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成腳下輕動,直接將地上的一把手槍勾到了手中,瞄準了那個說話的女人。

女人瞬間閉上了嘴巴,眼神裏面閃爍着驚恐的光芒。

羅成懶得理惠,將簾子蓋上。

之所以會打開,就是想看看裏面到底是不是旌城的富人,他們的一個眼神羅成都能看出一些端倪來。

粗略的看了一眼,羅成便已經確認裏面確實都是富人。

拿出手機給林博發了一條短信,告訴他這邊的事情,讓他過來收尾。

林博很快便給了迴應。


然而就在羅成準備開着卡車回去的時候,電話忽然響了起來。

拿出來一看,是曲筱雅打來的。

羅成心中莫名出現一種不好的感覺。 沉吟片刻,羅成還是接通了電話。

“喂,羅成麼?”

那邊傳來了聲音,卻並不是曲筱雅的。

羅成目光微眯,眼神中瞬間爆發出一股無比冰冷的氣息。

就連遠處坐在卡車裏面的人都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一個個驚恐的打量着四周。

郎珏眼神裏面也露出了一絲怒意,許中雲雖然不知道怎麼了,心中卻也開始緊張了起來。

“你是誰?”羅成冰冷的問道。

對面發出一聲冷笑:“不用管我是誰,想讓曲筱雅活命,就把你手裏的人給我放了。”

羅成環顧四周,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沉吟片刻,冷聲道:“你的人已經死了,這羣富人可以給你們,曲筱雅要是傷了一根頭髮,我讓你一家陪葬。”

那邊不屑一笑:“不好意思,我一家只有我一個。”

羅成平淡開口:“那我就讓你生不如死。”

聲音很是平淡,可是旁邊郎珏卻忽然冒出一種心悸的感覺。

感受着陳鋒身上那種冰冷的氣息,眼神裏面閃過一抹擔憂的光芒。

上一次陳鋒這麼生氣,還是他們失去了一個最好的兄弟。

那一次,屍橫遍野,血流千里。

那邊也沉吟了片刻,這才笑着開口:“你的女人在我手裏,你還如此囂張?現在就把人給我放了!”

陳鋒緩緩開口:“沒問題,交給誰?”

電話傳來了冰冷的聲音:“我們的人一個活着的都沒有?”

羅成平淡開口:“沒錯。”

電話那邊沉吟了片刻,不過羅成卻聽到了那沉重的呼吸聲。

這也讓羅成放鬆了不少,至少證明了他這裏確實沒有被敵人監視。

很快,聲音再次響起:“把人給我送到旌城邊境,順着你們那條路一直走,那邊自然會有人接應。”

羅成冷笑着開口:“讓我辦事,我得看到曲筱雅。”

“你沒有資格跟我談條件!”冰冷的聲音響起。

羅成眼神中寒芒一閃,輕笑着說道:“好,沒問題,但是我要聽到她的聲音。”

“可以。”

隨後便是一陣稀里嘩啦的聲響,冷喝聲再次響起:“說話!”

羅成緩緩說道:“不用了,你讓人在那邊等着吧。”

說完之後,羅成直接掛斷了電話。

郎珏走上前來,神色凝重。

羅成輕聲道:“帶人,走。”

“是!”

郎珏恭敬答應了一聲,隨後便不再猶豫,直接坐上了其中一輛卡車。

羅成也坐在了另外一輛卡車上,不管上面人的呼喊,直接開車向着邊境的位置駛去。

現在沒有其他的辦法,陳鋒也沒想到這羣人計劃竟然如此周密。

白煞在保護着,卻依舊失手了,足以見得他們的實力。

陳鋒心裏面出現一種內疚的感覺,如果不是他把郎珏帶過來的話,恐怕也不會出現現在這樣的事情。

不過事已至此,再想什麼都沒有用了。

想到曲筱雅,羅成眼神中再次露出一抹寒芒。

雖然不知道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盧振坤在後面搞鬼,但是他的行爲已經徹底將羅成給激怒。

不管什麼辦法,怎麼解決,這次回去之後,羅成不會再有留手。

曲筱雅的仇,陳鋒必須報。


順着大路,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二人已經到了旌城邊境不遠處的位置,這裏距離市中心並不是很遠,對方也是故意選擇了這條路線,爲的就是趕緊離開旌城。

羅成將車停下, 擡眼望去並沒有發現什麼人。

郎珏走了過來,許中雲緊隨其後。

“現在怎麼辦?”

郎珏開口問道,眼神裏面閃爍着陣陣寒芒。

羅成沉吟了片刻,緩緩開口:“找人,定位。”

郎珏眼神裏面閃過一抹複雜的光芒。

他們現在自然沒有這個技術,也根本沒有設備,如果找人自然只能找以前羅成的部下。

可是如此一來的話……

郎珏眼神裏面閃過一抹糾結,不過跟曲筱雅相比,郎珏也就不再多想。

剛想要拿出手機,旁邊的許中雲卻弱弱的開口:“那個……我有個朋友這方面很擅長,要不我讓他幫忙定位?”

郎珏眉頭微皺,焦急的開口:“遠程定位能做到?”

許中雲堅定的點了點頭:“沒問題,上次他還給我示範來着。”

郎珏連忙開口:“快!”

許中雲也不再猶豫,直接拿出手機開始撥打電話。

羅成嘴角緩緩露出一抹輕笑,沒想到這麼快就已經用上許中雲了。

很快,許中雲電話打通了,焦急的交流了起來。

羅成將電話號碼告訴了他,沒過多久,許中雲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

郎珏狠狠的在許中雲腦袋上拍了一下,嘴角卻露出了一抹笑容。

許中雲嘿嘿一笑, 眼神裏面也閃過一抹得意的光芒。

羅成不再猶豫,直接拿出手機給剛纔那個號碼撥打了一個電話。

很快,電話接通,羅成冷聲問道:“我已經到了,你們人呢?”

電話那邊傳來了憤怒的聲音:“我都沒着急你急什麼?等着!”

爲了定位能夠順利進行,羅成繼續拖延時間:“我老婆沒事吧。”

“她能有什麼事?只要你乖乖聽話,我保證她安然無恙的送到你身邊。”電話那邊不耐煩的迴應。

羅成嘴角卻露出一抹輕笑:“你們抓她應該不是爲了威脅我交出這些富豪吧?”

電話那邊停頓了片刻,顯然被羅成猜中了心思。

不過很快便憤怒的反駁道:“少廢話,想要讓你老婆安然無恙就給我老老實實聽話,要不然我現在就能讓她死!”

此話一出,羅成眼神中瞬間閃過一抹寒芒。


良久,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好,我配合你。”

殊不知,在羅成心中電話那邊的男人已經成爲了一具屍體。

很快,許中雲再次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羅成也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掛斷了電話。

許中雲連忙湊到了羅成身邊,將一個位置信息交給了羅成。

羅成大概看了一眼,地址就在旌城城之中。

沉吟片刻,羅成拿出手機給林博打了一個電話。

電話很快接通,羅成冷聲道:“告訴你爸,去這個位置把人給我救出來。” 林博雖然心中疑惑,不過還是嚴肅的答應了下來:“是!”

羅成掛斷了電話,將位置信息給林博發了過去。

其他的事情羅成並沒有太擔心,作爲一個大將軍,如果連一個人質都救不出來,就沒有必要繼續在這個位置坐下去。

放下電話,遠處也有一輛黑色轎車緩緩駛來。

羅成輕輕擺手,郎珏立馬會意,連忙退到了一旁的樹後,幾個閃身便已經到了大樹中間的位置。

探頭看去,確實只有一輛車。

郎珏比劃了一個手勢,直接在樹上跳了下來。

這時候黑色的轎車也緩緩停在了羅成身前,車門打開,在車上面走下來四個帶着墨鏡的男人,一個個面容堅毅,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角色。

其中一個手腕帶着紋身的男人走到羅成身前,冷聲道:“人都在車裏?”

羅成輕輕點頭。

紋身男輕輕揮手,後面三個大漢衝到了卡車後面,將簾子拉開,確定裏面人都在之後,對着紋身男比劃了一個手勢。

紋身男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不屑的打量了羅成一眼之後,直接轉身向着卡車的位置走去。

羅成輕輕揮手,郎珏連忙點了點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