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聽此言,顧南音非常意外地瞪大眼睛:「你和莫總訂婚了?!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您不知道嗎?哎呀,我還以為莫總他已經跟你們說了呢!這下可糟糕了……」

「糟糕什麼呀?我祝賀你還來不及呢!」

「我是說,莫總肯定是故意瞞著您和霍總,然後找機會出其不意地通知你們。這下可好,被我一不留神泄密了。」

顧南音微笑著拍了拍唐小姐的手背:「沒關係,我就當你什麼都沒說過。等莫總通知我們的時候,照樣讓他看到驚訝的一面就是了。」

唐小姐感謝地握住顧南音的手,由衷地說:「多謝您這麼體諒我!唉!如果每個人都能像您這樣善待別人,那世界將會變得多麼美好啊……」

從對方的這句感嘆里,顧南音聽出了很多百轉千回的心緒。她知道,在唐小姐心裡,存有很多旁人看不到的情感。畢竟這個女人從前的經歷,是那樣的非比尋常難以複製。

「對了唐小姐,你和莫總是什麼時候訂婚的?」

唐小姐平靜地說回答:「從上次出國旅行回來后不久,某一天他突然半跪在我面前,極度誠懇地請求我嫁給她。我當時很激動、很開心,因為就在一年前,我還不知道自己的未來會在哪裡。直到遇見莫總,他就像是我生命中的領路人,為我點亮看通往希望的道路。」

顧南音真摯地點了點頭:「這是你用堅持喚來的希望,它本來就是屬於你的。」

唐小姐充滿感激地看著顧南音,用非常真誠的語氣說道:「顧總,除了莫總之外,我最感謝的人就是您和霍總了。正是因為遇到了你們這些好人,我的命運才能出現這種不可思議的逆轉。你們對我的恩情,我這一輩子都忘不了。」

「快別這麼說!咱們都是好朋友,互相之間難道不應該鼓勵和扶持嗎?唐小姐,我衷心祝福你和莫總能夠幸福地生活下去。你們都是善良的人,理應獲得這份幸福。」

「再次感謝您,顧總!」

其實,原本顧南音還想試探著問唐小姐,是不是已經完全走出了關於泰輝的陰影。但她看到眼前這個女人一臉幸福的時候,心裡便果斷地打消了這個念頭。因為,唐小姐已經用行動給了她最堅定的答案。

遠處,霍北驍和莫璃靳一起看著兩個聊天,就像是一起欣賞著一幅無比美好的畫面。

「每次見到顧總,她總是非常開心。看來,顧總和她還是很投緣的。」莫璃靳微笑著感嘆道。

霍北驍平靜地問:「你之所以連同南音一塊邀請,也是因為唐小姐的緣故吧?」

莫璃靳點了點頭:「是啊。這是她第一次隨我出席公開場合。有顧總在身邊陪著,她心裡會安定很多。」

「以後就不要把她留在家裡了,能帶她的出來時候就帶她出來,很快她就適應這種生活了。」

「其實,小唐的適應力毫無問題,只是以前的生存狀態讓她太過壓抑了。前一段時間,我盡量抽出時間來陪她出去旅行。我們在路上每一天都有新話題,每一天都能推心置腹地進行交流。漸漸地,我發現她已經恢復了積極向上的心態。而那就是我想看到她的樣子。」

聽完莫璃靳的講述,霍北驍微微點頭表示讚賞。

正在他們聊著的時候,霍北驍餘光一掃,發現不遠處有一個代表團的成員,正在十分專註地看著手機。

「哎,那個男人是誰啊?」霍北驍說著,用目光把莫璃靳的注意力引到目標身上。

「你說的是那個正在看手機的人?」莫璃靳看了遠處一眼,然後回過身悄悄地向霍北驍確認。

霍北驍表情冷漠地點點頭。

「他叫汪偉,現任E市經貿公司總經理。你幹嘛要注意他呢?」

「沒什麼,只是隨口一問。」霍北驍極其平淡地說著,端起酒杯和好友同飲。

轉過天來一大早,富甲超市的許老闆就來到唐氏公司門口,等著和唐浩天見面。

唐浩天讓屬下把許老闆請到辦公室,對方剛一落座就亟不可待地開口說道:「唐總,今天您總得給我一個答覆了吧?讓我乾等了這麼多天,換誰也遭不住啊!」

聞聽此言,唐浩天狡黠一笑:「瞧你這話說的,富甲超市那麼大的體量,還差我這點巧克力賣的錢嗎?你明天隨便賣一點貨,就比我們這裡賺得多多了。說不定就連那些所謂的大公司,也沒有你錢來得快。」

許老闆苦笑著擺擺手:「行了唐總,您就高抬貴手不要再拿我尋開心了。這樣吧,我給您一個最終的報價,您如果接受呢我們就往下談,您如果不接受呢我也沒辦法。」說到這裡,許老闆給唐浩天比了個手勢,隨即問道:「我給您這個數,您看怎麼樣?」 唐浩天淡定地看了一眼許老闆,然後微微一笑:「說實話,您給的這個數確實還不錯。至少能讓我看清你的誠意。不過關於合作的一些事情,我必須要跟你重新說清楚。」

許老闆使勁點了點頭:「好啊!您儘管說就行了!我就怕您老是和我捉迷藏,直來直去的談話對大家都有好處!」

話說到此處,許老闆看到唐浩天不緊不慢地從抽屜里取出一隻禮盒。當對方把盒子打開的時候,他看到裡面堆了兩排造型新穎的巧克力。

「許老闆,這是我們公司研發出的最新款巧克力產品。你嘗嘗看。」

懷著好奇的心理,許老闆從盒子里取了一塊巧克力放入口中。頓時,他就被散落在口腔各處的迷人滋味所吸引,並且越是品味越感覺難以自拔。

「這……這簡直好吃極了!唐總,請問這種巧克力叫什麼名字?」

唐浩天神秘地一笑:「我給它命名為——塔羅牌。意為不可預測的神奇滋味。」

「妙啊!真是太妙了!」被嘴裡餘味徹底征服的許老闆,禁不住拍手叫好。同時,他用極度懇求的態度對唐浩天說:「唐總,請您務必把這種巧克力的營銷權交給我!為了表示誠意,我願意將剛才的報價提高一倍!」

聞聽此言,唐浩天並沒有著急予以應允,而是按部就班地繼續推進自己的想法。

「不瞞你說許老闆,你是第一個品嘗到這款巧克力的外人。本來,我還沒打算讓塔羅牌急著上市,但看在咱們都是老熟人的份兒上,我可以把它的販賣權獨家交付與你。」

當聽到唐浩天說出話語中最後幾個字的時候,許老闆真是高興瘋了。要不是當著外人的面,他真想馬上用下跪的方式來慶祝這一刻。

唐浩天似乎看出了對方心中所想,他微微一擺手,冷靜地說:「你先別激動,我之所以要這樣做,自然是有相應條件的。」

許老闆依然興緻勃勃地點著頭:「您說吧,無論什麼條件我都答應!」

「你先別急著答應,聽我把話說完。我的條件是,一旦你和我簽訂了塔羅牌系列巧克力的獨家銷售權,你就不能再銷售唐氏公司旗下的其他系列巧克力商品。」

一聽這話,剛剛還神采飛揚的許老闆頓時陷入沉默之中。他在心裡快速核算,思考著自己要不要接受唐浩天的條件。

「如果我接受了這個條件,那以後就只能賣塔羅牌這一種系列的巧克力了。不過反過來說,全世界喜歡吃塔羅牌的人,也只能到富甲超市才能買得著。如此算下來,我……」

經過一番注重細節的沉思,許老闆使勁一拍大腿:「得嘞唐總!您的條件我答應了!」

之所以許老闆最後會做出這樣的決定,是因為他覺得「塔羅牌」巧克力的味道無可挑剔。至少在他接觸過的巧克力品牌中,它就是最讓人難以忘懷的那一款。所以,這就給了許老闆答應唐浩天條件的底氣。

唐浩天聽到對方的答案,微笑著點了點頭:「如此說來,我們就繼續往下協商吧。」

只用了不到兩個小時,唐浩天就和許老闆達成了初步的合作協議。只需要再花很短的時間把一些細節問題處理好,「塔羅牌」巧克力就可以正式擺上富甲超市的貨架了。

許老闆開車從唐浩天那裡返回自己的辦公室,一路上他哼著小曲兒,顯得志得意滿。想象著那美味無比的巧克力將為自己創造的滾滾財富,許老闆心裡別提有多開心了。

可是這種好心情並沒有維持太長時間,正當許老闆剛剛走進超市大門,準備去自己辦公室的時候,他的一位員工快步迎上來向上司彙報:「老闆,您快去接待室看看吧!有一個男的非要見你不可,不管我們怎麼說都沒用。」

「男的?他姓什麼叫什麼?」

「不知道啊!反正不管我們怎麼問,他就是不肯多說一個字。總之他除了要見您之外,好像再也沒流露出過其他想法!」

「嘿?那還真是邪了門了!你們該忙什麼忙什麼去,我倒要看看那人究竟是何方神聖!」

許老闆龍行虎步地走到接待室門口,他還沒看到裡面的人是誰,就迫不及待地開口吼道:「是誰急著要見我?不知道你許老闆忙得很嗎?」

說著話,他的腳已經邁進了接待室的門。當許老闆的目光和來客聚焦在一起的時候,他整個人就像是被石化了一樣,站在原地根本無法動彈。

「汪……汪總?!您……您怎麼來了?!」

汪偉放下手中的電話,用極為犀利的目光盯著許老闆。

「我不來不行吧?昨天給你發的消息,你一條都沒有回。要是我不親自來一趟,你恐怕還得繼續裝傻充愣。是不是啊我的許大老闆??」

如果說剛才許老闆的身體是被美杜莎石化了,而此刻他就像中了史萊姆的腐蝕粘液一樣,雙腿軟得連站都站不住了。

「汪總,我……我對天發誓,絕對沒有輕慢您的意思!實在是因為這兩天超市裡業務繁忙,無暇顧及手機上的情況!」

汪偉冷笑著說:「你這種小兒科一樣的辯解之詞,連小學生都哄騙不了!這麼看來,你確實沒有輕慢我,而是直接把我當成是傻子一樣看待了,對不對?」

對方這種一針見血般的問話方式,著實讓許老闆坐立不安。他此刻所能做的,也只是盡量穩住內心的焦慮感,用更加成熟的態度與汪偉周旋。

「汪總,如果誰把您說成是傻子,那他下一秒必定會在街頭被人痛打一頓!」

「哦?你為什麼會這樣推測呢?」

「很簡單,因為這種人往往會因為不自量力地貶低其他人。當遇到比他強的人時,那他就會為自己的嘴賤付出代價!」

從汪偉的目光里,許老闆看不出來對方喜不喜歡自己的這番話。他坐在圓凳上靜靜思考著,盤算著下一步自己的路該怎麼走。

看到許老闆坐在那裡沉默不語,汪偉微微一笑:「好了許老闆,我現在要跟你說說正事了。」

聞聽此言,許老闆立即拿出一副認真聽講的派頭,甚至把紙筆都準備好了。他衷心祈禱,希望對方不要再把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身上。 汪偉站起身來,一邊在辦公室里來回踱步,一邊用低沉的聲音問許老闆:「我聽說最近唐氏公司在A市有死灰復燃的跡象,有沒有這回事?」

聞聽此言,許老闆心裡頓時一震。他萬萬沒想到汪偉的消息這麼靈通。

「他不是一直都待在E市嗎?為什麼會知道A市的情況?難不成……他已經派人來盯著了?」暗中猜測到此處,許老闆心裡一陣陣地發毛。不過表面上,他仍然是一副恭敬的樣子,並沒有露出任何心虛的跡象。他已經打定主意:「無論如何,都不能讓汪偉知道真相!」

默默捋順了思路,許老闆賠笑著回答汪偉:「是這樣的汪總,據我所知唐氏公司已經快要破產了。前一陣他們是在一些地方搞過促銷活動。不過在我看來只是垂死掙扎而已,並不會有什麼效果。」

汪偉站住腳步,用犀利的目光緊緊盯著許老闆:「照你這麼說,我得到的消息並不准確?」

「我可不敢這麼說!只是您平時離A市比較遠,所以得到的消息難免會有所誤差。其實唐氏公司在這麼多年被排擠的情況下,已經是山窮水盡走投無路了。他們一沒錢財二沒人才,拿什麼資本來翻身?更何況我們這些零售商根本就不賣他們的貨,所以唐家只能認輸。」

聽完這番話,汪偉的臉上露出一抹欣賞的微笑:「不錯,你的話讓我放心多了。不過我還是要提醒你,對於唐氏公司仍然不能掉以輕心。在他們真正破產之前,要警惕對方玩抱大腿的套路。我思來想去,覺得唐浩天可能只有這一條路能夠拯救自己了。」

「抱大腿?您是說唐家有可能會求助於其他大公司?」

「沒錯。」汪偉坐回到沙發上,抱起雙臂狡黠地說道:「我知道,你們A市商界最近多了幾家很有實力的企業。像利劍集團、徐氏集團等等。他們的出現結束了霍氏集團在本地一家獨大的局面,也勢必會加快這裡商業資源的爭奪節奏。那樣一來,唐家就有可能趁勢復興!」

許老闆略顯迷茫地眨眨眼睛,有些慚愧地苦笑道:「抱歉汪總,我……我水平有限,有點聽不懂您話中的含義……」

「我所表達的意思其實很簡單,萬一哪一家大企業突然看上了唐氏公司,並決定向他們注資,那唐氏巧克力的名號不就一下子復活了嗎?我們要防止的,就是這種情況的發生。」

聽汪偉這麼解釋,許老闆恍然大悟地點點頭:「哦,原來您是這個意思啊?我聽明白了!在這件事情上您儘管就好,唐氏公司現在就是一個拖油瓶,肯定不會有大企業主動招惹這個麻煩。您看,像霍北驍那麼注重擴張的商界精英都不願意搭理他們,更何況是別人了。」

重生影后:冷情顧少壞壞噠 汪偉聽罷,若有所思地點點頭:「你說得好像有點道理。」

看對方神情已然平靜下來,許老闆決定繼續說些好話,以便早點把這個瘟神打發走。

就在兩個人結束談話,汪偉即將離開的時候,他突然走到許老闆神情,用極為可怕的語氣發出警告:「你們這些零售商,都要給我注意一點。如果讓我聽說你們去和唐浩天糾纏不清,到時候就別怪我翻臉不認人了!」

許老闆怔怔地站在原地,一步也不敢邁,一句話也不敢說。直到汪偉離開房間后,他頹然癱坐在沙發上,額頭和後背都滲出了一層細密的冷汗。

陽光普照天氣晴好,這天正值休息日,霍北驍帶著顧南音一起到中心公園的明月湖泛舟遊玩。木質的船槳和碧波清流若即若離,這種感覺讓顧南音感覺愜意極了。

「真可惜,這裡不能釣魚。要不然今天我就把魚竿帶來了。」霍北驍一邊划船一邊不太盡興地說道。

顧南音抿嘴一笑:「如此說來,咱們今天應該直奔太平水庫。我看著你釣魚,還能給你帶鰻魚飯吃。」

霍北驍冷笑一聲:「可是那樣一來,我們就不能划船了。魚和熊掌,畢竟不能兼得啊。」

「這話如果讓其他人聽見,可能會不相信是霍氏集團總裁所能說出的話。」

「為什麼?」

「因為通常他們覺得,只有極度貪婪的人,才可能賺到你那麼多的財富。所以你的處事原則,應該是魚和熊掌全都要。」

聞聽此言,霍北驍忍不住「呵呵」笑了起來:「如果我一直秉持這個原則,恐怕現在霍氏集團早就被我賠光了。什麼東西都想要,最後的結果就是什麼東西都得不到。貪婪固然是商人的本性,但我們得明白,什麼東西該貪什麼東西不該貪。」

顧南音苦笑著嘆了口氣:「單單你剛才的這幾句話,我感覺自己就得參悟很長一段時間。唉!人和人的差距為什麼會這麼大呢?」

霍北驍邪魅一笑:「我權當你這話實在誇獎我。」

「我當然就是在誇獎你啊!要不然……」顧南音的話還沒說完,她放在手袋裡的電話突然間響了起來。

「是唐浩天打來的。」顧南音拿出手機,抬頭神情嚴肅地霍北驍說。

「你接啊。」霍北驍淡然一點頭。

顧南音抿了抿嘴唇,聲音低沉地說:「不知道為什麼,我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

霍北驍微微勾起嘴角:「怕什麼?有我給你撐船呢。」

一聽這話,顧南音的內心陡然安定下來。她沖著男人感激地一笑,然後划動屏幕,把手機切換到免提狀態。

「喂,唐總,有什麼事嗎?」

果然如顧南音所料,電話那頭的唐浩天語氣有些焦躁不安:「顧總,計劃有變!許老闆剛剛通知我,說合作協議暫時不能簽訂。我問他為什麼,他只是說受到了不可抗力的影響。具體怎麼回事,他始終不願意跟我解釋清楚。顧總,您說現在我該怎麼辦呢?」

在給出回復之前,顧南音本能地看了霍北驍的一眼。似乎很想從他那裡尋求些幫助。但男人的神情表現得異常冷漠,從他的臉上根本找不出什麼線索來。所以,顧南音放棄了求助的想法,跟唐浩天說了自己的推論。

「唐總,你先別著急。許老闆很可能是受了某種壓力的影響。」 「在這種壓力的脅迫下,他被迫做出了延後合作的選擇。當然,這是很樂觀的一種判斷。如果往嚴重了說,他就算直接取消合作,也不是沒有可能啊!」

聽完顧南音的分析,唐浩天咬牙切齒地說:「我知道了! 妖嬈盛夏 肯定是糖果業的那幫對手搞的鬼!當初就是他們偷走了我父親的秘方,如今看到我們的生意剛剛有所好轉,又迫不及待地跳出來打壓!他們就是不想給唐氏公司任何活路!」

顧南音冷靜地勸說道:「唐總,越是這種時候,你越要冷靜下來。頭腦只有在冷靜的時候,才能發揮出應該有的作用。」

聞聽此言,唐浩天禁不住做了個深呼吸:「我明白……顧總,您給我出個主意,我應該做些什麼來克服眼前這道難關?」

顧南音稍作思考,然後開口問道:「目前在富甲超市裡,佔據市場份額最大的是哪個牌子?」

「甜蜜蜜巧克力。這是一個國外的名牌,不過在國內設有加工廠和一整套銷售班底。」

一聽到「甜蜜蜜」三個字,顧南音頓時有了印象。如果說她們這一代人是吃著唐氏巧克力長大的,那現在的小朋友吃得最多的就是這款甜蜜蜜牌的巧克力了。

「那我問你,當初這個牌子有沒有參與偷盜你們的加工秘方?」

聽顧南音這麼問自己,唐浩天忍不住苦笑一聲:「我這麼跟您說吧,如果您在幾年前能吃到甜蜜蜜出的巧克力,就會發現它的味道和當年我們所做的巧克力完全一樣!還是那句話,我們唐家就是吃了沒有證據的虧,才造成了今天這個局面!」

顧南音接著問:「那他們的經銷商是在A市嗎?」

「A市只有一個代理機構,至於他們的總經銷商這些年一直在省內省外搬來搬去。現在具體在哪裡,我也不太清楚了。」

顧南音聽完這話,心裡大體明白了。甜蜜蜜的總經銷商之所以會搬得那麼頻繁,恐怕就是為了躲避唐氏公司的追責。這也可以從側面反映出,他們之所以能做大到今天這個地步,一路上所使用的手段肯定有見不得人的成分在裡面。

在一陣短暫的沉思之後,顧南音給唐浩天布置了新的任務:「你最近這段時間先把直營店專心打理好,至於超市那邊就先不要接觸了。我會想辦法做一些深入調查,等有了結果再通知你。」

唐浩天覺得顧南音這樣做付出太多,於是主動提出把調查工作交由自己去做。

顧南音微笑著解釋道:「我並不是因為怕你累著而不讓你去做,只是因為你的目標太過明顯,容易引起他人的主意。調查過程中最重要的事項,就是避免打草驚蛇。所以由我來做這件事,是再適合不過的了,因為超市的那幫人不會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

聽完解釋之後,唐浩天心裡非常感動。他再次對顧南音道了謝,同時希望她保重身體,不要因為幫助自己而過於勞累。

顧南音微笑著答應了對方,並再次囑咐唐浩天保持鎮定,然後便結束了此次通話。

把手機放回手袋裡,顧南音微微苦笑著沖霍北驍嘆了口氣:「看起來,情況好像越來越複雜了。」

霍北驍沒有接顧南音的話,而是把目光往湖中心一領:「要不要去島上玩玩?」

「好啊!既然都已經劃到這兒了,還是上去看看比較好。」顧南音興奮地說。她記得自己以前登上過湖心島,但因為時間久遠,當時是什麼年月已經在她的腦海里模糊不清了。

把船停靠在小島邊,霍北驍率先上岸把顧南音拉了上去。

與其說這是一個湖心島,不如說這裡是位於島中心的天然氧吧。順著充滿古典氣息的石板路一直往前走,兩旁全都是綠油油的樹木和花草。在這裡深吸一口氣,就會整個身體都被極度純凈的空氣所凈化了。

「北驍,走在這裡的感覺,讓我想起了咱倆在星鏈島上散步的場景。什麼時候咱們能把這種散步變成常態,我的幸福指數必定又會往上飆升一大截。」

霍北驍狡黠一笑:「這還不簡單嗎?我可以把這裡擴展成第二個星鏈島,然後在島上再蓋一座南音別墅,那樣每天就不僅能和你在島上散步,還能一起坐船上下班。是不是聽起來很不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