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王曉琴嫁進來幾個月的時間,也摸清了封華的人際關係。

她跟草甸子裏的蔡老太太親,認了她當幹奶奶。那他們也得跟蔡老太太親纔對!

所以王曉琴拉着封大貴,硬着頭皮跟蔡家走動起來,哪怕這裏面住着封大貴的前岳家!

她也堅持往來,不時地來送點東西過來。都不貴重,地裏的蔬菜,家裏的鴨蛋兔子什麼的。

·······

大家都知道吧,脖子以下不能描寫,圍繞着這個主題,開了個學步車,我的心都到嗓子眼了,風險真的很大。所以不要嫌棄沒有肉,現在是連湯都不許有的時候,只能喝清水。 王曉琴的善意表達地足足的,結果發現蔡老太太很好相處,就連張家人也沒有封大貴說得那麼傲慢兇惡高不可攀,都是很有文化很有禮貌的人。

見到他們沒有惡語相向,都很客氣禮貌。

後來張國單獨跟封大貴談了一次,之後封大貴的臉色就好了許多,見了王家人也不彆扭了,來蔡家來得更勤了。

他也沒什麼地方去了….親媽親兄弟都生分了,半夜想想,也覺得自己很孤單,所以沒事往蔡家湊湊熱鬧,似乎也不錯。

封華跟他打了個招呼,衆人一起熱熱鬧鬧地吃了晚飯,就聊天地聊天,織毛衣的織毛衣,打牌的打牌。

人多了就是熱鬧。

蔡老太太也不自閉了,也不喜歡清靜了,正給幾個小孩子講故事呢,臉上全是微笑,人看着又年輕了好幾歲。


氣氛其樂融融,衆人都覺得這日子是前所未有的輕鬆。

屋裏這些人,曾經都是高官,人生的前幾十年都在奮鬥,現在終於閒了下來。

特別是現在外面風風雨雨的時候,蔡家的小院就像一個避風港,他們可以站在屋裏,安靜地看着外面的暴風驟雨。

這寧靜就顯得格外難得和珍貴了。每個人都不覺得未來迷茫無望了,一家人能平安團聚,就是最好的生活了。

外面多少人qi離子散家破人亡的?

尤其是經歷過分離的王家人,格外能體會。所有他們現在特別珍惜現在的生活,在聽蔡老太太說了對他們未來的安排,簡直驚喜到不敢置信。


他們以爲跟封華來了北方,日子也會過得很窘迫,不但是日常生活,還有政治生活。

他們畢竟是“黑幫”份子。

結果蔡老太太告訴他們,過幾天給他們家單獨蓋兩座房子,還是磚房,也不用他們出錢。

作爲蔡老太太的親孫子,又遇到了困難,蓋房子錢蔡老太太出了。

這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張家告訴他們,這裏沒有什麼政治生活,批鬥什麼的,基本不存在!就是有,也是裝裝樣子,不用害怕,這裏的人不興那一套。

這簡直讓所有王家人都熱淚盈眶。

人生啊,真是大起大落,峯迴路轉。

現在幾個都要蓋房子的人正聚在一起,商量着房子怎麼設計,都需要打什麼傢俱。

封華不在的一天裏,王家人連宅基地都選好了,就在周家人旁邊。

專業人士方遠也被拉了過去,給他們出謀劃策。

封華卻被封大貴拉到角落裏,小聲道:“給你王姨把把脈。”

正常把脈自然不用這麼鬼鬼祟祟,封華看着他:“又來了,生了女兒要扔掉嗎?”

在老封家的時候,每次劉小麗懷孕,封老太太都念叨着,生下女孩就扔掉。

好在封大貴和劉小麗還有做人最後的底線,哪怕連生了7個女兒,他們也扛着壓力沒有扔掉。

雖然生下來之後也沒怎麼善待,但是好歹沒扔到野外去喂狗。

爲了這一點,封華前世忍了他們十分,今生也能讓他們三分。

現在生了孩子,自認養不活,掐死扔掉的都不是新聞。

wωω•ttκan•¢ ○

“哪能呢!”封大貴知道封華是在開玩笑,也不生氣:“這回如果還是女兒,我一定好好待她。”

王曉琴的臉色明顯鬆了一些,她這幾個月也聽說了封大貴之前的所作所爲,除了能賺錢肯吃苦,還有一點就是重男輕女,對女兒不好。

她就怕自己生了女孩,也是一樣的待遇。現在有了封大貴的保證,她的心裏踏實了許多。

封華把手搭在王曉琴的手腕上,幾秒鐘之後沒有賣關子直接道:“女孩。”

說完都有些感嘆她爹這個命了,愛生女兒,這是命犯什麼?

封大貴和王曉琴臉上都閃過一絲失望,他們嘴上說着男孩女孩都一樣,但是到底不一樣。

50年後依然有人重男輕女,就不要說這個時候了。

封華也沒批判他們什麼,而是鼓勵道:“沒關係,王阿姨還年輕,你們繼續努力。”

比她大不了2歲的王曉琴紅了臉。

封大貴也有些尷尬,哪有這麼大姑娘鼓勵父母多生孩子的?又不是小孩,童言童語要弟弟妹妹,她自己都是結婚的人了。

神奇寶貝之開掛人生 。想到這個,封大貴說道:“趕明兒你去看看你大姐,她又有了,再過幾個月就生了。”

咦?這個封華還真不知道。她跟封美華的關係雖然改善了,但是也沒到親親熱熱好姐妹的地步,她又是上學又是往外跑的,倒是很少去看她。

封美華也沒有空來看她,家裏地裏那麼多活,再加上一塊3個孩子,她伺候的稍微上心些,就一刻不得閒了。

所以她即便想去找封華聊聊天,都有心無力。哪怕昨天就聽說封華回來了,但是因爲春耕忙,又是孩子又是懷孕的,一天下來她只想睡覺,多餘一步也走不動了。

封華看看天色,正常人家這個時候都休息了。

“明天就去。”封華說道。

“還有,說好的鴨子還在吧?什麼時候能給我?”封大貴又道。

除了孩子,他就關心鴨子了!兔子的財路已經讓他斷了,沒有大規模繁殖,養大的兔子都吃掉了。

現在就指着鴨子發財呢。

“5月份再給你,現在給你你也養不活。”封華說道。

щщщ◆ Tтkā n◆ ¢ O

“有就行有就行,現在別給我,別給我。”封大貴連連道。

其實他就是想知道說好的鴨子還在不在,在他就放心了,並不想現在就要。

現在給他鴨子,就得餓死,外面青黃不接,河裏的冰剛剛化凍,鴨子沒法下水,就沒法散養。

“還有,村裏好多人都找我,想買鴨子…這個怎麼辦啊?”封大貴問得比較猶豫。

這個事情他們之前早就商量過了,種蛋已經高價賣給村裏人了。現在村裏許多人家小鴨子都浮出來了。

不過數量都少,四隻五隻,十來只的樣子,自己家吃蛋行,賺錢就不行了。

但是他們故家屯的人,心就比較大了,什麼時候都想着賺大錢!無奈兔子之後就再也沒有機會。

封大貴去年一個夏天的操作,又讓他們看到了賺大錢的希望,心都跟長草一樣,沒事就來求封大貴。

各種好話都說盡了,說得封大貴都不好意思拒絕了。

但是他知道封華好像不待見村裏人,所以他還得問問封華。 封華確實不喜歡他們,但是也說不上討厭。

當初金家的事情,讓他們在背後說她壞話,說到底,都是人之常情。

他們並不知道她爲他們做過什麼,倒也說不上忘恩負義。

所以看在錢的份上,封華可以原諒他們…..

“行啊,一隻10塊錢。”封華說道。

封大貴吸了口涼氣,10塊錢一隻?現在可不是三年困難時期的時候,再加上他們本地有無敵聯盟鎮守着,氣氛還比較鬆泛,黑市價並沒有飆上來。

一隻成鴨頂多兩三塊錢,封華給他的就是這個價錢。10塊錢一隻,有些黑啊。

“等到秋天落雪了,我再回收,也是1只10塊。”封華說道。

她又想到個賺錢的好主意…現在她手裏可是有了一個規模龐大的食品廠了,再自己開一個肉食品分廠,完全沒問題。

而在空間裏自己繁殖鴨子,她可沒那閒工夫,還是跟兔子一樣,放出來讓他們養吧。

“你回收?原價收?那行那行!”封大貴立刻道。這樣就等於白給他們鴨子讓他們賺一些鴨蛋,“借鴨生蛋”,那是10塊還是8塊就無所謂了。

說實話,冬天落雪的時候一塊殺了500只鴨子,賣出去也是很費勁的,吃苦不說,危險不說,還賣不上價,不如自己吃了。

可是吃了又心疼,又吃不完。500只,一天一隻都得吃1年半。

還是這樣賣給封華省心。

“鴨蛋我也回收,1毛錢一個。”封華說道。

相信“大興安嶺”牌鹹鴨蛋,又得風靡市場,所以比市價高几分,絕對沒問題。

她打算做成精品,5毛錢一個。等風聲緊的時候過去,就漲到1塊~

本地沒有受到衝擊,政治、民生都穩定的好處又來了,家家手裏都有點閒錢。

資本家手裏更有錢。

無敵聯盟抄家的時候很文明,只抄了“四舊”物品,現金沒有抄,黃金收上去也都給他們按照市價折現了。

所以高價肉食品不愁銷路。


封大貴的眼睛已經亮了,1毛錢一個,幾乎比市價高出了1半,那他的收入也能翻倍了!

他閨女就是大財神!

封大貴帶着王曉琴開心地走了,他得去跟村民們分享這個好消息,也讓他們知道他在封華面前是說得上話的!捧他就對了!~

樑青山馬上就得到了消息,顧不得天黑就找了過來。

封華回來了他昨天也知道了,馬上就來蔡家了,可惜那個時候封華又跟着方遠去了方家,他沒遇上。

今天中午他又來蔡家看一眼,也沒遇上。上門去找?在知道方遠也回來的情況下,他聰明地沒有去。

他打算明天再來。可是現在等不到明天了,他得確定一下傳言是不是真的,如果是,那又是一場大操作,行不行啊?


他不懷疑封華行不行,他懷疑他自己行不行?

他被封華當初形容的世道嚇住了,他又不怎麼出村子,還真以爲外面那麼亂呢。

那樣的話,又折騰出那麼大的場面,兜不兜得住?

“沒問題,放心吧。”封華說道。

“行!”樑青山一拍大腿,幹了!反正他是兜不住的,封華能兜住,就行。

“那你要是沒問題的話,咱們大隊別的小隊,能不能也沾點光?”樑青山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