了,你的脾氣很好的嘛,不要生氣,楚戰,你快點想個,美女都生你氣!「董平見雨天落著急,就催促楚戰快。

」要不還是叫那句,我們要證明自己是個男人!我覺得很好的,那裡都用得上!「楚戰說完自己心裡就呵呵偷笑起來。

」算了,這句用爛了,弟兄們,你們就一起喊,青天大老爺來了。記著了,青天大老爺來了。你,你,你,還有你,你們要是不用力喊,回頭我就拆了你們扔沙漠里去!」董平對著前幾個無所事事的機甲就說道。

「美女,你在面前帶路,我們的大排場就跟著你進去了!」雨天落見此,也懶的說話,就在前面帶路朝,把神識放出,提妨楚戰董平兩人遁走。

「青天大老爺來了!喊」只聽到那董平打了雞血一樣興奮的命令的,那些機甲們便破鏤破鼓樣的喊了起來。「青天大老爺來了!青天大老爺來了!」前面兩排,一排各三個舉著拳頭邊走邊喊著,中間四人抬著董平,後面四人抬著楚戰就喊向那青龍行宮。雨天落見後面如此搞怪,臉一下就紅了,不禁加快自己步子朝行宮走去。

「喂,楚戰,這陣站,我怎麼覺得那裡不對啊。你瞧瞧,我怎麼覺得象是出殯的一樣?」那些機甲人怕董平分解他們,就扯著嗓子用力的喊.

」我聽不清啊,你想搞的象出殯一樣,那還差幾個扔紙錢的。我覺得象是去抬著死人去官府告狀,不過確是很有排場地「說完楚戰再也忍不著,轉過臉哈哈大笑起來。

「這個排場沒整好,要不我們再出去,再排練排練,再進來,怎麼一點都不象老大的出場,我越來越覺得象你說的那樣,抬著死人去官府告狀,我呸「容不得董平楚戰出去再整個排場地了,兩人發現自己已到了青龍行官大廳了。肥龍幻化成人形坐在那龍椅上,不可思議的盯著董平及楚戰。那些機甲人雖然讓自己的靈壓封著了嘴,可是這兩個活寶卻讓自己平躺著抬了進來。好一通掙扎,楚戰才從四個機甲人手裡掙脫出來,整理了一下長袍,微笑著站在一邊,見肥龍旁邊站著精練一兩排人,楚戰感覺自己臉上火辣辣的。

「你們這是真仙傀儡,還是真仙機甲?」那肥龍卻也好奇的盯著那些會說話的人形機甲問題。

「這個是不是傀儡,這個是會說話的機甲。說話的機關零件是從仙魔宮裡帶回來的,其它的東西是我們清劍宗妙器峰自己訂製的,這個可以訂製的!」董平對走到離肥龍最前面的機甲,仔細的講述著機甲的構造及造價。還有材料。

「我怎麼瞧著你象是來做生意的,象是個人販子。「楚戰見董平介紹完了,便問道。

」我那會做人販子這樣沒道德的事呢,我這最多叫傀儡販子或是叫機甲販子,我們都是聰明人,做老大開銷很大的啦!「董平有些無奈的說道。

「我今天找你們來,就是想購買你們身上三樣東西,一個是你身上的這些會說話的機甲!所有的。」

「另兩件則是在小夥子你身上兩件,一件是那鄧百萬給你的三千萬擔糧食,另一件是他給你的數十萬的機甲!「肥龍說道。

「這三兩東西對我們三天後與爬蟲族的戰爭非常重要,爬蟲族多年以來,用各種方法讓我青龍族管轄內的凡人斷收,以色我糧道。又越與銀龍族勾結,讓我前後受敵,

我就是想戰而也不可能勝,想守沒有糧食,也不可長久,今天你們兩人的三件事務,我想戰則有戰力,我想守則有糧草。加上這數十年來我精心構建的凡人之城之堅固,攻,我出城地勢平坦,守,我城高糧足的,還望兩位成全!」

“只要你出的起價錢,我的人生就是一場地交易!「董平哈哈大笑著說道。楚戰則沉默不語,這些是自己準備給龍四打戰用的,雖然青龍族與金龍王府結盟,可這物資。楚戰心裡想好,多少代價也是不交換的,付出任何代價也是要把這三千萬擔糧食和數十萬機甲交到龍四手上。

「我們的的價格絕對要高過你們想象的,年輕人,你的那兩件呢?」肥龍盯著楚戰的臉問道,肥龍的臉上一股不怒自威的表情。

「任何條件我都不會交易的,這是給我哪男人婆準備的!」楚戰暗運靈力,正經的對著肥龍說道。

「誰在背後罵我是男人婆呢?楚哥哥,你知道那個欠揍的在背後叫我男人婆?我等會就生吞了他,再吐出來活剝她的皮」只見從大廳的偏門裡走出一個來個女孩,不是那龍四還會有誰這樣悍。

「男人婆,你臨走前說過在龍界不會打我的,你難道要反悔不」楚戰見龍四走了出來,心裡高興的自是開起花來了。

祝各位節日快樂! 龍四大步走到楚戰身邊,對著楚戰高高舉起拳頭,一股靈壓無意識的釋放出來。楚戰卻依舊微笑著看著龍四,心裡溫暖如春。龍四高高舉起的手緩緩落下,輕輕拽了拽楚戰的衣角,低聲說道「你來了,不直接來找我,卻留在這凡人之城,是不是不想來見我?」

」所有人都在看著我們,我稍後和你說,來,我們先把這些檯面上的事做完,找個時間我細說與你聽」楚戰見所有都瞧著這邊,輕聲說道。見到龍四這溫柔可人的樣子,楚戰心裡要說沒起一點漣漪,那自是不可能,歷經多少風雨來到龍界,只為了還那龍虎丹的情或是曾經承諾過,

自己許下的諾言又何址千萬,也不見自己這樣拚命過。千萬念頭,在楚戰心上一閃而過。

」姑姑,姑姑,這就是你說的吹笛子好聽的楚戰叔叔?」就在楚戰,龍四相望看不夠時,兩個細聲細語,天真爛漫的小孩出現在龍四身後。龍四這才轉過來,指著那個八九樣的女孩說道,「這個是我哥金萬山的女兒,我侄女玥吟」又指著跟著小女孩後面稍小的男孩說道「這個是我侄子玥鳴」。楚戰朝兩天真爛漫的小孩笑著點了點頭。玥吟牽著玥鳴手走近楚戰,從懷裡

一人掏出一根短笛出來。「楚戰叔叔,這是我們的短笛,可是我們都不會吹」弟弟玥鳴奶聲奶氣的說道。楚戰蹲下身子,看了一眼那仙玉做的兩支短笛,微笑著對玥鳴說道

」過幾天我就去你的龍四姑姑一起去你們金龍王府做客,到時我就教你,好不好?「。玥鳴卻不接楚戰的話,仰起頭瞧著龍四。龍四聽楚戰說去金龍王府做客,臉上又是一陣微熱,開心的朝著玥鳴點了幾下頭。玥鳴這才說了句:」好!「,然後又躲到姐姐玥吟身後,一會又探頭頭來打量楚戰。

「龍四小姐,楚戰你也見了,是不是說說我們的正事了,那三千萬擔糧食及那些機甲的事,這對我這裡凡人之城來說,非常重要「肥龍見龍四通與楚戰已見過面,有些著急的說道。今天能把這城中的凡人按下去,如果斷糧三天,只怕天王老子也壓不下去,生存比什麼大道理都重要。

」男—,龍四小姐,來,這兩個金級儲物袋裡是就是你們要的東西,我這是幫你們保了一趟鏢,卻還蒙在鼓裡,我回去自是要找鄧百萬討個說法!「楚戰遞過儲物袋,一臉很介意的樣說道。」龍四把兩個儲物袋在手裡掂了掂,便拋給肥龍,肥龍接過來,神識仔細掃過之後,這才喜笑顏開。大廳氣氛這才輕鬆起來。

「肥龍,我可警告你,爬蟲族要攻破了凡人之城,我活剝了你這身皮」龍四環顧了大廳一眼,平靜的說道,暴龍心頭一閃,心頭突然對龍四產生一種恐懼,暴龍收了收身子,更筆直的站在那裡。雨天落見暴龍如此,自是知道龍四的手段,也是站的筆直,動也不動。

「龍四小姐放心,我自是不敢掉以輕心,我們這就研究凡人之城的布署那裡需要加強!」不知不覺肥龍額頭冒出一層細汗。

帶著董平與手下一群人朝青龍行宮的一個幻宮走去,臨走前吩咐負責行宮日常事務的管家務要盡招待好龍副統帥及楚戰。把這大廳留給龍四與楚戰,甚至連那玥吟也極懂事的,牽著弟弟的手回到後院洞府修練去了。整個大廳就只有一龍四及楚戰,及遠遠站在遠處的兩個僕人。這青龍行宮的僕人多是人族,因在這青龍行宮的這份職,在這凡人之城已盡得便宜,兩僕人自是極力招待龍四及楚戰。端來一些兩族可食用的極好食物,就站的遠遠。

楚戰見也只有這些僕人那遠處站著,這才細細瞧起龍四來,幾年不見,龍四有些消瘦,當初匆匆一別,竟是象是在昨天,那雪域的竹樓,那洞府漫長而短暫修練的一年,所有的記憶

象是還沒開始思念,龍四又在眼前。想起那越過的厚厚的囚龍壁,自己分開來竟象活著只是為了來到眼前,來到眼前再看眼前這個女人一眼。

見行宮的人端來琉璃杯還有那酒,楚戰就自己倒滿了酒,給龍四倒了小半杯,推到龍四面前。」龍四,來,慶祝一下我們又重逢!」,楚戰眼睛微笑著看著龍四,這心裡,才明白

很多的事情真的不重要了,只想一生停在這情同意合的這天。龍四見楚戰推過來的酒杯,愣了一下,這才朝前拎起酒壺倒猛的倒滿自己琉璃杯,仰頭便一口喝掉,

」楚哥哥!「喝完酒的龍四也只是輕呼了一聲,就又恢復了與楚戰凝望的樣子。楚戰見龍四沒有來碰杯,便也一口悶下那酒,卻也不知酒味,只覺一股鹹味直落下底。

「龍四,你可還好?」楚戰慢慢倒滿了自己的琉璃杯,又把龍四的琉璃杯倒了半杯。「還好!」龍四伸手把琉璃杯接著倒滿酒,又是仰頭一口飲盡。楚戰也任那思緒在心中糾纏那前世的情緣。也如那龍四一樣,一飲而盡。

那龍四見此,便一拍手掌,招呼那兩僕人過來,「你們,再來十壺這龍回首酒。快去!「。」龍四!「楚戰見那樣子,這才是象自己念念不忘的那龍四。「你說慶祝我們又重逢。楚哥哥,卻是不知龍四我的心裡,從不曾感覺與楚哥哥分開過,沒有分開,何來重逢,如果有有重逢。是不是我要又去算算,分開會在那個地方,那個瞬間?」說完,龍四一手拎著一壺,一手把另一壺推到楚戰面前。楚戰瞧了一眼早已退遠了的僕人,也是不管不顧他們有沒有聽到。

「好,喝酒!「楚戰見那龍四那仰頭張口飲下那酒的樣子,就再也不管不顧了,也是如此,把這一壺酒一飲而盡。」痛快!「楚戰的目光開始有些迷離,這才感覺到這龍回首酒的好處來。又去握著第二壺酒來到自己跟前。」楚哥哥,分開這麼久,你可有什麼話想和龍四說的!「龍四第二壺酒,也握在手裡。目光直視楚戰說道。

」你自己剛剛說的,我們不曾分開過,真要說什麼話,我今天才覺得,你走後,我做所有的事情都沒有茲味,只想快點做完好來見你,所有的安排好象只為早日見你!「說完又是一飲而盡。也自是不再管龍四喝與不喝了窗外漸近黃昏,行宮裡,龍四與楚戰倦在自己的椅子里,桌上已沒有再多一滴酒,只有那空空的一排酒壺。「是不是只要有喝不完的好酒,我們就會一直這樣坐在一起喝下去。」楚戰說道

「你以為這龍回首酒是天上的落下的雨水,平時要那肥龍討一小杯,也要他的命!不過楚哥哥,只要你喜歡,我再問他要十壺過來!「龍四說道。

」好!不醉不歸,龍四,不好,我不行了,我要倒了!「話音剛落,楚戰便從椅子上跌入到地上。龍四見此,把楚戰拎起扛在肩上,朝行宮後院走去。

肥龍正擺宴招待董平。「董長老,還得感謝你用計把楚戰誆來,解決諸多問題。聽說他幾位師傅修為了得,能否幫我把他留住?這個交易的代價是?」

」肥龍,我可正告你,我誆他來這裡,是因為這糧草與我們妙器峰的機甲本就為你準備的,其它要損害我兄弟的事情,不要說我不做,我勸你也別做,否則別怪我不客氣!「董平一邊給自己杯里倒滿那龍回首酒,臉也一邊拉下。

「那就算了,只是這兄弟之說,你們倒象差了輩份啊!」肥龍見董平不悅,便打著園場說道。

「前輩子的不可以啊?做人何必要這樣婆婆媽媽的,兄弟那句婆婆媽媽讓我開悟啊」說完董平便也把那杯龍回首酒一口悶掉。

「好酒!再來一杯!」董平自是不管那肥龍那肉痛的樣子。

「我的人生我可以自稱是場交易,不過我有些東西是不會用來交易的,比如兄弟情義,象我這樣的聰明人,又有幾個人能明白!「喝到好酒,董平心情好到連自己都腹誹起來 楚戰醒來,已是第二日清晨,起來打量四周,發現龍四的香閨真是簡潔雅緻,竹窗檯下一張淡紅書案,書案上放著幾張玉簡,書案上放著一張還象是剛畫完的畫,楚戰走上前去,只見那畫上畫著一副雪景圖:一片高山白雪中,山谷里畫了個青竹房,竹房遠處兩個模糊人影並排而立,旁邊寫字細小一行字,楚戰細瞧過去,寫得卻是:一別數載喜相逢,酒千杯,那堪問,別後年年,想思難寄,共對明月夜,心與我同?又想那,落花常似有意隨流水,流水難載落花共向東。待何年,回竹樓,看落日照山頭,共白髮,夜夜把酒言歡,昨日同。

唉,愛情很麻煩的!「楚戰心裡長嘆道。轉身朝外走去,這香閨之中,自己一個大男人,總是不妥。

」楚哥哥,你醒來。昨晚喝醉了我把你扛回去的,你不會介意吧!「龍四早早就在院落站著,等著楚戰出來,見了楚戰,龍四走過來挽著楚戰的手往外走去。

」玥吟,玥鳴呢?還在修練?「楚戰見龍四一人,低聲問道。

」你不要擔心這兩個小機靈。真要打起來,只怕你都打不過他們中的任何一個!「龍四見楚戰開口並不關心自己,就嘟著嘴說道

」那倒也是,你們都是不知活多少千年的存在,不象人族,數百年生命已是極限。少數獲證大道的人,卻又不能有個人感情!也是兩難選擇「楚戰不由感嘆到。

「不要這樣多感嘆了,容易老的,走,楚哥哥,你陪我去視察一下凡人之城的防守有沒有漏洞!」說完不容楚戰反駁卷著楚戰便騰雲而去。龍四又呼來幾朵白雲遮在下方,以免驚到凡人

「我恐高的,嚇死了。」楚戰說道伸手抱著龍四的腰說道,一陣記憶中的女人香味從龍四身上傳來。。

」那就抱緊我!「龍四溫柔的說道,一會兩人躲在這白雲里雲遁到凡人之城上空。楚戰極目望去,這凡人之城蜿蜒到天際,高高在上的隔離開著沙漠與凡人之城,一邊是清一色的無邊無際的沙漠,一邊是慢慢漸綠的人凡人之城。

「這很象我們那裡的一個叫長城的地方。不過這凡人之城的城牆更高,更結實,一樣都是飽經風霜,這凡人之城顯得厚重,沉悶,那個長城蜿蜒盤旋在崇山峻岭之間。建在高山之巔上,更有氣勢,更有靈氣,現在只怕也更寂寞,因為只是成了一道風景「楚戰見這凡人之城全景,忍不著在龍四耳邊嘮叨。

」楚哥哥,我到過你說的那個地方。那會我不知道會認識你,在雲端瞧了一眼。等我一統龍界,我帶你—」龍四說道。

「好,等你統一龍界再說,到時我們去那草原上騎馬,到草原上可以盡情狂奔,到時累了,可以停靠在小山包上,我借個肩膀給你靠著,一起瞧哪落日。」

「那還不如去雪域,我喜歡那裡的竹樓。」龍四神識一一掃向下面的城防,直爽的回了句。

」嗯!那裡也很美!」楚戰見龍四在觀察凡人之城的布防,也就不再打撓龍四,目光也瞧向城裡繁華的地方人如螞蟻樣開始越聚越多,在彎彎的如絲帶的路上行走著。

「楚哥哥,要是你來攻城,我會如何攻打這凡人之城,你會如何做」龍四見楚戰不說話,便問道。

「要我的話,我就懶的打了,打起來會死人的,好好的太平日子不過,戰爭是最沒人性的,最野蠻的事!」楚戰想也不想的說道,目光依舊盯在下面的凡人之城。兩邊依然井然有序依稀可見街上開始形成了解密密麻麻的人了。

「我說如果,就是你想想,如果你是爬蟲族的將軍,你會如何打?」龍四見楚戰避而不答,又認真的加問一句,楚戰這才轉過頭。

「書上說沒有十倍的兵力是不可以去攻城的,這凡人之城倒也不是易守難功,不過讓你們不知從那裡移來的材料,建成這樣寬厚高大雙結實的城牆,也算是是一道天險。

要攻的話就集中兵力攻其中一處就好了!這是防不甚防。要我說,根本就防不著,要消滅爬蟲族的有生力量為上策,不過我是瞎說的,我沒有做過將軍,還是你自己想吧!我只想你安全就好。」楚戰說道,唉,又要打戰,這狼煙一起,後果誰又能測算的出來,大家都嘴上抗@議抗@議那該多好。龍四聽完楚戰的話,邊飛行飛邊沉思。

「楚哥哥,你說的對,我們僅是多布置狼煙台,加強防守,在主動打擊爬蟲族方面少有主動出擊。很是被動。楚哥哥,凡人之城當如何主動出擊?」許久,龍四才長嘆一口氣又問道

「出擊,要我說,象爬蟲族攻城一樣,我們當他們的有生目標是城,我們主動出擊的人,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跑,保住自己的命為首要目標,我先告訴你啊,這話可不是我發明的,

這是我們那裡一聖人說得。那聖人也害了你哥」

「我知道他,不過這句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跑!這話說的有理,嗯,楚哥哥,你心裡記得這話,你會不會對我也是這樣,會不會有一天跑?」龍四一臉嚴厲的問道。

「我們在這天上飛來飛去幾個時辰了,找個地主休息一下吧。這不累,你還不累嗎?」楚戰陪著笑小心的說道。女人心,大海針啊,連這都能聯想到我,女人是可怕的不講理動物.

「楚哥哥,我剛就想把你負心漢扔下去,昨晚裝醉,剛才又不回答我?」龍四朝著凡人之城一端的地面落了下去。

「象我們這樣聰明的人,這樣的問題還要回答嗎?誰又打得過誰,誰又躲的過誰,躲得過命運?」楚戰見龍四臉有不悅,故事跑開幾步,才回答道。

「也不知董平這傢伙如何了,人老精,鬼老靈,估計多半掙錢了,又去花錢了。董兄,不好意,借你的話哄哄這頭爆君先!「楚戰心裡滴沽道。

」隨你吧,反正我自身都難保了。打完這戰,我要活著,你就做你命運,你自己說的,躲不過命運!「龍四見楚戰不緊不慢的跟著自己,當下心中也有些悲涼,龍界四大家族數萬年來不停準備,形成的均衡馬上就要打破了,戰爭準備的越久,過程就會越慘烈,失敗者的下場就會越凄慘。自己當下的首要任務就是要帶鄰金龍族,青龍族兩族獲得這場戰爭的勝利。

」龍四,你回金龍王府時帶上我吧,我給你喂馬,燒飯,洗衣,什麼都行。「楚戰見龍四一臉凝重,陪著笑說道。再環顧周邊街上,已陸續有許多人在街上開始做起賣買。楚戰瞧著這些凡人面對戰爭要來時那種麻木,也猜到這龍界過往戰爭肯定少不了。要不然早就卷東西走了。

」楚哥哥,這事容我再想想,來之前我自是要把你帶在身邊,剛才聽你一席話,我又覺得你要呆在這凡人之城作用會更大。你剛才主動出擊的方案只怕你親自去執行才好!也不知這樣的安排你會不會有意見「龍四有些愧疚的說道。

」我是副帥,楚哥哥體涼了!「言罷龍四自是轉過頭去,不再言語。

「嗯,我想我也是這個命了,在那都是這樣,莫名其妙總是讓人送上前線。只是真要再死了,你可別難過!!」楚戰點了點頭說道,心裡也坦然了,若這樣能兩不相欠,來龍界一趟也算值了。

「你敢死一個給我看看。我們龍族有一種復魂丹,你就是死了,也可以把你魂掬來,你要敢死,我就敢掬你魂過來,再—–!「龍四恨恨的說道,眼角已有淚水。

」唉,再把我生吞了是不是,你這話我都不想聽了。我不死還不行了,每次說的你好象真的這樣狠一樣!「楚戰說完搖搖頭,裝出對龍四不屑一顧的神情。

」楚哥哥,你的劍法是不是大有長進?「龍四一見楚戰這樣子,溫柔的問道。

」還好,只是我真不喜歡苦修,總是偷懶!為什麼這樣問「楚戰不懈的問道。

「沒什麼,不知我的決定是對是錯,很擔心」龍四停下來轉過頭對楚戰說道,楚戰微笑著走上前去,勾著食指輕輕的颳了一下龍四的鼻樑說道「你別胡思亂想了,我會照顧好自己,走,找個人少的地方我吹給蕭你聽。」 “嗯,玥吟,玥鳴最喜歡聽吹我笛子了,我們回青龍行宮去吧!「龍四聽到楚戰說要吹蕭,心情自是輕鬆些。

」楚哥哥,現在凡人之城裡的人也多了起來,我們不如比賽一下誰能先土遁到青龍行宮。「龍四又恢復了調皮的面貌來,兩眼學著楚戰那不屑的樣子說道。

」風遁我還可以,這土遁就很一般了,不過我有土遁符,一會誰輸了誰學狗叫「楚戰見龍四的神態,也激起了自己的好勝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