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是人,有自己的人格!

你也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

花不落也想對蘇雪來這麼一句。可惜,最終還是忍下了。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花不落不相信這妖精會妖域一趟性子真的就變了。他若真說了那麼一句,肯定立馬遭遇暴打。

明知道要挨打,花不落自然不會說了。

「好久回去跟你父母商量一下婚期?世俗辦了一場后,我們還要回妖域辦一場呢!」蘇雪一笑,說道。

「這事兒,能不能再商量一下哈,我哥都還沒有結婚呢!哥哥都沒有結婚,弟弟結婚算什麼啊?」花不落連忙說道。

他故意迴避,但如今提及,卻也迴避不了。

「要不要我拎你回去商量?」蘇雪看向花不落,說道,「或者說婚禮不用在世俗舉辦了,直接回妖域,只在妖域辦一場就夠了?」

花不落看向蘇雪沉默了。

毫無疑問,蘇雪雖然逼婚,甚至是強娶強嫁,但在婚禮上還是給足了花不落面子。

在世俗辦一場,那無疑就在男方辦一場。

花不落不得不沉默,他若是再推三阻四,恐怕這妖精說到做到,真的要直接把他抓回妖域了。

「來給爺笑一個。」蘇雪用手指勾起花不落的下巴,笑著說道。

這輩子估計是栽在這妖精手裡了。

花不落打開蘇雪的手,隨即嘆了口氣。其實,他很清楚,和蘇雪結為道侶也是挺好的,只是這種方式他讓心裡有些疙瘩而已。

和蘇雪結為道侶,毫無疑問是他花不落高攀了。

或許就是因為這種高攀,再加上蘇雪的方式帶著逼迫,花不落才難以接受。

也許,實力比蘇雪強悍,花不落不會如此。

或許,蘇雪少幾分強勢,花不落也不會如此。

這婚是推脫不掉的了,雖然是讓自己去跟父母商量婚期,但婚期顯然不能相隔太久。

花不落有氣無力的回到「軍火庫」,蘇雪並沒有跟來。

「花老妖,你這是怎麼了?感覺身體被掏空一樣。」王浩打趣道。心裡卻在琢磨,難道這傢伙跟你美女大白天做了那羞羞的事兒?

「我要結婚了!」花不落說道。

「結婚?!」王浩和洪城同時驚訝的叫道。

結婚,不用說他們也知曉對象是誰。

「結婚,好事兒啊!」王浩開口說道。結婚之後,你就是妖王女婿了,修真界誰敢惹你,你這是抱大粗腿了,你還要怎樣?

「可我不想結啊!」花不落說道,似乎想找個人傾述一下自己內心的苦悶。

「為什麼啊?」王浩有些不理解。那蘇雪要臉蛋有臉蛋,要身材有身材,要氣質有氣質,要實力有實力,要背景有背景,簡直就是完美。若是換著我,早樂瘋了。

這傢伙這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啊!可惡!

「難道這就是你們所說的婚前恐懼症?」洪城回過神來,隨即問道。

王浩:「……」

花不落:「……」

「我知道了,你是擔心女強男弱,結婚之後,日子不好過吧?這也沒有什麼嘛,當一個妻管嚴,耙耳朵也沒有什麼啊,我想當……還沒機會呢!」王浩安慰花不落,不過被花不落一瞪,聲音越來越小了。

「你那不是怕老婆,你那是尊重老婆!」王浩依舊嘀咕了一句。

花不落很想揍那胖子一頓。有你這麼安慰人的么?

這世界之上,沒有怕老婆男人,只有尊重老婆的男人。

花不落此時深深體會到,這壓根兒就是一句自欺欺人的話,而且也最冠冕堂皇。

「想與妖族大公主成為道侶的人比比皆是,而你卻這般糾結猶豫,若是讓其他人知道了,估計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你。」洪城一笑,說道。

「誰想去,誰……」

花不落話到一半,卻說不出來了。他忽然感覺到,自己似乎真不能接受,蘇雪找其他人當道侶。

難道自己真的愛上那妖精了?

怎麼可能!

這只是男人的一種自私的佔有慾,談不上愛與不愛。

嗯,應該是這樣。不,就是這樣!

「你不會是因為結婚之後,就不能像以往那般出去鬼混了,所以此這般的吧?」王浩看向花不落,隨即說道,「騷年,認命吧!以往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

花不落曾說,不能因為一棵樹,而放棄整片森林,哪怕那棵樹是一棵高聳入雲的蒼天大樹。

王浩細思,花不落認識蘇雪之後,似乎還真沒有出去鬼混過。唯一一次,帶了個小和尚不說,還中途夭折。

「你牛!」洪城一聽,頓時震驚的看向花不落,然後豎起拇指,道了兩個字。

和妖族大公主結為道侶,居然還想著出去鬼混!簡直是人才,他這是找死呢,還是不要命呢?

「滾蛋!」花不落沒好氣的說道。他很清楚,他自己為何如此,只是無法控制而已。

這種感覺很不好。

愛情,婚姻,若是能理智的權衡利弊得失,那還是愛情么?自己要的婚姻是那樣的么?

花不落有些煩躁,心緒有些亂了。 第九十二章帶妖上京?

花不落不知道自己如此煩躁絮亂的情緒是不是對婚姻,或者對這個婚姻有婚前恐懼。但他執導,事情不會因為他的煩躁而改變。

有些時候,人應該學會面對。

第二天,花不落與蘇雪兩人回家,準備和父母說上一聲。

花不落興緻不高,其母親姜瓊芳一聽之後,卻興緻勃勃的說了起來。從他們結婚,到最近參加的婚禮一一說了出來,似乎給花不落等人參考。

花不落插不上嘴,也不想插嘴,只能輪為了聽眾。

而蘇雪至始至終也只是笑著聆聽,偶爾說上兩句,讓花不落母親不覺得是在自嗨。

最終,他們兩人的婚事,全部由家裡面操辦,主要是由花不落母親操辦。

當然,作為當時人的兩人,不可能完全就當甩手掌柜。

「結婚是一件寧人高興的事兒,怎麼看你心不在焉的呢?」花建民找了一個時機,悄悄對花不落問道。

或許是知子莫若父,或許是花建民並不像姜瓊芳那般一聽花不落要結婚,就興奮的滔滔不絕說過不停。

他看出了花不落的不對勁。

花不落嘴角動了動,卻不知道怎麼說。難道說:爸,她是妖,我不想嫁給她!對,是嫁給他。

蘇雪是妖,花不落還真不敢給父母提這事兒。

「沒事兒,只是有些婚前恐懼。」花不落勉強一笑,說道。

「這姑娘不錯。你應該好好珍惜。如果感覺到壓力,就努力吧。」花建民拍了拍花不落的肩膀,說道。他見花不落不想說,也並沒有多問。

不過,接觸修行,花建民自然猜得到蘇雪肯定出至某個修行門派,或者修行世家。花不落,或者花家能夠修行,恐怕也是因為她的緣故。別的不說,當初花不移的事兒,若非花不落接觸到這些,恐怕後果難料。

花建民剛走開,蘇雪笑著走了過來,說道:「你爸媽說,讓我們結婚前回一趟燕京,看看你爺爺。」

「嗯!」花不落點了點頭,是要回去看看老爺子了。

花不落乃家中老幺,從小備受寵溺,最寵他的自然就是老爺子。

不過,帶蘇雪去燕京,那豈不是帶妖上京?

燕京,乃華夏京畿之地,難道不會妖的禁地么?

「你能去燕京?」花不落看向蘇雪,問道。

「我為何不能去燕京?」蘇雪愣了一下,隨即明白,頓時笑道。

花不落張了張嘴,最終卻一句話說不出來。看來自己小說真的看多了。

婚期還有一段時間,去燕京也不急於一時。

花不落在莊園裡面藉助陣法修鍊了數天,經脈之中的真氣又雄厚了不少。還跟洪城等人把王浩買來的那批軍火給折騰完,可惜加大威力的實驗,最終還是以失敗而告終。

不過,花不落的儲物法器裡面卻也存了不少,自保之力加強了不少。

「我訂了明天去燕京的機票。」花不落對蘇雪說道。

「坐飛機?」蘇雪看向花不落。

「難道坐火車?或者你想開車去?」花不落問道。

開個加強版的車子去,速度不慢,但也麻煩,哪怕是在車山上再加個隱身符文。

「何必,那麼麻煩!」蘇雪一笑,抓著花不落,就直接騰空而起,瞬間上了高空。

「啊啊啊啊!」

花不落一陣驚叫,他並不恐高,但蘇雪突如其來的舉動,還是嚇了他一跳。

花不落冷靜下來,卻見自己站在一條彩帶上面,飛速的向北飛行。

那彩帶,應該就是蘇雪的法器七彩翎羽了。

她這是要帶自己與御器飛去燕京么?

這哪兒是什麼帶妖上京,是妖帶我上京啊!

站在一條彩帶之上,還在高空之中極速飛行,繞是花不落膽大,此時心中也是發虛。無意間看了一眼腳下,頓時忐忑,腳有些發顫了,險些沒站穩。

看了一眼旁邊的蘇雪,花不落哪兒還猶豫,一把就抱住了她。

這一抱,讓他頓時找到了安全感,腳也沒發顫了。

高空之中,還如此極速飛行,穩住重心,才是最重要的。哪兒還管什麼男女之別。

「啊啊啊!」

陡然被人那麼一抱,蘇雪似乎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也不知道是不是下意識的一震,將花不落給彈開了。這一下,直接將花不落給彈下了法器,直接往下掉落而去。突如其來的下墜,花不落忍不住就大叫了起來。

「呼呼呼!」

花不落坐在蘇雪的法器上面,頓時大口喘氣,憤怒的瞪了蘇雪一眼,說道:「你想謀殺親夫啊!」

「你自找的。」蘇雪回了一句。

「你不是要跟我成為道侶么?抱你一下怎麼了?」花不落沒好氣的說道。

「你信不信我把你扔下去?」蘇雪道。

花不落一聽,頓時啞了。他不敢保證,蘇雪只會言語嚇唬他一下。他可不想再次體驗高空蹦極的感覺,而且還是在毫無防禦措施的前提之下。

「咦,你這法器沒有擋風玻璃,這麼快的速度怎麼沒有感覺到風?」

半晌之後,花不落疑惑的問道。

此時的他坐在法器上面,重心穩了不少,好奇的打量著周圍。

擋風玻璃?蘇雪一聽,滿臉黑線,卻不知道如何跟這個傢伙解釋。

「有沒有什麼有防護欄的法器?你站在這綢子上面,不怕掉下去么?」花不落接著問道。

蘇雪嘴角抽了抽,不知道怎麼說了。修真界誰的飛行法器會加防護欄?

「你們御器飛行應該沒有自己的航道吧?有沒有和飛機相撞的時候?那些空難,有沒有是跟你們相撞造成的?」花不落接著問道。

蘇雪滿臉黑線,嘴角再次抽了抽,有些無語。

「御器飛行是不是比御氣飛行要快上許多?」花不落接著問道。

「你閉嘴!再廢話,信不信我扔你下去。」蘇雪沒好氣的說道,又把剛才的威脅給說了一遍。

花不落再次閉嘴,不敢再言語了。他看出來,蘇雪被自己幾句話弄的極其鬱悶,忍耐已經到了極限,若非在天空,恐怕早就暴打自己一頓了。

這妖精脾氣似乎真改了不少了啊!

嗯,調教調教,或許還是不錯的。

花不落胡思亂想,未多久就到了燕京上空。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白光射來,在面前停下,出現一人,攔住了去路。

那人四五十歲,一身中山裝,看上去像個大學教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