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當初也沒考慮到冬天會有這麼大的雪,不少設施都出現了不小的問題,給動物們做的棚子已經漏雨好長時間了,還有洗澡的地方也是,冬天的時候就加固了好幾次。

現在能修就補一補,不能的直接換新的就好,這也不是多大的事情,收拾起來還是很快的。除了狩獵隊,其他人暫時還是主要為了相親大會做準備。 【嗯?什麼榜?】瓊熒簡單地對着灼華頷首,而後帶着顧思思穿過人群,動作自然地打開卷皮鐵門。

灼華氣的雙頰發紅,又羞又惱。

她耿耿於懷那麼久的事情,這位竟然毫不關心!

【有一個積分總榜。】零零嘿嘿一笑【計算的是宿主累計得分,算是衡量任務者完成任務情況的一個評判標準。】

哦了一聲,瓊熒有些費力的推開兩扇大玻璃門,門上掛着的小風鈴發出機械的『歡迎光臨』的聲音。

「特殊時期,不收現金。一桶水,抵十元。」

「這兩天盡遇稀罕事!」小辮子摸摸自己的小辮子。

「會殺鴿子嗎?」瓊熒帶着眾人進入店中,扭臉對着顧思思問。

顧思思迷茫地看着她,小聲說:「解剖過。」

「那你先去把鴿子處理了,還有菜和水果也洗一下。」瓊熒摸了摸懷中的狸花貓:「小狸乖,先陪着思思好不好?。」

「喵。」狸花貓喚了一聲,輕巧地落地,拿尾巴勾了勾顧思思的腳踝。

「好在這裏鴿子大,等會兒燉半隻給思思補身子,剩下的咱們燉成火鍋?」瓊熒走到灼華身邊,笑盈盈的與她閑聊:「這邊火鍋底料倒是不少,你想要紅油還是清湯?」

灼華滿頭的黑線,內心有點崩潰,實在不知道該從哪裏吐槽。

不等開口,瓊熒已經看向了旁處。

「這位客人,這裏不允許先品嘗后付款,請先到收銀台結賬!」瓊熒刻板地說。

被抓包的小辮子一愣。

他身邊的兄弟看過來,口中罵罵咧咧地。

「小老闆娘,做生意做傻了?再吵吵老子把你一塊辦了!」

艾九燁臉色微沉,正要呵斥那人,就聽這個穿着運動服的女人輕飄飄地說:「果然有什麼樣的首領就有什麼樣的手下。」

說完還嫌不夠,竟意有所指地瞥了艾九燁一眼。

「你說什麼!」那人暴跳而起。

乾咳一聲,放下手中掩飾性地拿着的陶瓷杯,艾九燁走來和聲道歉。

小辮子抬手照着身邊人光禿禿的腦袋上就是一下。

「一天天就你嘴上沒把門的是不是!」

小辮子拎着禿子的耳朵將人拎到一旁,壓低了聲音警告:「你是不是傻!敢在喪屍堆里開超市的人也是你能招惹的?」

貨架對面的朱偉抽出薯片,小聲說:「這附近乾淨的有點不正常,都留個心眼!」

看了眼小辮子手裏的半包辣條,朱偉的喉結上下滾動了下,才說:「別亂吃!阿黃呢?讓他抓緊時間裝點有用的東西!」

聽覺有理,小辮子直起身四處望了望,嘴裏也有點犯嘀咕:「那小子跑哪去了?」

「剛才好像見他上樓了,估計是去倉庫了……」禿子看了眼瓊熒的方向,小聲說。

「艾首領還有事?」瓊熒抱着胳膊,擺出了一副戒備的架勢。

艾九燁眼中發亮,耳尖微微泛紅,胸膛中的那顆心噗通直跳。

只是他的舉止克制極了,嘴角的笑意也不算張揚。

「老闆娘認識我?」艾九燁溫聲問。

目光從那雙完美的手上掃過,瓊熒撇嘴。

【大人,您悠着點,原身現在應該還不認識首領呢!】零零趴在瓊熒耳邊小聲提醒。

「西南基地首領,艾九燁。」

無視零零的話,瓊熒大大方方地說「略有耳聞。」

艾九燁心中莫名地有些激動,拳頭不自覺的攥的更緊了些。

【卧槽,好感度直飆70!】一一震驚,趴在灼華肩頭滿目崇拜【宿主你快好好學着點!】

灼華:……

「禍害小姑娘的人渣禽獸、斯文敗類。」瓊熒嘴角上挑,語氣溫柔。

她順手取下貨架上的水果刀,當着艾九燁的面拆開包裝,放在手裏漫不經心地把玩著。

艾九燁莫名就覺著身下一涼。

【我今兒算是見識到了!什麼叫真正的欲擒故縱!】一一興奮地兩眼放光,崇拜之情濫於言表。

【宿主,你瞅瞅你那5點好感度!尷尬不!我就問你尷尬不!你擒的那是什麼玩意兒啊!】

灼華:???

瓊熒的聲音不大,卻偏偏叫豎着耳朵偷聽的那些人聽了個一清二楚。

「這女人瞎說什麼!」小辮子的拳頭硬了硬。

「老大什麼時候背着我們去禍害小姑娘了?」禿子一臉懵。

「我想……」艾九燁斟酌著用詞「這其中可能有什麼誤會?」

「世道亂,能理解。」瓊熒微微一笑:「艾首領放心,我也就是替那個小姑娘罵兩句,沒有審判的意思。」

原身的記憶里,這位對她百般呵護溫柔體貼。

可那也改變不了,他帶人闖到人家家裏,將超市洗劫一空還將人擄回基地、霸王硬上弓的事實……

【一一,這其中有什麼我不知道的八卦嗎?】灼華饒有興趣地問。

【不知道啊……】一一獃獃地【估計是那具身體和這位有什麼關係吧?】

艾九燁一時間只覺著百口莫辯,胸中城府溝壑在這個女子的微笑面前蕩然無存。

「我從未禍害過什麼小姑娘!」艾九燁脫口便說:「除了你,我從未想過禍害任何人!」

趴在瓊熒肩頭的零零傻了,腦中嗡嗡作響。

【大人啊……】零零嘆息【求您,做個人吧……】

三回了!這天殺的好感度,就不能慢點漲嗎?

【厲害啊……】一一獃獃地【宿主!學着點!】

超市裏的東西噼里啪啦地掉了一地,艾曉曉無措地站在落地餅乾旁,小臉上煞白一片。

眾人從方才的震驚中回神,看向艾九燁的眼神複雜。

「老大該不會被掉包了吧?」小辮子伸手拽了拽自己的小辮子,用看稀有動物的眼神看着瓊熒「沒想到老大喜歡這樣的!」

「是啊!怎麼看怎麼都是你女神更有料啊……」禿子抽了下鼻子。

「咳,我是說……」艾九燁逐漸緩過勁來,又恢復成平穩的模樣。

被女孩兒用輕柔冷漠的眼神望着,他熱切地心冷了大半,理智又禮貌地說:「我的意思是,你帶着顧博士單獨生活與此,總有不便之處。」

「西南基地給科研人員的待遇優越,水電不限時供應,科研儀器俱全。」

「我代表西南基地,鄭重邀請你和顧博士加入西南基地!」

「當然,關於詳細的待遇和研究條件方面的問題,我們等下可以詳談。」艾九燁緩緩說完這些,超市裏大多數人提起的那顆心也落了下去。

原來老大這麼反常是為了顧博士啊……那就難怪了!

等等!顧博士!

「顧博士!」艾曉曉驚呼出聲:「顧博士怎麼會在這裏!」

灼華看了艾九燁一眼,忽而出聲對着瓊熒勸道:「艾首領不顧危險,親自前來接人,可見誠意。」

【大人~】零零也小聲喚了一句。

「原來顧小姐和老闆娘認識。」艾九燁心中有點後悔。

早知道之前就對那女人好點了……

【艹,竟然加了5點的好感度!】一一小聲在灼華耳邊嘀咕。

瓊熒正要開口,零零和一一同時炸毛。

【大人/宿主!女主危險!】 「BOSS,事情就是這樣。」

姜夜看着對話框上沈夢曦的消息,神色無喜無悲。

沒想到只是本能的反擊竟然讓他眼睛中的鬼藉機跑了出來,而且還被異調局的這些人給看到了。

微微眨了眨眼睛。

沉吟著。

隨後在對話框上編輯了信息:「你是聰明人,應該明白也許這一次我會暴露,該說什麼不該說什麼你心中有數。」

「想活着,想保證你家人的安全就咬死了我們只是同學的關係。」

「遇到事情不要急着開口,因為說的越多越容易暴露自己,有時候沉默反而比說話對自己的更有利。」

姜夜不喜歡威脅人,雖然人的劣根性便是不威脅反而不會努力做好事情。

儘管沈夢曦也足夠聰明,但是還年輕,年輕人就容易沉不住氣,很容易在處理事情的時候上頭。

上頭不要緊,要是暴露了她早就已經知情和做卧底這兩件事,她的仕途就從此斷絕了,甚至還會坐牢。

姜夜可不想再花費那麼多的精力和資源重新培養一個能快速升遷身家清白的卧底。

「boss,事情還沒有嚴重到那種程度。」

「不,所有事情我們都要做最壞的打算。」

姜夜從來不覺得靠好運就能讓本來已經變壞的事情變好,所有的事情都應該做好最壞的打算,更何況現在龍萬年已經打算動用異調局總部的那些預言系玩家,也許事情比他想的還要糟糕。

「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瞞得了一時瞞不了一輩子。」

姜夜神色平靜,他伸出手,飛過的光芒從他手掌的縫隙中飄散過去。

「收拾東西,帶着鬼嬰去詭王府,家裏不能再待了。」

消息發給住在家裏的夏雅。

「出什麼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