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時吃完飯上樓的董雅寧,同樣也看到了這條新聞,一臉恨鐵不成鋼低聲說了句:「簡直就是爛泥扶不上牆的廢物!」這個節骨眼鬧出這種事情來!

從尋夏房間出來的唐坤遇到董雅寧,被董雅寧叫住,「給我倒杯水。」

「是。」

從會所出來,凌可萱開車把魏勝勉送到自己的住所,一路上魏勝勉昏昏欲睡,到了住所以後,人基本就不醒人事了,凌可萱把魏勝勉攙上樓以後,還沒放下魏勝勉,魏勝勉兜里的手機就響了。

把魏勝勉丟到床上后,凌可萱摸出魏勝勉兜里的手機,看到是紀佳夢打來的電話,直接把電話關機,站在床邊的凌可萱望了眼床上那個奪走她第一次的男人,心裡既是惱怒又是羞憤,她不會讓自己的付出沒有收穫的,為了江別辭,她什麼都願意干。 只不過,蘇凜沒想到,穆穎兒這般識大體,讓蘇凜竟然有幾分不好意思!

車子到了蘇凜口中所說的商場,蘇凜將車子停在路邊。

穆穎兒看著他,等他下車。

蘇凜卻在等著穆穎兒下車。

兩個人大眼瞪小眼的看著對方。

班上,穆穎兒才臉色難看的開口道:"蘇凜,你不陪我下車去看看嗎?我對這邊不是很熟悉!"

蘇凜平靜的開口道:"穆小姐,實在不好意思,我沒有陪女人逛街的習慣,你隨便換一身衣服就行,只要別這麼扎眼,不然的話,你在街上,肯定會被當成熊貓圍觀的!"

穆穎兒的神情有幾分難以置信:"不會這麼嚴重吧,我在我們那邊,一直都是這樣穿的!"

蘇凜看了她一眼:"你也說了,是你們那邊,不是我們這邊!你在南希市,就跟保護動物一樣稀少,明白嗎?"

穆穎兒聽著蘇凜的話,無奈的嘆口氣:"那好吧,你在這裡等我一下,我下車去買一身衣服! 哄你入我相思局

蘇凜點了點頭,面無表情的看著車子前方。

穆穎兒一下車,她就立馬體會到了蘇凜話里的意思。

幾乎是每走兩步,都會有人對她指指點點,好像她幹了什麼壞事一樣,這讓她很不舒服。

穆穎兒硬著頭皮走進商場,快速的選擇一套運動裝,換上之後,就來前台結賬。

只不過,她站在前台,這才想起來,自己出來的時候,是直接跟著蘇凜出來的,沒有帶現金,也沒有帶卡!

穆穎兒站在前台,傻眼了。

她笑的比哭的都難看,她看著前台的收銀員:"小姐,是這樣的,我忘記帶錢了,現在已經把衣服穿上了,我能不能出去跟我朋友借錢,回來給你們付賬!"

前一秒還笑嘻嘻的收銀員,聽到穆穎兒的話,下一秒立馬冷著臉:"對不起,我們這裡概不賒賬!如果小姐沒有帶錢,還麻煩脫下衣服!"

收銀員一幅這樣的騙子我見多了的表情。

穆穎兒的神情很是尷尬,她感覺,自己這輩子都沒有這麼丟過臉。

她在心裡想著,要是剛才蘇凜跟著自己來,就好了,肯定不會遇到這麼尷尬的場面。

尤其是收銀員那種買不起就別裝大款的眼神,讓穆穎兒心裡很不是滋味。

她為難的在收銀台前站了半天,最後只能無奈的回去,脫下衣服,換上自己原本的服裝。

她將脫下來的運動服交給其中一個店員的時候,對方看到標牌被扯了,頓時尖叫道:"你都把標牌弄掉了,我們怎麼賣啊?這種情況,你必須得賠!"

穆穎兒徹底愣住了,她剛才想著,這件衣服,自己終究是要穿走的,就直接撕了標牌,卻沒有想都,會發生這樣尷尬的事情。

就在她發獃的瞬間,店員打量了她幾眼,看著她也不像是沒錢的窮人。

她好心開口道:"這樣吧,你沒有帶錢和卡,也不要緊,我們店裡支持微信付款!"

穆穎兒的臉上,頓時閃過一抹驚喜:"真的嗎?你等等,我馬上就付款!"

她伸手去摸手機,這才發現,自己的手機不見了。

她皺著眉頭想了半天,剛才明明還一直拿在手裡的啊!

手機去哪裡了呢?

穆穎兒將自己剛才換衣服的換衣間看了一邊,沒有手機,她無奈的告訴店員:"我記得剛才手機一直拿在手裡,現在也不知道去哪裡了,這樣,你們等等,我去找朋友來,幫我付賬吧!"

"不行,我們店裡沒有這個規定!"店員冷著臉說道。

穆穎兒無奈的看著她,實在沒有辦法了,她只好開口:"這樣吧,你跟著我出去,我朋友就在馬路對面的車裡,他肯定會幫我解燃眉之急的!"

店員似信非信的打量了她一眼:"那好吧,我就暫且相信你,只不過,這身衣服你沒有賠錢之前,還是不能拿走的!"

穆穎兒無語的點點頭:"行了行了,走吧!"

這是她長這麼大,第一次深切的感覺到,一毛錢男的英雄漢!

沒錢,真的不行!

穆穎兒再次被人當做大熊貓圍觀了一路。

好不容易到了車前,她快速的走過去打開車門。

跟在她身後的店員,沒有想到,穆穎兒口中的朋友,竟然開著瑪莎拉蒂。

她突然有一種,自己狗眼看人低,看走眼的趕腳。

蘇凜轉身看了打開門車的穆穎兒一眼,看見她還穿著那身服飾,皺眉開口道:"你不是去買衣服了嗎?怎麼還穿著這個?"

穆穎兒難為情的看著蘇凜:"蘇凜,你先借我點錢吧,我跟你出來的時候,沒有帶現金和卡,還扯掉了人家衣服的標牌,被當成騙子了!"

蘇凜聽到穆穎兒這麼說,頓時皺起眉頭。

他想了想,開口道:"我下車跟你一起過去吧!"

穆穎兒感激的看了蘇凜一眼:"蘇凜,實在是太謝謝你了,我還從來沒有這麼窘迫過!"

蘇凜搖搖頭:"沒事!"

他雖然不想跟穆穎兒有過多的牽扯,但是,穆穎兒為人還是很謙和大度的。

她現在遇到這樣的事情,而且,還是蘇凜帶她出來的,蘇凜也不可能袖手旁觀。

站在車旁的店員,看見蘇凜從車裡走出來。

就一眼,她差點暈倒,心臟跳得好快啊,感覺自己整個人都激動的無以言表了。

怎麼會有這麼多金又英俊的男人,簡直了!

長腿歐巴!店員雙眼都在冒著粉色的泡泡。

蘇凜沒有閑工夫說話,他直接開口道:"穆小姐,我們直接去店裡!你在前面帶路!"

穆穎兒點點頭:"嗯嗯!"

穆穎兒走在最前面,蘇凜跟在她身後,店員犯花痴的跟在他們最後面。

盯著蘇凜的背影,她感覺自己整個人都醉了。

蘇凜跟穆穎兒來到那家店裡。

蘇凜一進去,整個店裡的人都傻眼了,這位一看就是個有錢的主兒。

她們趕緊笑臉相迎:"歡迎光臨!"

蘇凜轉身看了穆穎兒一眼:"剛才是我想的不夠周到,讓你失了面子,你多挑選兩件衣服吧,就當是我給你賠不是!"

穆穎兒笑著搖搖頭:"沒事的,你能陪著我來,就已經很好了,我先去換衣服!"

穆穎兒說完,就讓店員把自己剛才穿的衣服拿過來,去試衣間換上。

她從試衣間出來的時候,蘇凜幫她拿了兩件同款的,號都是她剛剛試的。

穆穎兒推辭了半天,蘇凜只是說了一句:"拿上!"

僅僅兩個字,卻讓穆穎兒覺得無比的感動,她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她是個明白人,從小受到的良好教育告訴她,知恩圖報,蘇凜也不欠她的,卻說是為了剛才沒陪她過來,而賠禮道歉,這讓她很是感動。

到了收銀台,剛才鄙視穆穎兒的收銀員,一臉菜色。

她沒有想到,穆穎兒說是找朋友去借錢,竟然是真的。

這次換她笑的比哭的還難看:"這位小姐,真是不好意思啊,我為剛才的行為,為你道歉!"

穆穎兒大方得體的笑了笑:"沒關係,只不過,以後遇到這樣的客人,給人家一個辯解的機會,不是每個人都願意被人污衊成騙子的!"

收銀員尷尬的笑了笑。

結完賬,蘇凜帶著穆穎兒走出商場。

穆穎兒這次,總算覺得自己跟正常人一般了。

剛才別人看她的目光,就好像她是個異類,這讓她很不舒服。

兩個人到了車裡,穆穎兒剛剛往下一坐,就發現,自己的手機竟然在座位旁邊。

她哭笑不得的戳了戳自己的腦袋,她還真是丟三落四。

萌寶來襲:媽咪給我找個爹 如果剛剛注意點,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蘇凜通過剛才的事情,對穆穎兒的態度,大大的改觀。

原來抵觸的情緒,似乎也淡了很多。

他開車帶著穆穎兒,沿著南希市有名的地方轉了轉。

他的車速並不是很快,一邊轉,一邊給穆穎兒做一些講解。

她抱歉的對穆穎兒說:"我比較忙,所以不能陪著你轉,我現在大體給你講一下,如果你感興趣的話,可以讓紫蘇星期天,陪你過來玩玩,她是個開心果,相信你會很喜歡她的!"

穆穎兒笑了笑:"我也覺得,自己肯定會喜歡你妹妹的,畢竟,像你這麼優秀的人,你妹妹肯定不會差!"

蘇凜笑了笑,沒有再說話,繼續開著車往前走。

因為穆穎兒對南希市很是好奇,蘇凜便帶著她,不知不覺轉到了六點。

穆穎兒是個知進退,懂分寸的人,讓人相處起來,很是舒服。

蘇凜最近都很沉悶,這一下午的時間,卻讓他覺得很是輕鬆。

直到電話響起來的時候,蘇凜這才感覺到時間有點遲了。

百葉電話打過來,語氣兇巴巴的:"蘇凜,你不是說你會早點回來嗎?你看看時間,現在都幾點了,我平時這個時間,已經坐在餐桌旁了!你要是不願意照顧我,我分分鐘離開,不礙你的眼!以後你也不要再假惺惺的說,想要照顧我之類的話!"

蘇凜看了看時間,還真是!

他無奈的哄著這個姑奶奶:"馬上回來,馬上就回來,你今天想吃什麼,我直接給你買吧,不然回去再做的話,可能來不及了!" 尉遲文宇高調的在臨安城露了個臉,最負盛名的酒樓傳出了他的消息,當紅的戲子目睹了他的風采,一傳十,十傳百,當年的尉遲小將軍又回來了,有好事者專門跑到尉遲家的老宅子去看,果然已經去了封條,工匠們正在裡頭大興土木。前門樹底下的茶攤子,賣茶的老漢逢人就說尉遲小將軍是真的回來了,還給了他一錠銀元寶。

沒幾天,終於有尉遲家的族人露了臉,到宅子的祠堂痛哭了一場,有一個就有兩個,慢慢的,尉遲文宇的那些堂伯父兄弟們都回來了,他們在京城原先都有宅子,鎖了七八年的宅子通通開了門,稍加修僐就往裡頭住人,個個都懷著激動的心情,就等著皇帝下詔書為尉遲家平反。

尉遲文宇這些天很忙,早出晚歸,忙著與族人們見面,有時侯夜了懶得回宮裡去,就歇在外頭。他爹有三兄弟,尉遲老將軍排行老二,當年那場爭鬥死了兩個,還剩下一個最小的叔叔尉遲宗華,伯父的幾個兒子也都活著,當年半大的小子全都成了人,另外還有一些隔得遠的堂叔父和兄弟,全都聚在一塊,如今尉遲家的門庭也不算冷清了。

看著泱泱濟濟的一大家子,尉遲文宇心裡五味雜陳,伯父與叔父家皆是人丁興旺,唯獨他家就剩下自己一顆獨苗。

尉遲宗華成了大家長,最是操心他的終身大事,與他商量,「文宇啊,如今你與皇上親厚,不如讓皇上替你指一門親事,早些開枝散葉,把你們這一脈撐起來。叔叔老了,早已沒有當年的雄心壯志,這一輩裡頭,就指望你了,等皇上給咱們尉遲家平了反,你再官復原職,咱們尉遲家的門楣才算重新撐起來。」

尉遲文宇神情淡淡的,「年紀一大把了,不想那個事了,在族裡挑個伶俐的孩子過繼給我就行了。」

尉遲宗華一愣:「什麼年紀一大把,明明正當年,不娶媳婦了么?」

「不娶了,過繼的事您看著辦,抓緊點,等皇上詔書一發,我帶著孩子回老宅子住。叔叔一家也搬回來,人多熱鬧。」

尉遲宗華想不通,眼瞅著事情一樁樁一件件都好了起來,以尉遲家的門楣,娶個一品大員家的千金,不是難事,有了外家幫襯,前面的路才能越走越順啊,這小子不肯娶親,只願意過繼孩子,是不是被誰傷了心啊?

他還想再勸,尉遲文宇手一擺,「叔叔不必再勸,我心意已決。」

尉遲宗華素來知道這個小侄兒的脾氣,決定了的事,九頭牛也拉不回,又見他臉色有些不太好看,眉宇間有倦意,便問,「是不是這幾日兩頭跑太累了,宅子的事有叔叔和你兄弟們,你在宮裡好生休養著,等到好日子再正式遷回來。」

尉遲文宇點頭,「如此甚好,只是有勞叔叔,侄兒過意不去。」

「一家人不說兩家話。」尉遲宗華送他上轎:「到了宮裡,代叔叔向皇上請安,就說皇恩浩蕩,尉遲一門永世銘記在心。」

尉遲文宇卻有些不以為然,嗤了一聲,「墨容澉當是永記我的恩澤才是。」

「文宇!」尉遲宗華低喝,「皇上與你私交再好,也不能如此放肆,這個節骨眼上,讓旁人聽了去如何是好?」

尉遲文宇散慢的笑了笑,彎腰進了轎子。

尉遲宗華目送他遠去,半響,搖了搖頭,這孩子還是心氣兒太高,小時侯處處和三皇子比,如今三皇子成了皇帝,他還是老樣子,不知道伴君如伴虎么?他知道這次尉遲一門能夠平反,全是尉遲文宇的功勞,他也將是尉遲一門的頂樑柱,可老這麼跟皇上較勁,也不是個事啊。

尉遲文宇回到宮裡,剛下轎,有個小身影站在廊上,虎視眈眈的看著他,個子不高,氣勢卻很足,待他走近,小太子面無表情對他說,「我見過你。」

尉遲文宇樂了,伸手想抱他,小太子靈敏的躲開,「別碰我。」

「怎麼了?」尉遲文宇笑道:「當初,你還管我叫爹呢,忘了?」

小太子臉一板,「放肆,我爹就在前面的殿里,讓他聽到,立刻斬了你的頭!」

尉遲文宇進宮后,遠遠見過小太子幾次,他一直很喜歡墨容麟,每次想近距離接觸,小太子立刻跑遠了,似乎刻意在躲他,今天倒主動到他跟前來,大概是有話要說。

「你找我有事?」

小太子傲氣的抬抬下巴,「聽說你曾經跟我父皇是朋友?」

尉遲文宇懶懶打個呵欠,「算是吧,怎麼了?」

「我知道你是從那個邪惡的地方來的,」小太子惡狠狠的說,「要是敢對我父皇不利,我就叫人斬了你的頭!」

尉遲文宇有些意外,「你記得我么?記得在南原的事?」按理說,墨容麟當時才一歲多,不會記得當時的事吧。

「是你把我交給了老妖婆。」小太子指著他,「我當然會記得。」他有一個不能與人說的夢魘,夢魘里曾經出現過這張臉,那天早上,他在餛飩攤上看到尉遲文宇的時侯,就知道他是誰了。他一直覺得自己很勇敢,尉遲文宇進宮后,他卻總是躲著,但心裡又不服氣,這是他的家,憑什麼躲著一個外人,所以他今天來了,慎重的警告尉遲文宇,不要做壞事,他會盯著他的。

對於當初的事,尉遲文宇確實有些愧疚,他沒想到女帝會送一個假孩子回去,要做個假的,真的就要受罪,這孩子經歷了那一切,沒被嚇出毛病,內心強大到令他驚訝。好在墨容澉不笨,認出了假的,不然墨容麟的小命就真的要丟在南原了。

他伸手想摸小太子的頭,墨容麟仍是躲開,他無奈的笑,「我和你一樣,受了老妖婆的蒙敝,不然我不會把你交給她。我很喜歡你,從沒想過要害你,以後你長大些就明白了。」他掩著唇咳了幾聲,「以後看到我,不要再躲了,過幾天我就走了。」

小太子打量著他,仍是板著臉,「你不舒服么,要不要叫太醫來看看?」

尉遲文宇笑起來,「不用,有你這句話就夠了,玩去吧,我剛回來有點累,要進去躺會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