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系統的回答令他大吃一驚:「主人,根據命運資料庫的記載,想要讓貝殼龍儘快進化,您就得餓著它才行。」

「餓著它?!」

這實在是讓人匪夷所思,准神小精靈的珍貴世人皆知,有幸得到它們的訓練家寧願餓著自己,都不願餓著它們。

最好的小精靈食物、最高級的能量方塊統統管夠,恨不得把它們肚子撐破才罷休。

「原理是這樣的。」系統解釋道,「在堅硬的甲殼中,甲殼龍體內的細胞將產生變化,身體會逐漸變得強壯,而越是缺乏營養,就越是變化得快。」

聞言,小智總算是有些明白過來,其實道理很簡單,沒壓力就沒動力,甲殼龍若是衣食無憂,再加上自身又包裹著厚厚的殼保護安全,那自然是不想再度進化了。

即使它自身想進化,可身體是誠實的,一旦得到了足夠的營養,細胞進化的速度肯定是會慢下來的。

不過給甲殼龍絕食到底有些不太好,小智決定在實行之前先問問它的意見,若是不肯的話,那也只得算了。

可就在小智剛想問的時候,甲殼龍卻是突然一動撞在了仙子精靈的肚皮上,痛得它差點眼珠子都瞪出來了。

「布尼!(混蛋!你居然偷襲!)」仙子精靈大罵道。

「不不不,是你自己叫它打的吧?」

小智適時地吐槽了一句,試圖緩和氣氛,只可惜雙方都沒聽進去,在互相瞪了一眼后,二話不說就動手開始打架。

如果是平時的話,小智自然是很樂意看看熱鬧,他從來不反對隊伍里的夥伴們爭鬥,那也算是提升實力的方法。

與其在場上被對手打敗,還不如自家人互相之間多多戰鬥,至少在丟臉的程度上,後者要比前者好多了。

然而問題是,現在的地點是在小精靈中心,小智可不敢讓它們胡鬧,連忙阻止道:「快停手!要打就換個地方打!」

可惜,打架哪有打到一半換場地的道理,因此這兩個傢伙非但沒住手,反而越演越烈。

鬧到最後竟然把喬伊給招來了。

……

在被喬伊批評了將近半個小時后,小智總算是解脫出來,可仙子精靈和甲殼龍根本沒有一點得到教訓的樣子,依舊惡狠狠地瞪著對方。

聞訊趕來的瑟蕾娜和莉拉在聽了事情的經過後,也是一臉哭笑不得的樣子。

她們本來在隔壁和各自的家人通話聯絡,可沒想到才離開沒一會兒,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仙子精靈,好久不見了,最近過得好嗎?」

莉拉對仙子精靈不太了解,只是在對戰塔的時候偶爾見過幾次,還從來沒有好好聊過。

「布尼~(你好啊,搓衣板。)」

仙子精靈揮舞著緞帶,萌萌地對著莉拉叫了一聲,當然這話語中的內容依舊是那麼惡劣。

「……」

場上的氣氛頓時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莉拉臉上的微笑依舊,可卻是顯得那麼僵硬,看上去稍稍有些嚇人。

完了!

小智嘆息一聲,他是多麼想提醒仙子精靈,莉拉和他一樣都能夠聽懂小精靈的話。

可惜仙子精靈這死作得太快,以至於小智還沒反應過來,這禁句就已經說出口了。

雖說莉拉的確是個搓衣板,不然第一次見面的時候,瑟蕾娜也不會將她誤認成男孩。

可她畢竟是個女孩子,即使脾氣再好,被說成是搓衣板,那真的是沒法再忍下去。

現在,小智能做的也只有為仙子精靈祈禱了。

「吶,仙子精靈。」

莉拉蹲下身子,笑眯眯地看著仙子精靈,看上去似乎和平常沒什麼兩樣,可小智卻明顯從她波導中感覺到,那深深的怒火。

「布尼?(什麼事啊?)」仙子精靈還不知道自己已經大禍臨頭。

「如果是好孩子的話。」莉拉突然伸手捏住它的臉,「是!不!可!以!胡!說!八!道!的!哦!」

這短短一句話,莉拉幾乎是在咬牙切齒說出來,同時還死命掐著仙子精靈的臉,好像恨不得拉塊肉下來。

「布尼?!布尼!布尼!」

仙子精靈痛得當即大喊起來,可惜在場的無論是人還是小精靈,沒一個同情它的。

即使是聽不懂小精靈語言的瑟蕾娜,也表示仙子精靈肯定是在自己作死,不然那麼好脾氣的莉拉是不會這麼生氣的。.. 最後,大度的莉拉還是原諒了仙子精靈,而仙子精靈則是對她的行為表示了嚴厲的譴責。

搓衣板就是搓衣板,做人應該要接受事實,怎麼能遷怒別人呢?

當然這些話仙子精靈只敢在心裡想想,畢竟小臉還痛著呢。

可它不知道的是,莉拉的能力和小智的波導不同,即使不說出口,照樣能感知到小精靈的內心。

因此就在仙子精靈的心裡碎碎念時,莉拉突然轉過頭來,滿含深意地看了它一眼,著實把它嚇得不輕。

不過,這回莉拉卻是什麼也沒做,只是笑了笑,而仙子精靈則是回了她一個僵硬的笑容。

自那以後,仙子精靈每每遇到莉拉就繞著走,成了隊伍中難得的笑料。

另一方面,小智和甲殼龍認真說了絕食進化的方法,甲殼龍沒有多考慮,直接便是同意了。

不單單是自身對於實力的渴望,更重要的原因,它是想早日進化成暴蠑螈,好好揍仙子精靈一頓。

畢竟甲殼龍的身體十分不方便,在剛才的打鬥中,它的攻擊根本就打不中仙子精靈,總體來說是落入下風。

從這點上來看,仙子精靈也算是做了件好事,至少是刺激到甲殼龍了。

甲殼龍被收入精靈球中,暫時有一段時間是不會出來,它將在裡面忍受著飢餓,挑戰自我,直到破殼而出的那一天。

……

在競技公園休息了一晚后,小智等人再度踏上旅程,在穿過一條捷徑冰之洞窟后,他們總算是抵達了目的地——煙墨市。

只要打敗了這兒的道館,小智的八枚徽章就算齊了,能參加二個月後的白銀大會。

想想還有些小激動,畢竟以他目前的實力,也只有大會冠軍那級別的訓練家才值得他認真對待。

此時才是上午,小智和瑟蕾娜、莉拉商量了一下,決定趁著時間還早先去挑戰道館。

煙墨道館位於煙墨市的郊外,修建在一座美麗的湖泊旁邊,整座建築物大概四、五層樓高,造型酷似豪華的莊園別墅。

或者說,這就是一座莊園別墅,至少如果沒有路邊那塊指示牌的話,無論哪個訓練家都不會想到這種地方居然是道館。

「還真是氣派呢。」莉拉打量著這座建築物,眼神中帶有一絲欣賞,「我聽說煙墨道館是由御龍家世代經營的,而他們這一族早在一千多年前就在這片土地紮根,一直延續至今。」

俗話說富不過三代,御龍一族能屹立千年而不倒,這本身就是一種實力的象徵。

「哇,莉拉你知道的真多。」瑟蕾娜驚訝地道,她也是知道御龍這個姓氏,但沒莉拉那樣詳細。

「這沒什麼,以前聽父輩談起過罷了。」莉拉笑了笑,似乎並不願意多說。

不過,小智看得出來,莉拉的出身也應該是非富即貴,從她的談吐舉止上就能看出一二,更別提那一身衣料考究的華服了。

單這畢竟是人家的私事,既然莉拉閉口不談,那小智自然也不會自討沒趣。

在按了門鈴后,出來開門的是一名白鬍子老伯,從打扮上來看,很明顯就是那種大家族特有的忠心老僕。

「您好,我是來自真新鎮的小智,是來挑戰道館的。」小智說明了自己的來意。

「原來是挑戰者,十分歡迎你們,我家大小姐正好在館內,請隨我來。」

老伯彬彬有禮地將小智三人請入道館內,帶進了一處裝修豪華的會客廳,並為他們端上了紅茶。

「請在此稍等片刻,我這就去請大小姐過來。」老伯很有禮貌地鞠了個躬后,便轉身離開了。

「哇啊,真的好誇張誒。」

等老伯走後,瑟蕾娜端著茶杯仔細觀摩著,忍不住發出驚嘆,無論是這茶杯還是裡面的紅茶,皆是上品之物。

以一家道館來說,這實在是規格之外的招待。

「對了,小智。」瑟蕾娜突然想到一件事,「不知道渡先生他現在怎麼樣了,自從石英高原事件之後,就沒他的消息了。」

小智想了想,回答道:「聽大木博士講,他好像和快龍去龍之島修行了,好像還發誓不將快龍提升到冠軍級就永不回來。」

對於御龍渡,小智並沒有怎麼關注,只是他的那個堂弟御龍燦很是令人厭煩,希望在這裡不會遇見那傢伙。

「聽你們的口氣,好像和那位御龍渡先生很熟的樣子。」莉拉好奇地問道。

「只能算是認識吧。」小智點著頭,「我曾經幫過他一點小忙,而且大木博士才和他是老朋友。」

聽他這麼說,莉拉不由地調笑道:「呵呵,人家是恨不得能巴結上天王這種大人物,你倒好,給人的感覺好像是來不及想撇清關係一樣。」

「他是他,我是我,他厲害是他的事,我做好自己就行了。」小智一臉認真地回答。

宅門賀九 「恩,說的好。」莉拉微微一笑,眼中流露出一抹讚賞,旁邊的瑟蕾娜更是面露欣喜。

自己果然沒看錯人,這樣的小智才是她最喜歡的。

「抱歉,讓幾位久等了。」

就在這時,老伯重新回來了,身後還跟著一名女性,看樣子應該就是他口中的那位大小姐了。

「請允許我為你們介紹。」

說著,老伯小心翼翼地側身退開一步,露出站在其身後的人影:「這位就是煙墨道館的訓練家,御龍椿大小姐。」

「卡布,我說過好幾回了,不要叫我大小姐,直接喊小椿就可以了。」

同喜歡守舊的卡布管家不同,這位御龍大小姐似乎不喜歡那些彎彎繞繞,這倒是讓小智想起了御龍渡。

這兩兄妹果然很像。

而且不但性格像,就連造型也大相徑庭,明明是在室內,可小樁卻是穿著藍色的緊身衣和手套長靴,更令人無語的是,她身後那大大的斗篷。

這打扮簡直和御龍渡一模一樣,小智不由猜想,莫非御龍家的人都是斗篷控?還是覺得穿斗篷出場很拉風?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口味有點奇葩啊。.. 就在小智腹誹著小椿那奇特的品味時,對方的目光卻是突然轉了過來,笑道:「你就是小智對吧?我經常聽堂兄提到你哦。」

「御龍椿小姐的堂兄,應該就是渡先生吧?」瑟蕾娜對此有些好奇,不單單是小智,她也看出來這兩人的打扮很像。

「叫我小椿就可以了。」小椿笑了笑,隨即回答,「沒錯,阿渡就是我的堂兄,他常說小智是他近幾年來看到的最優秀的訓練家。」

光是這句倒也沒什麼,旁人聽來多半覺得是客套話,不過若是由御龍渡說出來,那意義就大不同了。

小椿清楚她這位堂兄的性格,從來都是有一說一有二說二,絕不會有什麼誇大其詞。

因此,小椿對今天的道館賽是滿心期待,她倒要看看,能得到如此高評價的小智,究竟是有多大的本事。

「對了,小智,我聽說你近來收服到一隻紅色的暴鯉龍,是不是真的?」

聽小椿突然問起這件事,小智的心中不由起了警覺,畢竟對方怎麼說也和那個御龍燦是一家人。

「沒錯,是真的。」

不過,小智並沒有隱瞞,因為根本就瞞不掉,聽小椿的語氣明顯是已經知道了,之所以特意問一遍恐怕只是為了引出話題。

「那真是太好了。」小椿面露笑意,「其實,我有個不情之請,我聽說那隻暴鯉龍十分強大,接下來的道館賽,你能否派它出來?」

接著,她又連忙補充了一句:「當然,選擇權在於你,你要是覺得不方便的話就算了。」

「方便倒是沒什麼不方便,但你能告訴我理由嗎?」

小智身具海之王的力量,對於水系小精靈有著天生的親和力,暴鯉龍在他身邊只是呆了一個星期,心靈就漸漸平復下來,不會再輕易動怒了。

隨後小智將暴鯉龍傳送回研究所,拜託大木博士幫它仔細檢查一遍,就怕火箭隊的實驗有沒有給它留下暗傷。

幸運的是,暴鯉龍全身並無大礙,目前生活在研究所的湖泊中,順便讓大木博士進行一些研究。

畢竟像紅色暴鯉龍這種特例,完全可以說世間僅有,雖然大木博士對火箭隊的行為深惡痛絕,但做研究那是兩碼事。

唯一不同的是,大木博士做事有底線,火箭隊的科學家則是肆無忌憚。

「其實,倒也沒什麼特別的理由。」

小椿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旋即振振有詞地道:「我身為一名擅長指揮龍系小精靈的訓練家,自然是想和強大的龍系小精靈交手了,還請你務必答應我這個任性的要求。」

「……」

說真的,小智實在很想糾正她一點,那就是暴鯉龍雖然名字上帶個龍字,但卻並非龍系小精靈,這是很多普通人或是新人訓練家都會搞錯的地方。

不過轉念一想,小椿可不是什麼新人訓練家,她是城都地區僅此於柳伯的館主,不可能會犯這種低級錯誤。

唯一的解釋,那就是即使沒有龍系屬性,小椿依然將暴鯉龍視為龍的一員,而且恐怕不單單是她,整個御龍家的人都是如此。

不然的話,當初御龍燦為何會盯上紅色暴鯉龍呢?這就很能說明問題了。

對於小椿的要求,小智是一口答應了下來,當即就聯繫上大木博士,將紅色暴鯉龍交換了過來。

一行人在卡布的帶領下,來到了煙墨道館的大廳,對戰場地是標準的水陸兩用地形,中間建有一座四方形的水池。

「那麼,和以前一樣,這回也拜託你了。」小椿對著卡布點頭示意。

「是的,大小姐。」

卡布恭敬地應了一聲,隨後走到裁判的位置上,朗聲道:「那麼現在開始,舉行真新鎮的小智與道館訓練家小椿的道館挑戰賽。」

「比賽一共可以使用三隻小精靈,採取淘汰賽方式,當使用的小精靈全部失去戰鬥力時,比賽就算結束,只有挑戰者可以中途交換小精靈。」

見雙方皆無異議,卡布揮了揮手中的旗子,大聲宣佈道:「那麼,比賽開始!」

「刺龍王!去吧!」作為道館訓練家,自然是由小椿先派出自己的小精靈。

「墨!」

隨著一道白光閃現,刺龍王出現在場地中央的水池中,在水中豎起身子,眼睛直直地看著小智。

瑟蕾娜和莉拉一起坐在旁邊的觀眾席上,準備觀看比賽,而見著這隻刺龍王的樣子,著實把她們嚇了一跳。

「這隻刺龍王好大啊,漩渦列島大賽時看到的那隻根本就沒法和它比。」 失寵棄妃:冷皇霸愛奪歡 瑟蕾娜驚嘆道。

「畢竟是御龍家的大小姐嘛。」莉拉微微一笑,「像這種大家族,一般都會放養著許多小精靈,再經過一代代的優勝劣汰,後代的資質肯定是極為出眾。」

不單單是刺龍王,御龍家最出名的自然是迷你龍無疑,誰若是有幸能得到一隻,那真是祖墳冒青煙了。

「暴鯉龍,這場戰鬥就交給你了,加油哦。」

按照約定,小智派了暴鯉龍出來,這還是它第一次進行對戰,小智不免擔心它可能會緊張。

不過事實證明,這擔心完全是多餘的,暴鯉龍傲然挺立在水池中,俯視著強壯的刺龍王,眼神中除了濃濃的戰意外再無其他。

「恩,果然,真的是一隻很棒的暴鯉龍。」

小椿仔細地打量著暴鯉龍,不時地點點頭,心中暗道:難怪那天阿燦的火氣會那麼大,錯過這麼一隻極品的暴鯉龍,任誰都會覺得可惜。

武俠之鎮世神捕 不單單是因為異色,身為御龍家的一員,小椿自然也能一眼就看出龍類小精靈的資質好壞。

眼前的這隻紅色暴鯉龍,幾乎是每個御龍成員都夢寐以求的小精靈,只可惜它已經有訓練家了。

不過,可惜歸可惜,小椿從沒想過要強取豪奪,她雖然是御龍燦的堂姐,但兩人的性格卻是完全不像。

現在小椿唯一想做的,那就是好好地打上一場。.. 「吼!」

戰鬥剛宣布開始,暴鯉龍的威嚇特性便觸發了,它沖著刺龍王怒吼一聲,試圖擾亂其心神。

不過,刺龍王不但有著水系屬性,更有著龍系屬性,那膽子是相當大,絲毫不懼一臉兇狠樣的暴鯉龍。

甚至還和暴鯉龍互瞪起來,雙方在氣勢上可謂是互不相讓。

「刺龍王,使出水炮!」小椿率先下達攻擊指令。

「一上來就用這麼強力的絕招么。」小智沒有遲疑,第一時間展開反擊,「暴鯉龍,我們這邊也用水炮。」

「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