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姚溪也是一臉的驚駭看向葉凌,弄得他都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稍了稍頭。

最後,三人小聊了一會兒后,姚溪便帶著芊兒走出了房間,好讓葉凌好好休息。

葉凌摁了摁腦袋,在他母親那裡得知了自己昏迷之後的事後,他也是不覺得有些苦笑起來,什麼拚死一頭炎炙虎,什麼隱藏實力的,最無語的還是還有一個傳言說他已經是擁有神紋境的實力了,多年前的廢體變天才了。居然還被很多人接受了這個猜測……

我告非,老子要是有神紋境實力,十六歲就神紋境,那不是天才了?葉凌一頓吐槽。

「居然昏睡了三四天了,看來那股消耗太過恐怖了,也不知道會不會留下什麼後遺症!」葉凌臉色難看的自語,如今他剛剛起步煉體四段位,身體作為基礎,絕對不能出任何問題,不然對於日後的修鍊會帶來無數的麻煩,嚴重還會永遠卡死在一個境界上,這是他所不能接受的。

他甚至能感覺得到體內的每一條經脈傳來一種乾涸ji渴,那日與那炎炙虎拼殺,他幾乎拿命去搏了,身體傳來的負重荷信息讓他無可抗拒!若是他能及時進入那片靈識空間,恐怕也不會見得太輕鬆,畢竟身體所能承受的極限已經達到了。

托起酸痛的身體,葉凌在床榻上打坐起來,精神力調動聚集,兩眼微微閉起,伴隨著那股微漾的感覺,慢慢的進入了那片黑暗的空間之中……

葉凌再次進了靈識空間之中,那熟悉的空寂和無聲再次穿進他的感知當中,不多時,在黑暗的混層之中,一縷縷乳白色的光芒便是徐徐冒了出來,宛如靈蛇,只不過,此處的這些光芒比起山洞之中的那渾雄光芒,卻顯得有點寒酸。葉凌也沒有太多的意外,一切都是在他的意料之中。「看來這外面的靈氣並沒有那山洞中的濃郁!」

「嘩啦啦」

頓時,黑暗之中,除了周圍遊盪著許多的靈氣光芒之外,在他的頭頂處,嘩然傳來一陣激水泛起的聲音,葉凌的目光迅速望去,只見在他的頭頂上前方的混層黑暗中,徒然開出一個金色的小湖,顯現出滾滾流動的靈識力量,折射出金黃色的光束,映照而下!

「這?」

葉凌一臉驚愕,這突然出現的金色小湖讓他一腦不解,難不成他不小心觸動什麼地方麽,金色的小湖怎會出現在靈識空間中?

正當葉凌滿臉疑惑時,在頭頂上前方的金色小湖突然變得不安定起來,開始變得暴動,猶如一場狂風驟雨將至一般,氣氛醞釀得有些令人髮指!

「嗡~」

只聽見空間中傳來一聲輕微的轟鳴聲,在那片翻滾的湖水上方,突然掠過一道狂風,吹得金色的水華泛起層層水紋漣漪,緊接著,那道狂風呼掠而去后,又是扭轉方向回來,在水華的上方開始了瘋狂的交織在一起,扭曲,似乎在相互排斥,撕咬,而後扭曲成一個大圓,形成一個高速運轉的氣旋,隨著氣旋的形成,在那高速的旋轉狀態下,下方滾動如沸水的水華竟開始趨勢於平緩!

「嗤」

突然,在氣旋運轉到極致的時候,一股不弱的吸扯力開始慢慢體現了出來,不一會兒便是爆發出強勁的吸力!徘徊空間里的乳白色靈氣頓時有了方向,瘋狂的湧進氣旋之中,那場面如密密麻麻的流星劃過夜空,光芒匯聚,形成漫天的流線條。

對於源源不斷湧來的靈氣,氣旋更是來者不拒,一併吸吶了進去,運轉的速度更是在此刻加快了不少,將那些靈氣全部煉化了去,在氣旋的底部,開始流出一縷縷的金色氣團,沒入金色的小湖之中!

旋即,葉凌便是能感覺到身體出現了一絲微漾的感覺,雖然那種波動很小,但確確實實的傳進他的大腦神經之中!他的靈氣力量,正在以一種悄然無聲的速度慢慢變得雄厚。

難不成靈識力量還可以這麼修鍊的?葉凌臉上浮現出驚愕之色,這個突然形成的氣旋,竟然可以直接對天地間孕育的靈氣直接進行吸收煉化,最後反饋於本體!如此逆天,在之前他還真從來沒有注重過靈識這方面的修鍊,而今卻是發現,無論在精神力和靈識力量上都是有獨到之處,比常人都是勝出一籌,在與炎炙虎發戰鬥中,靈識力量的好處也是發揮了它的巨大作用!這點,葉凌也是不可置否的!

「嗡!」

一聲輕微的爆碎聲在這一望無盡的混層黑暗中傳開,只見那氣旋又是徒然暴漲了一下吸力,體積也是迅猛的翻出了兩倍,正在不斷的吸吶著一束一束的靈氣光芒,而那些靈氣光芒也是無窮無盡一般,不斷的自黑暗混層的各個角落冒出,朝著氣旋飛掠而來。

「這氣旋,好生霸道!」?

葉凌雙眼微閉,一道匹練的靈識力量自眉心處貫徹而出,湧向那氣旋。

結果,那氣旋也並沒有反彈葉凌的掃描,反而是很配合的降低了那運轉的速度,濃郁的靈識力量,重重將那氣旋包裹而進,那股吸扯之力也是霸道,都是將那覆蓋在上面的靈識力量給吞噬了些許,這倒是令葉凌提高了警惕,精神力更是集中了起來,若是剛剛的那般高速運轉,恐怕連葉凌的靈識力量還未接近便被吸扯了個乾淨。

而一番摸索后,葉凌便是收回了靈識,眼中露出半喜半憂之色,在剛才的探測之中,對於這氣旋,他也是有了一絲的了解,它是由兩種特殊的氣相融和,且不斷的相互擠撞而形成的運轉氣旋!所謂這兩種特殊的氣,分別是陰氣和陽氣,為天地所共同孕育,此時,為何突然出現在葉凌的靈識空間中,他更無從知道了。

陰陽交泰,共生於混沌!這氣旋所表現出來的煉化能力,都是讓他大吃一驚,那修鍊的速率,可以令其靈識力量迅速提升,而憂,這其中突然出現的陰陽二氣,到底是好處還是壞處?

當下,他並沒有過多的探究,而是再度閉起了眼睛,慢慢的享受著這氣旋所帶來的好處……

而有氣旋的不斷煉化靈氣,最後反饋進他的最後反饋進他的體內,之前各條ji渴的經脈脈也是不斷的得到溫養,韌度也變得更加強橫起來,按照這樣的吸收速度,不出兩刻鐘時間,身體便是可以徹底恢復了!

而就在葉凌沉浸在這樣的修鍊中時,在外界,大主院的後院之中。

盤坐在一棵大樹下正在閉目養神的葉山,這時突然睜開了雙眼,臉上的表情閃現出吃驚的模樣,已身處道宮境多年的他,對於這天地間的靈氣流轉是極為的敏感,而今在他周圍的靈氣卻開始朝同一個方向緩緩流動!

「難道有人在修鍊靈識力量?靈印師?」深資老練的葉山也是猜測出了一二,但卻在後面那三個字崩出口時,連他自己都是驚愕了一下,雙眉一蹙,臉上湧上有些不可思議的神色……

給讀者的話:


【如果大家喜歡,就請點擊收藏哦,聖子一定會更加努力的,謝謝了!

準備期考了,有點頭疼,之前有兩萬字存稿,因為學習時間緊,耗掉了,所以現在基本是每天碼一章上傳一章,,還請大家見諒,但聖子保證,放假之後每天都玩命的碼字,一天兩三更,甚至更多,但在這之前,還請各位能繼續給大聖境推薦票,麻煩了】

!! 「呼~」

葉凌盤坐在床榻上,張口吐出一團混濁的氣體,便是徐徐睜開了雙眼,再一次認真的檢查了一下全身各處經脈,得知無恙后,他終於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而他在修鍊的時候,廢寢忘食的沉浸在那片靈識空間中,時間也是匆匆的過去了五天時間,這五天中,葉凌可是連房門都是未踏出一步!而這雖然有些枯臊的修鍊,但是收穫也是不小,有了那氣旋不知疲蜷的瘋狂鍊氣,他的靈識力量,又是猛增了一大截,比起五日之前都是無法相比的。

而今,他的身體也是痊癒,所謂因禍得福,這話也有幾分真,在那次與炎炙虎拚命的時候,他幾乎拼盡了身體的極限,隱約,他也是觸摸到了那煉體五段位的門檻!只需要等到那一契機的出現,便一舉可突破進入煉體五段位。

不過,在此之前,還是需要不斷的修鍊,早些一步踏進煉體五段位,對於那即將到來的競賽榜無疑多了一份獲勝的機率,至少拼進前十名是沒問題的,再加上如今他靈識力量異於常人,拼進前五,那也不是不可能的!

他隱約都能感覺到,憑現在的四段位修鍊,加上那異於常人的靈識感知力,就算對手是五段位的實力,他都是能不懼!

葉凌翻了個身下床,出了家門口,這三天來房門未出,早已有些了枯燥,而姚溪一再三的叮屬后,葉凌也是無奈的應了,在後山沒有排查完之前盡量不去!

如此,葉凌倒也是清閑了下來,如今已是煉體四段位,算起來,在葉家小一輩中,算是中上等的名次了!但他還是覺得不夠強,只有破入那煉體五段位,方有可能與那葉少宇相抗衡!

「葉凌表哥!」正在葉凌無趣的到處走走時,突然一個來自身後的聲音叫住了他。

「葉松?有什麼事嗎?」葉凌轉過頭,略微有些意外的微笑道。

眼前的葉松,是一個比他小兩歲,身材卻比他高出一個頭的少年,看上去極為的魁梧,為人也是老實,平日之中與他關係也頗為不錯,他也是擁有煉體三段位的實力。而看到他臉色上有些慌張之後,葉凌眉頭一蹙。

葉松來到葉凌跟前,半蹲著身子,重重的呼了幾口氣,上氣不接下氣的,一副要死的狼狽模樣。他也是頓了頓后,說道「不好了,葉凌表哥。」

「怎麼了?慢慢講!」看到葉松的這副模樣,葉凌心裡也是提上了幾分凝重,在他的印像中,葉松可少有這般失態!

「快,去大主院武鬥台,芊兒表姐要和葉少宇他們決鬥呢!」葉松終於吞下一口氣,將火急的消息從嘴中蹦了出來!

「咔嚓……嘭!」

葉凌剎那眼神之中湧上一片空洞,一手握拳猛的轟向身邊的一棵大樹,頓時,在那拳頭的蠻勁之下,大樹的表皮,內干便是徒然裂開一條裂縫,從落拳處迅速蔓延,而後,一個結實的大樹,便在葉松吃驚的表情面前轟然倒下……

芊兒,對於別人來說,也許是一個擁有不錯修鍊天賦的女孩,但在葉凌看來,卻是怒不可傷害的對象,現在葉少宇居然如此明目張胆的刁難,他自然不能忍受,內心深處如翻騰一片火山,正在不斷的沸騰著。

在之前,曾被一度稱為不能修鍊的廢體時,他也是不少受到過此人的挑撥與毆打,幾乎就是每逢必找葉凌麻煩的**絲,以前他不想惹事非,不會和他正面衝突,就算是碰到了,他也只能忍著欺辱繞道………

那個時候,他並不怕他,而是不想帶著一身的傷痕回到家中,讓他的母親擔心,每當看到姚溪眼中露出的擔憂與心疼的淚水時,他的心就像被拿在手裡狠狠的捏一樣。

那時候,他恨自己沒有實力,讓他的母親如此為自己擔心!

但現在,一切都變了,他已經脫掉廢體的外殼,踏上了修鍊之路,而且成長起來的速度驚人,他可不會再像以前一樣退縮。

今日,新帳舊帳一起算!

「走!」

葉凌口中大喝,他真的怒了。葉松也是被葉凌的反應嚇了一跳,不敢在所有遲疑,便是扭頭轉身帶頭朝大主院的方向狂奔而去……

葉家的中心處,大主院。

在大主院的正門下,是一座巨大的武鬥台,平日里,是供葉家小輩切磋之用。換在平時,這裡是最熱鬧的地方,而今日卻顯得頗為的清淡無人。

因為葉家的上層首腦很是看重小一輩的發展資質,所以在早上的時間,都全部去大主院的另一邊集合,由長輩教導修鍊。

但在今早,這武鬥台卻顯得有些意外,有幾個葉家子弟並未去接受長輩的教導,而是來到了這武鬥台。

而來到武鬥台就意味著有紛爭了。

「芊兒,這冰錐花你喜歡?不然我送你也可以。」葉少宇嘴角輕浮,一副得意的模樣。

在其身旁,站著一個身體微胖的少年,在那微胖的臉上,同樣也是掛著一副傲氣,而能擁有這般傲氣他也是有那個資本,他本身,也是煉體四段位的實力,在葉家當中,也是靠前的存在,此人名為葉槍。

「呵呵,不知道葉松那小子逃跑了,到底尋到那個沒用的廢體沒有?」葉槍撇了一眼,笑了笑,帶著挑撥的語氣說道。

而這句話,便是引來了一連串的反應,在場的人全部失聲笑了起來,葉槍的題外意思很簡單,那就是等著一個沒用的人去找一個廢物來,而這個廢物,自然是指葉凌。

事情,是因一株冰錐花而引起的紛爭,冰錐花是一株貴藥材,對於身體虛弱之人,有不小的恢復功效。家族中的族庫中也是有,因此,芊兒看葉凌身體有些不適,特來尋這冰錐花。

但是,不料遇上了葉少宇等人,而對方自然是看出她是為葉凌而找的藥材,所以這才萬般刁難,最後給弄到了武鬥台上。

「嘿嘿,不對,聽說他還擊敗可一頭炎炙虎,說來,也不算是一個廢體,算半個廢物吧!或者這件事本身可能有些蹊蹺也說不定……」葉槍繼續輕蔑的笑道,在他看來,葉凌能擊敗炎炙虎,根本就是扯蛋,擺出一副打死他都不信的模樣。

「你!」

芊兒頓時怒了,無論是誰在她面前栽贓葉凌,對她來說都是不可原諒的,當下臉色變得難看起來,舉起玉手來,催動體內的力道,對那葉槍就是一道狠拍了過去,速度極快!

而這突如其來的攻擊,葉槍也是頓時慌了,他也是料想不到,芊兒的反應竟如此的大,如今他也才煉體四段位,對於芊兒的怒火,他臉色都是變得害怕了起來,五段位的力量可遠非他所能抗衡的!


這聲勢,若是被打中,結果都不會太好受,頓時心生出些許的悔意來,他之所以那麼囂張,無非就是有葉少宇給他撐腰!

「砰~」

與此同時,一道不弱於掌風的力道也是徒然迎了上來,瞬間,拳掌重重相撞,爆發出一股強勁的碰撞力,凌風呼冽開來,而後,兩人便是彈開,當即葉槍的臉色也是微變,泛起驚色,若是這股力道落到他身上,那後果可不會太好!葉少宇出手了,為葉槍擋下了這一掌!

芊兒被彈出好幾步,那微俏的臉上湧上一抹驚色,雖然兩人同為煉體五段位,但比起葉少宇,她還是略微有些遜色。

「嘿嘿,芊兒,你又何必大動干戈?葉凌,他值得麽?」葉少宇一聲淡笑,內心的傲氣此刻也是收斂了些,但眼神中卻含著濃郁的凌厲。

「值不值關你什麼事,只是某些人的嘴巴不太乾淨,看不慣!」芊兒惡狠狠的道。

「我最近身體也有些不太舒服,這冰錐花你是不想給我咯?」葉少宇臉上的微笑慢慢的收斂,露出一抹猙獰!

「就算那廢體來了又能如何?我照樣海扁他!」葉少宇冷笑,沒有了剛才的溫和態度,便是準備動手打算硬搶了!

「你!」聞言,芊兒心中也是湧上怒意,這些人三番兩次的在她面前低毀葉凌,她也不能夠忍受。

當下,握緊粉拳,便是主動對著葉少宇隨時衝出去!

「等等!」

這時,從人群中,走出一道人影,看上去略微的顯瘦。而此人,便是葉凌!對於他的出現,周圍的眾人先是驚愕,最後都是露出嘲諷的表情,沒想到葉凌還真敢來,對於葉凌他們並不怎麼看好。

這些譏諷的目光,葉凌都一併選擇無視了過去,便在紛紛讓開一條路的人群中,面色有些冷淡,一步躍上了武鬥台。

「葉凌哥?你怎麼來了?」芊兒臉色驚訝道。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在她看來如今葉凌身體還很虛弱,葉少宇可是煉體五段位的實力。然而剛欲再出口,卻被葉凌擺手止住了。

「不用擔心,交給我吧!」葉凌轉過臉,微笑著道。而這個微笑,芊兒先是覺得感到一陣異樣,似乎心裡的緒亂被平復了下去,反而倒湧上些許的莫名的信心……

「喲,你這廢體還真的來了?還以為你會選擇躲起來一輩子呢!怎麼,你到底要女人來保護多久啊?」葉少宇眼中露出虐色,臉上更是傲氣凜然,語氣之中也儘是挑撥之意。



在他看來,葉凌只不過也才煉體三段位而已,這等微弱的實力,拿什麼與他比?

葉凌冷笑,並不給予理會,而是目光落到芊兒身上,也不管葉少宇被氣得充血的雙眼,公然之下,伸出一手為芊兒梳理了耳邊的凌亂髮絲,動作很是親昵,平靜的道,「笨蛋,傷到沒有?」

「沒………我,我們走吧,藥材我們不要了!」芊兒也是被葉凌的舉止驚訝道,兩眼眨吧眨吧的看著眼前的少年,內心一陣火熱,臉上也是迅速掠過一抹緋紅之色,定是愣了幾秒才有所反應。

在她看來,葉凌的安全才重要,就算靈藥,不要也罷,隨後便是連頭也不回的丟給了葉少宇,「葯給你了,我們不要!」

葉凌眉頭一皺,他並不想就此走掉,但在芊兒投來滿是擔憂的眼眸中,他還是按壓下了內心的怒火,轉身便拉著芊兒小手,就往人群外走去。

葉凌至始至終,過程都沒有正眼看過葉少宇一眼,而現在的這個舉動,更是明目張胆,明顯就是當中扇他一巴掌,讓眾人都是一陣驚訝,而後眼中儘是露出嘲弄之色,「完了,這個廢體太囂張,他死定了,竟敢無視葉少宇老大。」

「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嗎?是不是個男的?」??葉少宇已經徹底的激怒,面色陰沉的淡淡道。

聞言,葉凌走動的腳步卻是一停,猛地回過頭來,兩眼如閃電般掃過葉少宇身上,臉上頓時露出一抹狂意的微笑,「能再說一次?」

給讀者的話:

【在學校很苦,每一章都很不容易,兄弟姐們,能給點推薦票,支持一下嗎~~~】

!! 出乎眾人的意料,葉凌居然敢當著眾人如此叫板葉少宇,難道吃錯了葯麼?葉少宇平日之中,是葉家上下出了名的小惡霸,別人都唯恐避之不及,丈著他父親是葉家中的上層大人物,行事更無所顧慮。葉凌居然公然提出「挑戰」?


葉少宇的父親,名為葉奎,此人不僅強得如道宮境的實力,也是出了名的護短之人,繞是如此,誰人願意招惹?就算是被葉少宇欺負了,也只能忍氣吞聲著!

「嘿嘿,有意思!」葉少宇也為此驚愕了一番,但其臉上浮現更多的是冷笑,在他看來,對方只不過煉體三段位的實力,憑什麼和他斗?目光看了看一旁的芊兒,這些日子來,她都嫌惡自己,之中的原因更是和葉凌分不開的。

「老子就說你是個廢體,怎麼樣?」葉少宇一步走出,傲氣十足的說道,特別是後面那句,一字一頓的道來,今日,他便讓葉凌在芊兒此丟盡顏面,而後兩手攤開招了招,葉槍等人便是自覺的向後退了去,「一下,誰都別插手!」

「我說,你到底要一個女生來保護多久?」

感受著葉少宇投射而來的寒冷目光,葉凌手掌緊握,他心中早已不爽眼前的此人,要不是剛才芊兒的阻撓,你以為他真的想就這麼離去?

「是不是廢物,何不親自來領教領教?」葉凌一把推開芊兒到身後,另一隻向前方手做出請的姿勢。

他今日便要挑戰葉少宇,試試看,雖然父輩實力相當,但在小輩,自然也早該分出個高下!

「葉凌哥,不要上他的當,他是在刺激你」芊兒連忙阻止著道,目光狠狠的刷了葉少宇一眼,氣急敗壞,「難道你不知道葉家有明文鐵規嗎?私自挑起事端的人,以無視家規處罰!」

「哼,少拿什麼規章制度來壓我,沒用!若是某人膽子太小,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讓他跪下來求我,此事就可罷免!」擁有煉體五段位的他,也足有那份傲氣,葉少宇拍了拍衣角,絲毫不將葉凌當做一回事,他父親葉奎是掌管葉家上下的命脈商業,手中擁有很大的權利,他又有何懼?

「怎麽樣?二選一,跪地奉上藥材,還是做出頭鳥,?」

「老大何須跟他廢話,給他點顏色瞧瞧,」一旁,葉槍按耐著激動之色燦燦道,眾人也是忍不住的表情,欲看好戲的上演。

「葉槍,你皮癢了是不?」芊兒動顏,兩抱握抱在一起,傳來陣陣咯吱聲,準備出手!

「我來吧!」葉凌再次開口淡淡道。

「你,若是輸了,立馬給芊兒道歉,如何?」葉凌無懼,抬起一隻手,在眾人的驚駭表情中,直直指向葉少宇的鼻子緩緩道,不過稍瞬他們的表情變得精彩了起來

此話一落,便是引來一陣陣的大笑,圍觀的人無不投來像看到傻子的目光,葉少宇也是忍不住嘴角爆笑起來了,「嘿嘿,收好你的手指,可別亂指,會斷!」

「好好好,我若是輸了,我立馬道歉,還給你膜拜如何?」葉少宇一聲冷笑,「若是你輸了,就跪下來,叫聲爹!」

「葉少宇!」芊兒一口大罵,他這麼做無非就是想羞辱葉凌,內心如此陰狠,在一旁的她早已看不下去了,也不管葉凌的阻攔,一腳掂地,便是沖了出去,優美的身姿在半空騰翻凌躍,一條修長的**橫掃而出,直取葉少宇的腦袋!

「哼,當我懼你?」一冷哼,葉少宇一拳迎了上去,蠻橫的力道在拳頭處擼動。

「嘭!」頓時,兩者拳腳相遇,發出一聲悶響,兩人都是煉體五段位的實力,那相碰撞的力道徒然傳開一道猛烈的勁風,向四處潰涌而去……一道維妙的身影在凌風的狂繚中被倒推飛出,身形踉踉蹌蹌,若是一個不甚都會摔飛在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