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白起想的更多,血鳳將血海祭煉成領域,靠着血海中的煞氣,還有無數的怨念來增強自己的實力!

那麼血鳳這麼多年喪心病狂的攻擊侵略其他種族也就明瞭了,他根本就是爲了一己私慾,而葬送了那麼多無辜的人,爲的只是提高實力!

有了這樣的想法,白起第一個念頭就是剛絕可笑,可恨,因此白起對血鳳的殺意更濃,若不是帝江的囑咐白起定會直接衝出去!

“可悲,可恨!原來你都是爲了這個,混蛋,看來不殺了你天理不容啊!”


白起能想到的事情,帝江當然也想的到,得到了血鳳的答覆,帝江更加肯定了,於是怒吼道!

“天理,實力就是天理,我有這個實力所以我就是天理,所以那些弱小的存在我想殺就殺!”血鳳聽到帝江的話,非但沒有趕到殘酷,反而臉上的傲然更加濃郁!

“喪心病狂的畜生,今天定要殺了你!”后土此時更加憤怒,比任何人更加憤怒,從古界化身七道就可以看出,后土是善良,仁愛的,所以對於血鳳的做法,他更是深惡痛絕! “哈哈,是嗎?那你也要有實力殺了我才行啊!”血鳳癲狂的笑聲,更是讓后土面色鐵青!

“大哥,動手吧!”

后土俏臉冰寒,眼神厭惡的看着血鳳,聲音中壓抑這無盡的怒火!

“動手!”


帝江本就對血鳳惱怒萬分,聲音冰冷的說道!

“吼吼!!”

彷彿接到了命令,又彷彿被血鳳的話激怒,十二魔神怒吼的發動了攻擊!

雷電、風刃、骨刺一股腦的攻向了血鳳,面對神魔的攻擊血鳳依然不懼,手臂揮動間,翻涌的血浪就將血鳳圍在中心,擋下了所有的攻擊!

但是這不過是魔神試探的攻擊,所以血鳳依然保持着警惕!

果然!

一波攻擊過後,十二魔神施展的規則之力,漸漸化爲各自的領域,然後直接壓下去!

空間領域。時間領域、雷霆、狂風、十二祖巫掌控的領域全部落下!

並且不斷的融合到了一起,面對這恐怖的領域攻擊,血鳳心中也是驚駭不已,在這樣的攻擊下,血鳳也感覺到了危機!

那是死神在靠近的感覺,十二祖巫可都是主宰級的存在,他們的領域能夠威脅到血鳳並不意外!

十二祖巫的領域融合到一起,不但擁有他們所有的能力,而且威力更是強大!空間的吞噬之力,時間的禁錮之力,所有的能力疊加到一起,血鳳的身體直接被禁錮,而在所有領域中,讓血鳳最爲驚懼的卻是強良的雷霆領域!

雷霆中的雷霆之力,本就是至剛至陽之力,正好剋制血鳳的陰煞之力,隨着雷霆加身,在血鳳的身上直接形成一個雷霆化成的鎖鏈將血鳳捆住!

隨着雷電的入體,血鳳身體驟然出現了腐蝕的現象,看到這一幕,衆人心中都是一動,看來消滅血鳳並不難!

血鳳仰仗的就是血海,只要將血海還有血鳳禁錮住,那麼消滅他不過是時間問題,就是靠雷霆不斷的侵蝕,衆人相信也會將他侵蝕乾淨!

“嚦嚦!!”

被捆住的血鳳口中驟然發出,淒厲的鳳鳴聲,聲音中滿是痛苦,只不過他的聲音不想普通鳳凰那般祥和,反而滿是兇歷之聲!

然後在衆人驚異的眼神中,血鳳身體血芒大作,然後慢慢化爲一頭渾身血紅的鳳凰,渾身散發着狂暴兇殘的氣息!

這就是血鳳的真身,恢復真身的血鳳,驟然掙脫了魔神的束縛,然後雙翼揮動,將整個血海都攪動!

最後直接將十二祖巫還有魔神淹沒在其中,而祖巫在血浪捲來的時候,帝江就施展空間之力將血浪擋在外面!

可是血浪的侵蝕力太多恐怖,帝江的空間之力竟然有中被侵蝕,消散的狀況!

而反觀處於血水中的血鳳卻是如魚得水,不但身體上的傷害恢復了,而且氣勢更加濃厚!

而這樣此消彼長的情況下,十二祖巫只會越來越危險,形式極速逆轉,共工臉色一黑,語氣有些無奈的說道:“這血海中的煞氣太濃,空間之力抵擋不住啊!”

“大哥融合吧!我就不信以盤古之身都殺不死他!”聞言,厚土沉吟着說道!

“好,融合!”

聽到共工和后土的話,帝江毫不猶豫的下打了決定!

白起聲音落罷,衆人在次默唸咒語,十二尊神魔的身體漸漸虛無,然後向着中間融合,隨着十二祖巫咒語越念越快,十二魔神終於融合到一起!

融合後的神魔和之前文帝施展的化身盤古的模樣一般無二,不過這個神魔所化的盤古更加真實!

不怒自威的眼神,霸氣的外形,右手握着一把,刻滿玄妙符文的巨斧,整個人宛如盤古再生一般!

神魔盤古身上散發着混沌的氣勢,然**着巨斧的右手不斷舉起,同時左手也握上斧柄,魔神盤古的動作卻很慢,但是每一個動作卻都有種玄妙的氣息!

而且隨着雙手中的盤古斧不斷高舉,魔神盤古身上散發出霸絕天地的氣勢!

然後,盤古斧不斷落下,速度快速異常,只是一個瞬間就劈到了血鳳的身上!

而血鳳自從魔神盤古一出現,就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能力,只能眼睜睜的看着盤古斧不斷的落下,然後劈到自己的身上,更是提不起一點反抗的念頭!

而這就是魔神盤古的威勢,不過是魔神所化,就可以將血鳳威懾,若是真正的盤古再生又將是如何強大!

而魔神盤古的這看似平凡無奇的一劈,就是盤古開天闢地的那一斧演化而來,血鳳如何能夠抵擋的了!

“嚦嚦!”

血鳳驚恐的等待着死亡的臨近,發出淒厲的叫聲,他只希望這一擊可以在自己的極限之內,若是不然自己恐怕就真要化爲灰飛了!

“嘶!”

盤古斧劈到血鳳的身上,發出撕裂的聲音,血鳳的身影就這麼化爲兩半,然後掉落到血海中!

“死了!我就說他肯定抵擋不了這一招!”

看到血鳳被劈死,后土驚喜的說道!其他祖巫同樣露出了驚喜之色,唯有帝江有些沉思的皺着眉頭!

“不要大意,事情沒這麼簡單,你們看這血海依然沒有褪去?若是他死了的話,這血海失去了控制肯定會褪去!”

帝江沉吟片刻,謹慎的說道!

聽到帝江的話,衆人心中頓時一驚,暗道:大意了,這麼簡單的事情都沒發現!

可是看向血鳳化爲兩半的身體,共工猶豫着指着血鳳的屍體道:“可是這個怎麼說?”

“別大意,等等看,傳說中鳳凰可都是有着涅槃的能力,我想這血鳳應該也有這個能力!”

帝江的聲音頓時打消了衆人的疑慮,共工更是不滿的道:“若是這樣的話,這血鳳豈不是殺不死了?”

“不會的,就算再強也不可能有這種能力,肯定會有某種弱點,或者他的身體存在某種極限,我們的攻擊並沒有達到他承受的那個極限!所以若是不行,只有使用那一招了!”

帝江毫不猶豫的回答一聲,然後分析道,只是說道最後一句話時,語氣有些苦澀,而其他祖巫聽到最後臉色也變的複雜起來!

“可是這樣的話,不僅咱們會重創,在此陷入沉入,就連載體也會重創,重者更會失去修爲,永遠無法修煉啊!”

所有人都明白這樣做的後果,但是卻沒有人反駁,因爲想要除掉血鳳這已經稱爲最後的手段,只有后土不忍的輕聲說了一句!

“后土,我們知道你心地善良,可是事到如今,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可若不殺了他,如可對得起,咱們那些族人,如何對得起被他害死的那些人!”聞言,玄冥深深的看了眼后土,全解一番,然後繼續道:“而且若是不這麼做,就沒辦法將它消滅,那麼以後他將會害死更多的人啊!”

聽到玄冥的話,厚土面露痛苦之色,孰輕孰重厚土也明白,於是聲音苦澀的道:“那就這麼做吧!” “果然如此!”

十二祖巫看着血鳳的身體上血芒一閃,就漸漸的融入到血海中,帝江輕吟一聲,然後又道:“做好準備吧,我這就喚白起過來!”

小嬌妻:大魄力 ,心中就充滿了震撼,直到血鳳被一斧劈爲兩半,白起依然處於震驚之中,這就是盤古,開天闢地的盤古,饒是強大如斯的血鳳,竟然就死在這一斧之下!

“白起出來吧!”

白起還沒有從震驚中反映過來,帝江的聲音就在白起的腦海中還響起,白起平復下心神,身體一動就出現在帝江的面前!

“巫祖,這血鳳就這麼死了麼!”白起一出現就不可思議的說道!

“沒有,如果他死了這血海死去操控,肯定會平息下去,而現在卻沒有,所以我斷定他定然沒死,也就是說他施展了涅槃神通,所以還會復活!”

帝江搖搖頭,語氣嚴肅的說道,而白起聽着,心中卻是更加驚駭,於是脫口道:“那不就殺不死他了麼?”

“不,我們推測他的涅槃應該存在一個極限,只不過我們的攻擊仍然達不到,所以叫你出來!”帝江否定了白起的認知,然後解釋到!

聽到帝江的話,白起心中一喜,只要有辦法殺死就好,但是聽到後面一句,白起剛剛轉喜的情緒,頓時又冷卻下來!

“我,巫祖,你不是在開玩笑,你們都殺不死他,我又豈會有這個實力?”聽到帝江的話,白起自嘲的說道!

“你自己當然不行,不過還有我們啊,我們還有一個神通,名爲魔神十二轉!

而這個神通想要施展必須一個載體,而現在唯一適合做這個載體的就是你!

我們會將我們的修爲和感悟轉給你,而你就會疊加我們所有人的實力,每疊加一次,你的實力就會提高一分,等我們十二人的修爲全部轉給你,那麼你的實力定然大進,擊殺血鳳絕對沒問題!”

帝江耐心的給白起解釋一遍,語氣中有些興奮,不過眼底深處的一絲苦澀卻被白起捕捉到!

“這個神通沒什麼副作用吧?”看着帝江眼中的那絲異樣,白起遲疑的問了出來!

而白起心中已經認定這個功法絕對有問題,十二祖巫想要施展肯定會付出什麼代價!

“你猜的不錯,使用這個神通之後,我們又會變成之前你見到我們的模樣,再次進入沉睡,而你的根基也會因爲這麼多能量的衝擊受到損傷,所以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帝江見白起猜到了,坦然說道!

“沒有別的辦法了麼?”聞言,白起遲疑的說道,心中卻實在不想使用這個辦法,不過白起並不是擔心自己,而是不想十二祖巫就這變成之前那副模樣,畢竟這些日子的接觸他們也是有感情的!


“沒有!”在白起期待中,帝江的話語直接將白起的希望打滅!

但是越是這樣白起反而越冷靜下來,心思急轉,白起忽然想到一個辦法,若是這個辦法可以成功的話,那麼不僅可以將血鳳殺死,還能讓自己實力大進!

於是白起語氣激動的道:“各位巫祖,其實我還有個辦法,倒是可以一試,若是 不行的話,在用你們的辦法如何?”

“哦?”

聽到白起的話,祖巫的眼睛都是一亮,帝江問道:“說說看,什麼辦法!”

“我還有一個神通,獸變!而這獸變就是不斷的吸收妖獸的血脈和修爲,提升自己實力的辦法!

所以若是各位祖巫可以將血鳳禁錮的話,不妨試試看,我就不信將它血脈吸收掉它還能復活!”白起語氣有些激動的說道!

“獸變!聽起來到時可行,妖族最重要的就是血脈,一旦血脈受損那就會造成很大的創傷,要是血脈被吸收殆盡,那麼必死無疑!

不過你這獸變只是對妖獸而言,他已成妖還能行嗎?”帝江聞言分析着,眼中也露出一絲神采,可是最後還是不放心的反問道!

“我想應該沒問題,他就算成妖,也改變不了他是妖獸的事實!” 三無丫鬟上位記

“大哥,就讓白起試試吧,咱們修爲損傷沒什麼,還可以恢復,要是白起受創的話, 面具嬌妻 ,你讓他怎麼活!”

聽到白起的話,后土哀求到,她本來就不想用魔神十二轉,如今聽到白起有辦法,就彷彿抓住了希望!

“是啊,大哥快決定吧!”共工也催促一聲,帝江聞言道:“那好吧,就試試吧,等下若是血鳳復活,咱們合力將它禁錮,然後以魔神盤古鎮壓,這樣才能保證白起不會受到打擾,之後就看白起的了!”

“好!”

“知道了,大哥放心!”

聞言,見帝江同意,十二祖巫認真的應了下來,而白起心中更是感動,從后土還有帝江的口氣中,白起都感受到了濃濃的關切,所以白起祈禱,這次一定要成功!


接下來衆人就警惕的盯着,血鳳消失的方向,做好了準備,就等血鳳出現,然後一舉將他禁錮住,絕不給他反映的機會!

在衆人的等待中,血鳳屍體消失的地方漸漸泛起一個旋窩,然後一個血鳳的虛影浮現出來,只不過他的雙目卻是緊閉着!

隨着血海旋窩極速的運轉,血鳳的身影也漸漸凝視起來,血鳳的雙眼驟然睜開,兩道血芒閃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