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的話剛說完,不明情況的羣衆就對着兩輛蘭博基尼指指點點,似乎老人的話勾起了他們仇富的情緒。

一位拿着手抓餅的男人像發了瘋似的從人羣中穿了過來,帶着痛心疾首的語氣大叫道:“爸,你怎麼了?我不過是幫你去買個吃的,你怎麼就變這樣了?”說完,這位看似三十歲左右的男人用能夠殺死人的目光看着布萊克兩兄弟還有車上的林時:“今天,你們必須給我們一個公道!”

這位男人的話一下就引爆了衆人的情緒:“就是就是,開着豪車撞了老人就不想負責了?” 布萊克聽到衆人們的話,臉色一下就陰沉了下來:“老人家,你想怎麼樣?”

“怎麼樣?”老人家嘴角露出一絲常人不會察覺到的得意,“當然是賠錢了,你不陪個十萬八萬的,對得起我這腿嗎?”

林時把門打開,下車,走到了老人家的面前:“我們的車有行車記錄儀的,有什麼事就報警,等警察來了再處理。”

傑克聽到老人厚顏無恥的要求,頓時就要發作,但林時卻攔住了他:“現在這種情況對我們不利,忍一時風平浪靜。”

布萊克深吸一口氣:“賠幾萬是不可能的,我還是報警吧。”

“什麼!?你撞了人還不賠錢,你們國家是很厲害,但你別忘記了,這裏是華夏國,撞了人是要負責的!”

老人的兒子怒吼着的同時緊握着拳頭,隱隱有一絲要動手的架勢。

“我會負責,等警察來了再說吧,”說罷,布萊克朝林時投去一個歉意的眼神,似乎是在說:今晚的晚飯泡湯了。

林時儘可能的使雙方的情緒穩定下來,現在這種情況,輿論聲以及人羣都站在碰瓷的那一方,只有等救護車來了再說。


沒多久,救護車就拉着喇叭過來了,一路上有不少車輛讓行。

救護車停在了老人的旁邊,老人依舊抱着腿,裝出一副咿咿呀呀的疼痛模樣,醫護人員開門走了出來,隨後拿出了擔架。

當一位女醫護人員看到老人的模樣時,頓時就撇了撇嘴:“大爺,又是你,這個月已經第三次了。”說完,她朝醫護人員使了個眼神,把老人擡上了擔架。

老人聽了女醫護人員的話,仍舊抱着腿,口中不停顫抖着:“哎呦,哎呦……”

一直到救護車的門全部關上,老人的表情都沒有露出絲毫破綻,明顯就是被碰瓷耽誤的奧斯卡演員嘛。

這戲劇性的一幕卻讓圍在這裏的吃瓜羣衆石化了……

原來這是一場碰瓷?

而老人的“兒子”聽到女醫護人員說出那句話後,馬上就找個機會溜走了。

林時拍了拍布萊克與傑克的肩膀:“走吧,事情已經結束了,看來碰瓷的也怕碰到熟人。”

布萊克兩兄弟仍沉浸在剛纔的戲劇性的一幕當中,好一會兒纔回過神來:“還好沒進警察局,不然錄完口供,我們晚餐都吃不成了,我們可是約了人的。”

“約了人?”林時驚訝道。

“嗯,一個大學朋友,她近期在華夏國旅遊,所以一起聚一聚。”傑克解釋道。

“好吧……”

三人再次上了車,這次的路途特別順利,雖然傑克每次在過轉角的時候都放慢了速度……

半個小時候,林時一行三人來到了一家名爲多億食的高檔西餐廳,林時還特意問了服務員這家餐廳的集團有沒有上市,結果是沒有。


大廳裏,華麗的水晶燈投下淡淡的光,使整個餐廳顯得優雅而靜謐。柔和的薩克斯曲充溢着整個餐廳,如一股無形的煙霧在蔓延着,慢慢地慢慢地佔據人們的心靈,使人們的心再也難以感到緊張和憤怒。


位置早在來之前就預約好了,位置靠窗,在林時他們來的時候,位置上已經坐了一個人,或者說,一個女人。

林時仔細了打量了一下她,戴着眼鏡,在淡妝的襯托下,五官顯得尤爲精緻,白色長裙,身高約1.67cm左右,最令人注目的恐怕就是她淡金色垂到肩上的捲髮了,一舉一動都給人一種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錯覺。

見布萊克一行人來了,她把眼鏡摘了下來,放進了眼鏡的盒子裏,然後露出瞭如沐春風般的笑容:“你們這次來的似乎有點晚哦。”

小心愛情 ,這位女子就開口說道。

“知美小姐,我們在路上被碰瓷了。”傑克苦笑着說道。

“啊?”三島知美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怎麼回事?華夏國治安應該沒問題纔對啊。”

布萊克簡短的把事情情況概括了一下,隨時帶着讚賞的目光看向了林時:“多虧了這位聰明的華夏人打了120,不然我們晚上可就來不了了。”

“這位是?”三島知美的目光中帶着些許好奇。

林時朝她笑了笑:“我叫林時,是布萊克和傑克的同事。”

“同事?你也在華爾街工作嗎?”三島知美的好奇心更濃郁了。

“知美小姐,剛見面就問別人這麼多不太好吧?”傑克打趣道。

“不好意思……”三島知美的臉上浮現一絲紅暈,隨即自我介紹道:“我的名字叫三島知美,是在華夏國長大的日本人。”

“難怪你的華文說的這麼好,原來在華夏土生土長的呀。”林時讚賞道,雖然血脈是日本人,但在生活上卻是大半個華夏國人……

不一會兒,“菜”就端了上來,或者說在林時眼裏是一塊特別小的牛肉。


四個人一人一盤,“菜”都上好之後,服務員留下了一紙賬單,林時在用叉子吃牛肉的時候,無意中看到了上面的金額。

“600華夏幣一盤?”林時不自覺的就念了出來。

傑克似乎對林時的反應很滿意:“別擔心,吃不飽在來一份,雖然分量少,但是等你吃完之後,一點都不會覺得餓,這就是西餐的魅力所在。”

林時暗暗吸了一口氣,這纔是真正富二代的生活,吃東西都是吃最好的,他看着自己盤子上那一小塊牛肉:“你真的值600?”

三島知美在用叉子吃東西的時候,眼神總是不經意的朝林時的臉上看去,而林時一開始還以爲是正常的注視,畢竟四個人坐在一起,這是難免的。

可……

他發現事情好像不是他想的那樣,林時看着三島知美問道:“怎麼了?我臉上有東西嗎?”

三島知美一怔,隨即發現了自己的失禮之處,連忙點頭說抱歉,說完,還站起來朝林時鞠了一躬。

而傑克和布萊克對這種動作也習以爲常了,但林時的話卻引起了他們的注意。

過了一會兒,三島知美才紅着臉道:“我只是覺得你的臉給我的感覺很親切。” “知美小姐,這是我見過的最爛的搭訕話語。”傑克噗笑道。

“就是就是,你看見帥哥情商就變低了?”布萊克喝了口紅酒,慢悠悠的說道。

林時被三島知美的動作給弄糊塗了:“這都是小事情,用不着鞠躬吧?”

“林,雖然知美小姐在華夏國長大,但家教可是很嚴格的,一些日本的文化並沒有忘記。”傑克解釋道。

林時點了點頭,沒有在意這個事情,畢竟每個國家的文化不同。

布萊克兩兄弟對視一眼,隨後布萊克開口打趣道:“林,如果你能把知美小姐娶回去,那你下輩子就不用愁了。”

三島知美聽後,小臉又紅了起來,正想反駁……

林時卻微微一笑:“那真的太可惜了,我已經有女朋友了。”

“哈哈,那就當我沒說……”

三島知美聽了林時的話之後,眼神中黯淡了一瞬間,隨即便恢復正常。

隨後四人就在扯一些家常,直到四人把桌子上的點心以及主食全部消滅完,

林時想要要把這筆錢付了,布萊克卻拉住了他,讓傑克去付……

“林,這頓飯我請,又沒多少錢,小意思。”布萊克說道。

林時想從布萊克手中掙扎出去,奈何他平時又不怎麼鍛鍊,被布萊克這種三天兩頭混跡健身房的人抓住了,一時半會還掙脫不開。

傑克沒一會就從收銀臺那邊走了過來,人未至,話先到:“看來知美小姐纔是正在有心計的人啊,我們還沒入場就把錢付了。”說罷,傑克把三島知美的黑卡放在了桌子上。

三島知美收起銀行卡後莞爾一笑,似乎對這種結局很滿意:“之前吃飯都是你們出錢,我蹭吃蹭喝不習慣,而且我又不差這個錢。”

布萊克放開了林時,沒好氣的白了三島知美一眼:“說好的我請客呢,你也太客氣了。”

“一頓飯錢無所謂啦……”布萊克兄弟苦笑了一下,隨後也沒再討論這個事情。

過了一會兒,布萊克纔看着知美說道:“最近有沒有發現什麼好的股票標的?”

三島知美調整了一下心情,一臉認真道:“最近我在籌劃做空白巨中文網。”

“華概股?”

三島知美點了點頭。

落跑新娘,總裁有個娃娃親 有確切的利空消息嗎?”傑克問。

三島知美又點了點頭:“像這種小說網站最基本的盈利模式有兩種,一種靠小說VIP章節以及IP改編來賺錢,一種靠廣告投放來賺錢。”

“然後?”

林時靜靜的聽着。

“我發現自從白巨中文網的總編輯換了之後,導致很多大神級寫手都跳槽了,網站裏的小說質量也嚴重下降,一些寫手的全勤,從日更6000字一月500變成了日更6000字一月200。”

傑克點了點頭:“財務指標出現了什麼問題?”

“沒問題,現金充裕,資產負債表比率完美,甚至利潤還保持了34.3%的增長。”

“沒問題纔是最大的問題。”布萊克沉聲道。

“我通過一些人際關係網找到了之前在這個公司工作的責任編輯,他說自從換了高層管理之後,寫手的待遇一下子就降了下來,導致寫手大批量的跳槽,如果說是爲了降低公司成本的話,我可以理解,但是這些高層用公司的錢一人買了一輛豪車。”

三島知美一臉正色道。

“那這是公司自身的管理問題咯?可我看這隻股票還在漲啊。”傑克把這隻股票K線圖調好,然後把手機放在了桌子上面。

林時看了看這個圖的K線,完美的多頭走勢!三紅一綠月線,看這個趨勢是要一直上漲……

“上漲的且忽略不計,白巨中文網作爲華夏國第一隻上市的小說網站股票,自然是賺取了大部分的眼球,很多人也想圖個新鮮買進這樣的股票。”三島知美頓了一下。

“重要的是,管理層要如何在花了公司大量的錢以後,財報還能繼續增長的?”

“財務造假嗎?”林時說道。

“有可能這種互聯網的企業本身增長就很高,花了錢之後只不過增長率低了一些而已。”傑克沉吟道。

三島知美否定了傑克的說法:“據我所知,白巨中文網不是華夏國內最大的小說網站,其他的小說網站比如紫光文學、大樹文學都比白巨文學的規模要大。”

布萊克眉頭一挑“比它大好像也不能說明什麼問題吧?”

“我派人查過他們的內部財報,都是在虧損經營的。”

三島知美嘴角微微揚起,在這柔和的燈光下顯得尤爲美麗。

“虧損?”傑克有些驚訝。

三島知美點了點頭:“所以說,白巨中文網要如何在這樣的情況下盈利?”

布萊克嘆了口氣:“他們只能買通會計事務所的審計人員或者財務美化財報。”

這時,林時突然開口道:“ 億萬婚寵:大牌嬌妻很撩人 。”

“你發現了什麼?”衆人把目光轉向了林時。

“上次我和我女朋友去圖書館,發現有人因爲內容低下而退貨,而出版這本書的小說網站,就是白巨中文網!”

“看來他們爲了錢,連網站最基本的聲譽都不要了。”布萊克一臉興奮的說道,“那我們就要狠狠的咬掉它一塊肉。”

三島知美此刻卻苦笑了出來:“真有這麼簡單就好了,這家公司背後的股東,是華夏國有名的大財團,手握幾百億流動資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