縣城南部的荒山面積並不是很大,但是這裡地勢比較險要,所以平時的時候就沒有人來,更加不要說晚上的時候了,距離這裡最近的是十公裡外的一個採石場,可能那裡會有人吧。

李天開著車抵達的時候,周圍死一般的寂靜,但李天卻能夠感覺得到,這荒山上有上百人魔教,果然不是一般的教派,出動人馬也是以百來計算的,看來真是夠看得起自己的了。

李天又觀察了這上百人,他們的排列呈現一個陣型,如果自己走到中間的空地上,就等於是被他們包圍了,不過他們認為自己走進去必死無疑,但是在李天看來,你們還差點火候。 現在李天的心理跟原來有些不一樣,原來並沒有看的上這些魔教的人,現在看到了他們的排兵布陣,果然是自己遇到的最強對手,如果稍微不小心的話,沒準就要被他們給包圍起來,雖然李天有自信,能夠全身而退,但絕對會非常狼狽,這些人也不是吃素的。

李天把車停到了路邊,然後慢慢的從車裡走出來,這裡荒無人煙,在李天前面20米的地方,站著三個傢伙。

說實在的,李天這個時候有些分不清他們的級別了,按照李星告訴李天的最低等級的是黑衣人,然後就是紅衣人,在上面是白衣人,這三個傢伙有兩個是紅衣人,但最前面的這一個並沒有穿那種特別的服飾,竟然是穿著一身得體的西裝,臉上帶著一個黑色的面具,魔教的人就是會裝神弄鬼的,這都什麼年代了,竟然還把自己搞成這樣?

「想必三位就應該是魔教的人吧,我應約而來,不知道哪位先生是給我打電話的,我可不可以見見我的人呢?」李天早就知道這個山上並沒有孫瑞他們,魔教的人不會跟別人好好的做買賣,這也是國家安全局早就記載下來的,原來被魔教綁架的人,只有兩次被放了回來,其他的全部被殺害了一次,是魔教惹到了一名大能者,大能者殺掉了魔教很多人,最終魔教不得不放人,而且還要賠禮道歉,另外一次是因為一個內部關係,所以並沒有殺掉那些被綁架的人。

在李天的心裡,已經是把自己跟那位大能者提到一起了,既然那位大能者能夠把自己的人要回來,那麼李天也是可以的,只要是殺的魔教心疼就是了,這樣的事情還不是很正常嗎?

「李先生開玩笑了,我就是給你打電話的,但是我並沒有看到廖忠成和他的兩個侄女兒,李先生這是來給我們做交易的嗎?我怎麼感覺李先生今天就是來找事兒的,或許李先生最近非常的順利,但是我必須得告訴你,我們魔教跟其他的組織不一樣,一旦這個事情跟我們想的不一樣,接下來的怒火恐怕不是李先生能夠承擔的。」穿西裝的傢伙往前走了兩步,這個傢伙說話的時候,聲帶都是不動的,說出來的話都有些合成音的意思,李天也感覺到奇怪了,這可能是一門秘法,根本就沒有看到這傢伙身上有任何的器械,竟然還能把聲音說出來,莫非這就是腹語嗎?

雖然很多小說當中都出現過這個,但李天十分清楚,想要讓自己說出腹語,這必須要有深厚的功力,至少目前李天認為地球上不可能會出現這樣的人。

「我覺得交易應該遵循一個公平的原則,你們抓了我的人,卻不讓我看到我的人,我為什麼要讓你們看到廖中程呢?」李天半靠著自己的汽車說道,那個樣子可以說是無比輕鬆,後面的兩個魔教成員已經是怒目圓瞪了,恨不得上來就要把李天給大卸八塊兒,多少年了,都沒有人這麼小看他們魔教,李天可以說是幾十年來的第一人了。

如果李天是一個有身份的人,要麼是某個大型門派的少門主,要麼是某個大型家族的繼承人,可以這樣囂張的,但李天的手下有什麼呢?雖然這傢伙的手下增長很快,而且潛力都十分大,但是你的整體實力依然很低,別說是跟整個魔教對抗了,就算是跟魔教的分支對抗,恐怕現在的李天也沒有那個能力,為何敢如此囂張呢?就因為你自己非常厲害嗎?單打獨鬥的時代早就過去了。

按照這個傢伙的思維,那是沒錯的,李天自己是很厲害,但是面對上百名魔教教徒,李天最終只能是力竭而盡,但是卻還有另外的一個說法,比如說李天已經強大到他們想象不到的地步呢,幹掉你們上百人之後還有力氣呢,這些事情他們都沒有想過,因為他們認為這已經超脫了他們所能想象的境界,那是沒有人可以達到的,只能說他們是坐井觀天了。

「看來李先生是不想跟我們合作了,我們魔教可是先禮後兵的,之前跟李先生說的夠好了,沒想到竟然如此的自大,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給我拿下。」這傢伙說完之後,他身後的兩個人猛然沖向李天,李天觀察了一下,這兩個人雖然都是黑衣人,但他們的能力至少要在入門五段左右,也就是說這些黑衣人的平均實力也就在這兒,魔教果然非常可怕,最低等的人都已經到了入門五段。

李天想了想自己的手下基本上都還在入門,一段到兩段之間,等到他們全部成長到入門五段,就算給他們足夠的神水,那也得半年之後了,李天無奈的覺得自己的發展速度很慢,如果讓其他人知道了李天的這個想法,肯定都要急得跳腳了,人家魔教發展了上千年才有現在的規模,你小子才發展了多長時間,這都已經是有這樣的成就了,如果你敢把這個話說出去,多少大型家族和大型門派的掌門可能都要吐血而亡了。

這兩個人在普通人看來就是絕頂高手,身體已經是化為了一道線,但是在李天看來,這樣的對手實在是太沒用了,僅僅是兩巴掌,剛才沖勢兇猛的兩個人,直接就倒著飛了過去,而且是飛向了穿西裝的傢伙。

這傢伙臉上並沒有露出意外之色,早就知道李天的能力,讓這兩個炮灰上去,也就是試探一下,所以他用手接住兩個炮灰,準備把他們的力道卸掉,誰知道當手碰觸到自己的兩名手下的時候,一股巨大的力量衝擊到了他的體內,李天的攻擊怎麼可能會如此的好解決呢?當然是要拿這兩個傢伙的身體當做媒介,真正的力量就在他們的體內,現在就看你該如何化解了,這也是李天非常認真的一次攻擊,就看這個傢伙有多大的實力了。 顧可彧一愣,她還沒有反應過來,慢慢接收著他話里的信息量。看顧可彧沉默,小唐又接著說了。

「我跟你說,這次的事情來勢洶洶,覺得不簡單。依我看,肯定有人在背後搞鬼,不然事情不會變成這樣的!」

前夫離婚吧 顧可彧對於層出不窮的事情煩惱,但是小唐所說的事,她還沒有多擔心。畢竟是黑料,多多少少每個人都會有點,只要不是鬧得特別的嚴重就行了。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心裡有數,你把鏈接發給我,我自己看看。先掛了啊,現在還得趕回去劇組,你趕緊發給我吧。」

說完這番話后,顧可彧掛斷電話,小唐思來想去,只給顧可彧發了四個字:小心謹慎。

顧可彧忍不住一笑:看不出來,真遇到事情時,小唐還是挺行的,起碼可以冷靜得下來。

想著,顧可彧點開了鏈接,她看著裡面的內容,情不自禁的笑出了聲,原來都是一些不痛不癢的內容。

甚至還有人在嘲笑她農民出身,懷疑她背後有金主包,但是一切都是捕風捉影,並沒有實錘。

顧可彧冷笑,她正準備切出去跟小唐聊一下這件事情時,突然發現下面有一排小視頻。

出於好奇,顧可彧點了進去,可是看完之後,她整個人氣得臉色鐵青,胸起起伏伏顧可彧,渾身發抖。

果不其然,跟她猜測得一模一樣,那副導演還真的有問題!

這段視頻的封面做的還挺有意思的。顧可彧放大仔細看了一眼,這是自己在劇組裡邊的劇照。不過很快她便想起了一件事情來,就這麼一瞬間,恨不得把副導演給撕成兩半。

那天早上在化妝間裡邊,副導演突然找她試了一場戲,當時就覺得奇怪了,不過也沒來得及多問,只好拿出自己專業水平把試戲的部分表演的惟妙惟肖。看來還是自己錯信了其他人。

當天顧可彧就發現了事情的不對勁,可是在她工作完之後,卻到處也找不到副導演的蹤影,就好像人間蒸發了似的。那件事情也就這樣子過去了,加上這段時間她需要解決的問題比較多,早就把這件事情給拋在腦後。

沒想到現在突然出現了今天的情況,看樣子是早就有人想對自己下黑手。

最近整個人都忙的找不著北,要不是小唐打電話過來,她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顧可彧做好了心理準備,把視頻點開來看。沒想到這拍的還挺清楚的,不過她隱約記得那天早上副導演進化妝間找自己試戲的時候,手上並沒有帶什麼專業的拍攝工具,難不成是在化妝間里偷偷安裝了攝像頭嗎?看來這一切都是早有準備!

顧可彧看完視頻之後,毫不猶豫的點開了評論,她倒是要看看網上這些人都是怎樣說的。

不過評論下面,更多的人都是好奇這段視頻是怎麼拍出來的。發布這段視頻的博主也早就在第一時間做出了解釋。他好像十分得意,坦然的向網友們承認了,這是他準備的微型攝像頭拍下來的,根本就沒有被其他人發現過。

顧可彧嘴角劃過一抹微笑,這些人還真是用心良苦啊。把視頻放大來看,自己就像一個神經病似的對著空氣在發脾氣,而且牆角邊好像還有一個模糊的人影,就像一個小孩似的。

顧可彧百無聊賴的翻看著評論,時不時還刷新一下。這才發現剛才被置頂的一條評論微博名字叫做娛樂先生。

「大家看到這個視頻,是不是不懂顧可彧小姐在做什麼?那就讓我來為大家解釋一下吧,事已至此,已經瞞不住了。我在娛樂圈裡混了這麼久,其實這種做法也不只是她一個人。想必大家也都有聽說過吧,那就是供養古曼童!」

「很多名人或者經商的朋友,都會從一些途徑來請這些有違人道的東西,來保佑自己或者說幫助自己,娛樂圈裡這種情況並不少見,顧可彧就是其中一個。實不相瞞,我之前跟她也有過近距離接觸,的確是沒有發現她身上有什麼過人之處。」

「不過就是一個普通的農村丫頭罷了,不管是論演技或者是身材和樣貌都太過於平凡,能夠在娛樂圈過得這麼順風順水,說白了也離不開這些東西對她的幫助,之前我一直沒有報出來,是因為沒有證據,現在大家都已經看清楚了吧。」

古曼童?顧可彧連聽都沒有聽說過。這人還真是收了黑心錢,把白的都能說成黑的,死的也能說活了。

她點開這個娛樂先生的頭像,卻發現他主頁一片空白,什麼信息都看不到。顧可彧氣的面色煞白,還要去思考這件事情該怎麼解決,就在這時候小唐微信發過來一個地址,正是不遠處的一個地方,讓顧可彧趕緊過去,一起商量一下對策。

剛開始接到小唐電話的時候,顧可彧還覺得她有些大驚小怪了,混娛樂圈這麼久實在是沒想到什麼黑料能讓她亂了陣腳,事情來得太突然,看來這次真的是過於輕敵了。

顧可彧出了醫院,隨手招呼了一輛計程車,坐在車上也不忘關注著微博上面的消息,不停刷新著評論。網友們對於這次這個新聞顯然是十分感興趣,說什麼的都有。

「天啦,我還當真以為這顧可彧就是娛樂圈的一朵出水芙蓉,沒想到背後竟然干出這種事情來,怪不得一個從大山裡走出來的姑娘,居然能夠在這麼快的時間內大紅大紫,要說背後沒有什麼人幫襯,還真是令人難以信服。」

「早知道古曼童這麼厲害,我應該自己請一個,好吃好喝的伺候著,說不定我也是個大明星了呢。」

「還真把自己當個人了,就你那德行,養一萬個都沒用。指不定這又是誰在故意整顧可彧呢,你們這些看熱鬧的還真是不嫌事兒大,管你們什麼事兒啊話這麼多,一個月賺的錢有別人一天多嗎?還不好好工作去,還有時間在這裡說閑話!」

「顧可彧平常不是挺愛發微博的嗎?現在怎麼不說話了?看來肯定是心裡有鬼,還不知道該怎麼對大家解釋吧!」 雕蟲小技。

這就是西裝男人對李天的評價,對於他來說,李天的確是很厲害,能夠把力量隱藏在別人的體內,又讓這個攜帶能量的人沒有爆體而亡,能夠掌握這種技術的,在整個魔教當中也沒有多少人,可是他不是普通的人,他在魔教當中有著至高無上的地位,這樣的功力對於他來說,那是很容易能夠卸載的,當然這是他自己的想法,能不能夠把這樣的力量卸掉,就看這個傢伙自己的能力了。

兩個翻滾的手下在他的手心裡翻了兩圈,算是平穩的站到了地上,這股力量在他的體內開始運轉了,兩個手下一口鮮血噴出來,既然是力量從他們的體內經過,哪怕是隨隨便便的遺漏一點,這兩個傢伙也沒可能全部躲過去了,此刻這兩個傢伙的經脈俱損,如果還想要繼續戰鬥,沒個十年八年是不成了。

李天並沒有出手殺人,就是因為自己還有人在魔教的手中,況且魔教如此的有規模,李天現階段也不想跟他們交惡,就跟胡家一樣,釋放出足夠的能量來,讓他們知道自己的可怕,這就可以知難而退了,而且還可以給自己揚名,可以說是最好的結果了。

李天在胡家的事情比較保密,但天底下只要是經過了國家安全局,哪裡還有保密這一說呀,國家安全局內部也有很多的世家子弟,他們都知道了李天在胡家的表現,所以他們身後的家族也就知道了,等到他們身後的家族知道了,估計半個江湖都要知道了。

之所以會有那麼多的門派和家族來參加李天父親的婚禮,大家一個是知道李天手裡有好東西,另外一個就是知道李天本身的實力很強,對於這種新近崛起的新貴,要麼是極盡拉攏,跟他成為一個朋友,要麼就要極力打壓,但是大部分的人都跟李天沒有什麼利益衝突,極力打壓是不可能的事了,那就只剩下錢一個選擇了。

如果李天現在發動進攻的話,對面這個傢伙肯定是支撐不下去的,但李天只是恢復了原來的動作,還是跟剛才一樣,很輕鬆的靠在汽車上,李天剛才感覺到了好幾股的殺氣,如果自己發動進攻的話,山上就有人衝下來了。

在看這個西裝男,這傢伙臉上已經沒有笑容了,剛才的時候認為自己能夠很容易的把力道卸掉,誰知道接連運轉了兩圈,也僅僅是把40%的力道給卸掉了,如果不趕緊的把剩下的60%給釋放出去,恐怕這個傢伙就要出問題了,這麼龐大的一股力量,讓他的臉上都出汗了,別說是他自己沒有這樣的力量了,就算是他的師傅也沒有這樣的力量,他的師傅可是魔教的長老,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這傢伙感覺到喉嚨有點甜,血液已經是湧上來了,如果不是控制的很好的話,也會跟自己的兩個手下一樣,這口鮮血還是被他壓了下去,如果換成李天的話,這個時候肯定是要把血噴出來了,吐出這些淤血,才能夠更好的讓自己運轉力量,如果強行壓下去的話,這股力道就等於沒有釋放出來,當然這樣也有這樣的好處,那就是保住了自己的面子。

「啊…啊…」這傢伙大聲喊叫了一聲,一拳砸在了地上,以他為中心,以50米為半徑,周圍所有的地皮都好像被翻滾了一遍一樣。

看得出來,這個傢伙很辛苦,山上雖然埋伏了上百口子人,但這些人沒有一個人下來,這就是魔教,他們紀律森嚴,尤其是在發生衝突的時候,如果領頭人沒有發布命令,就算下面的人都死光了,他們也不會下來,這些人從小就被魔教訓練,基本上就跟機器一樣。

身上的西裝已經變成了布條子,從隱約露出來的肌肉可以看出來,這傢伙高才受了很大的傷害,在肌肉的表層,血和汗都混在了一起,變成了一些紅色的液體,讓這個人變得更加的猙獰,這僅僅是李天隨手發出的一招。

這傢伙艱難的支撐住自己的身體,還能夠慢慢的站起來,李天在心裡贊了一聲,中了自己的這一招,還能夠從地上爬起來,這就已經是相當的不容易了,這傢伙應該是進入了高級武者的範圍,要不然的話不可能有那麼強悍的力量。

「果然是魔教中人,我原本以為你不可能站起來了,沒想到還有力氣,看來你在魔教當中也是出身高貴,我不相信所有普通的魔教弟子也有這樣的能力,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今天晚上只有認輸了,不知道我說的可對?」李天還是保持剛才那個姿勢。

這個時候不宜過多的刺激他們,李天的目的已經達到了,這些傢伙對李天產生了恐懼,尤其是山上的這些人,原本以為李天就是一個稍微厲害點的傢伙,只要是他們出動了大軍,李天根本就不是他們的對手,但現在他們對李天的實力改觀了,長老的弟子在魔教當中地位很高,當然實力也很強,這個穿西裝的傢伙,曾經戰敗過無數的人,其中包括一些掌門和組長之類的,但現在竟然在李天手裡,一招都走不過去,李天的實力到底有多麼的恐怖?在這些人的腦子當中,響起來一大串的問號。

西裝男這個時候也有些後悔了,如果剛才不是為了面子,把那一口鮮血噴出來的話,也就不會搞得自己現在跟一個血人一樣,渾身上下都是紅色的液體,這裡面還有汗水在裡面,剛才真的是太恐怖了,如果不是最後一刻把力量卸載出來,那現在就已經是爆體而亡了,好在自己還算是沒丟人,最終把力量卸載了出來,只不過回去要休養個半個月了,要不然不可能回復到原來的程度。

看著眼前這耀武揚威的傢伙,西裝男眼裡就好像著火了一樣,自己出道以來未有敗績,今天真的是敗給這傢伙了。 「看來我們對你的資料掌握有錯誤,你說的不錯,我的確是出身名門,我師傅是魔教的大長老,在我們魔教當中,大長老是僅次於正副教主的存在。」這傢伙現在已經站穩了,說話的時候也是有底氣了,剛才渾身沒力氣的時候,估計也不可能說出這樣的話。

「不過你也是個愚蠢的傢伙,當你前來赴約的時候,你就進入了我們的魔門大陣,魔門大陣是由80名傑出的弟子組成,就算你是大羅金仙,也不可能在這個大陣當中走出去,今天你已經觸犯了我們魔教的底線,所以就算拼了性命,我也絕對不會讓你出去的,布陣。」這傢伙說完之後就站起來了,好像是沒有任何的傷勢一樣,李天敢肯定,這傢伙剛才應該是吃了什麼丹藥了,不過李天的心裡也不著急,就先看看你所謂的魔門大陣吧,聽起來非常的唬人,真正的力量是個什麼樣子?那就看看你們這些年到底是如何製作的。

魔門大陣是魔教的拿手大陣,由108個人組成,這108個人分屬於不同的方向,幾乎要把整個大陣布成一個球形,就算是在整個地下,那也是有好幾個人存在的,只要是你的腳碰到地面,恐怕這些人就會攻擊到你,跟踩在刀上是一樣的,所以如果不能夠在空中解決戰鬥,當你在地面借力的時候,下面的人就會攻擊你,那時候也是你最為虛弱的時候。

在這個大陣當中,無論你身處在什麼地方,總有16個人在全方位的攻擊你,如果總是處於正中心的話,那將要承受64個人的攻擊,就算你實力再強,在64個人的攻擊下,難免也會有破綻露出來,那個時候就是你要命的時候了,魔門大陣組建以來,總共有12名高級武者死在裡面。

一瞬間的功夫就看到了魔門大陣組建完畢,在天空當中還有十幾個人守著呢,李天也納悶兒了,這幾個人到底是如何在天空當中的呢?

現在這個年代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會飛行,如果是想要讓自己的身體停留在天空當中,只能是達到先天境界,但很明顯,這些人沒有達到先天境界,從高級武者往上還是初級戰將呢?初級戰將一直升到高級戰將,這才算是接近先天。

李天觀察了一下周圍的環境,又看了看這些人上下漂浮不定的身體,原來他們並不是飛了起來,而是用了一種跟魚線一樣的玩意兒,藉助了兩邊的這些樹木和其他的石頭,這才能夠呆在天空,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就簡單了,想要讓你們下來,那也是很容易的事情。

不過李天不打算攻擊,今天來到這裡就是要一招解決的,剛才那一招已經是使出去了,如果繼續出手的話,那就違背了自己心裡的想法了。

「陣法的確是不錯,看來你們魔教在這個大鎮上花了時間了,但是我必須得告訴你,今天就算有比這個更加厲害的大陣,也不可能困的住我的,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應該是整個大陣的核心吧,你覺得你還能夠操控整個大陣嗎?」身處整個大殿的中心,李天還是處變不驚,光是這一份沉穩,就已經是了不得了,原本他們也被困過其他的高級武者,那些人都嚇得快要尿褲子了,李天這樣的傢伙還真是第一次見,不但自己的實力強橫,心理素質也非常不錯,這樣的人很久都沒有出現過了。

「呵呵,你未免對你的攻擊太自信了,剛才我已服下我們魔教的聖葯,現在我的能力比原來還要強大,你放心就是了,等會兒我殺掉你的時候,一定會讓你明白,你是敗在何等恐怖之下,你也可以瞑目了,所有人準備…」這傢伙囂張的說道,他對魔教的療傷藥品實在是太自信了,所以認為自己已經恢復了,而且剛才這個傢伙提氣的時候,都感覺到比平時的速度要快,所以就認為李天的攻擊早就失效了,李天之所以這麼說,無非就是唬人罷了。

「我一向對我的攻擊感覺到自信,我看現在時間也差不多了,剛才只是你自己認為把所有的力道卸掉了,但是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還有一道力道隱藏在你的體內,本來我不想讓它爆開來的,但現在我需要它,你只能是被犧牲了,給我爆吧…」當李天話說完的時候,所有的人都看到西裝男的胸口有些凸起,西裝男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的胸部,那一塊突起慢慢的變大,然後突然就跟李天說的一樣,直接爆炸開來。

「啊…」西裝男痛苦的在叫喊著,這個聲音可比剛才凄慘多了,剛才是因為要運氣卸力,所以才會叫喊開來,但現在純粹是本能的在叫喊,是因為他受不了體內的疼痛了。

周圍所有的魔教分子都大驚失色,誰也沒有想到這個攻擊如此的厲害,剛才都已經發生了如此大的震動了,現在竟然還有一股力道在西裝男的體內,眼前的這個人到底是有多麼的恐怖,他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連長老的弟子都被他玩弄於股掌之間,可能這個傢伙就是來克他們魔教的。

西裝男倒了下去,整個人的戰鬥力幾乎都沒有了,此刻這個傢伙比一個普通人還不如這個人,是整個大陣的核心,現在看來,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能力了,魔門大陣雖然厲害,但少了核心之後,戰鬥力不足原來的一半兒,李天今天是沒有辦法看到魔門大陣的厲害了。

「其他人還有意見嗎?如果你們認為比這個傢伙更厲害的話,那你們盡可以朝我出手,不管是單獨一個人還是群體的攻擊,我李某人今天全部都接下來。」李天說話的時候還是原來那個姿勢,原本他們都認為李天這傢伙沒本領,瞎逞強,但是現在在他們的眼裡,李天就跟一個死神一樣。 「博主,我看你還是好好想想怎麼應對吧,現在這個社會亂說話可是要吃官司的,別拿雞蛋撞石頭,在這裡胡說八道,給自己找麻煩!」

任何事情都是雙面性的,評論里有說壞話的,這也有說好話的。顧可彧看到還有網友一個勁兒的維護自己,頓時心生感動。

沒想到這一輩子自己收穫了這麼多真實喜歡自己的粉絲,不沖別的,就沖這些不管發生什麼事兒都無條件相信自己的粉絲,也一定要穩住身心,在大風大浪里闖過去才行。

「小姐,到了。」

顧可彧給了車錢,剛下車就看到了,在門口等著自己的小唐。兩個人低著頭,很是低調,選擇了餐廳裡邊最隱蔽的一個包間。

剛坐下,顧可彧便想起來,前段時間她請趙偉在咖啡廳里吃飯的時候,趙偉臨走還特意囑咐她最近要小心,高芷卿在挖自己的猛料,看來這件事一定跟她脫不了干係,只是沒有想到,暴風雨會來的如此猛烈。

顧可彧氣的咬牙切齒。在這個魚龍混雜的演藝圈裡,她一向做好自己的份內事情,用心去演繹每一個角色。秉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則,沒想到還是發生了這種事情,看來自己不拿出點對策來,這簡直是說不過去了。

小唐雙手捧著茶杯看著顧可彧的臉色鐵青,小心翼翼的說道:「你先別著急,娛樂圈裡發生這種事情很正常的,算不算什麼大事兒,咱們要想辦法解決。」

「我知道背後是誰在搗鬼,只是沒想到來得這麼快。視頻是之前我在劇組裡被那個副導演欺騙拍下來的,他當時找我試了一段發脾氣的戲,這些事情肯定是高芷卿的陰謀!看來她早就想好了要害我!」

「我靠,又是高芷卿,這個女人還真是不到黃河不死心,老都老了整天還想著花樣折騰人!看來上次的事情給她的教訓還不夠深!你等著,我現在就要去找她說個明白!」

小唐推開茶杯,茶水晃了一桌子。看得出來她十分生氣,恨不得把高芷卿給扔茶杯里溺死。

顧可彧一把摁住了小唐的手。這會兒正是輿論的高峰期,說不定背後有多少雙眼睛正在盯著自己,如果現在她們做出什麼舉動來,肯定會被人用來大做文章的。

「你先不要著急,就算你現在去找她,那又有什麼用呢,你跟了她那麼久,她是什麼樣的人,你還不清楚嗎?她肯定不會承認的。」

小唐有些不好意思撓了撓頭,作為一個經紀人,她的確是有些太過於激動了。

啟稟陛下,娘娘又上戰場了! 「可彧,那現在怎麼辦?你有什麼好辦法嗎?咱們總不能坐在這裡等著吧?」

「我覺得還是不要著急,等過兩天再說,畢竟現在等著看好戲的人多了去了,咱們稍微做出什麼事情來,大家都會覺得是在狡辯,還不如什麼都不做。」顧可彧眼下也想不出什麼好辦法來,只好等著風波稍微平息一段時間,再去解決。

顧可彧不是怕事兒,她只是覺得高芷卿既然這麼不罷休,非要來挑釁自己,跟自己宣戰,那麼她一定會奉陪到底,讓高芷卿知道,不是誰都可以被她玩弄於股掌之中。

顧可彧突然想到一個人,趙偉。她趕緊拿出手機給趙偉打了一個電話。

「喂,趙偉。今天的微博你看了吧?我現在想讓你幫我一個忙,盯緊了高芷卿,我倒是要看看,她又在玩什麼新把戲!」

電話剛接通,顧可彧迅速的對著趙偉說道。不過趙偉似乎早就預料到了這一切,他滿不在乎的口吻說道:「你瞧我說什麼來著,當時我就跟你說了,讓你最近一定要格外小心,你倒好,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現在知道了吧,這高芷卿可不是鬧著玩兒的。」

凰謀之毒後傾城 顧可彧翻了一個白眼兒,現在說這些話還有什麼意思呢?她也沒有心情再去爭論,不過還有另外一件事情,她倒是挺好奇的。

「你知道顧可君最近在幹什麼嗎?」

趙偉遲疑了一會兒,不慌不慢的說道:「這個事情我是當真不知道,最近好像每個人都在挖她的消息,我也很是困惑。」

其實顧可彧根本就不關心顧可君的日常,她打聽顧可君的下落,也僅僅是因為看到王翠芬在醫院裡一天不如一天的身子,這人哪裡說的清楚還有多少天能活,萬一突然去了……

「行吧,如果你有她的消息就跟我說一聲,以我對她的了解,她不是那麼容易放棄的人,最近你就幫我多盯著點高芷卿吧,謝了。」

顧可彧對趙偉多加囑咐,這才掛斷了電話,轉頭看著小唐一副焦急的模樣,彷彿天上下刀子了似的。

「行了,電話我也到了,你就放寬心,別著急,跟著我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啊,這點事情,歐克的啦。」

顧可彧笑著拍了拍小唐的肩膀,想讓氣氛緩和一些。小唐見著顧可彧的模樣,心裡就像吃了一顆定心丸,還能笑的出來,說明事情已經想到了解決的辦法了。

「我這就是怕你著急上火,我知道你處理事情的能力很強,但我也是氣不過啊,這個高芷卿,還真是給她臉了!別讓我逮著機會,不然我一定好好教訓她!」小唐說完還揮了揮手裡的拳頭。顧可彧喝了一口水,忍不住笑出了聲。

自己這個小助理啊,就是那麼單純可愛,雖說跟別的助理比起來,處理事情的能力還需要提升,可小唐對自己的衷心那是沒有二話的,就沖她當時義無反顧的跟著一窮二白的自己離開嘉世娛樂,顧可彧心中發誓,這輩子吃香的喝辣的,有她一口就絕對不會虧待了小唐。

想到這些,自己身邊有這麼堅定的作戰夥伴,顧可彧心裡一下子就放鬆了下來。全身都得到了解放,坐在椅子上抿著茶水。

「你是知道我的,我可不是一個能讓人隨便拿捏的軟柿子,高芷卿的事兒,我一定會雙倍奉還的,我要讓她好好長長記性。」

之後顧可彧又把事情的前因後果跟小唐講了一遍。就忙著回到劇組裡邊兒去了,坐在車上她還有些納悶呢,像顧可君這樣一個心比天高的人,怎麼會說消失就消失了,連趙偉那麼強的娛樂記者都不知道她的下落。 「殺…」在後面的幾個人就要抽刀,他們不敢相信那麼多人被一個人給嚇住了,他們可不是普通的草台班子,他們可都是魔教的人,所以不能夠忍受這樣的失敗。

「不要…」西裝男掙扎的發出了這個聲音,但很遺憾,聲音實在是太小了,周圍的人根本就沒有聽見,李天看著衝上來的這些人,看來也是沒辦法不動手了,原本以為這些傢伙都有理智呢,沒想到這些傢伙為了復仇什麼都做,明明自己很強大,他們都不是自己的對手,但為了信念還是要衝上來,魔教的洗腦工作做的真是非常不錯呀。

這麼多的人,原本李天可以上去就解決,但李天把自己的實力控制在入門五段左右,慢慢的上去一個一個的解決李天,這一段時間也想起了很多的招式,正愁沒有人跟自己陪練呢,這百十口子人不正好嗎?況且周圍荒山野嶺的,就算鬧出什麼動靜來,也不用害怕驚世駭俗,所以李天就一點一點的跟這些人過招,幾乎每一分鐘都有一個人倒下,這個時候李天也沒有留什麼後手,所以就打得他們半死了。

等到40多個人倒下的時候,西裝男終於是站起來了,這傢伙喝光了自己身上所有的療傷葯,如果還不站起來的話,這百十口子人都要死在這裡,這些人都是魔教的好手,訓練了那麼多年了,不能因為李天一個傢伙就全部倒在這裡,實在是太不划算了,既然李天沒有殺人,那就說明李天有和解的意思,西裝男必須要讓自己站起來。

在魔教的內部有三股人,這三股人都能夠組成一個魔門大陣,西裝男手下的這股人是最為厲害的,也代表著大長老手下最強的勢力,如果要是全部被李天幹掉了,恐怕大長老的勢力也會一落千丈,在魔教的內部,有很多野心勃勃的人,他們早就窺探大長老的位子很久了,你自己的實力強悍是一回事,手下也必須得有人厲害才行,如果沒有了手下這些人,就算你大長老再厲害,你也得把你的位子讓出來,要不然你就去把所有屬於你手下的事兒都給辦了,當然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李天想起來24個招式,現在都已經是演練了一遍了,馬上正要深入研究呢,就看到西裝男到了自己的前面,做出了一個停手的動作,李天也不想把事情搞得太僵,現在這些魔教的人應該都服氣了,接下來就到了咱們收穫的時間了。

李天看了看自己的左臂,這地方隱隱有些疼,這也是李天剛才為了演練新招式付出的代價,被一個魔教的教徒砍了一刀,好在沒有砍傷自己,但是胳膊也隱隱作痛,這得算是李天重生到這個世界,第一次感覺疼了。

「你不應該這樣吃療傷葯的,這會把你整個人的潛力降低很多,我覺得如果我來培養你,十年內你可以到達高級武者的頂峰,但你吃了這些療傷葯,恐怕20年也到不了了,很有可能一輩子就要控制在高級武者的範圍之內了,這實在是太可惜了。」李天只是看了西裝男一眼,就把這些事情說了出來,西裝男眼中迸發出了驚訝,李天這個人不僅僅是自己厲害,而且知道的東西也多。

「我如何已經不重要了,今天折損在先生手下已經有40多人了,今天我們魔教認栽了,我回去以後一定要告訴我的師傅,讓他們不要繼續來找你的麻煩,希望李先生可以手下留情,饒過我的這些師弟。」這傢伙有些痛苦的說道,看看地上躺著的這些人,要麼已經失去了戰鬥力,要麼已經失去了氣息,這也算是李天手下留情了,要不然的話,這些人都得當場死在這裡。

「早有這個情況不就好了,非得逼著我出手,我這個人就是實力太強,隨隨便便的出手也能把你們打成這個樣子,所以下次最好罩子放亮一點,不要在我這裡找事兒,現在事情也出了,相信你們也明白我的規矩,說說你們準備怎麼賠償吧?」李天坐在了自己的汽車上,一邊打掃自己身上的灰塵,一邊說道。

西裝男的臉上抽搐了一下,早就聽說李天這裡不好過,每次跟他過招的人都被這個傢伙給搜刮一遍,要是不拿出真正的誠意來,恐怕這個傢伙會更加的變本加厲,到時候整得你破產都是有可能的。

西裝男看了一眼地上的這些人,這些傢伙雖然都是魔教成員,但是平常沒事兒的時候都跟普通人一樣,他們在自己的地區也都有自己的產業,基本上黑衣人都有上千萬的產業,自己先替他們出了,回頭再讓他們吐出來吧,畢竟這是你們的買命錢。

「十億。」西裝男盤算了有一分鐘,嘴裡吐出了兩個字,這傢伙的確是出血了,但是出的血不能讓李天滿意。

「你這樣就是沒誠意了,你們一個黑衣人能夠在國家安全局換一個積分,我就不說你們這些站著的了,光是地上趴著的就有40個積分,這40個積分能給我換80億人民幣,這總沒有算錯吧,你應該認吧?」李天的口氣也緩和了不少,畢竟自己面對的是魔教,如果面對的是其他人,光是你張嘴說10億這兩個字兒,哥們兒也得給你翻到100億,不管你們拿不拿得出來,反正哥們就這脾氣,要不然就拆了你的骨頭也得賣出這個價了。

西裝男的嘴角又抽搐了一下,這下是真的心疼了,按照李天這個說法,難道要給他100億嗎?打死自己也拿不出來呀,除非是跟師傅說了,魔教存在了那麼多年,100億的資產對於別人來說很難,但是對於魔教來說沒什麼的,他們絕對能夠拿得出來,上次滅掉廖家,可是從廖家捲走了上千億的東西,難道這次都要吐出來嗎? 顧可彧心裡總覺得什麼地方不對勁兒,可她一時半會兒又說不上什麼來,再加上現在她自己的事情也需要得到解決,根本就沒有工夫去細想有關於顧可君的事。

回到劇組之後,顧可彧發現有些工作人員看她的眼神都變了。她當然知道這是為什麼,微博上的消息估計所有人都看到了吧。不過這種眼神還是讓她有幾分難受,好像是嫌棄她,不過更多的眼神,透露出來的是恐懼。

話說上一輩子的顧可彧一直活在這種眼神里,沒想到這一輩子對上這種眼神,她還有些難以適應。

「呵呵,微博上都亂成一鍋粥了,還有心思來去劇組呢?也不知道是來幹嘛的?討人嫌嗎?」

顧可彧本來不想多做理會,沒想到剛準備抬腳去化妝間,卻聽到了一個女配角刻意路過自己說道這樣子的話。

旁邊另一個配角趕緊將她拉到一邊假裝說悄悄話卻又故意放大了聲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