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那乳白色的氣旋似乎也是從這裡出現的。

他驚疑不定的看著林奕,臉上流露出複雜的神色。

林奕身上的並不是魔力,那是另外一種力量,而且比魔力高級。

林奕身上怎麼會有這種力量?

林奕身上的氣旋漸漸的消散,化為一絲絲氣絲融入林奕的身體裡面。

隨著這些氣絲的融入,林奕的皮膚泛起一圈光韻,頭髮也變得長了一些。

穆長青眉毛一挑,然後撇撇嘴。

……

林奕昏迷了,意識來到一片奇異的世界中,這是一片平原,到處都是綠油油的草地。

在他的面前,有一顆參天大樹,真正的參天大樹,聳立雲霄,樹上的一片樹葉都比他大。

更詭異的是這顆樹是金色的,不論是樹榦還是樹葉,都是金色,宛如黃金,璀璨奪目。

林奕一臉茫然,根本不知道什麼情況。

突然,一陣風吹過,一片葉子緩緩地落了下來,最後落在林奕的面前。

林奕微微愣了愣,然後蹲下身,看著這一片樹葉。

這樹葉都有小汽車那麼大,樹葉紋理清晰,並且散發著一股讓人心曠神怡的氣息。

林奕伸出手去觸摸樹葉,指尖剛剛碰到,他就急忙收了回來,就好像這並不是一片樹葉,而是一塊燒紅的鐵塊一樣。

抬起頭,看著這顆參天大樹,林奕皺了皺眉。

在剛剛碰觸樹葉的一瞬間,他知道了一些東西。

這裡是他的精神世界,這顆黃金樹叫世界樹。

世界樹要他坐上這片樹葉。

林奕沉吟一會,邁步踏上樹葉。

當他站在樹葉上,一陣風吹拂而來,帶動樹葉飄起來,向大樹頂端靠近。

車子大小的黃金葉子馱著林奕,以螺旋式方法向圍繞著世界樹的樹榦,向頂端進發,這期間林奕一直在看著世界樹。

這顆樹上散發出來一種類似於魔法元素的能量,這些能量擴散開來,滋養周圍的東西。

樹葉馱著林奕來到樹頂,一間小木屋出現在眼前。

木屋不是很大,看著也就一百多個平方而已。

木屋是建在黃金書的主幹的最頂端,被巨大的樹葉遮蔽,再加上木屋它本身也是金黃色的,不仔細看還看不出來。

林奕來到走下樹葉,緩緩地靠近木屋。

然後他在木屋屋檐下看見一塊牌匾,那上面寫著龍飛鳳舞的四個大字。

『萬界書屋』!

林奕看著這四個大字,眉毛一挑。

『萬界書屋』?!

它在自己的精神世界裡面?

林奕懷著疑惑好奇的心情,來到書屋前,抬起手就去推書屋的門。

咯吱!

書屋的門被推開,一道刺眼的金光才被推開的縫隙射出來,刺的林奕下意識閉上眼睛扭過頭,好半響從緩過來。

外面看著不是很大的書屋,裡面卻內有乾坤,看的林奕目瞪口呆。

一眼看過去,全是金光閃閃的書本,整整齊齊的擺放在金色的書架上。

書架非常多,都整齊的排列,從門口一眼看過去,都看不見盡頭。

「這得有多少本啊!」林奕不禁想道

這個時候,一本厚厚的黑色書本從書海中飛出來,漂浮來到林奕面前。

黑色書本的封面是一朵蓮花,不過卻沒有顏色。

書本翻開,潔白的紙上什麼字都沒有,林奕疑惑間,一行字出現。

『書屋之主,歡迎來到書屋,我是書屋的主事。』

「你是『萬界書屋』的主事?上一次是你和我對話的?」

林奕得到黑色手機,成為書屋的第一天,他就問了書屋兩個問題,為什麼是選擇他成為書屋之主,以及書屋的目的。

黑色書本上又浮現出兩個字。

『是的!』

得到答案,林奕有些難以置信,可他還有些事情要問。

「這裡就是『萬界書屋』?」

『是的!』還是這兩個字。

「我還以為你的本體是那個書店呢?」

『書屋之主立足之地,就是書屋所在之點。』

林奕愕然,這麼說自己在哪裡,哪裡就是〖萬界書屋〗?

「這些書是什麼情況?我都能刻印在腦海里嗎?」林奕問出心中的問題。

『非也,書屋之主之職責,乃傳播文明,並非學習。』

「傳播文明?什麼文明?」

『諸天萬界,諸多文明!』

林奕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傳播文明?說的高大上,其實還不就是賣書的。

「我可以看看嗎?」林奕問道。

『請便!』

書本自動讓開,林奕走向那些書架。

來到一個書架前,林奕抽出一本書,看見書名眉頭一挑。

《獨孤九劍》!

《獨孤九劍》不是那本有名的武俠小說《笑傲江湖》裡面的劍招嗎?

這本書難道還能學習不成?

林奕懷著好奇的心理,想翻開書本,不過無論他怎麼用力,都掰不開。

林奕鬱悶,就在此時,一股意念從書上傳來,讓林奕更加鬱悶。

《獨孤九劍》告訴他,林奕並不是它要等的有緣人,因此沒辦法打開它。

林奕又再一次印證了有過無數次的那個念頭,這些書都是大爺,不是你選擇它,而是它選擇你。

林奕將書本放入書架裡面,隨便抽出幾本,這些書名讓他特別無語。

《降龍十八掌》《天山折梅手》《六脈神劍》《黯然銷魂掌》……

這些書根本就是那些武俠小說裡面的武功秘籍嘛!

林奕繼續閑逛,然後他發現這些書都是有分類的。

分類的類別就和小說閱讀的軟體一樣,仙俠、玄幻、武俠等都有,不過擺放的並不是小說本身,而是小說裡面出現的功法秘籍。

一部小說就是一個世界,就是一個文明,『萬界書屋』就是收集這些世界文明。 沉寂在精神世界的〖萬界書屋〗中,不知不覺已經過去很久,當林奕醒過來,已經是下午三點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盞吊燈,以及呈現粉色的壁紙。

蓋在身上的空調毯也有一股很好聞的馨香,而且這股香氣很熟悉,他確定自己有聞過。

壓制住暈乎乎的腦袋,林奕掙扎坐起來,打量著周圍。

這明顯是一個女孩子的房間,周圍的物件都是以粉色為主,壁紙、地毯、床鋪、桌子、衣櫃都是粉色的。

而且在床邊,還有一隻超大號的泰迪熊布偶。

腦海中迅速浮現出自己昏迷前的記憶,下意識摸了摸右眼。

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似乎剛剛的暴動根本不存在一樣。

還有就是腦海中多出的魔法陣,讓林奕皺了皺眉。

這【木靈鎮獄】沒有攻擊力,可卻有很強的封印能力,甚至可以說是當世最強的封印魔法之一了。

還有【虛空】,此時也安安靜靜的在林奕的精神世界裡面。

僅僅只是發動『虛空之瞳』一眨眼的功夫,他的精神力和源力都透支了,所以他才會昏迷。

嘆了口氣,抬起酸麻的手臂,那種無力虛脫感還是沒有完全消散。

看著手臂,林奕皺了皺眉,似乎手臂又白了幾分。

為什麼說『又』呢?

原因就是林奕在以前也有類似的情況,每當他深度昏迷再醒過來時,皮膚就會變白。

這麼多年過去,每年都要來幾次,現在他的皮膚就是比起韓紫琳那個千金大小姐都不遑多讓。

不過一個大男人要那麼白的皮膚來幹什麼?當小白臉嗎?

搖搖頭,林奕暗自運轉《古神決》,恢復源力和精神力。

這一次運轉《古神決》,林奕感覺順暢很多,沒有一絲阻滯感。

林奕眨了眨眼睛,驚疑不定的看著自己的身體。

「看來不僅僅是皮膚,就是經脈骨骼都得到了改善嗎?」

閉上眼睛,林奕專心恢復源力和精神力。

當力量恢復到六成的時候,一陣腳步聲將林奕從冥想中給驚醒。

林奕睜開眼睛,看向房門方向。

咔嚓!

房門被推開,一身淡藍色連衣裙的穆雨走了進來,手中還端著一盆水。

穆雨一進來,就看見林奕,微微一愣,然後喜形於色,笑道:「你醒了?」

林奕點點頭,然後看了看四周,問道:「這裡是你的房間?」

穆雨點點頭,說道:「是我的房間,你暈倒了,爸爸說你中暑了,就將你帶回來了。」

林奕無語,中暑不應該是送醫院嗎?

「現在幾點了?」林奕問道。

「四點快五點了!」穆雨說道。

林奕點點頭,看向窗外,太陽已經靠近天邊了。

太陽緩慢的移動,突然一縷陽光照射到對面公寓的玻璃上,反射過來,透過窗戶,照射在林奕眼睛上,林奕下意識閉上眼睛,躲避陽光。

現在右眼似乎對陽光特別敏感,這就是使用『虛空之瞳』的後遺症?

撇撇嘴,林奕看向穆雨,不看不要緊,可這一看不要緊,林奕差一點噴血,一張臉通紅無比。

『虛空之瞳』似乎失控了,此時穆雨在他眼中,是一絲不掛的,整個人就是光著身子的。

凹凸有致的身體勾勒出動人心魄的曲線,纖細腰肢似乎只需要輕輕一抱,就能將它抱斷,一雙修長白皙的大長腿足以讓任何男人血脈噴張。

特別是此時穆雨一臉天真無邪的表情,就好像是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小仙女。

林奕猝不及防下,還真的被穆雨給弄的手足無措起來。

他並不是沒有見過,可此時卻是不一樣。

以前動用『虛空之瞳』時,他是做好了心理準備,所以並沒有特彆強烈的感覺。

可此時突然看見穆雨的身體,這種突然讓他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你沒事吧?」

穆雨放下水盆,靠近林奕,一臉擔憂的表情。

林奕瞥了一穆雨,然後急忙移開目光。

還是看得見,『虛空之瞳』失控了!

它沒有按照自己的意志關閉!

「我沒事,你先出去一下好嗎?」林奕說道。

現在穆雨在他眼中就是一絲不掛的,有穆雨在,他沒辦法靜下心來。

穆雨擔憂看著林奕,在床邊坐下,問道:「你是哪裡不舒服嗎?不舒服就說出來?」

穆雨說著還伸出手,用手背去觸碰林奕的額頭,看看是不是發燒了。

這樣近距離下,該看的,不該看的都看了,林奕獃獃的看著穆雨。

「完蛋了,穆雨被我看光了,要不要對她負責啊?應該……不用吧?」

穆雨發覺林奕用複雜的目光看著自己,詫異問道:「怎麼了?」

林奕看著穆雨清麗絕美的容顏,心中浮現一種異樣的感覺,深吸口氣,似乎下了什麼決定。

「穆雨,要不我們試試?」

穆雨眨了眨眼睛,疑惑道:「試什麼?」

「我覺得我們可以試試……!」林奕看著穆雨的眼睛,認真說道。

可他還沒有說完,門口就傳來一個聲音。

「小雨,林奕醒了嗎?我進來了噢!」

這是劉瑛的聲音,在下一刻,房門就被推開,劉瑛走了進來。

林奕在劉瑛打開房門的那一刻,就閉上眼睛,躺了下去。

『虛空之瞳』失控了,此時看誰都是沒有穿衣服的,因此他只能裝睡了。

穆雨此時腦海中還是剛剛林奕的眼神,他似乎要說什麼很重要的事情。

試試?

試什麼?

穆雨疑惑看著林奕,總感覺錯過了什麼!

搖了搖頭,看向【自己的媽媽,說道:「媽媽,我們出去吧!讓林奕好好休息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