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剎族啊羅剎族,用不了多久,我就要血洗你們樓蘭城,殺個片甲不留了,這就是敢和我泰勒對抗的下場,我要讓被我統治的所有賤民,都記住這個血的教訓,再也不敢有任何的異心!

根據前方的勇士偵探的報告,泰勒的軍隊,很可能在下半夜,又或者清晨時分來到樓蘭,戰爭,即將再次爆發,所有的人都已經集結到城市邊上,席地和衣而睡。

對於羅剎族人而言,這或許是他們這輩子最為漫長的一個夜晚。風暴呼嘯,滾滾沙塵中,夾雜著沙獸彼起彼伏的低沉嚎叫,還有無數的沙怪藏在沙漠底下,伺機襲擊任何人,雖然它們被樓蘭城的異力影響,絕大多數沒有騷擾城市,但一旦離開樓蘭城,就會被群起而攻。

先和沙怪血戰,廝殺一場的話,後面的幽暗城軍團再趁機作惡的話,到時羅剎族根本毫無抵抗力,所以上面已經下了命令,要死守樓蘭城,除非風暴消散,否則的話絕不撤離。

想到即將和殘暴,陰險,恐怖的陰煞領主火拚,力量又處於完全的下風,所有的羅楓族人自然都是十分緊張的。好在,城池前方,幾十樽的魔能炮,猶如門神般地被安置在那裡,還有,許多羅剎族人都拿到了魔能鎧甲和魔能弩,又或者擊潰布雷迪收穫的戰利品極速之弩,讓他們增添了不少的勇氣。

讓眾人深感不安的是,他們的領主,羅楓,直到現在還沒出現,雖然法歷為此做了許多的安撫工作,但還是無法完全地讓人心平靜下來。

甚至,就連法拉的信念,也都動搖了,這個夜晚,她很許多人一樣難以入眠,直到天邊破曉,她的眼睛睜得大大的,低聲對身旁的法蒂道:「姐姐,你說,領主大人真的會回來嗎,我不是懷疑他的背信,而是,領主大人,會不會出了什麼事,再也回不來了?」

其實,這也是法蒂的憂慮,她從不懷疑羅楓的為人,但是,有些事,卻不是羅楓可以控制的。如果羅楓失去了自由,甚至……已經不在人世,自然也就不可能再回到樓蘭城領導自己和族人了。

當然,這個時候,她絕對不能說泄氣話,於是法蒂道:「會的,領主大人會回來的,你知道,他總是無所不能!」

「嗯,姐姐!」不知是信以為真,又或者在自我安慰,法拉的精神一震:「領主大人那麼厲害,又那麼聰明,不管是遇到什麼樣的麻煩,都能夠解決的!」

法蒂正要說什麼,這時號角聲突然吹響,急促的音調,似乎擊打在每個人的心上。

陰煞領主泰勒,來了!

雖然已經破曉,但因為風暴的關係,天色還是較為昏黑的,沙漠的遠處,一支黑甲軍團,驟然地穿過了風暴,出現在羅剎族眾人面前,密密麻麻,也不知有多少的兵力。

「邪龍,那是邪龍!」軍團當中那個龐然巨獸,勾起了不少羅剎族人不願回首的可怕回憶,當然,比起邪龍來,更讓他們感到恐懼的,是邪龍背上做著的那個凶人,他曾經以極端手段屠殺了羅剎族近半數的人,雙手儘是血腥。見到他,不少的羅剎族人的身軀都簇簇地顫抖起來,既憤怒,又害怕。

法拉姐妹也是臉色煞白,當年樓蘭城剛被幽暗城軍團攻佔,族人被屠殺之時,她們還只是孩子而已,那件事,在她們幼小的心目中,已經留下了巨大的陰影,時隔多年,還經常會在噩夢之中驚醒。

陰煞領主泰勒的淫威,給羅剎族帶來的影響,甚至在某種程度上已經超過了詛咒。

好久不見了,羅剎族的賤民,看來,我們對我的畏懼,還是一如當年嘛!泰勒對於羅剎族的反應很滿意,他希望別人害怕自己,這會讓他的權力更為穩固,在征伐之時,泰勒也總是習慣先製造恐懼,讓敵人喪失膽氣。

但是,這還不夠,這種恐懼,他還需要再多一些,越多越好! 沒有在第一時間指揮大軍攻城,泰勒大手一揮:「把他帶上來!」

兩個幽暗城的士兵,抬著一個麻袋越眾而出,麻袋還在蠕動著,裡面裝的似乎是什麼生物。

當麻袋口打開之時,羅剎族人們不禁驚呼起來,因為裡面赫然是一位羅剎族的勇士,雖然隔得很遠,但是詛咒解開,獲得力量之後,他們的視力也得以大幅提升,就算看得不是太清楚,至少也能夠見到那對黑色的羽翼,這是詛咒解除后的羅剎族的標誌了。

「是法雷!」墮落黑光覺醒的族中最強者法歷更是看清了這個族人的面孔,這是他派出去偵探敵情的勇士之一,可是直到破曉他都沒能回到樓蘭城,法歷早就意識到不妙,如今證實果然是落到了泰勒手中。

他寧願這位勇士死於風暴或沙怪,因為泰勒是個相當殘忍的人,現在他活捉了法雷,肯定是別有用心的。

「羅剎族的賤民,我真的很失望!」泰勒低沉沙啞的聲音,清晰地傳遞到了樓蘭城中:「我本來以為你們很聽話,可是,你們竟然敢造反,和我陰煞領主為敵,而且還殺了我的得力手下和士兵,為此你們必須接受懲罰,讓你們後悔終身的,沉重的懲罰!這個羅剎族賤民的下場,也將是你們所有人的下場!」

說到這裡,他拍了拍邪龍的腦袋:「我的乖乖寶貝,現在他是你的了,隨便你怎麼玩吧!」

邪龍頭一低,尖利的牙齒,就硬生生地將法雷身上的肉撕下一片,血如泉涌。羅剎族人看得心膽俱寒,而法蒂姐妹也是臉色慘白如死,那噩夢般的記憶再次浮現上來,上次羅剎族被屠殺的時候,有不少族人,就是死在這頭邪龍嘴下,而且不是被一口咬死,而是被一塊塊肉撕下,遭受凌遲般的酷刑后從身亡。你就算求死,也暫時死不了,因為那隻邪龍會精神控制技能,被它控制住了的話,想要自爆力量都不行。

泰勒的陰笑聲在沙漠中分外的刺耳:「羅剎族的賤民,你們的新領主呢,為什麼自己的子民陷入困境,他卻沒有出現,啊,我知道了,很顯然,你們的新領主,只是一個無能的懦夫而已,在我的軍團到來之前,早就已經落荒而逃了!」

不光是要製造恐懼,泰勒還在精神上打擊羅剎族人的士氣,一位領袖畏難而逃,可以讓羅剎族人的勇氣大大受挫。果然,泰勒的話一出,所有的羅剎族人頓時面若死灰,因為這也是他們心存的疑問。

但是,並非所有的羅剎族人都懷疑羅楓,被邪龍折磨的法雷忽然大聲道:「領主大人不是那樣的人,他一定會出現的,泰勒,你這種陰險卑鄙的敗類,永遠都不會是領主大人的對手,領主大人一定會取下你的狗頭!」

泰勒臉色一沉,感受到了他的怒意,邪龍再次低頭,又將法雷身上的一塊肉撕了下來。儘管痛不可遏,但法雷著實是很有骨氣,竟然連哼都沒哼一聲:「泰勒,你以為這樣折磨我,我就會屈服嗎,我的族人就會因此而在你的淫威面前嚇到嗎,老子現在就算是死了又怎麼樣,反正我的這條命是領主大人給的,如果不是領主大人的話,我們所有人都會死於詛咒,領主大人給了我們希望,恐懼的人不是我們,而是你!如果你不是恐懼的話,為什麼要派上數倍於我們的軍團力量,哈哈哈,泰勒,你非但是個殘暴的敗類,而且還是就是個膽小鬼,懦夫,紙老虎……」

這頓痛罵慷慨激昂,也燃起了所有的羅剎族人的怒火,憤怒化為了鬥志,恐懼不翼而飛,身體之中充滿了力量。而泰勒的臉色,則變得無比的難看,他原本通過折磨法雷製造出恐懼讓羅剎族人喪失勇氣,可是沒想到法雷竟然這麼強硬,反而激起了其同伴的怒意。

「我倒要看看,你能嘴硬多久!」泰勒喝道:「邪龍,給他一點顏色看看!」

邪龍的第三隻眼睛睜開,精神力釋放,這個技能,能夠讓目標的神經靈敏千百倍,如果在遭受折磨之時,痛苦同樣會變成千百倍,就算是鋼鐵一般的意志,也無法經受得住。

低下頭,正欲撕咬之時,一道人影,忽然憑空地出現在邪龍的面前,在邪龍的面前,他的體型很是渺小,然而,邪龍的這一口,卻是怎麼也都咬不下去了。

「領主大人!」法雷又驚又喜,喜的是他的信任得到了回復,羅楓並沒有離開樓蘭,驚的是,現在羅楓所在之處,可是敵陣中,這可是非常危險,泰勒肯定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不過,在泰勒有所行動之前,羅楓已經先發難了,空間竟然詭異地扭曲了起來,旋即崩裂壞死。

九頭龍之術——空龍崩壞!

「轟轟轟轟轟!」

空間徹底地崩潰了,迸發出巨大的破壞力,將附近的幽暗城士兵全都卷了進去,連人都沙怪都被吞噬為虛無,只剩下一個黑洞。

然而,下一刻,泰勒竟是從黑洞中走了出來,他渾身上下都是陰寒歹毒的能量,背後還多了個猙獰可怖,猶如惡魔般的映像,這是他的靈魂映射,魂域階的力量,救了泰勒的命,就算是空龍崩壞的突襲,也沒能殺得了這個凶人。

邪龍也沒事,邪龍本身的防禦力就很強,又得到了泰勒的保護,不過,它的滿口利齒,卻是破碎掉了大半,獻血淋漓,這次就不僅僅是法雷的血了,還有它自己的,邪龍痛得死來活去,狂吼不已,第三隻眼再次施發精神技能,而泰勒背後的那隻猙獰的惡魔映像,血色雙目同樣發出凶光,這是他修鍊的邪功天獄陰煞訣中的精神之術——陰煞鬼縛!

與此同時,無數只黑色的手掌,猶如地獄中的餓鬼般伸出,纏向了羅楓——陰煞鬼手!

泰勒厲叫起來:「羅楓,我要讓你有來無回!」

他相信自己和邪龍的雙重精神技能,肯定能夠暫時控制住羅楓的行動,讓他無法施展瞬間移動,再把羅楓拿下,就更容易逼羅剎族人就範了。

但是,在被那些鬼手纏住之時,漣漪閃過,接著羅楓和法雷就一起消失了。

瞬間移動,這小子竟然絲毫都沒有受到我和邪龍的精神控制影響,他是這麼做到的?當然,泰勒不會知道,太古逆天訣中,記載著非常有效的精神防禦術,就算是他以靈魂倒映施發的陰煞鬼縛,再加上邪龍,羅楓也是可以近乎免疫的。

「雜種妖龍,我知道你聽得懂人話,聽著,要是你落到我的手上,我會將你的鱗片一片片地拔下來!」羅楓冰冷的口氣從風中傳來,讓邪龍竟然也都心中一涼,竟然有了點懼意,別看這貨十分兇殘,但也是欺軟怕硬的,被羅楓的氣勢給震懾到了。

幾次瞬移,羅楓就脫離了幽暗城的隊伍,竟是沒人能夠奈何得了他,安然地回到了樓蘭城中,迎接他的,是一片歡呼。羅楓非但沒有臨陣逃脫,還從泰勒的邪龍口中把法雷硬生生地救了回來,這對於羅剎族人的鼓舞意義,是難以言喻的。

「領主大人,我就知道,你肯定不會拋棄我們一走了之的!」

「沒錯,我不會走的,我羅楓,誓與羅剎族共進退,一起捍衛樓蘭!」羅楓平靜的臉色下,心情卻是在激蕩,他突然間忘了琪琪,忘了老瘋子們的使命,此刻,樓蘭城,還有這些可愛的羅剎族人,不,應該說是他的子民的生命,對他而言就是最重要的。

哪怕是,今天戰死在這裡,我也不會獨自偷生!

「捍衛樓蘭!」

「捍衛樓蘭!」

「捍衛樓蘭!」

響亮的口號,在城市上空激蕩,每位羅剎族均是熱血上涌,羅楓的一句話,讓他們的鬥氣徹底地燃燒了起來,達到了頂峰,每個人面無懼色,似乎就算幽暗城的軍團再強大,泰勒再兇殘,也都全然不覺得有半點的可怕了。士氣,對於戰爭而言,實在是很重要的東西,它直接地影響著一支隊伍的戰鬥力。因為羅楓的出現,樓蘭城的戰鬥力說是提升了好幾成也都不過分!

沒能擾亂敵方軍心,反而是激發了羅剎族人的戰意,泰勒有些失算了,但他也沒有太放在心上。力量的差距太大,他是佔據著壓倒性優勢的,不會因為對方士氣的提升而讓結果改變,只是自己這邊可能會多損失點人手而已。

卑鄙手段用不上了,泰勒厲喝道:「給我殺,他們領主的命給我留下,我要他生不如死!」

幽暗城的軍團,猶如潮水般地往樓蘭涌了過去,而後方的極速之弩射手也是跟著,只等到了有效範圍之後就以連環弩箭掩護前方的近戰士兵。

羅楓看著他們越來越接近,直至魔能炮打擊的最好距離,這從猛然下令:「開炮!」

「轟!」

伴隨著震耳欲聾的巨響,幾十樽魔能炮同時打出巨大的氣柱,以摧枯拉朽之勢擊向幽暗城的軍團,對方實在太密集了,就算操作魔能炮的羅剎族人準度欠缺,也能瞎貓碰見死老鼠打中一批。

「魔能炮!」泰勒很是吃驚,據他所知,貧窮的樓蘭城是不應該有魔能炮這樣的奢侈裝備的,他榨乾殖民地城市的財富,也是為了不給對方有購置好裝備造反的機會。而且,這些魔能炮,威力出奇的打,它們肯定是以非常好的附魔材料打造的,發射能量所需具備的,也是上好的晶核。

該死,羅剎族這些賤民,哪來這麼多的錢? ?武林中文網.,最快更新武極狂潮最新章節!

這些魔能炮的出現,顯然大大出乎幽暗城軍團的意料,一輪炮轟下來,頓時人仰馬翻,隊形頓時混亂了。

泰勒連忙高喝道:「不要慌張,他們的炮擊凝聚能量需要不少時間,給我……」

話沒說完,伴隨著尖銳的呼嘯聲,又是一輪炮轟,讓泰勒意識到一件事,這些魔能炮,非但威力奇大,發射速度還相當快。同時,弩箭猶如雨下,全都是蘊含著晶核力量的魔能弩。

泰勒有點懵了,因為他再次低估了對方的裝備力量,在這麼高強度的魔能武器的壓制下,能夠穿過火力網的幽暗城士兵並不是很多,而且他們立刻就再次遭到了羅剎族戰士的痛擊。

黑暗降臨,剛剛破曉的曙光再次消失了,沙漠再次籠罩在無邊的漆黑之中,伸手不見五指,那些兇悍的幽暗城士兵,除了視力和感性大大下降之外,心中還滋生了恐懼驚慌的情緒,有些士兵甚至就想丟下武器逃出戰場,他們胯下的沙獸也都不安地嚎叫起來,死活不聽指揮,有些甚至還將主人掀翻於地。

本來就已經被魔能武器轟得混亂的隊伍,更是完全失控。這是因為,羅剎族的鬥氣之中,有著墮落氣息,它能夠令人產生負面情緒,在詛咒被解除之前,墮落氣息比較弱,效果甚微,但是現在就很顯著了,而且這些天眾羅剎族人沒有白白接受培訓,他們已經學會了將墮落氣息聯結起來,在戰爭中能夠發揮出更大的作用。

羅剎族人的視力和感應沒有受到任何影響,相反在這黑暗之中如魚得水,更是敏銳,他們可以通過墮落氣息的反饋,清楚地了解到幽暗城士兵的動作,隱藏在暗中的他們就像是刺客般,不斷地獵殺著猶如盲頭烏蠅般的幽暗城士兵。

兩道濃烈的黑光,所經之處,讓敵人化為飛灰,其力量在羅剎族中之中分外的突出,正是法蒂姐妹,她們殺的人特別多,但兩姐妹下手絕不留情,因為她們對泰勒和同樣兇殘,屠殺了自己無數族人的幽暗城軍團可說是深惡痛絕。

沙子似乎有生命般地流動了起來,被流沙捲住的幽暗城士兵,身體竟然僵硬沙化了,在駭然中被往下拖去,就像墜入了泥潭中,帶著坐騎被埋葬掉,這詭異的情形,自然是因為沙薇。

沙薇也隱藏在黑暗之中,雖然她並非羅剎族人,無法享受墮落氣息的加成,甚至和幽暗城的士兵般會受到影響,但是,這位狂沙族的美女實在太強了,而且在沙漠這樣的有利環境之中,她可以通過沙體察覺戰場上的變化,也是最可怕的殺手。

從上次布雷迪的殘軍口中,他已經聽說,現在的羅剎族人不知為何戰力大增,就連那些原本很弱小的平民,也都擁有了不俗的力量,現在得到了證實,而且那些殘軍說的還算保守了,羅剎族人戰力的提升,大大地超出了泰勒的預計,因為在這些天的培訓中,平民們對於這股突如其來獲得的力量的掌控又更為熟悉了。

一次次衝過魔能武器的先鋒軍都被無情地摧毀,始終無法攻破羅剎族人的防線,損失了不少的士兵之後,泰勒終於失去了耐心,號角聲響起,幽暗城的軍團猶如潮水般地回到沙漠中,卻是暫時偃旗息鼓了。

看到幽暗城的軍團的第一次攻城以狼狽撤退收場,羅剎族人不由得歡呼起來,雖然戰鬥還遠遠沒有結束,但不過,在這首回合就讓泰勒受到挫折,這是一個好的開始,也讓羅剎族人的信心大增。

那個殘暴而恐怖的陰煞領主,也並非那麼的不可一世!

「領主大人,我們把泰勒給擊退了呢!」來到羅楓的面前,法拉興奮得俏臉通紅,一個勁地嚷著,法蒂比她成熟些,但也可以看出,姐姐也很激動。在這之前,羅剎族一直都不敢對抗泰勒,但是,現在這座大山,再也不能壓著他們了。

「嗯,你們都幹得很好!」在贊了兩姐妹一句之後,羅楓又冷靜地提醒道:「不過,泰勒不會因此而死心,他肯定會重整旗鼓捲土重來的,甚至可能耍陰謀詭計,我們要時刻防範著,千萬不能因此一次小小的勝利而驕傲!」

兩姐妹同聲道:「嗯,我們知道了,領主大人!」

泰勒的撤退,讓整座樓蘭城都陷入勝利的喜悅之中,只有羅楓和法歷等少數人沒有被沖昏了頭腦,因為他們知道,現在的小勝,都是依靠那批魔能武器,但是,晶核能量每戰消耗都會很大,同時魔能武器也可以在高強度使用中損毀,加上泰勒有所保守,沒有豁出去死磕,從能夠暫時自保住。就長遠來說,還是對自己這邊不利的,只能希望在晶核用完之前,風暴能夠停息下來,讓自己有機會帶著全族撤離出樓蘭。

轉眼之間,三天就過去了,樓蘭城前書里的沙漠,帳篷之中,泰勒陰沉著臉,他的臉色,就是心情的寫照。

原本以為,自己親率大軍來到樓蘭,可以摧枯拉朽般地將羅剎族人降伏的。然而,他沒有想到的是,羅剎族人竟然會那麼的頑強,在那位新領主的帶領下,他們擰成了一股繩,竟然抵抗至今,還是沒有崩潰。

每次衝擊城市,都會先被那些魔能武器迎頭痛擊一頓,給幽暗軍團帶來了巨大的麻煩,也是始終無法擊垮羅剎族的關鍵,同時讓泰勒很是納悶,就算羅剎族人有大批的魔能武器也就算了,本來他以為對方的晶核會很快消耗完的,可是直至現在,魔能武器還有著能量提供。

該死的,這些賤民窮得要命,他們那裡來的這麼多的晶核儲備糧?

這兩天,他用了無數陰險的毒計,可惜都被對方識穿了,每次均是無功而返,這讓一向戰無不勝的泰勒很是有點懊喪,而且,他很快就得到了一個更糟糕的消息。

一個部下走進了營帳:「領主大人,有件急事,我得告訴你。」

泰勒回過神來:「說!」

「我們得加強攻勢了,據我觀察,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這場風暴,再過得兩天,應該就會停下,到時,沒有了風暴的掩護,如果狂沙族那邊趁機發難的話,我們會很麻煩。」

這個部下,正是擅長預測天氣,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控制天氣變化的奇才,也正是他,製造了泰勒攻城的大好時機。

「什麼?」本來戰況不順利,泰勒就很是不爽的,現在這部下的話無疑是火上加油,他皺起眉頭,怒不可遏地道:「你不是說,這場風暴,總共會持續將近一周嗎?為什麼會提前了兩天停息?」

見到泰勒發怒,深知其隨時都可能殺人泄憤個性的部下哆嗦著一下子跪倒在地:「對不起,領主大人,庫姆沙漠的天氣變化很複雜,我也不能非常準確地預測得了。」

「飯桶,一點用都沒有!」泰勒破口大罵起來。

「是,是,屬下無能,屬下無能!」那部下很是惶恐,不住地賠罪,生怕泰勒在氣頭之上真的會殺掉自己。

但是,泰勒最後沒有這麼干,因為這個部下他還用得著:「滾,再弄錯的話,我就要了你的命!」

暗自慶幸,那部下連滾帶爬地離開了帳篷,而泰勒則再次陷入沉思之中。

這個壞消息,進一步打亂了他的計劃,現在所剩時間已經不多了,如果他不能在風暴停下之前拿下樓蘭城,他就得撤退,免得被狂沙族那邊撿了便宜。

那批魔能武器和晶核,泰勒甚至都懷疑是狂沙族給羅剎族人提供的,先讓羅剎族人消耗自己多一些兵力,到時狂沙族自然勝算更大。

如果自己此行征伐樓蘭失敗,退回幽暗城的話,非但顏面無存,而且將會嚴重地影響在其他殖民地中的威嚴形象,到時想要造反的話,說不定就會更多了。而且,許多羅剎族平民現在還不是很熟練地使用他們暴增的力量,以後,經過更多的培訓,他們對這種力量的掌控會愈加的得心應手,整支種族的戰力也會不斷地提升,甚至有朝一天威脅到自己。

之前自己可是血洗過樓蘭,屠殺了大量羅剎族人的,可是有這深仇大恨,如果讓羅剎族這麼迅速變強,羽翼豐滿的話,遲早有一天會尋仇的,不能給他們成長的時間,無論如何,也得趁早斬草除根,永絕後患,哪怕是現在損失再大一點,也在所不惜了。

想到這裡,泰勒喝道:「科利!」

很快地,副領主科利就走了進來:「領主大人,請問有什麼吩咐。」

泰勒的眼睛眯了起來,猶如一條毒蛇:「從現在開始,每天都給我在編外軍團的三餐中落陰煞激素!」

編外軍團,是泰勒在戰前強行從殖民地的種族中抽調上來的臨時士兵,原本不屬於幽暗軍團,因而被稱為編外軍團,這些臨時士兵大多比較弱,就算是當炮灰都沒資格,不過,如果有了陰煞激素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這是天獄陰煞訣中記載的一種刺激藥物,能夠大幅激發一個人的潛力,不懼痛苦和死亡,然而副作用卻是極重,在戰爭結束之後,編外軍團的士兵輕則廢掉,重則暴斃。 「陰煞激素?」科利不由得吃了一驚:「領主大人,我們真的要這麼做嗎?如果編外軍團全部完蛋,那些殖民地的傢伙們可能會心生不滿而暴動的。」

「那又怎麼樣,」泰勒哼了一聲:「只要我們能夠征服樓蘭,帶著幾千個人頭去一個個殖民地示威,看看誰還敢有意見,那些賤民本來就沒用,能夠當我的軍團的炮灰,已經是他們的榮幸!」

直到現在,泰勒都還沒用陰煞激素提升編外軍團的潛能為自己作戰,並非因為他可憐那些來自殖民地種族的臨時士兵,而是陰煞激素不易煉製,會讓他很心疼。不過,現在他沒得選擇了,比起陰煞激素來,畢竟還是減少自己軍團的損失會更好。

「沒錯,那是他們的榮幸!」科利口風連忙一轉:「領主大人英明,我這就去辦。」

「等著!」叫住了科利之後,泰勒又道:「讓編外軍團當死士衝鋒,我們的軍團分成兩部分,在後方施加壓力,輪番攻城,我要磨死他們!」

很快地,又是一天多過去了,在這一天中,樓蘭的炮聲,幾乎就沒有停過。因為泰勒的軍團中,突然加入了大批悍不畏死,瘋狗般的士兵,有些傷至渾身血肉模糊,甚至被砍條一條胳膊的,仍然沒有知覺地衝擊城市,他們好像也不知道累為何物,這些行屍走肉般的肉盾,給羅剎族人帶來了相當大的麻煩。

他們的出現,讓羅剎族眾人根本就沒有半點的休息時間,魔能武器也是一直用著,到了現在,幾十樽魔能炮,已經損壞了近十樽,而魔能弩也剩下大半,這讓樓蘭城的防線岌岌可危。

泰勒的軍團分為兩批,在肉盾的掩護下,持續地給樓蘭城施加壓力,羅剎族人幾乎全員上陣,才能夠勉強鎮守得住防線,所以除了重傷失去戰力者之外,幾乎沒有人可以退下前線,都在苦苦地支撐著。

又是一輪攻城結束,羅剎族人抓住有限的時間整理殘局,羅楓滿眼血絲,自從泰勒攻城以來,他就幾乎沒有合過眼,既要指揮作戰,又得親身作戰,偶爾還要發表演講鼓舞士氣,甚至,他還得在戰後充當醫療師。

乳白的神聖光輝漸淡,用光鬥氣給一個羅剎族勇士驅毒之後,借著羅楓又切換成水鬥氣,給另外一個勇士治療內傷。

現在的羅楓,幾乎是又當爹又當娘,將各種差事都攬到了自己身上,一個人也不知幹了多少人都應該乾的活,每次戰鬥,都是第一個沖在前面,最後一個退回來的。但也正是這樣,在短短的幾天,羅楓就在羅剎族人心中樹立起了很高的威信。

不過,就算羅楓再怎麼努力,問題始終還是來了。

眾守衛隊長找到了羅楓,很是憂慮地道:「領主大人,我們的晶核能源已經不多了,一旦魔能裝備幫不上忙,泰勒那邊怕是就會全線進攻。」

羅楓沉默了一會:「就你估計,就現在的消耗速度,還能撐上多久?」

法歷道:「一天多點,應該不會超過一天半,除非幽暗軍團的攻擊強度有所減弱!」

「一天多點嗎,」羅楓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那還好,我們並非完全沒有希望。」

現在的局勢,應該說是很緊迫的,但羅楓卻是表現得這麼輕鬆,讓眾人很是不解,法格問道:「領主大人,這麼說?」

羅楓沒有直接回答:「那批不怕死的肉盾,看樣子並不是泰勒軍團中的,他們似乎沒有經過培訓,只是好像被藥物或者其他特殊方式刺激了,有著一股瘋勁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