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將自己的葉子揪下來,彼岸花嚇得身軀一顫,隨後像是想起了什麼,鼓起勇氣說道:「每日一瓶水水喝能長得更棒噢!」

看著對方這模樣,沐白強忍著笑意,點了點頭。

「耶~」

彼岸花開心極了,突然…

「嗷噢~」

紫麒麟張開「血盆大口」,在彼岸花驚恐的目光下,一口將對方咬住。

隨後載著沐白,快速朝著帝仙閣方向飛去。

而麒麟口中的彼岸花根筋抖動著,顯然嚇得不輕,但卻並未受損。

……

與此同時,仙寶閣。

一股龐大的氣息突然籠罩整個山峰。

身在仙寶閣附近的弟子皆在同一時間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威壓。

察覺到這股強大的氣息,數位長老快速聚集,下方數百名護衛隊弟子將氣息的源頭,仙寶閣團團包圍。

「怎麼回事?仙寶閣內怎麼會有如此強大的人存在!」

一名黑袍長老面色微沉,體內靈氣翻湧,防備著仙寶閣方向。

而此時仙寶閣內的弟子早已疏散。

「……」

二長老沉默不言目光凝視著第八層,心中已有猜測。

嘣~

一道身影從仙寶閣第八層迸射而出,屹立在空中,看向四周眾人,劍眉微挑,問道:

「仙人呢?仙人在哪?」

仙人?

什麼仙人?

黑袍長老腦子疑惑不斷,氣勢卻絲毫不弱,看著這突然出現的老者,冷聲道:「閣下究竟是何人?竟敢偷入我仙靈聖宗的重地。」

「速速卸下體內靈力,否則吾等合力,必將閣下誅殺於此。」

又是一位長老義憤填膺,怒斥對方。

對於兩位長老的威脅,老者絲毫沒有表現出該有的驚慌,反而悠閑地環顧四周,感嘆道:

「哈哈哈,沒想到老夫千年不出,仙靈聖宗變化居然這麼大。」

說完,老者盯著站在前方的二長老笑道:「怎麼,小顏子不準備介紹一下老夫嗎?」

聽見小顏子這個稱呼,二長老不僅不怒,反而單膝跪地,恭敬道:「弟子拜見師尊。」

眾人紛紛面露震驚之色。

「什麼!二長老居然單膝跪地,稱呼對方為師尊。」

「二長老的師尊,那豈不是就是我仙靈聖宗隱藏的太上長老!」

「我的天,二長老都這麼強大了,他的師尊得多麼強大。」

「我曾在一本雜誌上看到過,二長老的師尊應該是二千年前踏入仙寶閣第八層的傳奇人物,千葉魂前輩!」

這一刻,不僅仙靈聖宗的弟子震驚了,就連四周的幾位長老也是滿臉驚容。

震驚之餘,紛紛單膝跪地,恭敬道:「拜見太上長老。」

隨著幾位長老的呼聲,下方無數弟子跟著跪在地上,齊聲道:「吾等拜見太上長老。」

「起來吧!」

面對眾人的尊敬,千葉魂微微抬手,一股無形的力量將在場所有人全部拖起。

「不知是什麼事驚擾了師尊的閉關。」

二長老小心翼翼的問道。

元嬰之上的修為劃分:化神,大乘,渡劫。

仙靈聖宗的長老們的修為都在大乘境,大長老和宗主夫人是半步渡劫境,明面上只有宗主的修為邁入了渡劫境。

通過剛剛老者露的那一手,他可以肯定老者的修為怕是都已經超越了宗主。

「之前從第九層出去的那位仙人去了哪?」

千葉魂神色凝重,語氣卻有些急切,心中更是著急萬分。

剛剛他一感受到第九層傳來的動靜便出來了,沒想到第八層的陣法效果這麼好,神識穿透居然延遲了這麼久。

「額,敢問師尊所說的仙人是何模樣?」

二長老不確定的問道。

剛剛從第九層出來的只有少主和一位絕美女子。

關鍵是那絕美女子好像只是一隻化形失敗的靈草,已經被少主帶回仙帝閣重新栽種了。

哪有什麼仙人?

千葉魂一臉怒氣,道:「你小子最近是越發不長進了。」

面對老者的訓斥,二長老不敢反駁,只得陪笑著。

過了片刻,千葉魂氣消了一些,抬手在虛空中一劃,一副畫像便出現在了虛空之中。

虛空作畫,手段極為高深!

「這不是少主嗎?」

黑袍長老不確定的說道。

他可以肯定這是少主,但是要說少主已經成仙了這是不是太誇張了些?

「少主?」

千葉魂眼中一亮,一個閃身來到黑袍長老身前,問道:「什麼少主?」

黑袍長老被嚇了一跳,低聲道:「就是如今仙靈聖宗的少宗主沐白,他正是這畫像上的人。」

「他現在在何處?快帶老夫前去!」

千葉魂的語氣變得有些顫抖。

「是。」

二長老回道。

隨後,趕忙領著老者朝著帝仙閣方向疾馳而去。

臨走前,朝著黑袍長老使了個眼色。

「未免生變,快去尋宗主!」 陸細辛向別墅大門走去,剛走進門口,就從裡面衝出來一個傭人。

陸細辛躲閃不及,被狠狠撞了一下。

她皺眉抬頭,就看到傭人眼中厭惡的目光。

陸細辛一怔,她認識這個女傭,名字不清楚,大家都叫她張姨,張姨是老資歷,聽說陸奶奶還活著的時候,就在這了,陸姑姑和陸雅晴都是她親手帶大的,在陸家地位很高。

差不多就跟紅樓夢裡面賈母身邊的嬤嬤一般,家中小輩對她極為尊敬。

張姨在陸家已經不做活了,幾乎是榮養狀態,連管家都對她尊重有加。

陸細辛回到陸家后,只跟她見過幾次面,並無交集,連說話都沒有。

張姨根本不理會陸細辛,急匆匆跑到電話旁,拿起聽筒:「李師傅,快點開車過來,開房車,快,嫣然出事了!」

聽到這邊的動靜,陸雅晴緊走幾步,上前:「張姨,嫣然怎麼了?」

「晴晴……」張姨握住陸雅晴的手,眼淚唰的下來,嘴唇發抖:「嫣然、嫣然她服用安眠藥自殺了!」

「怎麼會?」陸雅晴震驚。

她和這個盛嫣然接觸不多,只是今天下午簡單聊過一會,印象中是個溫婉懂事的女孩。之前,陸雅晴還覺得盛嫣然心機深,一個孤女居然扒住姑姑,讓姑姑把她當作親生女兒。

但接觸過後,發現這個女孩十分柔和,一舉一動,說話做事都如春風一般,非常會照顧人。

根本不像個心機深沉的,怎麼會自殺?

聞言,張姨瞄了陸細辛一眼,目光彷彿淬了毒的刀子,語氣陰沉:「還能因為什麼,咱們家這段日子出的事情,樁樁件件不都是因為她!」

說話時,目光死死盯著陸細辛,幾乎是點名道姓。

陸雅晴有點沒反應過來,這跟陸細辛有什麼關係,她不是剛回來,然後接著就聽張姨道:「嫣然小姐聽說陸細辛找到后,自覺有人照顧乾媽,覺得自己的身份會讓陸細辛和乾媽為難,她性子敏、感多思,總是為她人著想,便服用安眠藥自殺了。」

陸細辛站在二人身後,半天沒吱聲。

實在是,她不知道說些什麼,這種事也能怪在她身上么?她根本就沒見過那位盛嫣然。

陸家已經亂成一團,根本沒人顧及陸細辛,陸姑姑心裡眼裡只有躺在床上臉色慘白,呼吸微弱,昏迷不醒的盛嫣然,根本沒看陸細辛一眼。

車開過來后,陸姑姑就跟著過去了,陸父不放心也跟著過去,見狀,陸雅晴緊隨其後。

陸細辛往門口望了一眼,陸母嚇了一跳,趕緊擋在她面前,語氣冰冷:「你就別跟過去了,嫣然不能見你。」

站在陸母旁邊的張姨,見陸細辛面無表情,臉上沒有一點擔憂之色,終是忍耐不住,含怒開口:「嫣然小姐因為你自殺,你不愧疚自責也就罷了,怎麼能如此冷漠,若不是因為你,嫣然小姐也不會遭此大難。」

想到床上慘白如紙的盛嫣然,張姨就忍不住心疼。

多麼好的姑娘啊,雖然跟在秋嵐小姐身邊多年沒回國,但是聽說是她帶大秋嵐小姐之後,就經常給她打電話,還郵了不少東西,說要代替秋嵐孝順她。

張姨就沒見過這麼細心貼切,善良美好的姑娘。「龍護衛……」趙無憂被龍命菲死死的騎在身下,

眼見自己的衣物被撕成了條條碎物,露出潔白無瑕的肌膚,趙無憂急得流出兩行清淚,他推無力的推桑著,畢竟劍靈還在這看著呢,他得維持小家碧玉的人設。

龍命菲的動作十分的粗暴,見趙無憂想反抗,她單手掐住趙無憂的脖頸,

原本被劍靈修

《我在女尊世界修練茶藝》第二百一十二章龍二晌午時分,商隊一行路過一座小城,待進城之後便尋了一家客棧,就此落腳歇息。

客棧生意冷冷清清,所以等到眾人全部落座之後,余著的桌椅依舊很多。此外還有一件小事,不由得讓張麟軒心生疑惑。少年雖算不得性情孤僻,但也不怎麼喜歡熱鬧,尤其是當吃飯的時候,更是如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