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華姐,你說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回去啊”,“美美,應該不用多久,我們三人就可以回去了”,“美華姐,是真的嗎”,“當然是真的,我們很快就可以回去了”,“美美,表弟,你們都休息好了嗎。”

“回答正確,接下來任務參與者蘇芯琪、南宮梓夕、楊雅錦、宮澤鈴子、李肅,五人將繼續回答怨鬼考卷第九題。”

“《怨鬼考卷》第九題:貞子平時喜歡什麼樣的運動,甲:爬山,乙:跳舞,丙:打球,丁:瑜伽,任務參與者請作答”,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一出現,李肅的思維馬上就回到了怨鬼考卷上面來。

我成功茍到了博人傳 “甲乙丙丁,甲乙丙丁,到底選哪一個好”,李肅在心裏想着,與此同時,蘇芯琪她的心裏也是在和李肅想一樣的,兩個人可以說是,整個隊伍裏最給力的兩個人,一個有着對無限流恐怖驚悚推理小說的熟知。

一個有着比較強的分析、觀察能力,但答案到底能不能選對,這個還是要看李肅和蘇芯琪他們兩個人能不能分析、推理得準確,貞子生前哪門功課最好,這個問題,李肅他們自然是不知道的。

李肅知道,該來的還是會來,這就是無限流恐怖驚悚小說世界裏的尿性,它不會讓所有被選中者好過,甚至是,它會慢慢的,慢慢的將一個一個任務參與者殺掉,至於死法,可能會有很多種。

不過,它不會讓任務參與者自己選擇哪種死法,而是,它想要任務參與者是哪種死法,那麼,那個任務參與者他就是哪種死法,這就是,無限流恐怖驚悚小說世界裏的可怕之處。

有時候,被活生生嚇死,就是一種死得比較痛苦的死法,有時候可能只是一瞬間,某個任務參與者就死了,那就是屬於那種被秒殺的任務參與者,也就是所謂的龍套。

像那種任務參與者,可能在死的時候,還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死,不過好在,沒有多少痛苦,痛苦的時間似乎沒有,但,生命卻是已經到頭了,死的畢竟是一條人命,不是什麼阿貓阿狗。

但無限流恐怖驚悚小說世界裏面,死人是最常見不過了,不可能不死一個人的,總會因爲某個因素然後就死掉了。

要是大家都哭起來,那感到絕望的,應該第一個就是李肅他了,因爲,他是最見不了女生哭的,只要女生一哭,他馬上就會心裏難受,尤其是因爲他的原因,這個時候,哪怕就是那個女生真的做錯了什麼。

李肅都會原諒她,因爲,只要她不哭就好,一哭,李肅的心裏就難受,這種難受它不是說可以控制的,而是,好像中了什麼魔咒一樣,它自然而然的就會難受,就好像是,是那個啥去了。

相反,她是一個和李肅一樣冷靜、堅毅的人,幸好這次任務,李肅他遇到了蘇芯琪,要不然就是像南宮梓夕這樣的任務參與者,就能把李肅他弄暈,實乃不幸中的萬幸,幸好有蘇芯琪她在。

有蘇芯琪在,李肅便能省去很多的心思,然後好好想想到底應該選哪一個選項,看似四個選項都是對的,但其實只會有一個選項是真正正確的,那麼,李肅他要做的就是,趕緊把那個真正正確的選項給找出來。

“我們選丙怎麼樣”,想好了答案之後,李肅對蘇芯琪等女生們說着,“丙,打球,李肅你覺得會是打球”,蘇芯琪好像有點不太認爲會是打球,“嗯,我覺得是打球的可能性要大一些,但到底是不是,我也不知道。”

在正確答案沒有公佈之前,誰都不知道自己會不會選錯,但是,選總還是要選一個的,猜也只能是靠運氣了。

“那好吧,就選丙吧”,蘇芯琪看李肅一臉不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於是,也只好選擇相信他,也希望他是對的,“嗯,好,那就選丙了”,李肅一邊說着,一邊看了看蘇芯琪、南宮梓夕等人。

幾個女生都沒有意見,所以,最後答案李肅就選擇了丙,“我們選丙”,還是同樣的,李肅向着天空說道,很快,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就出現了,到底李肅他們選對了嗎,正確答案會是看似可能性最大的丙嗎。

“回答正確,由於任務參與者蘇芯琪、南宮梓夕、楊雅錦、宮澤鈴子、李肅五人答對了怨鬼考卷前面九道題,第十題將不用再繼續回答,現在可以立刻進到小房子裏去。”

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剛剛說完,李肅等人就馬上的高興了起來,“走,趕緊走,估計貞子很快就要出來了”,但高興歸高興,李肅他還是一直記得這件事,眼睛也沒少看那口井,畢竟,井裏面有貞子。

聽到李肅這麼一說,衆人立刻就往小房子走去,生怕自己走在了最後,但是最後總還是要有一個人的,不是你,就是我,李肅是最後一個進去的,他是唯一的男生,在場除了他,都是女生,他不最後誰最後。 “姐姐剛纔和你說的,你都聽明白了吧”,女鬼一口氣說了很多的屬於鬼的能力,其實也就是所謂的鬼術。

“嗯嗯,聽明白了,姐姐你真的好厲害啊,我愛你,愛你,麼麼噠”,朱倩這個人,可能真的是腦子壞掉了,之前女鬼都和她說了,不能親,不能親,結果她現在就忘記了,一時忍不住,就又想去親那隻女鬼。

“停,倩倩,你又忘記了”,看到朱倩那邪惡的嘴脣向自己伸來,女鬼趕緊出言提醒道,“喔,我忘記了,對不起啊依依姐姐”,朱倩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就像是一個做錯了事情的小女孩一樣,不過,她好像本來就是。

朱倩今年剛好十八歲,要不是氣質像女神級別的,不然她絕對絕對是個小蘿莉,十四、五歲的蘿莉,朱倩的臉長得比較的長一些,身材稍微偏瘦了一點點,但是身高絕對不矮,皮膚也挺白嫩的,所以,她更像宅男女神。

“親愛的旅客朋友們,你們好,待會馬上就要”,聽到這個聲音,張美華她知道,接下來馬上就要到了,自己今晚先去找一個地方將就一晚,明天一早便坐大巴前往表弟家,收拾了一下東西,張美華接下來就準備下飛機了。

晚上八點半,這時張美華已經找了一個賓館住了下來,想着,還是先洗一個澡吧,到表弟家多少也得住一晚上,所以,到時候在表弟家就不打算洗澡了,晚上九點,張美華這時已經洗完澡了,看了看時間,覺得還早。

再加上今天下午在飛機上睡了那麼久,一時也完全沒有睡意,“看看電視吧”,在心裏想着,張美華便馬上向電視機走去,“等等,記得以前聽別人說,有一次在賓館住的時候,房間裏鬧鬼了,那個人還說自己親眼看見鬼了。”

“難道是真的,他不是開玩笑的”,張美華覺得,誰會拿這種事情來開玩笑,那,這個世界上難道真的有它存在,這個它,張美華指的是:貞子,一想到貞子可以從電視機裏爬出來,張美華立刻就後退了幾步。

這個電視機,自己是絕對不能去開的,絕對不能去開,張美華在心裏提醒着自己,自己千萬不要去開,大不了不看電視就是了,要不現在睡都可以,想着想着,張美華覺得還是先上牀吧,早點睡算了,明天一早還要。

深夜十二點,張美華此時已經徹底的睡着了,也不知道她哪有那麼多的覺要睡,以至於,電視機裏真的有東西爬出來了她都不知道,剛開始的時候,還只是出來了一些黑色的頭髮,接着沒想到,竟然伸出了一隻手來。

這隻手的顏色,完全和頭髮的顏色成鮮明的對比,頭髮很黑很長,然而這隻手卻是白得有點嚇人,慘白到沒有一絲血色的手,怎麼看,都不像是一隻活人的手,那麼,它會是誰的手。

“表姐,你別急,反正還有這麼久的路要走,在路上你給我好好說說”,李肅知道,這件事看來不簡單,表姐都已經用“求”這個詞了,那麼,一定是遇到很麻煩的麻煩事了,但不管是什麼,只要是自己能夠幫的。

那自己無論如何也要幫表姐這次,李肅已經在心裏想好,可能這次,真的要離開父親,離開親愛的大山了。

“你姐夫死了,被鬼殺死的”,走在路上,或者說,從一開始的時候,張美華她說話就都很直接,她彷彿是不想再藏着掖着了,乾脆全部都告訴表弟好了,“表姐,你親眼看到是被鬼殺死的嗎”,李肅一時感到很驚訝。

“是,表姐看到了,真的是鬼,你姐夫死得好慘,身體被鬼給撕成了碎片”,說到這裏,張美華突然有點想哭的樣子,李肅這時看到表姐不像是在開玩笑的,於是立刻說:“那表姐你知道那隻鬼,它還會再回來嗎。”

張美華不知道李肅心裏是怎麼想的,但是,聽到李肅這麼問,隨即還是回答說:“不知道,不過表姐估計,它應該還會再回來,只是,它很厲害,不知道表弟有沒有辦法對付得了它”,張美華這時也是試探性的問一下。

“表姐,你放心,不瞞你說,原來我們後山上是真的有妖怪,但是現在,都已經被我給消滅了,我在後山找到了一本書,表姐你知道嗎,竟然是一本學習道法的書,並且裏面記載的道法,好像都是些很高深的。”

李肅說得激動,張美華也聽得開心,因爲她始終知道,表弟不是那種會說假話的人,之前還不相信表弟所說的有鬼,現在看來,表弟是真的沒有騙自己,那麼,那本書也一定是真的,這個世界上竟然連鬼都有。

那還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張美華現在,是完完全全的相信李肅,當然,李肅所說的也確實都是真話,如今的李肅,已經不再是曾經的那個怕鬼的李肅了,一身的道術,現在恐怕是鬼見到李肅,馬上就得跑路了。

“表弟,你不是還有陰陽眼嗎,可以隨時隨地看見鬼”,張美華想起了李肅還有天生陰陽眼,一時也幫李肅給說了出來,“對啊,表姐,不過,那也得有鬼才行吧,要不然怎麼看見鬼呢”,聽到李肅這麼說。

張美華一時便笑了起來,“也是,也是,沒有鬼,那自然是看不到的”,“嗯嗯嘞”,見表姐笑了,李肅心裏也覺得好些了,至少表姐沒有之前那麼的不開心了,好不容易來一回,李肅他也希望表姐能夠開開心心的。

儘管不能讓表姐開開心心的來,但是,最起碼也要讓表姐開開心心的回去,這就是李肅現在心裏面所想的。

“好,好,華妹子,那你記得帶表弟去便是了”,李肅的父親一連說了兩聲“好”,看來,他也是心裏面做好打算了,李肅如果要跟張美華去,那是最好,如果不願意,那也必須得跟張美華去,留在大山裏是沒有前途的。 “表弟啊,別不開心嘛,等到了表姐那邊,表姐給你介紹個女朋友認識”,張美華這時心裏很開心,因爲只要李肅幫她消滅了那隻女鬼,那麼自己就又可以繼續住下去了,就算自己不想住了,那也可以賣好幾百萬。

給了李肅父親十萬塊錢真的不算什麼,張美華在心裏覺得,自己還是賺大了,如果表弟不願意去,那麼自己也只能再買一套房子了,可問題是,自己現在連進去之前的房子都不敢進去了,就怕到時候。

鬼會在房子裏等着自己回去,然後把自己給撕了,一想到這裏,張美華突然還有些緊張起來了,但是,旁邊的李肅要比她還緊張,“什麼情況,表姐要給自己介紹女朋友,不會吧,一定是開玩笑的,對,開玩笑的。”

李肅現在腦海中想的就是,表姐爲什麼好端端的要說給自己介紹個女朋友,自己不就是去幫表姐捉鬼的嗎,怎麼還扯上女朋友了,真的是,要暈了,一聽到女朋友,李肅就緊張得很,難不成女生都是大老虎。

會吃人的,真不知道李肅他到底在想些什麼,張美華不也是女生,難道她像吃人的大老虎,她像嗎,根本就不像。

到了山下,坐上了大巴,張美華知道,離家是越來越近了,丈夫的屍體,應該還沒有被警察發現吧,希望如此,要不然律師是請定了,再個就是,也希望表弟他能夠對付得了那隻女鬼,嗯,這個,表弟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張美華對李肅的道術還是很有信心的,因爲,李肅說他連妖怪都給消滅了,那麼對付一隻女鬼,絕對是不在話下,那麼到時候,一定要表弟將它打得魂飛魄散,不然難解心頭之恨,張美華在心裏如是想到。

在大巴上,張美華和李肅稍微又聊了一下大城市裏的事情,很快,下了大巴,張美華便帶着李肅去吃東西,接着又訂了兩張飛機票,今天晚上就可以回去,“表弟,我們今晚就可以到家了,只是,你真的有把握對付女鬼嗎。”

張美華她心裏多少還是有點擔心,儘管知道李肅應該可以的,但是,爲了安全起見,還是問一聲的好,“表姐,你放心好了,我一定可以保護好你,然後將那隻鬼給消滅掉”,李肅對張美華保證說,自己絕對可以的。

“表弟,表姐相信你,你一定可以的”,聽到李肅這麼信誓旦旦的說,張美華心裏面一時覺得自己多慮了,表弟的道法那麼厲害,消滅一隻女鬼,自然不在話下,況且表弟還有天生陰陽眼,知道鬼在哪裏。

完全的可以保護好自己,心裏面不再擔心了,現在就只等到時候坐上飛機了,吃完東西,張美華帶着李肅便打了一輛車,然後向機場開去,到了機場,李肅覺得,這外面的地方,好像也挺好看的,畢竟,李肅他是第一次出遠門。

“依依姐姐,今天我們去公園玩玩”,朱倩好像對公園挺喜歡的,一說起公園,眼睛就,“好啊,那姐姐今天就陪你去公園走走”,女鬼覺得,去公園也挺不錯的,反正自己不怕陽光,但去無妨。

儘管李肅這樣說,但是張美華她還是拿着紙巾給李肅擦了擦,“這個表弟,哎”,張美華在心裏覺得是又好笑又無語,坐飛機而已嘛,就算是第一次,那也不用這樣緊張啊,都出那麼多的汗了,真是。

張美華在心裏想的,李肅他自然是不知道,他現在一心就是緊張、很緊張、非常緊張,飛機上的人也挺多的,李肅他不敢多說話,甚至就是,從上飛機到現在,就沒見他說過一句話,不,剛纔好像說了一句。

無雙庶子 經歷了“千辛萬苦”,此時張美華和李肅二人下了飛機,“那個,表姐啊,你知不知道哪裏有廁所”,李肅可能是想方便了,於是也只好向張美華問了,“前面那裏就有一個,你先去,表姐去那邊買點東西吃,一會在這裏見。”

張美華說完,便準備動身去買東西去了,李肅見表姐走了,於是也就馬上向廁所處走去。

“依依姐姐,我想去外面旅遊,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朱倩家中,朱倩可能是閒得蛋痛了,於是決定出去旅遊玩玩,當然,她最想的,就是和那隻女鬼一起去,要不然一個人去,也沒有多大的意思。

有女鬼在自己身邊,危險什麼的,那就是都不存在了,倒是還可以捉弄一下別人,順便再拿走他身上的錢。

朱倩在心裏想的倒是極好了,現在就是,看那隻女鬼它願不願意陪朱倩一起去了,如果它真的陪朱倩去,那朱倩肯定會開心的要命,旅遊,還是挺有意思的,但是,不巧的是,朱倩她選擇坐飛機去,而不是火車。

“好啊”,女鬼倒是真的很爽快,每次都是輕輕鬆鬆的就答應朱倩她了,朱倩的運氣還真是不錯,“撿”到一個寶了,聽女鬼說答應自己了,於是,朱倩趕緊上網訂了一張飛機票,當然,女鬼是不用買票的。

“這裏就是廁所了吧”,站在廁所外面,李肅看了看,然後在心裏確認了一下,最後纔敢進去,還好,李肅他進的是男廁所,而不是女廁所,要不然,就真的尷尬了,甚至,還會被別人當色狼抓起來。

李肅根本不會叫停朱倩,之後李肅也一定會上完廁所就離開,所以說,一切彷彿都是冥冥之中註定好了的,但是又好像是一件事情引發了另一件事情,如果女鬼沒有去酒吧,沒有碰到朱倩正好是在被別人非禮。

那麼,也就不會像現在這樣,要是張美華的丈夫沒有被鬼殺死,那麼張美華也就不會去找李肅,冥冥之中已註定。

女鬼雖然已經被李肅給定住了,但是李肅和朱倩二人說的話,它都能聽見,所以,它已經在想,殺死李肅姐夫的那隻厲鬼,會不會就是自己,好像很有可能就是自己,女鬼只覺得還好自己遇到了朱倩。 “謝謝你,倩倩”,還好有朱倩在,也可以說是,朱倩救了這隻女鬼一命,不然,死兩次可不是鬧着玩的,人可以死一次,然後變成鬼,鬼也可以死一次,但是,就魂飛魄散了,永世不得超生。

就如同是永遠的消失了一樣,再也看不見,再也摸不着,所以說,做人的時候,就等於是有兩條命,而到了真的做鬼的時候,那就只有一條命了,而且這條命是真的不能夠再死掉了,如果死了,就再沒有機會了。

李肅正是知道這一點,所以,才手下留情,沒有將女鬼消滅掉,不然,正邪對立,本該是終身搏鬥,就當是結一個緣,這時,李肅已經走出了廁所,並且還看到了表姐張美華,張美華也是等了李肅很久了。

自己餓了,已經吃了些東西,剩下的則是留給李肅吃的,“表姐,不好意思,在廁所有點事,耽擱了”,李肅沒有直接跟表姐說,在廁所遇到鬼了,就是怕,讓表姐又想起姐夫的死了,但是,很快張美華她還是會想起。

甚至是,不僅僅會想起,還會看到,張美華丈夫的屍體,暫時還真沒有被警察給發現,公司裏,張美華她之前也是打了好幾個電話,告訴大家,自己的丈夫這幾天有事,不會過去,張美華的丈夫,自然就是公司的老闆。

但是老闆幾天沒看見,公司裏的員工自然也是會注意的,所以,張美華她索性就先通知了大家,這樣一來,大家也就不會去操心了,至於屍體,看樣子還得叫表弟一起幫忙了,張美華自己多少還是有點害怕的。

房子是隻有張美華她和她丈夫一起住,所以,也沒有什麼鄰居以及熟人,大家也就不會對房子有所關心,像這種情況,人死在家裏幾天了,都沒有其他人知道,不是說警察怎麼怎麼樣,而是張美華她作爲妻子沒有報警。

“吃飽了嗎”,看到李肅連續吃了幾個漢堡包,張美華這時關心的問一聲,“嗯嗯,飽了”,李肅口裏還有沒吃完的漢堡包,但是聽見表姐問了,還是應了一聲,朱倩和女鬼這時,也從廁所裏出來,並且又看到了李肅。

“等等,倩倩,別過去”,女鬼這時已經看清楚了張美華,心裏馬上想了一下,難道她就是那個道士的表姐,這下糟了,心裏想着不好了,於是看到朱倩又想過去,只好連忙叫住了朱倩。

“怎麼了,依依姐姐”,朱倩不解的說着,心想,自己不就是過去看看那個長得很帥的道士嗎,人家之前不也是答應,不傷害了嗎,那麼,現在過去還怕什麼,他那麼帥,又不會吃人,女鬼可能此時的心裏有點後悔了。

“倩倩,姐姐還有事情,就先走了,你放心,姐姐還會來找你的”,女鬼說完,也不等朱倩說什麼,就直接的飛走了,它自然不可能再和李肅距離那麼近,一個是道士,一個是厲鬼,自古以來,就是正邪不對立。

女鬼它要走,朱倩自然是不可能留住的,李肅也沒打算要留它,所以,它一瞬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請問,你叫什麼名字,可以告訴我嗎”,朱倩一臉笑容的看着李肅,李肅則是,一臉懵逼的回看朱倩,倒是弄得張美華一時之間不知所措了,因爲張美華她不知道之前在廁所裏發生的事情,怎麼突然一下子。

就有人認識表弟了,不,她不認識,如果認識,就不會問李肅叫什麼了,“我,我叫,李肅”,李肅看到朱倩也不像是壞人的樣子,所以,便把自己的真實姓名告訴了她,也不知道她問自己叫什麼,到底是要幹嘛。

“那你們這是要去哪裏啊”,見張美華好像認識李肅,所以,朱倩她猜到張美華一定是和李肅一起的,李肅心裏面不知道朱倩幹嘛問這個,自己不過就是去幫表姐捉鬼而已,可能不久就又要回去了。

天行戰記 李肅沒有多想,隨後回答:“我去我表姐家,這是我表姐”,朱倩看張美華的樣子,不過也就比自己大一、兩歲而已,她竟然還是李肅的表姐,那李肅多大,不會比自己還小吧,朱倩在心裏這麼想着。

朱倩在想什麼,李肅他自然是不知道的,像他情商爲零的男生,怎麼可能知道朱倩心裏面在想些什麼,無非就是,以爲朱倩迷路了,然後問自己去哪裏,可能還會要自己順便帶她先去家裏,李肅在心裏是這麼想的。

又是問自己叫什麼名字,就是想確認一下自己是不是壞人,問自己要去哪裏去,就是看,能不能順便帶她一下,但是,看她的樣子,她應該身上有錢纔對啊,不會自己坐車,不可能吧,看她的樣子,也有十七、八了吧。

難道還不會坐車,果然,李肅心裏面想的,跟朱倩心裏面想的,是完全不一樣的,李肅只以爲,別人是迷路了,卻不知道,如今這時代,根本就已經沒有迷路這一說了,小朋友可能會迷路,但十多歲的大朋友,絕對不會了。

張美華在這段時間裏,一直沒有說過話,她在想,眼前的這個女生,她是怎麼認識自己的表弟的,表弟不怎麼愛說話,剛纔也只不過是去上了一下廁所,應該沒有再多做別的了,那麼,這個女生她是。

張美華還好只是在想,可能是表弟長得還不錯,這個女生,她是犯花癡了,應該是這樣,完全的沒有聯想到鬼的方面去,要不然,張美華她一定會問李肅,剛纔在廁所的時候,是不是遇到什麼了。

“表弟,這是你朋友,你怎麼都不跟表姐說一聲,那一起回去就好了”,張美華看朱倩也不像是壞人,所以,才答應讓她跟着自己和表弟一起回去,要不然,張美華明明知道家裏面,可能現在還有屍體在。

是不可能帶陌生人回去的,“不行,家裏面還有”,張美華這時也突然想起了,不可以帶朱倩回去。 蘇芯琪她都已經答應幫忙了,應該會有個具體的答案,“我的是色,你看看,感覺貞子會是多大”,蘇芯琪已經把自己的那裏稍微明顯的給李肅看了,然後也告訴他,自己穿的是色,那麼接下來。

所以,李肅他根本就不好去具體的猜測,只是把蘇芯琪她和貞子作比較,但是,不管怎樣,李肅他都無法確定,“按道理說,貞子它不可能會是一,所以,丁選項應該是可以排除掉了。”

這時,李肅他還是決定用排除法來選擇正確答案,“但是,甲選項、乙選項和丙選項,我感覺都有可能,也許它的比蘇芯琪要大,也有可能比蘇芯琪她的小,主要的是,貞子它穿的衣服太大了。”

“不像蘇芯琪她這樣,能夠看個具體的”,聽到李肅這麼一說,蘇芯琪她心裏是很後悔給李肅看了,沒想到李肅他說話說的這麼直白,人家好歹是個女孩子,就不能稍微的委婉一點嗎。

“要不然,我們就選乙好了,你們覺得怎麼樣”,李肅還是習慣性的喜歡在最後的時候,問一下大家的意見,也許,這是李肅他有禮貌,也有可能是,李肅他一個人真的拿不定主意,還是多幾個人一起要好一點。

“好,我沒有意見,就選乙吧,時間也不多了”,蘇芯琪她表示,實在不能把時間浪費太多在這道題身上了,“嗯,那就選乙吧”,南宮梓夕她每次一看到李肅和蘇芯琪二人都選一樣的。

所以,他馬上對着天空說道:“我們選乙”,“回答正確,接下來任務參與者蘇芯琪、南宮梓夕、楊雅錦、宮澤鈴子、李肅,五人將繼續回答怨鬼考卷第七題”,竟然選對了,李肅等人的運氣還真是好。

“大家不要緊張,這道題看上去好像很難,但是,其實它也不難,你們注意聽了沒,丁選項,它給了我們一個好的思路,有可能,正確答案還真的就是丁”,題目纔剛剛出,但李肅好像對這道題已經胸有成竹了。

“甲乙丙丁,甲乙丙丁,到底選哪一個好”,李肅在心裏想着,與此同時,蘇芯琪她的心裏也是在和李肅想一樣的,兩個人可以說是,整個隊伍裏最給力的兩個人,一個有着對無限流恐怖驚悚推理小說的熟知。

那麼,也就只能去猜測,去想象,希望最終能夠想到正確答案出來,事到如今也只能是這樣了,“甲乙丙丁”,一時李肅念快了一點,本來是在心裏唸的,結果念出聲來了,馬上,南宮梓夕、楊雅錦等人就聽見了。

“他也不知道正確答案是什麼嗎,那他剛纔還那麼的信心十足,哎,男生啊,都是騙子”,南宮梓夕在心裏想着,不過幸好的是,她沒有說出來,要不然李肅就又得尷尬好一會了。

真正的李肅,現在還在睡夢中,但儘管只是在“睡夢中”,李肅他也能清楚的感覺到,這一切都是真的。

代表着大家去回答《怨鬼考卷》的問題,“我覺得,不會再是丁了,哪有那麼多丁”,南宮梓夕她還是覺得,這道題的正確答案應該不會再是丁了,之前選丁對了幾道題,那真的只是運氣好而已。

南宮梓夕她不相信運氣會一直好,所以,還是看看其他的答案吧,她現在就是這個意思,不能老是選一樣的,不可能一直會是丁的,但李肅和蘇芯琪二人,他們覺得,雖然一直選的是丁,倒也沒有錯過啊。

最後,決定還是選丁,儘管南宮梓夕她不同意選丁,但是,正確答案確實最有可能的可是丁,不能不選啊,“我們就選丁好了,你們覺得怎麼樣啊”,李肅最最後再問一次大家的意見。

“好,選丁吧”,蘇芯琪還是很支持李肅的,“選丁吧,既然你認爲丁會是正確的,那就丁好了”,楊雅錦這時也開口說道,表示相信李肅,希望李肅不會讓大家失望,畢竟這麼多題都沒有失望過。

“你們,你們都要選丁啊,那你呢,你說選什麼”,南宮梓夕看到宮澤鈴子沒有說話,這時馬上向她問道,希望她不要也是選丁就好,“我無所謂,你們選就好了”,宮澤鈴子簡單的一句話。

沒有表明自己站在哪一邊,也許,她也是覺得丁選項是對的,也許,她心裏面沒有答案,覺得相信李肅是可以的,但是,對於南宮梓夕她的說法,宮澤鈴子自然是不認可的,爲什麼不能一直選丁呢。

又沒有規定丁不能一直選,也沒有說,丁一定就不是正確答案,那麼,就再選一次丁又有何妨,“好吧好吧,隨便你們了,希望你們不要到時候錯了,尤其是你”,南宮梓夕狠狠的看向李肅。

李肅最後,心裏面想了想,“好吧,就選丁吧,要是錯了,就還有一次機會,要是對了,那麼接下來的兩道題,就可以錯一道題了,如果第九題能夠答對的話,那麼第十題就可以直接亂選了,只要不耽誤時間就好。”

李肅在心裏想着,接着對着天空說道:“我們選丁”,不管是不是錯了,李肅他都覺得自己沒有錯,不選丁,選其他三個選項,也不一定就能選對,那麼,爲什麼不去選丁呢,丁的可能性那麼大。

當李肅將第八題的答案說完之後,衆人的心裏面一時都緊張了起來,就連宮澤鈴子她,這時臉上的表情也稍顯焦急,也許,她也很想知道,到底第八題有沒有選對,大家都很想知道答案。

“我去,這是什麼寺廟,連佛像都沒有,香啊,燭啊,什麼的,也沒有,本來還想給它添個萬把塊錢的香油錢,現在好了,它連裝香油錢的功德箱都沒有。”

“真的是,一股清流啊,在下佩服”,“陳婷,你不舒服嗎”,“我,我沒事”,“那就好,如果你有哪裏不舒服,一定要記得和我們大家說,知道嗎”,“是啊,陳婷你如果有哪裏不舒服,你可以和我們大家說啊。” “醒醒”,“醒醒”,“薛美美你醒醒”,“薛美美你醒醒啊”,“哎,還是不醒,這薛美美,暈倒的也可真是時候,她倒好,一暈就什麼也不用管了,而我們就可憐了,又要去找那個什麼道具,又還得帶着她一起。”

“那桌子上面,好像有一個東西”,“是啊,是好像有個東西”,“走,我們過去看看”,“是個鐵箱子啊,好像還沒上鎖的”,“管它呢,我們先把它打開來看看。”

“等,等下,蘇姍,要是萬一裏面有什麼,那個東西,怎麼辦”,“也是哦,美熙你這麼一說,我都有點害怕了,還是你來把它打開吧,好不好”,“我來,別啊,我也害怕,還是你來把它打開好一點。”

“美美,蘇姍,還有美熙,應該是劉美熙吧,想不到她們三個,竟然一起進入任務世界了”,李肅擔心着。

“我來開吧”,“呼啊,還好,沒有出現什麼嚇人的東西,我都害怕得要哭了”,“這,難道就是那個聲音說的召喚碟仙的道具”,“原來是這樣召喚的啊,也挺簡單的嘛。”

“這個薛美美,她怎麼還不醒過來,這都暈了多長時間了”,“也是,都這麼久了,薛美美她還是沒醒過來,真的是讓人着急,現在召喚碟仙,又不能少了她。”

“怕什麼,美熙你就是膽子小,這也怕,那也怕的,之前要你去把箱子打開,你也害怕得要死,現在,只不過是,我們去摸摸薛美美她的兇而已,你也這麼害怕,薛美美她又不是鬼”,“呵呵,薛美美她雖然不是鬼,但。”

“但她如果要較真的話,那自己也只能是吃不了兜着走了”,“蘇姍,那好吧,你先摸,我再摸”,“好,沒問題,我先,然後你再摸”,“蘇姍,別,大家都是同學,還是不要這樣子。”

“額”,聽到這些話,李肅他知道,可能是重名,不是自己認識的蘇姍和劉美熙,那麼薛美美肯定也不是的。

“哇,你們找到召喚碟仙的道具了”,“是啊,是找到了,但召喚不出碟仙,也沒用啊”,“哦,爲什麼召喚不出呢”,“那個,召喚碟仙的方法是什麼,告訴我一下,我來試試看。”

“就這樣,就可以了”,“哦,就這麼簡單”,“嗯嗯,就是這樣了”,“沒有了”,“蘇姍,別鬧,你亂說口訣幹嘛呢”,“不是我,是你後面”,“那個,姑娘你可能是認錯人了,在下並不是姑娘口中所說的什麼今世。”

“嗎賣批,老子想說什麼,是老子的自由,你特麼的也要來管”,“這就完了,時間什麼的,還有要在那裏多久,都不說了嗎,草你大爺的”,“老師村,看來全村都是老師啊,哈哈。”

“管它是不是全村都是老師,我們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對不起,大家,這次我也沒把握,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走”,“或許我們只要走,就能到老師村了,因爲它這次沒有限定時間,也沒有給任何的提示。”

“那麼,我們接下來走便是了”,“對對對,聽肅哥的,接下來我們走便是了”,“走走,別在這耽擱了,老子還想着去老師村看看,到底是不是全都老師呢。”

“大家有沒有感覺有什麼不對”,“劉美熙,你說你,沒事能不能不要突然嚇人啊,難道你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的嗎。”

“不是啊,你們有沒有發現,我們的身後好像多了一個人”,“不會吧,我草它大爺的,這還沒到任務地點啊,鬼難道就出現了。”

“劉美熙,你能不能不要再鬧了,你還沒有鬧夠是不是”,“你是誰啊,你怎麼知道劉美熙她沒有騙我們大家”,“你是”,“你特麼的,你躲我們身後嚇人幹嘛,還有,你難道是什麼人,跟蹤我們是要做什麼。”

“你住在老師村裏”,“那正好,我們就是要到老師村去”,“不如大叔你就帶我們過去吧,一起”,“老師村,那大叔你是老師嗎”,“大家快跑,他是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