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姜柯的話,姜可兒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像是認真起來一般說道:「不用了,你還怕我買不起嗎?說吧你要多少價格我都能夠買得起。」

姜柯搖搖頭,不言不語的看著姜可兒。

就算是最普通的一本鬥技類的書也會賣到幾千的功勛值,更何況是這種上等高深的斗破龍行。

斗破龍行最少值三千萬金幣!

將算是姜可兒是郡主,也不可能拿出這麼多的金幣去買這本書,最少她的父親是不會讓她。

「姜柯,你這是什麼意思。」 姜可兒咬牙切齒的說道。

這個小子是在懷疑自己買不起那本破書嗎?

「沒有其他的意思,只是若是師姐想學,姜柯願意交給師姐,就怕是師姐又會以為我做了什麼事情,若是你真的想要買這本書我就給師姐便宜一點的價格,兩千萬金幣。」姜柯說道。

「還有,師姐人生在世最好好奇心理不要太重,作為一個天才更應該懂得滿招損,謙受益這句話的意思。」

滿招損,謙受益!

這傢伙居然在教訓自己,作為一個新生居然出言教訓一個老生!

這讓她怎麼能夠隱忍下去!

「姜柯,你再說一遍試試看,我定讓你有命進來沒命出去,你信不信!」姜可兒的芊芊玉手上,散發出強大的真氣。

姜柯淡淡的說了一句:「不用師姐趕我出去,我現在就自己離開。」

說完這話,姜柯轉身走進了房間之中收拾起來東西了,準備搬走。

這個姜可兒簡直是不可理喻!

將來誰若是娶了這個丫頭豈不是眼瞎了不成。

「哎呀!可兒師姐,你們兩個到底在做什麼啊!姜柯,可兒師姐就是這樣的直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青衣急忙的拉著姜柯的手,一雙似星辰一樣的眼睛笑著迷死人的目光。

「師姐只是在和你開玩笑啊!你幹嘛那麼認真啊!」

姜柯轉臉看著姜可兒說道:「師姐,這可是真的?」

姜可兒想到她來這裡的目的,心中的怒火慢慢的消失的說道:「這當然是真的了。」

「那好吧!既然這樣,我就看在青衣師姐的面子上不和你計較了,我可教你們修鍊斗破龍行,但交給你們之後,至於以後如何就要看你們自己的了。」

姜柯將斗破龍行的法訣交給了兩個人說道:「現在我只能把這個法訣交給你們,但是對於步伐,我現在也沒有領悟到太多,沒有辦法交給你們太多,只能一邊修鍊一邊在教了。」

姜可兒拿過法訣看了看,確定姜柯並沒有說謊。

此等鬥技法訣怎麼看也是一個高等的鬥技,一般的人根本不可能記住法訣,更別說是參悟其中的奧妙,而更難得則是這劍法上面的領悟。

就算是姜柯勉強能夠將剩下的畫出來,也只是其中的一星半點,她們兩個也不能一步登天的就修鍊成功。

本來只是覺得這陣法很是珍貴,但是看到後面的時候,姜可兒非常的震驚。

她合上冊子對著姜柯說道:「這上面的劍法如此的精妙,還有這步法太過於高深根本就不可能是簡單的鬥技,這到底是什麼?」

「對不起,我不想說。」姜柯說道。

「如果你們真的是想要學的話,就別問了,反正我是不會害你們兩個,如果你們真的要是不想學,就請回去吧!我也不願意教!」

「師姐,幹嘛呢?學,當然是想要學習的啦!是不是啊!」青衣自然是也能夠看出來這斗破龍行的厲害,哪怕是只能夠修鍊到一點點,那麼以後的實戰之中也會有巨大的幫助。

姜可兒的臉色變得不好看說道:「青衣,以你過目不忘的本領已經把上面的口訣全部記住了吧!」

「恩!已經全都記住了。」

姜可兒隨即將手上冒出了藍色的火焰,那冊子直接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個斗破龍行的冊子留在他們的手中就是一個災害,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給他們招來無窮的禍端。

既然如此,還不如直接的毀掉來的好一點。

接下來的時間裡,姜柯就把整個斗破龍行的劍法演練了一邊給兩個人看,又將九九八十一種變換也演示出來。

姜可兒和青衣不愧是絕頂天才,兩個人只是看了姜柯演示了一邊,就能夠舉一反三,開始修鍊起來。

姜柯也同時跟著兩個人修鍊,但是修鍊的速度自然是要比兩個人快的許多。

以目前姜柯的境界只能夠進行參悟劍法,想要接著悟出那九九八十一種變數還是很難,再加上他目前的境界,真氣都不夠只能花費更多的時間來修鍊這些缺失。

而姜可兒和青衣兩個人對於修鍊的痴迷程度絕對不亞於姜柯,他們她們兩個人因為修為高的緣故,所以可以花費大量的時間來修鍊鬥技,這是她們兩個人的優勢。

回到了房間之中,姜柯便回到了通天鎖裡面,拿出了幾枚丹藥開始煉化起來。

現在的姜柯必須要提升自己的修為,才能夠更快的修鍊鬥技,反正最不缺的就是丹藥,就拿丹藥當成糖豆吃吧!

這要是被外面那些普通的學生知道,姜柯把丹藥當成了糖豆吃,還不知道要吐血而亡多少人。

當姜柯再一次的走出通天鎖的時候,他發現姜可兒和青衣兩個人還在不停地修鍊。

這時候的時間已經是三天之後了。

姜柯看著廣場上,兩道倩影穿梭之間,步伐飄逸,劍花隨意。

「不愧是《天榜》上的高手,短短几天的時間就已經能夠修鍊出來感覺。」

但是他們兩個目前所顯示出來的只是一個剛剛入門的讓人。

這個斗破龍行,一共分為入門,循環,小成,gaochao,大成的境界。

這兩個人其中,姜可兒的天賦很明顯的要比青衣快的多了,只要再給姜可兒一點時間,只怕就會達到了循環的境界。

這要歸功於她開始了特殊元素境界!

「嘩啦!」

青衣飛到了講課的身邊,有些大喘吁吁的說道:「我和師姐商量好了,我們覺得這鬥技雖然強大,但是還需要實戰的練習。」

「確實是如此,比如要有實戰的聯繫才能夠快速的突破。」姜柯說道。

「是的,所以我準備和師姐兩個人去損神嶺附近的一個山谷,那是天魔谷,谷中常年具有各種妖獸鎮守,確實使我們修鍊的好場所,姜柯,你要不要去!」

「那個地方離這裡大概要多遠?」姜柯問道。

「大概也就是幾百里的路程,以你現在的修為,只要是全速出擊的話,只要半個時辰就能夠趕到了,不過我們兩個會更快,不知道你能不能跟上。」 青衣有些擔心的問道。

姜柯到是滿不在乎的說道:「我已經突破了輪迴中級境界。」

「這……」

「你不是前不久剛剛突破輪迴境界嗎?怎麼這麼快就突破了輪迴中級境界了?」青衣不可置信的說道。

帶著疑惑的眼神看著姜柯。

「我得到了一瓶精神力。」姜柯笑著說道。

「沒錯,幾縷精神力加上他變態的吸收程度,短時間內突破輪迴中級境界也不是不可能。」

「這精神力畢竟是用來錘鍊肉體和替身境界用,只有你的修為境界越低,精神力給予你的幫助就會越多,反之隨著修為的長成,精神力的作用就會越來越少。」

姜柯非常認同姜可兒的話,他就是在無量後期的時候煉化了幾縷精神力才順利的突破,現在也是靠著幾縷精神力才能夠快速的突破輪迴中級境界。

但是接下來就不能夠完全靠著精神力了,所以接下來要結合丹藥一起運用才能夠更快的修鍊。

這樣並不是說精神力對於接下來的修為幫助很少,重點則是為了能夠衝擊輪迴高級境界的時候,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我先去收拾一下,很快就出來。」姜柯考慮到了魔皇,想著臨走之前還是告訴魔皇一聲,不然他不在的時候,魔皇還不知道會幹出什麼事情來。

「好,我們在大門口等你,不過你要快一點。」姜可兒說道。

姜柯回到了房間里,果然見到魔皇正在椅子上喝著茶手中看著書。

「魔皇,我要去魔谷之中修鍊,你要跟我一起去。」姜柯肯定的說道。

「噗呲!」

魔皇直接一口茶噴了出來說道:「你們去歷練,我去做什麼,本皇不要!」

「不行,你必須跟我一起去!」

魔皇看著姜柯認真的表情,無奈的嘆息了一口氣,他這個活了幾十萬年的老古董了居然天天被一個人類看管著,真是奇恥大辱啊!

「好吧!既然如此,那本皇就陪你走一趟吧!不過我聽說這個魔谷之中有許多的古老的魔獸,如此本皇正好去操練一下自己的實力。」魔皇任命的嘆息說道。

姜柯把魔皇收回了通天鎖之中,但是卻沒有想到消息很快的傳到了消失許久的姜離的耳朵之中。

「你說什麼!你確定姜柯要離開雲澤學院!」姜離一個激動的說道。

另外一個學生想了想說道:「是這樣的,好像是只有姜柯一個人。」

「別好像是了,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姜離憤怒的說道,轉臉頓了頓說道:「不過,有人肯定是比我們更著急想要把姜柯給去除掉。」

「你的意思是?」

「沒錯,你現在就去把這個消息告訴三皇子楚毅然,告訴他姜柯單獨離開了雲澤學院了。」姜離的眼中殺氣騰騰的說道。

「這一招借刀殺人用的果然是妙急了!」那學生讚歎的說道。

「別管那麼多了,快點去說!」

「是!」

神話殿之中。

「你說什麼!姜柯真的獨自離開了雲澤學院了?」楚毅然豁然的站起來說道。

「是的,我確實是看到姜柯離開了雲澤學院了!」

楚毅然的臉上露出了殺意說道:「姜柯啊!姜柯!你還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進來,好,既然在雲澤學院裡面,你是院長的弟子,我不能夠拿你怎麼樣,但是只要你出了雲澤學院,我讓你有命出去沒命回來!」

那學生猶猶豫豫的說道:「三皇子,就連那個沈林都已經死在了姜柯的手中,皇子您現在的修為,只怕是……」

那學生不敢說完,只怕是,您不是姜柯的對手啊!還是收手吧!

「蠢貨!」

楚毅然罵了那學生一句說道:「你以為本皇子會蠢到自己動手嗎?我們大楚皇室在整個雲澤學院的周圍布置下了何止是千軍萬馬啊!只要是你拿著本皇子的令牌,去大營之中調動部隊,就算是一人一口吐沫星子,也能夠把姜柯殺死。」

在姜柯離開雲澤學院不久之後,那學生也跟隨在其後起來了雲澤學院。

「師姐,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姜柯看著不遠處的一座山峰說道。

「好,那現在就出發吧!」姜可兒和青衣兩個人說完之後,身影化作一道殘影很快的消失在姜柯的面前。

姜柯調動起來全身的真氣,很快的就追隨了上去。

「這個姜柯還緊緊是輪迴的中期,就可以快要追上我們了,還是錯的吧!」青衣笑著說道。

姜可兒似乎早就是見識到姜柯強大的精神力和逆天的修為速度之後,她對於姜柯爆發出來的速度已經是見怪不怪了。

真的是沒有想到啊!小小的千月城之中居然出現了這樣的一個天才。」姜可兒看著姜柯說道。

青衣其實還算是第一次的見識到姜柯真實的本領唏噓的說了一句:「可兒師姐,你覺得姜柯有沒有能力衝擊《天榜》第一的能力!」

「這個姜柯的實力確實是很強和當年的楚葉天有過之而不及,若是能夠輪迴的高級境界之後在沉寂個一兩年,一定會衝進《天榜》的前十的位置。」姜可兒給出了一個很高的評價。

姜可兒如今的功力已經停留在原來的位置上停留了三年了,並不是他們無法突破當前的境界,只是需要一個時間來沉寂起自己,想要將自己的基礎打的更加的牢固。

姜柯也是知道姜可兒的意思

正所謂欲速則不達,他目前的修鍊程度確實是太快了,只是因為他有大量的修鍊資源,包括帶昂的丹藥,這才強行的將修為快速的提升起來。

但是如果不花費更多的時間來沉澱修為,只怕是境界再高也是不夠穩當,隨時隨地更有可能是跌落下來。

姜可兒和青衣兩個人其實也在大量的使用丹藥,所以才能夠速度的突破,但是她們兩個卻已經在原來的位置上沉澱了幾年了,只有等到幾個月後的南疆歷練就可以突破修為。

姜柯說道:「師姐,是不是進入《天榜》前十很難嗎?」 「非常難!」

姜可兒說道:「在整個雲澤學院之中,一共有三千名學生,其中最弱勢的也是《人榜》上的人,境界也比你高出來很多。」

「但是這些人之中每一個都是非常的強大,不是你可以比。」

可以這樣說,每一個《人榜》上面的高手幾乎都可以跟一個輪迴境界的人相對抗。

「恩!這樣說起來確實是很難!」姜柯點頭的說道。

「想要進入《天榜》是每一個武者的夢想,但是夢想總歸是一個夢想,卻不能夠完全的代替現實,所以你還是好好的修鍊。」姜可兒說道。

姜可兒的潛在意思就是。

你的修為太快,根基不穩,想要進入《天榜》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據說當初的楚葉天也是《天榜》上的高手,不知道他當時的實力是多少。」姜柯說道。

說道楚葉天姜可兒的眼中流露出五光十色,說道:「這個楚葉天可以說是大陸上幾百年來的絕世天才,在整個大陸上也只有他能夠突破當時的沖虛境界,進入了《天榜》第三,那個時候的他只有十幾歲,當時造成了不小的轟動。」

姜柯看著姜可兒滿臉的崇拜,心中暗自的疑惑著,既然這個楚葉天在空間門開啟的那天出現,為什麼當時進入了空間門之後卻沒有看到他的半點影子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