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核長老非常滿意:「不是考核難度大,是你們自己實力不濟,你們若是有足夠的實力,何需懼怕一頭最低階的妖獸。」

「下一個,離寅。」考核長老的聲音響起。

離寅先向考核長老作揖行了一禮,這才帶著青鱗甲拳套,走到場中間。

走進這裡就彷彿像是走到了另一片空間,南亭續等人就在身邊,但似乎也完全感應不到南亭續等人的存在,就像是一個人走進了黑暗的世界里,空氣里浸著壓迫,感覺心臟都好像要窒息了。

難怪趙行會緊張,眼前看到的世界是一片黃銅銅的灰暗世界,和站在考場外看到的考場景色完不同,有如站在茫茫的沙丘中,這場考核不僅僅考戰鬥,還考挑戰者的心性。

離寅帶好拳套,攥起拳頭,目瞳敏銳,做好應戰姿態。

「放獸猿!」

黃銅銅的世界里跳出一頭高大的身影。 ?剛才在考場外看著魔古獸猿還不算震撼,現在近距離面以過頭獸猿,兩米d左右的高大個頭,離寅以十歲身子望過去,甚至需要仰頭才能看清楚這頭巨獸。

巨獸雙瞳隱隱浸著紅光,非常邪冷,猿鼻大如拳頭,兩顆鼻孔甚至能塞下兩顆雞蛋,鼻孔里的鼻屎也非常大。

離寅差點沒吐出來,目光觸及在獸猿鼓如肉包的身體,心頭頓生警惕。

如此近距離,可以清淅看見皮膚紋理上有如結痂般的肉紋,肉紋隨著肌肉弧度凹凸起伏,一塊塊扎結的肌肉似排裂整齊的肉層,疊成一塊塊的肉塊,它的身體就像是一塊塊單獨的肉塊嵌在一起的,蘊藏著極度爆炸的力量。

「以前從來沒見過這種生物,這個世界果然光怪陸離,充滿新奇。不過這傢伙好恐怖,我得小心,要是勝不了,就可能被逐出山門。」離寅心中暗暗嘀咕,右腿分開,跨出定步,擺好應戰姿勢。

噢噢噢噢噢!

魔古獸猿身骨肌肉一撐,密密麻麻的肌肉一張一松,能夠看得見表面的肌肉一塊一塊的就像是充了氣似的鼓了起來。

肌肉彈拉著強勁的力量爆發。

快如閃電般的速度,一搶就到離寅身前。

長長的猿臂摟桿趕鴨般的,呼嘯罩向離寅面門。

離寅一直保持著戰鬥狀態,兩顆眼睛幾乎盯在魔古獸猿身上,一看獸猿先動,他的反應隨機而動,如鷹爪下的活魚,身骨一挺,便滑溜溜的從猿爪下溜了出去。

魔古獸猿的猿爪抓空,另一條猿臂如搖擺鐘尾,側掃二十百度巨大弧面,猿臂攥緊如鐵榔頭,旋轉出現在離寅眼前。

一尊無毛被樹皮般皮膚包裹的鐵盆大拳頭迅速在離寅眼中擴大。

離寅暗驚,這獸猿的速度快得超出他想象。這尊拳頭的攻擊續接在落爪之後,他已經驅步逃開第一爪,這一拳很難再避開。

既然不能避,那就戰!

離寅渾身上下肌肉一熱,體中的鮮血如沸騰般的熱流自全身經脈迅速湧入到手臂拳套里。

匯合著力量的湧泉,一滴靈元也湧入到了拳套里。

青鱗拳套頓時青色明艷,像是被點亮的燈光,發出青色的光芒。

「噫。」離寅輕噫一聲,察覺不對,不對這時猿拳已經如殞石落下來,他不敢大意,抬起手臂,全身力量湧入到拳頭中,此時拳頭藏有十匹馬之力。

十匹馬之力的拳頭衝殺出去,拳勁呼呼震蕩,拳頭中彷彿有群馬嘶鳴。

這一拳甚至砸得空氣氣流都形成一道力槽。

被靈元點亮的青鱗拳套更幻作一道青色的光影。

旁邊注目的人偕是一驚。

「好強的一拳。」

「靈脈一轉,力量能有如此雄厚?」

「至少有十匹馬之力,普通人靈脈一轉最多也就三四匹,好的一些的能到五六匹,十匹馬之力還是挺少見的。」南亭續眯起眼睛。

考核長老雙眼如神。

在考場外,也有一雙眼睛正仔細盯著場中,這雙老眼流露著驚艷的笑意。

砰!

偌大如鐵盆的猿拳與青鱗拳套形成的一拳對撞在一起。

十匹烈馬之力的衝撞,震得空氣都發出一聲脆耳的鳴爆聲音。

青鱗拳套雖是比猿臂小上一號,但拳勁中的力量雄渾如奔,一點也不弱。

魔古獸猿如山般的身體和離寅十歲大的小身體相接瞬間,迅速紛紛被撞擊的力量震開。

魔古獸猿退了九步才停下來。

離獸退了十三步才停下來。

離寅重重喘了口氣,一拳硬接,身體受兩道力量的對撞衝擊,全身的架骨子都被震得顫了一顫,體中五臟六腑都受到震動,一口悶氣逼在胸口,壓都壓不住,喉口一甜,哇的吐出一口鮮血。

魔古獸猿的猿拳此時鮮血淋淋。離寅的青鱗拳套被靈元祭入陣法后,拳套上的鱗片更像是鍍了一層刀鋒,一片一片的鱗片,細細麻麻有如碎玻璃片子嵌成的拳套,把猿臂切出無數傷口。

剛才離寅意外也正是因為拳套里好似有什麼東西吸他的靈元。現在他明白過來,正是拳套中的陣法,靈元也正是點燃陣法的引源。

被靈元祭起的拳套鋒芒更利。

靈元確實是大有好處,不過他身體里的靈元也就九滴,得省著用。

這一拳相接,獸猿也並不如表面看上去的那麼可怕,雖然高大山,力大無窮,但接下獸猿一拳,離寅頓時信心倍增,這頭獸猿的拳力也在十匹馬左右。

「剛才這一拳還是有很多改進地方,這一拳我只是被動迎接,來不及控制身體力量,只能浩起全身的力量迎接猿拳,《寸指勁》的招式一招沒用上。」

離寅心頭迅速思忖,知道被動接拳對自己不利,必須得搶先主動。

「殺!」

離寅長喝一聲,邁步主動向獸猿衝殺過去。

魔古獸猿手臂雖痛,但也不甘示弱,吼叫著向離寅也衝過來。兩條猿臂,如撈月長桿,揮臂長擒,舞成兩道猿臂風屏,要接住離寅衝擊過來的一拳。

《寸指勁》,身體經脈、玄竊調控,力量經過導引,身體中湧起的力量聚在拳中食指,拳道力勁頓時改變出擊變化軌跡。一拳如偷溜的小賊自門縫裡擠過去,從猿臂寬若門柱的雙臂空隙間溜進去,打在魔古獸猿結實如鋼塊拼嵌的肚子上。

《寸指勁》主要是控制身體力量,將力量聚在食指的指尖,隨著擊打出去,力點泄入對方身體里,驟然膨脹,發生力爆。

一拳落下去,就像是個小鋼炮。

點寸之間聚集的力量,頓時爆炸,魔古獸猿鋼塊一般的肚子也炸出一個雞蛋大小的肉坑。

不過離寅也不好過,猿臂順勢撈起,身體挨了一拳,被一拳轟飛十幾步。

一人一獸再次分開。

不過離寅並沒有怯怕,反而越戰越強,挺身攥拳,就再次朝著魔古獸猿衝過去,拳勁飛擊,一拳一拳不斷揮向魔古獸猿。

要成為北風道內門弟子,就必須擊敗眼前這座肉山。

離寅雙眼發狠,小爺跟你拼了!

場中於是所有人就看見,一個小小個子的孩子堅強得像是打不死的鐵人,不斷纏鬥著巨大的獸猿。

南亭續震驚:「牛掰。」 ?砰砰砰砰!

離寅的拳頭不斷揮擊出去,就像是一顆顆打不完的小鋼炮。

獸猿雖然巨大,但是每挨上一計拳頭,身體就會炸出一個肉坑,一時間獸猿身體上炸出十幾個肉坑,嚎叫連連,被炸如碎紙屑的猿肉和鮮血灑了一地,看得讓人觸目驚心。

但是離寅一拳,磨古獸猿的猿臂也一掃落在離寅身上。

豪門暗欲:冷麪總裁寵妻上癮 一人一獸幾乎用最簡單的肉搏方式在戰鬥。

場間鮮血飛灑,離寅渾身上下被鮮血染紅,就像是從血池子里撈出來的一樣。

身上除了猿血,他自己也流下了不少鮮血,幾條縱橫的傷口像是裂開的惡嘴,嘲笑著他稚弱身體的弱脆。

旁邊觀戰的眾人只覺得頭髮以麻,渾身打顫,這傢伙太霸道山蠻橫了,這幾乎是不講理的打架方式。

「野蠻!」

南亭續看得渾身上下直起疙瘩,不是噁心,是恐懼,特別是看見猿爪從離寅身體上破開衣裳,撕裂皮肉,他光是看著就覺得心頭哆嗦,肯定很疼。「但是,他的身體真的很強,筋骨肌肉超出靈脈一轉的同境人太多,身體承受這樣大的傷害,他竟然還能承受得住。」

「自然承受得住,因為陽脈最根本的性質就是煉體。普通人的靈脈一轉之後,最多只是提增靈脈品質屬性,但是陽脈是最直接淬礪身體,這也是為什麼陽脈為三大聖脈之首。」旁邊暗觀的長老心中感嘆。

獸猿一抓。

離寅毫不遲緩還一拳。

砰!的一聲,拳頭中暗藏寸勁,打出去后,發生爆炸。

魔古獸猿全身上下炸滿了肉坑,動作明顯不比剛才,越戰緩慢。

離寅抓住機會,身體中餘下的幾滴靈元盡數聚起,手中的拳套頓時光芒大盛,青色的光芒將拳頭裹住,有如一顆流星,轟在魔古獸猿的猿頭上。

魔古獸猿的猿頭如西瓜般被一拳砸碎。

九滴靈元,再加十匹馬之力,剛剛靈脈一轉的離寅確實不弱。

八尺之門 考核長老盯著場中情景愣了片刻,才宣佈道:「離寅,通過考核。」

離寅嘴角裂開一絲沉重的笑:「通過了,從此以後我就是北風道內門弟子。」

考核長老走過來,駢指一點,手中多了一張靈符,是『浴身符』,靈符被靈元祭起,幻出一幕水銀輝將離寅籠罩,銀銀水光似水似光,觸指柔和,彷彿像是真正的水,柔和帶著淡淡的溫香。離寅身上的血跡就被清洗乾淨,血腥味也被一併清洗,餘下一身淡香。

「這是育傷丹,靈級上品靈丹,對身體傷勢有好處。」

考核長老再取出一顆丹藥。

離寅沒多問,伸手就接過送入口中。入口后丹藥即化,藥力滋潤傷口,傷口頓時處火辣火燒的感覺立即消退了不少,全身鮮血流通,淤青紅腫的膚肉也迅速消退不少。

一日爲妃 「靈級上品靈丹,確實是好東西。」離寅舔了舔嘴,嘴裡到現在都還殘留著香味,這顆丹藥雖然比不過『華玄丹』,但也非常不錯。

「雖然你戰勝了磨古獸猿,不過這只是第二項考核,你需要完成第三項考核,才能真正成為北風道內門弟子。」考核長老說道。

「還有考核?」離寅以來這就完了。

考核長老再道:「接下這個考核只算一個最簡單的任務,不太難。這個任務是三個月之內,必須上繳三十枚低階靈核,你可以到青青草原上去獵殺靈獵獸取得靈核,也可以自己去別的地方尋取靈核。這是門派對於你們的歷練考核,有兩次機會,如果三個月過後沒完成,你還有第二次機會,但第二次得加倍。」

「是不是兩次沒完成,還是要被逐出山門?」離寅猜測。

考核長老無情點點頭:「如果兩次你還完不成,也會被逐出山門。不過至今為止,似乎還沒有弟子完不成。」

離寅鬆了一口氣,別人都能完成的事,他肯定也會完成。

「你現在可以去領取成為內門弟子的獎勵了。到仙寶閣中選取先去百器峰上領取一部武技,一件靈階下品武器,一枚生活玉卷。」負責考核的長老說道:「考核通過,現在你們就可以離開,不用再等別人考核。」

離寅一聽可以領取獎勵,立即謝過長老,在其他人的羨慕中,離開考核,叫上南亭續一起去『仙寶閣』領取獎勵。

「離師兄,你真兇殘。」南亭續笑著說道。

離寅苦笑:「如果能和魔古獸猿商量一下,我也不想受傷。」

南亭續被離寅逗樂。

「我不知道仙寶閣在哪?南師兄,你知道不知道?」離寅問。

「知道。」南亭續說道。

「你對北風道很熟?」離寅才來北風道月余,對北風道完全不了解。

南亭續笑著說道:「還算熟悉吧。」

兩人一起向『仙寶閣』走去。

『仙寶閣』是一幢高五十層的巨大木屋建築,這幢樓由千年聖階靈樹榕杉樹枯死後挖空樹桿雕塑而成,高四百九十九米,樹桿直徑百米,單是雕塑就用了五百多年時間,三代北風道宗主,數以千萬計的弟子長老。

這幢『仙寶閣』製成后本身就成為一座聖階法寶。法寶分為靈、玄、道、聖、神,五個級。聖級法寶,可見這幢『仙寶閣』的鬼斧神工。

『仙寶閣』之中收納著北風道所有前輩仙人聚一生智慧所創法訣功法,裡面的功法數之不盡,沒有人統計過,因為沒人能統計過來,

離寅站在五十層樓高下的下面,看著外表渾然一體的塔樹,心中一陣感嘆,這就是修練世界。

兩人本來打算進去,不想一道白光突然自天空中划來,南亭續伸手接住,再看向離寅時,面色為苦說道:「離師兄,我有急事,看來不能陪你了。」

「你忙。」離寅不認識這隻破雲而來的東西,但一眼就看出這東西不是普通東西,能夠破空飛行尋找到南亭續,按照他最近對法寶的了解,至少應該是『玄級』以上。猜測南亭續在北風道絕不是一般小人物,人家有事,他也不可能拉著人家,反正他現在已經到了仙寶閣,

「有空再來找你。」南亭續留下一句話,就飛快轉身走了。

離寅簡單應了一聲,就迅速朝前頭塔前小院走去。

他現在迫不及待想進入『仙寶閣』挑選寶貝。

「長老你好,我來領取內門弟子獎勵。」離寅一臉笑容。

長老的臉色平平淡淡,生冷道:「叫什麼名字。」

「離寅。」離寅答道。 ?長老取出手中的一部玉卷,聚出靈元朝玉卷上一點,很快找到離寅的名字。

「嗯,你通過了先期考核,有一個時辰的選取時間,超過時間未能選取,則視為棄選。另外提醒你一下,一層為內門弟子的靈級初階道衣,二層為靈級初階功法,三層為靈級初階武器,四層為生活玉卷。你只能進入四層進入不了第五層。」

長老再彈指一撈,取出一截玉木,說道:「這是宮香,宮香燃燒的時間只有一個時辰,一個時辰后,宮香燃完,我必須在這裡看見你,否則你將接受處罰。現在,宮香已經點燃了。」

離寅慌忙接過宮香,就迅速進了旁邊的塔門。

剛一進入塔門,離寅就被眼前的景物震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