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1 月 8 日 - By :

聞言,玄機身後的玄明和尚怒道:「你二人這是無理取鬧,我看想成佛是假,想要我二人性命才是真!」

自從被他差點破了神通后,玄明和尚早就沒了淡定的心態,說話就連佛號都不道了,很明顯心亂了。 反倒是玄機一如既往的面不改色。 「呦,沒想到居然被你發現了,沒想到和尚也這麼聰明,但這樣來說豈不是與你們的佛法相悖?」 「佛以己渡人,豈能見人受苦?亦或是根本不願意為捨己為人,還是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本身就是一句謊言?」夏凡不屑的說道。 在前世之時他聽到這話就覺得蠻可笑的,一個濫殺無辜之人,最後只因為他放下了屠刀就能成功洗白了,簡直是荒謬至極。 要是那樣的話,反正也是成佛,老子直接殺人豈不是來的更快,修佛又有何用?死去之人又如何瞑目? 殺人償命才是世間之法,弱肉強食才是真相。 他承認佛法確實有可取之處,但是極端言論也不少見,特別是遇到這種寬裕律己,嚴於律人的和尚,更是讓人心生怒火,這不就是雙標祖師爺嗎? 就像剛才那個燕宏義,要不是他自身有點手段,此時早被人卸了雙腿,那時候怎麼不見和尚出來勸和? 刀子沒扎在自己身上,當然不覺得疼,這種人就應該離他遠點,否則哪天打雷容易劈著自己。 「施主錯了,放下屠刀,那就是少造殺孽,自然是功德無量,難不成讓他繼續殺生不成?」玄機和尚輕聲道。 「那為何不能將罪孽深重之人殺了,這樣也能少造殺孽,怎麼,大師你怕自身殺孽纏身不成?佛門不是講究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嗎?這種事你們應該當仁不讓啊!」 玄機和尚一頓,眼神中第一次出現了詫異,他沒想到,一個魔宗弟子居然對佛法有如此見解。 「佛門亦有怒目金剛!」 「如果教化不成,自然會替天下蒼生除害!」 聞言夏凡則是冷笑道:「如果教化成了,你佛門就又多了一份子,至於死去的冤魂是否瞑目,與你們毫不相關是吧!」 玄機和尚沉默不語,不是沒話說,而是他在想如何不讓夏凡再抓住他禪意中的漏洞,然後咬文嚼字的反擊。 但還沒等他想清楚,夏凡繼續說道: 「佛門講因果報應,信來世今生,敢問大師,為何有些惡人的報應不來反而活的無比瀟洒,而有些人本本分分一輩子卻落得個家破人亡,妻離子散?」 這種事太過常見,哪怕是在前世那種人權至上,看似和平的年代也是存在的,所以他不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一說。 「為惡不滅,祖上必有其餘德,德盡必滅!」玄機雙手合十淡淡的回應道。 聞言,夏凡有些不屑的搖頭: 「大師的意思是,那些無辜枉死之人祖上作惡多端,乃是活該不成?」 「還是說,只要祖上余德夠多,那人就可以肆意妄為,奸淫擄掠?」 「如果是這樣,那還不如讓眾人都不要積德行善了,免得讓後輩子孫為惡不滅,豈不是幫凶?」 夏凡的每一句話都是直戳要害,甚至還有些過於極端,然後抓著一個點不放,狠狠的打臉。 詭辯嘛,誰不會啊,分散注意,偷換概念,以偏概全,然後重拳出擊,一套組合拳下來,哪怕是精通佛法之人也得哆嗦兩下。 「施主身具佛心,與我佛門有緣,當入我佛門!」玄機和尚雙手合十,道了聲佛號,看向他道。 夏凡:…… 都說和尚無恥,一開始他還報以懷疑的態度,但現在他是真的確定了,咋地,打不過就收購? 媽的,老企鵝做派了吧! 「不好意思,我與誰都能有緣,唯獨不想入你佛門,虛偽,況且,想拉我入伙,我怕有人擰下你佛的腦袋當球踢啊!」 他要是被佛門高手度化當了和尚,他敢肯定,柳詩妃肯定會拎著把劍打上佛門,甚至其他幾家也會上門找麻煩,不要說這個玄機了,他師父來都不一定敢這麼做。 「施主身具佛心,理應入我佛門!」 說著,頭頂有亮起佛光,想要在他心裡埋下一顆種子。 下一秒,一道驚雷之音響起,隨著嗆啷一聲,莫驚春拔劍,渾身劍意沸騰。 佛光與劍意的碰撞讓周圍狂風大作,連帶著強大的衝勁,夏凡兩人連連後退。 見此,一道磅礴的氣血之力自劍意旁升起,二人合力,總算是能與那佛光抗衡。 儘管針對的只是夏凡二人,但周圍觀戰,且修為不高之人見此佛光依舊是目光迷離,如痴如醉,要不是周圍有高人出手阻攔,恐怕修為低的已經被度化了。 「玄機,你是不是太把自己當回事了,想度化我們,你行嗎?」 莫驚春冷笑道。 雖然此時他與夏凡合力都沒佔到上風,但依嘴上依舊不肯服輸。 前幾日還想與對方戰上一場,但一經交手他就發現自己與對方的差距還是非常大的。 正在此時,三人上空浮現道道靈紋,相互勾連之間形成了一道陣法,緊接著就有雷火之光劃過,直直朝著玄機和尚攻來。 玄機和尚見此,手中禪杖一震,一道倩影落下,徑直退到了夏凡身側,正是陸卿。 「夏公子沒事吧?」 看著他如此模樣,陸卿連忙問道,畢竟夏凡此時身上多處血跡,看起來頗為嚇人。 「沒事,陸姑娘不必擔心!」 三人合力,暫且打破了僵局,但也沒有佔到上風,可見這玄機和尚之強。 「好了,今日之事到此為止,玄機,收起你的度化之法,再有下次,休怪我等不客氣!」 正在這時,身著黑甲,手指長槍的親衛統領現身,看向玄機和尚冷冷的說道。 至此,玄機才緩緩褪去身上的佛光,雙手合十道了聲佛號。 「玄機,希望你到時候能接住我大師兄的劍!」 「貧僧恭候!」 對此,莫驚春冷哼一聲,拉著夏凡就離開此處。 當天下午四海閣人榜更新,魔宗夏凡,位居人榜九十五位,消息瞬間傳遍各個修行勢力。 雖然在意人榜排名的大多都是年輕一輩,但這也算是他揚名了。 魔宗鏡月谷。 「詩妃,你家小郎君進人榜了!」林素不禁有些自豪的說道。 再怎麼說養成遊戲她也是參與了,滿滿的成就感。 「一個人榜,還九十五,回來之前他要進不了前二十,我就把他吊起來打!」 夏凡:「阿嚏!」 「誰在想我?」 …… 。 楊澤打車來到了皇甫櫻的公寓樓下,找了一個生意還不錯的燒烤店,坐了下來,然後打電話給皇甫櫻叫她下來。 一會兒,皇甫櫻便下樓來找到了楊澤,她坐到了楊澤對面,二人點了許多燒烤和幾瓶啤酒,開始吃喝起來。 「沒想到隨便找的一家燒烤店,味道還不錯。」楊澤吃了一串烤牛肉,又喝了一口啤酒,對皇甫櫻說道。 皇甫櫻也吃了一串烤牛肉,然後點點頭,「是不錯。以後就不用跑很遠去工業區吃啦。」 於此同時,惡狼等人現在正帶着那一位從巫天山請來蠱師行駛在關市的主幹道上,他們現在的目的地是關市中心醫院。 來到了關市中心醫院門口,惡狼在保安的指引下,將車停到了地下停車場,然後帶着那位蠱師,乘電梯來到了黃堅所在病房。 一進門,那蠱師便走到了黃堅身邊,仔細的觀察了下黃堅。 「貴公子是否被酒精所侵蝕?」那位蠱問一旁的黃華。 黃華一臉驚訝,「是是是,小兒前些天被人強灌酒,昏迷了好幾天。」 黃堅也是一臉驚訝,沒想到這世間竟會有如此神奇之人物。 這蠱師只是看了一眼黃堅便知他酒精中毒,這些養蠱人,多多少少還是有些醫術內功的。 「大師,實不相瞞,此次請你前來,是想讓您幫忙剷除害我兒之人。」黃華對着那個蠱師一臉祈求的說道。 王天奇看着黃華說完,又進行了補充:「我黃氏珠寶財力驚人,各個勢力中都有人脈,大師你可不必有後顧之憂,且事成之後,我黃氏珠寶可給你五百萬的賞錢。」 「對對對,王哥說的對。大師,你就放心的施展你的才能吧。」 「傷貴公司之人是何方神聖?」那個蠱師問道。 「是一個吃軟飯的廢物,名字叫做楊澤。」黃華回道。 一旁的惡狼看着王天奇和黃華對眼前這個看起來神叨叨的蠱師如此阿諛奉承實在是不太理解,根據那天與楊澤交手后的情況來說,這個楊澤,根本不是一個蠱師就可以將他打敗的。 「明天,我會告知大師上哪去尋那楊澤。」王天奇說道,「屆時,我會引他去一處無人地方,大師你就可以好好的施展才能了。」 那個蠱師搖搖頭,「大可不必,我已通過占卜得知他現在在何處。時間不可浪費,我現在就動身前往。」 說完,那個蠱師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病房。 「小媛,你照顧好阿堅。王哥,惡狼先生,我們一同跟隨。」 說完,王天奇和黃華以及惡狼,跟着那個蠱師的屁股後面也走出了病房。 幾人來到大街上,跟着那個健步如飛的蠱師,那蠱師看似是走路,實則猶如跑步。 黃華三人在後面一直都用小跑在跟着她。 兜兜轉轉,那個蠱師,終於在一個燒烤攤前停了下來。 而她所停止的前方,楊澤和皇甫櫻此時正坐在那裏吃着燒烤。 楊澤敏銳的感官似乎已經察覺到了不對,他將手中的燒烤放下,轉過頭,看着正對着自己的那一個蠱師。 「嗯?怎麼了嗎?」皇甫櫻朝着楊澤眼睛所看的方向也看去,然後一臉茫然地問楊澤。 「對付我的人,來了。」楊澤眼睛一直盯着那個蠱師,並沒有轉頭回答皇甫櫻。 而在那個蠱師身後的不遠處,黃華等人則一臉馬上要好戲開場的表情在看着楊澤和那個蠱師。 「好久不見,陳英婆婆。」楊澤對那個蠱師說道。 「啥?你們認識?」 皇甫櫻差點驚掉下巴,一個要來對付自己的人,竟然是認識的人。這個楊澤,在皇甫櫻心中那是越來越牛了。 「好久不見,掌門閣下。不知蠱王,可好安好!」那個蠱師微微彎曲身子,用恭恭敬敬的語氣對楊澤說道。 被打了胸口兩拳的澹臺浦默不作聲。 小黑奴?! 別慫包,信他准沒錯。 俺拿什麼信啊? 感情您是地府宰相,跟仙人們打交道比較多,早就混熟了。俺就是個小凡人,您讓俺拿哪吒天王當黑奴,這合適嘛? 「你們倆在那嘀咕什麼呢?」 哪吒皺眉看著嘀嘀咕咕的趙信和澹臺浦開口。 「咱們快點啊,我著急。」 「嘿,交代一些瑣事。」趙信咧嘴一笑,而後從懷中取出一瓶營養快線,「哪吒上仙,這是無極仙尊交代,讓我轉交給您。」 「這……」 看到營養快線的瞬間,小哪吒眼中就爆發出精光。 「就是您上回來小仙給您的飲品。」趙信醇和笑道,「您上回喜歡,小仙就跟無極仙尊提了一句。這回您主動來扶持凡域,仙尊很高興,就托我將這飲品轉交給您,還說如果您做的好,他還有獎勵。」 「我保證好好乾!」 小哪吒眼瞪大如銅鈴,來回搓著小手將營養快線接過。 「我……能喝一口么?」 「當然,這已經屬於您了。」趙信笑著做了個請的手勢,小哪吒開蓋就咕咚咚喝了小半瓶。 可能是害怕將美味喝光,小哪吒又硬生生的用左手掰住右手。 將瓶口從他的嘴挪開。 小舌頭舔著嘴交,一臉的幸福。 在這期間,趙信朝著澹臺浦打了個眼色。 這眼神,澹臺浦看明白了。 看……我給你找的小黑奴,好忽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