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後,笛聲再次變化,變得充滿了殺氣,邪氣,怨氣,鬼氣……總之像是凝聚了天地之間,最爲純正的不良氣息一樣。

剩下的幾隻嬰鬼聽到這裏,雙眼都變得血紅起來,竟然開始了各自的廝殺對戰,很是激烈,完全是不顧自己安全的那種,徹底的陷入了瘋狂。

有點驚魂未定的隱祕局的傢伙們趕緊抓住機會朝着後面退開,各自凝結陣型,嚴陣以待,防止嬰鬼那邊繼續出現什麼問題。

看這些傢伙的樣子,之前的事情還是把他們給嚇得夠嗆了。

我看着天空之上,剩下幾隻嬰鬼跟發了瘋一樣的互相廝殺,抓扯,鬼體受到損傷沒有半點的在意,看着都有點觸目驚心的感覺。

“師父,他們在幹什麼?”

我很是有點不理解的開口問道。

即便這笛聲之中充滿了各種各樣的不良情緒,我都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怎麼這些嬰鬼反而變得如此的瘋狂起來了。

我看向師父,卻發現師父的臉色變得很是古怪,像是驚訝,又像是憤怒和仇恨。

我想要問出來的問題直接就啞了火,根本就問不出來了,只是聽到師父喃喃自語:幾百年了,這羣傢伙竟然還活着。仇,必須延續下去了。

我不懂師父說的話,反正他有時候就是像這樣時不時的發一點神經,我都不會有什麼好計較的,天空之中剩下的幾隻嬰鬼的撕扯變得越來越恐怖起來,估計是要同歸於盡的架勢,師父說了嬰鬼不好解決,怎麼到了這個神祕的餓吹簫客的手裏面就變得這麼輕鬆了?難道傳說中的吹簫竟然有這麼大的作用?

我不由得很是有點疑惑的想到。

要真是那麼厲害的話,我以後乾脆也找人來專門給我吹簫算了。

我正要以爲嬰鬼就會這樣直接消亡的時候,邪佛的黑色蓮臺猛然從地面之下衝了出來,散發陣陣黑光,將唯一剩下的兩隻嬰鬼也是最強悍的兩隻嬰鬼給籠罩在了其中,而後迅速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吹笛子的聲音也是迅速消失不見,我想那個神祕的傢伙應該是去追擊邪佛去了,心想這樣正好,乾脆那個吹簫的傢伙和邪佛打起來,光是吹簫就吹死了那傢伙就好了。

這一次,陳長生那羣人終於是可以淡定下來了,畢竟嬰鬼跑了,這下安心下來了,要是繼續下去,我估計這羣傢伙估計都要跪……陳長生的臉色相當的難看,顯得又是尷尬又是惱怒,這一次問題是在他這邊出了的,他要是還能繼續淡定下去的話,才真是怪事兒了。 縱然他的半魂也十分強悍,一般的毒素幾乎很快能被他煉化,但是一直想害死寶寶的紫瑩,每一次出手都是恨不得弄死寶寶的,自然不會用尋常的毒藥了……

這毒也是紫瑩尋找好久才得到的,只是聽說這碎魂毒能摧毀人的靈魂,她就費盡了心思得來了!反正紫天在神殿的時候,紫瑩也沒事做,就算出去了紫天也不管的……

她選擇在這個時候把碎魂毒下給寶寶,就是想嫁禍給靈仙子,因為這位靈仙子也是愛慕紫天女子,所以紫天分明讓紫瑩不是去靈仙子那裡,但是紫瑩還是去了……

雖然紫天不喜歡靈仙子,也不想多欠靈仙子的人情,但是不得不說靈仙子的靈茶對寶寶是真的有好處,所以就算不喜歡,既然紫瑩都拿回來了,也不好還回去,自然是給寶寶服下了再說……

紫天將大半靈茶都給寶寶服下后,拿著白巾擦拭了下寶寶的嘴角,然後對著身後的紫瑩說道:「紫瑩,你退下吧,這裡有我就行了!你如果實在無事,就出去再到各地為寶寶尋找些靈果回來!」

「好的主人,我這就去!」紫瑩聞言聽話的說道,然後看了眼寶寶轉身離開!

紫天察覺到紫瑩出了神殿,真的聽話的離開了,微微還有些詫異,詫異紫瑩紫瑩這一次如此的聽話!

但是紫天也沒多想,紫瑩離開對於紫天來說,反而更加輕鬆些,至少可以不需要時刻提防紫瑩害寶寶了!

寧九程看著外面一直盯著寶寶看的紫天,心裡十分的篤定,這小子絕對是對這個丫頭有意思的,否則怎麼可能如此盡心儘力呢……

不過吸收了很多毒素的寧九程也沒有想太多,畢竟現在他自己也有點難受啊,這該死的鳥也不知道在茶裡面放了什麼,讓寧九程覺得靈魂疼死了……

寧九程一邊留意著寶寶的動靜,一邊開始把吸收的毒素煉化了,因為他要是給逼出去的話,這裡是寶寶的識海,定然是會被寶寶吸收的,那樣就打擾到寶寶了……

所以他只能想辦法把剛才吸收的毒素煉化了,對於寧九程做的,寶寶也都很清楚,但是她現在沒辦法分心,只能在心裡謝謝寧九程這一次的幫忙了,對於紫天叔叔身邊的那隻鳥,寶寶完全就沒當回事……

因為紫天叔叔對自己太好了,所以寶寶沒打算跟一隻鳥計較,紫瑩的下場寶寶早就知道是什麼了,也就沒在意了!她知道紫天絕對不會放過紫瑩的,至於為什麼,寶寶也不想去想那麼多……

寧九程沒有欺騙寶寶,這一次紫瑩十分把握的毒,還是被寧九程強悍的煉化了,雖然對寧九程的靈魂損傷了不少,但是本來就是半魂的寧九程,覺得也沒什麼,畢竟看到寶寶那麼快接受了自己的玄天心法,讓寧九程心裡還是十分開心的……

他很期待寶寶能領悟多少自己的玄天心法,哪怕寶寶只是領悟道十分之一,他也會很開心的! 看著寶寶的靈魂在對面,閉目不斷的領悟著玄天心法,寧九程心裡又期待又激動!因為他期待寶寶能成為自己的徒弟,激動是因為如果寶寶成為了自己的弟子,說不定以後就有機會幫忙自己報仇了……

懷著這樣的心態,寧九程代替寶寶聽著外面紫天偶爾的關懷聊天,然後觀察著寶寶的動靜,時間一晃劃過了三年的時間,寧九程看到寶寶睜開眼睛的那一刻,整個魂都呆住了……

「小丫頭你……」寧九程有些不敢置信的說道。

「雖然你的這個玄天心法十分難領悟,但我還是領悟了二分之一的!還不錯吧,總算不是什麼雞肋的心法……」寶寶眨了眨眼睛看著寧九程故意的說道。

「你竟然只用了三年的時間,就領悟出來我用了幾百萬年研究出來的心法的一半了,你是個妖孽啊你!」寧九程瞪著寶寶無語得吼道!

「切……這有什麼稀奇的,如果是我娘親的話,分分鐘就能領悟完畢的!看在我收了你玄天心法的面子上,我就喊你一聲前輩好了!

前輩,你之前說的話可還記得?如果我領悟了你的玄天心法,你答應我任何事情的!」寶寶看著寧九程說道。

「沒錯,我答應你任何事情,但是寶寶對吧,你一定要做我的弟子,我的傳人!太好了,我的玄天心法終於有傳人了啊……」寧九程十分開心的自言自語道。

「我拒絕,我為什麼要做你的傳人和徒弟?我不要!」寶寶聞言直接冷著臉說道。

「你領悟了我的玄天心法,你就應該知道,這玄天心法是我用了畢生心血所創的,就算你不想承認,你也是我玄天神殿的傳人!」寧九程看著寶寶認真的說道。

寶寶聞言十分的無語,寧九程傳給她的玄天心法確實很強悍,而且自己還很喜歡,否則也不可能一下子就領悟了一半才醒來的,可以說這個玄天心法很適合寶寶修鍊的……

可是,寶寶心裡十分清楚,一旦跟寧九程扯上關係,別的不說,就是寧九程的那個敵人,以後就是一個大麻煩的,所以寶寶才不想答應寧九程做自己的師父……

寧九程看到寶寶不說話,大概猜到了寶寶在擔憂什麼,於是輕嘆一聲的問道:「寶寶,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你是在擔心我的仇人對不對?擔心和我扯上關係,到時候惹上麻煩是嗎?」

「是的,我和娘親一樣,不喜歡麻煩!」寶寶直接說道。

「別的我不敢說,但是關於這件事,我可以答應你,不管未來如何,我絕對不會讓他傷害你的!那麼是我魂飛魄散,我也絕對不會讓對方傷害你一分的……」寧九程看著寶寶認真的說道。

寶寶看著寧九程血紅的眸子,卻從寧九程的血紅眸子的深處,看到了堅決,她知道寧九程說的是真的,為了保護自己,真的可能會拼上性命……

寶寶想到墨九狸曾經和自己說的話,猶豫了一下看著寧九程說道:「好吧,我答應你,師父!」 “今天到此爲止,我勸你最好給我們一個交代,要不然這件事情對你對我對大家都不好。”

陳長生看着師父開口說道。

隨後就要招呼自己的人直接離開、

“站住,我說了你們可以走了麼。”

師父從之前那個吹笛子的聲音出現之後。臉色就一直顯得很奇怪,整個人也是有點神經兮兮的,現在陳長生丟了面子話就要離開了,他終於開口說話了,一開口就是如此囂張的態度。

難道師父還想要和這些傢伙打一場?

我有點吃驚的想到。

這不是師傅的風格啊。

“你想要如何?”

之前被嬰鬼個壓着弄。憋了一肚子的火氣。現在師父竟然還一點面子都不給。反而還隱隱然威脅他們,這一下,就讓這羣人找到了發飆的對象了,都是面色不善的繼續圍了上來:“以前我們是給張佐臣的面子。現在張佐臣不再,我們倒是要看看,誰還能護着你。”

對於這羣人說的話。師父不屑的笑了起來,隨後,將手指向了茅龍說:“是你欺負了我的徒弟對吧?”

師父的話語顯得很冷,也很殘酷。

茅龍皺眉,上前,看着師父說道:“是我,如何?”じじ,謝謝!

師父冷笑,隨後,直接一巴掌拍了出去,隔着這麼遠的距離,茅龍整個人卻飛了出去,臉上高高腫起來一片。

師父這時候方纔緩緩說道:巫咒。劈手。

竟然直接說出了巫咒的稱呼,師父是想要幹什麼呢?

我的心砰砰直跳,不知道師父這算是個什麼意思。

原本師父一出手就將茅龍給打飛了出去就已經讓這羣人感到吃驚無比了,等到師父突然說出來巫咒兩個字之後這羣人就更是直接發了瘋了,看着師父,不敢相信的說道:“你是巫家的人。”

言語之中充滿了無比驚恐的語氣。

師父笑了起來,揹負雙手,說:“巫家,巫銳。你們出手吧。”

巫家,這兩個字似乎有着泰山壓頂一般的強悍壓力,讓這羣道家的精英一個個都變了臉色,甚至有膽小的都下意識的朝着後面退了一步。

原來,師父也可以如此霸氣。

“茅龍何在,你敢欺負我徒弟,就要做好被我欺負的準備,很簡單,你拘了我徒弟的魂魄,我也只是拘你的魂魄而已,我只出手一次,你要是躲得開,我就饒你一次。”

師父輕描淡寫的說道,狂妄到了極點,偏又讓人覺得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彷彿只要是師傅說過的話就應該是正確的一樣。

好霸道的師父。

我吞了口口水,實在是無法將師父和現在這個霸氣的傢伙聯繫在一起。

“有誰想要幫忙的,可以一起。”

師父開口說道。

這一句,讓原本站在茅龍身邊的人都下意識的朝着旁邊退開了老大一段距離。

茅龍臉色慘淡,也沒有去責怪自己的同伴不夠意思打算,而是毫不猶豫,直接召喚除了自己的鐵甲屍,然後還有自己的惡鬼八臂阿修羅。

這一次,茅龍沒有一點的保留,直接刺破了自己心頭血,滴落在了八臂阿修羅的身上,八臂阿修羅仰天狂吼,惡鬼法相凝練許多,威勢霸道。

師父淡然的看着茅龍的動作,隨後,方纔開口說道:“準備好了麼?”

茅龍冷笑,說:“廢話少說,要來,你就來吧。”

師父點頭,說:“好。”

然後茅龍還沒有什麼動作呢,就看到師父鬼魅一般的出現在了茅龍的面前,一根拇指已經按壓在了茅龍的額頭上面,輕聲說道:拘魂。

茅龍臉上的恐懼表情纔剛剛表現出來就已經徹底的凝固了,最後身軀直接軟到在了地上,而這時候,鐵甲是和八邊修羅方纔緩緩的碎裂,最後消失不見。

師父這時候方纔冷笑一聲,一揮手,說道:“太慢了。”

我感覺自己呼吸都有點困難起來了,果然強大與否還是要看對手的比較,和邪佛參照之下,似乎師父不夠強悍,但是現在看起來,完全就不是那麼回事兒了,簡直是吊到沒朋友。

“你們有意見沒有?”

師父淡然的看着一羣被嚇傻的傢伙,冷笑起來。

“你是巫家人,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陳長生有點神經質的對着師父開口說道。

師父根本就沒有理會這個傢伙,過來牽着我的手,說:“法一,走,我們回家。”

到了翠竹林的門口,師父方纔緩緩說道:“我一直都在這裏,隨時恭候大駕。”

說完,便直接回到了翠竹林之中。

而茅龍的魂魄也被師父當着我的面直接捏成了碎片。

“法一,時間不多了,千算萬算,我竟然沒有算計到我們腳下竟然還有一片陰間靈山,那些人已經找上門來了,師父藏不下去了。”

進入翠竹林之中,師父的笑容一下子就多了苦澀的味道,對我開口說道。

“師父我們是在躲藏那些道家人的追殺麼?爲什麼我們躲不了了?”

師父笑了起來,摸着我的腦袋說:“到了我們這種程度,發現對手的行蹤在哪裏,都要靠算計,倘若你會算計,就算你就在對手的面前,他們都不一定會發現你,而他們一旦找上門來,就說明了我就算是再躲下去也沒有用了,既然那樣,我什麼還要繼續在這些廢物面前裝孫子。”

師父很是霸氣的對我開口說道。

不過我卻總覺得師父的話語裏面充滿了一些言不由衷。

“他們是誰?就是之前那個吹簫的傢伙麼?”

我看着師父很是激動的問道。

師父點頭:“隱修會,還有這些人,他們都不會放過我的……法一,你放心,你的命格不一樣,就算他們知道你是我的徒弟也算不出來你的存在……這一點是師父給你的心意,哪怕是師父不在了,你也能夠保護自己的安全,答應師父,以後不要給我報仇。”

我沒有想到師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搖頭,說:“對不起,師父,我答應不了。”

師父沉默,隨後笑了起來,說:“只要你不願意,誰也強迫不了你,只要我不願意,誰又能夠強迫我了?雖千萬人吾往矣,法一,儘管放心,師父一定會給你爭取到足夠的時間,讓你領會第一種巫家手印的。”

我這時候心裏面其實只想說我不要學什麼巫家手印我只要師父你,我只要陪着你。

不過我看着一臉嚴肅的師父,這話卻怎麼樣都說不出來。

“你是巫家的人。”

殷明珠之前一直沒有出去,這時候卻不知道從哪裏鑽了出來,看着師父開口說道。

師父點頭笑了起來,說:“是的,你要殺我麼?”

殷明珠一臉奇怪,說:“我爲什麼要殺了你,道家有壞人,巫家也有好人,成王敗寇罷了,你以爲我是白癡,會真的相信你們巫家是魔門這種劣質噁心的說辭?”

我一直都覺得殷明珠說話挺討厭的,畢竟有時候直來直去的,實在是讓人有點難以接受,但是今天,聽到殷明珠說的這話之後我卻覺得心情相當的舒坦,要是可能,我真的是想要狠狠的抱着殷明珠親上一口。

“那你想要知道什麼?”

師父看着殷明珠開口說道。

殷明珠看了我一眼,然後臉上露出了一絲絲的痛苦,隨後又迅速的消失不見,說:“我要知道你給我父親說了什麼事情,讓他這麼急匆匆的離開,連和我告別也來不及。”

師父笑了笑,說,其實你心中已經有了判斷,我只是給他說了一下我之前佈置的法門,又告訴了他怎麼解開封印了陰間靈山陣眼的法子。 寶寶說著直接靈魂做了一個跪下的姿勢,對著寧九程行禮。

寧九程見狀激動不已,急忙說道:「起來,快點起來,太好了,我終於有弟子了,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

「寶寶,我們離開這裡吧!」寧九程看著寶寶說道。

「什麼?離開這裡?為什麼?」寶寶聞言疑惑的問道。

「如果不離開這裡,為師沒辦法從你的體內出去,而且你的傷在這裡的話,恐怕只能等到你娘親來,就算你娘親真的如你說的一樣,醫術如神,但是她想找到醫治你的藥材,在這裡也很難實現的!

到時候你娘親還是只能看著你昏迷不醒,擔心不已,四處為你尋葯!難道那是你想看到的嗎?」寧九程看著寶寶說道。

「師父,你為什麼說我的傷,這裡沒有藥材可以治療?你是不是知道什麼?」寶寶聞言看著寧九程問道。

「不全知道,但是星辰國本來就不算是很弱的地方,想摧毀星辰國需要的力量,絕對不是這裡的人能有的,外面的紫天雖然在你眼裡很強,甚至是在他所在的這個地方,實力頂尖,但是如果讓他滅掉星辰國怕是也做不到!

毀掉星辰國將你害成這樣的那對父子,我想他們極有可能跟我來自一個地方,寶寶如果想報仇,就必須快點比對方先強大起來,而在這裡的話,你永遠都比對方慢一步的!

等待你娘親的時間裡,對方可能已經成長到可怕的地步了!」寧九程看著寶寶說道。

聞言,寶寶沉默了,小星對自己做的事情,歷歷在目,她絕對不會忘記,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這一點自己跟娘親是一樣的,有仇一定會加倍報復回去的!

想到紫天之前在耳邊說起的,自己已經有了弟弟和妹妹了,如果自己再讓娘親擔心,娘親一定很辛苦的!

從小娘親就一直陪伴著她,現在她長大了,她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自己的仇要自己報復回去,然後再去找娘親和爹爹他們……

想到這裡,寶寶看著寧九程問道:「師父,你能帶我離開這裡嗎?」

「可以前提是要等外面的小子不在的時候,否則就算是我們合力也無法離開的!」寧九程看著外面的紫天說道。

「好,那就等紫天叔叔離開時,我們再行動,不過在這之前,師父你可能需要發個誓言!」寶寶看著寧九程說道。

「嗯?發什麼誓言?」寧九程疑惑的問道。

「不會傷害我半分的誓言,你要發誓,不會傷害我半分,不會違背我的任何要求半分的誓言,我才會跟著你離開這裡!縱然我現在喊你師父,但是我不信你!」寶寶看著寧九程冷冷的說道。

寧九程看著寶寶一愣,隨即苦笑一下說道:「好,師父發誓,我玄天神尊寧九程在這裡,以靈魂發誓,如果我對自己的徒兒寶寶傷害半分,或者逼迫她做任何她不想做的事情,我便魂飛魄散,永不超生!」 師父和殷明珠說得有點不清不楚的,我有點雲裏霧裏,很是不爽,爲什麼就連殷明珠都覺得我是一個小孩子了。

“真是那樣麼?”

殷明珠一聽。頓時咬破了嘴脣,眼淚都直接流了下來,看着師父顯得很是無助的說道。

師父搖頭,並不說話,隨後方纔悠悠然開口:“我必須要爲法一爭取到一個活命的機會。一個改變這一切因果的可能。”布畝冬劃。

“師父,你到底在說什麼你們到底在說些什麼東西,我怎麼聽不懂。”

我不明白師父他們到底在說什麼,不過這並不代表我就不會驚慌失措,師父和殷明珠之間的對話讓我覺得相當的沒有安全感,終於忍不住大聲的開口問道。

“我父親就是邪佛。”

殷明珠突然嘆了口氣。開口說道,一瞬間臉色慘白,像是失了魂兒,不過卻有咬牙硬撐着,不露出絲毫軟弱的情緒來,那模樣讓人看了心疼……

我知道要說出這樣的話來,需要付出多大的勇氣,下了多大的決心。

但是更多的還是不理解。

我忍不住大聲的說道:“你是瘋了麼?你父親是邪佛?開什麼玩笑,你們來到這裏,難道不是爲了鎮壓邪佛的麼?明珠,你腦子不會是有毛病吧。”

張佐臣是邪佛?

這個判斷實在是讓人無語,他怎麼可能是邪佛的,腦子不會是有毛病吧。

一時間我心裏面就只有這樣一個念頭。

“是就是,我需要她給我一個答案,所以,我會留在這裏。等下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