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經過在天羽城中多日的見聞,他們也是知道,在那山河榜上有名之輩,往往都是有著極品法器作為武器。

甚至,那山河榜的前幾位,更是有著靈器作為底牌,因此,他們的地位才難以撼動。

如今的南宮柔,在入門之前,本身就修習著兩部天階功法和一部天階武技,要是再加上此次比武的獎勵,相信要不了多久,當她修為更進一步之時,登上那山河榜前百,也將有著極大的可能。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獎勵給南宮柔的極品法器是一件劍器攻擊類法器,隨後紅臉老者囑咐了眾人,儘快的去把所需的功法或者武技給兌換了,然後他便是離去了。

「小子,敢當著我的面叫我野丫頭的,你還是第一個,以後,你就小心點吧,最好是別栽在我的手裡。」

顯然,竺野蘭並未忘卻剛剛的事,待得紅臉老者一走,她便是聲色俱厲的道。

對此,周天僅僅是撇了撇嘴,他可以看出來,這竺野蘭並未是真正的要他好看,僅僅是「野」性使然,而且他也不會真的要整治竺野蘭。

搖了搖頭,周天便是自顧著轉身離去,向著中央城區中區,而隨著周天的離去,排位賽前二十的人,都是向著中央城區走去。

他們都是要儘快去兌換自己所需的功法或者武技,免得夜長夢多,畢竟他們手裡僅僅是一塊令牌,誰也不知道這令牌易主之後還能否被使用。

走著走著,周天心中卻是暗自盤算起來,他只有一塊白色令牌,就只能兌換一部天階低級的功法或者武技,他必須在達到功法閣或者武技閣之前,決定是要兌換武技還是功法。


如今,周天所修鍊的功法, 火影之木佐 —玄火決,以及靈兒給他的雷屬性玄階高級功法—奔雷決,在家族選得的土屬性玄階中級功法—岩盾決。

在武技方面,周天身懷最初的黃階中級武技—七嘯拳,還有他第一個師傅方津南留下的地階中級武技—天罡十二劍和地煞二十四步,最後就是威力可以疊加的四象印了。

忽然,周天神色一動,他想起了在耀光山脈墓穴遺迹里還得到了一部天階中級武技,這是一部風屬性武技,名為清風劍罡。

想到這,周天心中便是有了決定,他自然是要挑選一部風屬性的天階功法,那樣的話,他就能修鍊清風劍罡了。

心中有了決定,周天的嘴角也是不禁露出一抹燦爛的笑容,腳步在不經意間加快了不少。

然而,周天沒有注意到的是,在他身後一丈處的位置,始終都是有著一道妙曼的身影亦步亦趨的跟著他。

此時,緊跟在周天身後的少女卻是鼓著腮幫子,一雙嫵媚的眸子頗為幽怨的盯著前面那道聚然加快腳步的身影。

快步行走了將近半個小時,周天終於是到達了功法閣,這功法閣就如同老弟們所說的那般,是一棟有著五層樓閣的建築,看上去頗為豪華,佔地面積極寬。

在功法閣的對面,就是武技閣了,這武技閣和功法閣的建築模式都是一般無二,要不是牌匾上寫著的字跡不同,功法閣和武技閣可真的是一模一樣了。

深吸空氣,周天便是舉步踏進了功法閣,在他身後,夏侯幻桃也是跟著少女走進了功法閣。

只見得,功法閣的第一層,寬敞而明亮,一排排書架井然有序的排列著,在書架之上,有著密密麻麻的書籍和捲軸。

在書架醒目的地方,都是雕刻著字跡,字跡的內容無非就是九種基礎屬性的名稱。

隨意的走向火屬性的書架,然後周天便是頗為好奇的觀看起書籍和捲軸來了。

幾分鐘之後,周天也算是搞明白了,這些書籍是關於火屬性功法的感悟和前輩高人的修鍊雜記,而捲軸卻是功法,基本上都是玄階高級的功法。

這不由得讓周天再次感嘆超然宗門不愧為超然二字,這麼多的玄階高級功法,竟然讓外門弟子隨意觀看修習。

像咸豐城這種小地方,這裡隨便的一部功法都是會被大家族勢力奉為傳家寶典。

剛轉身,周天卻是看見了一個少女正捧著一本書籍在觀看,不過顯然這少女顯得有些心不在焉,應為書都被拿反了。

「夏侯幻桃。」

想了想,周天還是決定和對方打一個招呼,而且周天也不笨,自然是知道他能在此處遇見夏侯幻桃,絕不會是所謂的碰巧。

「有事?」夏侯幻桃僅僅是瞥了一眼周天,便是假裝看起書來了。

「那個…昨天,多謝你為我療傷了。」撓了撓頭,周天決定讓一讓對方,道。

「哼,算你還有些良心。」

冷哼一聲,夏侯幻桃一把將書合上,不過他的臉色卻是好了不少,隨即他又是接著道:「我要去五樓挑選功法,你呢?」

「我也是,那一起吧。」周天真的想問她為什麼將書反著看,不過想想昨天那莫名其妙的生氣,周天還是果斷的放棄了詢問的想法,隨即向著樓梯走去。

「對了,你有沒有打算加入哪個勢力的想法?」像是不經意間,夏侯幻桃問道。

「暫時還沒想好。」周天毫不猶豫的搖頭道。

「聽說你和嶸虎幫結了仇?」

都市之無限返現 嗯。」

「那你最好還是加入某個勢力,不然你會有大麻煩的。」


「……」

和夏侯幻桃聊著,很快,周天二人便是來到功法閣的第五層,在樓層入口處,擺放著一張太師椅,椅子之上坐著一個老者,這老者看上去很是平凡,如同一個普通老者。

然而,他二人卻是知道,能坐鎮功法閣最高層的老者絕不會是簡單的角色。

「長老,我們是來兌換功法的。」

雙手抱拳,周天微微躬身,頗有禮貌的行禮道。

「你們的令牌呢?」

老者面無表情,聲音聽不出悲喜,道。

聞言,周天二人都是很自覺的將紅臉老者發放給他們的令牌遞到老者面前,那老者瞥了一眼令牌,便是收下令牌,而後不疾不緩的道:「你們只能挑選一部天階低級功法,在一個時辰內完成挑選並記住其內容,切記,不得將功法外傳,否則,門規處置。」

「弟子明白。」

周天二人一拱手,應道,旋即便是走進了功法閣第五層。

這功法閣第五層顯得相當的空曠,僅有九個書架,這些書架間都是有著一道道璀璨的光幕閃耀著。

「我要挑選風屬性的功法。」

「我要選木屬性的功法。」

二人交談了一句,便是分別走向各自屬性的功法書架。

走到風屬性功法的書架面前,周天發現這書架被分成了三層,然而只有第一層沒有被光幕所籠罩,上面兩場都是被光幕屏蔽著,看不清裡面的場景。

第一層書架之上,排放著是個捲軸,在捲軸旁邊,都是有著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功法的介紹。

明明很愛你

(這章是我九點才開始寫的,十點半就上傳了,沒辦法啊,期末了,學校要考試,所以…各位讀者大大們,海涵啊)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簡潔的房間之中,周天盤膝坐在床榻之上,右手拖著下巴,漆黑的眼瞳沒有焦距的凝視著前方,顯然他是走神了。

在他的面前,擺放著一張桌子,桌子之上有著一個小巧的火爐,此刻,火爐內燃燒著頗為旺盛的爐火,在火爐之上,一塊色澤鮮艷的肉塊被溫烤著。

這是在耀光山脈里得到的靈獸肉,自得到靈獸肉之後,他便是每日服用,如今他的真元和體質已經是得到了足夠的強化,不過這靈獸肉也即將被他吃完了。

此時,少年正在思索著今後的路,雖然他已經在天羽門安定了下來,但還是有必要好好的規劃一番今後的道路。

如今,他在天羽門得罪了嶸虎幫,那陳訊的哥哥陳嶸更是山河榜前百的強者,他覺得,這嶸虎幫不會讓他好過的。

也正如周天所想的那般,今日中午,在他從功法閣回來的路上,遇見了嶸虎幫的人,陳訊也赫然在列。

這些人沒說過多的廢話,直接就地動手,而路過的弟子們卻是習以為常的觀看起這場「切磋」。

初次的交手周天便是吃了不小的虧,而後他才發現這些人的修為至少都是凝脈境十門,而且招式狠辣,絕不是他在新弟子比武場上所遇見的對手能夠比靡的。

自知討不到好處的周天,虛晃一招,便是奪路而逃,一路狂奔之下,來到了住處,那些人才叫罵著不屑的離去。

在這武風極其彪悍的天羽城內,周天知道實力才是硬道理,被同門弟子欺負了,唯有靠自己不懈的努力修鍊,才能找回場子,向那些長老投訴,他們不僅不會主持公道還會鄙視你。

現如今,周天所需要的,便是時間,一段能讓他安穩修鍊的時間。

所以,他想著要不要加入某個勢力,譬如羽組。

……

「嗚嗚…哇!都快烤焦了!」

不知過了多久,周天鼻樑動了動,旋即兩眼的焦距陡然收縮,他急忙起身,手忙腳亂的弄起了快烤焦的靈獸肉。

「切,不就是年齡比我大,修鍊時間比我長,要不了多久,今日之辱,他日必定奉還。」

恨恨的咬著靈獸肉,周天暗下決心,今日他落荒而逃,這是他人生的恥辱。

「咚咚…」

就在周天吃完靈獸肉不久之後,他的房門突然被敲響,讓得他神色一怔,旋即對著走向門口。

「偉逸景師兄。」

待得推開房門,周天頗為驚愕的發現,站在門外的是多日未見的偉逸景。

「師兄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其實周天多少都已經猜測到偉逸景找他的目的了,不過他還是明知故問道。

「周師弟,以你的頭腦難道還不知道我找你的目的。」

偉逸景輕笑一聲,旋即開門見山的道:「怎麼樣?想好了要不要加入我們羽組?」

「今天中午的事你也聽說了?」周天沒有急著回應,反而問道。

「嗯,聽說了,正應為聽說了,我才知道現在的你比較需要庇護。」

偉逸景坦然道:「而我們羽組正好可以為你提供庇護。」

聞言,周天眉梢一皺,對於他人的庇護,從內心深處,周天還是頗為反感的,但也正如偉逸景所言,現在的他,想要更快的變強,最好是尋求庇護來抵抗嶸虎幫的壓力。

「或許天賦極好的你對於庇護二字有些反感,但現在的你真的需要某些庇護,而且…」

偉逸景似乎是看穿了周天的心思,他頓了頓,意味深長的道:「而且,我們人類就是在庇護中成長的,出生的那一刻,我們需要父母的關懷才能茁壯成長,幼年時,我們是在長輩們的呵護下成長的,而現在,你需要在羽組的庇護下成長。」

低頭沉吟了片刻,周天豁然發現偉逸景說的在理,旋即一聳肩,笑道:「好吧,偉師兄你的確是說動我了,不過,在這之前,你是不是該把羽組的詳細情況說給我參考一番呢?」

「這個自然。」

偉逸景頗為興奮的笑著道:「我羽組的老大是**師姐,位居山河榜八十九位,其實力如何的高強我就不過多的描述了,就說說我羽組吧。」

「我們羽組建立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競爭,競爭修鍊資源,以強大自身。」


「怎麼個競爭法?」周天詢問道。

「像我們羽組這樣弟子間的勢力在天羽城隨處可見,而宗門也默認我們的存在,不僅如此,宗門的許多修鍊資源都是通過弟子間競爭的方式來分配的,譬如,一年一度的羽城大比和你剛參加的新人比武,都是以獎勵的形式分配修鍊資源。」

「而我們羽組的成員,要求在宗門分配資源等比試中,或者任務中要本著利益最大化的原則,相互幫助,儘力照顧弱小者,而弱小者在將來,成為強者之時,必須履行義務,維護著羽組的存在。」

偉逸景拍著周天的肩膀,道:「我還是帶你到外面羽組的總部去見識一番,到時你自會知曉一切的。」

「這…好吧。」

周天猶豫了片刻,最後還是點頭應道。

「你無須擔心嶸虎幫的人,要是他們還敢對你動手,我們羽組絕對不會袖手傍觀的。」

偉逸景以為周天是擔憂嶸虎幫的人找他麻煩,勾肩搭背,拍著胸脯保證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