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我的意識則越來越強。

另一個靈魂用手拼命的拔着轉進我身體裏的樹枝,嘶吼道:“停下,快停下……再這樣下去你也會死,而且,你認爲把自己的身體與力量容進來就能完全剋制住我嗎,別天真了……”

什麼?森木淵他……

把自己的身體在跟我的身體融化嗎?

當初他把自己胳膊砍下來,變成藥丸給我吃後就能剋制另一個靈魂。

單看這點,就能知道,森木淵的身體,或者說血肉是能剋制另一個靈魂的。

當初,另一個靈魂的力量沒有現在這麼強大,於是只要森木淵的一隻胳膊就可以。

但現在,另一個靈魂吸收了那麼多力量,變強了數倍。

森木淵就只能用整個身體上的血肉來控制另一個靈魂了。

而且,就如另一個靈魂所說的那樣,還不一定能完全剋制另一個靈魂。

現在才明白了森木淵剛纔所說的。會永遠待在你的身邊是什麼意思了。

森木淵聲音低沉的說道:“我的確是挺天真的,一開始還想着,讓你擁有身體後就能跟我一起隱居在這個世界上,沒想到。只是我癡心妄想。”

他頓了一下,又繼續說道:“能叫我一聲父親嗎?從你出生就從來沒有叫過我……”

森木淵一邊說着,身體慢慢變成樹枝往我身體裏鑽着。

另一個靈魂憤恨的瞪在森木淵,說道:“我沒有父親……”

剛所完,森木淵眼角一滴眼淚慢慢往下掉着,淚眼模糊的看着另一個靈魂。

最後森木淵的身體完全變成了樹枝,伴隨着另一個靈魂的吼叫聲,徹底的鑽進了我的身體。

就在森木淵即將徹底消失時,我的意識也清醒許多。

再加上我在背誦靜心咒的,於是我的意識完全壓制住了另一個靈魂。

看着只有一點樹枝露在體外的樹枝,輕聲說道:“父親……真的很感謝你。”

明顯的感覺到那根樹枝顫抖了一下。

森木根本就不知道現在這副身體是我在控制着的,如果我不是因爲有靜心咒。根本就不會這麼快就奪回身體。

而森木淵並不知道我會靜心咒。

森木淵也許會覺得這聲父親也許是另一個靈魂腳的。

現在的他肯定感覺很欣慰,雖然叫他的起身並不是他的女兒,但至少在他心中不是這樣認爲的。

在他即將失去意識的時候,我也不得不用這種欺騙的手段。

讓他帶着微笑離開。

我從小就沒有父親。 強勢婚寵:腹黑總裁惹不起 在看到森木淵對另一個靈魂表現出來的愛時,我真的很羨慕。

其實有森木淵這樣一位父親愛着其實挺好的,只是另一個靈魂不懂得珍惜。

頓時感覺胸口悶悶的,雖然森木淵多次想要害我,但……還是有種莫名的惋惜和不捨。

最後這次,他用生命救了我,現在的他,已經完全容進了我的身體裏。

“哼……你還真愛多管閒事……”

腦海裏突然冒出另一個靈魂的聲音。

瞬間就慌亂起來。居然真像她說的那樣,就算森木淵用他全部的血肉來壓制另一個靈魂,都不能完全把另一個靈魂壓制。

“你大部分的力量都被壓制住了,難道還想奪走我的身體嗎?”

我努力的讓自己平靜下來。雖然對自己能徹底壓制她沒有多大的信心,但也不能在一開始就敗下陣來,不能讓她感覺到我心虛。

她笑了下,說道:“哦……是嗎?”

她剛說完,我就感覺全身開始無力。

我跟她的意志在身體裏面戰鬥着,兩股力量相撞,身體上傳來劇烈的痛感。

最後整個人倒在地面上,蜷着身體,掙扎着。

小白捂着已經停止流血的傷口,跑過來,着急的說道:“沒想到另一個靈魂的力量變得這麼強大,森木淵的血肉都無法徹底壓制。”

說完他就盤坐道我身旁。擺出一個手勢對着我,瞬間感覺身體上的疼痛感減輕一些。

眯着眼睛看見,身體周圍被一團白霧籠罩着。

這是……久違的靈霧。

自從小白被邪氣侵體後就沒有再使用靈霧了。

另一個靈魂咬着牙,憤恨的說道:“還想再次封印我嗎?沒哪麼容易……”

娜娜趕緊跑到小白身邊。說道:“你的身體太虛,現在開啓封印,你會倒下,而且還不能保證封印能佈置成功。”

小白毫不猶豫的說道:“不試試怎麼知道結果。我現在不這麼做,我們都會遭殃。”

娜娜咬着脣,看着痛苦的我,沒有再阻止小白。

小白說的也對,如果不封印另一個靈魂,讓她跑了出來,我們這裏的一個也活不了。

可是,小白現在的面孔越來越蒼白,按照他這樣的狀態下去,可能真會像娜娜說的那樣,不但未能封印另一個靈魂,反而把自己給達進去了。

痛苦的對小白說道:“你不用管我。現在森木淵在我體內,我會盡量壓制住另一個靈魂的,你快點去養傷。”

小白瞟了我一眼,沒有理會。

而娜娜則趕緊說道:“澄澄說的沒錯。你還是先去養傷吧,你要相信澄澄。”

小白憤怒的瞪了娜娜一眼,娜娜便尷尬的低下頭,沒有再說些什麼了。

“白衣小子。快讓開……”

突然出來一道粗狂的吼叫聲。

這個聲音我知道,是師父的聲音。

他現在依然還在跟邪君戰鬥着,兩人都顯得有些疲勞,但卻又無法分出勝負。

霸情冷少,勿靠近 小白扭頭看了下正阻擋着邪君攻擊的師父。師父又接着對小白說道:“我可以佔時封住另一個靈魂,之後你得帶她去個地方。”

“什麼地方?”

“陰陽深淵。”

在師父說出這四個字時,看到小白身體一顫,隨後眼色一凝,起身閃到了一邊。

陰陽深淵到底是什麼地方,看小白那模樣,彷彿是什麼可怕的地方。

小白剛一閃開,師父變,對着邪君甩出幾顆煙霧彈,隨後又甩出幾道符。

趁邪君正被煙霧彈和符紙包圍的空隙,師父閃到我身邊,用眼睛無法捕捉到的速度在我身上貼了幾張符。

然後閉上眼睛,手上結出一道印,身上的符紙突然白光一閃。

我便感覺我身體上的疼痛感減輕許多,另一個靈魂好像完全被壓制一般。

“師父……”

我趕緊從地上爬起來。

師父看了我一眼,語速極快的說道:“我找到了幫你得到力量的方法,不過會是個痛苦的過程。”

剛說完,邪君便朝師父攻擊來。

師父快速的抓住我,把我直接甩向小白,然後擋住邪君的攻擊,吼道:“快帶她去陰陽深淵,把她送入陰淵和陽淵的交界處,記住……” 師父快速的抓住我,把我直接甩向小白,然後擋住邪君的攻擊,吼道:“快帶她去陰陽深淵,把她送入陰淵和陽淵的交界處,記住……”

邪君瞪了我們幾眼,然後朝我們重來,說道:“休想逃……”

不過師父馬上就反應過來。擋住了邪君的攻擊。

“你們都快走,這裏有我擋着……”

小白點了下頭,趕緊拉上我,王外面走這。

看着師父的身影,有種再也見不到的感覺。

小白輕聲說道:“我們快走吧,按他說的坐,那位道人不簡單,不會有什麼事的,而且你身上的這些符是有期限的。”

看着師父點了下頭,然後就跟小白快速的朝陰陽深淵跑去。

在離開時,小白讓娜娜和凌夕一起帶蔚軒與雲離灰邪靈域。

現在白靈域已經大亂,邪靈域還算是比較安全的地方。

最關鍵的是。蔚軒在邪靈域可以快速的恢復。

在路上,想着師父剛纔對我說的那句話。

他說找到了幫我得到力量的方法,難道是師父已經知道了怎麼把另一個靈魂的力量融入我的體內嗎?

也就是說,現在讓小白帶我去的那個陰陽深淵可能跟這件事有着聯繫。

我跟小白的速度都很快。沒過多久,就到了他們口中的陰陽深淵。

這條深不見底的深淵所在的地理位置很是特別,正好是在白靈域與邪靈域的交界處。

淵的一半是邪靈域的領土,而另一半則由白靈域管轄。

走到深淵旁邊。附身往下探了下。

全身汗毛瞬間豎了起來,這個深淵給人一種無形的壓力,我只是靠近了一下,就感到呼吸困難。

隨後便看向小白,問道:“什麼地方是陰淵和陽淵的交界處?”

記得師父囑咐過小白,讓小白把我送入陰淵與陽淵得到交界處。

我想那裏面應該就有着讓我吸收另一個靈魂力量的祕密。

小白看了下我,說道:“順着深淵的巖壁下去,會看見淵下的水是呈現一半白色和一半黑色,白色流水與黑色留水的交界處就是我們要找的陰淵與陽淵的交界處。”

按小白這樣說,那我就必須得順着巖壁下去了。

小白送我到這裏就夠了,他也受了這麼重的傷,接下來交給我就可以。

就算小白送我下去也不一定能幫上忙,師父只是讓我進入陰陽淵的交界處,小面到底會發生什麼,我也不知道。

不過既然師父這樣說了,那也就說明不管下面有多危險。只要我下去,就有可能得到另一個靈魂的力量,而不下去的話,是什麼希望都沒有的。

而深淵下面對小白來說是一點好處都沒有的,說不定還會讓他陷入沒必要的危險。

“既然這樣,那你就先去找娜娜他們會合,安心養傷,我一個人下去就可以了,等我從下面上來,就會去找你們,說不定到時候你們就能看到一個全新的我。”

說完全我就轉身準備朝深淵內部走去。

剛走沒兩步,胳膊就被小白抓住,他皺着眉,一臉嚴肅的看着我。

“那位道士是誰?他爲什麼一而再再而三的幫你,而你卻這麼信任他?”

小白的這個問題瞬間就把我問得愣住了。

想了下才發現,小白根本就不認識我師父。當時拜師時是十七陪着的。

我笑了下說道:“那就是教我法術,還幫我醫好皮膚的那位仙人,也就是我師父啦,我當然信任他了。”

小白一愣。然後表情有平靜了下來,小聲說道:“難怪他會把森木淵救出來。”

小白的聲音很小,但我還是聽到了,他的這句話讓我一驚。

疑惑的問道:“什麼?森木淵是師父救出來的?”

小白點了下頭,說道:“我在趕往那個地方救你時那個人就已經到白靈域了,但他並沒有直接來救你,而是先救的森木淵,當時因爲我很急,所以就沒有阻止,而且失去森木淵對我沒影響。”

也就是說,師父一開始就知道森木淵能壓制另一個靈魂。

看來師父這段時間沒少研究我和另一個靈魂。

等事情結束後一定要好好報答下師父。

說完後,小白又接着說道:“雖然他是你的師父。但我還是不能放心你這樣下去。”

他的臉色越說越陰沉。

讓我感覺到一絲不好的預感,難道深淵下面沒有看上去這麼平靜嗎?

“下面是什麼情況?”

小白聲音低沉的說道:“這裏叫陰陽深淵,陰陽本來是相排斥的,但現在的情況卻是合在了一起。所以陰淵與陽淵相交出會出現一種強大的力量,落到交界的人都會被這股力量擊成粉末,屍骨無存,現在還沒有人能在陰淵和陽淵交界處停留。”

當時我就愣住了,雖然來到這個地方感覺到了一股無形的力量,但從來沒想過這下面是這種情況。

在我看來,這下面絕對不簡單,但最多也就是會出現幾隻怪物什麼的。以爲你現在的能力可以解決。

可聽小白這樣一說,瞬間感覺心慌了起來,也就是說,我就這樣下去不很有可能凶多吉少。

抿着嘴看了下深淵下面。心一橫,說道:“不管怎麼樣,我都要下去看看。”

師父沒有告訴我得到另一個靈魂的別的方法,也就是說只有這個方法。

如果我不下去,不但辜負了師父的一番苦心,而且大家受的傷也就都白廢了。

只要我得到了另一個靈魂的力量,到時候一定能打敗邪君,而且還不會傷害蔚軒他們。

“可是……”

小白的話還沒說完,我便快速的回過頭來,抱住小白,說道:“謝謝你一直以來的照顧,不管怎麼樣。我都是要下去的,放心,我不會有什麼事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