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和華絲毫不理會劍神,繼續說道;“燦兒,沒有你,我真的活不下去,相信我,我會讓你幸福的,誰也阻擋不了我們。”

從來沒有談過戀愛的小燦,感覺自己墜落了,也被電住了,被那雙天藍色憂鬱的雙眼給電住了,她感覺渾身都快酥了。小燦慢慢的閉上眼睛,輕聲說道;“我相信!”

“哦,天啊,乖孫女你怎麼可以相信那種虛僞的鳥人,你不可以相信他。操你媽的,你敢吻她試試看,你要是敢吻她,我就閹了你。”耶和華閉上眼睛,慢慢的把嘴巴朝小燦的嘴上貼去。

劍神憤怒了,金元劍化成一道金光衝向耶和華,小燦身體一轉,用自己的身體去硬接金元劍。劍神嚇的渾身一抖,強行運行功力,把金元劍硬生生的止住了。劍神喉嚨一甜,一絲金色的血液,從劍神的嘴角溢出。耶和華故作驚訝的叫道:“天啊,燦兒,你以後不許在做傻事了,要是你死了,我活着也就沒有任何意義了,我愛你,可愛的燦兒。”

躺在睡椅上,翹着二郎腿,悠哉遊哉的狂爵,突然感覺到劍神的氣勢,忙站起來。把桌子上的金陽石收起來,化成一道流光消失不見。

小燦把頭轉向劍神,眼淚汪汪的說道;“爺爺,你看耶和華他對我多好,我想和他在一起,你就不要反對了,可好?”

“不行!”劍神和狂爵的聲音同時響了起來,狂爵的身影出現在劍神的旁邊。狂爵大聲喝道:“妹子,你和誰在一起都可以,就是不可以和他在一起。如果你喜歡天使,我認識一個,到是可以把他介紹給你,但絕對不能是這個叫耶和華的男人。”狂爵心裏想到了安徒生,他到是個好人選。

“爲什麼!”小燦的眼淚已經流出來了:“爲什麼有人那麼愛我,你們卻要阻止,哥哥爺爺,到底是爲什麼。”

劍神大聲叫道:“因爲他們虛僞,相信我沒錯,我從來沒有見過那麼虛僞的名族。”狂爵乾咳兩聲,站出來反駁道:“劍神前輩,其實還是有好天使的,我見過,不過這個叫耶和華的男人,絕對不是一個好東西。”

耶和華衝狂爵雍容華貴的一笑,歪着腦袋說道:“請問先生,您爲什麼要如此詆譭我呢?難道你很瞭解我嗎?”

“啊哈哈哈!”狂爵縱聲狂笑起來;“聖母瑪利亞難到你忘記了,可是聖經上面卻沒有忘記,還有你的兒子耶穌,被你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狂爵的眼裏冒出濃濃的寒光:“我不得不承認,你是一個梟雄,一個有着巨大野心的梟雄。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接近小燦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祕密。可是你千算萬算,卻忘記了我,你光輝明亮的聲譽,至今還在我們那裏傳揚。不得不說你很成功,你是一標準的神棍,你欺騙了世人,但你卻騙不了我。”

小燦的眼神,變的非常怪異起來,畢竟剛剛得到的感情,並不是很在意。只是耶和華一連串精彩絕倫的表演,讓她感動了不少。畢竟任誰也很難抵擋那種誘惑般的氣質,耶和華忙解釋道:“不是你所想像那樣的先生,那一切都是世人胡編亂造的。我可以對天發誓,我沒有妻子聖母瑪利亞,也沒有兒子耶穌。”

狂爵冷漠的說道:“我可沒說聖母瑪利亞是你的妻子,是你自己說出來的。當然,聖母瑪利亞不可能是你的妻子,他只是你的一個情人,不是嗎?一個可憐的連自己什麼時候被你玷污都不知道的人類而已,不是嗎?”狂爵最後一句話是吼出來的。

冷汗從耶和華腦袋上滴落下來,他瞥了一眼小燦,發現小燦的眼神裏,已經沒有了剛纔的那種愛意。耶和華輕輕的嘆了口氣,逼出一滴眼淚來;“對不起燦兒,我不該騙你,他們說的都是真的,但我真的愛你,自從我第一次見到你,就深深的爲你着迷。以前的一切對我來說,都只是過眼雲煙,那是非常遙遠的事情了。請你原諒我一時的糊塗,好嗎?我發誓,從今往後,我只愛你一個人。”

狂爵和劍神兩人的心裏大罵:“這個混蛋,竟然用以退爲進的招式,想要博取小燦的同情。”

果然小燦的眼神軟化了不少,耶和華咬破嘴脣,一滴心血滴了出來,眼裏冒着深深的愛意;“我愛你,這是真心話,不管你相不相信。”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一個惡魔從遠處飛了過來:“我是撒旦,我可以證明這個傢伙,是個徹頭徹尾的癮君子。” (求訂閱收藏和鮮花)

黑髮碧眼的撒旦,衝耶和華露出陰險的笑容;“前幾日抓鬮明明是我贏了,這個機會是我的,你個砸碎竟然撕毀條約。”撒旦把頭轉向狂爵,堆出滿臉的笑容:“尊敬的古神大人,正如你所預料的那樣,在你面前的人,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僞君子。我承認惡魔的名聲並不好,但惡魔從不欺騙人。我們會給世人實際的好處,可是這個砸碎,我的可愛的老對頭,他欺騙別人,還要別人獻出靈魂。”

狂爵有種眩暈的感覺,要不是這裏的環境,清晰的告訴自己,狂爵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進入西方的神話世界了。

小燦一巴掌把耶和華給抽飛,魔法杖出現在小燦的手裏:“存在於這世間的火元素啊,我以自然女神的命令,召喚…..”劍神劍氣一蕩,把小燦聚集起來的火元素給蕩平;“乖孫女,這神界的規矩,你可不能破,等你有了實力再說。”劍神把金元劍指着耶和華,露出陰森的笑容來。

半邊臉變成豬頭的耶和華飛了回來,衝着撒旦吼道;“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我就把我們的目的給說出來。”狂爵對正要大開殺戒的劍神,說道:“劍神前輩請你息怒,現在還不是動手的時候。”狂爵把頭轉向耶和華:“把你們的目的說出來,也許我還可以繞了你們一命。”

耶和華堆出一臉虛僞獻媚的笑容來,單膝跪下:“請允許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耶和華,是下界天堂的第一代主人…….”狂爵閃身出現在耶和華的面前,一拳砸向耶和華的腦門,‘轟隆一聲’巨響,劍神、撒旦還有小燦都不忍的閉上眼睛。耶和華腦門開花,金色的血液迸射老遠;“我沒叫你說廢話,我是粗人不懂那些狗屁禮節,但我知道,得罪我的人,全都要付出代價,不管是誰都是一樣,該死的砸碎。現在請你把你知道的全部說出來,以換取生存的權利。”

可憐的耶和華兩眼金星亂冒,腦袋裏全是蒼蠅在叫,如何能說出話來。撒旦一個挺身站出來,大聲說道:“還是我來說吧!尊敬的古神大人,我們是想投靠你,就這麼簡單。因爲我們的實力弱小,在神界那些古神手下的天神,都可以隨便欺負我們。所以我們想跟你混,經過幾天的觀察,我們發現了那位猶如星辰一樣美麗的小姐,她就是我們的突破口。如果我們能夠成爲您妹妹的丈夫,那麼我們不但不會再被人欺負,相反我們還可以在神界大肆擴展實力。”

“是這樣嗎?”狂爵一臉冷漠的朝耶和華看去。狂爵下手不很重,但耶和華卻不敢用聖力去修復受損的腦門。耶和華顧不得去揭腦門上的鮮血,一股腦的站起來,連連點頭;“正是,我們是被欺負怕了,那些天妖古神的手下,就算是一位主神,也敢騎在我們的頭上拉屎。而我們卻沒有絲毫辦法,誰叫他們後臺大呢?”

劍神陰森森的笑道:“你們就爲了這個破理由,就要佔我孫女的便宜,你去死吧!”似乎整個天地間就剩下這一把劍了。金屬性的劍氣肆虐着方圓百里的範圍,那些在不遠處觀看的神人,嚇的腳底抹油,竄的沒影了。金元劍看似極其緩慢,但實則快速無比的朝耶和華射去。實力差距實在太大,耶和華這種天神初級的存在,在一腳踏入古神境界的劍神面前,就像小孩子一樣,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耶和華絕望的看着那一道劍光朝自己射來,而自己卻提不起絲毫的氣力。狂爵突然想到那次在紐約打劫的黃金盃,正巧要用到耶和華。狂爵伸出右手,漆黑的利爪,狠狠的拍在金元劍上,把金元劍給拍偏離的軌道。

劍神屈指把金元劍收了回來,指着狂爵的鼻子叫罵道;“臭小子,你想要幹什麼,難道你要偏護他?”

狂爵不理會這個老瘋子,拿出一隻土黃色的杯子,衝愣在那裏的耶和華,說道;“這是黃金盃,你可以解開它的封印嗎?如果你能解開的話,我就放你們一條生路。”

耶和華瞪大眼睛看着黃金盃,小心翼翼的說道:“這是流落在人間的光明聖盃?”狂爵用力的點了點頭,那邊的撒旦,按耐不住了,他站出來衝狂爵行了一禮:“尊敬的古神大人,這個聖盃會嚴重影響,我和耶和華之間的實力平衡,你可以把他銷燬嗎?我相信您擁有這個能力。”

狂爵一臉冷漠的看着撒旦:“撒旦先生,我想你弄錯了,我只是要他把封印給解開,並沒有說把聖盃給他,你懂的意思不是嗎?”

小燦纏住狂爵的胳膊,問道;“這聖盃有什麼用啊,看起來還非常貴重一樣。”


耶和華用聖力把腦門上的傷口給癒合,小聲的嘀咕道:“這可是真神,留給我們的禮物,一個可以批量造出天使的聖盃,我們天使稱呼他爲光明聖盃,其他人就直接稱呼他爲黃金盃。”

小燦摟緊狂爵的胳膊,撒嬌道:“那哥哥,可以把他給我嗎?我想造出一羣天使玩玩,可以嗎?”

“當然可以,反正我要它也沒什麼用。”狂爵把聖盃遞給耶和華,狠聲說道;“把它的封印解開,現在!”

撒旦心裏暗樂,真神的封印,豈是耶和華一個人可以解開的。

耶和華苦着臉,接住聖盃的手都微微發抖:“尊敬古神大人,可是我一個人辦不到,而且過程和複雜。不但需要幾十萬名天使作爲祭品,還要有大神級別的天使萬名,主神級別的天使十名,再加上一位天神級別的天使主持。用祕法才能將聖盃的封印解除,我一個無論如何也辦不到。”

“那你可以湊夠這些人數嗎?”狂爵想了想說道。


“人數沒有問題,我在神界上百萬年,這點家底還是有的,可是要去我的星系,這次我沒有帶任何手下出來。”耶和華沒有告訴狂爵,他還需要一個極其龐大的陣法,不然就算人再多也沒用。

撒旦無聲的笑了起來,他知道這一次耶和華絕對會大出血,那幾十萬個天使撇開不說。那些成神的天使,每個都要耗費最少一半的精血,甚至連他耶和華也免不了。大腦不是很發達的撒旦,得意的晃了晃腦袋:“尊敬的古神大人,我想起來了,我還有事,你們先忙我先走了。”

狂爵根本就不在意那個撒旦,揮揮手示意他滾蛋。極速飛走的撒旦,心想:“回去應該好好準備準備,估計第一百零八次惡魔與天使之間的戰鬥,就要來臨了。”

看着已經消失的撒旦,耶和華露出爲難的神色來:“尊敬的古神大人,要知道解開這個聖盃,我要付出的代價太大。 神級升級系統 ,我都會很虛弱。在這段時間內,那位惡魔頭頭——撒旦,一定不會放過我,您明白的意思,是吧?”

狂爵點了點頭,很乾脆的把劍神給出賣了;“只要你能夠解開封印,我想那位劍神老人家,會很樂意在你那裏住上一陣子。”

耶和華大喜,忙點頭道:“那就多謝先生了,我們什麼時候動身。”

“現在就動身!”狂爵話剛說完,劍神就跳到狂爵的面前,指着狂爵的鼻子叫罵道;“臭小子,你憑什麼讓我去做保姆,不給點好處,你想都別想。”

“爺爺!”小燦撒嬌道;“聖盃解開封印後,叔叔會給我,你不是在爲叔叔辦事,是在爲孫女我辦事哩!”

劍神頓時沒了脾氣,老老實實的安靜下來,爲自己的孫女辦事,他還能說什麼。本來可以從狂爵的身上,榨取一點好東西,現在煮熟的鴨子飛了。劍神心裏感慨道;“哎,這女孩子大了啊,就是留不住…..”

狂爵一行人,出了神界交易所,就乘坐戰艦朝耶和華的領地飛去。

戰艦的身影,從虛空中飛了出來。看着熟悉的領地,耶和華毫不猶豫的把所有的讚美名詞,都拋向了狂爵。狂爵雖然不喜歡耶和華,但那些馬屁卻讓狂爵大爲受用。劍神和小燦兩人在旁邊冷冷的咳了一下,提醒耶和華不要忘記他們。耶和華轉頭看了看劍神和小燦,又把那些讚美的詞語,全部奉獻給劍神和小燦:“您的實力猶如真神一樣偉大,燦兒,您的美貌,簡直比銀河的星辰都要美麗,就算是智慧女神站在你的面前,都會黯然失色……”

耶和華的領地是一片星系,至少比銀河系大億倍以上的星系。這裏是天使的天堂,濃厚的聖力,讓狂爵和劍神兩人都微微驚訝。看樣耶和華這些年來,沒怎麼偷懶,不然這裏絕對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

耶和華指着把整個星系覆蓋起來的光冕,自豪的說道:“這是耗費了幾十萬年才營造出防禦禁制,這麼樣?還不錯吧!”

挽着狂爵手臂的小燦,撇撇嘴不屑的說道;“用星球爲陣眼,以空間爲棋盤,在加上無數上好的材料,耗費了天大的氣力,才弄出來的六十四星芒陣法。防禦力是不錯,但是你不覺得它太僵硬了一點嗎?每時每刻都在運行,你們神石和人手真多。”

耶和華老臉一紅,訕笑起來:“小姐教訓的是,可你知道的,我們的陣法本來就很粗糙,除了威力巨大點外,就沒什麼建樹了。”

劍神繼續打擊耶和華:“這樣的防禦罩,我至少有十種方法進去,最簡單就是直接打進去,只需要一劍就行了。”劍神把頭轉向狂爵;“臭小子,你呢?應該需要好幾拳吧!”

“如果我用刀,並且用那招的話,一刀可以把這片星域化成鬼蜮,不過用那招很耗神,我一般都不用。”狂爵的一席話,嚴重打擊耶和華的信心,他不再介紹這個防禦罩的具體功能,隨手打了一道聖光進去。

散發着乳白色光芒的防禦罩,慢慢的裂開一道口子,一干天使從裏面飛了出來。幾百位大天使像迎接元首迴歸一樣,排成長隊,他們手裏拿着聖劍,穿着壤着金邊的盔甲。華貴的不像話的儀仗隊,用最整個的步伐,向前踏了一步,把手裏的聖劍高高舉起:“歡迎上帝迴歸!”

小燦強憋着不讓自己笑出來,整個小臉憋得通紅。狂爵和劍神兩人對望一眼,給耶和華打了一個評價:“這廝不但是個神棍,而且還是一個喜好排場的極品爛貨。”

耶和華嘿嘿的乾笑兩聲,衝儀仗隊揮揮手,大聲說道:“都下去,都下去,今天我帶來三位貴賓,我要親自招待。”耶和華給儀仗隊的頭領打了一個眼色,傳音道:“快去把瑪利亞和耶穌給我關起來,不要把他們放出來,快點。”儀仗隊的頭領,帶領着幾百口中,急急忙忙的飛了進去。

耶和華衝三人訕笑兩聲:“三位請隨我進來,我敢保證你們一定會非常喜歡這裏的一切,我以上帝的名義保證。”

三人走了進去,被耶和華打通的通道,迅速的合上。小燦震撼了,雖然這裏的人很虛僞,但至少這裏很美麗,恩,表面上應該就是這樣吧!

防禦罩裏的環宇和外界完全隔絕,到處都是閃爍着白點的聖光,這裏黑暗的力量,會被壓制到極點,就連狂爵都感覺有點不舒服。畢竟他也算是黑暗中的生物,只是他的體制和吸血鬼、惡魔法師之間有很大的區別,所以還好點。

無數的天使在空中飛舞,他們身上只穿着一縷絲衣,男的天使,就在身下掛着一個圍裙。有些天使手裏扛着水瓶,他們相互嘻嘻,玩得不亦樂乎,這裏是耶和華按照下界天堂的樣子仿造的。

狂爵點了點頭,說:“還有點樣子。”

劍神搖了搖頭,但眼睛卻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些‘穿着暴露’的天使,底氣不足的說道;“真是世風日下,人不從古。”劍神把手蒙在眼睛上,張開手縫,偷偷的觀看那些美麗的天使。

小燦臉色微紅,小聲的嘀咕道:“美麗是很美麗,但就是太過暴露了一點。”

耶和華帶領着三人,朝中間最大的那顆星球飛去,有些十分自信的美麗天使,在路上不斷騷擾耶和華。要是平時耶和華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抱住那些天使,在她們的身上,狠狠的發泄一通再說。但今天不行,或者說他不敢,如果他敢那樣的做的話,他身後的三位暴虐的凶神,絕對會把他給撕成碎片。除了耶和華,那些天使還朝狂爵拋去了媚眼,能讓耶和華親自接待的人,她們還不使勁的巴結。在路上,狂爵受到的騷擾越來越嚴重,最後竟然有一位美麗的天使,把手朝狂爵的褲襠裏伸去。在狂爵身旁的小燦受不了,一掌把那個天使給抽飛,大聲喝道;“你個臭**,你竟然敢吃我哥哥的豆腐,給本姑奶奶滾遠點。”狂爵臊的滿臉通紅,他身體僵硬,對於這些調調,狂爵幼兒園還沒畢業呢。

劍神也惱怒,發出一道劍光把那位天使的雙眼刺瞎:“不張眼的東西,沒看到我孫女在他旁邊嗎?哼哼!”劍神用鼻子冷冷的哼了一下。

耶和華心裏大驚,額頭微微冒汗;“這些傢伙可真是善變,剛剛還好的,轉眼間就動手,不給別人任何解釋的機會。”

小燦揮了揮小拳頭,衝着滿頭大漢的耶和華說道:“你不建議我爺爺刺瞎她的雙眼吧?”

“不建議,不建議!”耶和華把頭點的像小雞啄米一樣;“那純粹是她不長眼睛,和劍神前輩沒有任何干系。”狂爵有點同情的看了一眼那位天使,被劍神的劍氣刺中,只怕那位天使只能一輩子做盲女了。

正是由於小燦和劍神的這一手,狂爵終於解放了,那些漂亮的女性天使,老老實實的在遠處玩耍,不敢在接近狂爵百里以內。因爲小燦把自己天神的氣息給釋放出來,不管是誰,只要進入狂爵百里以內,就會受到小燦氣勢上的壓迫。

中間那顆星球上,有一座奢華到極點的宮殿,金磚鋪路,紫水晶做成的吊燈。紅色的地毯,天空中飄落的是白色的羽毛。幾十萬位天使排成長長的隊伍,隊伍從外太空,一直延伸到宮殿大門外,紅色的地毯懸浮在空中,看起來非常美麗。

有點羅曼蒂克情調的音樂,從樂隊的口中或手中散發出來,柔和的音樂讓人不由得浮想聯翩,那音樂充滿了魔幻般的色彩,隔着很遠都可以聽得到。狂爵等人順着紅色的地毯,一直走到宮殿裏。

耶和華叫傭人給狂爵三人分了房間,然後又親自帶他們去看房間。房間很豪華,也很漂亮,天花板上掛着水晶燈,傢俱都是用香木做的,華貴漂亮的衣物。 極品美女愛上我 。再看到狂爵等人露出滿意的神色之後,耶和華才退了下去,他還要去召集天使,把光明聖盃給解除封印呢。 (求收藏訂閱和鮮花)

整整五十萬天使,站成一個方陣,這些都耶和華耗費不不少心血全力培養出來的精英,每一個天使都有着大天使般的實力。這些天使都對耶和華絕對的信仰,就算耶和華對他們說,你們從石頭縫裏蹦出來的,他們也會相信,這就傳說中的狂信徒。

一百二十八芒星陣法,遍佈方圓百里以內,濃厚的聖力,幾乎都快結成實質。耶和華站在整個陣法中間的外側,十名主神和一萬名大神,把耶和華團團圍住,在他們的腳下,是用上好的神石,鋪成的地板。神石上面刻着玄奧無比的圖案和花紋,還有一些不知道用來做什麼的溝壑。

沒解封的黃金聖盃,被放在陣法中間的玉柱上,看起來沒有多大變化。

狂爵和劍神站在千里外的山峯上,僅僅的盯着那裏,小燦在旁邊玩耍,他可不關係那個,畢竟要死很多天使,她不敢看。

五十萬名天使舉起懸浮在他們身前海碗,張口把裏面紅色的液態給喝了下去。那紅色的液態是一種極爲歹毒的藥水,就算是神人沾上,一不小心之下,也會神形俱滅。

五十萬名天使帶着滿臉滿足的笑意,緩緩閉上了眼睛,恐怖的毒液開始發作。他們的雙腳開始化爲血水,無邊的痛苦侵襲着他們,一點一點的把他們的肉體化成血水,注入到陣法裏面。

站在山峯上的狂爵,撇撇嘴,小聲的嘀咕道;“到手有兩把刷子,一般人被這樣折磨死,那個不是怨氣沖天,化爲怨靈。可是這些人不但忍住了痛苦,極端的痛苦還讓他們的聖力暴漲幾個階層,信仰還真堅定。見鬼,他們的血液都帶有絲絲的金色,這豈不是成神的標誌嗎?”

劍神嘴裏叼着一根草芥,耷拉着腦袋,有氣無力的說道;“這個該死的雜種,他竟然可以擁有這多的狂信徒,看樣他不簡單啊……..”

五十萬名天使的血液,緩緩注入到他們腳下的陣法裏,用祕法把他們的聖力,提升到無限接近神人的程度。帶有絲絲金色的血液,按照古老的痕跡在陣法裏流動着。懸浮在空中的乳白色聖力,被快速吸收到血液裏,然後血液開始蛻變,變成亮晶晶的金黃色,這已經算是神血了。

站在中間的耶和華盤腿坐下,大聲的吟唱道:“這些都是我最忠誠的手下,也是我最忠誠的夥伴,他們的死我很痛心。但爲了我們天使光明的未來,一切都是值得的。各位請放血吧!”耶和華伸出右手,帶頭把左手的血管給割斷,金黃的血液,就像融化後的黃金一樣,特別粘稠。圍繞耶和華的神使,也盤膝坐下,然後割斷自己的血管,任由着血液流進神石上的溝壑裏。

觀看的天使,同耶和華一同吟唱起來:“光明真神的手印,天地初開的鴻蒙,我是您最爲誠懇的信徒。用天使的靈魂,用神的血液,用那無邊的吟唱和祝福,請求您,解開那永恆的禁錮,讓光明重現籠罩在世間。您的光輝…….”伴隨着吟唱聲越來越高昂,那些金色的血液,慢慢的飄浮起來,一個個用血液組成的古老神文,懸浮在空中。耶和華大喜,不顧腦袋的眩暈,加緊放血的速度,同時更加賣力的吟唱起來。

古樸玄妙的神文,朝放在玉柱上的光明聖盃飛去,然後融入進去。

小燦擡起頭來,看着漫天飄浮的神文,眉頭皺了起來:“好想有個大傢伙,在未知的地方,遙控這裏的一切。見鬼,似乎好像他們這個本宇宙的,這不可能啊,在我的家鄉,那些隱藏自己實力的老變態,也不及這躲藏起來傢伙實力之萬一。”

狂爵疑惑的看向小燦,問道;“妹子,你有什麼發現嗎?見鬼,我僅僅只能感覺到了,一種無形的氣勢籠罩在了這裏,其他一無所知。”

小燦搖了搖頭;“也許是我感覺錯了,怎麼可能會出現那種級別的高手呢。“小燦用力的晃了晃腦袋,把腦袋中那可怕的想法,給晃出腦外。

劍神躺在樹枝上,眯着眼睛看着這一切,他心裏也震撼不小:“這些虛僞的傢伙,還真有點本事,只是很可惜,這股力量是借來的……..”

漫天的神文,有續的朝光明聖盃飛去,漸漸的,聖盃懸浮起來。神文落在聖盃上,並沒有隱去,而是化成極爲細小的,用肉眼絕對看不到的神文,刻在了聖盃上。神文落去的速度越來越快,光明聖盃那土黃色難看的色澤,也退去的越來越快。

入眼望去所有的天使都在吟唱,沒有任何的道理,他們的功力化成一道道凝結的聖力,朝光明聖盃射去。那一道道的聖力,懸浮在光明聖盃的周圍,化成了一粒粒的白色光點。看起來異常美麗。

伴隨着最後一個神文刻在聖盃上,聖盃終於解開了封印,變成了金黃的色澤。聖盃就像初生的孩子一樣,懸浮在空中,散發着柔和溫暖的聖光,普照大地。

狂爵體內的戰艦興奮的渾身發抖,看樣這個聖盃的品質不低。而劍神手裏的金元劍,則徹底被壓制住了,但處於對不屈的精神,金元劍還是不斷的跳躍着,試圖反抗那股威壓。

這一切似乎還沒玩,狂爵心中隱隱不安起來,他能夠感覺到,虛空中那股氣息越來越明顯。

那些沒有用完的神血和留在陣法裏的神血,集合在了一起。 我真不是超級大明星 ,明明已經結束了,可是他手上的血液還是流個不停,就算他想用聖力修復傷口,都不行。耶和華心想:“這也許是真神的意思,也就不在反抗,做出大義凜然的樣子來。”反正死就死吧!

不多時,耶和華的臉色就雪白如紙,他周圍的那些主神和大神,全都被吸乾了血液。不止血液,就連靈魂和所有的精氣,也被吸的一乾二淨。那些吟唱的天使,感覺自己體內的聖力不斷流逝,心裏大駭,但此時他們想停,卻停不下來。

終於在耶和華也快要完蛋大吉的時候,停了下來。虛空中那股隱藏的氣息,已經非常明顯,至少狂爵能夠感覺出來,這個人的實力只怕比天尊還要強悍三分。(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精彩內容等着你!)

‘嘩啦啦’那些脫力的天使,全掉了下來,摔得半死不活。

閃爍着刺目金光的血液,發出‘咕咚咕咚’的聲音。粘稠的血液以一個奇怪的姿勢,朝一起聚集,最後變成了一個神格,一塊散發着古神氣勢的神格。金色的神格化成一道流光,射進了躺在地上耶和華的眉心。一剎那無數威力強大的神術,鑽進了耶和華的腦海裏,那塊神格迅速和耶和華本身的神格,融化在一起,形成一個威力更加巨大的神格。

神格是西方神話世界裏,最爲重要的東西。只要有一個神格,哪怕就是一個凡人,也可以瞬間成神,而且不用擔心有什麼後遺症。東方神話世界裏雖然有醍醐灌頂之法,但害處頗多,在這一點上,卻是東方的不足。可也正是因爲這樣,那些古老的修士,才能上體天心,最終求得大道,揮手間可以調動整個宇宙的力量,卻是要比那些神厲害太多了。

隱藏在不知名宇宙位面的傢伙,慢慢的把氣息收了回去。狂爵心頭的那種不安略微減少一點,但還沒有真正排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