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農樂呵呵的走了,想來是去後面忙活去了。

“夢夢,找到什麼好玩的?”夏沛嵐小聲的問葉從夢,同時不忘說一些簡單的暗語。

葉從夢臉色不變,紅紅的嘴脣動都沒動一下,卻有低低的如同蚊吶的聲音響在夏沛嵐的耳邊:“這整個葡萄藤都被施加了術法,起到了監視的作用。可以肯定,胡玉珍就在這裏面!”

“那剛纔那個老大爺是小鬼子的人?”夏沛嵐有些驚訝,因爲看剛纔那個老農的表現,那可是一個地地道道的C市老農啊。

葉從夢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決定把實情告訴夏沛嵐:“那個老大爺已經被煉製成了蠱傀儡了。最少也有一年的時間了。身體已經快到極限了。剛纔你靠近他的時候應該也聞到了一種古怪的氣息了吧。普通人會把這當成老年人行將就木的氣息。但其實這就是屍臭,一種不同於正常情況下的屍臭!”

“什麼?這些小鬼子他們敢……”夏沛嵐一聽就炸毛了,柳眉倒豎,看樣子就要衝去和小鬼子拼命一樣。

“你現在生氣也沒用。那老人也救不回來了,我們還是想想怎麼救胡玉珍吧。她是天生的鬼靈之體,要是被小鬼子利用了,絕對會是一個麻煩!”葉從夢壓下夏沛嵐。

夏沛嵐的學習能力可不是米羅那個憨貨可以比的,至少在各種理論知識上面,她可以甩米羅地球到月亮那麼遠。所以她對蠱傀儡和天生鬼靈之體都是有所瞭解的。

天生鬼靈之體自然不用說,這樣的人就是一個鬼類生靈的吸鐵石,如果沒有特殊的手段壓制,肆意發揮的話,會像是旋渦一樣的吸引越來越多的鬼類生靈聚集在她的身邊。最終結果,要麼就是百鬼夜行,羣魔亂舞,要麼就是互相吞噬,最終像是煉蠱一樣的練出一個爲害四方的鬼王來。

一般來說,鬼靈之體都是後天因爲某些原因異變而成的,算是一種常見,但也不稀罕的體質。大部分能吸引上百個鬼類生靈已經到極限了。想羣鬼亂舞還成不了氣候,想煉出鬼王來也是做夢。

但是天生鬼靈之體就不一樣了。要是不加任何的限制,天生鬼靈之體幾乎可以百分之一百的造成那兩種可怕後果中的一個,而且還有很大一部分可能是後者。

而蠱傀儡則是蠱術的一種常用手段,就是利用傀儡蠱來控制生物,但是有點良心的術法者最多就是用動物來當宿主,偶爾也有用超自然生靈的。用人的,這世界上也只有兩個國家的有這個興趣。

一個就是霓虹國的小鬼子,另一個則是南美巫族的那些跳大神的土著們。

“夢夢,你說吧,我們怎麼行動?”夏沛嵐雖然驕傲,但並不獨斷,遇事也極爲冷靜。她知道自己到底還是個術法界的菜鳥,所以更願意聽葉從夢的意見。

葉從夢沉吟了一下道:“先不要打草驚蛇,我想那個老頭兒在小鬼子的控制下,肯定會對我們進行試探,到時候你看我的眼色行事吧!”

夏沛嵐只好點頭答應。

不一會兒,老農端着一大扎的冰凍西瓜汁就走過來了,隔着還有七八步,那香甜的味道就飄了過來,讓人全身毛孔都似乎舒展開來一般。

“妹妹先喝到,一哈休息夠了,再去淘果子哈!”一開始還不覺得,現在夏沛嵐再看老農的笑容時,就發現那笑容裏面少了幾分生氣,有眯機械的感覺。

“大爺,都有些啥子果子哦!”夏沛嵐心中悲傷,但爲了拯救胡玉珍,也只能裝着對果園裏的水果感興趣的樣子。

“多哦,西瓜,蘋果這些都有,我院子後面還有個獼猴桃樹,你們想吃就可以去淘!”老農笑呵呵的回答着。

夏沛嵐實在是看不下去,低下頭,咬着脣,這樣才能努力的不讓自己哭出來。一想到一個與世無爭的老人,一個守着自己的果園,做一點小生意的老人家,就在小鬼子陰毒的是因蠱術之下,成爲了一具會說話的屍體。夏沛嵐胸口的怒火就足以燒掉眼前的一切。 彎彎的新月爬上了樹梢,夏蟬拼着最後的時光,發出鳴叫,間或又有蛙鳴,呱呱呱的響響停停。讓人煩悶的溫度已經開始下降,順着不遠處的人工湖面吹來的涼風颳過果林,發出沙沙的細響。

三個人影繞過正門,從果林後面的一處金屬網籬笆的破口處潛入果園之中。

正是夏沛嵐三人。白天的調查已經可以肯定胡玉珍就在這家普通的農家樂之中,而這個農家樂裏面一共只有五個員工,一對年老的夫婦,三個中年婦女。

那對年老的夫婦已經全成爲了蠱傀儡。只是擺在外面的裝飾。

而那三個中年婦女之中,有兩個就是這附近的農民,沒有什麼問題。另外一個術法者,看樣子這個中年婦女纔是這家農家樂的真正主事者。

“回來了!”三人等了幾分鐘之後,一人淡淡的人影從果林裏竄了出來。

模糊的月光照到這人的臉上,露出了一張俏麗清秀的面容。

是莫小蘇。

妖鬼在戰鬥力上的確很弱,但是說到隱匿和搜索,那可是相當擅長的。農家樂裏有大量的術法陷阱,既有針對人類的,也有針對超自然生靈的。

正常情況下,不管是人類還是超自然生靈想潛入都沒那麼容易。

但是妖鬼卻一個例外,因爲妖鬼不算是正常的超自然生靈,而是人工產物,同時擁有人類,妖類,鬼類,蠱類等多種特徵,因爲混而不雜,所以戰鬥力非常的低,但是反過來說,正是因爲太過雜駁,反而任何一種術法警戒陷阱都對妖鬼沒有用。同時妖鬼可以控制自己的身體狀態,既可以讓擁有實體,也可以像靈類一樣的虛無狀態。

這也是爲什麼當初莫小蘇可以從葉從夢的追殺之中逃那麼久,最終遇到了蕭明。要是換成其他的超自然生靈只有莫小蘇那級別的戰半力,早就給葉從夢殺了。

“小蘇妹妹。找到了嗎?”夏沛嵐迎了上去。

莫小蘇面帶疑惑的搖搖頭:“嵐姐姐,很奇怪,我沒有看到胡玉珍。只看到了那兩個成爲了蠱傀儡的老爺爺和老奶奶。還有你說的那個霓虹女人在裏面睡覺。”

夏沛嵐也是一愣,回頭看了一下葉從夢。

葉從夢拿出蕭明給她的追蹤符。追蹤符上,信號依然指示着這家農家樂。


“除非是蕭明的追蹤符被人破了,或者是莫小蘇沒有找到目標!”葉從夢道。

“我,我……”莫小蘇還是有些害怕葉從夢。畢竟當初葉從夢可是很冷血的追殺過她。所以葉從夢一說話,她就躲到了夏沛嵐的身後。

夏沛嵐安撫的拍拍莫小蘇的背:“我相信你,說不定是別的什麼原因。可能是蕭明的追蹤符被破了!”

葉從夢對着追蹤符打了兩次法訣,然後搖搖頭道:“看起來不像是被破的樣子。除非對方的修爲遠遠超過我和蕭明的實力總和的兩倍。這樣的人不是沒有,但是真有這樣的人,也不需要做這樣的事情,因爲C市就沒有可以擋住他的人!”

光頭彪沉吟了一下道:“還有一種可能,是胡玉珍主動配合對方躲了起來。這樣的話,她就可以發出假信號,讓我們走到這個陷阱裏面!”

葉從夢愣了一下,點頭道:“彪哥說的有理,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們就很麻煩了!”

“胡玉珍那樣的狀態,怎麼可以配合小鬼子?”夏沛嵐不解的問道。

胡玉珍被蕭明用計嚇得不輕,一直到被抓走之前都是還沒有恢復過來,整個人都渾渾噩噩的。這樣的狀態的又怎麼配合敵人?更不要說,她又爲什麼要配合敵人?

葉從夢參與了整個計劃,想了一下之後推測道:“有一種可能,不但安倍親自出手,還有一個和他實力相差無幾的人幫他!”

蕭明對胡玉珍做的可不光是心理恐嚇,而是使用了一種幻術,在幻術被解除之前,是不可能恢復正常的。而幻術這種東西,破解有兩種辦法,要麼是知道破解之法,也就是知道口訣,只要知道口訣,只要有點術法基礎就可以破解。

還有一種辦法就是用強大的實力強行破解。在不傷害目標的神智的基礎下,強行破解的術法者的修爲之力必須比施術者的修爲強兩部以上纔可以。

幻術的破解口訣是可以隨便設置的,什麼樣的都可以,一句話,一個段音樂,甚至一個手勢都可以。想要破解這樣的口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至於強行破解這種辦法,葉從夢雖然不服氣,但是不得不承認,以自己的實力想強行破解蕭明的幻術是做不到的。而她和安倍的分身交過手,知道對方的實力和自己差不多,強也強不到多少。所以安倍想強行破解蕭明的幻術,也是不可能做到的。

那麼只有一個辦法,還有一個和安倍實力差不多的人在幫他。

光頭彪點頭道:“葉小姐分析的有道理,這種可能性很大。但是這只是破解了幻術而已。胡玉珍又怎麼會幫助小鬼子呢?”

“因爲你們殺了我的父親,我只是復仇而已!”突然,一聲怨恨到了極點的聲音響了起來。

有幾人踏着月光從果林的黑暗之中走了出來。走在最前面的就是胡玉珍,她的身後跟着那個被懷疑是小鬼子的中年婦女和那一對成了蠱傀儡的老夫妻。


“你爲什麼知道這件事情?”葉從夢眯着眼睛問道。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爲。這不是你人支那人的古話嗎?”那個中年婦女沙啞着嗓子,桀桀的笑道。

“你相信小鬼子說的話嗎?”葉從夢不相信只憑幾話胡玉珍就會相信霓虹人的話。

“我相信我看見的東西!”胡玉珍的臉色陰沉,怨毒的看着夏沛嵐等人。

“既然這樣,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你想報仇,那就看看你有沒有那樣的實力了!”葉從夢深吸了一口氣,身上靈氣波動而出。

夏沛嵐拿出了自己的指虎刀,莫小蘇躲回了玉葫蘆之中。光頭彪召喚出了自己的死神守衛。

另一頭,胡玉珍身上冒出了黑色的電波之氣,這是鬼類超自然生靈的特徵,很顯然,她的身上鬼靈之體的封印已經被解開,而且開始有鬼類超自然生靈附着在她身上了。

這是一種非常危險的方法,把自己的身體當成鬼蠱,進行練鬼,雖然成功之後會擁有極強的實力,但是要是不成功的話,就會被鬼類生靈吞噬掉靈魂,而這樣的可能性非常的大。

在胡玉珍的身後,那小鬼子的中年婦女掏出兩張符咒,反身貼到那對老夫婦的身上,符咒貼上之後立刻燃燒,化爲一道綠光融入到老夫婦的身體之中。

那對本來面目慈祥的老夫婦身體立刻膨脹了起來,身體發黑,頭上伸出短短的尖解,嘴中伸出長長的獠牙,變成了惡鬼的模樣。

“哼,就憑你們幾個?安倍太高看你們了吧!”葉從夢冷哼一聲,手一揮,就要召喚出自己的式神來。

“夢夢小心!”身後夏沛嵐突然尖叫起來。

葉從夢瞳孔一縮,一道黃光在身上閃過,倉促之間擋住了一個黑色的身影。

尖銳的破響聲響起。有灰色的水紋盪漾開來。

“光頭彪,你幹什麼?”雖然擋住了偷襲,但是倉促之間卻沒有完全的化解偷襲的力量,黃六出現在葉從夢的身前,擋住死神守衛的第二次衝擊。而葉從夢則把夏沛嵐護在身後,急事的後退。

紅一和藍二出現在葉從夢的身邊,警惕的看着周圍的一切。

光頭彪猙着臉,哈哈大笑:“做什麼?殺了你而已!”

“原來你就是那個內奸!綠五和白八是因爲你的偷襲才受傷和被抓的!”紅一怒吼道。

藍二扶着嘴角溢血的葉從夢,沒有說話,但是看向光頭彪的目光充滿了憤怒。

綠五,是她的戀人。

“是,那又怎樣?”光頭彪笑着,再也沒有了以前那豪爽的樣子。

“哈哈哈,支那人,你們今天死定了。主人的智慧,是你們不能猜度的!”中年婦女哈哈大笑,得意非常。

“就安倍那樣的白癡,居然會有智慧?我怎麼不知道?”一聲戲謔的聲音響了起來。

“蕭明!”本來憂心重重的夏沛嵐一聽到這個聲音就高興了起來。

蕭明從另一邊出現,他抱着巧兒,身邊站着的是易真和米羅。

“蕭明,就是你殺了我父親。我要殺了你!”胡玉珍一看到蕭明,身上的黑色更濃了,在她的身後化成一個猙獰的鬼臉。

“你要殺我?可以!只要你有這個實力就可以。但是你以爲你父親之死,與小鬼子沒有關係嗎?”蕭明幽幽的嘆了口氣。既然胡玉珍知道了真相,他也沒打算否認。

“我知道父親投靠的霓虹人,他是漢\奸,他的確死有餘辜。但是你有什麼資格殺他?既然你殺了他,那我就要殺了你!”胡玉珍一口玉牙幾乎要咬碎,惡狠狠的看着蕭明。似乎想衝上生生的把蕭明給咬死。

蕭明不再回答,而是看向光頭彪:“本來我還想不明白爲什麼彪哥這樣的人會成爲叛徒,現在看到你卻是明白過來了。而且我也明白爲什麼彪哥會擁有一具死神守衛了。”

光頭彪臉上爬滿了像是魔花一樣的黑色花紋,臉上更是有獸化的反應,瞳孔豎成了狼眼的模樣,成了金黃色。聽到蕭明的問話,他咧嘴一笑,露出一排像是狼一樣的牙齒:“沒想到,你居然知道聖城祕術。” “聖城祕術?不過就是奪魂之術而已。死神守衛按級別是不可能生成擁有獨立意志的靈智的。你們那些玩沙子的玩意兒真以爲別人看不出來?死神守衛的靈智其實就是真人的靈魂種子發育出來的而已。死神祭司,埃及最古老的術法者。你以爲我沒有打過交道?”蕭明不屑的看着光頭彪。

光頭彪被蕭明的一番話說的愣住了:“你爲什麼知道這些?聖城祕術已經五百年沒有顯世了。你是怎麼知道的?”

“本人乃是陸地活仙,活了一千八百多年,世界上每一個角落我都去過,九百九十年前,我與你們當代死神大祭司巴洛巴洛克相約一戰,戰後我兩人成爲朋友,這些都是他告訴我的。事實上,你們這所謂的死神祕術之中還有我華夏奪魂之術的影子,就是因爲我當時和巴洛巴洛克交談的時候,幫他補充了一部分!”

“既然你會你們那個所謂的聖城祕術,那麼你也應該瞭解那段歷史,在九百八十年前,你們的聖城祕術有過重大的改革,變得更加的容易成功,更加的安全了!我沒有說錯吧!”

蕭明侃侃而談,說的光頭彪眼珠子都瞪了出來。因爲不管是蕭明說到的那個巴洛巴洛克的名字,還是聖城祕術九百八十年前的變革,都是埃及術法界的不傳之祕,別說外人,就連自己人知道的也極少。只有傳承稀少的死神祭司才知道。

“你,你,你真的是……”光頭彪看向蕭明的眼神有些發虛了。

“哼,你們死神祭司最大的傳統是什麼?那就是不能違背先靈的話。巴洛巴洛克曾經說過什麼?不得與東方麒麟爲敵。我就是東方麒麟,你居然敢在華夏之地,使用聖城祕術,殘害我華夏術法者。你是打算違背巴洛巴洛克的話嗎?還是說,你已經叛出了死神祭司的傳統?”蕭明厲聲喝道,聲如雷鳴。

光頭彪臉上血色退盡,臉上的黑色魔花之紋也像是枯萎了一般的消失,他一頭大汗,看向蕭明的眼神已經充滿了畏懼。

“你,你有什麼證據,證明你是東方麒麟?難道隨便出來一個華夏人,就可以自稱是東方麒麟?”光頭彪還在做最後的掙扎。硬着頭皮找蕭明要證明。

蕭明哈哈大笑,張嘴說出一連串發音古怪,像是唱歌多過說話的語言。

此話一出,光頭彪一下子就跪下了,對着蕭明不停的磕頭,嘴裏不斷的重複着:“麒麟王,原諒我的有眼無珠,我不應該爲了力量而失去本心,不應該忘記先祖的教誨。都是我的錯,我願意付出我的生命來償還,只求麒麟王不要剝奪我回歸冥河的權力,讓我可以迴歸阿努比斯的懷抱!”

蕭明一臉肅穆的說道:“我不會剝奪你迴歸阿努比斯的懷抱,我也沒有權力對你進行審判。你的罪過將會被放在審判天秤之上,進行最終的裁定!”

光頭彪的臉色更加難看,磕頭磕得地面咚咚作爲響,額頭一片血紅:“請麒麟王給我一個恕罪的機會,不要直接把我送往審判天秤!”

場面的急轉直下弄得所有人都不知所措。


夏沛嵐在一旁偷偷的問葉從夢:“夢夢,什麼是審判天秤?”

“你沒聽說過埃及的神州傳說嗎?審判天秤,人死後將會受到審判,把心臟和羽毛放到天秤上面。如果這個人活着的時候罪孽太多,心臟就會比羽毛重,那麼這個人就會被怪獸吃掉。而無法迴歸死神的懷抱。這對埃及死神祭司一脈的術法者來說,是比死亡還要可怕的結果。”葉從夢剛纔被光頭彪偷襲傷了肺,一說話就咳嗽。

“蕭明真的是那什麼麒麟王?”夏沛嵐又問。

葉從夢搖搖頭:“誰知道,你在他的嘴裏聽到過什麼真話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