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戰後的情況也的確如此,小心翼翼預防紅旗軍進攻的荊棘寶石帝國一方根本無暇顧及黎明公社的其他動作。對他們來說紅旗軍不進攻已經是最好的戰略期望了。

戰爭勝利是保障和平發展的最好方式。當你強大的時候對面在防禦你對他們的進攻。當你不強大的時候,對面準備進攻你,來順便看一下自己能不能撈一點好處。

整個藍河以北,藍河行省五分之二的地盤,這個時候已經是黎明公社的內線。黎明公社成員到達這些地帶,貴族已經望風而逃。留下了大片的土地和人口。而黎明公社在接下來的階段有時間有精力,對整個五色谷山區進行消化。也就是這個時間段,黎明公社終於可以發展農業了。貌似北岸還是有那麼兩百萬人口的。大工業吸收一大部分,然後公社化用蒸汽機耕田解決下面的土地種植問題。並且大量僱工修建藍河北岸的鐵路。然而這些工作,還是需要大量資金來兌換糧食,驅使這些人口按照黎明公社的意願來做這些大事。

這一戰結束後雲辰和快速回到黎明公社的大本營一片鋼鐵氣味的翡翠城。雲辰和問任迪說道:“現在也可以開始了嗎?”

任迪說道:“鋼鐵已經兌換了十萬噸存放在倉庫中,本地的高爐已經開始產鐵,能夠鍊鋼。而且鍊鋼質量還很不錯。比碳素鋼要強。多虧了這個世界的高濃度氧氣,和純淨的鐵礦。曉峯現在對我們已經沒用了。”

和曉峯爲一個陣營的唯一好處,就是曉峯是上尉,他是晉級到鋼鐵時代的。雲辰和與任迪可以兌換大量鋼鐵。而如果分開雲辰和和任迪就不能兌換鋼鐵了。然而現在翡翠谷工業中心工業鍊鋼已經開始了。高質量的鐵礦近乎純淨的氧化鐵和乾餾後純淨的碳,以及高濃度氧氣的灌入,給鍊鋼帶來了極大的便利。直接倒入轉爐,然後由反射頂部頂吹熱空氣。在海宋位面後期,由於工業空氣分離成本太高,只能實驗性質的吹頂鍊鋼,現在卻是可以大規模運用的。

能給任迪足夠的鉻礦稀土礦,空分技術任迪還是能快速實驗出來。不過即使實驗出來,不到校官階段,任迪無法用紫金兌換那些稀有礦產鋼鐵維生素。還是不能,在不簽約的情況下,徒手造高等基地。

曉峯沒有用了,雲辰和在這裏搞出來這麼大的動作,幾個月後曉峯遲早會知道的。早分家早好。自由之花的光束籠罩着雲辰和,瞬間投射了一道光束進入了任迪。同時一道光束直接跨入遠方的空間鏈接了曉峯。經過自由之花判定這三個人此時是同一陣營的。下面分割就開始了。

雲辰和首先脫離了曉峯的陣營,然後設置了一個新的陣營。同時對任迪發動了邀請。並且拒絕了曉峯的一切聯繫。任迪感知到雲辰和建立的陣營,立刻在演變光幕上選擇了加入。

自由之花的一系列提示正在快速的響起。

“經過判斷,雙方陣營,此時已經沒有任何契約,命令糾纏。無需進行雙方調解。”

“經過判斷,雲辰和,任迪一方爲雙預備役。請二位確認是否獨立。無正式役的支持,雙預備役在此次任務中地位平行,雙方無強制意義的領導關係。但是雙方的任務評分關聯度很深。是否確定。”雲辰和與任迪雙雙選擇了確定。

演變的電子音繼續說道:“任迪,雲辰和陣營已經成立,期望你們雙方在此次任務中精誠合作。自現在起,曉峯上尉和雲辰和陣營的演變軍官無任何關聯關係,雙方任務評分爲單獨判定,互不影響。雙方互相攻擊或者互相合作,爲獨立機制。”

演變軍官同一陣營相互攻擊會被演變判定爲內訌降低評分。所以當雲辰和與任迪和曉峯關係惡化的時候,曉峯並沒有直接對雲辰和與任迪發動戰爭,而是打算通過位面本土勢力對任迪和雲辰和進行消耗,當然處於演變任務佈置需要合理的機制。曉峯無法佈置必死任務。只能講雲辰和與任迪強制命令到達荊棘寶石帝國核心區域。曉峯認爲在本位面任務本土勢力強大的核心區域,雲辰和與任迪作爲有限。畢竟帝國軍隊就在旁邊壓制。

不過曉峯的算盤打錯了,坑人,還是要看挖的坑是否能坑住人。很顯然曉峯自以爲很深的坑,坑不住兩位預備役強大的能耐。

當任迪和雲辰和這邊新陣營達成後,正在烈焰獅大公女兒面前博古論今,展現淵博知識見解的曉峯臉色一變。花費一個道具徹底斷掉和自己之間的陣營聯繫,這是曉峯根本想不到的。

賽琳娜看到曉峯原本談興正濃的,卻突然停了下來,明媚的眼睛眨了眨說道:“伯恩(曉峯本位面的名字)出了什麼事?”

曉峯意識到自己在美人面前失態,笑了笑說道:“沒事,突然想起來我兩個家奴自作主張可笑行徑,和紅是帝國這次叛亂的事件導火索初期的情況很相像。不由得有所感慨。”(曉峯正在和美人談論三千年前統一大陸的紅石帝國興衰史。)

聽到曉峯這個回答,賽琳娜笑着說道:“家僕應該由家僕的樣子,你是一個很好的貴族,但是處理這個問題應該果決。”

曉峯點了點頭。然而曉峯心裏冷笑的暗想道:“無妨,走了就走了。本來我就可以獨自完成任務,至於你們這種行爲,等到上面來人後,到底是誰在給這個任務拖後腿。蒼龍社可不是讓你們隨便佔便宜的地方。” 明達科城中的潘思卡胳臂上包上了濃濃的紗布。然而潘思卡心理的震撼卻依然無法平靜。這個世界的魔法師是一個高智力的職業。然而評判魔法師的強大,其魔力迴路散發的能量波動,也就是魔力波動是一方面,還有一方面是知識量。越是強大的法師越能用少量的魔力引動強大的自然能量。也就是說能量越大,裏面的魔法元素波動越稀薄,越能體現出這個法師的知識量強大。

魔法界有一句格言,魔力總是有限的,而魔力可以撬動的自然力量卻是無限的。魔法師對魔獸的鄙夷也就是這個緣故,論魔力大量的魔獸身上蘊含的魔力是普通法師的數倍,然而論魔法使用效果相同的元素之力,法師造成的殺傷是魔獸數倍。

比如說超級攻城魔法烈焰風暴這東西的釋放,火元素使用量差不多就是幾十個火球,然而風元素的使用是大量的構型蓄積空氣中的燃素(氧氣)附着在,魔力籠罩兩百米範圍內一切木質可燃物周圍,一個火星點燃,大量的氣流捲動,烈焰風暴就出現了。

每一個魔法師都對自己瞭解自然的知識非常自得。然而潘思卡現在不得不感到畏懼,因爲這場鋼鐵彈雨的戰爭沒有任何魔法元素參與,純粹就是非元素力量自我發動。對面的煉金術士到底是怎麼讓能量聚集在非元素物質中,並且設計了怎麼樣的裝置讓能量激發變成如此恐怖的殺傷力。如果不是爲敵,潘思卡非常想了解這其中的知識。

在翡翠城環形山東北缺口,外部一片工廠正在山腳下建立。一個個鋼管鋼罐組成了一個複雜金屬管道交錯的工廠。一排排工人忐忑的看着任迪和五十六位高級工程師(徵召兵)對這個工廠的檢查。

第一批合格的不鏽鋼冶煉完畢,遵照任迪給出的工業標準,完成一套套工藝。然而在此之前被任迪直接返工了七次。七次都被任迪查出來問題。拒絕接受,材料直接回爐。重做,所以負責整個合成氨工藝的一衆本土技術工人,開始倒查問題,處罰相關責任人,並且所有關聯工業的工人全部進行小組內的批評檢討。就這樣連續折騰了七次,返工了七次,直到現在每一個生產細節全部強調到位。因爲任迪對任何看起來毛皮上出現了一些小問題都毫不講理的直接打回去返工。任迪的理由非常充分:“查到的是有小問題,反映的是整個生產的態度。檢察人員不是超人。沒工夫玩找問題的遊戲。檢查只是最後一道保險,很多問題不一定查到。然而你們生產者就要嚴格保障一切都沒有紕漏的嚴謹。生產者的素質纔是杜絕一切問題的最好保險。”

建設一個工業國要多場時間,需要什麼?

需要資金,需要能僱傭的起工人,能讓工人勞動後正常生活的物質財富。資金的問題對於任迪來說不是問題。

需要技術,每一個工業指標數據背後都有無數數據,然而這些記錄的數據被統計,按照其他所有影響數據的條件,記錄成函數,進行計算設計,選取最佳。這個任迪也有。上次任務四億人口的大國在趙衛國的工業數據基礎上,做了十五年的向上發展各類實驗。各種相同類型的實驗不知道做了幾百幾千幾萬次,根據這些真實數據,得到的函數變化曲線。就是核心技術。

雖然這個世界的各種礦物有點極端,還是可以針對一個個標準背後的變化函數,設計出針對性的工業生產設備。西歐炸的一片白地,然而二戰之後武器照樣各種皿煮味十足。就是這個看不見的財富。這個任迪也不缺。本位面的魔法師根本無法得到這種財富,開玩笑,這可不是一個人可以搞得起來的。所有有作爲的演變軍官每一個位面,都是要靠着本位面海量的人對這個標準的鑽研統計後,然後坐享其成的取得這些核心數據。這個世界魔法師最多是自己搞實驗。就算有法師明白任迪工廠中產品生產原理,但是不知道關鍵數據,一個差錯恐怕就是工業事故。

滿清保守派,以及文人,一直到滅亡都在鄙視工業是奇技淫巧,認爲就是那麼一回事。然而所謂工業嚴絲合縫的標準,他們並沒有這個覺悟,自家工廠到最後在歷史書上落下了一個不懂西方先進管理的緣故。那裏是什麼西方先進管理,統治者壓根就不明白工業精神。

工業第三需要的就是人,任迪缺的還是人。有工業素質的人,完成每一個工業標準的工作其實都不難,工業培訓幾個月就足以上崗了。然而在工廠中是否能夠遵守那些看起來似乎沒有用的標準就區分了一個工人素質的問題。七次返工,每一次查出的問題都不大不小,但是任迪直接將其打回去重做,材料費,燃料費什麼的,任迪根本不在乎。到了第七次返工,僅僅是一個螺絲釘螺帽沒有做滑絲處理的步驟,任迪就直接否決了,嚴苛程度簡直就是吹毛求疵,沒事找事。讓這些本位面工人原本以爲很完美準備接受成功慶祝的想法一下子落空。結果第八次,所有工人以及小組生產領導,全部相互監督一絲不苟的按照標準來。工業完成後自己每一個部門自己自查了十來遍後。才迎來了最終檢查。

任迪需要的工人就是在這七次過程中淬鍊了出來。錢的問題都不是問題。工人熟練度不是單純的砸材料練手就能提高的,而是一次次對標準的敬畏,從一次次失敗的浮躁逐漸轉爲心平氣和的專注遵守。

檢查完畢後,任迪點了點頭。所有的監察人員停止了檢查。一位工人領導巴林期期艾艾的看着任迪說道:“主席,這個合格了嗎?”

任迪吸了一口氣說道:“不能說合格,我沒有查到問題而已,不代表沒有問題。”

巴林聽到這有些無力地問道:“主席還要怎麼檢驗嗎?我們已經每一步都到位了。”

任迪笑着說道:“我說的不是真理,我說沒問題,你們心裏就真的放心了?只有實踐纔是檢驗真理的一切標準。準備開火試車吧,一旦確定測試時間內可以安全生產,你們就算合格了。”

巴林聽到這臉上露出欣喜的笑容說道:“隨時準備測試,請主席下達命令。”一號測試反應爐開始工作,水煤氣的產生的氫氣通過管道經過加壓灌輸到合成氨反應塔中。和空氣分離後的氮氣在催化劑的作用下發生反應。所有參與測試的工人高度緊張的觀察着,各項一起指標。並且相互大喊報出數據,傳遞自己這裏的信息。 葯香田園:悍妻萌寶病嬌夫 決定用實際生產來檢驗自己這麼多天的勞動成果。

至於測試,任迪可以百分之九十九的保證,絕對沒有問題。因爲這會他們的確都是按照標準生產了。當氨氣在測試時間內源源不斷產生後。預示着這次工業指標圓滿成功。

看着汗水過後的工人們成功的歡呼,任迪走到前臺,在一雙雙期待表揚的眼神下,拍了拍手說道:“恭喜各位,你們取得了成功,但是同時我期望各位記住你們的成功打的過程,團結,嚴謹,高標準。你們做到了,未來你們可能不會在這個崗位上工作,你們可能會在其他的崗位上領着像過去一樣的你們那些新同志,參加生產。我期望你們一現在的精神引領那些後來者。生產的時候要做得像你們這樣一絲不苟,檢查的時候要像我這樣一個漏洞都不放過。我們生產的機械約束着龐大的力量,任何一絲泄漏對我們身體都是擦死碰傷。只有嚴格精確,才能約束工業力量爲我們所用。”

如果說雲辰和正在努力培養一支軍隊,任迪下這個任務世界正在努力培養一支工業精神的隊伍,爲了達成這個目標,任迪不惜用重金和耐心和這些工人們耗,直到他們真正成功。這些工人僅僅是一個社會生產變革的起始,他們將會被鼓勵,被調到各個生產部門做領導。會因爲每一次大項目的成功被授予獎勵。

現在雲辰和打下的地盤已經有兩百萬人口,翡翠城中已經有了十二萬人口,這麼多人口可不是讓他們種地的,而是需要讓他們轉化爲工業人口的。如何轉化,就是以這些被培養出工業精神的種子工人帶動起來。

合成氨工業只是一項,轉爐鍊鋼,各類化工工業,所有的重工業部門,任迪都是一次次檢查過程中,親自確定工人階級誕生的。

合成氨工業出現,預示着任迪現在的化工三酸兩鹼工業補全了。有了鹽礦通過電解產生氯與氫氣燃燒生成鹽酸。在五色谷西北部,也就是任迪和雲辰和來的那條山巒地帶有着衆多溶洞,大量的硫酸鈣晶體礦可以生產硫酸。合成氨工業出現後氨氣出來,聯合制鹼法,也可以出現。

黎明公社的化肥,農藥產業已經可以開動了,當然這也意味着,軍工的爆炸物和工業毒氣。也是可以生產出來的。只要這兩百萬人開始在一年後完全加入黎明公社的新社會體系,並且翡翠城的工人大量具備工業素質。黎明公社已經利於不敗之地。不缺乏設備,不缺乏原料。一切只等待這個位面的人的條件達到標準。 農業時代晉級工業時代,人口是越多越好。現在黎明公社的人口已經分層了,第一波尖端人口,爲重工業鍊鋼化工機械工業人口,這波人口目前爲四萬人,核心部分爲約六千名本土技術骨幹。這六千名本土技術骨幹則是在上千名徵召兵手把手教出來的。工廠管理是以絕對的嚴標準。福利待遇和工作量以及每天監察部門查到的錯情量掛鉤。這個監察組則是其他生產小組的人臨時組成。生產小組內部相互自檢,內部鼓勵提醒處理掉問題。不給外面人找出漏洞。每一個生產小組形成了一個穩定的幫助團隊。這種幫助是相互幫助遵守生產標準,並不是相互包庇。而從其他小組調過來的檢察人員。則是作爲鮎魚效應中的鮎魚,對一個個小隊處於監督作用。

機械,化工,鍊鋼的重工業工人隨着全民識字工作完善,越來越多,在未來幾年中顯而易見會快速增加。並在優秀工人的帶領下迅速熟悉工作。成爲優秀工人。任迪可以媲美基地車,但是做基地車終究是忙着生產,任迪還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這部分工人越是負責,任迪在整個生產體系中就越解放。

第二部分工人就是爲生活服務的工人,以衣食住行可以分爲四大類,第一類衣,紡織業,和成品衣物工廠。這兩個行業吸收了大量的女性勞動力。第二類住則是房屋建築工人。第三類行就是架設橋樑道路,修建鐵路的工人。第四類食品說是工人不如說是農場農民。這部分人手,在農忙的時候就用蒸汽機犁地。然後挖水渠,播種,如果農閒的時候,就加入鐵路修築隊伍。加速鐵路建設。

這些爲生活服務的工人,爲經過簡單紀律訓練後的平民就可以組織起來生產的。這些工作相對重工業,犯的錯誤造成的事故後果不大。不像重工業動輒鋼爐翻到,化工反應釜過熱爆炸,機械攪死人的嚴重事故發生。 蜜愛入骨:老公撩妻無下限 只要保障足夠的糧食供應,和部分工資獎勵物質上的鼓勵。這部分生產也是非常高效的。

第三部分工人就是原料開採。從大樹砍伐,到礦石開採。這維持着工業生產巨大胃口。有着一定的危險性。

從這裏看,要維持這三個部分的人力調配,兩百萬人口依然是不夠的。1840年英國人口一千萬,還有這龐大的海外殖民地供給。所以當第一輪建設完成後,擴張是肯定的事情。任迪在幹什麼,任迪在努力打造一個國家各個生產部門,這一個個生產部門裏面的人一開始不熟練,任迪在等他們熟練,然後變成一個個構成國家的零件。當所有工廠工人都可以稱職完成工作後,一個國家就拼裝組成起來了。

在這個奇幻的魔法世界,任迪和雲辰和已經完全進入了我行我素的階段。

魔法世界最具有特色的魔獸,五色谷區域這個魔法生物富集的地帶,直接被大規模清剿,連帶清剿的還有所有猛獸,爲了害怕生態系統失衡,猛獸沒有了讓食草動物暴增。乾脆連食草動物也一塊殺了。任迪已經準備了殺蟲劑,一旦有可能小型齧齒類之類的動物暴增,直接上毒。

來維持森林生態系統。在任迪和雲辰和對五色谷的定位,就是未來大規模提供木材能源的產地,山坡上的樹木直接劃分一二三四五……條狀階梯帶,準備交錯的砍伐。五年內砍單數條帶,五年後砍雙數條帶。直接讓光合作用富集能量,到人類利用木材這裏爲止。

至於在這個世界如此屠殺野生動物,任迪和雲辰和有一個光明正大的理由,現在是魔法大潮上升期,現在不把野生動物滅掉,以後等它們爆發小宇宙,修煉有成再滅,成本就要大得多了。打完藍河之戰後雲辰和就開始了對五色谷山區進行了掃蕩。殺,一直殺到,雲辰和的天賦感應不到大型野生動物爲止。

整個無色谷區域以中央大盆地爲中心,周圍有十二個大小不一的隕石坑盆地。翡翠城是第二大盆地。其他的盆地最小的不過九百米的直徑。基本探測出來這裏每一個盆地都積累中着鎳鐵礦。鐵礦石不缺乏的。

然而在上萬年的侵蝕,沿着隕石撞擊的地面裂縫,在雨水侵蝕下,形成了地下溶洞。而這些溶洞中是一片晶瑩,大量的鹽礦沉積在其中。似乎隕石撞擊之前,這裏還有一陣海洋地貌的時間,不過聯想到進入這個任務世界之前袁聰對這片大陸下方巨大的空腔的描述。由海洋轉陸地是有可能的,如果不是劇烈的隆起,大陸下方是絕對不會出現大量的空腔。

然而從礦場看這個星球的歷史演變。在五色谷西北地帶是一片隆起的丘陵山巒黑森林山嶺,連綿不斷的黑森林一部分蔓延在山上,一部分跨越藍河,這片山巒和五色谷山區之間就是陡然北上的藍河,藍河從藍河行省由東向西,然後突然在黑森林凸起地形的阻擋下走西北這個被衝擊出來的通道,然後西入大海。藍河貫穿夾在兩座山區之間的平坦流域這是一條重要的戰略走道,帝國軍隊在這裏修築了着名的要塞,這座要塞坐落在藍河下游,也就是帝國菁華區域和外圍公國貿易繁盛的冰羅碼頭。

然而黑森林山嶺地帶,任迪可以明顯感覺到這個星球上古火山活動劇烈留下的痕跡,那裏有着巨大的石膏礦產,甚至五色谷山區的西部邊緣也有着大量的石膏礦物溶洞。說來好玩,這個世界有機物中的氮元素在高氧環境下直接分解成氮氣。不存在硝酸根產物。然而這個世界的硫磺礦物到是不少。尤其是大陸中央,數個地下世界入口,大量的硫磺礦物可以在那裏找到。這個龐大的星球,火山運動在地下空間十分劇烈。據說地下世界的生命,甚至在岩漿流上架設鐵索作爲交通。

整個地表就像一個岩石泡沫結構撐起來的蛋殼。在這個蛋殼形成的初期,肯定是天翻地覆的大量火山活動。硫磺礦多一點不足爲奇。

任迪和雲辰和在以從工業世界的視角觀察着這個世界。魔幻世界什麼的情懷,被這兩個不解風情的傢伙拋到了一邊。這種態度和這個任務所有的演變軍官的態度是不一致的。

這個任務被演變定義爲開拓任務,任務的完成模式也就是守住自己的地盤,作爲演變觀察這個世界的基點,然而演變會在下一次任務時間再次出動戰力,在魔法大潮來臨之際,靠近這個世界的核心區域投放高等軍官。

任迪和雲辰和的這一戰略跨越,很可能就是搶了二十年後某個少校的基地投放地盤,或者四十年後某個中校的投放地盤。以預備役中尉,提前步入少校中校的在這個任務中的戰場地盤。也多虧了任迪的知識量和純後勤天賦。當然魔法大潮沒有完全來臨。任迪和雲辰和與這個世界本土勢力正面衝突,與其他上尉標準的在任務世界中借勢發展的模式迥異。

尤其是現在這種正面衝突,雲辰和一方還佔據了上風。整個荊棘寶石帝國直接把藍河之戰的消息封鎖了。荊棘寶石帝國爲什麼這麼做?因爲前線三十多萬大軍正在和東方聯軍作戰,荊棘寶石帝國並不想讓這一個省的混亂影響到整個帝國。

所以外界並不知道荊棘寶石帝國內部藍河行省出現了問題。當然在藍河行省發生的工業革命之火。更是不爲世人所知。白巖公國的曉峯也不清楚情況。不過當陣營徹底劃分後。意味着雙方互相敵對也不會有評分上的影響。所以曉峯的手段就來了。

白巖公國,兩位叛逃的家奴。通緝令就張開了,上面有着任迪和雲辰和的畫像,並且列數了任迪和雲辰和身爲僕人,如何不遵守契約,身爲奴僕欺主,不知感恩,貪圖主人的家財,遭到貴族主人的寬恕,卻心生怨,報復後叛逃的故事。

這是一個貴族的國度,有關騎士背主,奴僕叛主,那就必然打上了污點,所有貴族都會厭惡這種三姓家奴。或許曉峯在進入任務世界之前,給自己安排身份,然後給任迪,雲辰和安排身份的時候就考慮到這種制裁了。

這個官司,在貴族世界中,雲辰和與任迪是一百張嘴都說不清。因爲在這個世界的下位者的身份就是死穴。

然而云辰和與任迪現在在這個世界的路線一開始就沒有指望和舊貴族階層接觸,直接將這個世界被尉官視爲大勢力量的統治階級看成了敵人。雲辰和在藍河戰事中可是二話不說直接開打。搞得潘思卡極度鬱悶。奇怪雲辰和到底和貴族和帝國到底有什麼苦仇大恨。一上來就一點餘地不留。

來自北方的通緝令,在元素歷33年九月的時候傳遞到黎明公社。任迪皺着眉頭看着曉峯搞出來的這東西,疑惑的對雲辰和問道:“這種幺蛾子有用嗎?”

雲辰和看着任迪輕笑的點了點頭後又搖了搖頭。說道:“如果和他想的一樣的話,這種東西就是有用的。”

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小勢無論如何怎麼積累,試圖阻攔大勢,只會讓大勢的發展蓄積的更加猛烈。直到一聲石破天驚的爆發。元素歷三三年藍河戰爭發生之後一切都非常平靜。讓荊棘寶石帝國舒了一口氣的平靜,然而在黎明公社這一年的時間內所有的工廠部門在數學上的統籌規劃下,都開始進入了預計的工作狀態。一個微型工業國的力量在演變物資的支撐下逐漸形成。眼光不同,走的道路必然不同。 一戰除了戰艦之外的科技,黎明公社現在是有的,這裏的有不僅僅是停留在圖紙上,而是可以用現有生產設備進行生產。然而這些技術卻以爲人力不足無法具現化。所以雙翼飛機,重機槍,迫擊炮,衝鋒槍之類的武器,任迪都沒有生產,開玩笑就藍河北岸兩百多萬人口,十幾萬重工業人口,這些人口還是勉強組合,剛剛能勝任崗位。手頭上的工作已經忙不完了,其他軍工線根本沒有人力開。而且就讓這些剛剛工作一年的工人搞航空重炮之類的生產,任迪也不放心。所以兩百萬人勉強搭建的工業,維持架退炮和步槍生產線綽綽有餘,要是在其他地方投入,那就是自不量力。

紅旗軍現在手上的殺人武器也就只有這兩種。條件所限。任迪就是想窮兵黷武都不行。當然現在對手弱雞。這一切都不急。元素歷33年下半年安靜的詭異。

潘思卡小心翼翼用自認爲有限的力量守着藍河南方的土地。坐看紅旗軍在藍河北岸站穩腳更。在南河南岸搜刮,如同掃帚一樣大量的收集南岸的人口。黎明公社的糧食在沒有貴族徵收,和大量蒸汽機械對農田灌溉系統,整治下這一片土地,糧食產量開始較一年前恢復,並且有所超越。當這一大片土地可以自產糧食的時候,就意味着任迪的兌換糧食可以接受新來的人口。

工業吸納人口是正常的,這一年近乎上百萬南岸的人口,從藍河的幾個渡口北上。這種大抽血式的對人口吸納,讓整個藍河行省的貴族突然發現自己的領民竟然缺乏起來。處於對紅旗軍的戰力的琢磨不透。

荊棘寶石帝國在這一年間是對藍河行省的這一莫名其妙的殘暴之徒,採用了放置的策略。

藍河,一行身穿便衣隊伍,在藍河南岸滾滾的河流邊停了下來。這些便衣隊伍有着大量步伐手臂走路搖擺爲固定角度的軍人,也有衣服下暗藏着散發着微光的施法器。這些騎士和法師簇擁着一位器宇軒昂的中年人,這位中年人有着標誌性的鷹鉤鼻。雷蛇公爵。雷蛇公爵此時是一臉感嘆的看着藍河上巨大的跨越物。

直徑五六米疑似整體岩石的柱子從礁石上拔地而起,到達距離水面十五米的高度。這一個個石柱子在藍河奔流不息的河水上方擎天而立。支撐着同樣疑似岩石結構的橋面,這個橋面是可以並排跑四輛馬車的。

藍河上原本用魔法修建的橋樑早已一千八百年前就年久失修,僅僅剩下一個個樓房大小石筍一樣的礁石。這是上次魔法大潮後,魔法師們修建了宏偉的石頭橋只剩下了這些這些遺蹟,然而就是這些遺蹟也讓元素低潮下建立的荊棘寶石帝國受用至今。荊棘寶石帝國橫跨藍河的橋樑就是一個個木頭在這些遺蹟上搭建的高臺,然後之間架上鐵索,鐵索上鋪上木板,形成的吊橋結構。就像橫跨大渡河的那種。

這種吊橋在雲辰和帶兵跨越藍河的時候,根本沒敢讓炮兵過橋。直接是讓炮兵渡船過河的。魔法元素大潮高峯和魔法大潮低谷這個世界的建設力量很顯然是不一樣的。這些凝聚的石墩突兀在藍河中成一列浮現攔江砥柱,展現的是上一個魔法帝國時代的輝煌。

很顯然這些遺蹟黎明公社也非常受用。因爲有這些礁石在打橋墩的工作輕鬆多了。直接在礁石後方插上鋼筋,然然後運送土石到這些平臺進行圍堰,抽水,澆築鋼筋混凝土。形成這種巨大的橋墩。這是一個可以在上面走火車的工業橋樑。在一年中,大量的混凝土運送到這裏。大量的水泥船在江面上作業。鋼絲索調動的巨大水泥件搖搖擺擺的架設在橋墩上。

整個藍河過往的商船,驚駭的看着這個好大的工程。因爲在最輝煌的魔法時代,魔法師建造上百米的英雄石像屹立在山巒中,記錄着過往的歷史,然而這麼巨大的岩石建築,從無到有,從簡單到逐漸成型的出現在江面上,給這個時代的人震撼是無以復加的。當然由於消息封鎖的緣故,看到這座大橋建設的場面,在藍河上的商人以爲是荊棘寶石帝國實施的大工程。

遠處的整齊列車呼嘯而來,運送大量的物資到了藍河北岸,這是建造橋樑的物資,在六個月之前建造完畢。沿途任迪兌換的大量鋼錠存放在沿途,這條鐵路在藍河大橋準備建造的時候,直接由任迪一路上將幾噸重的鋼錠變成鋼軌。同樣的事情,任迪在五色谷山區中一些關鍵難以運輸的地帶也埋設了大量的鋼材物資。

雷蛇大公看着一座在江水不動搖,在風中紋絲不動的鋼筋混凝土大橋已經快要形成的場面,說道:“真沒想到,這羣人裏面有這樣的人才。”

潘思卡說道:“大公沒有任何魔法元素波動的痕跡。這一座橋。”

潘思卡臉色難看的又不得不確認地說道:“是靠着人操作機械的力量修建的。”

雷蛇面色凜然地說道:“也就是說對面未知法師到現在也沒有露面?這個法師魔力擾動,僅僅是創造了這些巨大的鍊金機械,讓賤民們操控就有了如此巨大力量。”

潘思卡吸了一口氣說道:“對面法師的魔力是否強大,這個我無法知曉,但是這位法師的知識,即使是站在敵人角度上目睹,也必須對他致敬。他對自然力量的理解程度遠在帝國所有大魔法師之上。或許只有上古創造魔法帝國奇蹟的那個時代,纔會出現這樣的大能。”

聽到潘思卡如此稱讚,雷蛇皺了皺眉眉頭。然後心事重重地說道:“和對面聯繫不上?”

身後的一位三十多歲的男子說道:“派過去的人全部被他們驅逐回來了。不過對面的首領應該是一位騎士。我們人全部都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然而一隊紅旗軍手持馬槍的騎兵正在快速接近這裏。當雷蛇在觀察跨藍河大橋的時候。正在大橋上的雲辰和通過天賦看到了這幾個強大的存在,對正在大橋上檢查關鍵部位的任迪說道:“那地方有幾個棘手的存在。”

拿着扳手的任迪疑惑地問道:“多強。”

雲辰和看了看任迪說道:“在生命特徵上比我強,比你好像弱一點。”

任迪說道:“我不擅長格鬥。”

雲辰和說道:“我討厭有眼睛在我們這裏看。”

任迪說道:“直接驅逐。”

雲辰和說道:“兩個連出動,應該可以高損留下他們一半。”

任迪看了看雲辰和說道:“也是,這種存在雖然正面無法剛得過子彈,但是一味地逃跑也是麻煩。”

雲辰和說道:“所以我們出面一下,讓他們滾。”

任迪看了看雲辰和說道:“你帶上警衛隊硬的也要準備。”

雲辰和笑着說道:“放心,突擊步槍,我可以輕鬆的做到連續點射。五十米外我一個人就能打跑他們。不過這樣無下限做的話,要防禦這些高身體素質的存在無下限突襲,也是非常麻煩的事情。”

任迪點了點頭說道:“把我亮出來,就是給他們同樣的震懾,不要耍刺殺偷襲的震懾嗎?”

雲辰和拍了拍任迪的肩膀笑着說道:“這就是尉官任務,演變軍官強大的身體素質,在尉官任務中看起來大有可爲,以至於演變尉官任務中甚至出現了刺殺流派。”

任迪皺了皺眉眉頭說道:“演變軍官與徵召兵相互照面,不會遭到演變的提示嗎?”

雲辰和笑着說道:“在冷兵器威力不足火繩槍上膛過慢的情況下,有演變軍官經不住這種快速獲勝的誘惑,針對性加點,就是爲潛入,然後完成在短時間內完成軍官對軍官的戰鬥,周圍拿着冷兵器的徵召兵無法迅速對這種刺殺局面干擾。別說,在冷兵器時代還正有這種快速獲勝的案例。不過在火器時代。徵召兵投放殺傷力力量爆表,短時間內偷襲者也許可以將目標軍官打殘,然而隨後就被射成馬蜂窩。所以這種流派在校官中消失殆淨。”

任迪的屬性增長的太快,對演變軍官早期的那點事情並不瞭解。演變軍官早期有着各種奇葩的勝利方式,發展出各種各樣的戰鬥方法,但是隨着演變軍官的成長,大多數流派都消失了。

對於藍河大橋對岸的那些生命波動超凡的人類,任迪和雲辰和要見一見。無他,保持威懾。這個世界雖然有騎士精神不屑於刺殺流竄破壞。但是任迪認爲指望對面的道德,最終會被對面的道德崩塌而打臉。那麼展現自己一方有着同樣的能力,這纔是最好的制止方式。或許未來徹底失敗的時候,這些強大力量的存在還會變成小隊破壞的模式給任迪找麻煩。但是現在這個情況,他們不敢拉下臉來。一旦對面敢真的流氓起來。那麼對面同樣要思考任迪也可以這麼進入荊棘寶石帝國的皇宮。

任迪也知道自己這麼想很可能對這個世界的騎士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但是任迪震懾的就是小人。兩個排六十人的警衛團護衛着任迪和雲辰和,朝着雷蛇大公的方向走過來。這個警衛團是擁有絕對的武力,他們裝備着中威力子彈的突擊步槍,阿卡47這個名槍的結構一直是新華社所有校官的熟記的槍種,和趙衛國混過飯的任迪也在任務世界中重點觀察了這種實驗槍種。先搞個一批裝備警衛團。防禦可能的突發情況。

雷蛇看到六十名騎兵用疑似可以發射槍子的武器從三個方向圍了上來,臉色頓時一變。這時候後面原來甕聲說話的三十歲男子走上前說道:“大公,你撤退我在這裏阻擊。”

當雷蛇轉身的時候,雲辰和朝天打了一槍,指着幾百米外轉身的雷蛇喊道:“哎,對面那個轉身想逃的小白臉。以後不要像個兔子一樣,在一邊偷窺。這裏不是女人澡堂。不要告訴我你是考察橋樑建設的商人,你們這個生命波動要是做商人就搞笑了。”

雖然不知道生命波動是怎麼看出來的。但是雷蛇一行人,頓時明白自己暴露了,而且毫不留情的被別人點出了身份。貴族在這個世界是要臉的。雷蛇的腳步就邁不開了。

看到雷蛇的猶豫了一下轉過身來,任迪隔空喊道:“今天僅此一次,特此來警告。我不希望下一次發現你們出現在我方的視野內,請記住,我們現在處於戰爭狀態。”

在前方的站立的是一位大騎士名字(白塔)爲當今帝國皇帝守護騎士。現在這位大騎士被派遣與雷蛇一起調查藍河紅旗軍,可見帝國上層對紅旗軍的駭然。

這時候這位騎士正義的站起來,說道:“這片土地自目前爲止,是國王陛下的領地,至於戰爭?只有王國之間的戰鬥才能稱爲戰爭,你們現在只能被稱爲叛亂。你們唯一可以做的是放下武器等待陛下的寬恕。”

雲辰和笑了笑說道:“無所謂了,戰爭是我們的態度,你們如何解讀,無關於我們,今天到達這裏是出於這個世界最後的道義,對你們實施警告,如果有下一次,即使你們再重要的人,站在這裏我們會毫不猶豫的發起攻擊,那時候即使你們說我們偷襲刺殺你們重要人物。我們也會毫不猶豫的做。因爲你們是在作死。鷹鉤鼻老白臉說您呢。”

雷蛇眼中寒光一閃,很顯然雲辰和的毒舌已經觸及了他的心裏的楚痛。白塔看了看雲辰和皺了皺眉眉頭,說道:“騎士,我不知道你爲何丟掉你榮耀徽章。不過你這番言行,爲你蒙羞。我向你發出挑戰。”

騎士挑戰,兩位騎士戰鬥,三方不得干預,勝者可以對失敗者提出要求。任迪扭頭看了看雲辰和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雲辰和看來壓抑的太久了。不過眼下這個鍋還是要由任迪來背的。

任迪拔出腰間的鉻鋼劍,說道:“我並非騎士,不過你們的方式我同意。”看着任迪手持着六十釐米中短劍。白塔皺了皺眉眉,因爲這種短劍和角鬥士使用的非常相像。身爲一個騎士和生死場中奴隸廝殺表演的角鬥士的地位差別巨大。當手持這種短劍戰鬥在騎士之戰中是很不尊敬對方的,騎士可以拒絕。當然手持這種短劍,另一隻手卻舉着塔盾,那麼就不是角鬥士的身份了。任迪這把劍說是短劍,和角鬥場中近距離相殺表演血液橫飛的角鬥劍有所差別。但是說說這件事長劍,卻比正統騎士劍要短。

然而這個情況下以對面身份拒絕,很有畏戰嫌疑,而且任迪親口表示自己並非騎士。於是勉強的點了點頭。一柄騎士劍舉起來,白塔說道:“你,不換一把武器嗎?”

任迪看了看這把長劍皺了皺眉說道:“我習慣用這個戰鬥。”

兩個人相互點了點頭,突然白塔吸了一口氣,如同弓箭蓄力射擊一樣對着任迪這裏彈了過來。這一發動任迪心裏放下了一半,對面的動作還是可以捕捉的到,自己可以跟得上的,不會被一照面擊敗。

幾個交錯下,短劍和長劍,在空中碰撞了三個火星,然而任迪劍仗着一份巧用劍脊貼上了白塔的劍鋒,鋼鐵劃出了刺耳的聲音。大騎士,如果要以反映速度算敏捷的話勉強過四。雲辰和讓任迪之上,因爲任迪在屬性上壓制了大騎士。在雷蛇一行人色變下,任迪一隻手舉着的劍格擋住了白塔大騎士的雙手騎士劍。雖然正在後撤,但是這是單手劍。任迪在大騎士之上的戰鬥力直接顯現。不過二十歲的年輕大騎士。

然而這個時候在所有人眼睛中,任迪做出了反常識的事情,那就是在單手持劍和對面雙手騎士長劍對磕力量較弱的時候,手中的劍背部朝着長劍下方滑下去。

大家都明白槓桿原理,越遠離支點也就是槓桿臂越長越省力,越靠近支點越費力量,在兩把武器格擋的過程中,力量較弱的一方應該將格擋點上調之對面白刃的尖端部分依靠槓桿原理壓過去,這樣朝着對面武器劍鋒尖端方向上滑才能取得武器力量上的優勢。然而對面雖然在力量上無法壓制了但是有了靈活,劍鋒可以隨時選擇離開。往往可以接着武器碰撞的反推力量靈活的退開。

任迪手中的劍鋒迅速滑向護騎士劍的護手部位,眼看就要被護手阻擋,然而騎士劍長長劍鋒由於格擋點力量優勢迅速向下斬,朝着任迪肩膀上迅速靠近。

壓下來的騎士劍鋒就要切掉任迪的肩膀時,任迪只有放棄手中劍後退才能倖免的時候,任迪手中的鉻鋼劍迅速一橫劍鋒對劍鋒朝着騎士劍根部切過去。咣噹一下,騎士劍斷了。向着任迪肩膀上斬落的長劍變成了沒有後續力量的斷刃在任迪肩膀一陣抖動下這一節斷劍接觸到任迪肩膀後刀刃歪了一邊被震落下來。

任迪的天賦是純後勤天賦,發動的時候有諸多限制,比如說時間問題,需要幾秒鐘的過程,所以指望軟化子彈。並且別人身上的東西很難發動必須相同從觸碰纔可以,所以指望軟化對方捅過來的刀子軟化,也是要等到捅過之後才能生效。

當任迪手中的劍和白塔手中發生接觸,並且格擋過程中有半秒,任迪的天賦有一個短暫發動的時間。雖然身體屬性點勝過對面的大騎士,但是任迪絲毫不敢掉以輕心。因爲對面的格鬥經驗太強了。然而想要戰勝對手那麼同樣可以利用對手的經驗,戰鬥的時候經驗無法預料到的事情就是死穴。騎士劍跟部最不容易斷裂的部分,被任迪準確的一橫,橫過來劍鋒對切,雖然軟化力場只有短暫的時間,然而鉻鋼劍鋒順利的切入了軟化的那一塊已經變成熟鐵強度性質部位。

一瞬間,就在長劍的劍鋒近乎臨近任迪肩膀的一瞬間,任迪的劍鋒分秒不差的橫了過來準確的對軟化部位進行了切割。也就是這一瞬間勝負已分,長劍瞬間變成斷刃,而原本相對短一點的任迪手中的劍卻有了一寸長一寸強的優勢。

在完成切斷騎士劍後,沒有停下如同一道白虹閃爍快速停在了白塔的脖頸部位,鋒芒切斷了白塔的一根汗毛刺破了一點油皮。然後任迪空出來的手猛然朝着白塔胸前一錘,將白塔揍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